搜索
查看: 3847|回复: 41

三国武力点评(18) - 胜负未分而高下已判(1)

[复制链接]
2003-5-17 04:39:26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三国武力点评(18) - 胜负未分而高下已判(1)


在点评武力之前,先聊两句足球。段位较高的球迷都会记得86世界杯中的一场经典赛事 – 1/4决赛:巴西VS法国。这场比赛的结果是90分钟战成1平,加时30分钟依然是1平,最终双方靠点球才决出胜负。如果我们不考虑点球结果的话,应该说两队激战120分钟胜负未分。然而,凡是全程观看那场比赛的朋友都会有一个强烈的感觉:这不是一场平分秋色的比赛;巴西队明显占优。

之所以公认这是一场经典赛事,一个重要原因是,双方都属於技术型球队,而且都认为自己的技巧和意识独步世界足坛;巴西的“桑巴足球” 自不待言,法国当时拥有号称“中场铁三角” 的普拉蒂尼、蒂加纳和吉雷瑟三位技术大师。因此双方都不屑于使用犯规动作来争得上风,而是力争纯粹依靠技术来击败对方。也就是说,不仅要胜,还要胜得堂堂正正、胜得漂亮!这两个队要是都存着这个心思,那球踢起来能不漂亮吗?根据赛后统计,上下半场共90分钟比赛,其中有效比赛时间竟然有近89分!双方犯规次数极少,将球故意破坏出场的次数也很少,全场比赛自始至终均极为流畅,令人赏心悦目、叹为观止!

不过,也正是因为双方都大打技术足球,才使得法国队逐渐落于下风。巴西人鬼魅般的脚法和配合,在上半场进行到一半时就将法国享誉世界的“中场铁三角” 逼到了自家大门附近 -- 法国队在剩下的比赛时间里基本上放弃了中场的争夺!这基本上是一场巴西人围攻法国大门、法国人伺机反攻、以及双方门将左扑右挡的比赛。由於法国人放弃中场,而法国人的多数进攻又都是防守反击,因此双方绝少中场纠缠,也较少看到那种紧逼式的死缠烂打。尤其是巴西人,战术组合成功率极高,攻击套路和传接配合打得酣畅淋漓,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上半场18分钟,巴西右锋卡雷卡先下一城。紧接着巴西人掀起攻势狂潮,法国队门前一时风声鹤戾、草木皆兵。不过法国人运气很好,居然挺过惊涛骇浪,趁巴西人上半场结束前的些许松懈,由普拉蒂尼于43分突袭得手,扳回一城。
下半时双方易地再战,巴西人依旧攻势如潮,而法国人依靠死守禁区、门将巴茨的神勇表现、以及绝好的运气,继续与巴西人周旋。75分,上场未及3分钟的巴西宿将济科逼得点球。当素有“白贝利” 之称的济科一脚罚出一记弧线球之后,法国门将巴茨居然如有神助般地扑住了这记点球!英雄迟暮的济科唯有仰天长叹。。。大难不死的法国人最终坚韧地将1:1平的战果守至120分钟,并凭借点球将巴西人挤出4强。。。

所有亲眼目睹那场赛事的人都会认为,虽然比赛结果是平局,但巴西人占据了相当的优势。赛后的技术统计也证明了这一点。煮酒现已无法找到那些统计资料(控球时间、攻入对方半场次数、攻入对方禁区次数、射门次数、射正次数,等等),但依然记得当初曾与同学对着足球报上的统计数据长叹不已。。。

足球侃得太多了,呵呵。书归正传,演义中也有许多场单挑都以平局收场,但有相当一部分平手仅仅是结果上的,并非场面上的。也就是说,虽然双方均未能击败对方,但双方的交锋场面却有高下优劣之分。下文将结合具体战例予以说明。
回复 举报
2003-5-17 04:42:14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三国武力点评(19) - 胜负未分而高下已判(2)


战例1
“纪灵乃山东人也,使一口三尖刀,重五十斤,手下战将极多。是日,纪灵引兵出阵,大骂:“刘备村夫,安敢侵吾境界!”玄德曰:“吾奉明诏,以顺讨逆。汝今罪不容诛!”纪灵大怒,拍马舞刀来迎玄德。关公大喝曰:“有吾在此!”聚马与纪灵大战二十合。纪灵少歇,关公回阵立马久等。纪灵遣手将荀正出马来。关公曰:“只教纪灵来,与他决个胜负!”荀正曰:“汝乃无名下将,非是纪将军之对手!”关公大怒,直取荀正;交马一合,砍荀正于马下。玄德驱兵杀将过去,纪灵大败,退守淮阴河口,不敢交战……”(第14回)

分析:
虽然关公与纪灵战20合胜负未分,但很明显,这场交锋在场面上已经分出高下了:纪灵不是关公之敌。
何以知之?纪灵打着半截即归阵少歇,而且“少歇”后就再也不敢上来了,先是遣副将当替罪羊,副将为关公所斩后更不敢上前接战,以致以优势兵力而大败,退守淮阴河口后依然不敢出战。纪灵那哪里是去“稍歇” ,他是明知再打下去必然无幸,所以才找这么个托辞。
我们由纪灵主动终止单挑归阵“稍歇” ,以及后来不顾一切地避战这些事实,可以推测出,纪灵与关公战至20合时,场面必然已相当被动甚至危险。一句话,关公与纪灵战20合,虽胜负未分,但高下已判!


战例2
“先锋张辽与凌统交锋,斗五十合,不分胜败。孙权恐凌统有失,令吕蒙接应回营。”(第68回)

分析:
又是一场“不分胜败”,但难道我们没看出一点什么吗?为何孙权会“恐凌统有失”,而张辽一方却不担心张辽有失?显然,张辽在场面上占优。至于凌统性命是否已危在旦夕,由於孙权仅仅是“恐凌统有失,令吕蒙接应回营” ,而非“急鸣金收军” 那样迫不及待,因此可以大致推测出:张辽虽已抢得优势,但要想将这种优势转为胜势,还需要费些周折;凌统虽落下风,但性命暂时无忧。
-----------------------------------------------------

演义中还有很多处这种“胜负未分而高下已判”的情况,如许褚VS徐晃、关羽VS黄忠、关羽VS庞德、庞德VS陈武等。由於下文将逐一分析各关键单挑战例,此处就不细表了。这里只想说明一点:某些武将武力非常接近 (如关公与黄忠,关公与庞德),是以只能靠这个分析方法才能让我们捕捉到这一微小差距。

归纳一下“胜负未分而高下已判”情景的判断依据:
(1) 在单挑中,一方本人突然叫停 -- 如关公VS纪灵 (演义中仅此一例)
(2) 在单挑中,一方阵营中人物“恐有疏失”,或派人接应回阵,或“急鸣金收兵”(如张辽VS凌统)
(3) 其他情况 (如许褚VS徐晃,等);根据上下文个案分析


下文将使用“胜负未分而高下已判”原则分析关黄大战。
回复 举报
2003-5-17 04:44:25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三国武力点评(20) -- 关羽 VS 黄忠(1)


先看原文:
“忠提刀纵马,引五百骑兵飞过吊桥。云长见一老将出马,知是黄忠,把五百校刀手一字摆开,横刀立马而问曰:“来将莫非黄忠否?”忠曰:“既知我名,焉敢犯我境!”云长曰:“特来取汝首级!”言罢,两马交锋。斗一百余合,不分胜负。韩玄恐黄忠有失,鸣金收军。黄忠收军入城。”(第53回)

由于是黄忠阵营中首先鸣金,且有“恐黄忠有失”一句,根据“胜负未分高下已判”理论,基本可以判定:黄忠场面上落于下风。
但请注意:由於二人战例数量颇大,因此我们尚不能因为这一场单挑的场面谁占些优势而判定谁武力高,还应综合两人全部战绩,才能最后判定。

通常意义上,处于下风的一方,随着时间迁延,回合数的增多,场面会越来越被动,最终难免一败。那么黄忠在斗完百余合后,究竟是个什么状态呢?也就是说,他是已呈败相了呢,还是尚足以自保?接着看原文:
“云长也退军,离城十里下寨,心中暗忖:“老将黄忠,名不虚传:斗一百合,全无破绽。来日必用拖刀计,背砍赢之。”(第53回)

从黄忠的对手关羽这一边,我们终于可以确定:两人斗过百余合后,关公虽然场面占优,但对方未露丝毫破绽,关羽无法将优势转为胜势,因此黄忠未露败相。即使韩玄不鸣金,亦可继续支撑几十回合。

有朋友会说:那个韩玄根本看不懂格斗单挑,他那纯粹是瞎操心;因此,你就因为他担心黄忠有失就认为黄忠真的落于下风,没什么说服力。

--- 其实,这个反驳的基础依据是“韩玄不懂格斗单挑”,可惜这个基础依据在书中完全找不到,因此这是一个推测出来的依据。本文开篇即有言在先:重原文、轻推测。由於原文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韩玄不懂单挑瞎操心,我们就无法认同这个说法;而原文恰恰告诉我们韩玄对黄忠非常担心,本着“重原文”的原则,我们只能相信,黄忠的情况确实不乐观。

--- 我不是说绝对不可以推测。在原文出现明显的歧义或前后矛盾时,我们只能依靠现实逻辑来进行推测,从两种相互矛盾的情况中挑选一种。具体例子如张飞被曹八将围在核心的那个场景,详细分析见后,此略。如果原文并无歧义或前后矛盾的话,我们就没有理由使用推测,而只能机械地去相信原文的描写。


还有朋友会说:任何势均力敌的交锋,在结束时总会有个谁先鸣金谁后收兵的问题,不能据此来判定谁占优势。

--- 关键的问题不在於谁先鸣金,而在於是否有“恐某某有失”这样的交待。比如马超与张飞的第二个百合恶战,也是由刘备叫停的,但刘备当时并未担心张飞有失,我们自然就不能判定张飞在这百合中落于下风。
[看张飞与马超又斗百余合,两个精神倍加。玄德教鸣金收军。二将分开,各回本阵。] (65回)

--- 另外,演义中确实有多场势均力敌的交锋,文中都没有特意告诉我们是哪一方先鸣金收兵的。比如:
1 [壮士曰:“你若赢得手中宝刀,我便献出!”韦大怒,挺双戟向前来战。两个从辰至午,不分胜负,各自少歇。不一时,那壮士又出搦战,典韦亦出。直战到黄昏,各因马乏暂止。] (12回)
2 [言未绝,许褚拍马舞刀而出。马超挺枪接战。斗了一百余合,胜负不分。马匹困乏,各回军中,换了马匹,又出阵前。] (59回)
3 [德叫曰:“吾奉魏王旨,来取汝父之首!汝乃疥癞小儿,吾不杀汝!快唤汝父来!”平大怒,纵马舞刀,来取庞德。德横刀来迎。战三十合,不分胜负,两家各歇。] (74回)

在这三个单挑战例中,作者均未刻意强调哪一方首先鸣金收兵,但他却偏偏在关黄之战中明确点出是黄忠一方首先鸣金,而且还给出了原因 -- “恐黄忠有失”,这难道是偶然的吗?是作者随意所写吗?我以为不是。我以为,我们只能理解为:关黄这一场与上面那三场,确实存在些许微妙不同。是什么不同呢,就是这一场在场面上有优劣之分,而上面三场没有,是完全的势均力敌。


最后,还会有朋友提出:关羽方面他是唯一主将,而黄忠后面还有韩玄,韩玄看到两人的激烈交锋而担心黄忠,所以才叫停,而关羽阵中虽然也担心关羽有失,但没人敢叫停(怕关羽回来责罚)。因此,韩玄担心黄忠有失和叫停,只能说明单挑场面极其激烈凶险,却不能据此判定关羽占了上风。

--- 这种说法实际上是基於一个假设 -- 军中的无名副将不会(或不敢)叫停。可惜,演义中有个现成的例子可以用以反驳这个假设 -- 庞德与关羽战过百合后,恰恰就是为曹军阵营中某不知名的人物鸣金叫回的。因此,如果关羽所面临的凶险真的很大的话,相信关羽军中必然会首先鸣金的。

综上所述,关羽与黄忠战至百合,确实抢得一定优势,但一时却也无法将此优势转为胜势。
回复 举报
2003-5-17 04:47:35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本篇还是关于关黄对刀的,但由於存在过多个人臆测的成分,因此不收入武力点评系列。贴出来不过是为博诸公一笑,轻松一哈~
不过,本文最后的三处争议和误解,并非个人臆测,应该是相当客观的。
-------------------------------------------------------------------------------------------------


在下揣度,在这百余合中,关羽的攻势可能多一些,黄忠则多取守势。何以知之呢?两个原因:

(1) 从关羽对于黄忠的评价来看,他似乎更关注黄忠防守上有没有破绽,却并不怎么担心对方的攻击。
前文说过,关羽把握战机的本领无人能出其右,一旦对方露出什么纰漏,关羽必不会放过。可惜老黄忠“全无破绽”,关羽没机会。
关羽后来与庞德大战百余合后,对庞德的评价是“庞德刀法惯熟,真吾敌手。”,而对黄忠的评价却仅仅是“全无破绽”。用现代足球语言表述出来,是否就是“庞德脚法闲熟,全攻全守,跟我敢打对攻”、和“黄忠防守稳固严密,我没有取胜机会”呢?呵呵

(2) 从实战角度来看,似乎在下的上述猜测也比较合理。
通常来说,防守一方应该较容易节省体力--只要他的防守能力足够强。黄忠不会没听说过关公温酒斩华雄,刺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这些赫赫武功,因此对于关公一定会高度重视(绝对会高过关公对黄忠的重视程度)。俗话说:“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以黄忠丰富的临敌经验,接战不久就该明白:自己的攻击一时奈何不了人家。因此多攻无益,只会加速体能消耗,可自己在体能上又拚不过人家。(黄忠此时年纪在60上下,而关羽48~49岁,正值壮年。)所以最明智的战法就是:减少进攻,稳固防守,与对方耗回合数,待对方沉不住气或大意松懈时,再寻机取胜。另外,黄忠在这口大刀上业已浸淫了三四十年,也该成精了吧?如果全力防守,百余合当足以自保。
一句话,对於黄忠而言,面对双方的实力对比,正确打法只能是:在稳固防守的情况下等待对方出现失误或纰漏;而黄忠的防守技巧和能力也足以支持这一打法。

在下再大胆猜测一把:黄忠在前半程可能还跟关公大打对攻,但在后半程即开始稳固防守,不求取胜,但求不败。关羽攻击虽刚猛无俦兼锐利老辣,却也一时无法将优势转为胜势。黄忠虽一时不致落败,但由全攻全守改为攻少守多,场面上看起来肯定较为被动,因此韩玄为之担心,也在情理之中。

某以为,关羽在攻击力和体能方面的优势,尚不足以在百合之内拿下黄忠,更兼黄忠应以明智的战法,故即使韩玄不鸣金,老黄再对付个几十回合也无大碍,只是场面上会更难看一些,而且可能会出现险情。如果要照这么着,每天打个百十合就歇着,估计老黄对付他个四五天的没什么大问题。所以第一天战罢,关公才会上火着急要使拖刀计呢。关公着急有两个原因:
其一, 关公希望黄忠与自己打对攻,这样自己才有机会取胜,但黄忠后半程减少攻势稳固防守,关公再无取胜机会,单挑陷入僵局,自己的优势无从发挥,所以着急;
其二, 此前子龙和翼德分别轻取桂阳、武陵两郡,关公首日交锋却毫无进展,因此心理压力较大;漫说关公本不习久战,就算关公是久战型武将,由於这种“内部竞争压力”,关公也必不希望继续这么耗着。

说到黄忠心态平稳,其实关公头一天的心态也不那么躁,这从俩人单挑前的那两句对话就能看的出来,火药味是不少,可俩人好像谁也没动肝火。尤其是老黄,面对骄横傲慢之关羽的出言不逊,心理表现极佳。其实单挑前的对话和对骂,一定程度上就是要激怒对手以便寻找可乘之机。关公最后那句话的这个意图很明显:“我就是要你老儿的脑袋来了!”(特来取汝首级!) 要换了其他人,听了这话多半会“大怒”。可黄忠偏不吃这一套!不着急不上火,我该怎么打还怎么打。老黄其实鬼得很,他大概明白关公最惯于利用对方哪怕极微小的破绽来取胜,而且也知道关公武艺绝伦,所以老黄给自个儿定了个准星儿:你爱怎么激火就怎么激,俺就是不上当不起火儿!你不是想速战速决吗?嘿嘿,俺偏就跟你耗着磨着,看你能把俺咋的!单凭这份儿心理素质和战阵经验,就够颜良、文丑学一阵子的。所以也难怪关公脑袋疼。

两句闲话:关公想速胜,黄忠想久战,孰不知,如果不许两人用拖刀计和暗箭而只凭最最严格的回合战决胜负的话,其实是打的时间越长,关公越会占上风。这有点象拿破仑与库图佐夫的莫斯科城之争:拿破仑拚命想攻陷莫城,而库图佐夫拚命要守住;其实若法军最终未能攻下莫城,反倒可能会延缓其失败,而库图佐夫若早点主动放弃莫城,反倒可能提前取得胜利。这么说并不是说黄忠采取的打法不对。黄忠所采取的是唯一明智正确的打法,因为只有稳固防守才能尽可能延长单挑时间,而时间越长,关羽因急躁而出现失误的机率也就越高;跟关羽打对攻只能加速自己的落败。不过,黄忠此战虽已采取了最为明智的打法,但最后取胜或守平的机率依然较低 -- 实力在那儿摆着呢!印度队即使采取最为明智的打法,要逼平巴西队也基本上没戏(但印度队采取正确的打法和错误的打法,最后的结果还是会有相当的差别)。老黄当然不象印度队那么烂,但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 这一段与我们的武力点评无关,不过是某信“笔”由缰了,呵呵)
-------------------------------------------

几个有争议和误解之处:

1 关黄大战时黄忠的年龄
关黄大战在第53回,书中言黄忠已“年近六旬”,也就是说58-59岁的样子吧。但到了第83回黄忠中箭伤重而亡之时,却说其终年75岁;照此推算,则关黄大战时黄忠应为61-62岁。由于《三国演义》中此类人物年龄,地理位置前后矛盾,关系错乱的问题很多,我们不可太过叫真。因此上文中只得含糊写做“六十上下”。
具体推算过程为:
第53回所对应年份为:公元208-209年
第83回所对应年份为:公元222年
因此,若黄忠222年为75岁的话,则在208-209年当为61-62岁。
(正史中所载黄忠生卒年份为147-220,因此在208-209年黄忠确实应该是61岁-62岁。而且历史上的黄忠并非于222年死于箭伤,而是早在两年前即已病故,是善终。)

2 关黄大战场面上的优势劣势问题
许多朋友感觉似乎黄忠应该占优一些,这恐怕是受了那部出品于50年代末的小人书的误导了--在“战长沙”那一本中,有“黄忠虽然年老,但越战越勇”的词语。这句话没有忠实于原作。不过,必须承认,那套三国小人书,以及在同一时代出品的水浒小人书,都是连环画中登峰造极之作。

3 关于黄忠年纪对于其战力的影响,前文已有详细评论。此略。结论是:黄忠青壮年时的武力是否比关羽高,甚至是否比吕布还高,对於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唯一有意义的是黄忠出场后的武力表现,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够用来与其他武将进行比较的可靠证据。
回复 举报
2003-5-17 09:25:34

主题

好友

2096

积分

刺史

我对这个“恐有失”提点看法,“恐有失”从心理状况来说是场外之人担心交战中的一方有闪失。那么“恐有失”是不是就表示这一方处于下风呢。首先应肯定,“恐有失”方绝对没有占上风,要不然就多此一举了,至于是平手还是下风呢,我们来分析其规律。
1、一方有主帅,主帅提出的较多(如韩玄招黄忠、魏军(于禁)招庞德等),这好理解,打战是长期的事,一不小心赔上一员大将实在不划算。
2、一方有亲近之人,亲近之人提出,(如刘备两次招张飞、关平招关羽),这是出于爱惜和担心。
3、双方已经形成混战、撕打了,(如马超对许褚、孙策对太史慈),这时“恐有失”就太正常不过了。
我的观点是只凭“恐有失”就断定处于下风说服力不足,而且单挑中的是否处于下风不象看足球比赛那样一目了然,很明显的例子就是用拖刀计时,如果之前明显处于上风,对方肯定会引起怀疑。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孙权“恐凌统有失,令吕蒙接应回营”,可以说明凌统处于下风,因为不仅恐有失,而且还要派人接应,处于下风的可能性极大,至于其他,仅恐有失而未接应的,至少是场面上看觉得没必要去接应,说明基本上是相当的。

难得煮酒兄也看过那场经典之战啊(经典中的经典),不过逼得点球的是卡雷卡,主罚是济科。
回复 举报
2003-5-17 10:48:11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太守

关于“恐有失”,我认为,确实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是,实话说很多时候也分析不出什么东西来

马超张飞那场大战,刘备与其说恐张飞有失,不如说他恐两个人都有失,虽然担心张飞的程度要高的多。这个情况下,单挑如果不异常终止,必然有一方死伤或者惨败(惨败几率小于死伤),刘备是明显害怕发生这个情况的。

换个角度,如果张鲁在场,他会不会中止这个单挑呢?  未必。  因为他和马超毕竟没有深厚感情,而且他也不希望放过张飞这个强敌。

但是当转换到孙权、张辽、凌统这一事例,我发现除了酒兄列举的理由外,还有一个地方:先锋张辽,凌统有孙权担心他“有失”,张辽那一方曹操还没来呢。 副将召回主将的例子太少了。

所以,我觉得认为张辽占了凌统上风,只能说是一种推测,在我眼里这个推测有挺大参考价值,但是说服力还是有限 :



另外啊,巴西法国那次大战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法国钢铁平行四边形对抗巴西华丽桑巴舞蹈,足以跻身世界经典赛事前五,老球迷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

酒兄竟然就记得铁三角,忘记了比赛最后一锤定音的费尔南德斯吗?    哈哈~~~~````     有句话我记得很清楚:路易斯·费尔南德斯的加入更提供了法国人所缺乏的钢铁架构。法国和巴西之间的对撞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最伟大的比赛之一。
回复 举报
2003-5-17 10:58:11

主题

好友

2096

积分

刺史

没听说法国什么钢铁平行四边形的,法国只有中场铁三角,费尔南德斯是前锋不能算进去,倒是有人说82年巴西队中场是平行四边形的。法国有个点球是打门柱后反弹守门员身上进去的,后来有人说从规则上是不应该算进的。
回复 举报
2003-5-17 11:14:55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太守

Originally posted by 西谅马超@2003-05-17 10:58
没听说法国什么钢铁平行四边形的,法国只有中场铁三角,费尔南德斯是前锋不能算进去,倒是有人说82年巴西队中场是平行四边形的。法国有个点球是打门柱后反弹守门员身上进去的,后来有人说从规则上是不应该算进的。
钢铁这个形容词当然不是和平行四边形在一起,是我用的形容,和后面的华丽呼应

中场一向是法国人引以为豪的,当年普拉蒂尼、吉雷瑟、蒂加纳、费尔南德斯的“平行四边形”到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

请兄看此文

http://sports.163.com/tm/010525/010525_106328.html

不是没人叫平行四边形,这个是当时一些球迷叫的,后来可能被淡忘了,但是还是很多人记得。
回复 举报
2003-5-17 11:17:16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感谢马兄指出逼得点球的是卡雷卡,是我记错了,呵呵。

不过,关庞大战时鸣金者不是于禁,而是“魏军”。由於于禁当时并不在场,于禁是后来听部下报告关庞交锋的情况后,才来庞德帐中的。因此这一战例无法支持“主帅担心主将”之说。

而且从这个战例也可以看出,主将出战时,其部下在认为有必要时也是可以召回主将的。而关羽战黄忠时其部下并未召回,因此可见其部下认为无需召回,由此也可推出关羽在场面上绝对不占劣势。
而韩玄呢,为何他没有在50合时恐黄忠有失而将其召回,却要在百合上恐其有失呢?如果说韩玄是因为不愿“一不小心赔上一员大将”的话,那么他也完全可以在50合时将其召回呀。可见,不愿一不小心赔上一员大将并不能很好地解释韩玄这个举动。

有理由相信,两人战至50合时与战至100合时,场上形势肯定发生了某种变化 -- 对黄忠不利的变化。正是这种变化,才使得韩玄下决心召回黄忠。

另外,所谓“场面不利”、“处於下风”,与生命处於极大危险之中,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足球比赛中也会有这样的情况,比如一支队战术运用得当、且发挥较好,而另一支队则发挥不好,中场比较吃亏,对方控球时间长一些,但自己一方的后场防守非常稳健,对方暂时也没有太好的进球机会。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劣势吗?当此时,您认为是哪一方教练更希望比赛能稍微停一下呢? 哪一方教练有更大的 incentive 去提前换上一个本来准备20分钟以后换上的队员呢?

用拖刀计的情况需要另文讨论,因为这里并不牵涉到拖刀计。
回复 举报
2003-5-17 12:36:16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还有两点要补充一哈~

1 关羽只带了数百军马来攻长沙,这一点韩玄和黄忠心里都很清楚。可首日大战的结果却是韩玄恐黄忠有失而将其召回。在自己家门口、守着上千军马和多员战将,却居然让对方以劣势兵力逼得缩在城内,可见关羽一方军威之盛!这军威是关羽手下那几百军马吗?显然不是。因此关羽个人之勇力,显然在黄忠之上。
关羽名气本就比黄忠大,但如果首日单挑关羽没有表现出超强的实力,如果两人的单挑场面真的是“平分秋色”的话,那么韩玄还有必要如临大敌般地被迫缩在城内摆出一付挨打死守的样子吗?

2 从战后关羽的心理活动来看,关羽显然对首日战果很不满意,并且有尽快拿下对手的急躁情绪。黄忠那边是怎么想的,书中未表。因此总体上给人的感觉是,关羽对首战结果非常不满,而黄忠却似乎没什么不满。显然,关羽对两人之间的单挑有着更高的期待值 -- 比黄忠的期待值要高!
还是要拿足球做比。试想,如果中国队跟巴西对决,上半场结束时双方踢成 0:0,大家认为哪一方会更加不满一些呢?哪一方的期待比上半场这个0:0的比分更高一些呢?显然是巴西~

从所有这些点点滴滴的微妙之处,我们不难感觉到,在这场“未分胜负”的交锋中,到底哪一方的武力表现更强大一些。
回复 举报
2003-5-17 12:40:45

主题

好友

176

积分

布衣

另外后文又出现一场可以说是五十回合二人打平的例子,曹操都在看二人酣战,这一场无人叫停,但是曹操让曹休放了冷箭! 说明什么? 我觉得至少说明张辽没有占据明显优势! 当然,两战可能各不相同,但是这两战毕竟是环境相对公平,时间距离极短的二次交锋,两人状态应该没有太大起伏。

枫丹兄:
后来与凌统打的是乐进而不是张辽吧?
曹操让曹休放冷箭射倒凌统,吴方的甘宁却一箭射了乐进的面门!两家各自救回, :)  :)
回复 举报
2003-5-17 12:47:51

主题

好友

2096

积分

刺史

煮酒兄,这里要特别提一下一百回合,三国中超过一百回合的单挑大概就两个,张飞对马超、马超对许褚,值得注意的是张飞对马超三百回合分成了三部分,每部分一百回合,中间换了两次马。马超对许褚时一百回合后也换了一次马,这说明一般一百回合以后,马的体力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马超对许褚再打一百回合以后没换马,结果三十回合后就撕打在一起了,估计是马没力了,只好近身搏斗。
所以在关羽对黄忠一百回合后,韩玄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关羽骑的是赤兔自然不会有问题,而黄忠的马久不上阵(第二天果有此失),加上黄忠年纪不小,担心体力不支也是正常的。我认为至少从场面上看第一天的战斗应是相当的,从第二天的战斗可以反证,如果第一天关羽已经占上风,那么关羽应该信心十足,应该再接再厉才对,而黄忠应该考虑用诈败射箭之法,事实上关羽五六十回合就主动拨马便走,准备用拖刀计,说明关羽对直接胜之信心亦不足,而黄忠毫不怀疑,说明黄忠并不认为自己曾处下风,黄忠吃了一次亏后,方在第三天用诈败射箭之法。
回复 举报
2003-5-17 12:50:21

主题

好友

2096

积分

刺史

关羽强于黄忠我是同意的,但以“恐有失”作为理论支持则欠妥。
回复 举报
2003-5-17 13:07:11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太守

麒麟兄说的是,我喝醉了,该打…………
回复 举报
2003-5-17 13:22:42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回马兄:

1 百合换马的规律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完全同意。但许褚、张飞战过百合后回阵换马继续打,而黄忠呢?照说黄忠也完全可以换一匹马再接着打呀。
因此,用韩玄担心黄忠战马乏力来解释其鸣金收兵,显然缺乏说服力。更何况,书中写明是“恐黄忠有失”。如果韩玄的担心主要是战马的话,似乎不应这样笼而统之地说“恐黄忠有失”吧?

2 给马兄挑几个小错 :-)
(1) 马超张飞之战,总共只打了220余合,并非300合 (马兄自己打的,怎么反而倒忘啦?呵呵)
(2) 超过100合的还有三场 -- 典韦许褚打了3个半时辰,约280-310回合 (推算得出);魏延文聘打了2个时辰,约160-180合;张飞与张合大战110余合。

3 由於关羽首日战后已经盘算好要用拖刀计取胜黄忠了,那么您认为他在第二日交锋时还会如首日那样把出全部手段来吗?很自然地,关羽会故意暴露出一些弱势来,好骗得黄忠的相信、麻痹他,以期提高自己计策的成功率。而且关羽完全可以使用比较聪明的办法来暴露自己的破绽。比如,既然黄忠知道自己急于要拿下这场单挑,因此关羽可以作势摆出一付全力进攻的样子,而一旦攻击得太厉害了,防守自然就会有空档,黄忠就有机会对关羽形成较大的威胁。在连续几次这样的威胁之后,关羽可以做出气为之夺的态势,然后再败,这样黄忠会更容易相信关羽是真败。
当然,这些都是个人推测。但既然能够做出自圆其说的推测来,那么马兄的这个置疑就是存在问题的。

总之,我的意思是,由於关羽事先已经决定要用计取胜,因此他次日的打法和武力发挥都会有所保留,或者说带有很大的欺骗性。因此,关羽次日的武力表现与其首日的武力表现完全可能大相径庭。还是拿足球做比吧 -- 如果一支强队遇到一个专门摆铁桶阵的队,上半场猛攻了45分钟也没有建树,如果您是这支强队的教练,您会怎么安排?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中场方面表现得弱一些,给对方多一些机会攻出来。但是,您的队伍真的按照您的要求这么打了,可能场上的表现是双方攻守相当,但很明显您是在诱敌深入呢,因此这种“攻守相当”是假的,不是两支队伍真实实力的体现。

同理,关羽也完全可以在次日交锋时表现得弱一些以骗取对方的轻敌呀。因此,黄忠相信关羽是真败,只能说明次战关羽的武力表现不佳,却无法由此推出关羽首日之战也让黄忠感觉如此。
回复 举报
2003-5-17 13:36:10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86那届的法国队,“中场铁三角”和“中场铁平四”的说法都有,前者更流行一些,可谓尽人皆知。不过后者对於多数铁杆球迷来说也不陌生。费尔南由於与另三人配合时日较短,因此容易被一些朋友忽略,这也比较正常。

枫丹兄说的是,费尔南与那三人的风格大不相同,他是属强力型的,当然技术也不弱。只是与那三人的配合似乎一直也没有那三人之间的配合那么流畅。


马超兄言:“关羽强于黄忠我是同意的,但以“恐有失”作为理论支持则欠妥。”

--- 平心而论,仅以“恐有失”这一个证据来进行判定,的确说服力有限。不过,如果综合我刚才所列出的所有方面,当然也包括“恐有失”这个证据,是否就比较有说服力呢?所有这些证据,单拿出一个来,说服力都有限,但如果把它们汇总到一起,就会发现,所有这些说服力有限的证据的指向都是一个 -- 此战关胜黄。因此,我觉得此战关占据一定优势这个观点还是有相当强的说服力的。我原文给人的感觉确实是太依靠“恐有失”这一个证据了。这主要是因为我前面的帖子一直在说这个“胜负未分高下已判”的事情,所以比较容易光顾着将这一点而忽略其他证据。
回复 举报
2003-5-17 14:35:13

主题

好友

2096

积分

刺史

哦,马超张飞之战是记错了(奇怪,记忆中怎么一直是三百回合?),典韦和许褚也总共分了三次进行,第二次更是直言因马乏暂止,魏延与文聘乃是混战,不说士兵了,单襄阳城中百姓多有乘乱逃出城,肯定会影响交战,回合数应没那么多。
回复 举报
2003-5-17 15:05:09

主题

好友

2096

积分

刺史

应该说拖刀计、诈败后射箭等方法是一种冒险,因为这样就把自己的后背卖给对方,如果对方射箭怎么办?演义中就看到两个这样的例子,一个是刘备射张宝,另一个是吕虔射薛兰,这种计谋成功的基础是要建立在对方大意的基础上的,象张飞对马超,有了防备就没有用了,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在久战不下才会用此计。
回复 举报
2003-5-17 15:26:36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应该说拖刀计、诈败后射箭等方法是一种冒险,因为这样就把自己的后背卖给对方,如果对方射箭怎么办?”

--- 与公不谋而合!半年前我专门发了两个帖子,就是讲的这个。当时老宵跟我争论说应该将“拖刀计”并入正常武力之中,而不应做为特技,我不同意,理由就是这个。

“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在久战不下才会用此计。”

--- 的确如此,但似乎与我们先前所论没有什么关系吧?这个只能证明:关羽次日的武力在黄忠看来不怎么样 (推测:因急于进攻而漏招迭出、防守不稳)。但证明了这一点并不等同于证明黄忠对关羽首日的武力表现也是如此看法。
回复 举报
2003-5-17 15:58:34

主题

好友

2096

积分

刺史

哈哈,不过觉得煮酒兄的主观臆断似乎多了点。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5-12 19:02 , Processed in 0.06718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