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467|回复: 55

[原创] 汴水之战纵横探

  [复制链接]
2012-5-15 22:05:5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汴水之战作为曹操军事生涯第一笔可书之战,其来龙去脉于《三国志•武帝纪》记录甚详:

“二月,卓闻兵起,乃徙天子都长安。卓留屯洛阳,遂焚宫室。是时绍屯河内,邈、岱、瑁、遗屯酸枣,术屯南阳,伷屯颍川,馥在鄴。卓兵强,绍等莫敢先进。太祖曰:“举义兵以诛暴乱,大众已合,诸君何疑?向使董卓闻山东兵起,倚王室之重,据二周之险,东向以临天下;虽以无道行之,犹足为患。今焚烧宫室,劫迁天子,海内震动,不知所归,此天亡之时也。一战而天下定矣,不可失也。”遂引兵西,将据成皋。邈遣将卫兹分兵随太祖。到荥阳汴水,遇卓将徐荣,与战不利,士卒死伤甚多。太祖为流矢所中,所乘马被创,从弟洪以马与太祖,得夜遁去。荣见太祖所将兵少,力战尽日,谓酸枣未易攻也,亦引兵还。

太祖到酸枣,诸军兵十馀万,日置酒高会,不图进取。太祖责让之,因为谋曰:“诸君听吾计,使勃海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酸枣诸将守成皋,据敖仓,塞轘辕、太谷,全制其险;使袁将军率南阳之军军丹、析,入武关,以震三辅:皆高垒深壁,勿与战,益为疑兵,示天下形势,以顺诛逆,可立定也。今兵以义动,持疑而不进,失天下之望,窃为诸君耻之!”邈等不能用。”

董卓势大,关东联军逡巡不前,曹操独以轻兵进袭,虽众寡不敌,却以力战使董军知难而退,其政治远见及军事才能向为史家所艳称,在众诸侯胆怯浅见的映衬下,曹孟德确实出手不凡,虽败犹荣。

然而,众所周知,《三国志•魏书》以曹魏国史为蓝本,自然尽信书不如无书,斟酌诸史之余,不免疑问重重。



曹操《让县明本志令》称:是时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损,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多兵意盛,与强敌争,倘更为祸始。故汴水之战数千,后还到扬州更募,亦复不过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这当是《三国志》所称是役曹操“兵少”之本。

又按《世语》:陈留孝廉卫兹以家财资太祖,使起兵,众有五千人。则曹操起兵之数不外如是。倘若汴水之战果是曹军独进,则“数千”乃至众寡不敌亦足可信。

但细究史料,不难发现,即以本传记载,亦称张邈“遣将卫兹分兵随太祖”,参与了汴水之战。《先贤行状》言卫兹“合兵三千人,从太祖入荥阳”,则不计张邈所分之军,卫兹本军已有三千之数。

又按《鲍勋传》注引《魏书》:(鲍信)官至少府侍中,……大将军何进辟拜骑都尉,遣归募兵,得千馀人,还到成皋而进已遇害……信乃引军还乡里,收徒众二万,骑七百,辎重五千馀乘。是岁,太祖始起兵於己吾,信与弟韬以兵应太祖……汴水之败,信被疮,韬在陈战亡。

足见,诸侯之一的鲍信亦在阵中。鲍信蛰伏时已合兵二万余,诸侯并起则云“济北相鲍信……众各数万”,实力进一步增强,即取其约数,亦不下三万。汴水鏖兵,鲍信被创,二号人物鲍韬战死,足见其当全军与战。

如上合计,汴水之役曹操一党参战兵力已有三、四万之众。

又《典略》则曰:“兗、豫之师战于荥阳”,可知豫州诸郡兵亦在参战之列。

又按,《三国志•臧洪传》注引《九州春秋》曰:初平中,……英雄并起,黄巾寇暴,和务及同盟,俱入京畿……未久而袁、曹二公与卓将战于荥阳,败绩。

则袁绍亦豫此役,汴水之役非曹操一人之私战可知。庙算兵力,有账可清者即有三、四万,其余袁绍等诸侯之军尚不可计,汴水之战规模可称宏大,关东联军决战之势跃如矣。与之相对,董卓一方则惟有徐荣一军。徐氏玄菟人,并非凉州嫡系,其所职亦不过“四出虏掠”,游军之任。董卓亲信,委任统军则亲戚牛辅之流,称将则李傕、郭汜之辈,胡轸“凉州大人”,以陈郡太守为大督护,吕布等而下之,所将亦不过五千,徐荣份非乡党,任在偏师,下辖兵力必然有限。以关东联军合攻孤军,众寡之势不问可知,乃至惨败,此非天亡,乃战之罪也。



战阵之事,正史多阙,不妨广求于野。

按,曹魏鼓吹曲《战荥阳》云:战荥阳,汴水陂。戎士愤怒,贯甲驰。阵未成,退徐荣。二万骑,堑垒平。戎马伤,六军惊,势不集,众几倾。白日没,时晦冥,顾中牟,心屏营。同盟疑,计无成,赖我武皇,万国宁。

鼓吹自然夸胜讳败,但在史书多阙之际,以此索隐,或可窥见汴水之役全豹。

所谓“汴水陂”,则两军战于汴水之滨。又按《曹洪传》,曹操败后渡汴水而遁,足见关东联军系渡河西进,大举进逼,入洛之势俨然矣。然而,与之兵车相会者却仅为徐荣一支孤军,荣既游击,则此役为遭遇战嫌疑甚大。

“阵未成,退徐荣”,当两军接战,联军取攻势,徐荣示弱退却。“二万骑,堑垒平”,可窥联军兵力雄厚,以骑兵直捣徐荣防地。“戎马伤,六军惊”诸句,则叙述联军败因,即骑兵倾败,军心大乱,号令难行,几遭覆灭。

值得注意的是,鼓吹曲最终将败因归于“同盟疑”,即联军配合不周,乃至败绩,则参战势力众多可知,亦与上文据诸史所析相证,而无一语言及寡不敌众,亦可见兵力并非联军战败之因。

故全局观之,董卓焚弃洛阳,关东联军乘势而进,于荥阳汴水遭遇卓将徐荣。联军自恃势大,径直渡河,背水而阵。徐荣因势利导,示弱诱敌,诓联军大举冒进,疑入伏中,前锋骑兵既溃,全线动摇,徐荣乘势大举反攻。前有强兵,后有大河,联军多头指挥,乌合之众,遂一败涂地,虽至将帅亦不免死伤狼藉。此当为汴水鏊兵之始末。



曹操于诸侯并起之时党附袁绍,如绍《檄州郡文》所谓“遇董卓侵官暴国,於是提剑挥鼓,发命东夏,方收罗英雄,弃瑕录用,故遂与操参咨策略,谓其鹰犬之才,爪牙可任。”此为曹魏史书极力抹杀,故称汴水之战为曹操专断独进,诸侯壁上观于前,置酒高会于后。如前所述,可知汴水之战非独曹操一人手笔,以将帅而论,则有袁绍、鲍信等诸侯,以兵力而论,曹军偏师而已,曹操专断独进之说不攻自破。

按《武帝纪》所称,汴水之战为曹操鼓吹“一战而天下定”产物,《檄州郡文》亦称操与绍“参咨策略”,则西进计出曹操当为可信,其结局却是倾联军之力惨败于偏师,于军心士气之打击可想而知。孟德妙计安天下,赔了将军又折兵,始作俑者于战后再“责让”关东诸侯不图进取,末了被束之高阁,实为事出有因,查有实据。虽至交如张邈亦力持异议,按图索骥,此公恰恰力挺曹操西进战略而于汴水之滨损兵折将,这一态度转变,足以说明曹操丧失话语权之缘由。

关东联军因战败而畏难亦为董卓所见,所谓“关东军败数矣,皆畏孤,无能为也。”足见联军远非《武帝纪》所书“莫敢先进”,拥兵十余万“日置酒高会,不图进取”的脓包模样,其不进取,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纵观汴水之战,实为关东联军在董卓西迁后的一次军事冒险,完全符合曹操“一战而天下定”的军事构想,最终却凄惨收场。究其原因,当是士伍素质不能胜任如此大规模的协同作战。

正如董卓分析孙坚美阳败因时指出——“将乌合兵”,仓促起事的关东诸军,其军事素质自然堪忧,与常驻边防,身经百战的凉州军相较,是不折不扣的驱市人与虎豹战。以孙坚之才,将一军尚且指挥不灵,汴水之战诸侯合军,派系林立,兵力庞大,其指挥难度可想而知, “同盟疑,计无成”,也便顺理成章了。诸葛亮有言,“有制之兵,无能之将,不可败也。无制之兵,有能之将,不可胜也。”汴水之战即是上佳注脚。



董卓西迁,天下震动,虽有战机,联军却无实力抓住战机,曹操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不知己且不知彼,“挟泰山以超北海”,其谋败也宜。然而,“军事是政治的延续”,西进战略虽不合时宜,汴水之战更是这一军事败笔的直接体现,但透过金戈铁马,却透露出别样的政治信息。

宏观之,曹操虽系袁绍一党,但与兖州士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其起兵即受陈留孝廉卫兹的资助,陈留太守张邈、济北相鲍信更鼎力相助,曹操亦屯于兖州势力集中,且与豫州势力声息相连的酸枣,而非袁绍所在的河内,可见,其虽党附袁绍,但却将兖、豫作为其发展目标。盖因二州山头林立,多为张邈、孔伷之流的座谈客,缺乏强力领导。曹操实力不济,直接卵翼于政治影响力巨大的袁绍,难谋发展,相较之下,兖州集团不但内部松散,发展空间较大,更可与袁绍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显然是上佳选择。

由此分析,则策动以兖、豫势力为主力的联军西进,乃至汴水之战,亦当是曹操争盟兖豫的一次尝试。试想,如果西进成功,克服洛阳,作为首倡者的曹操,其在兖州乃至豫州集团的声望必然空前上升,由此统合二州,进而称雄中原,与袁绍分庭抗礼,这亦是一望可知之事。

然而,汴水之战的惨败,使曹操的构想完全脱稿,既输干赌本,且招致兖州及豫州集团重大损失。内忧外患之余,曹操不得不以募兵为由离开酸枣,转投河内,彻底附于袁绍羽翼之下,从此开始了政治沉寂期。沦为袁绍南征北讨的马前卒之余,再度重拾争盟兖豫的梦想,需待黄巾入兖后分解了。当然,曹操昔日宏论,在军事上虽不可取,其“汉贼不两立”的强硬派形象或许在兖州士人中张扬了道德影响,初平三年,曹操竟成众望所归。一场彻底失败的军事及政治冒险若有如此效果,亦可稍慰,这不免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要叹息一声塞翁失马了。
回复 举报
2012-5-15 22:33:02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内地的郡国兵和募兵和边兵差距真的如此之大吗?以前看到文献说,东汉的军力布局是基本依靠中央禁军系统,而削弱边兵和地方兵,造成中央军疲于奔命。

不知边兵何时重新崛起。
回复 举报
2012-5-15 22:50:0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东海箴瑛 发表于 2012-5-15 22:33
内地的郡国兵和募兵和边兵差距真的如此之大吗?以前看到文献说,东汉的军力布局是基本依靠中央禁军系统,而 ...


别说那会儿,即便内地大乱多年,打成老兵油子了,对付关西兵也犯怵:关西兵强,习长矛,非精选前锋,则不可以当也。

想想后汉羌乱了多少年,雍凉地界就没怎么太平过,自然战斗力非乌合之众可比。
回复 举报
2012-5-16 10:34:4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断断续续写了小半年,不免构想不够连贯,补充第五段。
回复 举报
2012-5-16 16:32:29

主题

好友

130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弃疾 于 2012-5-16 16:33 编辑

不才看了下,以前的帖子是今年二月十九日發的,楊先生當時表示會寫一篇,
此篇用時長達近三月之久。定當細觀。

一、此條無疑。

二、1、關于兵力問題,曹操與鮑信等一路有三、四萬之眾,
“鲍信蛰伏时已合兵二万余,诸侯并起则云“济北相鲍信……众各数万”,实力进一步增强,即取其约数,亦不下三万。”
因史書中對兵力記載大多比較模糊,“數千,數萬”,難知其實數,而關于此類問題,總令人糾結,
觀《三國志》的筆法,“數”是大于等于二的。此處“眾各數萬”,若為二萬也是合理的。
《臧洪傳》洪说超曰:“...今郡境尚全,吏民殷富,若动枹鼓,可得二万人,以此诛除国贼,为天下倡先,义之大者也。”
而楊先生此處實力進一步增強的前提是財力與物資能否支撐。

“又《典略》则曰:“兗、豫之师战于荥阳”,可知豫州诸郡兵亦在参战之列。”
《典論》此外全文是“兗、豫之师战于荥阳,河内之甲军于孟津。卓遂迁大驾,西都长安。”
后有“河內之甲”,也間接證明了紹可能參加了此次軍事行動,即“未久而袁、曹二公卓将战于荥阳”。
而《武帝紀》載“诸君听吾计,使勃海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這袁紹是否在汴水之戰同時軍孟津就很讓人生疑了。河內太守王匡若聽從袁紹之令,則也不會貿然行動。
《典論》后又言“卓遂迁大驾,西都长安”,而董卓遷都后才有汴水之戰。可見《典論》是一篇以文學為主的作品。
豫州孔伷未有明確與董軍交戰的記載,而后面那位倒楣的潁川太守已經算是孫堅的部下了。

三、“二万骑,堑垒平”是指徐榮二萬還是曹操方二萬,楊先生認為指曹操方,不才不甚了了。

四、除戰爭規模介紹外,此條無疑。

五、此條無疑。
回复 举报
2012-5-16 20:00:25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弃疾 发表于 2012-5-16 16:32
不才看了下,以前的帖子是今年二月十九日發的,楊先生當時表示會寫一篇,
此篇用時長達近三月之久。定當細 ...

从上次楼主说起打算写汴水之战,我也是盼望许久。尤其是看到今日网上某些写手关于曹操如何如何了不起,孤军讨贼等等的言论时,更是大旱思云霓。
  1. 三、“二万骑,堑垒平”是指徐榮二萬還是曹操方二萬,楊先生認為指曹操方,不才不甚了了。

复制代码
文理第二部分已经分析了徐荣在董卓集团中的地位决定他领兵不可能太多,以吕布为标准,不过五千。因此二万骑只能是指关东联军。“二万骑,堑垒平”的确是描述进攻姿态。
回复 举报
2012-5-17 06:44:19

主题

好友

232

积分

县尉

若二萬騎代表盟軍數目,豈不是打自家史官嘴巴?此歌在魏軍在廣泛流傳,王沉等史官不可能不發現此漏洞
另按文句,上一句仍在說盟軍的攻擊姿態,下一句就突然軍隊大驚、四散而去,似乎也跟首尾邏輯有點問題

個人是較傾向此段當為老曹作歌(?)時吹噓敵軍數量(反正那場的見證者都死得七七八八了),以證明自己不是以大欺小的情況下慘敗
回复 举报
2012-5-17 08:54:24

主题

好友

4387

积分

司隶校尉

伯寧 发表于 2012-5-17 06:44
若二萬騎代表盟軍數目,豈不是打自家史官嘴巴?此歌在魏軍在廣泛流傳,王沉等史官不可能不發現此漏洞
另按 ...

我看着也觉得20000骑说的是徐荣
回复 举报
2012-5-17 09:37:24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从鼓吹曲全文来看,“战荥阳,汴水陂。戎士愤怒,贯甲驰。阵未成,退徐荣。二万骑,堑垒平。戎马伤,六军惊,势不集,众几倾。白日没,时晦冥,顾中牟,心屏营。同盟疑,计无成,赖我武皇,万国宁。”

这从头到尾完全是从关东联军或曹操方角度来描写,而且从“战荥阳”、“戎士愤怒”到“同盟疑,计无成,赖我武皇,万国宁”直接写的都是关东联军的行动和状态,即聚焦于关东联军。即使描写到董卓军也是用“退徐荣”这种关东军主动的表述法——“关东军迫使徐荣撤退”,而非“徐荣退”——徐荣主动撤退。


如果说“二万骑,堑垒平。”描述的是徐荣军的进攻,则等于在以关东联军为聚焦点的全曲中突兀的插入了以董卓军为主动方的描述视角,焦点被突然转移,又被突然抽回。这一插入于全曲意调和描画逻辑不合。

而且“二万骑,堑垒平。”也和后面的“戎马伤,六军惊,”恰好吻合。己方骑兵进攻,而后受挫,导致全军崩溃。

回复 举报
2012-5-17 10:22:48

主题

好友

232

积分

县尉

這不一定是抽離視角,若徐榮之退是誘敵深入,再有另一分隊「塹壘平」呢?同樣可達成「戎馬傷」的結果,加之人數多而混亂之時傳令出現誤差,最後「眾幾傾」邏輯一樣通順

否則按此歌所說,「同盟疑」代表聯軍中不止老曹一隊人馬,加起來只有二萬騎?後又單純受挫而全軍崩潰,這壓根是黑老曹統率力了吧?
我不否認進攻之時會留有守軍,但六軍驚起來猶如淝水之役,只怕老曹也沒面子拿事說事
回复 举报
2012-5-17 13:21:52

主题

好友

1248

积分

太守

汉末无论哪方有2万骑都很惊悚,马贵啊,徐荣带个2万骑出来打游击,感觉不可信
回复 举报
2012-5-17 21:44:5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弃疾 发表于 2012-5-16 16:32
不才看了下,以前的帖子是今年二月十九日發的,楊先生當時表示會寫一篇,
此篇用時長達近三月之久。定當細 ...


信乃引军还乡里,收徒众二万,骑七百,辎重五千馀乘。

鲍信受何进之命募兵,在诸侯发难前,兵力已超过二万,辎重亦富足。在关东诸侯并起之时,其实力进一步膨胀是可想而知的。当时中原虽有黄巾之乱,与其后天下大乱,灰烬之余自不可同日而语,因此,鲍信有继续膨胀的资本,酸枣诸军有十余万即是一证。

曹操这段不是在汴水战前的谋划,而是汴水大败,诸侯畏难之际做出的二次谋划。与之前不同,曹操已变“一战定天下”为战略合围,因此,其要求袁绍进屯孟津,与之前袁绍参与西进并不矛盾。

根据《战荥阳》语境,二万骑显指联军。

全诗完全站在联军视角:

战荥阳,汴水陂。戎士愤怒,贯甲驰。阵未成,退徐荣。二万骑,堑垒平。戎马伤,六军惊,势不集,众几倾。白日没,时晦冥,顾中牟,心屏营。同盟疑,计无成,赖我武皇,万国宁。

标红几句,完全在写联军军容军威之盛,毫无徐荣插入的余地。捎带,这“六军惊”也可以看出联军军势之盛。
回复 举报
2012-5-17 21:51:4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伯寧 发表于 2012-5-17 10:22
這不一定是抽離視角,若徐榮之退是誘敵深入,再有另一分隊「塹壘平」呢?同樣可達成「戎馬傷」的結果,加之 ...


汴水之战,曹操是谋划者,但充其量不过指挥者之一。

骑兵之珍稀,从鲍信军即可见一二:收徒众二万,骑七百。日后司马懿大举进攻孟琰,也不过出万骑而已,司马宣王可是屁股坐在雍凉产马之地。夷陵之战,刘备支党四万人,马二三千匹。至于孙权,这辈子做梦都想凑出万骑。二万骑如果不是夸张,已是相当可观的规模,联军即便有十万之众也不是不可想象,这手笔倒是和三国志所谓酸枣诸军兵十馀万相印证。

严格来说,史官也没打嘴巴,因为句句说的是曹操军如何如之何,问题是曹操军不过是汴水之战中的一支偏师。史官真正掩盖的,是汴水之战的规模及曹操所起的实际作用,真正黑的是关东诸侯,其目的自然是捧出太祖英明,这也是屡见不鲜的手段。
回复 举报
2012-5-17 22:41:22

主题

好友

130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弃疾 于 2012-5-17 23:00 编辑
  1. 鲍信受何进之命募兵,在诸侯发难前,兵力已超过二万,辎重亦富足。在关东诸侯并起之时,其实力进一步膨胀是可想而知的。当时中原虽有黄巾之乱,与其后天下大乱,灰烬之余自不可同日而语,因此,鲍信有继续膨胀的资本。

复制代码
《魏書》大将军何进辟拜骑都尉,遣归募兵,得千馀人,还到成皋而进已遇害。信至京师,董卓亦始到。
这鲍信奉何进之令回泰山募兵,但当时只有千余人而已,后来到洛阳,董卓也到了,这时已经是八月了,若算上说服袁绍加上跑路的时间,鲍信回到乡里(济北国和帝永元二年,分泰山置),这时最少也到九月了。而"九月甲戌,董卓废帝为弘农王。"
这时袁绍等人早跑路了,所以鲍信集结两万军队的时间可能与袁绍,张超等时间大体相当。从九月到十二月,总共才三月左右。时间比较仓促。谈不上什么膨胀,其它各郡也才抽出两万余,一个兖州的济北国,不知鲍信有何能力招更多?
关于军队数量也不是他想招多少就能招多少的事。
另鲍信的五千乘辎重看似不少,但养的人也不少,
“虽遭乱起兵,家本修儒,治身至俭,而厚养将士,居无馀财,士以此归之。”
为了“革命大业”,都弄得家无余财,真不知道怎么说了,而王匡那类货为起兵还抓人捞钱。
至于酸枣十余万,兖州八郡有六郡起兵,一郡两万左右,这十余万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1. 曹操这段不是在汴水战前的谋划,而是汴水大败,诸侯畏难之际做出的二次谋划。与之前不同,曹操已变“一战定天下”为战略合围,因此,其要求袁绍进屯孟津,与之前袁绍参与西进并不矛盾。
复制代码
若曹操策谋,大军进洛,袁绍与部分诸侯同意,但袁绍是否在此同时派出自己能控制的军力协助曹操未可知,而曹操回酸枣后建议袁军孟津,可见我们的袁司隶军队还在河内晃悠。袁绍黄河都没过,西进否?
  1. 阵未成,退徐荣。二万骑,堑垒平。戎马伤,六军惊,势不集,众几倾。
复制代码
“二萬騎”此處可能應為“二萬(步)騎”,這樂府鼓吹是以文學為主的,講究押韻與體格。
漢典言(百度曰):塹壘——深壕高垒的防御工事
此處“塹壘”或指臨時以軍隊組織的防禦戰陣,至于此處“平”字,不才不知作何解釋最為合理。(或為“正”,言堂堂之陣也,但“戎马伤,六军惊”未免讓人跌眼了)
另“六軍”如何定義,人數多少?只能管中窺豹了。
回复 举报
2012-5-17 22:57:2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弃疾 发表于 2012-5-17 22:41
《魏書》大将军何进辟拜骑都尉,遣归募兵,得千馀人,还到成皋而进已遇害。信至京师,董卓亦始到。
这鲍信 ...


鲍信作为地头蛇,其实力当然不能小觑。一回家乡,立即就能凑出二万余步骑,这还是局势未恶化状态。待到关东蜂起,进一步扩军完全符合逻辑。且信与弟韬以兵应太祖,鲍韬显然有一定的独立性,当不计在鲍信之前所收徒众之中。

济北国的兵源是否枯竭?按《后汉书》:户四万五千六百八十九,口二十三万五千八百九十七。这仅仅是国家所掌握的编户齐民数量,豪强在野,私兵部曲尚不可胜数。如之前鲍信所收“徒众”,当即所谓“收豪杰以聚徒众”,即为豪强私兵部曲。

若曹操策谋,大军进洛,袁绍与部分诸侯同意,但袁绍是否在此同时派出自己能控制的军力协助曹操未可知,而曹操回酸枣后建议袁军孟津,可见我们的袁司隶军队还在河内晃悠。袁绍黄河都没过,西进否?


汴水战败,自然散了,“同盟疑”嘛,各回各家,各算各账。汴水大败后袁本初跑哪里去,如退归河内,并不代表袁公没在荥阳挨过揍,没喝过河南水。否则单看老曹其后屯于河内,便要否定过其蹲过河南,岂非冤枉?

“二萬騎”此處可能應為“二萬(步)騎”,這樂府鼓吹是以文學為主的,講究押韻與體格。
漢典言(百度曰):塹壘——深壕高垒的防御工事
此處“塹壘”或指臨時以軍隊組織的防禦戰陣,至于此處“平”字,不才不知作何解釋最為合理。(或為“正”,言堂堂之陣也,但“戎马伤,六军惊”未免讓人跌眼了)
另“六軍”如何定義,人數多少?只能管中窺豹了。


在没有相关证据之时,只能认可其记录。即便鼓吹有夸张,亦是极言骑兵之众。且下文立即提到“戎马伤,六军惊”,显然与上文相呼应。酸枣兖州联军,计入豫州诸军、袁绍所部,亦有发动大规模骑兵进攻的资本。

联军是仓促渡河进攻的,“阵”都未成,立即投入进攻,何来堑垒?只有处于防御状态,且向后退却的徐荣拥有防御工事是顺理成章的事。

“堑垒平”似乎无难解之处,文学形容,极言骑兵冲击,踏平如何如之何而已。要说堑垒是指代血肉之躯的军阵……这实在看不出一点联系。

总之,阵未成,退徐荣,二万骑,堑垒平,句句都在夸耀联军军容之盛,威力之强,攻击之主动,戎马伤,六军惊与上文联系,显然骑兵进攻受挫,导致全军动摇。这段既描写了战场局势,亦道出了联军败因。

六军无非极言军容之盛,顺带暗捧一把老曹而已

阶曰:“今仁等处重围之中而守死无贰者,诚以大王远为之势也。夫居万死之地,必有死争之心;内怀死争,外有强救,大王案六军以示馀力,何忧於败而欲自往?”
回复 举报
2012-5-17 23:46:41

主题

好友

130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弃疾 于 2012-5-17 23:50 编辑
  1. 济北国的兵源是否枯竭?按《后汉书》:户四万五千六百八十九,口二十三万五千八百九十七。这仅仅是国家所掌握的编户齐民数量,豪强在野,私兵部曲尚不可胜数。如之前鲍信所收“徒众”,当即所谓“收豪杰以聚徒众”,即为豪强私兵部曲。

复制代码
初平元年響應袁紹起兵的五(六)郡

陳留:户十七万七千五百二十九,口八十六万九千四百三十三。
東郡:户十三万六千八十八,口六十万三千三百九十三。
東平:户七万九千一十二,口四十四万八千二百七十。
任城:户三万六千四百四十二,口十九万四千一百五十六。
濟北:户四万五千六百八十九,口二十三万五千八百九十七。
山陽:户十万九千八百九十八,口六十万六千九十一。

劉岱應該起兵東平,任城是否為其所控不知。然除任城外五郡濟北的人口數據最低了,不考慮地方豪強因素。要按楊先生的人口基數與兵力資源掛鉤計算,這張邈的兵力豈不是鮑信的三倍多?
即使是私兵部曲,陳留的基數也應該是最大的。

袁紹在曹操西進同時是否有實際行動
這個問題...也只能猜測下了,所以不才也說點猜測性言論,如果袁紹跟曹操一起被徐榮揍了,他何來勇氣還建議各路一起行動,曹操慘敗,酸棗諸軍尚有十余萬,聯軍主體實力尚存。
而當時的形勢是“时绍众最盛,豪杰多向之。”若袁紹親自行動,這聲勢就大了。倘若袁本初的實力受到重大損失,恐怕當時問題就不是曹操策謀無人理睬這么簡單了。
  1. 联军是仓促渡河进攻的,“阵”都未成,立即投入进攻,何来堑垒?只有处于防御状态,且向后退却的徐荣拥有防御工事是顺理成章的事。
复制代码
這么說徐榮的任務并非是機動擄掠出擊,而是進行大規模戰陣啊...這徐榮前腳從洛陽出來,前面探到曹操一伙,還淡定從容的挖戰壕?

而“阵未成,退徐荣”,可見是徐榮主動進攻的。徐榮的任務是,后言“謂酸棗未易攻也”。如果按前面所言汴水一役為遭遇戰,則徐榮自恃兵精,聯軍陣列未陳擊之。
楊先生是認為曹操方先進攻的么?
回复 举报
2012-5-18 00:15:5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弃疾 发表于 2012-5-17 23:46
初平元年響應袁紹起兵的五(六)郡

陳留:户十七万七千五百二十九,口八十六万九千四百三十三。


东汉年间,豪强因素自然需要考虑,否则不难发生刘玄德灭蜀中百万人之类的杯具鲍信未雨绸缪,私募军马已有二万余,其扩张显然比张邈等从容得多。且合兵二万不过是张邈仓促初起的计划,最终成军数据完全不得而知。倘若以陈留八十七万口,合兵二万与二十三万余口的济北持平,那只能说明张邈在本郡的势力远不及鲍氏之于济北。

這個問題...也只能猜測下了,所以不才也說點猜測性言論,如果袁紹跟曹操一起被徐榮揍了,他何來勇氣還建議各路一起行動,曹操慘敗,酸棗諸軍尚有十余萬,聯軍主體實力尚存。
而當時的形勢是“时绍众最盛,豪杰多向之。”若袁紹親自行動,這聲勢就大了。倘若袁本初的實力受到重大損失,恐怕當時問題就不是曹操策謀無人理睬這么簡單了。


曹操的勇气“必须有”。在前次西进某败,自己兵力殆尽的情况下,只有再次提出大型战略,以期获得如前次般支持,曹操才有翻身机会。事实上,在这次建议失败后,老曹很快就收拾铺盖走人了。

汴水之战,联军声势本就很大,兖州、豫州联军就很够瞧了,至于袁绍是否输干赌本,那倒未必,袁本初未必肯把老本投入以兖、豫联军为主体的军事冒险中。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联军冒险成功,当真“一战定天下”,袁绍置身事外,那在政治、军事方面可亏大了。因此,袁绍参与此战,符合其利益,估计联军方面根本没想到,会在一偏师面前吃瘪。

且汴水之战的账,袁绍也没见得忽略了:愚佻短虑,轻进易退,伤夷折耱,数丧师徒,章怀注:操引兵西,将据成鮧,到荥阳汴水,遇卓将徐荣,战不利,士卒死伤多。但归根结底,曹操是袁绍的小弟,恨归恨,罩归罩,日后几乎把整个兖州败掉,袁绍也得“哀之”,收拾残局不是?

這么說徐榮的任務并非是機動擄掠出擊,而是進行大規模戰陣啊...這徐榮前腳從洛陽出來,前面探到曹操一伙,還淡定從容的挖戰壕?


徐荣是内线作战,无论情报还是工事准备,自然远为便利。作为弱势防御方,不修筑工事,依托作战,难道光膀子开片,抑或撒丫子开溜?

而“阵未成,退徐荣”,可見是徐榮主動進攻的。徐榮的任務是,后言“謂酸棗未易攻也”。如果按前面所言汴水一役為遭遇戰,則徐榮自恃兵精,聯軍陣列未陳擊之。
楊先生是認為曹操方先進攻的么?


“阵未成,退徐荣”,显然是夸耀联军军容之盛,震摄之余徐荣不战自退。于是乎接着“二万骑,堑垒平”,联军趁势发动攻势追击,显然合乎逻辑。

徐荣“谓酸枣未易攻”,只有在汴水大胜,联军大军溃败的情况下,徐荣才会产生趁势端掉酸枣的念头。否则就一支游军偏师,去拿下十余万大军囤聚的酸枣?莫非董太师与徐荣有仇?
回复 举报
2012-5-22 13:04:23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杨卧虫兄分析很透彻,从政、军两途来综合分析,颇有新意。
不过对于兵力,有几点商榷。
1、卫兹助兵。注意书中用的是“众五千人”。兵和众可是两码事,兵基本上是指战斗部队,而众呢,估计拉车喂马的都得算上。一万众,能凑出五千能打的不错了。所以太祖手里的战斗兵员,也就两千来人。
2、卫兹助阵。这三千人倒是可以算上。
以上便是太祖能直接指挥的部队,总数估计不到五千。

3、鲍信的兵力。“徒众两万”,也是众而不是兵。“各众数万”,是个大体的说法,平均每位诸侯数万吧,而且也是众。而这十余路诸侯,鲍兄排名第几呢?老末,没有之一。所以鲍兄的兵力,是所有诸侯中最少的,大体也说得过去。说鲍信不下三万人,也不过是猜测而已。
4、鲍信与曹操。鲍信虽然在十路诸侯中排第十,但曹操连诸侯都算不上,所以鲍信实力在曹操之上。刚才说了,曹操直接可以控制不到5千人,鲍信大体万人还是靠谱的。但作战中鲍信能听太祖指挥么?书中只用了“应”而已,呼应,还是各干各的。
书中的表达,我是没看出来两拨人是合兵一处,配合默契,共同被打飞的,也很可能是你在这个山头,我在那个山头,先后被打飞。

徐荣部队虽然数量不多,也不是太师最精锐的部队,但毕竟是正规军,骑兵的比例肯定高,训练也有素。打这帮刚凑起来的乌合之众,还是有优势的。太祖兵招募来才三个月,冻得哆哆嗦嗦的,根本谈不上什么装备、训练,骑兵更是无从谈起。战斗力的差距,绝非仅仅是数量的差距。

所谓鼓吹曲中的“二万骑”,不管是指哪方的,我觉得都是托大之词,太师把老底全翻出来,估计也不可能有两万骑兵,十八路诸侯把马全牵来,也没有两万。文学作品嘛,不能太认真。
回复 举报
2012-5-22 21:36:1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杜莱 发表于 2012-5-22 13:04
杨卧虫兄分析很透彻,从政、军两途来综合分析,颇有新意。
不过对于兵力,有几点商榷。
1、卫兹助兵。注意 ...

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与魏将张郃战于街亭,为郃所破,士卒离散。

难怪马谡战败,感情是带着猫三狗四和张郃正规军斗,显然,诸葛亮借刀杀人

扬声由斜谷道取郿,使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魏大将军曹真举众拒之。

魏大将军整堆非战斗人员去开练,绝对行为艺术不是?

十二年春,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据武功五丈原,与司马宣王对於渭南。

按着杜公的比例,诸葛亮若是“率数万之众”,这战斗人员保不齐才一二三万,就算十万,这战斗人员也才三四万,结论:诸葛亮牛爆了,司马宣王逊惨了

卓遣疑兵若将於平阴渡者,潜遣锐众从小平北渡,绕击其后,大破之津北,死者略尽。

锐众……呃……大概就是指精锐战士及精锐伙夫、精锐喂马、精锐拉车等等等等,点解?
回复 举报
2012-5-23 13:30:21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杨文理 发表于 2012-5-22 21:36
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与魏将张郃战于街亭,为郃所破,士卒离散。

难怪马谡战败,感情是带着猫三狗四 ...

杨督所举几例,虽有“众”字,但此“众”字用法,未必与“众五千人”的用法相同。

以三国志为例,确实有“兵”、“众”之分。古文用字考究,前四史更不会胡乱用字。
而这两个字,也肯定不是同样的意思。

“太祖兵少,乃与夏侯惇等诣扬州募兵,刺史陈温、丹杨太守周昕与兵四千馀人。”
此处四千人,当为士兵。

“黑山贼于毒、白绕、眭固等。十馀万众略魏郡、东郡,王肱不能御”
此处十余万,肯定不全是兵,而是有很多精锐伙夫们。

仅看《武帝纪》一篇,兵众之分非常确凿。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诸葛亮一例中,既然是木牛流马,自然脚夫们是少不了的,大众显然包括这些脚夫了,完全可以证明“兵”“众”之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0-29 21:21 , Processed in 0.07008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