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杨文理

[原创] 汴水之战纵横探

  [复制链接]
2012-6-10 16:57:22

主题

好友

14

积分

布衣

黑暗落日 发表于 2012-6-10 06:23
你確定中華書局版的徐榮是徐滎?
起碼我手上那套八冊本中華書局版宋書(08年版)裏面的是「徐榮」....... ...

不好意思,我看的是《百衲本二十四史宋书》,以为和中华书局版的一样呢。

请人帮忙查了一下,中华书局版的《宋书》,确实把这个字给改了。见王仲荦《宋书校勘记长编》上册第560页云:“退徐荥,荥当作荣,迳改正,不出校。”
也不知道王老为何这样改?
回复 举报
2012-6-10 17:00:31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机械工程师 发表于 2012-6-10 13:48
由于是遭遇战,联军部队来不及布阵,是为“陈未成”;
来不及布阵,则无法迎敌,只好退守附近的小村镇, ...

這位版友理解古語的方式,令區區想起某位名聲甚盛的網友...
不過怎麼理解不重要,因為鼓吹曲為文學作品,有不同理解正常

南蠻只想重申,滎、榮兩字於漢時同聲而形近,而樂府曲本來就是以聲留傳的,其間有傳抄錯誤非常可能。
而漢時的城市集聚,以“鄉亭”的“城邑為常態,而入於戰滎陽這首鼓吹曲的地名,均是縣城。
故不會有叫“徐滎”的小村鎮存在,而按漢時集例,套用“山水”為名的,多以“臨某”或“某陽、某陰”等

在沒有其他史料支持下,這個“徐X”,當然已“徐榮、滎”的訛誤的可能性,相較於平空出來的一個地名的可能為高
回复 举报
2012-6-10 20:59:40

主题

好友

14

积分

布衣

吼吼。41楼已经介绍了荥字是如何变成荣字的情况,只不过是王老在没有什么依据的情况下,更改了这个字,而并不是什么简单的訛誤。
老兄可以再去看看没有经过王先生校改的其他史书,比如《百衲本宋书》,《三国会要》等等。

我也听说这里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死不认错,眼见为实。
回复 举报
2012-6-11 00:10:29

主题

好友

130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弃疾 于 2012-6-11 00:11 编辑

一、關于這個“二萬騎”到底是誰的,記載此事的乃鼓吹曲,這不是嚴謹的史書,而是文學作品,

既然二萬騎兵眾人討論認為可能不符合現實,那就有可能為“步騎二萬”,觀《戰國策》,這“百萬”都是常有,如“持戟百萬”之類。

二、“堑垒平”,既然這是文學作品,那就不必用史書標準來看待他的嚴謹性,“堑垒”就是防御工事?如果用這標準來看待文學作品,豈不成方舟子了。
假設曹操方用載物資的車相連在某些薄弱角落構筑簡單工事,還有一些鹿角之類,鼓吹中也可以這樣寫了。
另又出現了“徐滎”小村莊地名一說...

三、“退徐榮”應指“與徐榮軍交戰”,不是“徐榮退”的問題。如“退敵”。

承上,聯軍遭徐榮軍攻擊陣列都未列好,可見其突然與、倉促性,若還能有時間事先“挖戰壕”,也不會在敵方進攻時如此狼狽了。

另關于兵力中的“數”也說一下,在三國志中數并非是大于等于三的。“二”也可以稱“數”。
《先主傳》先主留诸葛亮、关羽等据荆州,将步卒数万人入益州...璋增先主兵,使击张鲁,又令督白水军。先主并军三万馀人...
《法正傳》郑度说璋曰:左将军县军袭我,兵不满万,士众未附...
這劉備入蜀到底幾萬,也是模糊,但若劉璋前后送給劉備的軍士只是三萬后的“馀”,也未免太諷刺了。

聯軍眾各數萬中的廣陵張超可能為二萬軍士。
《臧洪專》今郡境尚全,吏民殷富,若动枹鼓,可得二万人...

三、“退徐榮”與“退徐滎”,不才查閱的網上《宋書》版本都是作“退徐榮”的。另從鼓吹的整體風格來看,此處也應當是記載人名,當為徐榮。

《初之平》:初之平,义兵征。...皇道失,桓与灵。阉宦炽,群雄争。边韩起,乱金城。

《戰滎陽》:陈未成,退徐荣。

《獲呂布》:获吕布,戮陈宫。

《克官渡》:克绍官渡,由白马。

《定武功》:袁氏欲衰,兄弟寻干戈。

《屠柳城》:蹋顿授首,遂登白狼山。

《平南荊》:刘琮据襄阳,贼备屯樊城。

《平關中》:斗韩马,离群凶。

《應帝期》:应帝期,于昭我文皇

《太和》:惟太和元年,皇帝践阼
回复 举报
2012-6-11 02:44:37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机械工程师 发表于 2012-6-10 20:59
吼吼。41楼已经介绍了荥字是如何变成荣字的情况,只不过是王老在没有什么依据的情况下,更改了这个字,而并 ...

區區於37樓已經自承不懂版本學
足下看來也沒多少研究
顯然大家都不知道王仲犖先生校改此字的理據
然而,中華書局及學界本身,對此並無異議
不材亦自不量力,嘗試「探討」「滎」與「榮」的共同點
足下不同意無妨
只是,除了簡單的否定之外
沒看到提出了甚麼的論據以支持自己的觀點
末了,留下一句:

我也听说这里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死不认错,眼见为实。


足下既已預設立場,到那裡也不會討論出甚麼成果
自可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
回复 举报
2012-6-13 23:38:1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传统云云,先一屁股自坐在伟光正光环下的传统倒是领教了

哪怕考证出荥阳哪个犄角旮旯有“徐荥”这一号地头再往伟光正下凑,那也算师出有名,现下不问青红皂白,先发明出一地名,就敢嘲笑王仲荦无凭无据,也算是奇观。大约是哪儿的“传统”罢

鼓吹曲好歹是诗歌一类,虽不至于往律诗上靠,但把“退徐荣”给替换成“徐荣退”也委实令人叹为观止。这位兄弟别说格律诗,估计古诗也不咋见罢?这平仄替换得前无古人,真难为了。

联军势大,徐荣避其锋芒有啥值得大惊小怪?二万骑是徐荣?阿弥陀佛,人凉州大人胡轸都督带着吕布以下一堆将校,这才凑出五千步骑,在董卓帐下从来没见过多少香火,非凉非并的徐荣同志居然骑兵就带了二万?这是个啥概念?汉末骑兵最盛的公孙瓒,界桥之战排场尽出,步骑之比也不过3:1左右,这徐荣要有两万骑,步卒不得六万朝上?感情徐大将军所部少说也有个八万多!这是个啥概念?反正胡轸、吕布、李傕、郭汜之流正牌打手都得自愧死。这排场栽到酸枣那十几万联军的脑袋上大概还勉强靠谱。

再来看参战汴水之战的联军,曹操、卫兹都是众,也就是步兵,只有鲍勋,有记载众二万,骑七百。想必鲍勋不可能数月时间把七百骑兵搞成二万吧?


”就是步兵?这下俺彻底惊悚了。金城边章、韩遂杀刺史郡守以叛,十馀万——感情这伙凉州贼是一匹马都没您不是刚吹嘘过西北游牧如何如之何么?{:4_103:}

济北相鲍信同时俱起兵,各数万——童鞋,您这不刚给鲍信同志分派了七百骑兵么?

这史料又是“袁曹二公”,又是“兖豫之师”,咋就被选择性过滤剩一鲍信了?顺带把老曹和卫兹众给被步兵了完了又创造发明出一“小村镇徐荥”;P眼见为实,眼见为实;P

回复 举报
2012-6-26 23:04:33

主题

好友

196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赵括重生 于 2012-6-26 23:15 编辑
杨文理 发表于 2012-6-6 22:00
赵兄,名位主要代表资历,与实权不能划等号。李傕、郭汜都是凉州嫡系,且是董卓部下一等一的打手,依为柱 ...


今天第三遍看,终于觉的被说服了
恕俺愚钝{:4_127:}

都督的意思是董卓退回洛阳后,主力皆部署与关右,仅徐荣等别军部署荣阳观望东联
联军瓦解以后,董卓才肆无忌惮的让关右牛辅董越这些主力军团东略
因此李傕郭汜等带兵回长安才能达到十余万之巨


另外一提:
董卓部署于关东的部队并不止徐荣一军(诸中郎将、校尉)
当然徐荣这出是以少胜多没啥疑问,即使获胜,见无机可乘也便见好就收
回复 举报
2012-6-26 23:30:3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赵括重生 发表于 2012-6-26 23:04
今天第三遍看,终于觉的被说服了
恕俺愚钝

大致是这意思。更准确得说,董卓的兵力分布应当以焚弃洛阳为分野。董卓既然焚弃洛阳,意味着关东已成鸡肋之地,关中才是其全力保障之地。能击溃联军自然最好,不能击溃,至少要保住关右老巢。翻翻董卓军在关东的行动,基本可归结为打砸抢烧,基本就是杀人和抢劫两档子事,绝少瞅见董军驻守某某城池,也就洛阳应付了一下。但待到孙坚向关中进攻,立马踢到钉板。

所以老董说修郿坞如何如何,不是简单的梦呓,而是其战略意图的真实表露。在此前提下,胡大都护、吕骑都,乃至将校都督一大堆统领着五千步骑的华丽阵容也就可以理解了。
回复 举报
2012-8-14 02:22:23

主题

好友

112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怯孤眠 于 2012-8-14 02:28 编辑

谁“阵未成”?谁“二万骑”?

杨司令认为[size=3]“阵未成”是指联军方势大,未成阵已吓退徐荣(徐荣示弱以诱联军);二万骑,堑垒平”,可窥联军兵力雄厚”,也指出这是联军的二万骑兵,事件始未应该是“关东联军乘势而进,于荥阳汴水遭遇卓将徐荣。联军自恃势大,径直渡河,背水而阵。徐荣因势利导,示弱诱敌,诓联军大举冒进,疑入伏中,前锋骑兵既溃,全线动摇,徐荣乘势大举反攻。前有强兵,后有大河,联军多头指挥,乌合之众,遂一败涂地,虽至将帅亦不免死伤狼藉。此当为汴水鏊兵之始末

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若“二万骑”属联军(则曲中并不需夸大),并已渡河参加对徐战斗,有“堑垒平”的战绩;联军败退时“前有强兵,后有大河,联军多头指挥,乌合之众,遂一败涂地,虽至将帅亦不免死伤狼藉”怎么史文未提联军其他诸侯的逃兵与逃将?既是“众几倾”、又“一败涂地”,这等损失怎么对联军如何收拾局面只字不提?只提曹操一方的人马要过河逃跑?杨司令估算战前曹操兵应该在两万八千左右,而我们看到战败后曹操“兵少,乃与夏侯惇等诣扬州募兵,刺史陈温、丹杨太守周昕与兵四千余人。还到龙亢,士卒多叛。至铚、建平,复收兵得千余人,进屯河内。(魏书曰:兵谋叛,夜烧太祖帐,太祖手剑杀数十人,余皆披靡,乃得出营;其不叛者五百余人。)可见曹操那两万八千人马或死或亡,所剩无几了。即便史文不提联军其他诸侯损失的情况,如何后文联军其他部队尚余“诸军十馀万” 且“日置酒高会”,这兵数、行为像受了大损失?难道只有曹操覆灭殆尽,别的诸侯损失轻微?曹操指责联军“今兵以义动,持疑不进”,怎么是持疑不进?而不是因败不进或畏惧不进?且事后“荣见操所将兵少,力战尽日,谓酸枣未易攻也,亦引兵还”,评论的战争对象也只有曹操,未提及联军,也佐证对战的另一方似乎只是曹操而不是整个联军。说是联军的“二万骑”我虽不敢反驳,却也觉得说服力不强

若“二万骑”属徐荣(则曲中有夸大可能),则“阵未成”属联军也说不通了。大部队尚未渡河,哪来声势唬人?阵不成还不被徐荣二万骑兵端了。史书介绍联军的情况是:先是绍屯河内,邈、岱、瑁、遗屯酸枣,术屯南阳,伷屯颍川,馥在邺。卓兵强,绍等莫敢先进。等曹操败回酸枣则见“[size=3]诸军十馀万”。联军什么时候集结?被曹操那句:此天亡之时也,一战而天下定矣说服了?董卓军如何回应?董卓军在洛阳这边实行焦土政策原是不跟联军在这地方决战的姿态,亦因时势而变了?这可以说得通为什么徐荣有“二万骑”,可是怎么会给这么多兵徐荣?即使集结也不应该是徐荣将如此数量之兵。我也不同意是徐荣的“二万骑”。[/size]

若“二万骑”属曹操(曲中若夸大则一切皆有可能),既“二万骑”属曹军则“阵不成,退徐荣”亦可以理解了。“戎马伤,六军惊,势不集,众几倾。”一句若解作:曹军戎马伤导致联军六军惊,联军六军惊导致势不集,联军势不集导致曹军众几倾,这因果关系是递进式,合乎文法。“顾中牟,心屏营”这句值得推敲一下,这里“顾”是回头看的意思,“牟”应该通“鍪”,岑牟是古代鼓角吏所戴的帽子也可指代发出指挥命令的地方。“屏营”有两个意思,一是仿偟,一是惶恐。“顾中牟,心屏营”应该译为:回看头敌人击鼓(追击自己),心里感到惶恐;还是应该译成:回看头已方发出命令的地方(联军指挥部?),心里感到仿偟(既疑且怨联军不肯进军?)。看着已方发出命令的地方,怨愤同盟不团结,得出“同联疑,计无成,赖我武皇,万国宁。”也很合理。文学夸张的程度可以是很可怕的。

换个文学的角度评:此曲既是扬武皇,开篇用曹军“戎士愤怒”来表达担君忧民心切反衬“同盟疑”,用曹方“贯甲驰”迅速反衬“势不集”迟缓,曹军与联军鲜明对可以起到扬武皇的目的;夸大军力就是夸大曹军此次战役的影响,亦无不妥;曹操此战失利亦不影响其功绩,无需晦隐。

另:杜莱先生有些文章的观点,我亦不甚赞同。但他“兵”与“众”的说法确是就事论事,古文对“兵”、“众”的使用确有特指与统称的不同习惯,杜莱先生存疑很正常,杨司令应该为他释疑,你写文章不正是要为众人解惑吗?佛度众生,难道众生求佛度?他只是提出这个文字用法问题,并无质疑你文章全局,你不得拿出大家风范来?
回复 举报
2012-8-15 22:03:0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怯孤眠 发表于 2012-8-14 02:22
谁“阵未成”?谁“二万骑”?

杨司令认为]“阵未成”是指联军方势大,未成阵已吓退徐荣(徐荣示弱以诱联 ...

武帝纪单录老曹一家,其余诸侯自然被忽略不计,但查诸别史,开溜抑或开溜不成挂了的还是大有人在:汴水之败,信被疮,韬在陈战亡。(卫兹)合兵三千人,从太祖入荥阳,力战终日,失利,身殁。

史书详细记录参加汴水之战的鲍信、张邈两家,都死伤狼藉,将帅不免,其余可想而知。至于汴水战败后为何酸枣还有十余万人置酒高会,这不难理解,鲍信虽然全军赴难,张邈这样出偏师参战的想必不少,何况还有袁绍河内军垫背,即便汴水全军覆没,也不至于酸枣就没人了,但精锐还能剩多少,那倒是很值得商榷。

至于曹军,无论曹操本人自述,还是曹魏国史,都对汴水之战曹军兵力有明确定调,属于天下皆知的常识,又兼败战,鼓吹完全没必要夸张曹操兵力,何况从五千步骑夸张成二万骑兵的规模,更没有必要把联军战败的责任揽到曹操身上。相反,这笔账算到联军头上,无论从兵力,从情理,都说得过去。

至于联军如何撤退记载阙如,这账目恐怕还得算在曹魏国史的头上,鲍信兄弟、卫兹总算在我大魏供职,留了一笔,至于剩下的那堆,连做背景男的资格都欠奉,何来记载?鲍信脱险过程不明,想必不是借土遁而走
回复 举报
2012-8-16 04:51:05

主题

好友

112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怯孤眠 于 2012-8-21 00:02 编辑

再翻文章介绍兵力的第二部分,查勘各文集,发现渡河联军确实应该是个庞大的数目。杨司令所言,值得检索。

偶翻得一篇旧文,也是讨论这场战役的,挺全面。与诸公共享。
关东州郡起兵讨董卓本末札记古(转自庙杉松巢水鹤)
2011-01-04 13:09

关东州郡起兵讨董卓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因为其拉开了汉末军阀大混战的序幕。前文《且说讨董卓》提到《资治通鉴》将关东讨董卓一事进行了迄今为止最好的整理,但总觉意犹未尽,因为《通鉴》和《通鉴纪事本末》也没有将州郡起兵梳理得全面而细致。现试将散落在《后汉书》《三国志》各纪传及其引注里的讨董卓之本末札记如下,以期可窥关东起兵之全貌。



一、曹操首举义兵
    毫无疑问,首举讨董卓义旗的是曹操,作为从洛阳逃出的“京官”,曹操在陈留郡己吾县组织起来的武装是以家财为经济支柱的私募武装。
◎《魏志·魏武帝纪》:太祖至陈留,散家财,合义兵,将以诛卓。冬十二月,始起兵於己吾,是岁中平六年也。

    以武装来对抗董卓暴政的想法,陈留人卫兹和曹操一拍即合,讨董卓的私募武装,曹操也得到了卫兹的大力赞助,此私募武装的首脑为曹操,辅以卫兹。
◎《魏志·魏武帝纪》:世语曰:陈留孝廉卫兹以家财资太祖,使起兵,众有五千人。

◎《魏志·卫臻传》:父兹,有大节,不应三公之辟。太祖之初至陈留,兹曰:“平天下者,必此人也”太祖亦异之,数诣兹议大事。

◎《魏志·卫臻传》裴注《先贤行状》曰:兹字子许。……董卓作乱,汉室倾荡,太祖到陈留,始与兹相见,遂同盟,计兴武事。兹答曰:“乱生久矣,非兵无以整之。”且言“兵之兴者,自今始矣”。深见废兴,首赞弘谋。

  曹操的起兵时间,如上《魏武帝纪》所记是中平六年十二月。因为曹操是以骁骑校尉的身份逃出洛阳的,这按当时二千石郡守/刺史/国相才为诸侯的惯例,曹操不算是诸侯,因此,正史记载的州郡起兵不是曹操首举义兵的中平六年十二月,而是下文酸枣联军形成的翌年初平元年春正月。


二、酸枣之盟和酸枣联军的形成
◎《后汉书·孝献帝纪》初平元年春正月,山东州郡起兵以讨董卓。

  除去曹操私募武装的首举义兵,二千石郡守/刺史/国相的诸侯起兵是始于广陵郡功曹臧洪这位下层官吏的首倡,臧洪首先向广陵太守张超提案起兵讨董卓,张超赴陈留和其兄陈留太守张邈商议,张邈也表示早有此心,然后联络了其他三路诸侯,在陈留郡酸枣县汇合,初平元年春正月,一共五路诸侯在酸枣形成了讨董卓的酸枣联军。五路诸侯在酸枣汇合后,在臧洪的操槃歃血主持下进行了盟誓。
◎《魏志·臧洪传》董卓杀帝,图危社稷,洪说超曰:“明府历世受恩,兄弟并据大郡,今王室将危,贼臣未枭,此诚天下义烈报恩效命之秋也。今郡境尚全,吏民殷富,若动枹鼓,可得二万人,以此诛除国贼,为天下倡先,义之大者也。”超然其言,与洪西至陈留,见兄邈计事。邈亦素有心,会于酸枣。……致之于刘兗州公山、孔豫州公绪,皆与洪亲善。乃设坛场,方共盟誓,诸州郡更相让,莫敢当,咸共推洪。洪乃升坛操槃歃血而盟

◎《后汉书·臧洪传》

酸枣盟辞

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毒流百姓。大惧沦丧社稷。翦覆四海。兖州刺史岱、豫州刺史伷、陈留太守邈、东郡太守瑁、广陵太守超等,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一力,以致臣节,陨首丧元,必无二志。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宝皆鉴之。

以今日的标准,臧洪应该是个伟大的演说家,他的演说显然是具有非常的感染力:

◎《魏志·臧洪传》洪辞气慷慨,涕泣横下,闻其言者,虽卒伍厮养,莫不激扬,人思致节。
裴松之认为当时诸侯起兵参加盟誓的惟有上述《酸枣盟辞》里提及的五路诸侯。

◎《臧洪传》裴注·臣松之案:于时此盟止有刘岱等五人而已。

另外根据《魏武帝纪》,在陈留己吾首举义兵的曹操以及没有参加酸枣盟誓的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后来也加入了酸枣联军,这就形成的酸枣联军的全部八枝人马,现将全部清单整理如下:

   ※陈留太守张邈
   ※广陵太守张超
   ※兖州太守刘岱
   ※豫州刺史孔伷
   ※东郡太守桥瑁

   ※山阳太守袁遗

   ※济北相鲍信

   ※骁骑校尉曹操

  酸枣联军推袁绍位名义上的盟主,需要提起留意的是,《后汉书》用了“遥推绍为盟主”的措词,这说明袁绍并没有到酸枣与联军汇合。

◎《后汉书·袁绍传》约盟,遥推绍为盟主。绍自号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

    酸枣联军的驻札地点是孔伷驻豫州颍川郡,其余七枝人马全部驻扎在兖州陈留郡酸枣县。以上便是酸枣联军的全貌。

   还有一路是青州刺史焦和也曾起兵。

◎《魏志·臧洪传》注引《九州春秋》:初平中,焦和为青州刺史。是时英雄并起,黄巾寇暴,和务及同盟,俱入京畿,不暇为民保障,引军逾河而西。不过这枝部队的首脑焦和是个只会清谈的糊涂虫,其西进未出青州境内就被黄巾军击溃,“望寇奔走,未尝接风尘交旗鼓也,”所以青州军并未参加过实质性的讨董军事活动。此时的刘备官拜青州平原郡高唐县令,据说也参加了讨董:

◎《蜀志·先主传》注引《英雄记》: 会灵帝崩,天下大乱,备亦起军从讨董卓。

    因此推测刘备从军讨董卓应该是在焦和的这枝青州部队中,其后焦和被黄巾击溃,刘备投靠公孙瓒,这和先主传的正文记述的“为贼所破,往奔中郎将公孙瓚”是吻合的。


三、漳河之盟以及河内联军的形成
  以袁绍为核心的河内联军的形成要略晚于酸枣联军,其原因是冀州刺史韩馥生怕时任渤海太守的袁绍以袁氏的威信号令诸侯,从而威胁自己的地位,在袁绍的起兵上,韩馥不惜百般作梗。清除这一障碍的是参加酸枣之盟的东郡太守桥瑁,他冒以汉三公的名义传檄各州郡,共赴国难讨伐董卓,这样韩馥才不得不听任袁绍起兵。
◎《后汉书·袁绍传》韩馥见人情归绍。忌其得众,恐将图己,常遣从事守绍门,不听发兵。桥瑁乃诈作三公移书,传驿州郡,说董卓罪恶,天子危逼,企望义兵,以释国难。馥于是方听绍举兵。

    袁绍在起兵之后,曾经在漳河之畔举行了漳河之盟。
◎《后汉书"袁绍传》袁绍上书自讼:故遂引会英雄,兴师百万,饮马孟津,歃血漳河。

  时人在试图诋毁文学名著《三国演义》时,总以上文臧洪的酸枣盟誓为依据,称讨董联军的盟誓并非《演义》中所写的袁绍所主持。殊不知酸枣联军和河内联军分别举行了各自的盟誓,酸枣联军的盟誓是由臧洪主持的,而河内联军的盟誓的的确确是由袁绍主持的,现录袁绍漳河盟誓之辞如下,以匡其正:
◎《后汉书"袁绍传》章怀太子注引《献帝春秋》

漳河盟辞

贼臣董卓,承汉室之微,负甲兵之众,陵越帝城,跨蹈王朝,幽鸩太后,戮杀弘农,提挈幼主,越迁秦地,残害朝臣,斩刈忠良,焚烧宫室,蒸乱宫人,发掘陵墓,虐及鬼神过恶蒸皇天,浊秽薰后土。神怨恫,无所凭恃,兆人泣血,无所控告,仁贤之士,痛心疾首,义士奋发,云兴雾合,咸欲奉辞伐罪,躬行天诛。凡我同盟之后,毕力致命以伐凶丑,同奖王室,翼戴天子。有渝此盟,神明是殛,俾坠其师,无克祚国。

  有趣的是,《漳河盟誓》已显露出袁绍的华而不实,作茧自缚的一面,其誓词的辞藻华丽对应《酸枣盟誓》的朴实无华,“同奖王室,翼戴天子。”这一句,更是为袁绍日后欲立刘虞为帝一事,自己发下了“有渝此盟,神明是殛”的诅咒。

  那么,参加漳河盟誓的诸侯有哪几路呢?正史里虽然没有系统的记载,但正史各传给我们留下了些许线索:

◎《后汉书·崔骃列传》钧少交结英豪,有名称,为西河太守。献帝初,钧语袁绍俱起兵山东,董卓以是收(崔)烈付郿狱,锢之锒铛铁锁。

◎《后汉书·袁绍列传》绍与王匡屯河内

◎《魏志·袁绍传》注引《九州春秋》馥遣都督从事赵浮、程奂将强弩万张屯河阳(水鹤按: 河阳县属河内郡) 

  由此得知,冀州牧韩馥虽然自己留守在冀州之邺城,但派出了两位从事率万人部队参加了河内联军。据上述史料,我们可以整理出参加漳河盟誓的河内联军的四路诸侯清单:

   ※渤海太守袁绍

   ※河内太守王匡

   ※西河太守崔钧

   ※冀州牧韩馥之代表冀州从事赵浮、程奂

  河内联军的驻屯地为司隶河内郡。以上便是讨董河内联军的全貌。

  还有一路是在并州征兵的张杨以及南匈奴单于于扶罗也曾加入过河内联军,不过于夫罗其后叛变袁绍,并劫持了张杨,因此张杨所部并未对河内联军有任何实质性的军事贡献:

◎《魏志·张杨传》山东兵起,欲诛卓。袁绍至河内,杨与绍合,复与匈奴单于于夫罗屯漳水。单于欲叛绍,杨不从。单于执杨与俱去,绍使将麴义追击于邺南,破之。



四、鲁阳联军的形成
  鲁阳联军的核心人物是从洛阳逃出的后将军袁术。袁术逃到南阳郡鲁阳县起兵,其时间与酸枣联军的起兵相差无几。但是,袁术同样也是出逃的京官,虽有袁氏的号召力,但是南阳郡尚在太守张咨的控制之下,袁术的鲁阳起兵相信只是拉起旗号与酸枣联军呼应而已,袁术此时孤掌难鸣,既没有强大的军队,也没有实质掌控的地盘。这一局面,直到长沙太守孙坚一路北上,到达鲁阳和袁术会师后才得到改观。孙坚从长沙出发,一路上连杀两位二千石官吏,荆州刺史王叡和南阳太守张咨,最终到达南阳郡鲁阳县,孙坚的到来不仅使南阳联军有了可以独当一面的骁勇战将,也使袁术得以实质性地控制了南阳郡。
◎《吴志·孙破虏传》坚亦举兵。荆州刺史王叡素遇坚无礼,坚过杀之。比至南阳,众数万人。南阳太守张咨闻军至,晏然自若……便牵咨於军门斩之。郡中震栗,无求不获。前到鲁阳,与袁术相见。术表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遂治兵於鲁阳城。

◎《魏志·袁术传》会长沙太守孙坚杀南阳太守张咨,术得据其郡。

  上文里的“术表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小子曾经百思不解,因为豫州刺史是上文提到的参加酸枣联军的孔伷,袁术怎能又表孙坚为豫州刺史?后来恍然悟出,孙坚占领南阳郡后,并没有停留在鲁阳,而是继续进军东北方向,静悄悄地接收了孔伷的豫州,收编了豫州部队,这一移交并非像杀王叡张咨那样的流血事件,小子推测是崇尚清谈的、驻守在酸枣联军大后方颖川的孔伷让贤给孙坚的,所以史家对此事并没有大书特书。孙坚接收豫州在《三国志》《后汉书》中可以找到很多线索:

  孙坚对董卓的作战是率领南阳以及豫州之兵出师的,而且战败被董卓部活捉的有豫州颖川郡太守李旻。

◎《后汉书·董卓传》时长沙太守孙坚亦率豫州诸郡兵讨卓。卓先遣将徐荣、李蒙四出虏掠。荣遇坚于梁,与战、破坚,生禽颍川太守李旻、亨之。

◎《后汉书·袁术传》术又表坚领豫州刺史,使率荆﹑豫之卒,击破董卓于阳人。

   后来讨董军事联盟的彻底破裂的契机,也是袁绍派人袭击了“孙坚的豫州”

◎《后汉书·袁术传》术从兄绍因坚讨卓未反,远,遣其将会稽周昕夺坚豫州。

  由此看出,豫州是在到达鲁阳后的孙坚的控制之下,而且豫州军队也在孙坚的指挥之下。由此,我们可以总结出鲁阳联军的成员名单:

  ※后将军袁术

  ※豫州刺史孙坚

  ※颖川太守李旻

    鲁阳联军的大本营始终设在南阳郡鲁阳县,袁术起兵在此,孙坚从洛阳回师也是回到了鲁阳。以上便是鲁阳联军的全貌。

    另外,也有人认为接替王叡上任的荆州刺史刘表也参加了南阳讨董联军,因为《魏志·刘表传》中有记载:是时山东兵起,表亦合兵军襄阳。其实刘表因其后受盘踞在南阳郡的袁术的压迫而在襄阳合兵的,其目的一是防备袁术南下,二是密切关注关东的时局变化。这并不是参加以参加讨董为目的的举动,有关此事比之陈寿的《刘表传》,范晔《后汉书·刘表传》描述得更加清晰准确:

◎《后汉书·刘表传》表遂理兵襄阳,以观时变。

三路联军,从右至左三个大的蓝色圈依次是:酸枣军,河内军,鲁阳军





五、三路联军同盟不同心
    首先,上文提到的酸枣、河内、鲁阳三路联军从未在一起盟誓过,也从未会师,三路诸侯集结的时间也有差异,三路人马也是各驻一方,只是遥尊袁绍为盟主而已。三路联军各自为战,无独有偶,对董卓的首战三路联军各自均已惨败告终。酸枣军败于汴水    初平元年三月,曹操在说过“举义兵以诛暴乱,大众已合,诸君何疑?”的一番豪言壮语之后,引兵西征,将据成皋。和曹操一起西进的有卫兹以及济北相鲍信,除此之外的诸侯之军则在酸枣按兵不动。进入中牟县之后,日后为曹操屯田立下汉马之功的任峻,别收宗族及宾客家兵数百人(见《魏志·任峻传》),加入了曹操的部伍。在荥阳汴水这枝联军遭遇大败,曹操受箭伤,鲍信受重伤,卫兹和鲍信之弟鲍韬均战死。
◎《魏志·魏武帝纪》到荥阳汴水,遇卓将徐荣,与战不利,士卒死伤甚多。太祖为流矢所中,所乘马被创,从弟洪以马与太祖,得夜遁去。荣见太祖所将兵少,力战尽日,谓酸枣未易攻也,亦引兵还。

◎《魏志·卫臻传》注引《先贤行状》曰:(卫兹)合兵三千人,从太祖入荥阳,力战终日,失利,身殁。

◎《魏志·鲍勋传》注引《魏书》:汴水之败,信被疮,韬在陈战亡。

  首战告负,曹操不愧是个有头脑的军事家战略家,他很快吸取教训,为三路联军制定了统一战略,即三路联军三路合围,从东西两侧分别压迫董卓:

◎《魏武帝纪》因为谋曰:“诸君听吾计,使勃海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酸枣诸将守成皋,据敖仓,塞轘辕、太谷,全制其险;使袁将军率南阳之军军丹、析,入武关,以震三辅:皆高垒深壁,勿与战,益为疑兵,示天下形势,以顺诛逆,可立定也。今兵以义动,持疑而不进,失天下之望,窃为诸君耻之!”邈等不能用。于是,曹操将三路联军协调整合,采取统一军事战略的提案就这样被束之高阁不了了之,三路联军仍然是各行其是。河内军败于孟津

  初平元年五月,河内太守王匡作为河内联军的先锋欲从孟津渡黄河攻击董卓,被董卓所部先发制人,从被背后偷袭,全军覆没。

◎《魏志·董卓传》河内太守王匡,遣泰山兵屯河阳津,将以图卓。卓遣疑兵若将於平阴渡者,潜遣锐众从小平北渡,绕击其后,大破之津北,死者略尽。

鲁阳军败于梁东

  孙坚率领荆豫之兵首次出击,在汴水大败曹操的徐荣,这次又在梁东击溃了鲁阳联军,孙坚只以几十骑突围,颖川太守李旻被俘牺牲。

◎《吴志·孙破虏传》坚移屯梁东,大为卓军所攻,坚与数十骑溃围而出。

◎《后汉书·董卓传》时长沙太守孙坚亦率豫州诸群兵讨卓。卓先遣将徐荣、李蒙四出虏掠。荣遇坚于梁,与战、破坚,生禽颍川太守李旻、亨之。



  其次,讨董联军结盟后不久就产生了裂痕

    起兵之初,因袁氏的声名以及太傅袁隗满门被杀引起的同仇敌忾,袁绍的威信还是很高的。

◎《后汉书·袁绍传》是时,豪杰既多附招,且感其家祸,人思为报,州郡蜂起,莫不以袁氏为名。

    但随着袁绍成了讨董联盟的盟主之后,开始狂傲自大,酸枣军的核心人物张邈正色批判袁绍,袁绍则起了杀张邈之心。
◎《三国志·张邈传》袁绍既为盟主,有骄矜色,邈正议责绍。绍使太祖杀邈,太祖不听,责绍曰:“孟卓,亲友也,是非当容之。今天下未定,不宜自相危也。”

  初平二年正月,袁绍韩馥欲立幽州牧刘虞为帝,已加入河内联军的曹操(见下文酸枣联军的瓦解)表示反对;袁术也因国有长君不利于己而托辞拒绝。
◎《魏武帝纪》注引《魏书》载太祖答绍曰:“董卓之罪,暴于四海,吾等合大众、兴义兵而远近莫不响应,此以义动故也。今幼主微弱,制于奸臣,未有昌邑亡国之衅,而一旦改易,天下其孰安之?诸君北面,我自西向。”

◎《魏志·袁术传》注引《吴书》术答曰:慺慺赤心,志在灭卓,不识其他

    由此种种观之,讨董联军虽然打着同盟的旗号,却鲜有同心同德共诛董卓的决心。


六、酸枣联军的瓦解以及河内联军的消亡
  初平元年三月,在曹操鲍信联军败于汴水后不久,首先集结诸侯讨董的酸枣联军就因粮尽而短命地瓦解了。
◎《魏志·臧洪传》顷之,诸军莫適先进,而食尽众散。

  如前所述,参加酸枣之盟的豫州军被孙坚所吸收,加入了鲁阳联军。曹操在汴水之战后去扬州募兵,随即北渡黄河和鲍信一起加入了袁绍的河内联军。
◎《魏志·魏武帝纪》太祖兵少,乃与夏侯惇等诣扬州募兵……复收兵得千馀人,进屯河内。

   曾经传檄州郡对关东起兵起过推动作用的东郡太守桥瑁被兖州刺史刘岱所杀。



    初平二年,河内联军除了欲立刘虞为帝的政治主张之外,在军事上已经毫无锐意进取之心。同年七月,袁绍巧取冀州,反对袁绍的冀州军事将领或逃亡,或被袁绍授意清洗,河内联军变成了袁绍的一己武装。

◎《后汉书·袁绍传》章怀注引《英雄记》:耿武字文威。闵纯字伯典。后袁绍至,馥从事十人弃馥去,唯恐在后,独武、纯杖刀拒,兵不能禁,绍后令田丰杀此二人

    此时,在鲍信的建议下,曹操由黄河之北的河内再次转战到黄河之南的东郡,正式结束了名存实亡的讨董卓,开始了自己另辟新天地的生涯。
◎《魏志·鲍勋传》注引《魏书》:鲍信言于太祖曰:今绍为盟主,因权专利,将自生乱,是复有一卓也。若抑之,则力不能制,祗以遘难,又何能济?且可规大河之南,以待其变。”

   随着曹操和鲍信的离去,以讨董卓为盟约的河内联军也实质上消亡了



七,孙坚的孤军奋战和最后的慨然涕下
    比之于酸枣联军的短命以及河内联军的无为,孙坚则在诸侯兴义之中表现得最为忠烈。梁东首战大败之后,孙坚旋即整兵再战于阳人,大胜吕布胡轸联军,其后打败董卓的亲征,其后再次击破吕布,占领洛阳,并准备继续向西封堵董卓西逃的归路。
◎《后汉书·董卓传》卓遣将胡轸、吕布攻之,布与轸不相能,军中自惊恐,士卒散乱。坚追击之,轸、布败走。卓遣将李傕诣坚求和,坚拒绝不受,进军大谷,距洛九十里。卓自出与坚战于诸陵墓间,卓败走,漤屯黾池,聚兵于陕。坚进洛阳宣阳城门,更击吕布,布复破走。坚乃埽除宗庙,平塞诸陵,分兵出函谷关,至新安、黾池间,以截卓后。

    孙坚参加的鲁阳联军是唯一一支没有发表讨董盟辞的军队,不过孙坚在上述军事行动中的两篇言辞,其讨董的决意表达得淋漓尽致,可谓在内容上远远胜过酸枣盟辞以及漳河盟辞。

    一是夜驰鲁阳,画地计校指责袁术不应接受谗言而不发粮秣。

◎《吴志·孙破虏传》所以出身不顾,上为国家讨贼,下慰将军家门之私雠。坚与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将军受谮润之言,还相嫌疑!”

  一是拒绝董卓和亲的义正言辞
◎《吴志·孙破虏传》卓逆天无道,荡覆王室,今不夷汝三族,县示四海,则吾死不瞑目,岂将与乃和亲邪?

  就在孙坚准备乘胜追击封堵董卓西逃时,袁绍遣会稽周喁为豫州刺史,来袭取孙坚的后院豫州。孙坚于是被迫放弃对董卓的军事行动,从洛阳回撤到鲁阳,反击袁绍军

◎《吴志·孙破虏传》注引《吴录》:坚慨然叹曰:“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若此,吾当谁与戮力乎!”言发涕下。

  在孙坚的这一慨然涕下之中,酸枣、河内,鲁阳这三路盟军的起兵讨董最终画上了休止符,关东诸侯由此进入了大混战的局面。


八、最后的讨董联军
  在孙坚撤出洛阳之后,还有最后的一支讨董联军悄然出场了,这就是以河南尹朱俊为核心的中牟联军

◎《后汉书·朱俊传》卓后入关,留俊守洛阳。而俊与山东诸将通谋为内应。既而惧为卓所袭,乃弃官奔荆州。卓以弘农杨懿为河南尹,守洛阳。俊闻,复进兵还洛,懿走。俊以河南残破无所资,乃东屯中牟,移书州郡,请师讨卓。

  参加此中牟讨董联军有徐州刺史陶谦,但似乎陶谦本人没有参战,只是派兵加入朱俊联军,其他稍有所给的诸侯史书未记其名。此支中牟联军很快就被李傕、郭汜打败,并未给董卓造成任何威胁

◎《后汉书·朱俊传》徐州刺史陶谦遣精兵三千,余州郡稍有所给,谦乃上俊行车骑将军。董卓闻之,使其将李傕、郭汜等数万人屯河南拒俊。俊逆击,为傕、汜所破。俊自知不敌,留关下不敢复前。

  其后不久,董卓被吕布所杀。



PS:为方便查看,我修改了字体颜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12-8-16 22:53:24

主题

好友

1015

积分

太守

孙坚占领南阳郡后,并没有停留在鲁阳,而是继续进军东北方向,静悄悄地接收了孔伷的豫州,收编了豫州部队,这一移交并非像杀王叡张咨那样的流血事件,小子推测是崇尚清谈的、驻守在酸枣联军大后方颖川的孔伷让贤给孙坚的


哪有这么多让贤阿?孔伷自己挂了,孙坚乘机得到豫州部分控制权而已.
回复 举报
2012-8-18 15:58:07

主题

好友

112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怯孤眠 于 2012-8-18 16:03 编辑

这个是转贴。让贤这一块,我倒是赞同求败兄的意见。我也不认为是孔伷主动让贤的。当时的大形势也没有想到最后会变成逐鹿中原,只是认为国有逆贼而已。官位是帝王家的,纵使私相授受,也没这么容易。

我转这个贴原因有几个:第一,他给的资料比较全,而且比较客观公正,不是胡乱发贴的人。第二,是因为杨司令认为过汴水非独曹一说,他比杨司令更早提出来。
回复 举报
2012-8-19 21:22:5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怯孤眠 发表于 2012-8-18 15:58
这个是转贴。让贤这一块,我倒是赞同求败兄的意见。我也不认为是孔伷主动让贤的。当时的大形势也没有想到 ...

该篇定义汴水之战为“鲍信曹操联军”还是与事实有出入的。按查诸史,仅仅史料有载的参战联军即有:鲍信军、曹操军、张邈军、袁绍军,豫州诸郡兵,简而言之,酸枣(即兖州)、河内(即河北)、豫州三大联军势力军参与了汴水之战,鲍信不过其中一镇,曹操更是偏师,绝非曹、鲍联军可以涵盖。

另外,孔伷时期的豫州势力与兖州势力同进退,如酸枣盟誓一段:兖州刺史刘岱、豫州刺史孔伷、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乔瑁、广陵太守超等,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因此,汴水之战出现了兖豫联军的称谓,但之后的豫州势力显然脱离兖州独立为战,且为袁术、孙坚控制,因此,我非常怀疑孔伷死于汴水之战,因为孔伷战死,豫州群龙无首,遂被收编。
回复 举报
2013-1-7 11:07:11

主题

好友

440

积分

县尉

文理此文,还是有很多商榷之处。先略提几点,有时间专门写一篇。

1、徐荣曾帅数万步骑包围击溃孙坚部。
2、兵众之分,几乎是常识问题。如鲍信5千辆辎重,即使1车1人,单驾驶者就得5千人。
3、魏鼓吹中,视角转换并非战荥阳一篇。
回复 举报
2013-1-9 21:49:1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干涸河流 发表于 2013-1-7 11:07
文理此文,还是有很多商榷之处。先略提几点,有时间专门写一篇。

1、徐荣曾帅数万步骑包围击溃孙坚部。

河流兄少见

对兄的几点,还有商榷之商榷:

其一:徐荣帅数万步骑包围击溃孙坚的问题。

三国志本传压根没提徐荣,而是指明卓军。连老曹倒霉都写明徐荣手笔,这儿没必要瞒过一笔。看后汉纪记载:牛辅遣李傕、郭汜、张济、贾诩出兵击关东,先向孙坚。坚移屯梁东,大为傕等所破。坚率千骑溃围而去。这倒是与三国志相呼应,孙坚是遭遇了董卓军主力一大票,于是乎泛写“卓军”。

其后董卓关门评将,也指出此战是李傕所为,不及徐荣。

再看唯一点了徐荣名的《后汉书》:卓先遣将徐荣、李蒙四出虏掠。荣遇坚于梁,与战,破坚,生禽颍川太守李旻,亨之。

首先,徐荣的功能是四出掳掠,显然不是主力。其次,徐荣与孙坚大战于梁,孙坚被彻底击败于梁东,显然不是一地。结合各书记载,应当是孙坚屯于梁时遭遇徐荣袭击,战败,于是“移屯梁东”,最终遭遇董卓军主力,一败涂地。因此,把账全算在徐荣头上并不合适。

其二,从各史料梳理,能确定参与汴水之战的便有鲍信全师、卫兹三千人、豫州诸郡兵,甚至袁绍部乃至袁本初本人。武帝纪的记载显然不能成立。

其三,结合战荥阳上下文,处处站在盟军视角,且开战时盟军处于攻势,所谓“阵未成,退徐荣”,既然渡河浪战,连阵形都未见整齐,如何出现“堑垒”之类完备工事呢?把主语缺省为盟军,则上下文理解无任何问题。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1-26 09:35 , Processed in 0.05706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