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726|回复: 6

【读史随札】躬破徐方

[复制链接]
2009-4-13 23:01:5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三国志•袁绍传》注引《魏氏春秋》载绍檄州郡文斥曹操曰:士林愤痛,民怨弥重,一夫奋臂,举州同声,故躬破於徐方,地夺於吕布,彷徨东裔,蹈据无所。幕府唯强幹弱枝之义,且不登叛人之党,故复援旌擐甲,席卷赴征,金鼓响震,布众破沮,拯其死亡之患,复其方伯之任,是则幕府无德於兗土之民,而有大造於操也。

陈琳文事自佳,然本篇檄文虽多有夸张之辞,于事实却大体并未虚构,大略因“袁曹一家”,彼此深知底细,过分吹牛亦属无益。细辨此节,吕布夺兖州,袁绍援曹抗吕云云,均有史料为佐,足证非虚,独“躬破于徐方”难考。

按,是役既与“地夺于吕布”并称,足见系指兴平元年夏征陶谦之役。检于诸传,均称曹操初战连胜,陶谦欲弃徐州,避难丹阳云,如此何破之有?然《三国志》叙魏事脱本于曹魏国史,夸胜讳败俯首皆是。如《武帝纪》艳称建安三年征张绣之战曹操设伏兵之功,却杜口不言其后之败。足见诸传不录曹操败绩,不足以否认檄州郡文所言操躬破于徐方。

又按,《郭嘉传》注引《傅子》曰:初,刘备来降,太祖以客礼待之,使为豫州牧。嘉言于太祖曰:“备有雄才而甚得众心。张飞、关羽者,皆万人之敌也,为之死用。”检《先主传》,是刘备为吕布所袭,失徐州,投曹操事。考于此前,曹刘交战仅高唐、徐州二役,刘备均北。高唐之战袁曹合击,且郭嘉并未在军,似不足凭。徐州之战《武帝纪》则记陶谦将曹豹与刘备屯郯东,为曹操击破。就此而言,刘备败军之将,无足挂齿,何至曹营谋臣极言刘备雄才大略,关张万人之敌?更且非一人私论,程昱等所称并然,岂不怪哉?

又《先主传》云:(陶)谦病笃,谓别驾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若刘备仅是败军之将,陶谦何以顾重如此?

由此可见,徐州之战中刘备集团之表现绝非一败涂地,而是足以引起曹操集团之瞩目,可为徐州集团倚为干城。结合袁绍檄州郡文所述,曹操“躬破于徐州”之事,当为刘备军手笔,抑或刘备集团于此出有大力。考诸军事形势,当为吕布袭兖州,曹操自撤军回救,仓促间遭徐州反击事。概因魏史避讳,蜀史不置,以致湮没。
回复 举报
2009-4-14 13:43:51

主题

好友

352

积分

县尉

其实关键还是在“躬破於徐方 地夺於吕布”这句怎么断

杨兄是断成了  时间以及事理上有承接关系的两件事

俺个人比较倾向于这是互文见义,说的同一件事。当然以修辞而言互的不是很规整。

考诸上下文看一下
就上文而言  也可以有不同的解释

一夫奋臂,举州同声 云云  当然是指曹操失兖人心,张邈迎吕布事

按照杨兄的解释,就是:迎吕布——在徐州受到挫折——被端了老窝三件事构成一个时间上的顺承关系,这样自然无不可。

可相对而言 “一夫奋臂,举州同声” 与“躬破於徐方 地夺於吕布” 直接构成顺承关系似是更为合理一些,因为一则张邈迎吕布和吕布夺兖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一件事,二则更重要的,从语文角度来讲这样更漂亮——前后”士林愤痛,民怨弥重“   “一夫奋臂,举州同声”都是在用两个短句说一个内容



而且,后面说的还都是吕布事。

所以俺比较倾向于那两句就是不非常规整的互文见义
回复 举报
2009-4-14 21:06:3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问闲兄:

自是士林愤痛,民怨弥重,一夫奋臂,举州同声,[color="Red"]故躬破於徐方,地夺於吕布,彷徨东裔,蹈据无所。

足见檄文以躬破于徐方,地夺于吕布是曹操在兖州种种不德的结果,是因果关系,而非并列关系,恐未可以上文句式对应下文。

躬破于徐方是指曹操本人在徐州吃败仗,当无疑义,即曹操败北于徐州,兖州为吕布所夺是失人心的结果,以此推导,当指兖州事变导致曹操在徐州失利。这篇檄文基本是按照时序来埋汰老曹。从讨董到入兖,到边让事,到徐州之战兖州事变,因此下文是吕布的勾当也很正常。
回复 举报
2009-4-14 22:12:41

主题

好友

352

积分

县尉

下文也是啊

彷徨东裔,蹈据无所

都是两句一事

陈琳这文  承的是汉赋余绪  重铺陈讲气势

实际上主帖引的整段  除了一些必要的句子成分  完全都是两句一事的铺排。

当然如俺第一个回帖所说 也不能排除他单纯为了好看而故意把顺承关系的三件事写成这样  但是和上下文结合起来看不是很舒服就是了。
回复 举报
2009-4-15 15:29:0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问闲兄:

彷徨东裔,蹈据无所说的是一败一失后的凄惨影响。建安文字是正宗的散文,并无严格的对仗。

综合本句,说的就是原因(兖州同志起义)——结果(徐州吃败仗,吕布抄老巢)——影响(老曹流浪记)。

文选注释这出,同样认定是两事:故躬破于徐方,地夺于吕布,仿徨东裔,蹈据无所。[color="Blue"]魏志曰:陶谦为徐州刺史。太祖征谦,粮少,引军还。又曰:太祖与吕布战于濮阳,太祖军不利。

当然,文选认为躬破于徐方说的是初平四年那出,我以为不确,综合上下文,都说的是兴平元年老曹征徐,陈宫反水的连锁反应嘛。但文选理解此为二事,当无异议。如果要互文,只需躬破于兖方,地夺于吕布,岂不完璧,何必张冠李戴呢?因此,我认为躬破徐方与地夺吕布是两事。

话说建安文章散文体,对仗有一句没一句的,譬如出师表。近来偶愈来愈怀疑骈文是东吴那伙吃饱了整出来的货色:icon04:
回复 举报
2009-4-15 15:51:23

主题

好友

352

积分

县尉

俺大致总结一下俺的观点吧(各说各理放这儿得了)

当然大前提是俺也觉得曹操在进攻徐州时可能受到了来自刘备的挫折

就是首先这是个史料没错 可陈琳写的时候并没有写史者的压力和自觉  也就是说他没义务把边边角角的事情记叙的很完备  上下文都是说吕布——正确地说是说袁绍有为曹操逐吕布的恩德

所以他没必要拉过来一件与主线不相干(至少不很相干)的事情来增加自己行文的压力,同时破坏文章的流畅

因而结合上下文都是一件事(或者一个意思)分成两句话说  以铺叙增强气势的文学手法来看  这句也不例外。

因而“躬破於徐方,地夺於吕布”一句以不甚规整(咱也都知道 当时这玩意都不规整)的互文观之可能比较合适

指的就是曹操本人在徐州的时候,(老窝)被吕布破军夺地,遭受了惨重失败

只是因为这句确实没说到秦时明月汉时关  主人下马客在船那么规矩而让人看了确实别扭(要不别扭咱也不至于盯这句)
回复 举报
2009-4-15 21:00:1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基本观点相同,剩下就一中各表了:)

檄文此段歪歪的中心思想便是:老曹怎么个不是东西,混得怎么惨,俺们袁老咋对丫有再造之恩,换句话说,丫现在咋恩将仇报里外不是人。

因此,综合上下文,这段是曹操劣迹的铺陈,从讨董开始按时间拉清单,于是出现躬破徐方,地夺吕布的记载就不足为奇了,这原本就是前后脚有直接因果关系的事。如果是互文,完全没必要互到徐方去,直书兖州即可,老曹的确在兖州被整得灰头土脸。

文选对史实的解读未必靠谱,但对文字的解读当算权威,又相去不远,因此文选认定为征徐与兖州之变二事,当足为旁证。

说白了陈琳同志就是在报标题为“反革命分子曹操罪恶的一生”的流水账,不过化了个妆而已,要论骂人的文学性和原创性,只怕要让骆宾王同志三分哉:28: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0-29 21:50 , Processed in 0.04933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