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7111|回复: 140

冷眼看瑜策

[复制链接]
2009-3-12 20:18:1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三国志•周瑜传》云:(孙)策与瑜同年,独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通共。瑜从父尚为丹杨太守,瑜往省之。会策将东渡,到历阳,驰书报瑜,瑜将兵迎策。策大喜曰:“吾得卿,谐也。”

想当年瑜策之少年意气,情同手足,乃至雪中送炭,并肩闹革命,可谓时代楷模,兄弟典范,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字诀占了一大半。转眼打完土豪,分完田地,大哥自然忘不了小弟的汗马功劳,又给鼓吹,又治馆舍,好看好吃都齐活了,尚不忘宣示众人:“周公瑾英俊异才,与孤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如前在丹杨,发众及船粮以济大事,论德酬功,此未足以报者也。”——这是我哥们啊,大伙儿记住,这是我哥们!

工资涨了,住房解决了,一路绿灯升职,末了哥们联手端掉庐江,分享战利品还不忘共产共妻一把,惹下段风流韵事供后世小资如苏大胡子辈追捧不已。如此有福共享,估计能让马新贻、张文祥之流肠子都悔青。可惜好景不长,应了天有不测风云的俗套,郭奉孝乌鸦嘴既开,许家客谋刺事顿作,呜呼数日逝升遐去也。

伟大领袖曾经教导: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终究是你们的。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自然理也。但红旗不能倒,江山不能变色,孙伯符自免不了把着亲密战友的手,叮嘱几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云云。然而,这位在病榻前哭天抹泪聆听最高指示的,却是张昭。

史载:策谓昭曰:“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复不克捷,缓步西归,亦无所虑。”

这真是“你办事,我放心”了。但令人疑惑者,当此决定国家命运,权力交替之际,居然疏不如亲,铁哥们周瑜何在?若说周郎外镇,事起仓促,不及奔赴,岂短一纸之令?孙伯符有闲空照镜子自恋,于托孤之际却绝无一词及周瑜,乃至后世罗贯中辈都看不过眼,编排了段“临终遗大事,专意属周郎”出来,真是奇哉怪也。

正所谓种因得果,反而言之,有果必有因。

史载:孙策创业,命昭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升堂拜母,如比肩之旧,文武之事,一以委昭。昭每得北方士大夫书疏,专归美於昭,昭欲嘿而不宣则惧有私,宣之则恐非宜,进退不安。策闻之,欢笑曰:“昔管仲相齐,一则仲父,二则仲父,而桓公为霸者宗。今子布贤,我能用之,其功名独不在我乎!”

明明了了,孙策之世,文武兼管,两道通吃,主子老大他老二,前比管夷吾,后比诸葛亮者,实为张子布,周公瑾辈瞠乎后矣。于是乎,“临终遗大事,专意属张郎”也便顺理成章之至。

以“升堂拜母”为标志,前后两兄弟,末了却是衣不如新,人亦不如新。庙算才能,周公瑾万人之英,日后曹操勒索任子,赖其一言而决,如此柱国之臣,却屈居人下,岂非孙伯符喜新厌旧之至?

非也。

史载:(定吴之役周瑜)从攻横江、当利,皆拔之。乃渡击秣陵,破笮融、薛礼,转下湖孰、江乘,进入曲阿,刘繇奔走,而策之众已数万矣。因谓瑜曰:“吾以此众取吴会平山越已足。卿还镇丹杨。”瑜还。顷之,袁术遣从弟胤代尚为太守,而瑜与尚俱还寿春。术欲以瑜为将,瑜观术终无所成,故求为居巢长,欲假涂东归,术听之。遂自居巢还吴。

足见周瑜参加革命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而是曲曲折折,颇有反复。丹阳向为精兵之地,孙策仰为根本,因此刘繇辈狼奔豕突,形势一片大好之余,命亲密战友周公瑾还镇丹阳,一非过河拆桥,二非对其军事才能表示悲观,而是寄以萧何之任,享受功人待遇。但末了袁术空降从弟袁胤于丹阳,取而代之,却未见周瑜有任何反抗,真是奇哉怪也。须知孙、袁两家貌合神离,扣部曲在前,赖账在后,稍带着玉玺的仇,孙策算盘打得明白,就等日后拉清单,曲意事袁,无非羽翼未丰,借壳上市而已。现下孙伯符拥兵数万,横行江东,已非吴下阿策,虽未与袁术公然破脸,于根本利益却已寸步不让。如袁胤新官上任,坐犹未稳,便遭孙策转了弯的亲戚徐琨一顿板砖拍飞,足见丹阳于孙策之重要。既如此要害,周瑜身负重任,却拱手相让,使袁术得以和平演变,断了兄弟财路,居心何在?即便周瑜并非丹阳正主,系老叔坏事,不得不从,然哥们儿在江东打拼,投靠自有门路,末了却南辕北辙,跑寿春去见即便谈不上反革命头子,亦是大走资派的袁公路,尚要一番忽悠,演出一番东归英雄传,舍近求远,所为何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史实还须史中寻,欲知事件始末,将陈寿春秋笔法还原之余,可见一二。“术欲以瑜为将,瑜观术终无所成,故求为居巢长,欲假涂东归”——分析此节,足见周瑜离袁投孙,系“观术无所成”,袁术不是个料,蹦跶不了几天,这才“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好马偏吃回头草去也。但反而言之,倘若袁术是个人物,“观术当有所成”,周瑜难道还会曲线救国么?再进一步探究,既然离袁投孙是良禽择木而栖,那么此前颇有玩忽职守之嫌的不抵抗而弃丹阳,乃至离孙投袁,而袁术即以重位相酬,其潜台词又为何来?

以当时之势,袁术称霸淮南,不可一世,孙策小本买卖,虽穷人乍富,且不说名义上打着袁字招牌,究竟新店开张,根底非老字号可比。战国之世,朝秦暮楚,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周瑜不能免俗,有寿春之行亦是常情。但既结骨肉之恩,末了却搁不下利害,虽然回来了就是好同志,究竟于义有亏,孙策心中有疙瘩亦不足为奇。因此漂亮话尽说,房子银子尽发,无非君人御下之术,防跳槽的后手,末了中央大权却是敬谢不敏,终孙策之世,周瑜不过边将之任,决策层完全是张昭的市面,这含情脉脉的面纱之后的芥蒂可谓一望可知。孙策生前既然如此,安排身后之事眼底无周郎,可谓一以贯之。

孙策既死,好戏开场,“瑜将兵赴丧,遂留吴,以中护军与长史张昭共掌众事。”赴丧原是常理,要害就在“将兵”。且不诛心这兵临城下是趁火打劫逼宫之举,抑或心忧国事雪中送炭,但其结果是周瑜由地方直入中央,由边将一变为决策者。孙策尸骨未寒,其预设之张昭一元辅政体系于周瑜带兵进京后即告瓦解,在天有灵,笑耶?哭耶?哭笑不得耶?

日后曹操慕才,蒋干来说,然周公瑾今非昔比,已位高权重,遂拿苏秦、张仪开涮一把,宣示一辈子跟着组织走,坚定不移。然想当年袁术伸出的橄榄枝已令周瑜心动不如行动,不必苏、张复生,只怕老同学早来几年,周郎去的就不是寿春,而是许都了。这可真是“时乎时乎,会当有变”,崔季珪诚不我欺。

冷眼旁观瑜策始末,以诚意始,以芥蒂终,假面舞跳得不亦乐乎。孙策固然心胸似嫌狭隘,寻本溯源,仍是周郎舍义而取熊掌之过。但自拉交椅之余,此公于国事可谓兢兢业业,足见其并非司马仲达辈,投大国也好,夺权也罢,图的是能一展长才,书名竹帛,才既得展,二心不生。虽是战国游士遗风,今日职场常见,然一背友于生前,再背于身后,于哥们义气却不能不说遗憾得紧了。
回复 举报
2009-3-13 00:52:06

主题

好友

1481

积分

太守

兵临城下是趁火打劫逼宫之举,抑或心忧国事雪中送炭暂且不谈,俺觉得周瑜将兵赴丧的的暧昧是被孙权的乖觉所化解于无形.末了周瑜之后不大被孙权待见说不定也因此故.
回复 举报
2009-3-13 06:56:37

主题

好友

51

积分

布衣

这观点很新颖。如果论点成立,将破灭多少人的美好幻想啊。

暗里求荣的小心肝周周哦,你如此忍心辜负你滴孙哥哥为哪般?
回复 举报
2009-3-13 09:48:55
不读书的赵括 该用户已被删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9-3-13 09:53:47

主题

好友

3215

积分

刺史

估计此贴会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文理最好做好准备
回复 举报
2009-3-13 23:02:44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Post by 普祥真人
估计此贴会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文理最好做好准备

玉米与布迷基本是一个档次,文理在这儿不用费太大劲,也就是累点手指头.

不过孙策托孤不托周瑜,只怕与担心军中不服也有些关系,周瑜赤壁之战,老军头尚且不服,更何托孤?

孙策在位之际.周瑜的地位较张昭也有些差距.托孤周瑜怕是压不住众将.
回复 举报
2009-3-13 23:39:48

主题

好友

273

积分

县尉

Post by 不读书的赵括
文理大人,
应该再加上周瑜那犯罪的儿子事迹。

本来孙权用程普压制周瑜,不料程普被周瑜的伪装蒙蔽。。。
待到周瑜身死,孙权回想往事还是冒火,正巧周瑜儿子犯罪,孙权岂会放过这等机会~巴不得弄死之以出心头恶气~


周胤犯的錯也不過是至 縱 情 欲
這當然不是什麼好行為
但是嚴重到罪 徒 廬 陵 郡我覺得是過了

孫權都能對性 奢 泰 , 末 年 彌 甚 , 服 物 僭 擬 . 吏 兵 富 者 , 或 殺 取 其 財 物 , 數 不 奉 法的潘璋惜 其 功 而 輒 原 不 問
怎麼就不能看在周瑜的功勞上包容周胤?
周胤沒有潘璋那麼惡劣啊
真是差別待遇

不過或許至 縱 情 欲在那個時代是非常嚴重的錯吧
夏侯楙和郭嘉也犯了類似的錯
結果一個差點被殺
一個被數次檢舉

周瑜人緣真的很好呢
周胤一被處罰
諸葛瑾、步騭、朱然、全琮一票人全為周家打抱不平
而後來的陸遜可沒這等景象......

昭 ﹑ 肅 等 先 出 , 權 獨 與 備 留 語 , 因 言 次 , 歎 瑜 曰 : 「 公 瑾 文 武 籌 略 , 萬 人 之 英 , 顧 其 器 量 廣 大 , [color="Red"]恐 不 久 為 人 臣 耳 . 」

每次看到孫權對劉備說周瑜[color="red"]恐 不 久 為 人 臣 耳就讓我感到不寒而慄
或許像周瑜這樣文 武 籌 略、萬 人 之 英、器 量 廣 大
有人君之才的人
以孫權的為人是絕對無法容忍的呢
如果周瑜活的久一點
能否善終也未可知

但是周瑜的女兒又嫁給了孫權最愛的兒子孫登
成了太子妃
所以實在是很奇怪
孫權到底信不信任周瑜呢?
梟雄的心思可真難猜啊
回复 举报
2009-3-14 01:03:30

主题

好友

665

积分

县令

孙权嫁妹妹就是为了送质,帮儿子讨老婆也无非为了求质罢了
回复 举报
2009-3-14 01:09:26

主题

好友

87

积分

布衣

昭、肃等先出,权独与备留语,因言次,叹瑜曰:“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顾其器量广大,恐不久为人臣耳。”

这恐怕不是孙权说的,而是刘备的话,“瑜威声远著,故曹公、刘备咸欲疑谮之”。不过这句话我也挺疑惑!
回复 举报
2009-3-14 01:42:15

主题

好友

128

积分

亭长

恐怕还是那句老话: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
君王之事,多在难说。
回复 举报
2009-3-14 01:42:51

主题

好友

2237

积分

刺史

Post by 瓔珞
周胤犯的錯也不過是至 縱 情 欲
這當然不是什麼好行為
但是嚴重到罪 徒 廬 陵 郡我覺得是過了

孫權都能對性 奢 泰 , 末 年 彌 甚 , 服 物 僭 擬 . 吏 兵 富 者 , 或 殺 取 其 財 物 , 數 不 奉 法的潘璋惜 其 功 而 輒...

领导用人,笼络是必须的。周瑜功劳第一,后任鲁肃又是他密友,加诸孙权一生都面临东吴本土派问题,不能过分打击外来班底。
但是领导可以笼络,可以联姻,可以拼命表扬。但对于曾经显示可以威胁自己的力量的强人,心里不会没芥蒂。打击下周瑜后人也算报复。
至于潘璋的事情就很好理解了。他立过大功,几乎是在死亡线上救了孙权,他是而且只是斗将,勇悍闻名。他没能力威胁孙权,所以那些“小错误”,孙权自然是装没看见。
周瑜样样都好,但如果让孙权感觉不是完全的忠诚,孙权对于一个有才有能量又不是完全信任的人,难抑那种恐惧,担惊受怕久了,说不好就会发泄出来。
回复 举报
2009-3-14 19:55:0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神勇无敌赵子龙


不过孙策托孤不托周瑜,只怕与担心军中不服也有些关系,周瑜赤壁之战,老军头尚且不服,更何托孤?

孙策在位之际.周瑜的地位较张昭也有些差距.托孤周瑜怕是压不住众将.


孙策虽然没有托孤,但周瑜在其身后仍然争取到了与张昭分而治之的实际托孤大臣的地位,军头们也没闹出什么动静。如果孙策有遗命在前,周瑜的地位会来得更加名正言顺,阻力更小。再说军头里对周瑜不爽的也就程普一个。倘若周瑜军中资历有限,那么张昭?

可见孙策并没有资历方面的顾虑,非不能也,乃不为也。周瑜连个“副之”的地位都没捞到,别有玄机。
回复 举报
2009-3-15 06:11:42

主题

好友

273

积分

县尉

雖然周瑜將 兵 赴 喪
使孫策預設之張昭一元輔政體系瓦解
但也不見東吳有誰對周瑜此作為做什麼批評
亦不知孫權作何感想
是否會耿耿於懷
回复 举报
2009-3-15 11:29:09

主题

好友

4

积分

布衣

呵呵,孙权确实是一直被周瑜的名声压制吧,其实小霸王跟周周算是患难之交,信任自不必说.但是周郎也没卖给孙家,有想法和抱负是本色.孙权的名望连周郎都盖不过.而且周郎的能力又无法让他随心所欲的驾驭.历史上多少功臣良将都被一个功高震主而消灭.周郎总是在柴桑练兵也有躲避孙权的想法吧.给我感觉好象如同姜维屯田的意思.:icon01:
回复 举报
2009-3-15 20:14:13

主题

好友

2237

积分

刺史

Post by 瓔珞
雖然周瑜將 兵 赴 喪
使孫策預設之張昭一元輔政體系瓦解
但也不見東吳有誰對周瑜此作為做什麼批評
亦不知孫權作何感想
是否會耿耿於懷

军头对本土大家族掌权不见的高兴,而孙权对本土大家族也是不爽。自然要玩平衡,周瑜早死,贡献很大而威胁已消,孙权便不清算,否则难免猜忌张昭陆议一样。孙权被评为勾践一流人物,其忍隐可知,虽然猜忌杀戮,却善于另找罪名,虽然口头对周瑜不说什么,可周瑜一死,连部曲都给夺了。
东吴是私兵制,将领的吏士多半世袭,周瑜死后,手下4000多人和4个县的领地都被划给鲁肃,儿子只有领兵千人。全琮还要求让周瑜侄孙为将,其实就是继承老爹的手下千人,孙权还是不肯,理由还是那么美丽,为他好。
周胤事件更显示孙权的打压,夺兵还可以说是为大局,鲁肃又是周瑜好友。但这回呢,且不论周胤犯的是什么罪。孙权可就是不愿意“法外开恩”,你看看为周胤求情的是什么人,诸葛瑾是外来系第一重臣、步骘是本土大族,后来还加上个朱然全综,就是孙权手下排前四名了。前两人求情,孙权扭扭捏捏,俺非常想念周周啊,不饶他儿子是为了磨炼年轻人,等改了就原谅他。后两位一看不对,也上书求情。孙权看看手下四大金刚不知道是不是串通了,只好饶一马,勉强同意。而周胤就在这时候病死,天知道是什么回事。说不定孙权想,我对你们四家伙低头有失面子,我毒杀周胤,既同意你们的要求,又没有违背我个人意志,两全其美。
回复 举报
2009-3-15 21:45:45

主题

好友

743

积分

县令

看来孙权不像以前想像的那样完美呢.
回复 举报
2009-3-16 03:20:44

主题

好友

232

积分

县尉

Post by 侦探
看来孙权不像以前想像的那样完美呢.

老兄,就憑老孫多年也沒進過合淝城這點就該知道他一點都不完美了吧?:surrender
回复 举报
2009-3-17 07:34:36

主题

好友

273

积分

县尉

Post by 侦探
看来孙权不像以前想像的那样完美呢.


偵探兄︰

孫權治下的吳國可是腐敗叢生 惡吏橫行的啊......
這怎麼看都很糟糕吧......

孫權屈身忍辱,任才尚計,有句踐之奇英,人之傑矣.故能自擅江表,成鼎峙之業.[color="Red"]然性多嫌忌,果於殺戮,暨臻末年,彌以滋甚.至于讒說殄行,胤嗣廢斃,豈所謂貽厥孫謀以燕翼子者哉?其後葉陵遲,遂致覆國,未必不由此也
回复 举报
2009-3-17 15:45:08

主题

好友

1389

积分

太守

老杨的分析有些太细了。

瑜观术终无所成,作者的本意是周瑜有知人的一面。当然建安二年袁术一败涂地的说。

丹阳被和平演变,而没有直接和袁术翻脸也说的过去,毕竟建安三年之前袁术的实力还是相当的大。相反,孙策并没有那么强势。

当然,周瑜在其间表现,是身不由己还是另有所图就不好分析了。毕竟牵涉家族命运。另外,孙策任命周瑜守丹阳的意图显然孙策和周瑜应当都是明白的。

周瑜未能托孤,应当是有两个方面。

1,孙策暴毙,的确来不及。
椎几大奋,创皆分裂,其夜卒。

周瑜在外,和吕范程普一样。
作为孙策的主要将领,三人都是中郎将,当然周瑜是中护军,堪称孙策势力的二号人物。
讨江夏,还定豫章、庐陵,留镇巴丘---周瑜
进攻黄祖于沙羡,还镇石城---程普
征江夏,还平鄱阳。---吕范

孙策被刺后,
瑜将兵赴丧,遂留吴,以中护军与长史张昭共掌众事
策薨,与张昭等共辅孙权---程普
策薨,奔丧于吴。后权复征江夏,范与张昭留守。--吕范

而孙权传的记载,待张昭以师傅之礼,而周瑜、程普、吕范等为将率。
似乎周瑜并没有那么大的权限,更多的是中护军的职责。
另外周瑜和孙家的关系也很特殊,多说点话也很正常。


2,周瑜的能力很突出,孙权的地位很尴尬。

如果孙策的儿子大些,说不定就没有孙权什么事,而且老三都比孙权有人望。就当时的形势,江南是否姓孙都存在疑义。
是时惟有会稽、吴郡、丹杨、豫章、庐陵,然深险之地犹未尽从,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宾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为意,未有君臣之固。
周瑜的能力很强,而人缘还贼好。
如果托孤周瑜,孙权的确表现不咋地,有大志的周瑜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取代了,届时周瑜和孙氏宗亲大打出手就热闹了。

忠诚这个东西是个变量,放在军事一把手的身上,就不能打包票了。
孙策托孤周瑜,也必然是辅佐张昭。当张纮回归,地位也在周瑜之上。手握重兵的前朝老臣尾大不掉,孙策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就轮到孙权身上了。老来变态就成了人之常情,同情孙权和陆逊。
回复 举报
2009-3-17 16:32:35

主题

好友

2120

积分

东山高士

热血洒周孙

  
  孙策与周瑜相处名暖实冷,但后世多不奇怪。
  
  明明周瑜往省其从父丹杨太守周尚,而孙策却「复以吴景为丹杨太守」,事实上周瑜「如前在丹杨,发众及船粮以济大事。」结果出人、出船及出粮之辛劳下,丹杨太守职务却反而落到别人家,光是孙策所给予鼓吹,或为治馆舍及莫与为比之赠赐,并不足相提并论。用尽丹杨兵、丹杨船、丹杨粮,却得不到丹杨太守,孙策非为不能指派,既能与刘繇及袁术相争丹杨太守,并且在周瑜出兵协助下夺占丹杨,结果仍能指派其舅吴景,难道「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升堂拜母」也非如何了不起,孙策亦与张昭「升堂拜母,如比肩之旧,文武之事,一以委昭。」还有王晟与孙坚曾「有升堂见妻之分」,虽然孙策为孙坚之子,孙坚之妻不见得为孙策之母,但是论辈份而言,对孙坚升堂见妻即等同对孙策升堂拜母。而且孙策左右应为二张,即除了张昭外还有张纮,「(张)纮与张昭并与参谋,常令一人居守,一人从征讨。」周瑜也许很重要,但不是「还镇丹杨」、「留镇巴丘」、「还备宫亭」即是「领江夏太守」或出「使鄱阳」,偶尔才「从攻横江」、助击笮融、又从攻皖、协破刘勋、共讨麻保、追讨柴桑、参战屠城江夏,中间还有向袁术求官为居巢长,以及「将数百人故过候(鲁)肃,并求资粮」,程度是需索半数,即三千斛米等,一点也看不出孙策重用的表现。想当初,周瑜从送粮沦落到乞米,从投靠丹杨到依往袁术,结伙聚众到陌生人家中要米结亲,这与现在的流氓以认识朋友之理由而骗钱抢夺,实无两样。人死不能复生、粮尽难复再有,周瑜又出兵、又出粮,结果换不到丹杨不提,连常态辅助孙策或守或攻亦无能如愿,偶尔零星从攻或临时参战,结果换来出外索米的下场,这若不是孙策对周瑜的赏赐不够丰富,就是周瑜实在对孙策出粮出太多,以致不敷使用。
  
  周瑜向袁术求官还有学问,不能早知「观(袁)术无所成」,是为眼光短视,既使所择非人,亦应力挽狂拦,事后才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埋怨「扶不起的阿斗」,实在亳无责任感。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事在人为,关羽虽「身在曹营心在汉」,但仍能刺颜良解白马之围,无关于「其心神无久留之意」。周瑜既在袁术治下为居巢长,仓无积粮是否内政治理无方暂且不提,按正常程序应向其主子袁术求援或报告,不过周瑜却选择自行觅食,招揽鲁肃为袁术作事,其「就署东城长」最当初结识的理由还是鲁肃家有米。到这里为止,周瑜仍为袁术麾下居巢长,周瑜与鲁肃两人共同为袁术效力,后来周瑜因交通孙策,从此脱离袁术,而袁术被曹操击溃后,袁术遗族不信任周瑜故不投靠很正常,但是袁术遗族投靠刘勋后,孙策与周瑜却趁刘勋领兵外出时,以两万人「步袭皖城」,抢夺袁术及刘勋妻妾子女及「百工及鼓吹部曲三万余人」,后来的孙权袁夫人就是袁术之女,因为膝下无子,没被孙权册立。当然周瑜没有义务永远效忠袁术,对不起袁术的人也许是孙策及孙权,只是其中周瑜也出了点力而已,虽然袁术曾任用周瑜为地方官员。
  
  「(孙)策临亡,以弟(孙)权托(张)昭,(张)昭率群僚立而辅之。」又孙策谓张昭曰:「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可见孙策原来遗嘱托孤给张昭。但周瑜「将兵赴丧,遂留吴。」本为典型之逼宫,因为情势马上变回周瑜「以中护军与长史张昭共掌众事」,原来孙策只托孤给张昭,没有周瑜,但是周瑜将兵赴丧,而且驻兵于吴后,即能与张昭共掌众事。这与鲁肃当年赠米一样,如果周瑜一个人来要米,对鲁肃不痛不痒,大可不必理会,但是周瑜一但带了数百名群众而来,居巢长手下不必武装到牙齿就很可怕,一言不合会发生什么事不知道,下场不能指望正大光明的单刀会,要是出现万棍齐挥或是百刀千人斩,皆有可能发生。周瑜继成功获得鲁肃无偿赠与三千斛米粮,在孙策卒后又率领军队前来(原文:「将兵」,故知有武装之士兵,除非像宋襄公讲仁义「君子不重伤、不擒二毛、不以阻隘、不鼓不成列」,万一是不拿兵器或是妇孺老弱也有可能,否则士兵一般通指携带兵器而且能作战之军队。)最初,孙策不是立刻暴卒,本在伤重之下交待后事而死,故能交待张昭及孙权,但是周瑜却未能临终前来见孙策最后一面,或许厉兵秣马需要时间,整队集结军队也要时间,准备移防也要时间,放弃原来驻地以及长驻于吴也要时间,有没有见到孙策是一回事,及早抢位占势也许更重要。不管诸多揣测如何,总之周瑜以军队镇守于吴,并且达成向张昭分权之目的,不必太计较周瑜率兵逼宫是否预为发动战争作准备。
  
  既然孙策没有遗言安排部属周瑜,那么周瑜只好以行动向孙策争取权力。孙策及孙权官虽不大,但是手下一堆将军、偏将军,长年没有升迁周瑜,而尽为张昭、张纮及董袭等人逐年加官拜将,这似乎已说明微妙关系。孙策渡江基本为孙策独立完成,周瑜顶多参与零星作战,孙策后期到孙权初嗣,周瑜亦是无计划左打右攻;相对应记载为周瑜在孙策征伐江东六郡的处置为「还镇」或「还备」,没有象样升迁,反而像是犯错被流放徒边,周瑜在孙策卒亡到赤壁战前亦为打打渠帅或攻击江夏,孙权举觞称赞董袭断绁之功,凌统以战功被封为承烈都尉,吕蒙则因战功升为横野中郎将,正史记载讨黄祖有功的人,还有韩当及周泰等人,不过周瑜却无战功。周瑜一定为孙策作了不少事,否则孙策不会屡用不爽,但是孙策的回报却看不出来周瑜有何功劳,若是犯错被罚也不过如此,可惜了周瑜满腔热血。
  
  未识能贤周瑜而不能达周瑜,今日建威中郎将,彷佛往昔居巢长,后来置身孙策,宛如投靠袁术。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0-10-20 10:57 , Processed in 0.05798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