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532|回复: 44

【都督推荐】[读史偶得]为公作佳传——陈寿索米考

[复制链接]
2007-10-8 17:15:2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或云丁仪、丁廙有盛名於魏,寿谓其子曰:“可觅千斛米见与,当为尊公作佳传。”丁不与之,竟不为立传。(《晋书、陈寿传》)

以上晋书史料,就是史学界常为之争论的“陈寿索米”说出处,信之者如刘知己在《史通、曲笔》言陈寿为“记言之奸贼,载笔之凶人,虽肆诸市朝,投畀豺虎可也” 。而亦有不少史家为其辩驳。史家多以《三国志、曹植传》“文帝即王位,诛丁仪、丁廙并其男口”为据。言丁仪、丁廙两家男口为曹丕所杀,力证“丁仪、丁廙其子”为子虚乌有,故此《晋书》不实。

其实不然,即使史书记载杀光一家或者男丁,亦有好几种延续后嗣的例子:

一、找人继嗣

《三国志,王粲传》载:“十二年春,道病卒,时年四十一。粲二子,为魏讽所引,诛。后绝。”同书注引《文章志》曰:太祖时征汉中,闻粲子死,叹曰:“孤若在,不使仲宣无后。”

按此,那么王粲和二丁一样绝后了,其实不然,在《三国志,钟会传》注文如下:

博物记曰:初,王粲与族兄凯俱避地荆州,刘表欲以女妻粲,而嫌其形陋而用率,以凯有风貌,乃以妻凯。凯生业,业即刘表外孙也。蔡邕有书近万卷,末年载数车与粲,粲亡后,相国掾魏讽谋反,粲子与焉,既被诛,邕所与书悉入业。业字长绪,位至谒者仆射。子宏字正宗,司隶校尉。宏,弼之兄也。魏氏春秋曰:文帝既诛粲二子,以业嗣粲。

也就是说同样被曹丕杀绝了的王粲一门,后来以其侄子王业继嗣王粲一支。按当时法律,王业既然继嗣王粲,则算王粲之子。所以王粲并未绝后。同样情况还有曹与夏侯的曹真、夏侯尚两支,当时曹爽兄弟和夏侯玄被司马氏灭三族而绝后,后来却以同族兄弟的孙子继嗣延续香火:

嘉平中,绍功臣世,封真族孙熙为新昌亭侯,邑三百户,以奉真后。(《三国志,曹爽传》)

於是丰、玄、缉、敦、贤等皆夷三族,其馀亲属徙乐浪郡。玄格量弘济,临斩东巿,颜色不变,举动自若,时年四十六。正元中,绍功臣世,封尚从孙本为昌陵亭侯,邑三百户,以奉尚后。(《三国志,夏侯尚传》)

王粲二子因同魏讽谋反姑且不论,连曹爽、夏侯玄这些司马家死敌,尚且能在灭族后以曹真、夏侯尚为开国功臣之缘故重立子嗣,那么同样二丁父亲丁冲亦对曹操起家有大功勋:

父冲,宿与太祖亲善,时随乘舆。见国家未定,乃与太祖书曰:“足下平生常喟然有匡佐之志,今其时矣。”是时张杨適还河内,太祖得其书,乃引军迎天子东诣许,以冲为司隶校尉。后数来过诸将饮,酒美不能止,醉烂肠死。太祖以冲前见开导,常德之。(《三国志,曹植传》注引《魏略》)

故此同样时过境迁之后,魏国重新从丁氏族人找人继嗣二丁也是正常。

二、当时或者事先逃出

王凌字彦云,太原祁人也。叔父允,为汉司徒,诛董卓。卓将李傕、郭汜等为卓报仇,入长安,杀允,尽害其家。凌及兄晨,时年皆少,逾城得脱,亡命归乡里。(《三国志,王凌传》)

俭子甸为治书侍御史,先时知俭谋将发,私出将家属逃走新安灵山上。别攻下之,夷俭三族。(《三国志,毌丘俭传》)同书注引《世语》:俭初起兵,遣子宗四人入吴。太康中,吴平,宗兄弟皆还中国。宗字子仁,有俭风,至零陵太守。宗子奥,巴东监军、益州刺史。

王凌逃出,史称王允被李傕、郭汜“尽害其家”,毌丘宗四个南走吴国,史书却书“夷俭三族”。可见即使史书说灭门、灭族,也不代表真的杀个精光,一个不留。毌丘俭身为淮南三叛之一,和司马氏可谓死敌,到日后吴国灭亡后,留在东吴的四个儿子也没被斩草除根,而是被委以刺史太守之要职。同样如果二丁之子当时逃亡吴蜀,即使日后蜀吴灭亡,早已当权的司马氏连毌丘俭之子都不算账,那更没义务为曹丕收拾烂摊子了。

三、遗腹子

吴王将许之,伍子胥谏曰:“昔有过氏杀斟灌以伐斟寻,灭夏后帝相。帝相之妃后缗方娠,逃於有仍而生少康。少康为有仍牧正。“(《史记》)

又如北齐高纬杀弟高俨,高俨当时不足二十,竟然留下遗腹子四人(倒是被斩草除根了)。所以《晋书,陈寿传》那位被陈寿索米的仁兄,也有可能是二丁嫡嫡亲亲的正牌儿子。

故此从以上三种情况可以得知,即使出现《三国志》里“诛其男口”的记载,也不代表真的绝后了,一样可以有子嗣延续香火家门。所以以二丁无子否认陈寿索米一说是没有根据的。

而史料考证讲究孤证不足,陈寿索米一说也非《晋书》一家之言,至少还有两条史料可以证明此说成立:

虬以史官密书善恶,未足惩劝,乃上疏曰:“…….而汉、魏已还,密为记注,徒闻后世,无益当时。非所谓将顺其美,匡救其恶者。且著述之人,密书纵能直笔,人莫知之。何止物生横议,亦自异端互起。故班固致受金之名,陈寿有求米之论。”(《北史,柳虬传》)

陈寿将为国志,谓丁梁州曰:“ 若可觅千斛米见借 当为尊公作佳传。”丁不与米,遂以无传。(《艺文类聚》注引《语林》)

从《语林》中“陈寿将为国志,谓丁梁州”之“丁梁州”可以知道在东晋时候索米对象是梁州刺史丁某,而并未写明其是否为二丁之子。所以这丁梁州究竟是二丁后嗣还是另一丁家尚待考证。可柳虬为北魏西魏时人,《语林》为东晋裴启所做,可以知道陈寿索米一说在唐代之前的两晋南北朝已经是满街传诵了。另又看陈寿所著《三国志》,“为人尊公作佳传”倒是真不少,比如他和杜预交情非浅,就把杜预爷爷杜畿一传写得花团锦绣,这倒也罢。但有的佳传甚至写到颠倒黑白的地步了。下面略举数例:

一、州南与吴接,逵明斥候,缮甲兵,为守战之备,贼不敢犯。外修军旅,内治民事,遏鄢、汝,造新陂,又断山溜长谿水,造小弋阳陂,又通运渠二百馀里,所谓贾侯渠者也。黄初中,与诸将并征吴,破吕范於洞浦,进封阳里亭侯,加建威将军。(《贾逵传》)

所谓“明斥候,缮甲兵,为守战之备,贼不敢犯”听着是好,贾逵任豫州刺史是在曹丕延康元年南征之后,当时孙权再度称臣纳贡,到黄初“破吕范於洞浦”前,孙权应付刘备尚且来不及,那有闲心去招惹曹丕。况且豫州虽然和东吴接壤,可是纵观当时东吴北出,不是西攻荆州襄樊,就是东打扬州合肥,罕有打豫州算盘的。此当是贾逵之子贾充当时权倾朝野,陈寿自然不敢得罪的结果。

二、《三国志、吴书、孙破虏讨逆传》云孙坚初讨黄巾——“汉遣车骑将军皇甫嵩、中郎将硃俊将兵讨击之。俊表请坚为佐军司马,乡里少年随在下邳者皆原从。坚又募诸商旅及淮、泗精兵,合千许人,与俊并力奋击,所向无前”。而实际情况却在这段下的裴松之注文里:

吴书曰:坚乘胜深入,於西华失利。坚被创堕马,卧草中。军众分散,不知坚所在。坚所骑骢马驰还营,踣地呼鸣,将士随马於草中得坚。坚还营十数日,创少愈,乃复出战。

原来所谓的“所向无前”是中计败仗,孙坚自己被打成重伤,钻在草里,连动都动不了。撰写《吴书》的韦昭,表面记载了开国天子有百灵相助,但是记录下这段“骢马救主”的同时也保留了孙坚被黄巾打到草里的丑事。最后韦昭因《吴书》为孙皓所杀,然这段记载却流传至今,足以让世人知道陈寿是为孙坚作了佳传。

三、徐晃字公明,河东杨人也。为郡吏,从车骑将军杨奉讨贼有功,拜骑都尉。李傕、郭汜之乱长安也,晃说奉,令与天子还洛阳,奉从其计。(《徐晃传》)

单从文字上看,徐晃为郡吏,跟随“车骑将军”这样的高官讨伐贼寇有功,还真是光宗耀祖、功勋显赫!!其实这个佳传作得也太假了:

1,车骑将军:

其实只要看看《三国志》其他关于杨奉的记载,还真要笑出来,杨奉虽然当过车骑将军,可魏国官方记载一贯把其当贼寇处理。而徐晃当时跟随的杨奉还根本不是车骑将军,只是李傕部下一校尉,陈寿自己在《三国志》各书其他传记里提到杨奉,那怕是其当了车骑将军后,也不会把车骑将军加在杨奉名字前。也就是《徐晃传》出现“车骑将军杨奉”六字,完全是为徐晃鼓吹。

2,为郡吏:

《三国志,张燕传》注引《九州春秋》曰:张角之反也,黑山、白波、黄龙、左校、牛角、五鹿、羝根、苦蝤、刘石、平汉、大洪、司隶、缘城、罗市、雷公、浮云、飞燕、白爵、杨凤、于毒等各起兵,大者二三万,小者不减数千。灵帝不能讨,乃遣使拜杨凤为黑山校尉,领诸山贼,得举孝廉计吏。后遂弥漫,不可复数。

上面那位被招安当了黑山校尉的杨凤就是后来的车骑将军杨奉,而当时由于汉朝拿他们无可奈何,只好授予官位,同时给了他们举荐孝廉、任命计吏的权利。魏国张辽、乐进、于禁、张颌、徐晃五子虽为名将,但均出身低微,故并为一传。所以徐晃这个郡吏根本就是黑山贼委的郡吏,和正规地方征聘的郡吏是两码事。也难怪在日后襄樊之战里徐晃第一次都督诸将,却被诸将呵斥,想必是因为出身为贼,更为大家看不起的缘故:

关羽围征南将军曹仁於樊。俨以议郎参仁军事南行,平寇将军徐晃俱前。既到,羽围仁遂坚,馀救兵未到。晃所督不足解围,而诸将呵责晃促救。

3,讨贼有功,拜骑都尉

这个功劳是追随杨奉立的,而当时杨奉为李傕部下,李傕、郭汜所谓讨贼就是攻克长安,杀了王允,在这场战事里,三公九卿、朝堂百官被杀得人头滚滚。还真不知道徐晃的有功是手刃了那位公卿,打败了那路王师。

明明是从贼抗拒天师、杀戮大臣,这里却成了“讨贼有功”。这倒是实实在在“为公作佳传”,写贾逵是怕得罪贾充,可是徐晃一武夫耳,子孙又不当权,陈寿如此黑的写成白的,恐怕是收了润笔之米了!!!

另外又如张辽传言“太祖破吕布於下邳,辽将其众降”,真正情况是曹操自家在《檄吴部曲将校文》里说了:

吕布作乱,师临下邳,张辽侯成,率众出降。

术亦不能救。布虽骁猛,然无谋而多猜忌,不能制御其党,但信诸将。诸将各异意自疑,故每战多败。太祖堑围之三月,上下离心,其将侯成、宋宪、魏续缚陈宫,将其众降。(《三国志,吕布传》)

也就是说吕布还没完蛋,张辽就和侯成等一起一索子绑了陈宫出去投降了。而不是什么等到吕布完蛋才投降。

又蜀汉张翼一生无甚大功,大过倒有也却能里传,和张翼同为左右车骑将军的廖化,陈寿并未为之立传,只附于《张翼传》之末。廖化曾击败魏国名将郭淮,此战战绩斐然:

九月,蜀阴平太守廖惇(即廖化)反,攻守善羌侯宕蕈营。雍州刺史郭淮遣广魏太守王赟、南安太守游奕将兵讨惇。淮上书:“赟、奕等分兵夹山东西,围落贼表,破在旦夕。”帝曰:“兵势恶离。”促诏淮敕奕诸别营非要处者,还令据便地。诏敕未到,奕军为惇所破;赟为流矢所中死。(《三国志,明帝纪》注引《魏书》)

而以上战绩无论《郭淮传》,还是《张翼传附廖化》和《三国志》其他纪传都一句不提。如此天下功劳,不书一笔,实为罕见。要不是王沈写《魏书》为体现曹睿料事如神,恐怕廖化真要沦为“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不名誉评语里了,真天可怜见了。

故此以上种种,更可见陈寿史德虽未至刘知己所说“记言之奸贼,载笔之凶人,虽肆诸市朝,投畀豺虎可也”,但离“有米黑白颠倒,无米是非不分”亦不远也!!!


参考书目——《三国志》、《晋书》、《北史》、《史记》、《裴子语林》等。
回复 举报
2007-10-8 17:46:41

主题

好友

1655

积分

太守

也就是说吕布还没完蛋,张辽就和侯成等一起一索子绑了陈宫出去投降了。而不是什么等到吕布完蛋才投降。

管兄,此段有无复证?若属实,可是爆大料。
但见此文乃陈琳所作。此子文风一向夸张,什么“伏尸千万,流血漂橹”,恐怕其中一半乃是曹军伤亡吧。
檄文以势取胜,真实性比不得正式记载。
“吕布作乱,师临下邳,张辽侯成,率众出降。”此段当待考。
回复 举报
2007-10-8 17:55:4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马兄,

此段虽然无复证,但是那是老曹自家公示天下檄文,除了张辽、侯成出降外,还记载了一堆:

昔袁术僭逆,王诛将加,则庐江太守刘勋先举其郡,还归国家。吕布作乱,师临下邳,张辽侯成,率众出降,还讨眭固,薛洪樛尚,开城就化。官渡之役,则张郃高奂举事立功。後讨袁尚,则都督将军马延、故豫州刺史阴夔、射声校尉郭昭临阵来降。围守邺城,则将军苏游反为内应,审配兄子开门入兵。既诛袁谭,则幽州大将焦触攻逐袁熙,举事来服。凡此之辈数百人,皆忠壮果烈,有智有仁,悉与丞相参图画策,折冲讨难,芟敌搴旗,静安海内,岂轻举措也哉!

陈琳文风什么时候一向夸张了:icon04: ,兄台看看这堆投降的里有那个是瞎掰,要知道檄文里面固然为自家造势时候得多喊两声,可是一但涉及时事,如果瞎掰,很容易穿帮的。况且闲着没事捏造张辽开门投降,张辽要是没干,那就是栽赃诬陷了。以张辽的脾气,还不立马剁了陈琳??:cold:
回复 举报
2007-10-8 18:23:45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管兄:在下有些许不同意见。

后汉书:
冬十月戊戌,郭汜使其将伍习夜烧所幸学舍,逼胁乘舆。[color="Red"]杨定、杨奉与郭汜战,破之。壬寅,幸华阴,露次道南。是夜,有赤气贯紫宫。张济复反,与李傕、郭汜合。
十一月庚午,李傕、郭汜等追乘舆,战于东涧,王师败绩,杀光禄勋邓泉、卫尉士孙瑞、廷尉宣播、大长秋苗祀、步兵校尉魏桀、侍中朱展、射声校尉沮俊。壬申,幸曹阳,露次田中。[color="red"]杨奉、董承引白波帅胡才、李乐、韩暹及匈奴左贤王去卑,率师奉迎,与李傕等战,破之。
十二月庚辰,车驾乃进。李傕等复来追战,王师大败,杀掠宫人,少府田芬、大司农张义等皆战殁。进幸陕,夜度河。乙亥,幸安邑。

徐晃随杨奉有功,应该是指这块。

PS,今日有点事,呆回去后,仔细读读兄之大作,再来请教。
回复 举报
2007-10-8 18:34:3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子龙兄,

徐晃字公明,河东杨人也。为郡吏,从车骑将军杨奉讨贼有功,拜骑都尉。李傕、郭汜之乱长安也,晃说奉,令与天子还洛阳,奉从其计。

徐晃传明书,徐晃的功是在李大司马、郭大将军内讧前面。您所举的这两史料,长安已经被烧成白地了。
回复 举报
2007-10-8 19:00:26

主题

好友

1655

积分

太守

  管兄此文乃是檄文,耀武扬威攻心劝降为主,自然有许多艺术加工。且吕反张降乃是顺应王道,放现在就是觉悟性高。

  且后文还有“凡此之辈数百人,皆忠壮果烈,有智有仁,悉与丞相参图画策,折冲讨难,芟敌搴旗,静安海内,岂轻举措也哉!诚乃天启其心,计深虑远,审邪正之津,明可否之分,勇不虚死,节不苟立,屈伸变化,唯道所存,故乃建丘山之功,享不訾之禄,朝为仇虏,夕为上将,所谓临难知变,转祸为福者也。”,正是陈琳怕吹牛过头,连送高帽补救。

  劝降是本文主旨。孙权看了无论是哈哈一笑还是惊出冷汗,亦不会将此放在心上。

  另收集文风夸张如下:

  马超战交战最初情况:
  魏志武帝纪:公自潼关北渡,未济,超赴船急战。校尉丁斐因放牛马以饵贼,贼乱取牛马,公乃得渡。
  此文:元戎启行,[color="blue"]未鼓而破。
  明显胡扯。

  袁术寿春战情况:
  魏志武帝纪:袁术自败於陈,稍困,袁谭自青州遣迎之。术欲从下邳北过,公遣刘备、硃灵要之。[color="Blue"]会术病死。(略)庐江太守刘勋率众降,封为列侯。
  此文:昔袁术僭逆,王诛将加,则庐江太守刘勋[color="Blue"]先举其郡,还归国家。
  时间顺序不对,和张辽出城说异曲同工。

  吕布下沛战情况:
  魏志张乐于张徐传:太祖破吕布於下邳,辽将其众降,拜中郎将
  此文:师临下邳,张辽侯成,率众出降
  时序不对。

  袁绍官渡战情况:
  魏志武帝纪:公击淳于琼,留曹洪守。绍使张郃、高览攻曹洪。[color="blue"]郃等闻琼破,遂来降。
  此文:官渡之役,则张郃高奂举事立功。
  说得好似官渡之战两者受感召反戈为功。

  几个例子中便有如此出入,真实性可见一斑。
  另:文是好文,夸张亦有。
回复 举报
2007-10-8 19:28:4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马兄,

即使官方说觉悟高,如果吕布死后张辽投降,那是正常,如果吕布活着出降,那就放古代在大众舆论里就是卖主求荣,乡誉品藻可都不会有好话了。

元戎启行,未鼓而破。是形容战役很快结束,的确老曹收复关中打得蛮快的。

而刘勋那出,请注意先举其郡,还归国家,当时袁术一建号,孙策等就和他划清界限。刘勋应该也是马上表态。这就是还归国家。但是还是地方军阀,直到后来刘勋被孙策端了庐江,才北投曹操,那个是庐江郡早姓孙了,那还什么举郡还国家,所以这个是说袁术建号时候,刘勋和孙策一样脱离袁术。

最后张颌、高览的“官渡之役,则张郃高奂举事立功”,更家没什么瞎掰了,史实就是这两位举事啊。举事有很多可能,不代表举事就是受感召啊。

只是陈寿同样在张颌传为张颌说了好话,说是袁绍大溃后才投降,实际是他们投降导致袁绍军连锁反应:

乃使张郃、高览攻曹洪。郃等闻琼破,遂来降。绍众大溃,绍及谭弃军走,渡河。

臣松之案武纪及袁绍传并云袁绍使张郃、高览攻太祖营,郃等闻淳于琼破,遂来降,绍众於是大溃。是则缘郃等降而后绍军坏也。至如此传,为绍军先溃,惧郭图之谮,然后归太祖,为参错不同矣。

最后张辽是和侯成放一起的,历史上侯成的确这么干了,按时序就是侯成先出降,吕布后完蛋,和陈琳檄文正好一样。所以除非先否定了侯成,那才能说张辽无事。陈琳也不会闲着没事给张辽栽这么个赃。

再看后汉书:

布怒曰:“布禁酒而卿等酝酿,为欲因酒共谋布邪?”成忿惧,乃与诸将共执陈宫、高顺,率其觽降。布与麾下登白门楼。

最后吕布只剩下自己的麾下,也就是亲兵部曲了,张辽应该就在“共执陈宫、高顺”的诸将里。
回复 举报
2007-10-8 19:59:15

主题

好友

1655

积分

太守

管兄:
还有以下问题请教:

1。在下认为:“元戎启行,[color="Blue"]未鼓而破”乃是形容战况一路顺利。若有所波折恐怕当不得此言。

2。庐江太守刘勋初始便反对袁术称帝先举其郡还归国家一文,何处有载?

3。张合一事,在下读书不细,便改之。

4。张辽一事,后汉书一文“麾下”词仍有异议:我认为麾下便泛指部下,并不存亲兵义。
 侯等投降自然不是部下,被抓亦无法登楼。张辽到底何方,不明也。
 例:广廉,得赏赐辄分其麾下,饮食与士共之。

 另文中有意省略许多过程,而是转写“师临城下”,敌将便降,其实之前早已发生无数事情。
回复 举报
2007-10-8 20:33:4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马兄,

1,就整个战况来说,的确当得一路顺利,除了渡河之战外,曹操此战比他一生别的大仗都顺利多了。况且渡河那出曹操虽遭惊险,可是军队没有什么损失,完成了既定战略。而“未鼓而破”是表示没有经过恶战获得胜利。

2,刘勋三国志无传,但是当时袁术一建号,墙倒众人推,刘勋要是还跟着袁皇帝,那才叫找死。看看下面:

而士卒冻馁,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术前为吕布所破,后为太祖所败,奔其部曲雷薄、陈兰于灊山,复为所拒,忧惧不知所出。(《袁术传》)

而刘勋当时实力比孙策都狠:

时勋兵强于江、淮之间。孙策恶之,遣使卑辞厚币,以书说勋曰:“上缭宗民,数欺下国.......(《刘晔传》)

如果刘勋当时还忠于袁术,要是庐江这么大地盘还是他的,袁术会惶惶然去投靠两山贼吗???

3,麾下是指本部兵马,张辽当时中郎将、鲁相,可不是什么麾下级别。况且后汉书已经明说高顺、陈宫被绑、绑他们的是侯成、诸将,《三国志》则说“布与其麾下登白门楼”,都挑明了是“其”麾下,也就是直属部曲。再看下面:

布谓太祖曰:“布待诸将厚也,诸将临急叛布耳。”太祖曰:“卿背妻,爱诸将妇,何以为厚?”布默然。

一个皆字已经表明吕布诸将全伙投降了。史书明文侯成、宋宪、魏续三个是因为老酒出事,其余诸将里不少是色上问题,还真难说张辽他夫人是不是诸将妇里一个。:cold:
回复 举报
2007-10-8 20:47:25

主题

好友

1655

积分

太守

1。感谢管兄作答。

2。刘勋一事,感觉还是无直接证据显示刘直接和袁划清界限。刘不表态度亦为可能之一。按管兄说法,若同样刘同样选择与袁对立,则袁术残部为何不投更加强势的刘勋而投孙策呢?我认为正是刘态度不明造成的后果。刘半道击溃那些残部,亦可能因此理由。

3。麾下指本部兵马一义出自何典?另外若按檄文写的张辽为首,三国志忽略因为是陈寿说张辽好话,而为何后汉书亦忽略?难道范晔亦受张文远后人之米?管兄立论张辽出城,需要正面资料,一个“众将”还是不足以说明张辽定在诸将之内啊。

另存一异。
管兄言:如果上司活着出降,那就放古代在大众舆论里就是卖主求荣,乡誉品藻可都不会有好话了。

难道这些檄文中被提名表扬的边都是卖主求荣之辈?陈琳浩荡雄文却会让孙家将领知道万不可主在降敌——犯如此常识错误,文章一出,不说效果如何,笑果肯定不错。:surrender
回复 举报
2007-10-8 21:39:59

主题

好友

408

积分

县尉

1、王桀例:“以业嗣粲”之说仅见于魏氏春秋,真伪难定。且王粲二子被诛之时曹操尚在,而曹丕又与王粲亦情为莫逆,故而指子为嗣之事或能有之。丁氏则不然,丁冲于曹操入洛事上虽有功勋,然不过于荀、董,且二丁被诛之时,曹操已死,曹丕与丁冲又未有深交(丁冲亡年曹丕尚幼),由上,曹丕恐不会为丁冲指子为嗣。明帝承父之志,亦不当有此举,其后诸魏帝则事已久远,恐不会有人旧事重提。                                                           
夏侯尚例:“封尚从孙本为昌陵亭侯,邑三百户,以奉尚后”肯定不是司马氏的主意,应是出于高贵乡公
的坚持。这应是高贵乡公不满司马氏专政所作抗争的一种表现形式。

2、王凌例:王凌能逃出生天与当时的乱世背景以及李、郭等人的控制范围有限有关。而曹丕即位之时,上述前提皆已不复存在。
毋丘俭例:毋丘俭早有兴兵之心,亦做好事不谐之预备,才会遣子入吴。二丁是否事先就知道自家男丁会被诛尽?且若二丁若在曹丕即位前就将儿子送至吴蜀,岂非是授人以柄自领死罪?

3、遗腹子:倒不是没有可能。可惜,这只是一种猜测。
再者,少康能存于世是因为其母逃出了险境,而二丁遗孀是否有此机会?即便二丁有遗腹子产于世,焉知曹丕不会斩草除根?
回复 举报
2007-10-8 22:32:2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落寞兄,

1,《魏氏春秋》真伪难定,那我也可以说《三国志》真伪难定那。丁冲虽然和曹丕没交情,可是别忘了二丁和夏侯尚等交情非浅,曹丕当时杀二丁时候没坐稳脚跟, 当然要杀人立威,事过境迁之后,明帝什么时候会承父之志(别忘了他老妈怎么死的),况且即使曹丕时候允许继嗣都不希奇,更别说以后了。

曹髦能坚持出什么来??别忘了曹爽、夏侯玄两个都重新立嗣的。当时司马家把持朝政,曹髦可别指望有什么威权。

2,王凌当时是逃出长安,那时候长安完全在李郭控制下。二丁在邺城被一下抓了,可是老家在沛国,当时曹操新死,兵士哗变,天下动荡,沛国离东吴贼近,要跑路还不方便??

而二丁在曹丕登位后也应该知道要遭殃,事先为子孙留后路亦不希奇。

3,曹丕杀的二丁家族当时男丁,本不包括遗腹子,而当时生下来都可以隐匿的,况且不到几月,曹丕禅让,大赦天下,自然也赦免了。

最后,在下举此三例就是证明一下族灭也未必杀光,故此以诛其男口来判断丁家绝嗣是不行的。
回复 举报
2007-10-8 22:34:0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怀疑晋书自说自话把《语林》所云“丁梁州”的老子给按到了名人丁仪、丁廙头上。这种张冠李戴考据粗糙的毛病晋书亦非仅见。
回复 举报
2007-10-8 23:02:5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马杨米斯莫
1。感谢管兄作答。

2。刘勋一事,感觉还是无直接证据显示刘直接和袁划清界限。刘不表态度亦为可能之一。按管兄说法,若同样刘同样选择与袁对立,则袁术残部为何不投更加强势的刘勋而投孙策呢?我认为正是刘态度不明造成的后果。刘半道击溃那些残部,亦可能因此理由。

3。麾下指本部兵马一义出自何典?另外若按檄文...


马兄,

2。刘勋一事,感觉还是无直接证据显示刘直接和袁划清界限。刘不表态度亦为可能之一。按管兄说法,若同样刘同样选择与袁对立,则袁术残部为何不投更加强势的刘勋而投孙策呢?我认为正是刘态度不明造成的后果。刘半道击溃那些残部,亦可能因此理由。

吕布、孙策当时都表态了,刘勋因为没传记,故此史无明文,但是当时形势,除非刘勋脑子进水,才会附逆。而袁术不去庐江去嵩山,正好证明刘勋早就不是袁术手下了,要不袁术干吗不去兵强马壮的庐江??

袁术残部不投靠刘勋,正是因为刘勋当时已经算效忠中央了,去了岂不被一索子捆了送许都斩首??而孙策和刘勋不同,虽然表面和老曹联姻,实际上已经是和老曹处于敌对状态了。

当时淮南刘晔杀郑宝后当时就是扛出老曹号令,其后把其部曲带到庐江交给刘勋,可见刘勋和老曹是一路的,而郑宝却是要把部下百姓南卷到孙策那去。从此也可以看出孙策、曹操、刘勋的关系。


3。麾下指本部兵马一义出自何典?另外若按檄文写的张辽为首,三国志忽略因为是陈寿说张辽好话,而为何后汉书亦忽略?难道范晔亦受张文远后人之米?管兄立论张辽出城,需要正面资料,一个“众将”还是不足以说明张辽定在诸将之内啊。

这里先说侯成和诸将,然后说明吕布只剩“自己的”麾下,这个麾下当然是指本部亲兵部曲,别忘了吕布自己都承认诸将皆叛我了,别说张辽不是诸将里的。:icon14:

不是我立论张辽出城,只是史书已经记载了,《三国志》不是忽略张辽,而是把张辽写成吕布完蛋后投降,而范晔已经明写张辽在内了,看下面黑体字,不就包括了。

布怒曰:“布禁酒而卿等酝酿,为欲因酒共谋布邪?”成忿惧,乃与诸将共执陈宫、高顺,率其觽降。

另存一异。
管兄言:如果上司活着出降,那就放古代在大众舆论里就是卖主求荣,乡誉品藻可都不会有好话了。

难道这些檄文中被提名表扬的边都是卖主求荣之辈?陈琳浩荡雄文却会让孙家将领知道万不可主在降敌——犯如此常识错误,文章一出,不说效果如何,笑果肯定不错。


早说了檄文的官方宣传,当然希望孙家诸将踊跃投降,在下早说过舆论有官方和大众啊,而且往往日后,官方舆论都打死鼓吹忠义的。要不看看下面这段:

熙、尚为其将焦触、张南所攻,奔辽西乌丸。触自号幽州刺史,驱率诸郡太守令长,背袁向曹,陈兵数万,杀白马盟,令曰:“违命者斩!”众莫敢语,各以次歃。至别驾韩珩,曰:“吾受袁公父子厚恩,今其破亡,智不能救,勇不能死,於义阙矣;若乃北面於曹氏,所弗能为也。”(《三国志》)

  袁谭既死,弟熙、尚为其将焦触、张南所攻,奔辽西乌桓。触自号幽州刺史,陈兵数万,杀白马盟曰:“违命者斩。”各以次歃,至别驾代郡韩珩,曰:“吾受袁公子厚恩,今其破亡,智不能救,勇不能死,北面曹氏,所不能为也。”一坐为珩失色。触曰:“举大事,当立大义,事之济否,不待一人。可卒珩志,以厉事君。”曹操闻珩节,甚高之,屡辟不至。(《英雄记》)

那位焦触也是在檄文上提名表扬的,可是那位不肯投降的韩珩却在《三国志》、《后汉书》等史册流芳了。《英雄记》更是当时王粲所做,也大肆褒奖。可见当时对于投降和守节的怎么评价了。

而且陈琳 檄文里那几位投降的主,大概张辽、侯成是性质最恶劣的一例,毕竟绑了陈宫、高顺自家人出来,把吕布逼上楼的就他一家,其他张颌、高览还没把自家人逮了,把主子逼上楼,而薛洪、樛尚是在主子死了后才投降。
回复 举报
2007-10-9 08:41:15

主题

好友

17

积分

布衣

昔袁术僭逆,王诛将加,则庐江太守刘勋先举其郡,还归国家。

抓个小虫:袁术翘了以后,刘勋没看好庐江。准备打别人,反而被孙策抄了老窝。打不过孙策就跑到黄祖那里求救,得了五千射船,还是被打溃了。走投无路才带着残兵败将投奔曹操的。大概本意也是想让曹操像刘表那样借自己一些军队去跟孙策讨回公道,谁知反被曹操笑纳了残余力量。从此以后,史书上不再见有大将刘勋的记载。(如果谁看见了告诉我一声。)
我有个朋友,声称对女生的态度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从曹操的性格来看他很有可能使这种人。至于什么“率其郡归还国家“,可以当作是一阵臭气。散了就散了,别当真。
回复 举报
2007-10-9 09:23:35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虬以史官密书善恶,未足惩劝,乃上疏曰:“…….而汉、魏已还,密为记注,徒闻后世,无益当时。非所谓将顺其美,匡救其恶者。[color="Red"]且著述之人,密书纵能直笔,人莫知之。何止物生横议,亦自异端互起。[color="Red"]故班固致受金之名,陈寿有求米之论。”(《北史,柳虬传》)
这里是说,就算直笔也可能会物生横议异端互起,所以班固致受金之名,陈寿有求米之论,柳虬显然不以班固受金,陈寿求米为确信之论。

徐晃、孙坚等事未必是刻意美化,毕竟年代相去甚远,陈寿一时疏于考证也不足为奇。

张翼家处于犍为武阳人,是本土人氏,廖化是荆州外来人,为张翼作传而不为廖化列传,这个应该是陈寿个人倾向作祟。
不过宗预同样是外来人,官位不如廖化,或许与廖化亲近诸葛瞻有关吧?毕竟陈寿与诸葛瞻有隙。
时都护诸葛瞻初统朝事,廖化过预,欲与预共诣瞻许。预曰:“吾等年逾七十,所窃已过,但少一死耳,何求於年少辈而屑屑造门邪?”遂不往。
回复 举报
2007-10-9 11:59:12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Post by 辽东管宁
子龙兄,

徐晃字公明,河东杨人也。为郡吏,从车骑将军杨奉讨贼有功,拜骑都尉。李傕、郭汜之乱长安也,晃说奉,令与天子还洛阳,奉从其计。

徐晃传明书,徐晃的功是在李大司马、郭大将军内讧前面。您所举的这两史料,长安已经被烧成白地了。

管兄,陈寿在文中美言几句,这是有的,但史料相左,或有脱露,本属常事,即便太史公复生,此事亦不能免,实不能因此而言陈寿史德有亏。

徐晃之事,从车骑将军杨奉破贼有功,并不是说,陈寿表明,当时他跟的杨奉就是车骑将军,就如关张跟随先主,难道说当时刘备就是“先主”了?更何况从杨奉有功这一句,本就是对徐晃跟随杨奉事迹的概述,并不表示,一定就在李郭乱长安之前,而之后,之所以指明,有可能是此事陈寿知之甚详,且是徐晃主功。

退一步讲,倘陈寿真是为徐晃专美,大可在我所举的史料中做文章,这样,一笔带过,又有佐证,还不漏痕迹,没必要跑到徐晃大杀王师里进行脱胎换骨,这样则很容易让人授人以柄,再退一步讲,如果陈寿真是如此,我看更应该理解为曲笔,而不应是专美。

另外,杨奉之事,陈寿本就考证不详,错录本在常理之中。

请看:

《三国志 先主传》:先主与术相持经月,吕布乘虚袭下邳。下邳守将曹豹反,间迎布。布虏先主妻子,先主转军海西。杨奉、韩暹寇徐、扬间,先主邀击,尽斩之。先主求和於吕布,布其妻子。先主遣关羽守下邳。先主还小沛,复合兵得万馀人。吕布恶之,自出兵攻先主,先主败走归曹公。曹公厚遇之,以为豫州牧。将至沛收散卒,给其军粮,益与兵使东击布。布遣高顺攻之,曹公遣夏侯惇往,不能救,为顺所败,复虏先主妻子送布。

这里的先后顺序是这样的。刘备与袁术开战---吕布袭取下邳---刘备杀杨奉、韩暹---刘备向吕布求和,吕布同意---刘备屯小沛---吕布击败刘备,刘备投奔曹操---曹操资助刘备---吕布再次攻击刘备---曹操遣夏侯惇相助,被击败;

《三国志 吕布传》:备东击术,布袭取下邳,备还归布。布遣备屯小沛。布自称徐州刺史。术遣将纪灵等步骑三万攻备,备求救于布。布诸将谓布曰:“将军常欲杀备,今可假手於术。”布曰:“不然。术若破备,则北连太山诸将,吾为在术围中,不得不救也。”便严步兵千、骑二百,驰往赴备。灵等闻布至,皆敛兵不敢复攻。布於沛西南一里安屯,遣铃下请灵等,灵等亦请布共饮食。布谓灵等曰:“玄德,布弟也。弟为诸君所困,故来救之。布性不喜合斗,但喜解斗耳。”布令门候于营门中举一只戟,布言:“诸君观布射戟小支,一发中者诸君当解去,不中可留决斗。”布举弓射戟,正中小支。诸将皆惊,言“将军天威也”!明日复欢会,然后各罢。术欲结布为援,乃为子索布女,布许之。术遣使韩胤以僭号议告布,并求迎妇。沛相陈珪恐术、布成婚,则徐、扬合从,将为国难,於是往说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辅赞国政,威灵命世,将征四海,将军宜与协同策谋,图太山之安。今与术结婚,受天下不义之名,必有累卵之危。”布亦怨术初不己受也,女已在涂,追还绝婚,械送韩胤,枭首许市。珪欲使子登诣太祖,布不肯遣。会使者至,拜布左将军。布大喜,即听登往,并令奉章谢恩。登见太祖,因陈布勇而无计,轻於去就,宜早图之。太祖曰:“布,狼子野心,诚难久养,非卿莫能究其情也。”即增珪秩中二千石,拜登广陵太守。临别,太祖执登手曰:“东方之事,便以相付。”令登阴合部众以为内应。始,布因登求徐州牧,登还,布怒,拔戟斫几曰:“卿父劝吾协同曹公,绝婚公路;今吾所求无一获,而卿父子并显重,为卿所卖耳!卿为吾言,其说云何?”登不为动容,徐喻之曰;“登见曹公言:‘待将军譬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将噬人。’公曰:‘不如卿言也。譬如养鹰,饥则为用,饱则扬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术怒,与韩暹、杨奉等连势,遣大将张勋攻布。布谓珪曰:“今致术军,卿之由也,为之奈何?”珪曰:“暹、奉与术,卒合之军耳,策谋不素定,不能相维持,子登策之,比之连鸡,势不俱栖,可解离也。”布用珪策,遣人说暹、奉,使与己并力共击术军,军资所有,悉许暹、奉。於是暹、奉从之,勋大破败。

这里的先后顺序是这样的。吕布袭取下邳---刘备向吕布求和,吕布同意---刘备屯小沛---吕布与袁术结盟---吕布与袁术破盟---袁术与杨奉、韩暹联手攻打吕布---吕布采用陈珪计策,策反杨奉、韩暹,打败袁术;

这么一来,发现杨奉、韩暹被杀的时间有很大问题,按《先主传》,他二人是在刘备被吕布袭取徐州后至刘备向吕布求和前被杀掉的,但在《吕布传》中,吕布在与刘备和解之后,袁术还与他二人联手攻打吕布。

陈寿连杨奉死的时间,都不能确定,关于徐晃期间事迹出些错实属正常。

另外,按管兄您的逻辑,以下几条史料,难道可以这样理解?

1、灵帝末,黄巾起,州郡各举义兵,先主率其属从校尉邹靖讨黄巾贼有功,除安喜尉。㈠
㈠典略曰:平原刘子平知备有武勇,时张纯反叛,青州被诏,遣从事将兵讨纯,过平原,子平荐备於从事,遂与相随,遇贼於野,备中创阳死,贼去后,故人以车载之,得免。后以军功,为中山安喜尉。

2、先主还小沛,㈠复合兵得万余人。

㈠英雄记曰:备军在广陵,饥饿困踧,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穷饿侵逼,欲还小沛,遂使吏请降布。布令备还州,并势击术。具刺史车马童仆,发遣备妻子部曲家属於泗水上,祖道相乐。

3、权遣使云欲共取蜀,或以为宜报听许,吴终不能越荆有蜀,蜀地可为己有。荆州主簿殷观进曰:“若为吴先驱,进未能克蜀,退为吴所乘,即事去矣。今但可然赞其伐蜀,而自说新据诸郡,未可兴动,吴必不敢越我而独取蜀。如此进退之计,可以收吴、蜀之利。”先主从之,权果辍计。迁观为别驾从事。㈢

㈢献帝春秋曰:孙权欲与备共取蜀,遣使报备曰:“米贼张鲁居王巴、汉,为曹操耳目,规图益州。刘璋不武,不能自守。若操得蜀,则荆州危矣。今欲先攻取璋,进讨张鲁,首尾相连,一统吴、楚,虽有十操,无所忧也。”备欲自图蜀,拒答不听,曰:“益州民富强,土地险阻,刘璋虽弱,足以自守。张鲁虚伪,未必尽忠於操。今暴师於蜀、汉,转运於万里,欲使战克攻取,举不失利,此吴起不能定其规,孙武不能善其事也。曹操虽有无君之心,而有奉主之名,议者见操失利於赤壁,谓其力屈,无复远志也。今操三分天下已有其二,将欲饮马於沧海,观兵於吴会,何肯守此坐须老乎?今同盟无故自相攻伐,借枢於操,使敌承其隙,非长计也。”权不听,遣孙瑜率水军住夏口。备不听军过,谓瑜曰:“汝欲取蜀,吾当被发入山,不失信於天下也。”使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备自住孱陵。权知备意,因召瑜还。


1、刘备战败佯死,陈寿不录,2、刘备在广陵,都到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的地步了,陈寿也不录,莫非陈寿收了刘家的润笔之米?3、刘备是对孙权明说,不能打刘璋,且派兵阻挡,这才令孙权罢手,而陈寿写的却是刘备用殷观之计,令孙权中计,放弃了攻打刘璋的念头,莫非也是陈寿收了殷家的润笔之米?
回复 举报
2007-10-9 13:31:1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鹤唳九州
昔袁术僭逆,王诛将加,则庐江太守刘勋先举其郡,还归国家。

抓个小虫:袁术翘了以后,刘勋没看好庐江。准备打别人,反而被孙策抄了老窝。打不过孙策就跑到黄祖那里求救,得了五千射船,还是被打溃了。走投无路才带着残兵败将投奔曹操的。大概本意也是想让曹操像刘表那样借自己一些军队去跟孙策讨回公道,谁知反被曹操笑...


九州兄,

刘勋这个性质就和下面孙策一样:

时袁术僭号,策以书责而绝之。曹公表策为讨逆将军,封为吴侯。(《孙策传》)

孙策当时也举江东还归国家,捞了将军和县侯。只是刘勋和老曹关系倒是很好,在老曹手下刘勋当时和曹洪并列为亲贵,权势很大,只是最后不知道怎么得罪老曹被剁了。
回复 举报
2007-10-9 13:42:3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冒牌
虬以史官密书善恶,未足惩劝,乃上疏曰:“…….而汉、魏已还,密为记注,徒闻后世,无益当时。非所谓将顺其美,匡救其恶者。[color="Red"]且著述之人,密书纵能直笔,人莫知之。何止物生横议,亦自异端互起。[color="Red"]故[...


冒牌兄,

汉、魏已还,密为记注,徒闻后世,无益当时。非所谓将顺其美,匡救其恶者。且著述之人,密书纵能直笔,人莫知之。何止物生横议,亦自异端互起。

这里不光说直笔,而且还是说正因为偷偷写,不传当代只传后世,才造成异端互起。其实这么说已经在损陈寿非直笔了,因为陈寿不是什么“密为记注,徒闻后世”,而是当时写就公行天下了。

张辽、徐晃两个传记不象是疏于考证的结果,张辽对士大夫一向不客气,
将军张辽与其护军武周有隙。辽见刺史温恢求请质,质辞以疾。辽出谓质曰:“仆委意於君,何以相辜如此?”质曰:“古人之交也,取多知其不贪,奔北知其不怯,闻流言而不信,故可终也。武伯南身为雅士,往者将军称之不容於口,今以睚眦之恨,乃成嫌隙。睚,五卖反。眦,士卖反。况质才薄,岂能终好?是以不原也。”辽感言,复与周平。(《胡质传》)

看看臧霸因为善待武周就被陈寿褒扬一番,可见陈寿却在张辽本传不书上事,是很给面子了:

沛国武周为下邳令,霸敬异周,身诣令舍。部从事总詷不法,周得其罪,便收考竟,霸益以善周。(《臧霸传》)

至于徐晃传,只要看破天荒的把杨奉名字前加个车骑将军,就明白陈寿的用意了。:glare:
回复 举报
2007-10-9 14:28:3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神勇无敌赵子龙
管兄,陈寿在文中美言几句,这是有的,但史料相左,或有脱露,本属常事,即便太史公复生,此事亦不能免,实不能因此而言陈寿史德有亏。

徐晃之事,从车骑将军杨奉破贼有功,并不是说,陈寿表明,当时他跟的杨奉就是车骑将军,就如关张跟随先主,难道说当时刘备就是“先主”了?更何况从杨奉有功这一句,本就是对徐晃跟随...


子龙兄,

问题在于不是美言,而是黑的说成白的了。

杨奉不是曹操、刘备,更不是夏侯敦、陆逊,看看陈寿在其他传记对杨奉的记载,可有称呼车骑将军的???就差直接喊贼了,而唯独这次为了徐晃,就大书车骑将军四字,其用意还不是给徐晃贴金。至于那个时间点,“为郡吏,从车骑将军杨奉讨贼有功,拜骑都尉”,已经明书是为郡吏时候的,再看看下面:

李傕、郭汜之乱长安也,晃说奉,令与天子还洛阳,奉从其计。天子渡河至安邑,封晃都亭侯。

这个功劳完全是长安烧成白地前得的,在其后保护献帝东归途中,另外封了都亭侯,本来还想给徐晃留点面子,现在索性一起捅出来吧,就是这个都亭侯都大有猫腻,还是徐晃传:

又与史涣击袁绍运车於故市,功最多,封都亭侯。

既然已经是都亭侯,为什么又封了一次,难道前面献帝封的作废,貌似没这例子。原因在下面:

魏书曰:乘舆时居棘篱中,门户无关闭。天子与群臣会,兵士伏篱上观,互相镇压以为笑。诸将专权,或擅笞杀尚书。司隶校尉出入,民兵抵掷之。诸将或遣婢诣省閤,或自赍酒啖,过天子饮,侍中不通,喧呼骂詈,遂不能止。又竞表拜诸营壁民为部曲,求其礼遗。医师、走卒,皆为校尉,御史刻印不供,乃以锥画,示有文字,或不时得也

按《后汉书》记载,献帝要到洛阳后,才正式封了东归中有功之人十三人为侯,《后汉纪》有详细名单:

封衛將軍董承、輔國將軍伏完、侍中丁沖、种輯、尚書僕射鍾繇、尚書郭浦、御史中丞董芬、彭城相劉艾、左馮翊韓斌、東郡太守楊眾、議郎羅邵四、伏德、趙蕤為列侯,賞有功也。

徐晃那个刻印不供,乃以锥画的看来到此早就作废了。

陈寿写错时间的确常有,但也要对证才能,当时《三国志》不是一本书,是三本书,一本一本写,所以容易出错。

而《徐晃传》前后时间清清楚楚,杨奉为李郭部下时候,徐晃封骑都尉,护送献帝到安邑封候。如果兄弟能拿出[color="Red"]象证明杨奉死年那样的史料证明时间有误,那倒可以,不然我是否可以把张辽、乐进、于禁等封官时间全部否定???反正都只有一地方写啊。

最后关于兄台举出的例子,要注意一点,我举的孙坚例子是陈寿把打败写成了大胜,而您举的例:

1,灵帝末,黄巾起,州郡各举义兵,先主率其属从校尉邹靖讨黄巾贼有功,除安喜尉。㈠
㈠典略曰:平原刘子平知备有武勇,时张纯反叛,青州被诏,遣从事将兵讨纯,过平原,子平荐备於从事,遂与相随,遇贼於野,备中创阳死,贼去后,故人以车载之,得免。后以军功,为中山安喜尉。


刘备战败装死,那是打张纯,貌似和上面的讨黄巾是两码事吧,陈寿写孙坚是颠倒黑白,而写刘备书其讨黄巾,不书讨张纯,这很正常,不可能把一个人所有事迹全部写上。

吃人一样,不录是一回事,瞎写又是一回事啊。

最后那个,是两条史料完全不同,看你采信那个的问题,《献帝春秋》里有个大大破绽:

使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备自住孱陵。

1,要防备孙权从下游杀来,战线当然在孱陵线的公安,吃饱了把张飞放后面三峡口秭归干吗???这 不是分散兵力??

2,诸葛亮据南郡和关羽的江陵更是重叠,三个县里突然冒出南郡一个郡,更是不对。

3,按布防,张飞、诸葛亮、关羽全部在后面,刘备自己一个在前面独当前线,难道是自信爆棚??

所以陈寿没采信《献帝春秋》而是采信殷观献言之说,这 不是什么收米问题啊。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7-30 12:05 , Processed in 0.11244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