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990|回复: 31

【都督推荐】再论瓦口张飞战张郃

[复制链接]
2007-9-18 01:39:29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不想,这里竟已成一面倒的局势了。
也罢,既然反方已经退场,在下这第三种人只好不自量力,跳出来螳臂挡车了。
然而今宵守及各位武评家们与在下的写作目的毕竟不同,各位着力于排座定次,小可只想评武。而,各位从整体着眼进行评价的角度与在下割裂前后单看一仗的切入点又有不同。
但无论如何,为了不让今宵守专美于前,在下只得絮絮叨叨地把已经来回说过好几遍的已经发霉的陈旧观点再次重复,甚至原文引述了此前回帖里的大量内容,罪过啊罪过。惟希望能不失公允而已。

那么,列位先生请了。

交战是双方的事。目前已陈述过的事实所能证明的是:张飞的确拖得起,他没有非速胜张郃不可的必要。若想再进一步,就此证明其从对阵伊始,主观上便已抱定恰当控制局面,故意拖延时间,以配合三路夺寨计划的宗旨,则尚有两个具体问题待解决。
其一曰:张郃为什么会如此配合张飞的拖延计划,而不是选择在第一时间退回宕渠寨中重新固守。
其二曰:张飞这么做是否必须。即:要想达成既有把握又可以保证取得最佳战果的目标,除了拖住张郃,是否别无他法。
当然,还有很多其它派生问题,不过,最主要的是说通上述这两点。

关于张郃中伏后为什么不走的问题,今宵守认为有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
主观因素:张郃此来乃主动寻衅,已在曹洪面前夸了海口,立下军令,必不甘于被动防守,定然要找机会破敌。当他发现中计之后,仍心存翻盘侥幸,寄希望于预伏的后手,即蒙头、荡石二寨军,能及时赶来,夹击张飞,反败为胜。故而张郃于后手效果未明的情况下,选择了原地待援,意图一逞。
客观因素:张飞率部拦住去路,阻止了张郃军的撤退。由于张飞采取了恰当的控制,张郃能否脱身,主动权不掌握在他自己手中,而是取决于张飞什么时候想放他走。更有甚者,即使张郃心生突围之念,张飞依然可以再纠缠他一段时间以保证己方另两路军能够顺利完成既定的目标任务。
不妨细审之。

很显然,如果张飞真的具备今宵守所述的强大纠缠力,竟能将一门心思想要夺路而走的张郃继续牢牢牵制,或者不如说是吸附更为恰当,在自己身边,则,他大可不必那么客气地在达成自己的最佳目标,夺取对方三寨之后放张郃败走。他完全可以继续纠缠下去,一直拖到魏雷二将引军赶来,把张郃团团围住,一举将其斩杀或者生擒,锦上添花,岂不美哉。又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大发慈悲,网开一面,放张郃的生呢。答案是:其实他做不到。
请看:
“两军摆开,张飞出马,单搦张郃。郃挺枪纵马而出。相交战到二十余合,郃后军大乱。原来望见背后山中有蜀兵旗旙,郃知便退。”
“郃知便退”,此处的张郃退得何其干净利索,哪有半点张飞想拖就能拖得住的苗头。
还有:
“郃与死战百十余合,山上火起,已被张飞后军夺了寨栅。张郃败走。张飞赶了一程,回守宕渠三寨。”
足见,张郃一旦想走,张飞非但纠缠不住,阻拦不了,连赶都赶不上。
事实证明,只要张郃想跑,他随时都能跑掉,根本不必事先征得张飞将军的同意。照此看来,彼时彼地是战是走的主动权似乎完全掌握在张郃的手里,何来“如果不是张飞纠缠,张郃早就跑了”一说。

张郃冲进飞寨,直入中军,收获意外礼物草人一个,然后被张飞截断归途,他应该可以由此判断出,张飞费了那么多心思设局,目的就是想把自己从寨中给诓出来收拾掉。那么此时此刻的他,会认为自己的后手效果未明么。正好相反,张郃应该非常清楚,他的后手,他的左右援,现在的处境只怕是大大的不妙。
1、他是临时决定下山劫寨,张飞并不知道他到底哪天会来,甚至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来,所以,作为张飞来说,必定是作好了每天晚上都打埋伏的准备,夜夜在此守侯,专等自己入瓮。早来早中计,晚来晚中计,反正是一来就中计。
既如此,蒙头、荡石二军理应早在对方的计算之中。特别是在吃过一回“荡石、蒙头两寨兵出,杀败雷铜”的亏以后,见识了“击其中则首尾并至”厉害的张飞断不可能不对这两枝军马严加防范。
2、今宵守认为张郃投放兵力的次序是先由宕渠军展开攻击,然后蒙头、荡石二军再分头下山侧击飞军左右翼,担任宕渠军的后援。
然细观其安排:
“传令今夜下山劫飞寨,令蒙头、荡石二寨军皆出劫寨,为左右援。”
如果蒙头、荡石军真的是比宕渠军晚很久才投入战斗,则充其量只是“为左右援”,而无法称之为“皆出劫寨”了。安排给此二军的任务既同为劫寨,则,是三路进兵,合围张飞也好;是三路分别攻击飞左中右军使不能相顾也罢,张郃所要求的是三路齐到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
齐到齐到,为何不到。
没有齐到也就罢了,为什么在他与张飞大战三五十合以后,这左右援仍然是一枝都没露面。
三五十合有多久。张飞战马超,酣战二百余合,从午后杀至挑灯,按此推算,三五十合耗时一个小时左右总是要的。到了这个时候,本该齐到的两寨军马还没出现,一定是出了状况。不说是凶多吉少,至少也应该陷入苦战了。
3、事实上,他非但没有见到己方援军的踪影,连对方的雷铜、魏延也没有见到。这两个家伙当然不会是在守寨,因为他老兄自己现下正被堵在张飞的大寨之中;也看不出他俩有夹击自己的企图,都过去一个小时了,要夹这也夹得忒慢了吧,爬都该爬到了啊。那么,如果不是在当啦啦队,则此二人很可能是被张飞派去伏击/拦截另二寨的兵马了。

张郃下山之前的确以为出现了主动攻击张飞的机会不假。但当他发现这个机会是陷阱,进而发现另二寨的人马很有可能与自己这路一样已经中计,至少也是遭遇阻击,之后,很难相信他还有继续同张飞纠缠下去的心思。张飞也许想纠缠张郃,张郃却未必肯被纠缠,只要他不肯接受张飞的纠缠,随时都可以抽身而走。
因此,发现中计后的张郃,只要有可能安然回去守寨,他的第一选择一定是迅速退回宕渠寨中凭借有利地形再次据险死守,而非苦待什么后手援军。而他为什么会舍弃这貌似最为合理的应对措施,转而死战待援,就是值得探讨的地方。——这里想重申的是,张郃的确是在等援军,尤其是在打了三五十合,援军还没有来的情况下,仍不肯夺路而走,还在苦苦支撑。这恰恰是最令人费解的地方。
惟一可能的解释是:不是张郃不想退,而是他不能退。

如果说劫寨前张郃的目标是大败张飞,则中计后的目标已降低为尽可能地减少损失。最大的损失莫过于三寨失守、次之才是人马损折。——这就是说,张郃当时所处的局面很可能是:一旦他夺路败退回寨,张飞随后掩杀,他将无法继续守住营寨。惟如此尴尬,他才宁可死战亦不肯退走。
今宵守认为趁势夺寨说无法成立。然而,察张飞拦住去路,如果张郃径直逃回营寨,有这么几个可能性不得不防:
1、张飞率部紧紧尾随张郃败军,寨军怕误伤奔逃中的己军,因而投鼠忌器,不能放开手脚抛洒箭木弩石,结果被张飞军趁机就势冲进寨中。吕布就这样追过一回刘备。
“吕布赶来,玄德急唤城上放下吊桥。吕布后到,城上要放箭,又怕射了玄德,被吕布乘势赶入城门。瓮城里数骑来迎,吕布一戟一个,杀得尽绝。把门将士都走了。”
许是吕布马好,不足为凭。
钟会夺南郑关凭的也是这招。
“此时蜀兵五百人在关前,因此关上不敢放箭,被钟会杀散,夺了山关。”
2、张郃怕出现1中的情况,不投本寨,落荒而走。张飞引得胜之军进攻宕渠,寨中主力已出,主将逃走,剩下的人马尚不足以对抗张飞后军,而况张飞全军,结果营寨轻松被夺。
3、即使张郃能逃回寨中。他自己倒是没事,可他带去劫寨的兵卒就难说得紧了。张飞专心掩杀完张郃带下山来的部队,然后率部乘胜硬攻刚打了败仗人心惶惶,严重缺员且精锐尽丧的宕渠寨,这种情况与2其实相去无几。
张郃正是有此顾虑,才不肯夺路回寨,而选择了留下来死战。

此时,他除了希望单挑直接打跑张飞外(三五十合后,此幻想破灭),就只能盼、只好盼、只有盼,盼蒙头、荡石两军能杀退伏击/拦截他们的敌人,赶来与自己会合。哪怕只来一支就有希望。原文叫“只盼”。援军是张郃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必须撑到他们赶来(如果他们能赶来的话)。这是张郃的孤注一掷,不能不赌。
然则,郃所不欲,飞应予之。如此说来,张飞就没有留力的必要了。他若能凭武力速胜张郃,于宕渠寨的坚固与否固然无损,于张郃以及他带下山来劫寨的部队却是不折不扣的利坏消息:无论他们在主观上是怎样的不愿意败退,都只能接受败退的命运。

还有一个因素,应该予以充分考虑,那就是张飞的后军。后军的任务是攻打宕渠寨。无形中,这枝人马成为拦在张郃归寨道路上的第二道防线。换言之,张郃下得山来,归路早已被断,而非直到山上火起时才完全被断。对于飞后军的存在毫不知情的张郃,尚且对主动败走顾虑重重,那么,对此心知肚明的张飞,就更没有恰当控制,拖延时间的必要了,直接出全力解决张郃,逼其败退,然后挥军掩杀不就行了。

为了更客观地看待拖住张郃这个问题,不妨来看看,张飞在张郃败走之前都取得了何等样的战果。
中军。
“帐后连珠炮起,早到寨前,一将当先,拦住去路,睁圆环眼,声若巨雷,乃燕人张益德,挺矛跃马,直取张郃。两下牙将各自拒住,两将在火光中战到三五十合。……”
从二人开始单挑,在未斗满百十合的这段时间里,双方士卒并未接火,暂无伤亡,暂无战果。除非两员主将分出胜负,又或者有外界因素的影响,比如一方的援军赶到,否则局势将一直这么僵持下去。

左右羽翼。
“张郃只盼两寨来救。原来被魏延、雷铜二将杀退,就势夺了山路。”
说得明白,魏雷二将的战果只是夺了山路,而非营寨。
今宵守是持此二寨不需要专程去夺论的,因为今宵守把“皆出劫寨”的“皆”字解作倾寨而出,一个不留;又将“夺了山路”解作断其归路。遂致当二寨人马被魏雷二将杀退,就势夺了山路后,竟无法败回去守寨,徒余空寨左右各一座。好不夸张。然细想一下,恐怕未必会是如此。
1、三寨兵力各近万人。张飞全军一万五千。张郃明多对方近倍,又自以为占有趁飞醉酒无备夜间偷袭之利,看不出有全军倾巢而出的必要。此前攻打阆中时,张郃不就是分兵一半守御,率另一半出击的么。而事实上,宕渠寨中就留有守备之军。
2、细观张飞的战前部署:
分付魏延、雷铜各引一枝人马为左右羽翼,只看军中红旗起便各进兵。
在张飞的计划中,魏雷二将的任务,是各率一军,待信号旗一起,才开始向敌左右二寨进兵,而非带领人马预先去山道上设埋伏。于二将进兵的同时,二寨人马正依张郃将令前来劫寨,打的理应是遭遇战,而非伏击战。
张飞兵力统共一万五,要分出后军去取宕渠,又要留出足够人马对付张郃所部,分配给魏雷二人的兵力恐不会十分宽裕,若二寨真是全军出动,魏雷二人胜得何其速也。
3、就算二将确能在遭遇战中迅速杀退蒙头、荡石军。但杀退杀退,既云杀退,按常理,自然是退回了原寨之中。何至于竟会被二将截断归路,不能再回去守寨呢。
4、魏雷二将从张郃中计后开始进兵,于二张斗至三五十合时,已经夺下山路。则此二人既不去追杀二寨败军,又没有占空寨进而据守,亦无挥军袭夺宕渠之举措,更未曾见他们两路杀到以助张飞围歼张郃,却不知分头扎在那两条山路上作甚。
按常理,果为空寨,二将理当先行占领,分兵把守,稳取战果,谨防夜长梦多,横生枝节才对。然后再根据整个战局的发展决定己军的后续行动方案。屯于山路,按兵不动,与理不合。
5、二将杀退敌军后即屯于山路,未加掩杀。二寨败军完全可以从容退往宕渠寨中汇合。又,参考前番杀败雷铜时的描述,此二寨与宕渠离得并不十分远。则宕渠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夺了寨栅呢。
如此说来,二将非但要断败军退归原寨的路,还要断其退往宕渠寨的路,方能逼使他们退得不知去向。
综上,较合理的情形似乎更应该是:二寨依令分兵守寨后,余众前去劫寨,途遇魏雷二将,大杀一场,败回本寨。魏雷二人鉴于手头兵力不足以进一步扩大战果,靠强攻占领二寨的可能性不大,因此率军趁势占据山路,卡住要道,以阻止二寨派出后续部队增援张郃,同时防止张郃战败后逃往这两座寨中。
值得说明的一点是,如果张飞军有足够的兵力,也许会安排张魏雷三人分头去断三寨劫寨部队的归路,再各遣一军去夺那三座寨栅。可惜,张飞手头没那么富裕。于是,本着擒贼先擒王的宗旨,张飞将主攻目标放在了张郃身上。因此,他安排魏雷各引一枝偏军,目的是将蒙头、荡石军堵在寨中,等收拾完张郃再来料理他们。

后军。
毫无疑问,后军用了三四个小时攻下了宕渠寨。
今宵守认为飞后军靠的是偷袭得手。其实未必。
1、显然,宕渠山这里不存在什么可以翻到营寨背后的小路。否则张飞也不用如此辛苦地设局骗张郃出来了,直接分兵绕到寨后,前后夹击便可获胜(参见瓦口关一役)。因此,即使飞后军主观上想采取偷袭,也不得不从正面爬上去。
2、是夜“月色微明”,不利于飞后军隐藏行迹。
3、请看:
张郃当先大喊一声,山头擂鼓为助,直杀入中军。
张郃那里刚开打,山上立马助威。足见寨中的留守部队,正密切关注着山下的战局,精神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
飞后军想借着月色,从寨军注视着的营寨正面爬上去实施偷袭,谈何容易。因此,后军夺寨,更应该是靠的强攻。

后军的胜利无疑是极其关键的,直接盘活了全局。
1、于二张间正在进行中的单挑。
很明显,先是山上火起,其后才有“张郃败走”。张益德大战张郃,渐呈胶着状态,双方谁都拿不下谁。所以,说穿了,双方都在盼望外界因素的出现,结果张飞等到了火起,张郃却没能等来援军。火起,就是打破二张单挑平衡的外界因素。
张郃如此死战,无非是企图保住三寨不失。然而,现在自己的营寨起火,左右援迟迟不到,他的希望最终落空,老本彻底输光。于是他的目标从保全营寨进一步下降到保全自己的性命、以及尽量少损折些人马。这时的张郃,主观上开始动起了逃跑的念头。没问题,他跑得掉,也跑掉了。
不可否认,张郃此败的确是张飞武力直接作用的结果。因为,无论此前输了多少,只要张郃能通过单挑咬翻张飞,都可以立即成功翻盘。然而咬不翻,发了飙的张郃始终只是张郃。
又,不妨考虑张郃败退的方向。宕渠起火,有没有失守不清楚,至少证明是出事了。另二寨并未起火,尚处于所谓情况不明的状态中,然而张郃并没有选择逃往其中一寨,显然是因为他深知,只要背后尾随着张飞这只大老虎,无论他逃往三寨中的哪一寨,都一样是守不住的。
2、于蒙头、荡石二寨。
如果说此前二寨守军尚有继续据守的打算的话,当看见宕渠火起,知道主将张郃已败之后,他们最合理的选择一般会是立即组织突围。山路虽已被魏雷阻断,但由于二将手下的人马不够,故而无法阻止二寨军马弃寨向瓦口关败退,只能给予其一定的杀伤。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若此二寨当初是倾寨而出的话,魏雷二将不至于胜得那么轻松。前后这些是说得圆的。
在下所有这些都是说得圆的。
从总战果上算起细帐来也是说得圆的。

两相比照,究竟正面速胜张郃比寄希望于后军强攻夺寨成功逊色多少,或曰拖住张郃的计划究竟有多出色,正未可知。

==================================

今宵守所言极是,二张之战是一系列的战斗。既已论及宕渠一战,不妨顺便看看此前此后。

其一,如果非要说张飞主观上曾闪过故意纠缠张郃的念头的话,那也许更应该是在阆中,而非宕渠。
阆中一役,本末如下:
“却说张飞在巴西关中,守城军报到,说张郃兵来。飞唤雷铜商议。铜曰:“阆中地恶山险,可以埋伏。将军引兵出战,我出奇兵,可擒张郃矣。”张飞拨精兵五千与雷铜。飞自领兵一万,离阆中三十里,与郃兵相遇。两军摆开,张飞出马,单搦张郃。郃挺枪纵马而出。相交战到二十余合,郃后军大乱。原来望见背后山中有蜀兵旗旙,郃知便退。张飞背后掩杀,前面雷铜杀出,两下夹攻,郃兵大败。张飞、雷铜连夜追袭,只赶到宕渠山。”
形势相当明朗,张郃和张飞同样是在单挑,同样处于“除非两员主将分出胜负,又或者有外界因素的影响,否则局势将一直这么僵持下去”的状态中。结果,这一次打破平衡的同样是外界因素:“后军大乱”。而后军大乱的原因是:“望见背后山中有蜀兵旗旙”。后军大乱的结果则是:“郃知便退”。大致可以解读出这么几点:
1、雷铜军五千人原本的计划是运动到敌军后方切断其归路,然后发起进攻,夹击张郃。
2、张飞此战的目标是在野战中尽最大可能地消灭来犯之敌的有生力量,所以,在雷铜军未抵达最佳攻击位置之前,张飞应该采取拖延战术,如果张飞一见面,三下五除二打跑了张郃,雷铜军不就白埋伏了么。
3、可惜的是,或者不如说意外的是,雷铜军尚未完全进入攻击阵地,就被张郃后军发现,结果只攻击到了张郃败军的侧翼。
按说雷铜自告奋勇去出奇兵打埋伏,不会不注意行军的隐蔽性,结果仍被张郃后军发现,不能不说,张郃治军,警惕性是相当高的,这可又给张飞的后军偷袭他的寨子增添了几分难度。
说句题外的。张郃的这种高度警觉,恐怕得追溯到曹军取汉中之时,在阳平关前拜二杨所赐。
4、只要有后路可退,张郃从来都是毫不犹豫拔腿就跑的。穰山、渭桥、阆中、瓦口无不如此。宕渠劫寨中计偏偏不肯走,自然只能认为是因为当时的他已无法退回寨中。待得山头火起,营寨虽然不保,张郃却找到了新的退路:瓦口关,于是他迅速、立即以及马上就跑掉了。

其二,张郃固然是闭寨不出五十余日,不过似乎看不出有被张飞打得灰头土脸不敢出战的迹象。
“张飞离宕渠山十里下寨,次日引军搦战。郃在山上大吹大打饮酒,并不下山。张飞令军士大骂,郃只不出。飞兵还营。次日,令雷铜又去山下搦战,郃又不出。雷铜驱军士上山,山上擂木炮石打将下来,折了十余人。雷铜急退。荡石、蒙头两寨兵出,杀败雷铜。次日,张飞又去搦战,张郃又不出。飞使军人百般秽骂,郃在山上亦骂。”
1、不下山,却在那里大吹大打饮酒,分明就是挑衅。张飞派人百般秽骂,张郃居然在山上对骂,更座实了这一点。也许张飞正是受了张郃这些举动的启发,还施彼身,也未可知。
2、雷铜攻山,张郃也没有出战。显然此时的张郃,并不准备依靠武力决出胜负,而是抱定了据险固守,静待其变,然后伺机而动的主意。曹洪改变主意派兵增援是变,张飞耐不住性子主动退兵也是变。最后果然被他等到了一个变,扑上去时不料却是陷阱。
3、宕渠、荡石、蒙头三寨固然是各依山险,却并不妨碍这三座山彼此间挨得很近。“雷铜急退。荡石、蒙头两寨兵出,杀败雷铜”,若看这段描述,则此二寨离宕渠一定不会太远。

其三,诸葛为什么要送酒给张飞。
1、不是张飞没酒喝了。因为诸葛先生说得清楚:
“孔明笑曰:“原来如此!军前恐无好酒。成都佳酿极多,可将五十瓮作三车装,送到军前与张将军饮之。””
不是没酒喝,是没好酒喝。按说酒的好坏对于计策的成功与否毫无助益。
2、不是想趁机加派帮手。因为魏延是刘备指名要求派去助战的。
“玄德曰:“虽然如此,未见其实。可使魏延助之。”孔明令魏延解酒赴军前。”
3、恐怕更不会是想显示自己已经见破了张飞的计策,借机炫耀一番。因为他大可以直接向刘备说明其中原委,他也的确说了,犯不着搞这套把戏。
那么是为了什么。
六个字:“军前公用美酒”。或者更简单点,两个字:“公用”。 什么叫公用,就是大家都得喝。
在诸葛亮送酒前,张飞已经喝了N天了,次次大醉。为什么张郃就是不肯出来劫寨。魏延刚把酒送到的当晚,张郃便兴冲冲跑下山来往圈套里钻。对比一下就是答案。
送酒前:
“飞就在山前扎住大寨,每日饮酒,饮至大醉,坐于山前辱骂张郃。”
送酒后:
“教将酒摆列于帐下,令军士大开旗鼓而饮之。有细作报上山来,张郃自来山顶窥望,见张飞坐于帐下饮酒,令二小卒于面前相扑为戏。郃曰:“张飞太欺我也!”传令今夜下山劫飞寨。”
诸葛先生找了个借口给张飞送酒,却于车上各插黄旗,上书军前公用美酒。这是在暗示张飞:您老别一个人喝啊,要摆出全军都已懈怠的样子,张郃才会中计。张飞心领神会,照方抓药,“令军士大开旗鼓而饮之”,当即见效。所以,与其说张郃是中了张飞之计,倒不如说是上了诸葛亮的当更加恰当。

其四,瓦口关,整军来迎的张郃为什么一见张飞就跑。
若说是被张飞打怕了恐有些牵强。
此前,张郃定计伏兵时,来来回回和张飞数次交锋,未见其有丝毫惧怕之意。
而且,设伏兵计的目的无非是断张飞的归路,若想擒住张飞,还得看武力。解决雷铜不就是靠的张郃一枪刺其于马下么,若是雷铜反过来刺张郃于马下了,郃军还不是会大败。换成张飞,是同一个道理。就算张飞真中了计被包围了起来,不料张郃自己却被张飞杀败,那即便是布下的是天罗地网,十面埋伏,还不照样白搭。所以,张郃在与张飞斗过百十余合之后,其实是信心爆棚,根本不怕张飞的。
反之,张飞在这百十合后,却对张郃的武勇有了新的认识,处处加着小心。有两处细节可略见一斑。
1、宕渠时,当张郃败走以后,张飞并未如在阆中时那般“连夜追袭”,穷追猛打,而是赶了一程,就收兵了。
2,当雷铜中计死后,有:
飞自来与张郃挑战。郃又诈败,张飞不赶。郃又回。如此三次,张飞知是计,收军回寨。
张郃诈败,张飞不赶。为什么不赶,并非是他识破了张郃的计策,因为原文说得非常明白:郃“如此三次”以后,飞这才“知是计”。既如此,很可能是觉得这一回张郃败得太过容易,十分可疑,决定先等一等,看一看再说。
这并不是说张飞对张郃心存什么忌惮,而是说,在亲身经历了那百十合大战之后,张郃在张飞的心目中,已不再是传闻中那个十余合败于赵云,不三合败于马超的脆弱家伙了。

瓦口一役,本末如下:
“飞令百姓引路,选轻骑五百,从小路而进。魏延扣关攻打。”
“却说张郃为救军不到,心中正闷,忽报魏延在关下攻打。张郃披挂,却待下山,忽报关后四五路火起,不知何处兵来。郃自领兵来迎,为首旗开,早见张飞。郃大惊,急往小路而走。”
魏延在山下扣关攻打,张郃的反应相当的猛:“张郃披挂,却待下山”。张飞都不怕,还怕你个小小魏延么。值得注意的是“却待下山”,也就是说还没下去。自然,魏延还没有攻进关来,他也攻不进来。若是魏延能这么快从正面攻入瓦口关,那还要张飞费那么多力爬山干什么。因此,张郃其时正面临前后夹击之说很难成立。
张郃乍一看见张飞,第一反应当然是以为敌方主将张飞既然在此,关后来的这批肯定是敌军主力。当关后四五路火起,敌情不明时,张郃作这样的猜测是很合理的,阆中、宕渠之战中,张飞所率的都是主力。本以为关隘易守难攻,不料敌方主将竟亲率主力现身于关后,所谓“郃大惊”,惊的无非就是这个。按张郃有退路就跑的脾气,大惊之下,不战而走,是非常可以理解的,这一次他的退路是南郑。若他知道张飞所部仅为五百轻骑,想必一定会先分兵严守关隘,拒住魏延;然后率余众将这五百零一人团团围定,先搞清轻骑,再擒拿张飞了。如果连这都做不到,真不明白他先前还要定什么伏兵计去围张飞干什么。

其五,关于诸葛丞相的评语。
“孔明在山上见郃在万军之中,往来冲突,英勇倍加,乃与左右曰:“尝闻张益德大战张郃,人皆惊惧。吾今日见之,方知其勇也:若留下此人,他日必为蜀中之害矣,吾当除之;若不除之,吾心中又添一病也。”遂收军还营。”
有暗示诸葛亮这话是在激将者,不妨推敲推敲。
激将激将,总得有将可激才行吧,诸葛丞相说话之时,将领们都在山下作战,无将可激,除非他想激的是他的“左右”。若他果真意欲激将,大可以等到收兵回营之后,再于众人面前如此这般感叹一番,那样也更便于配合以语气、手势、面部表情等辅助手段。
因此,“若留下此人,他日必为蜀中之害矣,吾当除之;若不除之,吾心中又添一病也”更应该是孔明的肺腑之言,与曹孟德的“马儿不死,吾无葬地矣!”何其相似。所不同的是:曹操在砂城上感叹,众将均随在身侧,结果夏侯渊心中气塞,擅自冲出去找马超拼命;而孔明在山头上感叹,诸将都忙于战斗,结果听得见先生此话的那些个左右,并无一人有勇气或胆色策马下山去找张郃的麻烦。然究二人之本意,恐均非激将。

今宵守又曰人皆惊惧的乃是张飞益德,如果惊惧张郃,应该说“尝闻张郃大战张益德”。溪先生中石曾举出下例予以说明:
“却说赵云拦住张郃,大杀一阵,进退无门,引败军夺路望定军山而走。”
若按同一标准判断,这里“进退无门”的莫非竟是赵子龙,如果是张郃,那是不是应该表述成“却说张郃被赵云拦住,大杀一阵,进退无门,引败军夺路望定军山而走”呢。

与其说“尝闻张益德大战张郃,人皆惊惧”,惊惧的是张飞,不如解读成:惊惧的是张郃发起狠来竟如此凶悍更为恰当。而“吾今日见之,方知其勇也”,这里的“之”和“其”自然均是指代的张郃。又,“方知”二字证明了诸葛此前是不知其勇的。那么,诸葛丞相言下之意,很可能是:以前听说,张飞大战张郃竟不能下,一直不太相信,以为那多半是个谣传。今天亲眼看见了张郃的表现,才知道张郃的确具备了与张飞大战百十余合的实力。
需要说明的是,通过这句话的确无法判断张飞是否尽了全力,却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张郃的武勇。

最后,说这百十合是为了表现张飞之智亦值得商榷。用夹攻大败张郃于前,用醉酒计骗出张郃于后,足以表现张飞之智,如嫌不够,此后还有将计就计大破伏兵、从小道直入瓦口关后等策,皆为正面描写,果为拖延时间,正可继续大书特书之,又何必在此故意留下一处曲笔。君不见刘备大喜的正是益德的饮酒诓敌之计,而非纠缠夺寨之谋。

有趣的是,细审之下:
战阆中,乃是雷铜主动献的埋伏计,张飞只是采纳了这个计划;
夺宕渠,若无诸葛暗助一臂之力,只怕三将军还得窝在山下再喝上阵子闷酒;
破伏兵,已有炮灰雷铜之死示警于前,仍需要张郃来回三趟,益德才能确定有计;
取瓦口,张三爷带去的人太少,若非张郃心理素质不过关,差点就反被包了饺子。
若说作者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现张飞之智,倒是十分别致。

纵观张飞之智,属于典型的有想法,无细节。常有出人意料之举,却不时露着破绽。将其定位过高,只怕不妥。

=========================================

到这个地步,即便想说自己持公允论,只怕也难。一堆陈词滥调,无非是再一次证明了:只要想去论证,敢于论证,话总是能说圆的而已。

对于张郃,各人有各人的评价,“非常有潜力的武将”是今宵守的评价;“属泥鳅的,安全第一,绝不贪图虚名”是米斯莫先生的评价;那个“什么什么兔子”则是林先生的评价。至于在下,张郃其人,虽谈不上喜欢,却的确颇对在下的胃口。

回过头来,当时人对张郃也是说法不一。
在孔融眼里是当世之名士,到了荀彧嘴中,就成了碌碌等辈的其余者。当然喽,被荀先生评为一战可擒的颜文,凭其匹夫之勇,几乎令曹营上下一筹莫展。
一会是诸葛先生的“虽胜张郃,未可以胜夏侯渊”,转眼又成了刘备的“夏侯渊虽是总帅,乃一勇夫耳,安及张郃”。
也罢,不妨暂剔除这堆各怀目的的言论,简略回顾张郃将军的戎马一生。

1、官渡,与张辽单挑,四五十合不分胜负。
2、官渡,与高览一起去救韩猛,被许张徐史前后夹攻杀败。
3、官渡,正确判断出曹营有备难攻,要求去救乌巢,然而袁绍不听。结果被三路伏兵杀败。
4、还是官渡,不过这回投降了曹操,转而主动请缨,与高览一起当起了攻击袁绍军的先锋,胜。
5、仓亭破袁绍,被安排在“十面埋伏”计中的右二队,胜。
6、穰山,初战赵云,十余合气力不加,拨马而走。但当赵云试图趁势冲杀时,却又回身准备再战。不料关家军赶到,两下相攻,败走。
7、曹操五十万军下荆州时,与张辽同为第二队。
8、长阪,又遇赵云,在子龙夺路而走之后紧紧追赶,结果被红光紫雾惊退。
9、长阪桥头,张飞一声大吼,跟着大部队一起望西奔走。
10、三江调水军,统率水军前军红旗。
11、赤壁败后,领命与徐晃双战赵云,掩护曹操逃走。
12、葫芦口,遇见张飞,这回曹操没有下命,结果许褚骑无鞍马,去战张飞,张辽、徐晃二将也主动过去帮忙,却不见张郃将军有啥动作,大约是随曹操一起乘空走过了。
13、铜雀台比箭,翻身背射,正中红心,不想强中更有强中手,风头被夏侯渊和徐晃压过。
14、渭桥,迎战马超,不三合败走。
15、入汉中,与夏侯渊同为先锋,结果阳平关下,被二杨劫寨,杀得大败。
16、其后,又与夏侯渊一起引兵救下了被二杨围住的曹操。
17、阳平关前,被安排率三千轻骑迂回敌后,夺了寨子,顺手宰了杨昂。
18、南郑,参与了车轮战庞德。此后,又根据曹操的指令参与劫寨杀败庞德军。曹操回师合淝,奉命把守关隘,具体来说就是把守“蒙头岩当渠山隘口”。
19、主动请战攻打阆中,引发宕渠,瓦口一系列战斗。容略。
20、带罪去取葭萌关,大败孟达。
21、葭萌关外,被黄忠、严颜前后夹攻,杀得大败。
22、见识过了老将的厉害,开始变得谨慎。提醒夏侯尚和韩浩小心黄忠有诈。然而二人不听,致败,被败军所冲,扎不住脚,一起跑到了天荡山。
23、天荡山,建议夏侯德固守,然而德不听,被斩,天荡失守。这次跑去了定军山。
24、定军山,建议夏侯渊坚守。又识破了法正的“步步为营”和“占据对山”之计。然而渊不听,丧命。
25、夏侯渊死后,亲领一军来迎战黄忠。却遭到黄忠、陈式的两下夹攻,大败。想回定军山,却发现已经失守,又被赵云拦住大杀一阵,不得已只能退过汉水扎营。
26、汉水大营,负责运粮。与徐晃一起围住了前来烧粮的黄忠,却被子龙吓得心惊胆战,不敢迎敌。
27、败于赵云空营计。
28、随曹丕征东吴,与张辽、徐晃、文聘同为先锋。
29、诸葛初出祁山,被司马懿保举为先锋。街亭一战,拦住了王平,使其不能支援山上的马谡。其后又与司马懿、司马昭三路兵杀败魏延。
30、诸葛退兵后,留守长安。此后长期驻防于此,以防蜀汉军。
31、去陈仓换防病重的霍昭,不料被魏姜抢先夺了散关,撤退时被魏延掩杀,大败。
32、祁山,与戴陵一起偷袭营寨,中伏被围,大败。但其奋勇冲杀,引发诸葛丞相的感叹。
33、又引三万军来赶诸葛,再次中伏,再次奋勇死战,还是大败。
34、同百余部将一起被一万弩手射杀于木门道中,身上乱箭如柴。

列完不免有些想法。
首先想说,张郃将军此生逢夹攻必败。大概是官渡时落下的病根。

其次,无论是赵云、张飞还是黄忠,若把他给逼急了,谁都不鸟。反之,管他是赵云、张飞还是马超,没必要拼命时,别指望张郃将军会主动上去拼命。

无疑,张郃是有能力,或者说潜力,的。而且能力较为均蘅。器械、弓箭都耍得有模有样;攻击力不错,防守起来也不错,还有一手北将中所不多见的水军。
不过,若说他的能力有多高吧,也未见得能拿得出手。
仔细分析张郃的战绩,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四类:
A类,领导强,对手弱,胜。
这类情况下,张郃基本上只需要完成领导安排给自己的本职工作即可,不需要,也没见他有什么特别耀眼的表现。
比如跟着曹操打袁绍,打张鲁;跟着司马懿打马谡
B类,领导弱,对手强,败。
此时,张郃通常能够提出一些正确的建议,可以识破类似法正这一智力级别的谋士的计策。可惜,领导从来都不采纳,只能跟着倒霉。
比如跟着袁绍打曹操;跟着夏侯们打黄忠。
C类,领导强,对手更强,还是败。
这种时候,千万别指望张郃能提出什么关乎战局成败的建议性意见,一般而言,就是个彻底的龙套先生。
比如跟着曹操赤壁挨烧;跟着司马懿被诸葛亮海扁,最后搭上了老命一条。
D类,自己独立引军出战。命苦啊,对手从来不讲fairplay,一上至少两个,比如什么张雷魏组合、黄严组合、黄陈组合,都是。这帮子人还偏都喜欢玩夹攻,没脾气,只好继续败。

综上。
脑子转得快,有些小聪明,碰上真正的高人却只有吃瘪的份;
有那么点自视甚高,谁都不放在眼里,于是常会因为轻敌招致失败;
凡事总留着三分半余力,从来不肯吃眼前亏,可一旦认起真来,立刻就会变成个烫手的山芋。
也许这就是张郃吧。也许这就是我?
回复 举报
2007-9-18 15:48:46

主题

好友

3713

积分

刺史

已将本文加为推荐。擅自替文章加了标题,左兄莫怪 :burn:
回复 举报
2007-9-18 16:04:15

主题

好友

4400

积分

司隶校尉

水以及不负责任的猜一句,左先生的文字很像曾经兄嘛。

瞎猜一句,冒犯勿怪:rolleyes:
回复 举报
2007-9-18 21:54:45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承蒙潜大人及各位先生抬爱,愧不敢当。列位前辈高人于小可启发良多,虽罄竹,不足以表达其万一也。

在下无德无能,雪白着鼻子跳将出来,无非是企图借着今宵大人及各位先生的辉映,稍稍反出些许微弱的折射而已。所谓写作目的有所不同,大约正在于此。万望见谅,成全一二。

小可不才,于模仿一道,最为热衷。曾先生经,小可仰慕已久,《夜叉》一文何其华丽。然,爱之慕之,吾不能及之,此能力之高低有不同也。而此篇文风之略同,绝非刻意所为,请捣先生浆糊兄明鉴。

排版一道,殊非所能。而因工作之限,亦不能堂皇于正规之八小时内肆意妄为,能得以旁观已为其幸也,此皆人力所不可为,望各位先生海涵。
回复 举报
2007-9-18 22:08:38

主题

好友

33

积分

布衣

左兄过谦了!

以左先生止兄的功力,来个武评定没问题,而且一定会相当精采!

左兄切勿推辞,还请百忙中抽空献宝,万般期待,期待ing!
回复 举报
2007-9-18 22:22:12

主题

好友

866

积分

县令

好文章,赞一个
回复 举报
2007-9-18 22:40:02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一二先生二一兄请了。

先生谬赞了。
小可驽钝,不知武评,此乃实情,诚非谦辞,惟欲借机混得虚名耳,见破勿点破,乃厚道也。

关于张郃,什么魏之名将,勇且有谋,均是虚言。但有两段描述不可不予以十二万分的重视:

1、当葭萌关败于黄严后。
“曹洪听知张郃输了一阵,又欲见罪。郭淮又谏曰:“[color="Red"]今张郃事急,若再问罪,必投西蜀矣。可遣副将相助,就如监临,使不生余外之心。”曹洪从之。”

2、当司马欲提拔张郃时。
“郃大喜曰:“[color="red"]吾素怀忠义,欲尽心报国,惜乎未遇其主;今都督肯委重任,虽万死不辞!”懿曰:“天子尽情托吾,吾欲倚公同立大事,故委重职也。”郃喜曰:“惟命是从!””

此上文所漏帖处,今补足之。


今后还望各位大人及列位先生们多多提携。切切。
回复 举报
2007-9-18 22:52:48

主题

好友

33

积分

布衣

左先生止兄和张先生郃兄共同点还真不少,都跟泥鳅似的,虚晃一枪就想跑。先生此宏篇大作,不是武评是什么?说说你心中的TOP10吧,要求不高,稍带分析即可。:burn:
回复 举报
2007-9-18 23:26:53

主题

好友

1655

积分

太守

我是来拜“一二先生二一兄”这句的:burn:
回复 举报
2007-9-19 06:30:26

主题

好友

4400

积分

司隶校尉

Post by 左止
承蒙潜大人及各位先生抬爱,愧不敢当。列位前辈高人于小可启发良多,虽罄竹,不足以表达其万一也。

在下无德无能,雪白着鼻子跳将出来,无非是企图借着今宵大人及各位先生的辉映,稍稍反出些许微弱的折射而已。所谓写作目的有所不同,大约正在于此。万望见谅,成全一二。

小可不才,于模仿一道,最为热衷。曾先生经,...


这个,左先生莫要误会,俺只是觉得能写出如此分析的强人不多,看文字风格就往曾经兄上想当然的靠了.

文章很强,希望左先生常来琅邪发表大作,当是幻想区之福.
回复 举报
2007-9-19 19:30:36

主题

好友

2237

积分

刺史

三国里面很少在意小兵作用的,要说张飞只带500轻骑就很容易包饺子再做掉张飞,这点不赞同.
回复 举报
2007-9-19 21:38:04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想包张三爷的饺子自然没那么容易。别说包着不易,即便是包着了,也得有那胃口不是。
不过,不妨把带子倒回去看上一眼。

此前张郃定计设伏时有过这样一段描述:
“郃且战且走,引张飞过山谷口,郃将后军为前,复扎住营,与飞又战,[color="Red"]指望两处伏兵出,要擒张飞。”
这不明摆着是想着法子要包张飞的饺子么。

现在张大饺子飞已经自己送上门来了,而张大将军郃的胃口到底有多大就不太清楚了。只能说,看他先前的举措,说是大于500人,在下倒并不会感到惊讶。

“关兴行无数里,忽听得人言马嘶,一彪军来到,为首将乃潘璋部将马忠也。忠见兴杀了主将潘璋,将首级拴于马项之下,青龙刀又被兴得了。忠见之,勃然大怒,纵马来取关兴。兴见马忠是害父仇人,气冲牛斗,举青龙刀望忠便砍。[color="red"]忠闪过,败走。部下三百军叫曰:“将军休走!我等并力击之!”马忠拨回马来,众军一声喊起,将关兴围在垓心。兴力孤,不能展转。”

小兵自然是没什么用的。因此,上文所引或许可作旁证,又或许并不能够。望凌云先生能容在下顺山僻小路败走。

(略微编辑了一下,希望能把想说的意思表达清楚)
==========
(搬出去另回新帖,不然对唯笑先生惟笑是不尊重)
回复 举报
2007-9-19 21:53:01

主题

好友

1585

积分

布衣

不得了啦!幻想區出了一位人材啊!
還望左兄多寫這種文章,而且文笔挺合我的口味。
回复 举报
2007-9-19 21:53:35

主题

好友

2555

积分

刺史

呵呵 左君开篇先来一句一面倒 然后砸出雄文 结果又成了另一面倒的局势 :)

那 就由俺再来挑个刺吧  :smile:

左君长文非常雄伟,其中的文眼,在下个人意见,应当是这一句
正好相反,张郃应该非常清楚,他的后手,他的左右援,现在的处境只怕是大大的不妙。
句中用了应该一词,似乎勿庸置疑。不过在下却以为不一定。
原文写张郃只盼两寨来救,说明两寨援军已经是他的唯一指望了。如果张郃真的料到左右援现在处境大大不妙,却不想办法整体改变局势,而是仅仅抱了侥幸心理指望有某路援军取胜并赶到,这仗打的也忒寒碜点。

左君又说张郃不能退是怕张飞乘势夺寨。可是张郃如果真如君所说能想到这么多,难道他就想不到张飞可能派后军直接上山夺寨了吗?
演义中引诱敌人来劫寨,等敌人中计出来后,立马端了敌人老巢绝对是很常见的战术啊!如果张郃稍稍往这方面想了一下,他还敢在这儿磨蹭,等着老巢被夺吗?

如果张郃见到草人之后,真的能想得面面俱到,包括左右援不妙、退则被乘势夺寨、不退则被后军夺寨……等等,那么他绝对应该已经明白了,在他下山的那一刻,这一仗就已经注定失败了。那他还打什么呀?所以张郃只盼两寨来救时,更大的可能是没想那么多。

如果真想得面面俱到,偶来纸上谈兵一下 :smile: 他应该立刻挑一侧他安排的援军的方向撤退,与这一侧的援军在山路汇合,共同对付魏延或者雷铜的人马以及后面张飞的追兵,如果能迅速形成局部范围内的多打少,没准还能稍稍稳一下,减少一点损失,虽然最终结果多半还是败,但也可能会比三万折了二万的惨败要好些。:burn:
回复 举报
2007-9-19 22:04:56

主题

好友

2555

积分

刺史

PS:左君对军前公用美酒的分析 在下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方面的解读 深感精妙 赞叹 佩服 :)
回复 举报
2007-9-19 22:11:44

主题

好友

1585

积分

布衣

Post by 唯笑惟笑
呵呵 左君开篇先来一句一面倒 然后砸出雄文 结果又成了另一面倒的局势 :)

那 就由俺再来挑个刺吧  :smile:

左君长文非常雄伟,其中的文眼,在下个人意见,应当是这一句
正好相反,张郃应该非常清楚,他的后手,他的左右援,现在的处境只怕是大大的不妙。
句中用了应...


張郃有派守軍守寨,而魏雷不攻寨只佔山路,也說明了張飛的后軍不夠實力取下三寨。
張飛有一萬五人,也許對張郃時就擺了五千人,因此張郃"主觀"地認為憑一萬人不足以取下三寨。

或者張郃認為張飛一萬五兵,卻分散開來,力量不集中,以為左右援能把伏軍打退吧!
回复 举报
2007-9-20 08:45:50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呃,不想小路之上还有double惟double笑先生埋伏。大败。开始翻山。

前者曾有论及,张郃下山前在宕渠安排了留守部队。诚如君言,即使张郃自开打之初就已猜到张飞可能会别遣一军去攻打营寨,他也分身乏术,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惟有希望守军能挺住(坚持得久一些)。这同他没有能力去解决左右援的危机,而只能靠他们自己奋斗是一个道理。

况且:
1、假如张飞真的派出了这样一枝人马,那他派去阻击蒙头、荡石的兵力一定不多。于是,援军杀退拦截他们的敌军赶来与自己汇合的希望就相应大大增加了。
2、假如张飞派出了大股部队去对付自己的左右援,又不够兵力攻下宕渠寨了。
这一切都是基于张飞现有的兵力尚不足以对三寨发动全面攻击。

同时,应该说,拖得越久,相对而言,可能(只是可能)会对张飞军越不利一些。
1、来自二寨军马的变数。
魏雷二将去迎战蒙头、荡石二寨军,他们是事先做好了遭遇战的心理准备的,而二寨的人马则是去劫寨的,哪能料想对手竟从对面迎了上来。措手不及间被杀退回寨,有客观上实力不济的原因,也有主观上惊慌失措的因素。而且,败军退回寨后,一定是先作好固守准备,以防对手攻上来的。
如果二张不幸竟斗至天光大亮,等二寨守军发现山路上屯扎的蜀军其实并不太多之后,在遥遥望见山下二张正打得热闹之后(张飞帐前喝酒相扑能望得见,二人打架大约也是能望得见的),很难说不会发生什么变数。
2、两军的士气消涨。
发现中计以后,张郃之所以选择单挑张飞,而不是挥军上去混战,是因为他深知这个时候是他的手下军心士气最为低落的时刻,上去混战必输无疑。
如果二张不幸竟斗至天光大亮,那么张郃军的士气虽不可能说是高涨,至少也会恢复不少。反之,张飞军的士气却不可能不有所下降。若在此时引发混战,局势就,……,怎么说呢,不至于会一面倒割稻子了吧。
这一切也是基于张飞手头的兵力不足。

自然,若张郃果能如dwdx先生开出的药方行事,或许真能扭转乾坤也未可知。不过,除了张郃才能不及先生的因素之外,恐怕还隐含着对上述士气因素的顾虑。万一自己精心计划的战略转进,转着转着竟演变成了大溃败,那岂不是大大的糟糕。这里又有或许可证,或许不能的一例:
“张郃见蜀兵把住要路,遂令退军。延随后赶来催杀一阵,魏兵死者无数,张郃大败远去。”——这是在散关。

另外,在下的确持张郃只要下山就注定了失败的观点,在文中亦有所表述。他这一仗的处境偏生就是先生所言的这么被动和窝囊。但他几乎可说是凭借一己之力将这失败命运的来临,最大限度地往后推延了。统观全文,中计后能转化成单挑的场面并不多,更多的是在措手不及中丢了性命。那么,从这样的失败中,或许是也能够看出些什么来的。

回过头来看待张郃当初的决定。
毕竟,站在他的角度,张飞派人阻击了左右援也好,派人攻打了宕渠寨也罢,都是一种两可的局面,即:可能是张飞胜,也可能是自己胜,无非是胜面谁更大而已。而自己只要夺路而走,就铁定输光。如果这么想,那就算他猜到了张飞会去端自己的老窝,他也会选择战斗。至少,在他想走的时候,他是随时能走掉的。在下宁愿相信中计后的张郃还保留了这样一种苍白的自信与希望。

希望这样可以说圆。说不圆也不能再说了,言多必失,一会手忙脚乱,自相矛盾起来,就不符合一二先生二一兄所赠之左泥鳅雅号了。

那么,要不我先去翻会山?“dwdx先生赶了一程,回保三寨”。
回复 举报
2007-9-20 15:12:05

主题

好友

2555

积分

刺史

Post by 左止
呃,不想小路之上还有double惟double笑先生埋伏。大败。开始翻山。
……
那么,要不我先去翻会山?“dwdx先生赶了一程,回保三寨”。...


哈哈,左君走眼啦,不是“double惟”乃是“唯惟”二字也,虽然相似,却暗藏有口有心之意与中呢 :)

先生说的不错,统观演义全文,中计后能转化成单挑的场面并不多,更多的是在措手不及中丢了性命。那么为什么独独张郃将军例外呢?
先生的答案似乎是张郃凭借一己之力,抵住了张飞。

不过既然是推测,那就也有别种可能。
书中张飞兵力是一万五,即便考虑少量增兵比如魏延部兵马,应该也不会超过两万,总量上比张郃少蛮多的。如果张飞还要把部队一分为四:魏延、雷同、攻寨、战张郃,显然是相当吃紧的。
因此张飞作了精心的策划,魏延、雷同的人马,只要能击退张郃左右援军,守住山路即可,并不需要立刻攻寨;主寨这边,张郃属于中计之人,又有张飞本人在,人马少些也无妨;后军攻打宕渠寨,才是最关键的一支,这才是张飞军的主力。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张飞要斗将及为什么还斗了这么久这两个问题。

为什么张郃中计后,张飞形势大优之下,却没有趁张郃措手不及时立刻发动全军攻势,而是采取了斗将。
因为张飞手边的兵马并不多,而张郃所带的则应该是郃军的精兵主力。但是张郃刚刚中计,心中惊魂不定,周围连珠炮起场面混乱之下,必然摸不清张飞到底有多少人马,这时张飞声如巨雷杀到,自然是要尽力迎敌。
这时张飞部的牙将,必然早已得到张飞的授意,主动采取了相持的阵型;而张郃部的牙将,一是中计后需要一定的整顿,二是在张飞部牙将的诱导下,也采取了相持的阵型。
于是局面就进入了张飞所希望的斗将场面。即通过现状传递给张郃一个错误的感觉:原来张飞精心策划的诱敌下山之计也不过尔尔。也只有这样,才会让张郃心生希望:我还有两寨援军,我要撑到他们赶来。

为什么张飞张郃单挑开始以后,张飞没有大喝一声全力施为从而尽快击败张郃。
因为一旦单挑分出胜负,当时情况按演义逻辑必然是胜方乘势挥军掩杀。可是张飞手边的人马并不多,即使掩杀也不定能获得多大的战果。
更令人担心的是,如果张郃往寨中撤退,不但打乱了后军攻寨的计划,反而有可能令攻寨部队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那时这场仗的形势,说不定又会发生逆转级别的变故了。

从实际上看,张郃的左右寨两路张飞事先安排了魏延雷铜级别的武将,基本上可以说是十拿九稳,因此张飞等的就是后军成功的信号。
而张郃在全面中计的情况下,如果他拼力死战的前提,是三个侥幸可能:可能蒙头寨援军能杀败雷铜(魏延)赶到、可能荡石寨援军能杀退魏延(雷铜)赶到、可能宕渠寨守军能击退张飞后军的攻寨……那只能说明张飞通过长时间斗将这个安排,从而传递给张郃的假信息,实在是太逼真了。

PS:左止君何来急于翻山涅,呵呵,个人认为君的文章是推测,偶的文章也是推测,并非某一观点的正反双方。拿体育来打个比方的话,显然你我并非手握网球拍在隔网对战;而是和另一类体育竞技如射箭比较相似。(注:不是对射弓箭而是各自射自己的箭靶那种:sweat: )
以左君的才学,自可气定神闲,箭箭命中靶心;不过这并不妨碍在下也偶尔有那么一箭十环啦 :em15:
回复 举报
2007-9-20 16:34:21

主题

好友

1239

积分

太守

魏雷军一定不多,后军一定不少,这是共识。
关键在张飞这一路。不能太多,否则后军兵力不够;同样不能太少,因为,类似这样的拦截,演变成为单挑的毕竟是少数,更多时候是混战。张飞无法事先料准张郃的应手。

表达得直白一些,就是在张飞的预判中,张郃接受自己单挑邀请的概率,小于他主动夺路而走的几率。而此前的“郃知便退”毫无疑问更是加深他的这种判断。

更直白一点,张飞打的如意算盘就是在通过掩杀,在正面战场大败张郃(当然也可以是通过武力单挑获胜),逼张郃逃走。如果张郃逃往三寨之一,魏雷后军,每一路都有兵拦截,自己只要紧紧尾随,他就无法重新缩回龟壳;如果张郃直接逃向瓦口,可以暂时不去理他,而趁机率得胜之军拿下三寨(其实按原文中的路数,不用全面硬攻三寨,只需要打下宕渠就可以)。前文均有述。自然,与先生的分歧在于二张,是哪一方首先主动选择了单挑,您说是张飞,在下以为是张郃,孰是孰非料也难定。但根据演义其他战例的描述略作判断,中计者肯接受单挑的比例占得并不高,大多是扭头就跑,根本不给对方发出单挑邀请的机会。

当然当然,您完全可以说中计者主动提出单挑的案例更少。
不过,这里的核心在于:必须张郃首先不跑,张飞才有可能提出单挑,之后才是张郃接受。反之,张郃若跑,单挑计划一定泡汤,因此不能把赌注全部下在对方肯定会接受单挑之上。
张郃这边就没这种“没机会发出单挑邀请”的困扰,张飞是一定不会跑的。事实上,即便是双方的前锋部队已经进入小规模混战状态,他仍然有机会提出单挑(比如通过牙将拒住什么的诸如此类),接下来无非就只剩张飞肯不肯接受单挑的问题了。
重复:
1、不否认:假如是张飞主动挑张郃,张郃也一定会应战。
2、怕的是:还没等张飞发出邀请,张郃已经落荒而走了。

“张飞意图在正面战场击败张郃,然而没能做到”,同“张飞能在正面战场击败张郃,是获胜的最直接途径(或者留个退路,说是最直接途径之一),而不是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后军夺寨成功之上”,以及“只要张郃下山就注定处于极其窘迫的境地”一样,是本人所一直持有的观点,在今宵大人原帖的回复中,以及在本文中里都曾有过类似的表述,可能不太明显。

至于张飞为什么会接受单挑。可以不负责任的说是张飞的性格使然。也可以不负责任的说是对张郃的认识尚停留在“不三合败于马超”、“十余合败于赵云”的程度,有满满的自信迅速拿下对手。还可以不负责任的说是为了“以最小代价获得最大战果”:在张郃没有主动逃走的大前提下,通过混战逼使对方败退付出的代价,相对于单挑,显然会略大一点。张郃想单挑?正中下怀。那么来吧。来就来。

山上高旷,便于施放冷箭,……,泥鳅并不单纯。

小可并没有认错先生大名,证据在前页的回凌云先生茶的帖子里(最初是通过编辑一并回在那份里的——小可是真的想开溜。后来觉得不够尊重,就拉出来单列了)。动机么,可以扼要描述成:为了double而double,所以只能牺牲心口之别了。

现在是君胜八分吾占二成,已将一面倒的局势略微扳回一点,则在下目的达成,而君仍大胜,何不解斗。

借地再次重申,既曰第三种人,则在下并不认为此战是张飞的什么污点战例。
回复 举报
2007-9-20 17:00:24

主题

好友

2555

积分

刺史

汗-- 证据藏在前面 厉害 果然有隽乂之风 :)

既然先生说到这儿了 那就效仿1988年汉城(首尔)奥运会上,来自前苏联的比洛泽尔切夫、匈牙利博尔凯和保加利亚格拉斯科夫以19.950分的成绩同时站在了男子鞍马的最高领奖台上并列冠军吧 哈哈:icon32: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12-9 17:47 , Processed in 0.07781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