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4875|回复: 145

[读史偶得]孟德负妙才

 关闭 [复制链接]
2007-7-19 20:04:1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最近看了文理的《曹孟德借刀杀夏侯》的恶搞文,不由想到曹操对夏侯渊虽不至于借刀杀人,但两人相交四十余年,曹操负夏侯渊大多了,故此撰文一篇,请同道一观


++++++++++++++++++++++++++++++++++++++++++++++++++++++++++++++++++++++++++++++++


《三国志,武帝纪》卷首,对曹操的少年时行为有如下描述:

太祖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故世人未之奇也。

而在《曹瞒传》里亦说曹操当时“少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世说新语》里还有曹操少年执刀抢新娘的记载。总之当时所谓任侠放荡,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流氓恶少一流。故此世人未奇、不予关注,只把曹操当成宦官家族的一个衙内。可是曹操当时所为大多触犯律法,地方官就不能不关注了。本来曹氏权势熏天,区区地方守令是不敢得罪的。偏偏还真有敢捻虎须的。在《三国志,夏侯渊》传记载:

太祖居家,曾有县官事,渊代引重罪,太祖营救之,得免。

据《曹瞒传》记载:“初,袁忠为沛相,尝欲以法治太祖。”(注一)袁忠是袁绍从兄弟,在当时却已经名动天下,此前袁忠和“八顾”之一范滂因为得罪宦官一起被抓,两人争着受刑,面对宦官的迫害始终不屈,在这次士人和宦官的较量中,最终以范滂、袁忠无罪开释而胜利。故此当了曹操老家沛国太守的袁忠,自然不会放过宦官门第犯事的主。曹操这次可以说是撞到了枪口上,所以出现了上面的“县官事”,这应该是太守袁忠下令下属谯县县令动手。而这次官方的抓捕使得曹操险些遭殃,幸亏夏侯渊为他顶缸,在夏侯渊坐牢的同时,曹操明显动用了家门的力量,以当时曹腾的势力,把事情摆平自然是小事一桩。但是要没夏侯渊及时顶替,恐怕曹操即使不死也要吃不少苦头。

古语有云,大丈夫处事恩怨分明,日后曹操得势之后,对于仇家倒也记得清楚。袁忠当时避难交州,后来被献帝征为卫尉,病死在路上,可曹操日后还让割据交州的士燮将其族人杀尽(注二):

初,袁忠为沛相,尝欲以法治太祖,沛国桓邵亦轻之,及在兗州,陈留边让言议颇侵太祖,太祖杀让,族其家,忠、邵俱避难交州,太祖遣使就太守士燮尽族之。桓邵得出首,拜谢於庭中,太祖谓曰:“跪可解死邪!”遂杀之。(《曹瞒传》)

仇是报了,可是对于恩人夏侯渊,曹操却是待之甚薄。《魏略》有云:

“时兗、豫大乱,渊以饥乏,弃其幼子,而活亡弟孤女。”

这件事发生在曹操起兵之前,当时黄巾蜂起,天下大乱。乃至为沛郡名族的夏侯渊家都要饿得揭不开锅。这时候要么逃难,要没找亲友相助。夏侯渊有什么朋友于史无考,开始亲戚倒有一堆,曹与夏侯都是沛国大族,可是看看那些仁兄,倒大多是不可能出手相助的:

夏侯惇——当时杀了人,在曹操起兵后才冒出,想必这时候还在流亡。

曹仁——本就是个不修行俭的,当时招集了一帮子人,在江淮间当强盗那,自然找不到人。

曹洪——虽然是个有钱的主,可史载其“家富而性吝啬”,连曹丕向他告贷都吃了闭门羹。

曹休——当时丧父,自己带着老母逃到江东去了。

而根据《曹休传》记载“天下乱,宗族各散去乡里”,说明当时曹、夏侯两族走的走、逃的逃,夏侯渊当时真是告贷无门,几近饿殍。当然还是有一位找得到,也有钱的“亲友”。那就是曹操,夏侯渊不光是曹操救命恩人,也是曹操的内弟。可以说既是亲又是友,而曹操家能花一亿钱买个太尉,逃难徐州时候更是浩浩荡荡几百车的财物随行。要救夏侯渊一家的饥荒,只需几石米的代价,这对曹操家来说只是沧海一粟、举手之劳。可是明显曹操这次没有援手,才出现了夏侯渊牺牲幼子养活死去弟弟的孤女那“感人”一幕。

而后来曹操起兵,诸曹夏侯皆效力军前,夏侯渊亦在其中,到官渡之战后,曹营诸将无不高官厚爵,而夏侯渊官职为典军校尉,头上连亭侯爵位也没捞到。此刻外姓将领张辽、乐进、于禁、徐晃等无是将军号、亭侯位了。当年董卓进京,“其所亲爱,并不处显职,但将校而已”。这“将”是中郎将,“校”是校尉,也就是说夏侯渊跟随曹操十多年,只混了个将校无爵位。

而到了建安十四年,夏侯渊督徐晃等大将征战,官职却只是行领军,也就是代理领军。虽然有权都督众将,却没实际名号,真是“名不至实归”,到了建安十七年,夏侯渊总算混到个将军号,可还是代理(护军将军),这一年,追随曹操二十多年的夏侯渊终于封候,爵位是博昌亭侯,食邑五百户。当时夏侯渊的从兄夏侯惇早就在十几年前被任为将军,封乡候,这位屡战屡败还当过一次肉票的仁兄现在食邑两千五百户,是夏侯渊的五倍。而异姓将领里,当时张辽一千六百户,于禁一千两百户,乐进一千两百户,个个比都夏侯渊的几倍。这对无论门第、亲旧、功劳都不逊色于众人的夏侯渊,只能说一句“夏侯难封”了。

在随后几年,夏侯渊败马超、韩遂、灭宋建、羌胡,虎步关右,所向无前,总算名至实归的当上征西将军,可食邑上也仅增封三百户,并前八百户。可是在他战死定军山后,还被曹操在军令中呼为“白地将军”。即使定军之败夏侯有责,可是幼年之时、相救之恩,三十年来戎马之劳,难道就为了这个“白地将军”吗???

夏侯妙才实不负曹公,曹公负夏侯多矣!!!!

注一:《后汉书,袁闳传》云袁忠“初平中,为沛相,乘苇车到官,以清亮称。及天下大乱”。按初平年关东牧守业已经举兵,天下大乱。故此《后汉书》之初平中当为错写。

注二:《后汉书,袁闳传》云袁忠于“献帝都许,征为韂尉,未到,卒”。故此有云曹操不当杀其族人,然献帝都许之日,袁强曹弱,曹操安能得罪??官渡之后,曹操狠不得杀尽袁氏,自然不会放过。
回复 举报
2007-7-19 21:32:09

主题

好友

431

积分

县尉

管宁大大辛苦了,长见识了
说个题外话,原来夏侯渊并非那么不堪

从敏捷性、力量型中选择,你觉得夏侯渊是哪个?
从弓手、步兵、骑兵来选,你认为夏侯渊是哪种?
谢谢,希望不要删我帖 - -
就当我添人气好了 - -:burn:
回复 举报
2007-7-19 21:42:0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水镜兄,

就魏将来说,夏侯渊并非不堪,但也没到某些文中所说数一数二地步,比之曹仁、张辽或有不足,比之乐进、张颌则已有余。

观其用兵,在于捷;观其后半生戎马之所,则为骑。
回复 举报
2007-7-19 21:51:40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辽东管宁
比之乐进、张颌则已有余。


管兄:
這個評價,劉備不同意啊:)

備曰:「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
回复 举报
2007-7-19 21:59:12

主题

好友

1655

积分

太守

Post by 辽东管宁
水镜兄,

就魏将来说,夏侯渊并非不堪,但也没到某些文中所说数一数二地步,比之曹仁、张辽或有不足,比之乐进、张颌则已有余。

观其用兵,在于捷;观其后半生戎马之所,则为骑。


演义中妙才亦死于这二字:surrender
回复 举报
2007-7-19 22:29:5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寧泊子
管兄:
這個評價,劉備不同意啊:)

備曰:「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

南海兄,

此段出于魏略,老鱼记载之敌国传闻向来不怎么靠谱,故可存疑。

张郃此前的表现实看不出有何可令刘备忌惮至此:下三巴被张飞杀得弃马缘山,全军覆没;战汉中又被诱出痛揍,成为导致定军山之战崩盘之重要原因。

而刘备方的记载,则此二人为一丘之貉,半斤八两:

今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举众往讨,则必可克。
回复 举报
2007-7-19 22:32:2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寧泊子
管兄:
這個評價,劉備不同意啊:)

備曰:「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


这句话和《张颌传》里另几句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是时,新失元帅,恐为备所乘,三军皆失色。 渊司马郭淮乃令众曰:“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遂推郃为军主。

郃识变数,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

但是看实际情况,夏侯渊之死,完全是张颌被刘备勾引开打所致,夏侯渊要不是去救援张颌,也不会死了。所以郭淮说这“张将军,国家名将”的话时候,估计自己肚子也在骂张颌。但为了稳定军心,只好说了。也就是这“国家名将”上次被张飞打得弃马缘山,也是这“国家名将”,这次被刘备引出来痛扁,乃至夏侯渊要分兵一半救他。

而这位“诸葛亮皆惮之”的老兄,和诸葛亮的两次正面交手,结果是一次被打飞、二次被打死,这号战绩怎么会让人“惮之”??:icon14:

《三国志,张颌传》对张颌的臭事一字不提,全部放在别传,光读本传倒是花团锦绣。大概因为张颌平日没少拍士大夫的马屁。无论陈寿、老鱼,写他本传都大加粉饰。:cold:
回复 举报
2007-7-19 22:50:59

主题

好友

431

积分

县尉

Post by 辽东管宁
水镜兄,

就魏将来说,夏侯渊并非不堪,但也没到某些文中所说数一数二地步,比之曹仁、张辽或有不足,比之乐进、张颌则已有余。

观其用兵,在于捷;观其后半生戎马之所,则为骑。


就管宁兄所言:夏侯渊败马超、韩遂、灭宋建、羌胡,虎步关右,所向无前,总算名至实归的当上征西将军

这种战绩还不能算数一数二吗....曹仁难道真的是鬼神大将军 - -
回复 举报
2007-7-20 00:22:58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管寧、文理兩位

張郃在魚豢的眼中,還真是非一般的重要

魏略曰:諸葛亮圍祁山,不克,引退。張郃追之,為流矢所中死。帝惜郃,臨朝而歎曰:「蜀未平而郃死,將若之何!」司空陳羣曰:「郃誠良將,國所依也。」

不過裴松之在後面就加了句「魏略既已難信」。就正如陳壽所說的那樣,「而鑒其行事,未副所聞」,這與兩位的意見算是異曲同工。

魚豢厚愛張郃也許是跟這有關吧:

郃雖武將而愛樂儒士,嘗薦同鄉卑湛經明行修,詔曰:「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將軍外勒戎旅,內存國朝。朕嘉將軍之意,今擢湛為博士。」

不過夏侯淵那「白地將軍」也不會是空穴來風,軍中傳此諢號當有其因,曹操再怎麼有負妙才,也該不至於憑空安插給他。

月旦人物,本來就沒一個準則,南蠻以為此二君不過半斤八兩,各有千秋吧。
回复 举报
2007-7-20 04:42:03

主题

好友

144

积分

布衣

管大既已得出结论可否继续深入挖掘一下,老曹为何这样待妙才呢?
回复 举报
2007-7-20 09:21:01

主题

好友

2237

积分

刺史

初期不知道.后期么,妙才抛弃自己幼子救下的那个侄女,当了张飞太太.有这"海外关系",与那耻为汉臣的肉票元让相比,你倒喜欢那个?妙才如此爱护侄女,当刘关张与曹操共事时,怕没少与亲家来往罢.
翻翻妙才履历,东征西讨,汉中之前不与刘备交锋.元让,曹洪等饭桶累次与大耳见仗.恐怕有猫腻.
为何张郃被张飞打到落花流水,丧师辱国,妙才却不能加他罪,事实小张也没受处分.足以证明张郃是派来监督妙才的,"渊遂没,郃还阳平",可证明张郃也领会曹操看妙才的眼光,不顾而去.
"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明明妙才督守汉中,为何刘备方面两人并提?,为何魏略说刘备认为张郃是魁首?因为这个道理,刘备也看出来了.张郃是监视妙才的,杀了张郃,曹操自然会疑杀妙才,不用自己动刀,所以刘备一次次挑上张郃打,开始就打到张郃率亲兵搏斗.再战又打的张郃不利求救.
妙才自己也清楚这点,所以本就主力归张郃,自带少量轻兵,小张再次被围,妙才这个都督分一半兵救援,自己就只剩下几百人做做修理,无权无力,可见一斑.
妙才之死,不关刘备事也.:burn:
回复 举报
2007-7-20 10:21:56

主题

好友

1196

积分

太守

袁忠后来一定会很后悔,曹操当时罪行积累已多,在其掌握之下时,却没有抓到曹操立刻杀了,以至有后来的家国之祸。

袁忠的后悔大约会比宋璟后悔掌握二张时不及时斩杀更厉害。
回复 举报
2007-7-20 10:28:27

主题

好友

2121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既然时下流行阴谋论,其实夏侯渊之死的背后就可能有阴谋。
  
  按《夏侯渊传》的说法,夏侯渊自护南围,另使张合护东围,面临刘备攻击,张合不利,就在夏侯渊将兵分助张合,刘备以黄忠「金鼓振天,欢声动谷」袭斩夏侯渊。
  
  但是《张合传》却以刘备急攻张合不下,夏侯渊因救火等而死,完全没提到夏侯有无救援张合之事,或是张合为何不分兵救援夏侯渊等。另张合在主将夏侯渊死后,由郭淮劝进推为军主,接收夏侯渊死生的指挥权,曹操在长安也遣使假节承认张合之便宜行事。
  
  汉中本是易守难攻,张鲁割据多年不说,刘备亦以坚守而逼退曹操,因此[color="Blue"]夏侯渊坚守汉中的战略本无错误──直到因某事发生后,夏侯渊被啄出应战,却意外被袭杀。
  
  这种[color="blue"]啄木鸟战术的声东击西,通常声势浩大,故被诱杀。就汉中而言,南围与东围犄角为阵,如果张合真的足以应付刘备,也就是足以保护东围,夏侯渊大可不必冒险出击,夏侯渊自守南围即可,但在何种情况之下,夏侯渊必须离开南围而驰救南围呢?是否护守东围的张合发出紧急求救的要求,不得而知,但结果为夏侯渊被诱出。
  
  归纳可能情况:
  
  状况一、夏侯渊主动攻击,刘备应战。(《张合传》、《先主传》、《法正传》)
  
  状况二、刘备主动攻击,夏侯渊应战。(《夏侯渊传》、《黄忠传》)
  
  无论如何,争地被刘备占据后,刘备反客为主,使用守势。即使曹操亲自率军来援,刘备拒绝交兵,下场是曹操带张合离开,刘备终得汉中。其实本来应该是夏侯渊率张合坚守汉中,然后刘备撤退才对,只是中间发生某事后,反变成曹操要撤退。
  
  所谓的某事为夏侯渊之死,张合因而掌权,虽然失汉中又丧夏侯渊,但是某事之后,次大的得利者为张合(最大的得利者为刘备)。
回复 举报
2007-7-20 20:12:1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寧泊子
管寧、文理兩位

張郃在魚豢的眼中,還真是非一般的重要

魏略曰:諸葛亮圍祁山,不克,引退。張郃追之,為流矢所中死。帝惜郃,臨朝而歎曰:「蜀未平而郃死,將若之何!」司空陳羣曰:「郃誠良將,國所依也。」

不過裴松之在後面就加了句「魏略既已難信」。就正如陳壽所說的那樣,「而鑒其行事,未副所聞」,這與兩...

南海兄,

以其批判夏侯渊为例:

渊本非能用兵也,军中呼为“白地将军”;[color="Red"]为督帅尚不当亲战,况补鹿角乎?

但同样是恃勇逞能,张辽带八百人冲阵,末了太祖大壮辽;曹仁更是带了几十骑出去耍子,末了太祖益壮之。所以说老曹对人多有刻薄势利,结果说明一切,胜了一切皆好,败了众丑皆备。

军中多绰号,如近世之“邱疯子”云云,本不足为奇。夏侯渊勇胜于谋,自然有问题,但曹操既然委以方面重任,显然在曹操眼中,这一问题尚不致命。倘若夏侯渊当真是“本非能用兵”之草包,则任其以荷国重任者,又是何许人也?
回复 举报
2007-7-21 20:31:4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寧泊子
管寧、文理兩位

張郃在魚豢的眼中,還真是非一般的重要

魏略曰:諸葛亮圍祁山,不克,引退。張郃追之,為流矢所中死。帝惜郃,臨朝而歎曰:「蜀未平而郃死,將若之何!」司空陳羣曰:「郃誠良將,國所依也。」

不過裴松之在後面就加了句「魏略既已難信」。就正如陳壽所說的那樣,「而鑒其行事,未副所聞」,這與兩...


宁兄,

那段〈魏略〉已经没法说了,后面辛吡驳斥陈群的话更是瞎掰到极点:

乃持群曰:“陈公,是何言欤!当建安之末,天下不可一日无武皇帝也,及委国祚,而文皇帝受命,黄初之世,亦谓不可无文皇帝也,及委弃天下,而陛下龙兴。今国内所少,岂张郃乎?”陈群曰:“亦诚如辛毗言。”帝笑曰:“陈公可谓善变矣。”

这里一下把张颌提高到曹操、曹丕地位。可见老鱼大概平时没少受张车骑款待了。:icon14:

而军中称夏侯渊为“白地将军”,军中亦号夏侯惇为“盲夏侯”。虽然其为独眼龙,但尚未至盲人,估计亦有嘲讽其用兵如瞎子。可是看老曹平时对夏侯惇态度“常与同载,特见亲重,出入卧内”,没办法,标准不同。

至于张颌、夏侯优劣,至少在汉中之战,张颌罪责难逃,比夏侯逊色许多。而观张颌一生战绩,最大莫如街亭之役,此乃“天降大功于斯人矣”,非战之功。
回复 举报
2007-7-23 13:10:53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Post by 辽东管宁

而到了建安十四年,夏侯渊督徐晃等大将征战,官职却只是行领军,也就是代理领军。虽然有权都督众将,却没实际名号,真是“名不至实归”,

前几天跟人扯过这个问题。
十四年,以渊为行领军。
这里的行文不是很通畅。
要么就是十四年,以渊为领军。
要么就是十四年,以渊行领军。
为行领军一说,很是让人费解。

中领军史涣建安十四年亡故,个人觉得夏侯渊补上中领军之缺倒是有可能。
不过曹魏中领军一职在记载上颇有出入,聊备一说吧。
回复 举报
2007-7-24 19:50:0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冒牌兄,

十八年老曹当魏公时候,中领军是韩浩,当时劝进单子如下:

於是中军师陆树亭侯荀攸、前军师东武亭侯锺繇、左军师凉茂、右军师毛玠、平虏将军华乡侯刘勋、建武将军清苑亭侯刘若、伏波将军高安侯夏侯惇、扬武将军都亭侯王忠、奋威将军乐乡侯刘展、建忠将军昌乡亭侯鲜于辅、奋武将军安国亭侯程昱、太中大夫都乡侯贾诩、军师祭酒千秋亭侯董昭、都亭侯薛洪、南乡亭侯董蒙、关内侯王粲、傅巽、祭酒王选、袁涣、王朗、张承、任籓、杜袭、中护军国明亭侯曹洪、中领军万岁亭侯韩浩、行骁骑将军安平亭侯曹仁、领护军将军王图、长史万潜、谢奂、袁霸等劝进曰:

上面那张劝进表,夏侯敦、曹洪、曹仁三个都有份,独少夏侯渊,而十七年夏侯渊的官职是典军校尉行护军将军,结果到十八年,护军将军是王图当了。那么表示夏侯渊当时还是典军校尉,真不知道是得罪了老曹还是怎么了:glare: :surrender
回复 举报
2007-7-25 08:29:22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Post by 辽东管宁
冒牌兄,

十八年老曹当魏公时候,中领军是韩浩,当时劝进单子如下:

於是中军师陆树亭侯荀攸、前军师东武亭侯锺繇、左军师凉茂、右军师毛玠、平虏将军华乡侯刘勋、建武将军清苑亭侯刘若、伏波将军高安侯夏侯惇、扬武将军都亭侯王忠、奋威将军乐乡侯刘展、建忠将军昌乡亭侯鲜于辅、奋武将军安国亭侯程昱、太中大夫都乡侯贾诩、军师祭酒千秋亭侯董昭、都亭侯薛洪、南乡亭侯董蒙、关内侯王粲、傅巽、祭酒王选、袁涣、王朗、张承、任籓、杜袭、中护军国明亭侯曹洪、中领军万岁亭侯韩浩、行骁骑将军安平亭侯曹仁、领护军将军王图、长史万潜、谢奂、袁霸等劝进曰:

上面那张劝进表,夏侯敦、曹洪、曹仁三个都有份,独少夏侯渊,而十七年夏侯渊的官职是典军校尉行护军将军,结果到十八年,护军将军是王图当了。那么表示夏侯渊当时还是典军校尉,真不知道是得罪了老曹还是怎么了


俺想过这个问题,十八年的表也未必准确。

《夏侯惇传》明确记载韩浩位至中护军,而非中领军。
而曹操破张鲁后,韩浩还是护军,而非领军。
《魏书》:从讨张鲁,鲁降。议者以浩智略足以绥边,欲留使都督诸军,镇汉中。太祖曰:“吾安可以无护军?”乃与俱还。其见亲任如此。
若以此表为确,则韩浩是先由中护军改中领军,后来又改为中护军,这种反复的可能性俺觉得不太高。

与之相关的中护军一职,在建安十八年是否为曹洪所领,也有疑问。
《曹洪传》:别征刘表,破表别将於舞阳、阴叶、堵阳、博望,有功,迁厉锋将军,封国明亭侯。累从征伐,拜都护将军。文帝即位,为卫将军。
未尝载曹洪为中护军。
《王粲传》:瑀少受学於蔡邕。建安中都护曹洪欲使掌书记,瑀终不为屈。太祖并以琳、瑀为司空军谋祭酒,管记室,军国书檄,多琳、瑀所作也。
阮瑀卒于建安十七年,则曹洪最迟在建安十七年已为都护将军。从记载来看,都护一职还略高于护军,曹洪会不会倒退回去当中护军,也是问题。

至于护军将军王图,未见于其他记载。
世语曰:悌字孝威。年二十二,以兗州从事为泰山太守。初,太祖定冀州,以悌及东平王国为左右长史,后至[color="Red"]中领军,并悉忠贞练事,为世吏表。
后至中领军一句前显然缺了一个“国”字。
这个位至中领军的王国倒可能与王图是一个人。

至于夏侯渊的本职,俺认为在建安十四年以后直到破张鲁后,夏侯渊一直都是中领军。
《魏书》:从讨张鲁,鲁降。议者以浩智略足以绥边,欲留使都督诸军,镇汉中。太祖曰:“吾安可以无护军?”乃与俱还。其见亲任如此。
曹操此时不留中护军韩浩,而留了中领军夏侯渊。夏侯渊此后改为征西将军。
继任者或为曹休、曹真之一。
《曹休传》:刘备遣将吴兰屯下辩,太祖遣曹洪征之,以休为骑都尉,参洪军事。太祖谓休曰:“汝虽参军,其实帅也。”洪闻此令,亦委事於休。备遣张飞屯固山,欲断军后。众议狐疑,休曰:“贼实断道者,当伏兵潜行。今乃先张声势,此其不能也。宜及其未集,促击兰,兰破则飞自走矣。”洪从之,进兵击兰,大破之,飞果走。太祖拔汉中,诸军还长安,拜休中领军。
《曹真传》:以偏将军将兵击刘备别将於下辩,破之,拜中坚将军。从至长安,领中领军。

两者皆云还长安为中领军,当有一误。
回复 举报
2007-7-25 10:09:0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曹休传》:刘备遣将吴兰屯下辩,太祖遣曹洪征之,以休为骑都尉,参洪军事。太祖谓休曰:“汝虽参军,其实帅也。”洪闻此令,亦委事於休。备遣张飞屯固山,欲断军后。众议狐疑,休曰:“贼实断道者,当伏兵潜行。今乃先张声势,此其不能也。宜及其未集,促击兰,兰破则飞自走矣。”洪从之,进兵击兰,大破之,飞果走。太祖拔汉中,诸军还长安,拜休中领军。
《曹真传》:以偏将军将兵击刘备别将於下辩,破之,拜中坚将军。从至长安,领中领军。
两者皆云还长安为中领军,当有一误。


老冒,

曹休为建安二十四年夏五月曹操自汉中还长安时所实授,曹真系建安二十三年曹操至长安时所暂领,两者并不矛盾。

又,太祖拔汉中,诸军还长安,拜休中领军断句误,当为太祖拔汉中诸军还长安,拜休中领军。
回复 举报
2007-7-25 11:05:51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Post by 杨文理
老冒,

曹休为建安二十四年夏五月曹操自汉中还长安时所实授,曹真系建安二十三年曹操至长安时所暂领,两者并不矛盾。

又,太祖拔汉中,诸军还长安,拜休中领军断句误,当为太祖拔汉中诸军还长安,拜休中领军。

这也可以说通。
魏代汉以后的中领军比较容易考证。
那夏侯渊之后的中领军,有可能就是那位王国(或王图)了。
从经历上来说,长史王必其实也跟这位王国有些类似,或许是同一人也未可知。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8-3 18:17 , Processed in 0.0762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