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56|回复: 0

【都督推荐】羊质虎皮,英雄气短——论袁绍

[复制链接]
2006-11-3 22:48:24

主题

好友

7040

积分

东山高士

引 子

近日无事,上街闲逛,路经某古玩店,铺内宝物琳琅满目,既有琴砚刀剑等传统古物,亦有赤兔绝影等千年罕兽,皆世之珍品。只见店内人声鼎沸,叫价敲槌此起彼落,煞是热闹;心动之,欲购,始觉囊袋空空。问:赊借或刷卡可否?店主管笑着摇头,并深度诱惑:不妨在本店当伙计,业绩好可赚些银两来淘宝,岂不快哉!想想也对。问:什么干活?答:兜售三国古董“类人袁”。
性本善,人之初。二千年前国宝级风云人物袁本初,是否人如其字?有曰:世事难料,一代枭雄袁本初早已蜕变成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之燕鹊。果真如此?

一、其人其事

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家族显赫,四世三公,门多故吏。袁绍英雄盖世,武勇超群,折节下士,士多归之。曾任司隶校尉,祁乡侯渤海太守,在诸侯中颇有影响。董卓霸京师,与百官筵间商议废帝,惟绍拔剑而起,拂袖而去;后绍被曹操等推为讨董十八路诸侯盟主,统领数十万地方军与董卓的中央军决战;董卓被杀,谋士献计让袁绍将献帝迎至邺城,绍未采纳。后曹操将献帝迎到许昌,挟天子以令诸侯,袁绍后悔不矣。198年,曹操攻打徐州吕布,田丰献计让袁绍攻打空虚的许昌,袁绍以其小儿有病拒绝出战。袁绍于199年消灭了北平太守公孙瓒。刘备杀了袁绍之弟袁术,袁绍反而和刘备结盟。最终刘备被曹操击溃,袁绍又收留了刘备。袁绍发表讨伐曹操檄文,并分别起兵于白马和延津,然其大将颜良、文丑先后被关羽诛杀。200年,袁绍亲率75万大军在官渡与曹操的7万军决战。次年,曹操成功袭击袁绍的粮仓乌巢,活捉守将淳于琼,大败袁绍。袁绍只带8百余骑逃回邺城。袁绍起兵仓亭,要雪官渡之恨。结果又被曹操打败。袁绍回邺城后一病不起。次年,袁绍长子袁谭起兵攻打曹操,结果又遭大败。袁绍闻讯后,吐血身亡。临死前,其传位给三子袁尚。这为以后二袁之争埋下祸根,也为曹操平定北方铺平了道路。

二、羊质虎皮

袁绍家世显赫,人脉极丰,兵多将广,在诸侯之中实力最强,是前三国数一数二的叱咤风云人物,按说他统一天下的可能性最大。然而,其“不纳直言,不善治世”的性格使他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绝好机会,最终在官渡之战中败给实力比他弱得多的曹操,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关于袁绍的性格,演义里多有评论,几乎是异口同声,似有盖棺定论之势。例如曹操所言:“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乃疥痫之辈,非英雄也。”李儒说:“袁绍好谋无断,不足为虑。”吏官曰:“袁绍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不能就朝堂诛卓,反长揖而去,得一郡守而喜,廖之甚也!”还有诗书为证:“羊质虎皮功莫说,凤毛鸡胆事难成。”、“气欲吞天志不高,有谋无断岂英豪。”
袁绍果真是“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之人耶?以下是偶的看法。
1、承祖荫以扬名,凭韬略难成事。做为一方霸主,袁绍无论谋略智慧还是政治头脑显然比曹操刘备逊色得多,在知人善用、广纳贤言方面也是糟糕透顶,枉负一代枭雄盛名。袁绍的政治手腕,甚至不如董卓。袁绍属高干子弟出身,能有今日主要是受祖上荫庇,因四世三公故而门多故吏。不似刘备白手起家,靠人格魅力和实施仁政网罗天下英才;也不如曹操知人重用,眼光广远,胸怀雄韬武略。由于此并非讨论之重点,故举例略。
2、袁绍乃“志小胆大,独断孤行”之人。先说袁绍“志小”。前面提到有一句诗形容袁绍“气欲吞天志不高,有谋无断岂英豪”,偶认为说对了一半。袁绍胸无鸿鹄之志,身上缺少董卓的霸气和曹操的野心。举例说明:198年,曹操攻打徐州的吕布,其老巢许昌空虚。刘备派人劝说袁绍攻打许昌,袁的谋士田丰也献上良策,力主袭击许昌。奈何袁绍竟以其小儿子有病为由,拒绝出战,白白失去一个称霸天下的绝好机会。相形之下,刘备可就豁达多了,在长坂摔阿斗的故事广为人知,他还说过一句经典名言: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好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再看看曹操,宛城一战,痛失长子曹昂和大将典韦,然操:“吾折长子、爱侄无痛泪,独号泣典韦也。”众皆叹操爱士过于亲子。想想历史上一些君主为了坐稳位子,宁可派自己的儿子当人质。可见,袁绍也许是个好父亲,但不是个好君主,儿女情长误国事。
袁绍之胆其实并不薄。界桥一战,赵云率军忽至,袁绍毫无准备,田丰慌对绍曰:“矢如雨下,主公且于空墙中躲避!”绍以兜鍪扑地,大呼曰:“大丈夫愿临阵斗死,岂可入墙而望活乎!”众军士齐心死战。可见袁绍并非贪生怕死之人。董卓霸京师之时,设宴会集公卿百官,令吕布率甲士千余,侍卫左右。筵间董卓提出废帝,群臣惶怖莫敢对,惟袁绍一人拔剑而起,怒斥董卓,后拂袖而去。有后人责怪袁绍有勇无谋,不能当场就朝堂诛卓。诸位!想想那些哑雀无声的文武百官吧!要是真动起手来,袁绍还能跨出那个门坎么?你道吕布是吃素的!然袁绍只身赴鸿门宴,能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拍案而起,旗帜鲜明地反董,这份勇气和胆量非常人可及。
偶认为,袁绍非“好谋无断”,而是“独断专行”。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官渡之战。此役袁绍一意孤行,不听忠言,几乎把其所有最优秀的谋士赶尽杀绝。先说袁绍兵将临发,田丰上言力阻:“各宜守待,以候天时,若妄兴兵,必有大祸。”绍欲斩之。众官告免,绍教枷扭送狱,后绍兵败,始悔当初不听田言,却又杀田丰于狱中。接着沮授献计,建议绍宜缓守,旷以日月,曹军不战自败。绍闻言大怒,锁沮于禁军中。后绍军败,乱军中沮授不能逃,被擒,至死神色不变。官渡之战期间,审配上言袁绍:“粮食乃军家之重事,不可不用心。乌巢乃屯粮草之处,必得重兵守之。”袁绍曰:“吾筹策已定。”审配日:“军机至重,不可忽也。”绍曰:“吾行兵二十年,非不能也。”袁绍遣大将淳于琼引军二万(评:区区二万军守粮,儿戏!),去守乌巢屯粮之所。淳于琼自至乌巢,以为闲逸之地,终日与诸将聚饮(评:派草包大将守粮,更愚不可及)。谋士许攸捉获操军信使,来见袁绍,建议“若分轻骑,星夜掩袭许昌,而许昌可拔也,则奉迎天子以讨曹操,操可擒也。如其未溃,首尾相攻,必破之矣。今操粮食已尽,正可乘时两路击之。”绍不听,反而怒斥许攸。许攸仰天长叹:“忠言逆耳,竖子不纳!”后许弃袁绍而改投曹操,为曹操打败袁绍立下大功。由此可见,袁绍并非好谋无断,而是独断专横,一意孤行。田丰、沮授之谋,虽良、平何以过之?故君贵审才,臣尚量主.君用忠良,则伯王之业隆;臣奉暗后,则覆亡之祸至。

三、英雄气短

    袁绍文有田丰、许攸、沮授、审配等贤能谋士辅助,武有颜良、文丑、赵云、张合、高览等猛虎良将定邦,本可成就一番宏伟霸业,然其胸无大志,更兼用人不当、不听直谏、独断孤行,没能充分发挥谋士良将的智慧和才能,便纵有雄兵百万,将军过千,到头来只落个吐血身亡的下场。袁绍能聚人却不能用人,羊质虎皮,外强中干;应时势雄起,然大浪淘沙,英雄不再,理数之常也。

辩文一:关于用人

许攸、郭图、审配的人品一般,但他们作为谋士还是称职的,甚至是优秀的。人用其长避其短,袁绍要想称霸天下,必须有海纳百川的胸襟,网罗天下良才为己所用。谋士有缺点又何妨?关键是要知人善用。有句通俗名言:管他黑猫白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袁绍因许攸有贪渎行为便不纳其谏,因人废言,非明主所为。以张邰为例,张降曹之后,颇受重用,在众多将领中脱颖而出,充分显示其智将的军事才能。袁比之曹,在用人方面高低立判。袁绍无法一统天下,问题不在于他缺少谋士良将,而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

辩文二:关于用人

官渡之战最能体现袁绍的性格特点。谋士中有正反两种意见很正常,“人多口杂”么,袁绍做为最后决策者,本该明察秋毫,做出正确决断。然其却时常犯“浑”,拍板倒是拍了,净是昏招。举颜良为例,其实良之死,袁绍负有主要责任。绍谴大将颜良作先锋,进攻白马。沮授谏曰:“颜良生性促狭,虽骁勇,不可独任。”绍曰:“吾之上将,非汝等可料也。”按理说袁绍应对手下的优缺点了如指掌,可惜不是这样。
    从决策的结果来看,体现了袁绍确实“智小”,分不清什么意见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愚认为,袁绍不是朝秦暮蜀,而是“恋上不该恋的人。”净纳错误意见,有点“葫芦僧断葫芦案”的味道。

辩文三:袁绍爱听谗言、拒绝直谏的性格,是不是属于“好谋无断”呢?

偶认为,他的“智慧容量”决定了他的判断能力。一个人,如果黑白不分,是非不明,正误不辩,说到底是他的智慧出了问题。选择偏听偏信,排斥正确意见,是愚蠢的表现。如果事实证明袁绍的决定是对的,田丰、沮授、许攸等人的意见是错的,那么我们对袁绍的看法将完全相反,对袁的评价,也许将是诸如“从善如流、坚持己见、决策英明果断”之类。成王败寇。事实证明,袁绍智小才疏,因为他“断”得愚蠢。

辩文四:关于袁绍是不是白痴。

慢慢回想,袁绍红极一时,除了祖上余荫外,他也曾从善如流,做出正确决择,从而把袁家军发扬壮大。袁绍“英雄盖世,武勇超群,能折节下士,士多归之。”这确是袁绍自身努力的结果,倒也不能一概否定。
三国里两位公认的英雄人物刘备和曹操,也是从弱小发展到强大,叱咤风云,可到头来也是空喜一场。刘备因急着为关羽报仇,结果数十万大军被火烧连营七百里,以至抱憾死于白帝城。曹操同样没能熬到一统天下的那一天,反为司马父子作了嫁衣。袁绍的智慧谋略,无疑较曹刘为逊,尤其在识人用人方面,更是和曹刘差得太远。刘备知道自己的雄韬武略难成大事,便靠着汉室宗亲这块金字招牌起家,走亲民路线,求贤若渴,三顾茅庐请来诸葛亮,此后便当起甩手掌柜,对诸葛亮言听计从,借着诸葛孔明的东风,终也成为三分天下之一主角。刘备最大的成功,便是知人善用。连在白帝城蹬腿之前,还嘱咐诸葛亮说马稷这人如何如何。袁本初呢,除了偶露峥嵘,多数时间里是个昏庸的主,说他“无决”吧,偏偏又总是爱听谗信,排斥忠言,一错到底。要说袁绍在事业有成之后才失去了当年创业时的锐气和魄力,骄傲自满,偏信谗言,最终成了个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之辈,似也不象,因为演义里从一开始便对袁绍做了盖棺定论式的评价。愚认为,袁绍是因为智力不够导致决策屡屡出现失误,加之其虽能聚人,却不懂用人,不会摆平内部各种矛盾,以至发生严重内耗,无形中瓦解了袁军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囚杀田丰,禁锢沮授,赶走许攸,逼反张、高,袁绍其实是自己打败了自己。

辩文五:袁绍之败是因为对手曹操强大?

我倒是认为问题主要出在袁绍本人身上,与曹操没多大关系。其时袁绍实力超过曹操,而且也有很多机会击败对手,然由于其内部不和、决策有误,导致兵败,怨不得人。

辩文六:关于田丰曾两次劝袁绍不要出兵

田丰第一次劝谏的理由是“兵起连年,百姓疲弊,仓廪无积,不可复兴大军。”偶认为田丰说的是大实话。按照某坛友的看法,似乎是一定要等到袁绍打败曹操统一了中原后才是军民休养生息的最佳时机。可战事一起,何时结束是由不得袁绍说了算的,一旦陷入旷日持久的僵局,数十万大军的军资消耗自是十分惊人。 “仓廪无积”是事实(审配并没有反驳田丰这一点),北军比南军粮多,这也是事实。袁绍地大人多势雄,国库无粮,可以强征百姓口中粮,但河北再怎么富有,也撑不住坐吃山空。粮草对于军队的重要性,就连和田丰是死冤家的审配也非常重视,再三提醒袁绍:“粮食乃军家之重事,不可不用心。乌巢乃屯粮草之处,必得重兵守之。”又日:"军机至重,不可忽也。"因此曹操要在乌巢烧袁军粮草,自然是要掐袁绍的脖子。
有坛友说:“反观袁军,就算韩猛运粮被烧了,乌巢粮食全没了,也没提一句袁军败北是因为挨饿”。 挨饿的字眼虽没出现,但许攸早就有先见之明:“断其粮食,不三日,绍军自散也。”再看看袁军丢失乌巢之粮后,其结果不幸被许攸言中:“袁绍自去了郃、览,又绝了乌巢之粮,军心惶惶,多有逃窜。”有坛友说:“若不是许攸叛变,我看不出曹操如何能取胜。”这不就等于承认粮草对于袁绍至关重要么?许攸对曹操的最大贡献,不就在于帮助曹操烧掉袁军粮草?
穷兵黩武未必是兵略上策,休养生息也不见得就是养虎为患。曹操即便是灭了刘备和张绣等势力,他也同样面临“兵起连年,百姓疲弊”的问题,强驽之末罢了。袁绍以逸待劳,曹操哪来的优势?这正是田丰二次劝谏的理由:“不如以久持之,待其有隙而后可动也。”而曹操空许都征刘备的时候,正是“有隙”之机。要知道,虽然袁绍可以联合刘备、张绣攻打曹操,但将来仍然要面对日益坐大的刘、张势力,将来和刘张还是有得一拚。趁着曹操攻打刘备之机,端掉操之老巢,行渔翁之利,一举两得,岂非更好?从谋略上讲,这个所谓的“被动拣便宜”,不费吹灰之力,比起“主动造便宜”,花时费力的正面交锋,要更胜一筹。
有坛友说:“逢纪可以说是老袁取冀州的第一功臣,老袁没他就没有偌大基业,而田丰除了教老袁躲空墙之外有过啥表现?如果真有事情不决要信一个人的话,我是老袁也要信逢纪而非田丰。”呵呵,先且看看书中是如何评价田丰的:其人英杰,见识高明,巨鹿人也,姓田,名丰,字元浩,乃帐下第一个谋士。田丰凭什么成为袁绍帐下第一谋士?难道仅凭教老袁躲空墙?既然老袁信适纪胜过信田丰,为何又心怀疑惑,不思进兵?归根结底,袁绍的判断力出了问题,也就是他的“智小”使他无法做出正确判断。再加上没有处理好内部矛盾,在严重内耗的情况下,袁绍败局已定。
所谓“仓廪无积”,指的是尚未出兵之前,袁军当时所面临库存空虚的窘况。一旦决定出兵,自然是要大力“监督粮斛”,广征粮草,苦的自然是百姓!北军粮比南军多,这是比较而言,因为袁绍所辖范围远超曹操,地广人多,征粮工作自然比曹操容易。许攸在袁绍帐下谋事多年,他对袁军的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既然他都说了:“断其粮食,不三日,绍军自散也。”可见袁绍军粮供应主要来自乌巢。袁绍兵多将广,谋士甚众,跑了个许攸算什么?田丰、沮授都还在吃牢饭呢!从“袁绍自去了郃、览,又绝了乌巢之粮,军心惶惶,多有逃窜。”这句话,可知无粮对绍军的打击甚大,这可不是乱猜,是事实。
连曹营的人都知道田丰的性格“刚而犯上”,经常拂逆主子之意,主必不喜,如果不是靠本事吃饭,田丰凭什么混到第一谋士的位置?事实也证明了田丰的谋策不是盖的,老袁脑子进水了听不进去,活该。
关于田丰为何成为袁绍帐下第一谋士。有坛友认为这是袁绍用人不察之故。磐河之战田丰劝袁绍躲入空墙,有人不以为然。其实袁绍拒纳田丰好意,此举冒有相当大风险,成则鼓舞士气,败则死无葬身之地。作为忠心耿耿的幕僚,田丰自然要以主公之安危为首要考虑。誓死不退的决定,也只能由袁绍本人做出,田丰要是劝主帅处于“矢如雨下”这样的生死边缘,岂非不忠不义?!田丰力谏袁绍乘操东征之机,袭击空虚许昌,这本是一条绝妙计策,但袁绍因其小儿有病而拒绝出兵,白白丧失良机。此策比起逢纪劝袁绍取冀州,毫无逊色,若袁绍纳其言,也许历史早就改写了!田丰力谏袁绍勿出兵伐操,袁不纳,反将田锒铛入狱,后兵败,军中将士都捶胸而哭曰:“若听田丰之言,我等怎遭此苦也!” 袁绍也大悔:“吾不听田丰之言,兵败将亡,吾今归去,有何面目而见田丰耶?”孰对孰错,事实已给出答案。田丰心怀百姓疾苦,力劝袁绍先休养生息而后谋定,这是具有远见卓识的。田丰被称第一谋士,既不是靠溜须拍马,也不是靠刚而犯上,而是纯靠智慧吃饭。从曹操手下众谋臣对田丰、逢纪、审配等人的评价,也可知田丰的能力在其他人之上。 说袁绍以田丰为第一谋士是不会用人, 那就颠倒黑白了。荀彧“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无用”的评价,或许更有说服力吧!
到底袁绍是不是没了乌巢便会断粮?我们先且来听听许攸的说法。
操大悦,求计于攸。攸曰:“袁绍军粮辎重,皆积于故市乌巢,袁绍营北四十里。今拨淳于琼为将军、运谷使监支,琼嗜酒无备之人。公选精兵诈为袁军,问之则曰:'吾蒋奇也,差来护。'到彼烧其粮,乘间烧其辎重,断其粮食,不三日,绍军自散也。”操大喜,置洒重待,留攸于寨中。
许攸初投曹操,急于立功表忠,他有什么理由对曹操说谎?!曹操虽然粮将尽,但不是“教荀彧、任峻措办粮食,星夜火速解赴军前接济”么?哪里就饿肚子了?从此也可知,战时的军中粮草是临时催缴强征出来的,不是靠“仓廪累积”出来的,田丰所言属实。虽然袁绍地广人多,虽然审配也在监督粮斛,可是数十万大军的粮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凑出来的,远水救不了近火,否则审配也不会再三提醒袁绍要注意对乌巢粮食的防范。

辩文七:关于许攸分军掩袭许昌之计。

有坛友认为许攸教袁绍以轻骑乘虚袭许难以达到偷袭的目的。演义是经常不按照牌理出牌的,现实中的许都和官渡到底距离有多远?这并不重要。在演义里,地理位置是虚的,部队的调动有时宛如武侠小说里日行数千里的侠客。既然曹操都大惊曰:“若袁绍用子言,吾事败矣。”那就证明许攸此计甚妙。有人主张要主动进攻,可为何此时却要袁绍坐等曹军饿死不战而胜?

辩文八:关于派淳于琼守乌巢

袁绍乌巢此役,用人不当是肯定的,但袁是否真的就非常重视乌巢?从袁绍和审配的对话可知一二,尤其当沮授苦谏袁绍:“乌巢屯粮之所,不可不提备。速遣精猛将于间道山路巡之,免被曹操之策算。”袁绍非但不听,还一剑将监者斩之,重视乎?!淳于琼性刚好酒,自至乌巢,以为闲逸之地,终日与诸将聚饮。委派这样的爷们担当大任,能不败呼?2万:75万,只占不到2.7%的总兵力,多乎?不多也。别忘了,南军虽少,勇猛远胜北军。其实官渡之战,不在双方兵力的多寡,而在于粮食!没有了粮食,再多的军队也徒然。只要派张高两人中的一个守粮,可能就不是这种局面。有坛友说了,袁绍只要坐等操军无粮,便可不战而胜,既然这样,抽派张、高中的一人去守乌巢,有何不可?

辩文九:关于派张邰、高览劫曹营,导致二将投降

有坛友言:如果袁绍如张邰所言派他和高览救乌巢,被张辽、许褚宰的就很可能是他们俩了。呵呵,张邰、高览又不是没和张辽、许褚PK过,也没见张高有输给张许两人,更别说宰了。张邰是智将,未必如蒋奇那般粗心上当。当时张、高主张救乌巢,反对劫营,但袁绍却派他们去劫曹营,而派蒋奇去救乌巢,真是奇怪。张高两人对于袁绍的重要性,肯定比蒋奇大,从此处也可看出袁绍对劫曹营比救乌巢更重视。再个,袁绍那75万大军莫非只当摆设用?2万军都守不住乌巢,却只派1万军驰援,真是抠门得很!乌巢是袁绍军的命脉所在,没了乌巢,等于是丧失了战斗力,不战自溃。

辩文十:关于对袁绍的评价
对袁绍的这句评价,倒也不是全无对处,但袁绍与董卓对峙一节,是否体现了袁绍色厉胆薄?先且看原文:
卓次日于省中设宴,会集公卿,令吕布将甲士千余,侍卫左右。是日,太傅袁隗与百官皆到。酒行数巡,卓按剑曰“今上皇帝暗弱,不可以奉宗庙为太子。吾依伊尹、霍光故事,废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为君,汝大臣意下如何?” 群臣惶怖莫敢对。座上一人应声而出曰:“太甲不明,伊尹放之,昌邑有罪,霍光废之。今上富于春秋,有何不善?汝欲废嫡立庶,欲为反耶?”众视之,乃中军校尉袁绍也。卓大怒,叱之曰:“竖子!天下事在我,我今为之,谁敢不从!汝视我之剑不利也?”袁绍亦拔剑出,曰:“汝剑虽利,吾剑岂不利也!”两个在筵上敌对,卓欲杀袁绍,蔡邕止之曰:“事未可定,不可妄杀。”袁绍手提宝剑,长揖百官而出,悬节东门,上马奔冀州而去。卓谓太傅袁隗曰:“汝侄无礼太甚,吾看汝面,不杀之。废立之事,其意若何?”隗曰:“太尉所见是也。”卓曰:“敢有阻大议者,以军法从事!”大臣震动,皆云“一听遵命。”
说袁绍色厉可以,但要说他胆薄,似不太公允。当时百官噤若寒蝉,惟袁绍一人应声而起,如果说袁绍胆小,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大可与其他百官默不出声,又何必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至于有坛友说:但是当董贼气焰已被压制,群臣均谓可从长计议,情况正向有利的方向发展时,袁绍却悬节而去,一走了之,以致于董卓得逞。似不符当时实况,当时止有蔡邕一人劝董卓勿杀袁绍而已,其他大臣都被吓呆了。袁绍若不走,他一人之力也扭转不了大局,还极可能会被董杀死。偶认为,袁绍此举,既表明了个人态度,又审时度势,识时务者为俊杰,走而上。至于史官什么“不能就朝堂诛卓”云云,不切实际。君不见“吕布将甲士千余,侍卫(董卓)左右”么,谁为刀俎,谁为鱼肉,不是明摆着的么?

盖棺论定

人性很复杂,以“志大智小,好谋无决、色厉胆薄”做为对袁绍同志一生的评价,虽不无道理,但也不是十分到位。志向大小,要看和谁比,在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三国,袁绍曾一度拥兵百万,踌躇满志,傲视天下,不可谓不“志大”。然和曹操、刘备相较,便黯然失色,燕雀鸿鹄之别。“智小”倒是肯定的,成王败寇,也许命中注定,但屡屡与幸运之神失之交臂,最后以巨人之躯轰然倒下,印证了铁不成钢的道理,勿怪天不助卿。麾下能事者极多,明知群臣不睦,却又放任内耗成灾,最无可救药的是染上了偏听偏信的恶习,错把天使当魔鬼,王国最后从内部被攻破。决倒是决了,证明很烂,与“无决”殊途同归。色厉很正常,老板多是这个德性。袁胆有时也很大,俗话说,“一个人做两三件好事很容易,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套着用,就是“一个人偶尔胆大很容易,难的是一辈子都胆大”。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4-15 22:38 , Processed in 0.0736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