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354|回复: 0

【都督推荐】江火烈烈——漫談赤壁之戰三方實際之得失

[复制链接]
2006-9-11 14:41:58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本帖最后由 青梅竹 于 2012-2-14 13:57 编辑

江火烈烈
——漫談赤壁之戰三方實際之得失


Ⅰ引言


  赤壁之戰,在三國演義書中大約是最重要的段子。如果單純從戰略層面講,也許應該是軍事指揮學院的研究方向。從局部一連串事件而言,群英薈萃智慧踫撞精彩紛呈。這不僅為讀者津津樂道,連戲曲創作也不斷把這段閃光的歷史屢次搬上舞臺,諸如舌戰群儒,草船借箭,群英會,借東風,華容道……若“論赤壁之戰三方戰略戰術得失”,不僅題目大,而且内容也博,涉及的人物事件廣度和時間跨度也不小,深度難度自然也是首屈一指的。在下魯鈍,斟酌思量再三,遲遲難以下筆。變則通,通則達,不妨把切入點角度變通一番,得題,漫談實際得失。
  既然說“漫談赤壁之戰三方實際之得失”,那就是秋後算賬、事後諸葛這類性質的歸納或分析,抑或詠古憑吊抒懷云云,甚至說無病呻吟之語咯。某种意義講,有點兒本帖外篇的意思。閒話休提,赤壁之戰,三方都有颇丰之得。丰,言其多,而並非完美無瑕。得,言其實,這裡不打算從哲學層面談“塞翁失馬”那種形而上的抽象得失。不過,三方之得失,参差不齐,其原因則可以最終歸結到“戰略戰術”共同根源和原動力,即三方的理念的異同上去。
  理念根植于出發點之上,很大程度取決於出發點這一邊界條件。同時,理念不是被動地受出發點這個重要因素所制約;相反,可以動態地反作用于出發點,甚至隨著時空效果的影響,會發展性、創造性地分泌或者生成新時空的新出發點來。有點兒繞吧?在我理解,策略是理念實施或實質化了的一種理性規劃,嚴格遵循出發點所界定的實際條件。戰略就是指與战争相應的宏觀策略。戰術一般而言,則是實現戰略目標的具體戰爭手段。出發點→理念→戰略→戰術,基本這麽個層次關係。從感情上講,大家都希望敵人愚蠢、犯低級錯誤,我們就可以守株待兔坐享其成了——典型的兒童心理,顯然這很幼稚。
  在理性前提下,三方作爲入局者,戰略制定都是假定在對方不犯錯誤情況下,盡最大可能獲利。而戰術,《孫子兵法·計篇》的“兵者,詭道也”則明確告訴具體究竟該怎麽去做。诡,欺詐。人們的苦難茫茫,亂世不見青天——蒼天已死,皇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Ⅱ亂世之道


  老子《道德》三千文有: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地震旱澇莊稼作物病蟲害瘟疫,人間簡直煉獄。如果朝綱不振,奸佞當道,那麽不可避免的起義就是改朝換代的前兆——亂世降臨了。
  俗話説,亂世出英傑。英雄豪傑細究起來,理念是有很大差異的。有的是忠孝為先,匡扶正義,力圖重整河山;有的是希望割據一方,實現自己理想中的世外桃源;有的是抱負著氣吞山河之志向,打造新世界新秩序;還有的是力圖把自己的學問、本領賣給“帝王家”,一心一意當個清官忠臣,做好輔佐工作……
  劉備是書中著力描寫的根紅苗正的正宗嫡系仁德之主,光復大漢是其内心主要目標。對於社會底層受苦受難而且老實善良者而言,劉備所倡導的與五帝、禹、湯、文王、周公是一致的。同時,劉備與新興開明的小地主、商人手工業者、自由民有著更多的共同語言。所以,經濟財富軍事實力上劉備是弱小的,但是群衆基礎是最好的,擁護他和他的主張的群衆以及中下層士族知識分子人數很多。書中的描寫,把筆墨主要體現在仁義上,這是有漢獨尊儒術的必然。
  曹操則是不擇手段的實際上的強者,事實上被反董卓后復活的新董卓。漢朝的衰亡,書中是歸結到了宦寺與外戚的強權起伏。曹操是宦官之後,累世富貴,年輕就為官。類似的袁紹,四世三公,顯赫一時。大將軍何進、驃騎將軍董重,則是外戚中權傾朝野的重臣。他們都是統治階級的代表,他們的矛盾是權力分配利益瓜分中的糾紛。宏觀上看,封建制度還是適應當時的生産力水平要求的,那麽,曹操,或者說何進、董重、董卓、袁紹,他們所代表的大地主階層戰略層面上是不會失敗的,但是不代表局部沒有挫折。
  孫權則代表了地方豪族門閥的利益,這個階層,處在劉曹二者之間。他沒有皇帝天子周圍大地主大封建主那麽反動,但也沒有新興小地主手工業者那麽開明。從出身看,孫堅甚至孫策的經歷更像開明的新人。但是,作爲守成之主的孫權,他的政治以及經濟利益與地方大地主勢力捆綁在一起了,作爲江南主子,他自己自然就是這個階層的代言人了。
  亂世,亂的是價值取向、人生觀、是非觀。分析這一點,毛主席的階級分析法,毋容置疑是利器,借鑑之。說實話,《毛主席語錄》或者系統的大部頭《毛澤東選集》其對於問題事物的評、辨、析、察是有著巨大的指導意義的,包括思辨性與邏輯性,此乃題外話了。
  不管如何,天下大勢分久必合。人們渴望和平與統一,自古至今,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曹操與劉備,代表社會主要矛盾的兩個方面,都是以一統山河為終身奮鬥目標的,不同的是,劉備為百姓蒼生服務,曹操為權貴豪門著想。不過,也要發展地看待,一旦劉備稱帝,其伐吳的性質,與曹操所發動的戰爭,已經是殊途同歸了。另類的是孫權,戰爭的目的是爲了偏安割據,令人吃驚的另類,不思進取守戶之犬。對於他而言,只要能苟安,俯首稱臣也無妨,前提是——我要江南。別的,不要跟我說。
  三种人!

Ⅲ三才天地人


  日本KOEI光榮《三國志Ⅵ》的主題是“天地人”,這一點當時印象深刻,至今難以磨滅。天地人合稱三才,始見於上古儒家經典《周易》的“說卦”篇:“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
  引出三才,自然不能不說孟子,大家會不約而同背誦起千古名篇:“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環而攻之而不勝。夫環而攻之,必有得天時者矣,然而不勝者,是天時不如地利也。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皮革非不堅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國不以山溪之險,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親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順之。以天下之所順,攻親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戰,故必勝矣。”這琅琅上口的箴言出自也是儒家的四書之《孟子·公孫丑下》。亞聖在此居然闡發了軍事理論,看來,不管兵家還是儒家,超凡入聖達到最高境界,其道行其見地往往是相通的。
  很自然的,語文課本講明了三才的關係,同時,另一千古名篇諸葛亮的《隆中對》也一針見血指出:“自董卓已來,豪傑並起,跨州連郡者不可勝數,曹操比於袁紹,則名微而眾寡,然操遂能克紹,以弱為強者,非惟天時,抑亦人謀也。今操已擁百萬之眾,挾天子而令諸侯,此誠不可與爭鋒。孫權據有江東,已歷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為之用,此可以為援而不可圖也。荊州北據漢、沔,利盡南海,東連吳、會,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國,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資將軍,將軍豈有意乎?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璋闇弱,張魯在北,民殷國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將軍既帝室之胄,信義著於四海,總攬英雄,思賢如渴,若跨有荊、益,保其巖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外結好孫權,內修政理,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於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此言之于劉備,無異于振聾發聵,好比民族革命低迷時,突然獲得了毛主席著作《論持久戰》一般,信念堅定,眼前一片光明。
  我們的語文老師也許沒有講易理,但是對孟子和隆中對中的天地人三者關係還是理得十分清晰的。曹操天時、孫權地利、劉備人和,這是宏觀大致的分划。從實力看,天地人,在科技生産力極其有限的當時來看,曹操集團具有壓倒一切的氣勢;道義上講,尤其當今“以人爲本”的世紀主題,人們更希望代表著“人道”和“中庸”的明君仁主劉備集團勝出。所以說希望,自然是指與實際有差距,不幸的是,這次懸殊了一些。當然,草芥天下的奸雄,唯一重視恰恰就是這頂無片瓦覆蓋身無立錐之地所謂的梟雄。因爲正統思想裏,劉備就是楚莊王說的終南山上那種鳥,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也是莊子所言的北溟之鯤,一旦化爲鵬,則“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就是説,劉備生不逢其時更不逢其地,比起曹操、孫權,真是不折不扣苦大仇深的無產階級。
  現今看來,大手筆纔有可能大回報,啓動資金是很重要的。劉備的唯一資本,就是千百年來積澱于我們中國人内心骨子裏的信念——大一統華夏。
  和平需要人民戰爭來維護,統一是相對于分裂而提出。和平與統一的事實不全是華夏
子孫的目的,小康乃至大同甚至王道天下宇内纔是最終理想。所以事實上曹操要統一,反而孫權劉備要阻撓,政見不同,矛盾著的一切。解決政治矛盾的途徑,或者媾和,或者鬥爭,政治鬥爭的最高形式則為戰爭。

Ⅳ赤壁戰之側面觀


  漢獻帝建安十三年,初步基本平定統一北方黃河流域的曹操,大軍直指長江中下游平原,意圖涉足江南,揭開了所謂赤壁之戰的帷幕。
  曹操官渡之戰以弱勝強,據説万餘士卒焚敵軍需而打破對峙局面,致敵一蹶不振。另外先後擊敗僭越之袁朮,反復無常的呂佈,仁德弱小的劉備。而公孫瓚、韓馥則敗于袁紹之手。西涼馬超鎩羽而歸,割地求和。擊烏丸與塞北,迎囘蔡文姬。遼東公孫康斬殺袁氏餘孽,稱臣。宛城張繡,不打不相識,最終一家人。天下還有誰呢?打躥了的劉備客居依附了荊州劉表,不服氣的孫權盤踞江東。
  程昱等請曰:“北方大定,可還許都,建下江南之策。”操笑曰:“吾有此誌,諸君先言,正合吾意也。”是夜,宿冀州城東角樓上,憑欄仰觀天文。時有荀攸在側,操指曰:“南方旺氣粲然,恐未可圖。”攸曰:“以丞相天威,何所不服耶!”

  劉表儒雅,跟香花與蜜蜂的關係一樣,荊州天下人才菁英薈萃,只是都一般地“待天時”而已,奈何年年“天荒”,老是不“破”。劉備投奔,依照慣例照舊——沒有得到重用,當了“貓爪子”取來栗子,反而因爲能耐受到豪強的猜忌和排擠。荊州其實漢水以北大部,已經被張繡獻禮于被曹操挾持的朝廷了;東部,歷史的糾葛在於袁紹袁朮和孫堅的“玉璽情結”,孫家破黃祖就撕開了個大口子了。
  形勢很不妙啊!所以,大家分析得頭頭是道,劉表發話,不管真假,荊州,劉備的不要。一着急,漢奸日本語法冒出來了,那補上去重要的一點: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政治鬥爭是殘酷的,荊州大地主在劉表死後,利益代言人不外乎劉琦、劉琮和劉備。兵臨城下,曹操十幾万還是幾十萬大軍到來這個數字已經不是很重要了,利益是第一性的。經濟基礎決定了政治方向,投降不失為明智之選。至於對抗,最大利益的獲得者則是荊州主子個人了。所以,荊州班子同推劉琮不盡是任人唯親,更看重其缺乏戰略目光及其不具備政治前瞻性。書中劉琮被卸磨殺驢的大結局,有力證實了這一點。
  劉備與曹操政治上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所有割據頭子之間的關係都是完全一致的。這也是孫劉聯合抗曹,發展到曹孫合擊關羽或者孫劉彜陵之戰的根源——大一統中國,不容許另外政權的存在。至今仍有,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
  疾病、不服水土,北方潛在的不安定因素,這些時刻縈繞在曹操心頭。因此說赤壁之戰,曹操示威的意向成分似乎更多一點,只不過,這次的“個性Show”成本稍微奢侈了些。
  劉備諸葛亮魯肅做好孫權工作,統戰,擺出二三三陣型:劉備劉琦關羽二万精銳邊鋒,周瑜三万中軍兼職前鋒,孫權三万合后,計八万眾士卒。曹操南征,大城市需要警備隊守禦,水戰器械依賴新降荊州的設施。我們知道,先前陸戰荊州小便,水戰大失。這算個伏筆,如果這些設備再經過敵人一番強力破壞,水戰的好戲就不要等了,那是零,跳票流標。
  孫武的“上兵伐謀”張松能背下來,曹操也能,做出這麽好的註解,燒掉了多可惜。中國從大一統的秦有了焚書的習慣,凡是以下都要燒:拿不出手的、擺不上桌的、不合主流的、離經叛道的、數典忘祖的、太監文學的(最討厭上半借不錯的,接著限制以VIP,然後倆字待續了。哦,這一條是有感而發的,但是一塊兒燒)……曹操威脅利誘有成功也有未遂的,韓嵩王粲張昭陸績流名士多一些,都像荊州那麽個比例,何愁天下不平?曹孟德不再慌恐周文王,大概琢磨王莽了。
  曹操的陸軍如何?孫劉沒有得到額外的地盤,當然了,南下的曹操還是實際上得到了部分劉表的荊州。周瑜,作爲一個成功的縱火犯,只能說難成大氣候,無法與曹操戰官渡相媲美,甚至說難以望其項背。被曹仁戲耍于股掌閒,臨死遺下“生瑜生亮”不知深淺的笑柄,我想到周星馳演的《九品芝麻官》了:吳孟達一喊“包大人出來了”,轉瞬閒,一地蔬菜,當然了,西紅柿雞蛋肯定是有的,生的……
  曹操回去了,從來的地方回到了那個地方,那是戰後。可惜的是,劉備孫權對曹操的地盤,似乎難以開展進一步的工作。如果我們說,赤壁,曹操慘敗而歸,那怎麽守住了北方?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北方揮動起大剷,這麽一劃拉,三國歸晉。

Ⅴ什麽重要


  是啊,什麽重要?小時候一直不明白,劉備孫權已經打敗了曹操一百萬大軍,這就是戰略大決戰呀,反攻中原直到勝利全國解放啊?回顧一下,品味單純的滋味也不錯。
  勝利了的得到了什麽?最終又怎樣?什麽重要?這一系列問題歸結起來,一起回答。大勢所趨,分久必合,封建社會,農民起義一定失敗,改革不通,改良湊合,割據是暫時的。真理,那時候掌握在地主階級手中,開明的地主適當採納法家儒家的建議,一些小措施,就可以平天下。地主時間長了,就守舊了,具體表現就是腐朽墮落缺乏生氣。這就需要開明的新興地主借助對立階級來推倒而重建。舉國上下自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至於是考取,還是舉薦,甚至隱居都行,前提是名氣。朋友親戚可以互相提攜,你當官了他彈冠相慶;我得道了,雞犬升天等等不一而足。
  人重要,人口多,生産力大,經濟力量就強;人才多,這就不必展開了。赤壁之戰,結果明顯,我認爲——孫權,通過戰爭,極權集中在手,降低輔臣提高自我地位。在局部戰勝條件下,使周邊不敢小覷江南,類似我國抗美援朝,打出了國威,打出了國際地位,以後有了與任何一方談判或者討價還價的餘地;暫時事實上對劉備的退讓,保持外交的彈性,為以後復辟“引征”保留了含蓄的一招;等孫權稱帝時,長江以南的荊州,全部屬於大吳的領土。額外奉送一點,這傢伙,造船打臺灣朝鮮。劉備,則借殼上市,究竟是不是池中物,荊州開始向廣大人民證實。重要的是,也贏得了很大的民心已經廣泛的包括知識分子和不少大小地主的支持,蜀漢集團,班子裏荊州人士比重是不小的。曹操呢,鞏固了南陽宛附近的北荊州,又南侵了劉表荊州襄樊周圍等地一部。更重要的是,荊州上流大部分隨曹操返許,曹操比劉表英明的地方很多,不僅政治軍事,起碼是“三曹”領導“七子”締造了建安文學,才子不少荊州的。不過,這不是書所要表達的。要表達的是正統,劉備勝,勝在通天地徹鬼神的軍師諸葛亮孔明。所以,得到的地盤,暫時最大,歸附的士族也不少,仁者無敵,哈哈。
  曹操回去說船是自己燒的,這一點有意思,縂不能留下資敵。毛主席教導全軍指戰員“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孫劉怎麽看也不像解放軍,曹操也許真的戰略撤退,養精蓄銳,繼續屯田,讓廣大人民真正吃飽肚子。教訓是有的,不可操之過急,怎麽打,什麽時機打很值得研究一番,但曹操仍舊保留進攻的絕對權和優勢。類似圍棋,關鍵時刻,局部邊邊角角可以棄子以保持先手和大模樣的完整,不過,這需要絕對優勢的前提才能下出的大手筆。究竟赤壁之戰是否算Skirmish,學界也議個紛紛,最終曹魏是“我大我不急”,但是人民盼統一,顯然孫劉愈久愈不利。

Ⅵ尾聲


  述而不作是寫作含蓄的美,討論則無不用其極。比如説珍貴,有人搬出來“鳳毛麟角”,大大發揮一番。接著又有高手祭起來“龜毛狗角”,哈哈,這個比“鳳毛麟角”應該更少囖。鳳凰麒麟這些瑞獸禽罕見,它們的毛或者角出現的概率是個很小的數;龜是光溜溜硬邦邦的沒有毛的,狗頭要是長角,即使做夢,和魏延一樣,頭上用刀,那是找死。說這樣典故的,應該是奇才。
  不過,很多一清二白的事情,奇才眼目中都看出凡夫俗子看不出來的東西。比如,某企業投資失敗,會議總結經驗教訓,會說這是必要的投資,對自己很值得,對整個社會還有警示啓迪作用。精英們最終結論:這次表面上的失敗是日後成功必要的鋪墊。一句話,失敗是成功之母。詭辯!
  綜合而言,孫劉在強勢曹操面前不氣餒而迎戰屬於難得,若說大勝未免掩耳盜鈴。毛澤東軍事思想核心是:不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打殲滅戰。這麽要求古人,忒追求完美了吧?且住。
  理念,源于希腊语ideo,通常指思想,是观念的子概念,西歐唯心哲學用語。不過現在時髦。起步點,直接是開始的那個位置,引申為最主要的动机或着眼点。曹劉孫,起家不一樣,基礎不等,所以動機就不一樣,進而形成不同的思想,哦,理念,構築不一樣的戰略框架。赤壁,曹操試應手,不是勝負手,誰也沒有放。劉備,一博而成就百世之功,年輕人想上進必學的楷模。面臨危難,不妨瞅瞅孫權,看看怎麽不大費力地解決。至於說戰術,也許在下淺見,怎麽都看好諸葛亮,千古一相。算無遺策,赤壁之戰,神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5-12 18:17 , Processed in 0.0923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