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684|回复: 16

【都督推荐】刚劲柔韧荆楚中坚

[复制链接]
2006-6-4 08:44:27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刚劲柔韧荆楚中坚
——我说文聘


Ⅰ、不清楚算序言或是题解


    荆,从草形,从刑声。落叶灌木或小乔木,花穗状,青色或紫色。又名楚。《说文》曰:荆,楚木也。干坚韧,无刺。贫贱之家,以为束发之钗釧。庙堂之上,作刑罚之笞挞。大禹治水,分天下为九州。长江中游为荆州分野,故有荆江,因而荆山。曰周初熊绎立国于此,所谓荆蛮。屈子行吟,伍员鞭尸。卞和执著献璞,剖之得璧,价值连城,“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为传国玺。故云虽荒蛮不掩其人杰地灵也。

    时光步入三国,荆州风云变幻。汉室宗亲刘表刘景升,谋略士族蒯良、蒯越,结亲于豪强蔡瑁,收纳贼寇张虎、陈生,打击豪族,招抚流民,一时繁兴。虽说曾打杀江东猛虎孙坚于先,可后任庶子刘琮也束手纳降低头于南下之曹操。后人多痛恨刘琮幼弱蔡瑁谄佞,更有说荆楚乏武勇之士见用。文才有江夏八俊的荆州,在野隐逸着卧龙凤雏诸大贤如日如月,周围簇拥着的繁星点点,为何不见大将?吕公分量不易称量,黄忠、魏延或说需要日后良秀驾驭,王威近而难服众,蔡家虽重实在尸位素餐……微斯人,微斯人哪!


Ⅱ、于濛濛雾边缘徘徊的高手——汉上文聘


    闲暇时对三国演义人物评述自得其乐趣,通常把对文韬武略倾慕之心,具体实物化到某一个人物身上,譬如诸葛亮的智慧、刘备的仁德、曹操的奸诈、关羽的忠义……都不再是具体的历史人物或者艺术形象,而成为一种浓缩了的美的抽象的借代了。

    荆条不蔓不枝;刚劲柔韧,硬挺而不易折;无刺,近者不伤。

    文聘,明大义,“常愿据守汉川,保全境土,生不负于孤弱,死无愧于地下”。不党私,不阿权贵,言不为上所用。幼主有难首先想到文聘,“曹操在樊城使人渡江,唤刘琮相见。琮惧怕不敢往见,蔡瑁、张允请行。琮教与文聘同去”;曹操招降尤其注意文聘,“(曹操)随即拘集诸将,新旧中皆无文聘,使人寻之,方才来到”。为人识地理,为曹军向导官,追刘玄德及民众至当阳县。

    相对而言,文聘胆大心细、武艺高强,但由于权威性表现缺乏:没有擒斩一二流名将,没有与超一流上将交手上百回合,无法直接呼之为绝顶高手。但是,灰尘掩饰了金子的光泽,我们未必非要擦拭,称量比对的方式一样可以逼近真理、步入全真的殿堂。在此之前,我们暂时保留,称其于濛濛雾边缘徘徊的高手,暂时还不清晰明了之缘故。


Ⅲ、演义崇尚的武勇牛刀小试


    刘备为人素有仁德之名,正符合玄德表字。不提公孙瓒庇护,但说吕布客居龌龊,刘备南伐叛逆袁术时,月夜趁虚夺徐州。而后,能“送老小还玄德”。甘、糜二夫人对玄德曰:“吕布令兵一百把定宅门,诸人不敢即入。常使侍妾送物,未尝有缺。”如此受人荫护之恩不仅不回报,反而夺人基业,素有屡杀继父之名如此狼子野心的吕布,能容刘备镇守小沛,不显吕布之宽厚足见枭雄能力魅力之一瞥。投奔曹操,引见于汉献帝,封为皇叔,“操拜玄德为左将军之职,封宜城亭侯”。荀彧刘晔等“一班儿谋士”意欲不利于刘备,曹操不纳,虽有青梅煮酒之险,但仍重用。“御带血诏”后,“匹马奔冀州”,颜良文丑为关公所斩杀,刘备在袁绍身边能全其身。投刘表,居新野,亦不乏宵小辈算计。这一算计啊,引出荆楚一位英雄来,很耳熟的套辞吧。

    看,《跃马跳檀溪》篇,蔡瑁与蒯越设计刘备,切莫小觑此二位,孙坚不得全尸血肉模糊。赵云带兵三百,护弼左右。文聘、王威的任务是对付赵云。蒯越之见地未必算高,蒯越之谋划却不凡。计划实现,料赵云难逃厄运。不想的卢不妨真主命,文聘、王威和赵云的对战错失良机。当然,有人会说:没有交手,何以分高下?诚然,可以说赵云大难临头,也可以说赵云无虞。赵云保镖,蔡瑁与蒯越以文聘、王威对付,此次行动意外中止,孰高孰低,存疑于此。又有人会说:以二对一,高低立见。其实不然,荆州之谋乃杀人灭口。如果只派一人,即使高如荆襄之魁首的黄忠,急切间,多为平手,难擒杀。考虑到,后来刘琮投降录为青州刺史路途死于非命,于禁下手,王威一同死难。所以通常考虑,充其量,王威不会高于于禁。于禁单挑赵云,胜望更属虚谭。假定存在可能,于禁连同黄忠一起联手,而且酒桌突然发难对付赵云,似乎小有所成。比如酒桌于禁对赵云虚与委蛇在先,黄忠后有“馘斩夏侯渊”之实,存在得手的希望。故此,文聘有比拼黄忠之资。注意,是资,而非能。

    只言这务虚的资啊历啊,没有事实上的过人之表现,实在难以令人信服的。莫慌,且看《败走江陵》篇:“其人身长八尺,面貌雄伟,南阳宛城人也,姓文,名聘,字仲业,乃荆州大将也。挺抢跃马,直取魏延。两下军在城混战,喊声大震。”……“魏延战文聘,从巳至未,手下人皆折尽,匹马出城。”“却说襄阳城中,因文聘、魏延厮杀,杀死千万余人。事定之后,曹操在樊城使人渡江,唤刘琮相见。琮惧怕不敢往见,蔡瑁、张允请行。琮教与文聘同去。”

    文中明言“大将”一说,可见并非泛泛之辈。再说死者,“千万余人”,泛数也,万儿八千之意。并非一千万人,那时候,据说全国人口也不过千万之数,扣除一半女流,再去十五以下六十以上老弱一半,要有四千万口来选千万,荆州部分兵丁绝对不会如此之多。考虑到,“杀人一万,自损八千”。假定前面所述为九千死者,合理性较强。鉴于兵种事实上完全相同,内讧么,按杀损比例,结果分别为:自损四千,杀人五千。文中写有魏延“手下人皆折尽”,即五千手下全死。而文聘呢,手下死亡四千。合计正好九千,吻合“杀死千万余人”。鉴于我们的理论计算,符合实践,而此理论又自谐调,无明显破绽,在没有更完善的理论发布前,须,承认我们的理论为真。

    魏延,在此不是考察的对象,但是却作为传递量化数据的参量而出现。对战包括将战与兵战两部分。兵战威势不凡,士气浩荡,“喊声大震”,结局早已山高水低水落石出。将战呢?明文文聘“挺抢跃马,直取魏延”。如果一方势弱,另一方必掩杀,显然无。从持续时间上分析,“从巳至未”:巳时,早上九点至午前十一点钟;未时,过午一点至三点钟,时间差历经巳午未三个时辰,极端地讲,二加到六减个小时间隔。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炊食亦然,早晚两顿。估计打仗对于军队就是干活儿,应该不会中间插播广告时吃个盒饭什么的。从两个加小时时段看,以马上战将每回合五分钟计算,约成近五十回合。如果持续六小时减,可媲美张飞战马超,马超战许褚,许褚战典韦,再续一个辉煌的对战经典咯,因为这是连续的一百四十四回合,不带一百回合换马的,更没有谁大叫先歇一会儿的。以前者近五十合无法直接推导得出文聘等于魏延,而后者此结论则完全成立。当然,成立还有几个边界约束条件,最起码一点必须两人是正规的对战且严格平手。

    是不是平手呢?取中间值,九十六回合近一百回合基本符合。正规单挑的标准也是见仁见智的,平手与否见疑。答疑于此:既然掩杀不存在,说明平起,考虑魏延势孤,“手下人皆折尽,匹马出城”,不能加分;而魏延匹马独善其身,文聘既然没有“手下人皆折尽”,即拥众不能伤对方独个人,也不能加分,表面基本平手。为什么说基本呢,有一个不利于魏延的隐藏假定:不排除魏延不敌的可能性存在,于是舍卒保车,最终造成魏延“手下人皆折尽”。但是在此假定前提下,文聘即使小有先机,但是凭此时间段限制,在有士兵的前提下,不足以将此先手转化为明显性的胜势,更不说最终胜利了。而且局面实际上至多有文聘先清理小怪后了结大博斯的前奏,但是魏延结果“匹马出城”,我们可以说料不能胜,起码的事实是不能结果文聘,以魏延性格,没有诸葛孔明的制约,此公绝对不会放弃利益而去的。

    结论,文聘事实上杀尽魏延兵卒,杀跑魏延,而对战时间足够长,因此,文聘不低于魏延。
绝对的一手。

    对比庞德,曾记否,汉中鸡肋之典,曹操掉牙。庞德奋威,方退魏延。这里注意的一点是:曹操性命攸关危在旦夕,庞德是突然杀出护主,对于魏延是突发事件。当然了,久经战阵,宿将一半数应有适应性,否则颜良夏侯渊会死的,魏延会不会幸免呢?况且,此时此刻,庞德又是变身后的超常状态,当然了,这个状态也不会持续很久的。相比之下,文聘对战魏延的长时间里,双方平均都是常态,或者不排除其间或有短暂的超常态的可能,但是很短,关键点是不能影响到结局,而且同时必须没有影响到结局。魏延败于庞德,是全身而退。常态的文聘,使魏延呈略微有劣势的发展趋势,但是还没有到失败的前状态的一种全身而退。

    至此,我们是否可以初步下个文聘战力的进一步的小结论:文聘,长时间对战魏延,基本上接近甚至拔高到几乎达到常态的庞德的水准。

    一般认为,蜀汉五虎将,关羽张飞马超黄忠赵云,曹魏三猛许褚典韦庞德,外加吕布文丑颜良,所谓超级一流,吕布文丑分别少许强弱。魏延排五虎之后,诸葛认为有对付张郃的实力。如果文聘不弱于魏延,有时接近庞德,我们没有理由去坚持某些惯性的陋习,一起大胆地喊出来吧:对!那就是——文聘,也是高手。只是先前不是那么清楚,故而前面有言在先,“于濛濛雾边缘徘徊的高手”,即言,雾中看不清,而不是大家不清楚,在下斗胆,尝试做些拨云见日的合理的皮毛小事而已。


Ⅳ、风云变幻一瞬即逝


    立论后,须要证据。韩信似曾说过大意如此的话:刘邦善将将,韩信善将兵。三言二拍里有韩信冤死后转世为曹操,这不,汲取教训,也善将将了。鼎足之势,曹操唯才是举,不拘小节,其用人之道为天下所服。所服者非惟人之用,更重要的是人之所用,得其所也。
用刘备不说其伪,用“管粮官任峻部下仓官王垕”的“头以示众耳”不提其奸诈。《长坂坡》篇:“曹操亲领铁甲五千,限一日一夜赶上玄德。令如风火,谁敢怠慢,都跟文聘而进”。此为向导,向导又称乡导。曹操用“袁绍旧将田畴”,“为靖北将军,作乡导官,为前驱,张辽为次,操自押后”,“至白狼山”,大破“袁熙、袁尚会合冒顿等数万骑”,定北方。刘备“命王平为偏将,领乡导使”,破曹操,定汉中。吕凯向诸葛亮献著名的“平蛮指掌图”,不说游戏中的作用和特殊功效,单说“孔明观毕大喜,就用吕凯为行军教授,兼乡导使”,后七擒孟获南人咸服。所举实例无他,唯证实乡导官职责之重也。向导斥候,三军之耳目,在没有电信技术的过去,重要程度自不分说。

    乡导官,不是单纯指乡土人导向,也是一个官,而且是将官,也分有类似先锋的职司。证据:玄德死战。正在危急,忽一彪军来,乃张飞也,杀开一条血路,救玄德望东而走。回头观看,南边有千百人马杀到长坂坡下,文聘当先拦住。玄德骂曰:“背主之贼,非大丈夫也!”文聘羞惭满面,领兵投东北角去。背后许褚赶来。张飞保着玄德,杀散铁骑,迤逦望东而走。

    当然不排除功利心。于是,文聘,有表现的机会了,这个机会媲美虎牢关的吕布。可惜,可惜。文聘义理不低,前面曾撰述其明大义,故此没有一对二战张飞与刘备。魏延的确曾有败绩于张飞,但不代表也许小小之小的优于魏延的文聘就怯战,见到张飞与刘备,尚可一搏。注意注意,此搏也,而非博,文聘不足以博胜负,渺茫如海上起大雾,但是可以搏斗以伺后援,防御多攻击少,游斗纠缠这是个求解低限度损失的对策问题,而且,有兵。看看吧,许褚背后赶来,真巧,就差几分钟的事情。历史不喜欢假如,大多是按强者的计划进行。好,一个细节,小提示,好斗的益德将军,此刻难道认可文聘不凡的实力而恭听兄长的说辞?

    如果勇猛的张飞在此篇在这个时空切片更多体现了智慧的闪光,那么,诸公试观《据水断桥》篇:赵云得脱,望长阪坡而来。后面文聘又引军赶来。子龙已到桥边,人困马乏,见张飞挺枪立马于桥上,子龙大叫曰:“益德援我!”[援者,人皆言子龙求救于益德,懦也。不然。子龙在军中杀了一日一夜,方才得脱,便是铁人铁马,到此亦困矣。见自家之人,安得不求救也?何懦之有!]张飞应曰:“汝可速行,吾自当之。”

    人云赵子龙勇猛,甚至曹操爱才而禁止放箭。虽然张郃追杀被刘禅显圣吓退,但是没有吓着的文聘为何奋起直追?有人说文聘不知赵云之勇,此言不成立。前面已有文聘、王威对付赵云之攻略,又有文聘追杀张飞和刘备之事实,而且刘备一行久住荆州,文聘可以多方面了解对手。反之亦然,刘备一行也能了解荆襄人物之能。当然,不排除文聘是个不知深浅的无能之辈。从蒯越设计看,从对战魏延分析,非也。而且,要命的是,文聘撵着赵云,赵云不敢交手。文聘赵云互相了解与否且不言,赵云心细是肯定的,言下之意,对于带兵的文聘,不打无把握之战。或者有人说“子龙在军中杀了一日一夜”,果真如此,请看:“曹操亲领铁甲五千,限一日一夜赶上玄德。令如风火,谁敢怠慢,都跟文聘而进。”在此期间,刘备一行携老幼中途扎营食宿。等文聘追及长阪桥,如果赵云厮杀一日一夜,那文聘就是两日两夜没有休息了。强弩之末,不破鲁缟。凭赵云的眼力、经验和武勇,对付疲师,当然不在话下了。

    如果在乎,那就是顾忌三个因素:一是刘禅在怀中,二是强敌在前,三是有更强大的外援出现了。考虑到后来赵云当众亲口对刘备说:“此一日袍内无动静,多是不能保也。”既然赵云感觉刘禅有一天的时间不动了,又认为希望不大,所谓“多是不能保也”,所以,刘禅因素变弱。如果追杀者又是晏明淳于导流,想来赵将军不在乎增加两个死者,把自己的战绩升级为曹营五十六员名将。同时,桥头矗立的如果是铁面神箭的糜芳将军,我们想,赵云大概会嘀咕“一起扯乎吧国舅啊”。而张飞,似乎一样没有休息吧。至于强敌这个因素,文聘,这个怎么说呢?正想证明或者证伪之呢,不过,耐心统观全文之后,自然不言而喻。当然,一旦观后有与在下写作意图相反的结论出现,正常情况下,尽可言在下信口雌黄,但更盼望不吝指正。

    说到文聘,借用一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瞧瞧。看:却说文聘引一枝军到长阪桥,撞见张飞,飞取盔挂于马鞍前,横枪立马于桥上,倒竖虎须,睁圆环眼。又见桥东树木背后尘头大起,又见树影里有精兵来往,文聘勒住马,不敢近前。俄尔魏将曹仁、李典、夏侯惇、夏侯渊、乐进、张辽、张郃、许褚等都至,见飞瞋目横枪立在桥上,又恐是诸葛亮之计,皆不敢近前,扎住阵脚,一字儿摆在桥西,使人飞报曹操。操闻知,火急上马,从阵后来。

    文聘,遗憾的是仍然没有与张飞交手,我们可以直接说,他没有白马关羽刺颜良那气概山河的冲天霸气。稍微逊色的是黄忠馘斩夏侯渊,但是,此外没有人能如此辉煌。文聘自不例外,至多群殴。没有采取攻势的原因明文写出,三点:一是猛张飞当桥,二是树林疑似有精兵埋伏,第三点是后续赶来的曹营名将精英唯恐中诸葛亮之计策。

    毛遂自荐是有布囊可现锥子尖,文聘又一次错过了进入囊中的机会。我们的文聘,难道就没有机会了么?


Ⅴ、大将之实


    机会永远是赐予有实力的有心人,人才终究会处于囊中锋芒毕露的。

    文聘身为荆楚之士,虽然没有大户蔡瑁张允的势力作水军都督,但是将一部军却也不难。看《三江调水军》篇:水军中军黄旗毛玠、于禁,水军前军红旗张郃,水军后军皂旗吕虔,水军左军青旗文聘,水军右军白旗吕通。马步前军红旗徐晃,马步后军皂旗李典,马步左军青旗乐进,马步右军白旗夏侯渊。水陆路都督应使:夏侯惇、曹洪。护卫往来监战使二员:许褚、张辽。其余骁将,各依队伍。

    看看比肩将佐的声名,文聘实力可见一斑。官职说完之后接着看水战表现:却说焦触、张南凭一勇性,飞棹小船而来。韩当独披掩心,手执长枪,立于船头。焦触船先到,急教军士乱射之,正与韩当船头相抵。当用牌遮隔。焦触拈长枪与韩当交锋。当手起一枪,刺死焦触。其船急回,隔斜里周泰船出。张南挺枪于船头上交锋。两边弓矢乱射。周泰一臂挽牌,一手提刀,两船相离七八尺,泰即飞身一跃,直跃过张南船上,手起刀落,砍张南于水中,乱杀驾舟军士。韩当船齐到,十只船尽皆赶败走船于半江之中,与文聘船相迎。两边摆定船只厮杀。
    却说周瑜立于山顶,与谋士遥望江北水面,艨艟战船,排合江上,旗帜号带,皆有次序;回看文聘与韩当、周泰截江相持,尽力而战,文聘抵敌不住,拨船而走,韩、周急催船赶。周瑜恐深入重地,便将白旗招飐,令众鸣金。周、韩遂挥棹而回。
在周瑜用旗语遥控指挥下,韩当、周泰二人把焦触张南一个回合结果后,合战后至的文聘,遗憾的是文聘以一敌二败走。韩当周泰先锋杀敌,也充分显示了东吴以及自己本身的实力。

    周泰算东吴挺猛的,“时更深,泰抱权上马,数十贼众,用刀来砍。事急,泰弃马,身无片甲,提刀杀贼,砍杀十余人。随后一贼跃马挺枪,直取周泰,被泰扯住枪,拖下马来,夺了枪马,杀条血路,救了孙权。余贼远遁。周泰身被十二枪,皆是阵上所伤”。

    二人合力呢?请看《兴兵下江南》篇:“东吴大将韩当、周泰,两骑马直冲将上来。操背后有大将许褚纵马舞刀,敌住二将,曹操得脱归寨。许褚与二将战三十合方回。”

    面上看来,韩当周泰陆战许褚三十合平手,考虑到夜里劫营多乘胜势的士气来偷袭,这个平手里面含有东吴方保留的成分。而且,许褚拖延韩当周泰,曹操安全返回就是本次战术胜利。进一步考虑到东吴二将所善水战,下马上船,二人战力不会减弱。以此对比二人,文聘表现不如许褚,这与上文所分析的文聘表现接近庞德并不矛盾。水战陆战之间的可比性传递性有多大比例,这成为衡量文聘武勇的一个重要的技术指标。鉴于东吴陆战难得寸土,水战保家自是时常小胜富富有余。类比假定,水战比陆战的韩当周泰明显后者强,这个假定的隐含前提是东吴能在与曹魏的对抗中自保,而且,承认将军的因素在战争中起到积极主要的作用。

    文聘必须承认其水战的能力,比牺牲的所谓擅长水战的焦触张南强不少。而且自诩“某在水上颇熟,愿当一往。”同时,鉴于荆州对东吴几场胜战陆地最为辉煌,有“孙坚跨江击刘表”之回目可证,但是不见得荆州水战也强过东吴,否则东吴何以存身?

    既然说到这里,考虑到韩当周泰的水战加成,文聘失败于二人联手,以及与二人陆战许褚三十回合有所保留的平手,虽然差别较魏延对庞德的传递结果较大,我们提取出长江的贡献,考虑到陆战的保留,韩当周泰继续作为参量,将文聘传递到许褚,那么此消彼长,差距变小,符合许褚庞德间顺位的关系。那么,我们这个传递就有合理性,我们的传递所得到的结果呢,置信度就高,自然而然,我们所做的的证实工作,进一步接近真理了。当然,我们容忍质疑,在真理没有发布前,我们保留不同的意见。

    不利于文聘的事实就是他没有上文提及的两大方面的可靠的事实,而且在《赤壁鏖兵》篇有:来船渐近。程昱看了良久,复曹操曰:“来船必诈。且休教近寨。”操曰:“何以知之?”程昱曰:“粮在船中,重而行稳。今观来船,轻而且浮;更兼今夜东风甚紧;倘有诈谋,何以当之?”操曰:“然,谁去止之?”文聘曰:“某在水上颇熟,愿当一往。”言毕,跳下小船,用手一指,十数处巡船随文聘舡出。聘立于船头大叫:“丞相钧旨,南船且休近寨,就江心抛住。”众军齐叫:“快下了篷!”言未绝,弓弦响,文聘被箭射穿左背,倒在船中。

    既然负伤,自然短时间难以激战,故而在《败走华容道》篇见:正走之间,毛介救得文聘性命,引十数骑到。

    也许命运一再戏弄他,不给他男儿激战沙场建功立业的机遇;也未必不是上苍眷顾他,不让他关键时马失前蹄,葬送难得之名。于是乎,我们的大将文聘,永远在雾中徘徊么,何时走到台前来?

    中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宿命?


Ⅵ、雾散了,而天又快黑了


    摒弃唯心,事情的发展往往如此富于戏剧性,一旦其存在这种发展趋势。呵呵,言外之意,是说在下表述也许仍然不够很清晰,也反映了在下说清楚某个道理需要的时间很长。不过,暂时的不清晰不代表永远陷入不可知论而不能自拔。通过大量的事实数据,通过理性的梳理,我们可以间接得到很多真实线索。如果存在一个科学完善的三国演义武力评测系统,我们将所得到的合理数据正确输入,应该能得到比较满意的结果。

    但是,对文史作品的评述,往往主观因素的倾向性作为主要掺杂成分这个比例因人而异。如果没有定量的模型,仅仅是描述性地大致定性勾勒,那么真的就是一百个人便有一百哈姆雷特而丝毫不奇怪了。

    如果不存在一个合理的数学模型抽象,而是某种统计的结果,我们说,统计的目的是体现共性的。越是特色的东西,越被容差所拘限约束,越是离期望越远。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考察的样本有限,总结的结果必有限。如果样本是总体的全部,再用总体中的某个样本来检验总结的规律,从数学上讲,这是循环论证,是错误的思维方式。这里不是诱导人们进入强辩或者诡辩的两难境地,以主观性见解为特色的武评,没有绝对令人信服的道理。但是,能较好地自圆其说的系统,在此前提下,往往为大多数人接受。而在下粗浅的评啊,说啊,目的不是布道,更不是意志的征服,而是一种对等的交流,甚至是一种学习的尝试。

    回过头来,认可文聘的实力,我们才继续读书,很多问题便显得很自然了。《大宴铜雀台》中:左右欲取锦袍与曹休,绿袍队中一骑而出,曰:“丞相,锦袍也合让俺外人先争,汝宗族中不宜搀越。”众视之,乃汉上将文聘也。众官曰:“且看文仲业射法。”聘拈弓纵马,一箭正中红心。金鼓齐鸣。

    这里,我们不仅看到了箭法,更重要一点是含有文聘有资格有能力竞技夺标的意思。至于这里汉上将的措辞,也是很耐人寻味的,还有外人之说,隐约闪现文聘心头那个忠字来。当然了,射箭的越往后越猛,在下也不刻意违心唯心地去把文聘一味拔高。

    后来《汉水大战》时,文聘堵截黄忠合后张著三百军回营之路,协助张郃、徐晃围困偷袭焚烧粮草的黄忠张著。手下慕容烈被赵云刺死,仍旧没有与黄忠、赵云交手。

    更往后,在《魏主伐吴》篇:魏黄初五年秋八月,会聚大小将士,令曹真为前部将,令张辽、张郃、文聘、徐晃等为大将先行,许褚、吕虔为中军护卫,曹休等为合后,刘晔、蒋济为参谋官。
正惊讶之间,忽然狂风大作,白浪滔天,江水溅湿龙袍,大船将覆。曹真慌令文聘撑小舟急来救驾。龙舟上人立站不住。文聘跳上龙舟,负丕下得小舟,奔入河港。

    张辽、张郃、文聘、徐晃并称,可见地位不低,其余三者不乏佐证。不知道这里能否借用数学中的“夹逼定理”呢?如果成立,我们的证明似乎至此可以告一段落了。

    救主,不单纯武勇,这似乎是忠于禅让后的合法领袖的又一次表现了。


Ⅶ、结语


    《三国志·魏书十八·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里陈寿评曰:“文聘镇卫州郡,并著威惠。”

   楚天风云,有人物如斯。

〖初稿后记〗
1、本文系在下尝试的第二次专门武评,即评说对象为个体;
2、在下“管见许褚战马超”为在下首次现丑之专门武评;http://www.langya.org/bbs/showthread.php?t=42355
3、参考资料取自罗贯中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没有完全标注,仅仅略点篇名;
4、德薄才疏结语不得已引用陈寿三国志一评收束;
5、错讹之处敬请斧正,也希望抛砖引玉;
6、三人行必有我师,大家帮助在下修订以定稿;
7、若欲转载,惟望定稿后,劳烦知会在下一声。
回复 举报
2006-6-4 08:57:28

主题

好友

1595

积分

东山高士

一大早,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文章,昔日信陵亦有一文,单道仲业。

颓然落於长江,汉上将,不知想笑还是想哭。。。

更以前,自己也写过一个这样身世浮萍,却仍内心纯白的人物--水浒里的杨志,题目为《听,那遥远苍凉的卖刀声》。
回复 举报
2006-6-4 09:37:22

主题

好友

932

积分

县令

文聘确实是荆州诸将中唯一的亮点。

在我看来,其亮点不在于能与魏延大战,也不在于能统领水军,更不在于能箭射红心,而是

文聘在当阳长坂坡被刘备骂得满面羞惭,率部而走,好一个义字当头的文聘,这个举动比

关云长华容放曹公有过而无不及。要知道如果擒住刘备,那在曹操看来,简直就是不世之功,

而文聘却眼睁睁的放走了这个机会。 文聘和关羽不同,关羽深受曹操大恩,文聘则未受刘备

任何恩典,仍能放走刘备,可谓义过于云长也。
回复 举报
2006-6-4 09:57:43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楼上,文聘在张飞在场前提下劣势为主,不存在擒刘备的可能
但是可以纠缠刘备躲避张飞为主地游斗,借此拖延时间,以俟后续部队
刘备可以脱身,但是跑得未必很远,曹操兵有易于追及之可能
回复 举报
2006-6-4 12:32:59

主题

好友

2341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好文!微火慢炖,文仲业冉冉成大将矣!推荐!

提几点可商榷处:

1、战魏延之牛刀小试,既然书中明言魏延是荆楚之无名下将,那么“手下人皆折尽”之手下人,显然只是部曲亲信,五千人是不可能的,数十至数百人应该是较合理数。
而此“却说襄阳城中,因文聘、魏延厮杀,杀死千万余人。”----显然是指两军混战,百姓遭殃,这万八千人中,普通百姓可能要占大部分。

2、长坂之文聘、张飞的体力消耗是无法与赵云的体力消耗相比较的,张飞书中明确有休息时间,不提,文聘虽然看似长时间一直在奔波,但同时也一直没有和武将单挑交锋,唯一的机会(战张飞),也因为种种原因回避了。所以文聘之追赵云,的确是因为赵云累了,又是匹马单枪,仅此而已。

3、文聘是荆楚钦定大将,但最终没有埋没在荆楚的下将黄忠魏延那么辉煌(演义),曹操不可谓不识人,但终究还是能力问题。
回复 举报
2006-6-4 13:02:38

主题

好友

2526

积分

刺史

Post by 林灏
刚劲柔韧荆楚中坚
——我说文聘


Ⅰ、不清楚算序言或是题解


    荆,从草形,从刑声。落叶灌木或小乔木,花穗状,青色或紫色。又名楚。《说文》曰:荆,楚木也。干坚韧,无刺。贫贱之家,以为束发之钗釧。庙堂之上,作刑罚之笞挞。大禹治水,分天下…………


好文,大将文聘!

近闻三国有“东文西张”之说,不知道是否属实?(张就是指逍遥津吴军闻之色变的张辽张文远)
回复 举报
2006-6-4 13:29:29

主题

好友

1107

积分

太守

好东西呀.
很久没有看完过这么长的文章了.
文者,又加一点.
回复 举报
2006-6-4 14:39:02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今宵酒醒何处
提几点可商榷处:

1、、战魏延之牛刀小试,既然书中明言魏延是荆楚之无名下将,那么“手下人皆折尽”之手下人,显然只是部曲亲信,五千人是不可能的,数十至数百人应该是较合理数。
而此“却说襄阳城中,因文聘、魏延厮杀,杀死千万余人。”----显然是指两军混战,百姓遭殃,这万八千人中,普通百姓可能要占大部分。

2、长坂之文聘、张飞的体力消耗是无法与赵云的体力消耗相比较的,张飞书中明确有休息时间,不提,文聘虽然看似长时间一直在奔波,但同时也一直没有和武将单挑交锋,唯一的机会(战张飞),也因为种种原因回避了。所以文聘之追赵云,的确是因为赵云累了,又是匹马单枪,仅此而已。

3、文聘是荆楚钦定大将,但最终没有埋没在荆楚的下将黄忠魏延那么辉煌(演义),曹操不可谓不识人,但终究还是能力问题。

诚惶诚恐,谢诸位高人指点
1、荆州兵,后有吕蒙陆逊爷娘妻子呼喊关羽的“四面楚歌”,所以我想,子弟兵会屠戮百姓么?
至于死者伍千四千,对照千万人,意图在按比例凑足数目,而且想说明文聘魏延部曲数量差别不大,如此而已。由概数入手剖析,弱证兵力均衡是本手,不必拘泥具体数量。

2、赵云体力消耗当然自己心知肚明,问题是张郃文聘知道么?张郃不追,非惟惧怕红光,也是不敢保必然得手。乌林之西,宜都之北,赵云生力军以众击寡以逸待劳:操教徐晃、张郃双攻赵云,自己冒烟突火而去。子龙寻思:"归师勿掩,穷寇勿追。" 因此不来追赶,只顾夺掳旗帜。曹操得脱。
文聘张郃追杀赵云,在下认为,二人起码看好自己不会吃亏。
阁下所云“赵云太累”是赵云不应战而跑路的合理解释,并非文聘张郃追杀的动力和原因,而且没有人知道赵云怀抱幼主,得之可立大功。以后果逆推前因,从命题上看显然不充要。

放弃与张飞的交手机会,这是很微妙的。在下没有直接搬出关羽说张辽一节,考虑到刘备是破口大骂。不过,回头看来,这个背主不是大丈夫,也许一直是文聘难断的心结吧。
当然文聘与张辽的表现相应的程度也绝然不同,关羽说话颇具春秋大义,说得张辽沉默不语;刘备当头棒喝,文聘羞惭满面。
关羽张辽文聘,都有不同层次不同程度的背弃成分,关羽的事情,除了张飞的暂时疑惑,世人不但没有责难,反而把背弃的成分一起升华为莫大的忠义,简直不得不佩服关羽对这种事情的高明处理手段了:义固然是义,背也是义,有机统一了,难怪成为后世义者的偶像而膜拜。

3、在下商讨诸位,文聘表现与张辽张郃魏延徐晃等并称一流理据充分,此说不知可否?
都督之说我不多言,借用大概是诸葛亮的一席话:“徐庶孟公威石广元在曹家当的官不算大,难道说魏国的人才居然这么多?”与文聘勉。
回复 举报
2006-6-4 15:34:38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玉稚剑
好文,大将文聘!
近闻三国有“东文西张”之说,不知道是否属实?(张就是指逍遥津吴军闻之色变的张辽张文远)

夸赞受之有愧,“东文西张”之说演义中没有找到,不过在陈寿正史有述。
《三国志·魏志·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卷十八》有:

    文聘宇仲业,南阳宛人也,为刘表大将,使御北方。表死,其子琮立。太祖征荆州,琮举州降,呼聘欲与俱,聘曰:“聘不能全州,当待罪而已。”太祖济汉,聘乃诣太祖,太祖问曰:“来何迟邪?”聘曰:“先日不能辅弼刘荆州以奉国家,荆州虽没,常愿据守川汉,保全土境,生不负于孤弱,死无愧于地下,而计不得已,以至于此。实怀悲惭,无颜早见耳。”遂欷歔流涕。太祖为之怆然,曰:“仲业,卿真忠臣也。”厚礼待之。授聘兵,使与曹纯追讨刘备于长阪。太祖先定荆州,江夏与吴接,民心不安,乃以聘为江下太守,使典北兵,委以边事,赐爵关内侯。与乐进讨关羽于寻口,有功,近封延寿亭侯,加讨逆将军。又攻羽重辎于汉津,烧其船于荆城。文帝践阼,进爵长安乡侯,假节。与夏侯尚围江陵,使聘别屯沔口,止石梵,自当一队,御贼有功,迁后将军,封新野侯。孙权以五万众自围聘于石阳,甚急。聘坚守不动,权住二十余日乃解去。聘追击破之。增邑五百户,并前千九百户。聘在江夏数十年,有威恩,名震敌国,贼不敢侵。分聘户邑封聘子岱为列侯,又赐聘从子厚爵关内侯。聘薨,谥曰壮侯。岱又先亡,聘养子休嗣。卒,子武嗣。
 嘉平中,谯郡桓禺为江夏太守,清俭有威惠,名亚于聘。
    ……
评曰:李典贵尚儒雅,义忘私隙,美矣。李通、臧霸、文聘、吕虔镇卫州郡,并著威惠。许褚、典韦折冲左右,抑亦汉之樊哙也。庞德授命叱敌,有周苛之节。庞淯不惮伏剑,而诚感邻国。阎温向城大呼,齐解、路之烈焉。

对比《张乐于张徐传卷十七》
太祖既征孙权还,使辽与乐进、李典等将七千余人屯合肥。太祖征张鲁,教与护军薛悌,署函边曰“贼至乃发”。俄而权率十万众围合肥,乃共发教,教曰:“若孙权至者,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匆得与战。”诸将皆疑。辽曰:“公远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击之,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然后可守也。成败之机,在此一战,诸君何疑?”李典亦与辽同。于是辽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椎牛飨将士,明日大战。平旦,辽被甲持朝,先登陷陈,杀数十人,斩二将,大呼自名,冲垒入,至权麾下。权大惊,众不知所为,走登高冢,以长戟自守。辽叱权下战,权不敢动,望见辽所将众少,乃聚围辽数重。辽左右麾围,直前急击,围开,辽将麾下数十人得出,余众号呼曰:“将军弃我乎!”辽复还突围,拔出余众。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还修守备,众心乃安,诸将咸服。权守合肥十余日,城不可拔,乃引退。辽率诸军追击,几复获权。


似乎文聘威势更响亮些,而张辽武力上风,春兰秋菊也。

不过这是历史内容咯。
回复 举报
2006-6-4 20:26:11

主题

好友

1828

积分

太守

写得真好,辛苦了。
   
闲暇时对三国演义人物评述自得其乐趣,通常把对文韬武略倾慕之心,具体实物化到某一个人物身上,譬如诸葛亮的智慧、刘备的仁德、曹操的奸诈、关羽的忠义……都不再是具体的历史人物或者艺术形象,而成为一种浓缩了的美的抽象的借代了

荆条不蔓不枝;刚劲柔韧,硬挺而不易折;无刺,近者不伤

   可谓一语中的。
  
如果在乎,那就是顾忌三个因素:一是刘禅在怀中,二是强敌在前,三是有更强大的外援出现了。

  
俄尔魏将曹仁、李典、夏侯惇、夏侯渊、乐进、张辽、张郃、许褚等都至

   这里似乎有点问题。的确有更大的强援出现。
  
   以马上战将每回合五分钟计算

   假如两个武将相距200米,马的速度以5米/秒算,40秒,权算为1分钟。
   两将兵器在错身之时交接10次,每次10秒[够慢了吧],100秒,算成2分钟。两次相加也不过3分钟。事实上根本不能这么算,两人交战一合的时间应该比路程除以马的速度得出的时间多不了多少,毕竟马在遇上对方时一般都不会停下来打个招呼。
      五分钟从河而来?
  
张辽、张郃、文聘、徐晃并称,可见地位不低,其余三者不乏佐证。不知道这里能否借用数学中的“夹逼定理”呢?如果成立,我们的证明似乎至此可以告一段落了。

   
许褚、吕虔为中军护卫,曹休等为合后,刘晔、蒋济为参谋官。

    夹逼定理在这里似乎不能成立,文聘本为大将,将之与张辽之辈在领军方面[干活方面]并立并无不妥,但如果就此说他在武力方面也与张辽他们差上不差下就不妥了。张辽他们在演义中的武力表现毕竟是作者明书过的。
   如果要并立的话,请看后面那个与许诸放在一块的家伙。
   鸡蛋里挑骨头,楼主勿怪啊。
回复 举报
2006-6-4 20:55:01

主题

好友

2341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林灏

诚惶诚恐,谢诸位高人指点
1、荆州兵,后有吕蒙陆逊爷娘妻子呼喊关羽的“四面楚歌”,所以我想,子弟兵会屠戮百姓么?
至于死者伍千四千,对照千万人,意图在按比例凑足数目,而且想说明文聘魏延部曲数量差别不大,如此而已。由概数入手剖析,弱证兵力均衡是本手,不必拘泥具体数量。
[引用省略......]


此说虽然可圆!但亦有问题:一者文中有“两下军在城混战”之事实,二来玄德有“本欲保民,反害民也”之叹息;三来有“城中百姓,多有乘乱逃出城”之描写。上述三点似乎是支持死者多是百姓说的。

至于“文聘、魏延部曲数量差别不大”说,从魏延手下人皆折尽看,还是部曲数量差别较大更为合理。

2、赵云体力消耗当然自己心知肚明,问题是张郃文聘知道么?张郃不追,非惟惧怕红光,也是不敢保必然得手。乌林之西,宜都之北,赵云生力军以众击寡以逸待劳:操教徐晃、张郃双攻赵云,自己冒烟突火而去。子龙寻思:"归师勿掩,穷寇勿追。" 因此不来追赶,只顾夺掳旗帜。曹操得脱。
文聘张郃追杀赵云,在下认为,二人起码看好自己不会吃亏。
阁下所云“赵云太累”是赵云不应战而跑路的合理解释,并非文聘张郃追杀的动力和原因,而且没有人知道赵云怀抱幼主,得之可立大功。以后果逆推前因,从命题上看显然不充要。


此说同意一部分,但林兄必须注意的是,文聘张郃追杀的赵云,是一人一骑。而文聘之遇张飞,先是有张飞、刘备加部曲;后次则有伏兵之疑。因此文聘遇张、赵的不同态度,应是自然反应。

3、在下商讨诸位,文聘表现与张辽张郃魏延徐晃等并称一流理据充分,此说不知可否?
都督之说我不多言,借用大概是诸葛亮的一席话:“徐庶孟公威石广元在曹家当的官不算大,难道说魏国的人才居然这么多?”与文聘勉。

此话反驳有力,虽然诸葛此说不在演义之中! :burn:
余以为:历史上文聘当与张辽张郃魏延徐晃等并驱,三国演义中则稍逊半筹。
回复 举报
2006-6-6 18:37:46

主题

好友

791

积分

县令

艰难的看完    不过还是改变不了我的观点  文聘属一流弱于威严等  至于水战的确出色  但仍难比拟于将东将领  原因 在江上  敌我分明的情况下被迎面射倒
回复 举报
2006-6-6 19:12:17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熟读春秋
艰难的看完    不过还是改变不了我的观点  文聘属一流弱于威严等  至于水战的确出色  但仍难比拟于将东将领  原因 在江上  敌我分明的情况下被迎面射倒


迎面射倒?
不是吧

聘立于船头大叫:“丞相钧旨,南船且休近寨,就江心抛住。”众军齐叫:“快下了篷!”言未绝,弓弦响,文聘被箭射穿左背,倒在船中。

射穿左背
很难理解,是射背的左边穿透了?
还是射肩的左边穿透了到达了背部?

射背,敌人应该在后面一侧,或者文聘转身

总之,这里不好理解
歧义

不过,正面似乎有来不及躲避之说,言未绝,弓弦响
后面,就属于暗箭难防了

毕竟敌我还不十分明,因为曹操没有叫他主动进攻或者积极防御也
回复 举报
2006-6-6 21:42:34

主题

好友

3307

积分

刺史

会不会是“左臂”呢?
回复 举报
2006-6-7 05:41:48

主题

好友

791

积分

县令

Post by 林灏
迎面射倒?
不是吧

聘立于船头大叫:“丞相钧旨,南船且休近寨,就江心抛住。”众军齐叫:“快下了篷!”言未绝,弓弦响,文聘被箭射穿譡引用省略......]

应该是射穿   因为文聘正面向吴军喊话   不可能背对
回复 举报
2006-6-12 13:47:09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武之圣者
写得真好,辛苦了。
    许褚、吕虔为中军护卫,曹休等为合后,刘晔、蒋济为参谋官。  

夹逼定理在这里似乎不能成立,文聘本为大将,将之与张辽之辈在领军方面[干活方面]并立并无不妥,但如果就此说他在武力方面也与张辽他们差上不差下就不妥了。张辽他们在演义中的武力表现毕竟是作者明书过的。
如果要并立的话,请看后面那个与许诸放在一块的家伙。
鸡蛋里挑骨头,楼主勿怪啊。


后面那个与许诸放在一块的家伙,他可是厉害得很呀,请看


因是曹操势大,威镇山东。文有谋臣,武有猛将,翼卫左右,共图进取。谋士有荀彧、荀攸、程昱、郭嘉,文武兼全有刘晔、毛玠、满宠、吕虔、乐进、李典;武将有夏侯敦、夏侯渊、曹仁、于禁、典韦。多有部下之人,不及一一书名。
回复 举报
2006-6-12 15:46:26

主题

好友

2555

积分

刺史

Post by 林灏
迎面射倒?
不是吧

聘立于船头大叫:“丞相钧旨,南船且休近寨,就江心抛住。”众军齐叫:“快下了篷!”言未绝,弓弦响,文聘被箭射穿左背,倒在船中。

射穿左背
很难理解,是射背的左边穿透了?
还是射肩的左边穿透了到达了背部?
[引用省略......]

:)
迎面射,自左胸入,左背出,当然算是射穿左背,如力透纸背~~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5-12 18:29 , Processed in 0.0645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