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楼主: 凌云雕龙

随札马超的「背父叛君」

[复制链接]
2005-11-23 13:48:24

主题

好友

2341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个人感觉凌云的这段解释到是颇符合现在价值观的

关羽投刘备是取小义,叛曹操是舍大义,宋儒讲得很清楚,小义是指朋友的诚信,大义则是国家社稷的忠诚,


关羽之所以被人千古称颂,是因为他的言行最符合义之本意,义者宜也,体现的是人这一个体道德修养的表现。针对的是人本身,而非某个集团、阶层或国家。

现代社会所提倡的国家大义、民族大义等等都只是义的衍生,都有其局限性和时代性,因而也就有矛盾性。而只有针对个体人本身的,才是永恒的。

而关羽的言行体现出了义之本意,因此才被冠以义薄云天
回复 举报
2005-11-23 13:48:28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1-23 13:56:0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悠看鱼游
矫还是没矫在历史上本身就是有争议的话题,历史记载中矫诏与奉诏的记载都有。即使我举出矫诏的证据你也可以举出奉诏的证据进行反驳,两个人各执一词在这里打嘴上官司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
我在这里友情提示下:当一个事件存疑,并不能完全确定的时候是不能拿来做证据的。捕风捉影这种事虽然有利于辩论,却不利于弄清事实的[引用省略......]

不用扯远,谁主张谁举证,简单明了:

请举出衣带诏是矫诏的史料记载

有,则可辨析,无,则为臆测,回去写小说
回复 举报
2005-11-23 14:42:35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1-23 14:58:5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呜呼呀,咱哪里是扣帽子,咱惊悉鱼游有重大发现:

历史记载中矫诏与奉诏的记载都有。


请问鱼游,正史中衣带诏是真品的记载自然俯首皆是,借问衣带诏系矫诏的记载又在哪儿?咱相信以鱼游的高风亮节,断不会为了给曹偶像涂脂摸粉就编造一气,信口开河,故此请鱼游明示:您这段记载是出自《后汉书》呢,还是《三国志》,抑或您也学习诸大神、大仙,挖出啥古本魏略、古本三国志? :icon14:就算您不打算和俺无用功,好歹也亮出来让大伙儿学习学习鱼游所提倡的“严谨考据作风”,长长相关史料见识,美事一桩嘛
回复 举报
2005-11-23 16:52:32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1-23 20:29:4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悠看鱼游
刚说完扣帽子,你就来了不是?
要说信口开河,最可[引用省略......]

哎呀,我一俯首,咿,这不是《三国志》么:

先主未出时,献帝舅车骑将军董承辞受帝衣带中密诏,当诛曹公。

哎呀,我二俯首,咿,这不是《后汉书》么:

五年春正月,车骑将军董承、偏将军王服、越骑校尉种辑受密诏诛曹操,事泄。

我说,但凡扯扯三国,玩玩票且不是文盲的,《三国志·先主传》、《后汉书·孝献帝纪》这号文,不是俯首即是,难道还要老前辈耳提面命? :icon14:

行文至此,咱又要问亲爱的鱼游同志:

您所谓此衣带诏有矫诏嫌疑的史料证据在哪儿?!

活活,都扯到康有为了,挂屁股帘也不是这么个挂法 :icon14: 臆测就臆测,咱断不会就此抓住把柄,嘲讽鱼游同志睁眼说瞎话,为曹偶像涂脂抹粉的 :icon14:

既然在历史区,拿史料来说话,没史料,踹隔壁去 :icon14:
回复 举报
2005-11-23 22:06:52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1-24 08:11:43

主题

好友

2121

积分

东山高士

四答

 
  背叛算品德败坏,也能左右政治军事利益,像孙权叛盟,得荆州杀关羽,此事论孙权品德不好无益,不如评取带衰荆州而深入泥淖,基于的是军事政治形势,而非道德。太理道德无益于乱世,既使盛世也一样。
 
  论史重在叙事,谈情一点都不重要,至于道德云云,孰文理此?
 
  借杜工部一诗,那可是典型的叙事,至于背后有无“维护封建制度”、“反映社会矛盾”及“维护祖国的统一角度考虑”云云,微言大义太难甚解。正如马超本是背叛,陈述事实而已,结果扯到曹操极暴,所以马超“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云云,倒是有点谈情的感觉。
 
  客行新安道,喧呼闻点兵。借问新安吏:县小更无丁?
 
  府帖昨夜下,次选中男行。中男绝短小,何以守王城?
 
  肥男有母送,瘦男独伶俜。白水暮东流,青山犹哭声。
 
  莫自使眼枯,收汝泪纵横。眼枯即见骨,天地终无情!
 
  我军取相州,日夕望其平。岂意贼难料,归军星散营。
 
  就粮近故垒,练卒依旧京。掘壕不到水,牧马役亦轻。
 
  况乃王师顺,抚养甚分明。送行勿泣血,仆射如父兄。

 
  以上娓娓道来,叙事而已,就有人拿仆射为官名,所以用官名代称人名,旨在推崇朝廷,拿着几个字就开始大作文章,言情溢表,原文理应表达之事,尽略不闻。附带说一句,这与道德无关紧要。
 
  另:转贴一段《三国随札》
 
  (二十)汉献帝玉带血诏
 
  《三国演义》有一段描述汉献帝咬破指尖用血下诏密谋曹操的情节,可行文讨论其中的合理性。
 
  首先用血的方式就不太令人能接受,贵为金枝玉叶的天之骄子,龙血岂是随便可流?血诏也非三言二语,那么汉献帝可以忍痛多久?指尖的血不会源源不止,流量只要些许,就会因血小板凝固,除非是患有血友病,才会血流不止,但因流血疼痛,就算不会自行止血,也会利用急救(像直接加压、止血点或止血带等)以减轻痛苦。是以从古至今,还没见得血友病症因流血过多而导致死亡的病例。
 
  不管意志再怎么坚强,用闭气自杀的方式就不合乎生物求生的本能,除非是上吊、跳水等,而临死前也是挣扎痛苦。话说回来,天子的忍痛功夫如何呢?还要能保持写完一篇诏书的流量,指尖的小洞,够吗?其次是有没有用血诏的必要。贵为天子,还要利用血诏,争取同情,难道用笔墨就不能号召勤王军了吗?下诏的对象是谁?车骑将军董承而已,也就是皇后的父亲,算起来是汉献帝的国舅,也就是外戚关系。那么有必要血诏吗?
 
  如果董承有心救驾,没有血诏也会听命;如果董承无心救驾,就是金牌玉令,也不会动心。所以血诏完全没有必要,效力与笔墨并无不同,何必多流血?
 
  再来是董承的角色,董承不算文弱,董承并非依女而贵,董承的将军地位,本有实力为凭。原先董承就是牛辅的部曲,也就是曾在董卓集团下领有武装部队,后来还曾仗兵力拒李傕、郭汜等,反而应该是献帝倚恃董承的势力。若是两相比较,董承势力就像曹操势力一样,都是可被称为挟天子的势力。那么献帝的血诏,不过是博取同情的花招,难以感动拥兵自重的军阀。因此对一个一生都在刀枪下讨生活的武士,想用血诏来号召,还不如用金银、权势来吸引。
 
  因此,如果汉献帝被逼到只能用血诏才能号召勤王,那么万一成功之时,董承将难以节制。一但顺利除去曹操,董承会收敛而谦恭服从吗?汉献帝还能随便对董承颐指气使吗?还是每次下令都要用血诏呢?霍光伊尹的权势,恐怕身为皇帝更坐立难安。所以就算利用血诏除去权臣,又换来另一个权臣,灾难不但没有结束,反而才刚开始。所以血诏密令有误,不是权臣不能除,而是除去的方法不对。
 
  因此综合上论,董承欲密谋曹操固然,但是有没有汉献帝的血诏,就很令人怀疑。而且加上血诏的对勤王效用有限,倒是对读者的感动力蛮震撼的。
回复 举报
2005-11-24 11:04:2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活活

《献帝起居注》:承等与备谋未发,而备出。承谓服曰:“郭多有数百兵,坏李傕数万人,但足下与我同不耳!昔吕不韦之门,须子楚而后高,今吾与子由是也。”服曰:“惶惧不敢当,且兵又少。”承曰:“举事讫,得曹公成兵,顾不足邪?”服曰:“今京师岂有所任乎?”承曰:“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是我腹心办事者。”遂定计。诏在哪里?


先主未出时,献帝舅车骑将军董承辞受帝衣带中密诏,当诛曹公。

很明了,衣带诏以诛曹为旨归。难不成还要献帝老爷在诏中定计画谋,诸打手一一照办? :icon14: 刘协真睿智天纵也 :icon14:

《资治通鉴》:初,车骑将军董承称受帝衣带中密诏,与刘备谋诛曹操。司马光也不敢肯定董承是否真的有衣带诏。


佩服,佩服,向鱼游同学的治史态度致敬 :icon14: 您不俯首则已,一俯首就俯到咱大宋熙宁年去也。真纵横三万里,千年弹指间 :icon14: 咱就不懂了,《资治通鉴》,野史也。您拿着千年后的野史记载去质疑千年前的正史,估摸着有诺贝尔幽默奖,鱼游一定当仁不让 :icon14:

事急从权,董同志即便当年暴戾之气不除,然护驾之功,岂为枉然。想当年老董还是勤王之师呐,没听说此公有啥廉名于世 :icon14: 董承越不是东西,反衬出曹阿瞒的加料混账——您看,皇爷宁可饮鸩止渴都要干掉曹瞒,姓曹的真可比十常侍也 :icon14:

难为鱼游啃出点史料,然“矫”字何处啊?一部武帝纪,矫诏数见,咋没见有衣带诏的份?难不成陈寿、范晔都收了老董家的米? :icon14: 史料中矫诏的记载在何处啊 :icon14:
回复 举报
2005-11-24 12:28:47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1-24 13:11:2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悠看鱼游
按《献帝起居注》记载董承说服王子服参加密谋时并没有没有提起所谓“密诏”。倘若真有密诏,直接出示即可董承又何须多废口舌呢。

董承也配叫勤王之师?我劝你分析下董承是什么人本是好意,可惜你熟视无睹。再免费给你补点知识:《三国志·武帝纪》:“乃遣曹洪将兵西迎,卫将军董承与袁术将苌奴拒险,洪不得进。”《资治[引用省略......]

大笑

董承说王子服,句句都在陈述起事利弊,您以为拿张诏书就能应者景从?那献帝老爷还费什么事,直发明诏,伏后可保,朝政可掌,曹贼可戮矣 :icon14:

曹家班又是啥好东西? :icon14: 早打明了“奉天子以令不臣”的算盘,看看献帝跑许都后那待遇,估计在老董手头都舒坦 :icon14: 早说了,董某人越不是东西,越衬托出曹瞒的十倍混蛋。两害相较取其轻,如此粗浅的道理,还不明白?老董能利用献帝对曹瞒的痛恨,取得衣带诏,又有啥值得大惊小怪?有了十常侍作怪,董凉州不是进洛阳了?有了曹阿瞒跋扈,董某人得诏又有啥不可思议?

后头更属搞笑。一头口沫横飞,批判选取史料只寻找对自己观点有利的部分,对于不利内容选择性失明,一头自家引史料别玩断章取义。咋只见旧仪一句,不见前后? :icon14: 咱给您老补补课:

自帝都许,守位而已,宿韂兵侍,莫非曹氏党旧姻戚。议郎赵彦尝为帝陈言时策,曹操恶而杀之。其余内外,多见诛戮。操后以事入见殿中,帝不任其愤,因曰:“君若能相辅,则厚;不尔,幸垂恩相舍。”操失色,俛仰求出。旧仪,三公领兵朝见,令虎贲执刃挟之。操出,顾左右,汗流浃背,自后不敢复朝请。董承女为贵人,操诛承而求贵人杀之。帝以贵人有,累为请,不能得。后自是怀惧,乃与父完书,言曹操残逼之状,令密图之。

献帝显然是一时激动,口不择言,显然不是有预谋。老曹望风逃窜,从此乌龟不露头,您让皇爷上哪儿去剁这奴才?难不成来场发仗云台,取伤许褚? :icon14: 自然只有通过宫外人之手。

司马光作为史学家的地位当然崇高,然就后汉历史而言,《资治通鉴》的史料价值能与《三国志》、《后汉书》相比?您居然拿千年后的历史记录去否决千年前的权威历史记录?您这票玩得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icon14: 白寿彝老先生同样有史学家的头衔,但其《中国通史》的三国部分史料价值,能和走马楼吴简相比么?难不成说明白寿彝老先生的史学功底还不如一会计? :icon14: 甚至连司马光先生都只是存疑不论。借问您老宣扬的“史料中矫诏的记载”又在哪本正史? :icon14:

说漏嘴就说漏嘴,看这通屁股帘挂得那个气急败坏 :icon14:
回复 举报
2005-11-24 14:00:16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1-24 17:44:26

主题

好友

64

积分

布衣

Post by 凌云雕龙
 
  背叛算品德败坏,也能左右政治军事利益,像孙权叛盟,得荆州杀关羽,此事论孙权品德不好无益,不如评取带衰荆州而深入泥淖,基于的是军事政治形势,而非道德。太理道德无益于乱世,既使盛世也一样。
 
  论史重在叙事,谈情一点都不重要,至于道德云云,孰文理此?
 
  借杜工部一诗[引用省略......]

说得好,血诏可以作为一个借口,但是的确影响力有限,其实没有血诏,只要有纲领也可以号召四方,陈胜吴广,包括黄巾起义没有血诏,却都险些成功,所谓血诏的作用,写小说最有用,对于普通民众,大家要的是你的纲领,谁做皇帝无所谓,谁能让人民富强,谁就能够领导历史。武则天为什么能够称帝,谁又靠她的基础领导了开元盛世?老百姓对权力是漠然的,对生存却是敏感的。所以凌云说得很对,而杨文理总是提正统,提曹操的篡权,其实是背离当时老百姓需求,以读三国演义从刘备的观点看问题的偏颇之言,其错误的一些结论不足为奇了。
        凌云的分析中肯,历史唯物,虽不敢说英雄所见,毕竟本人才疏学浅,但是确实我本人非常赞同,希望有机会结识凌云,很是仰慕
回复 举报
2005-11-24 17:57:51

主题

好友

64

积分

布衣

Post by 杨文理
[QUOTE=悠看鱼游]按《献帝起居注》记载董承说服王子服参加密谋时并没有没有提起所谓“密诏”。倘若真有密诏,直接出示即可董承又何须多废口舌呢。

董承也配叫勤王之师?我劝你分析下董承是什么人本是好意,可惜你熟视无睹。再免费给你补点知识:《三国志·武帝纪》:“乃遣曹洪将兵西迎,卫将军董承与袁术将苌奴拒险,洪[引用省略......]

评价历史,不站在身外,加入过度的个人感情,不会有正确的结果,如果你以一个老百姓要生活在三国年代的最大需求去看这段历史,你还会有什么操贼这样的概念么,若是曹操让你吃饱饭,让你安居乐业,你会去为了一个所谓皇帝的几个字去拼命?
       血诏不是共产主义的理想,同样,曹操也不是十恶不赦的恶鬼,曹操至少结束了黄巾之乱和汉末大小军阀割据,混战民不聊生的局面,而且,兴修水利,屯田,重用人才,汉末北方的经济好转,大多数老百姓不需要再起义的好的局面,也为日后北方统一三国奠定了坚固的基础,所以,评价曹操一个操贼就完了,就是不够唯物,以看小说的眼光评价三国,最终偏离正道。
       仔细读一读凌云的文章,让人回味,感叹。望兄台能以自我批评的精神总结自己,其实你的学识也很令人钦佩,愿有机会结识兄台,煮酒论英雄!
回复 举报
2005-11-24 23:07:0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悠看鱼游
董承说服王子服不但是在陈述起事利弊,而且是一个策反王子服的过程。古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没有诏那叫谋反懂么?如果诏书在手王子服就不会说出“惶惧不敢当”的言语。
曹操是不是好东西与董承是不是好东西是两件事。董承跋扈的小人形象我在前帖已经有证据显示,因此董承伪造衣带诏并非不合理推测。薣引用省略......]

活活

名正言顺,王子服就不会“惶惧不敢当”? 曹髦皇爷何止名正言顺,那是躬行天讨,身边那二位作何表现? :icon14: 以曹瞒势力之大,手段之辣,更甚司马,王子服同志背着身家性命,自然要再三掂量。后头另一位王同志不是掂量到丢下皇帝去通风报信了么?  难不成曹髦皇爷是名不正言不顺?:icon14:

您老还真是补充常识成瘾 :icon14: 可惜,最基本的历史常识都不具备:在曹贼横行擅权之朝廷,献帝亲近之人都被剁得七七八八,《献帝起居注》大书天子有诏诛曹,岂非搞笑?若时人记时事,这还叫密诏?献帝当曹瞒是白饭 :icon14: 若时过境迁,待东窗事发再记,曹某岂非坐实贼名?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这老曹居然熟视无睹,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icon14:在曹某人控制喉舌的汉朝廷,倘若衣带诏为矫诏,曹某人岂会不大肆宣扬,以明其剁人名正言顺?曹某人缄口,《献帝起居注》缄口,只能说明衣带诏并非矫诏,而是实有其事,故而曹某人控制下的朝廷闷声大发财耳。

在忙着打肿脸充教员之前,是不是得先给自家补充一下基本的逻辑常识?

献帝忍无可忍,脱口失言,此前并无与董承通谋,曹贼望风逃窜,溜得比耗子还快,从此装乌龟,借问献帝如何杀贼?从何杀起?再要除曹,自然要与外臣商议。

先有董氏,后有伏氏,皇爷的御笔一道接一道,操贼的贼名还能脱得了? :icon14:

《资治通鉴》是野史又有啥值得大惊小怪?知道什么是野史么?不懂就去查辞典,别在这儿搞笑 :icon14: 还拿小隐来拉虎皮当大旗,小隐何辜 :icon14:

前头论述了一大段感情您老两眼翻天一抹黑?

司马光作为史学家的地位当然崇高,然就后汉历史而言,《资治通鉴》的史料价值能与《三国志》、《后汉书》相比?您居然拿千年后的历史记录去否决千年前的权威历史记录?您这票玩得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白寿彝老先生同样有史学家的头衔,但其《中国通史》的三国部分史料价值,能和走马楼吴简相比么?难不成说明白寿彝老先生的史学功底还不如一会计?

同样,《资治通鉴》的亦非是对《三国志》、《后汉书》的否定。只不过千年之下的某历史学者对历史事件的个人见解,不置可否而已。

论史料,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史料互证。在没有任何史料记载的基础上,仅仅靠个人怀疑,可能如何如何,也许如何如何,甚至要推翻权威史料,这是典型没常识的胡扯八咧。仅仅因为某史料后世有疑义——根本谈不上什么争议,就说什么“最好别拿来用”,实在令人喷饭。陈寿还闹出过索米丑闻,《三国志》的真实度还有货真价实的争议,是不是整本三国志都“最好别拿来用”? :icon14:

呦,某君声称有“史料记载衣带诏为矫诏”,这会儿又变什么几个字的漏洞了?史论中谎称有史料支持,好比法庭辩论中谎称有证据支持,这叫伪证,啥性质咱就不说了。您这哪是“几个字的漏洞”,而是扯谎当场被活捉罢了 :icon14:
回复 举报
2005-11-24 23:27:3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煮鸽村妇
[QUOTE=杨文理][QUOTE=悠看鱼游]按《献帝起居注》记载董承说服王子服参加密谋时并没有没有提起所谓“密诏”。倘若真有密诏,直接出示即可董承又何须多废口舌呢。

董承也配叫勤王之师?我劝你分析下董承是什么人本是好意,可惜你熟视无睹。再免费给你补点知识:《三国志·武帝纪》:“乃遣曹洪将兵西迎,卫将军董承与袁术[引用省略......]

活活

一头说要以时人道德观看时人,一头咱咋看见一颗炙热跳动的爱曹心? :icon14:

以仁数:

嗯嗯,不知道徐州的数十万百姓是咋爱戴曹某的,宛城百姓是咋爱戴曹某的,中原诸苦徭役的百姓是咋爱戴曹某的 :icon14:

再瞧瞧老曹挂后,士民追思:

时太子在鄴,鄢陵侯未到,士民颇苦劳役,又有疾疠,於是军中骚动。群寮恐天下有变,欲不发丧。

再看看魏廷追思:

伏惟先王功无与比,而今能言之类,不称为德

看到没?曹某人就是缺德。对这号屠得数十万百姓,当时人即认缺德的货色,叫他一声操贼又咋了?

再看当时最大的道德标准:忠

自帝都许,守位而已,宿韂兵侍,莫非曹氏党旧姻戚。议郎赵彦尝为帝陈言时策,曹操恶而杀之。其余内外,多见诛戮。操后以事入见殿中,帝不任其愤,因曰:“君若能相辅,则厚;不尔,幸垂恩相舍。”操失色,俛仰求出。旧仪,三公领兵朝见,令虎贲执刃挟之。操出,顾左右,汗流浃背,自后不敢复朝请。董承女为贵人,操诛承而求贵人杀之。帝以贵人有,累为请,不能得。后自是怀惧,乃与父完书,言曹操残逼之状,令密图之。

就这么个逼天子、弑国母、鸩皇子、杀百官、破盟誓、僭天子旌旗,出入称警跸的货色,用当时的官方儒家道德衡量,叫他一声操贼又咋了?

再看私人道德:义

初,太祖性忌,有所不堪者,鲁国孔融、南阳许攸、恃旧不虔见诛。而琰最为世所痛惜,至今冤之。

太祖馈彧食,发之乃空器也,於是饮药而卒。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故旧无余,这好货色,叫他一声操贼又咋了?

末了看此人的孝道:

太祖少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其叔父数言之於嵩。太祖患之,后逢叔父於路,乃阳败面口;叔父怪而问其故,太祖曰:“卒中恶风。”叔父以告嵩。嵩惊愕,呼太祖,太祖口貌如故。嵩问曰:“叔父言汝中风,已差乎?”太祖曰:“初不中风,但失爱於叔父,故见罔耳。”嵩乃疑焉。自后叔父有所告,嵩终不复信,太祖於是益得肆意矣。

把活老爹老叔当猴耍,这算哪门子孝?曾参估摸着在吐血罢 :icon14:

就这号不忠不义不仁不孝的货色,叫他操贼那是抬举他。叫操逆、操匪还差不多 :icon14:
回复 举报
2005-11-25 01:11:03

主题

好友

316

积分

县尉

“先主未出时,献帝舅车骑将军董承辞受帝衣带中密诏,当诛曹公。”

请问文理兄,这“辞”为何意?
回复 举报
2005-11-25 10:40:29

主题

好友

2121

积分

东山高士

五答

 
  一、对曹操的评价
 
  向来对曹操也不是很客气,在旧帖《论曹操欲复肉刑之心态》就提到:“对于满手血腥的人,称之个性残忍并不为过,纵使时代背景有所变更,但是人性善恶,古今皆然。”或者《检讨曹操的首败》中以:“或云带兵不多、领军经验不足、敌人太强等来辩解,不过这不是真正理由,曹操最后兵败逃亡,这就是结局。”来讽刺那个被荀彧称之“用兵如神”的美号。
 
  不只光看曹操的缺点,偶尔也要正视曹操的优点,在《试述曹操与李世民的内圣外王──以面临青州黄巾与窦建德集团相校》就拿曹操与李世民相比,事实上也是李世民先比曹操“一将之智有余,万乘之才不足。”,但总不以为然。
 
  以上的最主要根基于两种评价,马植仁教授曾在《曹操的为人和作风》:“许多同志认为曹操是我国古代卓越的军事家,我很同意。有些同志还认为曹操是我国古代卓越的政治家,我觉得有点偏高。因为曹操有过滥杀无辜人民的暴行。一个卓越的政治家应当不这样。另外,在个人品德作风上,曹操也有些欠缺,不足为后世法。既然称作历史上的政治家,就应当对后世能起榜样作用,曹操在这方面还不够规格。” 
  对善称好,对恶批评,如此而已。
 
  二、读史或赞评
 
  前面说过历史分陈述及感想,后者以公羊的微言大义,使得人们往往注意背后阴谋,却对前者之事实不求甚解。
 
  最有名就是岳飞之死,很多人对秦桧及宋高宗如数家珍,但是却对起诉罪名全然不知,事实上岳飞还在供纸上签名:“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因此推测:
 
  一、岳飞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二、当年是晴天。
 
  三、当天太阳很亮。
 
  四、岳飞坦承不讳俯首认罪。
 
  五、起诉罪名是“莫须有”。
 
  结果以上没有一句正确,这种“思而不学则殆”,还真的“不如学也”。
 
  但是岳飞不是诬以谋反受死(罪名非叛变内乱),又有多少人知到岳飞受到判决杖刑(用棒敲打)行死呢?十二道金牌可以讲不少,宋伐金不可能成功也可以讲很多,就是当事人怎么死不清楚而已。
 
回复 举报
2005-11-25 10:56:00

主题

好友

2121

积分

东山高士

六答

 
  辞受,若以《集解》的见解:“辞字当删。”但是若当偏义复词,可与“趣舍”连用。《庄子.外水篇》就有“辞受趣舍”,《前出师表》的前面就是“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存亡之词,偏向于亡,而非存。
 
  所以“两字意义相反,可去其一而不影响词义。”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9-23 23:20 , Processed in 0.05848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