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31|回复: 11

[原创] 论陈寿写史的文风

[复制链接]
2020-4-13 10:41:52

主题

好友

1039

积分

太守

在轩辕春秋的炎黄春秋版看了飞龙在天的《“政由葛氏,祭则寡人”的思考》有感而发,那个帖子讲“政由葛氏,祭由寡人”沿用《左传》卫献公之言(注1),使我想起了另外一则史料:


《武帝纪》:五年春正月,董承等谋泄,皆伏诛。公将自东征备,诸将皆曰:“与公争天下者,袁绍也。今绍方来而弃之东,绍乘人后,若何?”公曰:“夫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

孙盛魏氏春秋云:答诸将曰:“刘备,人杰也,将生忧寡人。”臣松之以为史之记言,既多润色,故前载所述有非实者矣,后之作者又生意改之,于失实也,不亦弥远乎!凡孙盛制书,多用左氏以易旧文,如此者非一。嗟乎,后之学者将何取信哉?且魏武方以天下励志,而用夫差分死之言,尤非其类。

古代文史不分家,裴松之这段评论其实指出了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史官治史的文体。鱼豢和孙盛都有这个习惯,以古史名句易旧文,颇多润色。那么陈寿是不是就原话完整实录呢?其实也不是。

先举另一个例子:
《孙坚传》:是时,或间坚於术,术怀疑,不运军粮。故术疑之。阳人去鲁阳百馀里,坚夜驰见术,画地计校,曰:“所以出身不顾,上为国家讨贼,坚与卓非有骨X之怨也,而将军受谮润之言,还相嫌疑!”江表传载坚语曰:“大勋垂捷而军粮不继,此吴起所以叹泣於西河,乐毅所以遗恨於垂成也。原将军深思之。”术踧唶,即调发军粮。


按陈寿的写法,孙坚是单纯地谴责袁术,然后袁术感悟,调发军粮。孙坚的形象很威严,袁术相对软弱无能。孙袁联手,打仗的孙坚强势,搞后勤的袁术弱势。而一看《江表传》,孙坚另外的一段话是降低身份,谴责之余,以臣子的身份劝袁术深思之。这身份就反过来了,打仗的孙坚弱势,供粮的袁术强势。军事上讲,后勤决定战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再联系两人的身份背景,地位。《江表传》的补充显得很有深度,这样一写,反面人物袁术的大局观出现了,正面人物孙坚暴躁但现实讲分寸的性格也出来了。单纯看陈寿的文笔就看不出来这点。

回到曹操的例子,单看陈寿的文字,曹操只表现了英明果断的一面。实际上两线作战,要打时间差,风险是很大的,曹操有担忧很正常,他不是超人。诸将正是担忧这点才进言。而陈寿把曹操平凡的一面砍掉,只表现杰出的一面,是为了突出刻画他“超世之杰”的英武一面。这样写突出曹操的军事才能,但是削弱了曹操的政治才能。动不动高高在上摆架子驳斥下属,在政治上是很不明智的。退一步讲出自己的担忧,是先肯定诸将之言的价值,然后再补充自己的独立见解,这样说服力要高得多,诸将听命办事的积极性也会高一些。否则就是“良佐日远,予智自雄”,萧衍晚年的取败之道。曹操在官渡前夕,许下诸将大量通袁的情况下,要架得住,政治才能是首要的。而陈寿的写法看不到这点。

还有一个我印象很深的案例,是陈寿写逍遥津之战前的张辽:

《张辽传》:太祖既征孙权还,使辽与乐进、李典等将七千馀人屯合肥。太祖征张鲁,教与护军薛悌,署函边曰“贼至乃发”。俄而权率十万众围合肥,乃共发教,教曰:“若孙权至者,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勿得与战。”诸将皆疑。辽曰;“公远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击之,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然后可守也。成败之机,在此一战,诸君何疑?”李典亦与辽同。

《李典传》:与张辽、乐进屯合肥,孙权率众围之,辽欲奉教出战。进、典、辽皆素不睦,辽恐其不从,典慨然曰:“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乃率众与辽破走权。

从陈寿的文笔来看,貌似张辽一番冷静分析,李典便慨然以公废私了,于是张辽智勇双全的高大形象就出来了。而看后世的《资治通鉴.卷六十七》:

八月,孙权率众十万围合肥。时张辽、李典、乐进将七千余人屯合肥;魏公操之征张鲁也,为教与合肥护军薛悌,署函边曰:“贼至,乃发”,乃权至,发教,教曰:“若孙权至者,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勿得与战。”诸将以众寡不敌,疑之。张辽曰:“公远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击之,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然后可守也。”进等莫对。辽怒曰:“成败之机,在此一战。诸君若疑,辽将独决之。”李典素与辽不睦,慨然曰:“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可以私憾而忘公义乎!请从君而出:”

张辽的分析根本就没有打动大家,然后他直接怒了要出去单干,这个时候李典才慨然以公废私。而陈寿对此只是简单的一句“辽恐其不从”一笔带过,为张辽讳。由《资治通鉴》可见张辽的智谋并没有那么高,而且脾气比较暴躁,情商真不算高;李典的军事才能也没有张辽那么高,是素知张辽暴烈强势的个性,才慨然以搁置私怨,以身犯险。对于此战张辽很有把握,李典则并不是那么有把握。而且李典善良,张辽暴躁,两人私怨多半是张辽理亏,这点还有其他史料为证(注2)。

《三国志》位列前四史,史料价值相当高,陈寿之笔与真实情况尚且有这么大差距。可见时人评价他删裁过度,并非虚妄。《三国志》同样是虚虚实实,讲文学性塑造英雄的,不是单纯的实录。

注1:《左传·襄公二十六年》:衛獻公使子鮮為復,辭。……子鮮不獲命於敬姒,以公命與甯喜言曰:「苟反,政由甯氏,祭則寡人。」

《魏略》:初备以诸葛亮为太子太傅,及禅立,以亮为丞相,委以诸事,谓亮曰:"政由葛氏,祭则寡人。"亮亦以禅未闲於政,遂X内外。

注2:《三国志胡质传》:将军张辽与其护军武周有隙。辽见刺史温恢求请质,质辞以疾。辽出谓质曰:"仆委意於君,何以相辜如此?"质曰:"古人之交也,取多知其不贪,奔北知其不怯,闻流言而不信,故可终也。武伯南身为雅士,往者将军称之不容於口,今以睚眦之恨,乃成嫌隙。况质才薄,岂能终好?是以不愿也。"辽感言,复与周平。
回复 举报
2020-4-13 14:13:42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本帖最后由 寧泊子 于 2020-4-15 21:29 编辑

南飛看的仔細

史書裡面的對話一向都沒多留意,只著重鈙事,甚少理言情
記得看過一編,從張飛傳:「噫!飛死矣。」一句去觀察劉備與張飛兩人之間的感情
但其中究竟是歷史人物真實的說話?還是史家按自已理解的人物關係去書寫?
有興趣去解讀一下此間關係,可能也頗有趣
回复 举报
2020-4-13 16:55:55

主题

好友

1039

积分

太守

寧泊子 发表于 2020-4-13 14:13
南飛看的仔細

史書裡面的對話一向都沒多留意,只著重鈙事,甚少理言情

对话有记录,尚且伸缩性这么强,其他叙事那可是他们根据史料选编的,又有多少不确定性?比如一出祁山的时候,按《明帝纪》:“右将军张郃击亮於街亭,大破之。亮败走,三郡平。”看这段貌似张郃大破诸葛亮,实际上看郃传只是破了马谡,诸葛亮与张郃连招都没过上。

《三国志》这样的记载太多,最典型的就是曹操北击乌桓,三个人的传记三种说法。很多喜欢研究军事的就以此推断谁谁谁用兵更强,岂非与实际相去甚远乎?
回复 举报
2020-4-13 18:40:19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20-4-13 16:55
对话有记录,尚且伸缩性这么强,其他叙事那可是他们根据史料选编的,又有多少不确定性?比如一出祁山的时 ...


關於第一點,那是記傳體常態,一般有點時日的歷史愛好者都不會困惑

至於第二點,我反而覺得三國志保留了不同的敍述,保留了更多的歷史事實

誰強誰弱,在演義區聊武評還有個標準,聊歷史,這麼多年了,你還沒放開麼?
回复 举报
2020-4-14 15:30:46

主题

好友

1039

积分

太守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20-4-14 16:01 编辑
寧泊子 发表于 2020-4-13 18:40
關於第一點,那是記傳體常態,一般有點時日的歷史愛好者都不會困惑

至於第二點,我反而覺得三國志保留了 ...


《三国志》伟大之处就在于比较超然的使用了多视角叙史。看欧洲的历史其实经常有这种感觉,同一个历史事件,不同国家讲述的口吻就大不相同。甚至日本战国都是如此,不同大名家记出入很大。

问题是聊谁强谁弱的人最多,研究其他问题的没人搭理啊。比如打仗最重要的后勤问题,就没有人感兴趣
回复 举报
2020-4-14 19:29:11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20-4-14 15:30
《三国志》伟大之处就在于比较超然的使用了多视角叙史。看欧洲的历史其实经常有这种感觉,同一个历史事件 ...

學問的路從來都寂寞

歷史只要被官方定於一尊,就會多了一重面紗,《三國志》在這個問題已經算好了
沒人聊,自得其樂也不錯,不是嗎?
回复 举报
2020-4-15 17:22:26

主题

好友

601

积分

县令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不明了历史人物的优势弱点如何解析兴亡成败?至于非要执着于史书是否真实不带偏见只怕就是舍本逐末了。当然粉黑之争更无聊就是了
回复 举报
2020-4-15 21:22:04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蒋科忻 发表于 2020-4-15 17:22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不明了历史人物的优势弱点如何解析兴亡成败?至于非要执着于史书是否真实不带偏见只怕 ...

興亡成敗跟優劣比較,有時只是我們透過史家的視野跟認定去判別。就如我們最熟悉的三國時代,在陳壽筆下對諸葛亮的敍述,跟在晉書裡感覺到的,明顯就是兩個不同的形象。同樣的,司馬懿也是如此,那麼史家以怎樣的視角去切入史事的描寫,就可以形為完全不同的歷史敍事。

又例如始皇一六合,從興制度的角度,明明是創萬世之功,但若從虐用民力的角度,卻又是萬世難及之暴,那麼史家的描寫角度,可能就只是一個切入觀點而已。

又再例如,傳統史書跑不脫三綱五常,父父子子。但今天的價值觀老早不是如此,那麼在價值衝突之間,我們又如何透過史家的視角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歷史判斷?

諸如此類,其實都是很有趣的歷史問題,礙於區區學力有限,也不敢莽說。但歷史真實,並不是僅只限定在史籍的記述之中。

只要是有心、有據的探討,我都歡迎。
回复 举报
2020-4-16 11:25:22

主题

好友

1039

积分

太守

蒋科忻 发表于 2020-4-15 17:22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不明了历史人物的优势弱点如何解析兴亡成败?至于非要执着于史书是否真实不带偏见只怕 ...

完全不带偏见,感情色彩的史书就不存在。从孔子作《春秋》以降,写史本来就是带褒贬的。因此,研究著史者的文风和立场就显得有必要
回复 举报
2020-4-22 20:48:32

主题

好友

601

积分

县令

寧泊子 发表于 2020-4-15 13:22
興亡成敗跟優劣比較,有時只是我們透過史家的視野跟認定去判別。就如我們最熟悉的三國時代,在陳壽筆下對 ...

有据这句我看就没人能做到,如宁督所说同是三国两晋时代的人物记录的几本三国史内容很多大相径庭甚至完全相反,那么以哪个为准谁能确定?我倒是更认同孔明的但观大略不求甚解
回复 举报
2020-4-22 20:50:03

主题

好友

601

积分

县令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20-4-16 03:25
完全不带偏见,感情色彩的史书就不存在。从孔子作《春秋》以降,写史本来就是带褒贬的。因此,研究著史者 ...

写书的带了自己的立场看书的何尝不是?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
回复 举报
2020-4-22 21:11:04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蒋科忻 发表于 2020-4-22 20:48
有据这句我看就没人能做到,如宁督所说同是三国两晋时代的人物记录的几本三国史内容很多大相径庭甚至完全 ...

這不就是歷史好玩的地方嗎?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5-18 20:10 , Processed in 0.0584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