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19|回复: 0

[原创] 略說「秦胡」

[复制链接]
2020-4-12 17:41:47

主题

好友

2409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在知乎有知友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史書裡說的「秦胡」究竟指的是甚麼?是秦地的胡人?還是另有所指?做了點功課,分享一下所得:

用《維基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和《翰典漢籍電子文文獻》粗檢,「秦胡」連用,並不多見

最早見於《東觀漢記》鄧訓傳:「訓發湟中秦、胡、羌兵四千人,出塞掩擊迷唐於鴈(寫)谷」,《後漢書》沿用,唯地名由鴈變寫。

苦把現代句讀標點省去,就是「發湟中秦胡羌兵四千人」,其中「湟中」是地域名,「胡羌」為種族名,秦則兩可。從史書可知,湟中有胡人,也有羌人。如果所指的是「湟中的秦胡羌兵」,那麼秦與胡、羌,都是一個種族名稱,以區別胡、羌以外的民族,而不須在湟中這個地域範圍內再界定一個「秦地的胡人」,在這條記載內,秦、胡不當連讀。

下一個例子是《後漢書》段熲傳:徵還京師,將秦胡步騎五萬餘人

後段熲的傳記可知,自他擔住護羌校尉之後,都是指揮多民族聯軍,所以這個「秦胡」也不應連讀。個人理解上,這個「秦、胡」類似於現在的「中、外聯軍」,秦指邊地的漢人,胡則是各種雜胡。

董卓傳的「所將湟中義從及秦胡兵」似也可採段熲傳的理解。

袁紹傳內審配給袁譚的信中,有「又乃圖獲鄴城,許賞賜秦、胡,其財物婦女,豫有分數。」袁譚的地盤,是青、冀一帶,與關中秦地,相隔千地,手下縱有胡兵,也應當是烏桓,匈奴一類。故此,這個秦胡,也不該連讀,似乎與上兩例「秦、胡」同樣採「中、外」之意,但審配為甚麼會同「秦」字去借代「非胡人」,也沒有甚麼頭緒...

另外,在《抱扑子》正郭篇:「遂使聲譽翕熠,秦胡景附」,裡面講的是郭林宗,作為漢末名士,與胡人似乎也扯不上關係。如果把「秦胡景附」理解為「中外景附」的誇飾,似乎比較能夠說的通。

又,《藝文類聚》《漢蘇武別李陵詩》「雙鳧俱北飛,一鳧獨南翔,子當留斯館,我當歸故鄉,一別如秦胡,會見何詎央」這裡的秦胡,則取「別後難見」的相對義。

縱上,這個秦胡要如何理解,還是得看語景...但應當不是指單一民族,而且,在不少的引例當中,是與「胡」相對,借代當時的漢人,最少也是故秦地的漢人。但何以如此,則不明...還有待方家見教。


最後,關於湟中,本來就是「漢胡羌」雜居之地

《後漢書·西羌傳》曰:「湟中月氏胡,其先大月氏之別也,舊在張掖、酒泉地。月氏王為匈奴冒頓所殺,餘種分散,西踰冈領。其羸弱者南入山阻,依諸羌居止,遂與共婚姻。及驃騎將軍霍去病破匈奴,取西河地,開湟中,於是月氏來降,與漢人錯居。」

《後漢書》曰:湟中月氏胡者,其王為匈奴所殺,餘種分散,西踰蔥嶺,其弱者南入山,從羌居止,故受小月氏之名也。

《後漢書·西羌傳》曰:羌無弋爰者,秦厲公時,以奴隸亡入三河,羌怪為神,推以為豪。河、湟之間多禽獸,以射獵為事,遂見敬信,依者甚衆。其曾孫忍,因留湟中,為湟中羌也。

而盧水胡,本匈奴分支:

崔鴻《十六國春秋·北涼錄》曰:沮渠蒙遜,臨松盧水胡人。其先世為匈奴左沮渠,遂以官為氏。

至於說「秦地之胡」以何種為多,只要看看《後漢書》的西羌傳,與南匈奴傳,自然知道...恐怕不會是匈奴種...

粵蠻

初草於18年1月知乎的答客問,添加了源由後再發於此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5-9 01:19 , Processed in 0.05609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