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03|回复: 4

【精华】两个水浒版本的赏析(五):晁盖中箭(续)

[复制链接]
2004-7-27 01:56:25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本帖最后由 青梅竹 于 2012-2-14 12:44 编辑

晁盖被送回梁山后,15个头领商议对策。

不是西柠兄提醒,我倒漏看了14和15的差别。
我以为西柠兄对金某修改动机的揣摩是有道理的。不过西柠兄对金某这个修改手法究竟是高明、平平,还是低劣,似无置评。
无论金某此处的修改动机为何,我都以为这个手法是相当低劣的。
在晁盖还在军中之时,林冲很明显地充当了二号人物的角色(这一点西柠兄的分析非常到位)。晁盖中箭后林冲安排五位好汉送其回山后,即使由于晁盖的离去而令林冲不再具备那个二号人物的特殊地位了,但林冲至少还是可以作为15位头领中的普通一员参与讨论吧?
按照常理,林冲作为山寨元老且能力颇高,如果从原来的二号人物一落千丈连作为普通一员参与讨论的资格都被剥夺了,必须具备这样几个条件:
(1) 林冲对造成目前重大损失要负主要责任;
(2) 林冲人缘太滥,另14人对其非常反感;
(3) 以上(1) + (2)
除了这几种情况,还有别的情况吗?反正我没想出来。
(1) 显然不成立。
(2) 也不成立,但需要稍稍分析一哈。首先林冲性格沉稳谨慎,不应该是那种得罪好多人的人。其次,刘唐亲历林冲帮助晁盖夺权,对林冲应该比较亲近,最差也应该是个中性态度;徐宁由于上山前身份地位与林冲相近,且林冲对其武艺颇为推崇,并言“在京师时,多与我相会,较量武艺,彼此相敬相爱。”,按照常理徐宁也应与林冲比较亲近。其他头领,我实在找不出任何他们会讨厌、排斥林冲的理由。
既然按照常理林冲不可能被剥夺平等讨论的资格,因此实际上,以上的(1) 和 (2) 都根本无法成立,于是(3)自然也无法成立。因此林冲被剥夺以普通一员身法参与平等商议资格这种改写,就显得毫无逻辑合理性。

金本后面写“十四个头领都在寨中嗟咨不安,进退无措”,再次将林冲摒之于外,看上去似乎是林冲是握有真理的少数却无法让多数接受自己的观点,于是那14个都在发愁唯有林冲心里明白撤军为上所以林冲不发愁。但这样的情节安排显然是很幼稚很不合理的 ---- 它虽然突出了林冲占有真理这层意思,却更加突出了林冲遭到孤立和排斥这层意思。问题是,金本根本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林冲遭到孤立排斥的合理解释,而且在接下来梁山军遭对方突袭的时候,林冲又突然重新成为精神核心人物 ---- 一个几秒钟之前还是遭到孤立排斥的令所有人都讨厌不屑的人,几秒钟后马上又成为众人的精神支柱,这可能吗?
不是我要批金前辈,实在是这位前辈在这个地方的改写手法也太差了一点。

至于我的那个分析(差异点是呼延),未必没有穿凿之嫌。西柠兄如果确有此感,还请直接说出来。表顾忌面子问题。我更喜欢看到真实的想法。
我的感觉,国学本这里单把呼延提出来,一方面是呼延上山前的特殊地位令其说出这番话具有一定合理性,另一方面似乎也是在象读者传递一个信息:呼延对宋江极为看重。呼延曾身居高位,高俅甚至皇上都见过的人物,不可谓眼界不高;但却对宋江一见倾心,可见宋江其人对于呼延这类人物的魅力之大。
另外,我也不认为呼延说这句话有多少深意。他多半就是一种习惯思维,于是就那么说了。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另14位中如林冲孙立这等颇富心机之人会这么想:既然呼延把宋哥哥将令的话都说出来了,那么这个时候我再坚持不等将令直接撤军,将来回去,宋哥哥面上须不好看。所以就不再坚持了。

我始终不喜欢将梁山的政治斗争夸大化的评论倾向。而且因为这个曾被人讥为思想幼稚浅薄,看不出别人能看出的问题来,呵呵。
我以为,梁山的确存在政治斗争,但兄弟情义却是主要的、占据压倒性优势的!这个问题以后会详谈。
正因为我这种于政治问题的不敏感 (其实是有意降低敏感度,因为读那些听见风就是雨的政治高敏度水浒评论文章读得太多了),所以我不会时刻带着一种高度的政治敏感去审视梁山人物每一句言辞、每一个行为,然后刻意地推测其人如此言行一定带有什么政治倾向。
在这个地方,西柠兄说呼延黄信等人是宋江派、刘唐三阮是晁盖派,这个当然是不错的。我只想强调一点,他们首先都是梁山的兄弟,其次才会因政治倾向或亲疏关系而分成不同派别。我以为,以这部小说的描写来看,108人的兄弟之情是占据绝对强势地位的,政治倾向方面的分歧以及亲疏关系等因素再大,也漫不过兄弟义气去。(看看董平张清这等梁山“贵族”后来为一个梁山“下层”草莽人物周通报仇而丧命,再看看梁山上层人物关胜几番为下层人物奋身恶战,再看看李逵暴吼着要为韩滔彭杞两个原朝廷武将报仇,都可以看出来,兄弟义气绝对是压倒政治倾向和从前社会地位之差异的!)
回复 举报
2004-7-27 02:02:33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两个水浒版本的赏析(六): 李逵促宋江做寨主

欠文候补。
回复 举报
2004-7-27 02:10:48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两个水浒版本的赏析(七): 鲁智深痛骂贺太守

两个水浒版本的赏析(七): 鲁智深痛骂贺太守

先看原文:
百二十繁本 (国学网):http://www.guoxue.com/minqingstory/SHZ/shz.htm
话说贺太守把鲁智深赚到后堂内,喝声:“拿下!”众多做公的把鲁智深捉住,却似皂雕追紫燕,犹如猛虎啖羊羔。众做公的把鲁智深簇拥到厅阶下。贺太守喝道:“你这秃驴从那里来?”鲁智深应道:“洒家有甚罪犯?”太守道:“你只实说,谁教你来刺我?”鲁智深道:“俺是出家人,你却如何问俺这话?”太守喝道:“恰才见你这秃驴意欲要把禅杖打我轿子,却又思量不敢下手。你这秃驴好好招了。”鲁智深道:“洒家又不曾杀你,你如何拿住洒家,妄指平人?”太守喝骂:“几曾见出家人自称洒家!这秃驴必是个关西五路打家劫舍的强贼,来与史进那_报仇。不打如何肯招。左右,好生加力打那秃驴。”鲁智深大叫道:“不要打伤老爷!我说与你!俺是梁山泊好汉花和尚鲁智深。我死倒不打紧。洒家的哥哥宋公明得知,下山来时,你这颗驴头,趁早儿都砍了送去。”贺太衬听了大怒,把鲁智深拷打了一回。教取面大枷来钉了,押下死囚牢里去,一面申闻都省,乞请明降如何。禅杖、戒刀,封入府堂里去了。

金本(亦凡书库):http://www.shuku.net/novels/shuihu/shuihu.html
话说贺太守把鲁智深赚到后堂内,喝声:“拿下!”众多做公的把鲁智深簇拥到厅前阶下。贺太守正要开口勘问, 只见鲁智深大怒道:“你这害民贪色的直娘贼(金在此批: 八个字。 骂尽千古。)! 你敢便拿倒洒家! 俺死也与史进兄弟一处死, 倒不烦恼! 只是洒家死了, 宋公明阿哥不与你干休! 俺如今说与你, 天下无解不得的冤仇! 你只把史进兄弟还了洒家; 玉娇枝也还了洒家, 等洒家自带去交还王义; 你却连夜也把华州太守交还朝廷! 量你这等贼头鼠眼, 专一欢喜妇人, 也做不得民之父母! 若依得此三事, 便是佛眼相看; 若道半个不的, 不要懊悔不迭!如今你且先教俺去看看史家兄弟, 却回俺话!”贺太守听了,气得做声不得, 只道得个“我心疑是个行刺的贼, 原来果然是史进一路! 那_--你看那_--且监下这_, 慢慢处置!--这秃驴原来果然是史进一路!”也不拷打, 取面大枷来钉了,押下死囚牢里去,一面申闻都省,乞请明降如何。禅杖、戒刀,封入府堂里去了。



金本中鲁智深刚一被贺太守指挥众公人拿翻,马上就义正词严地痛斥贺太守。这一段痛斥,真可谓凛然正气、“骂尽千古”!骂得的确非常痛快!
国学本中的老鲁,被公人拿翻后的第一个应对却是“抵赖” ---- “洒家有甚罪犯?”

看起来似乎不如金本的处理那样突出鲁智深那种大无畏的英雄主义形像,似乎老鲁在心存侥幸地想否认自己的行刺企图,显得不够勇敢和磊落。及至被贺驴捕捉到“洒家”这个口语细节继而认定老鲁是强贼要打他时,老鲁这时又大叫道:“不用打伤老爷!我说与你!。。。”这里显得老鲁很怕挨打,而且还没等人家打他,自己就把所有情况都招了。等招完“供”后,最终还是没躲过那顿打。这一系列情节,让老鲁在我们心中那种大无畏的英雄主义形像顿然失色!

这么一看,应该是金本的处理更优。
我却不以为然。我仍然认为是国学本更优,因为它看似无心之中所描摩出的这个老鲁,是一个真正的老鲁,是一个与前文的鲁提辖、鲁师傅的性格特点一脉相承的老鲁。而金本那个老鲁,与前文的鲁提辖、鲁师傅并无多少性格方面的相似点,完全是另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新的老鲁。

我只简单罗列一哈前面的老鲁的性格表现,大家一看便知:

1 鲁达失手打死郑屠后,假意道:“你诈 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一头骂,一头大踏步去了。然后马上收拾好行囊就逃走在江湖之上了!
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狡黠的老鲁,一个社会经验老道、非常知道怎样保护自己的老鲁,一个脑筋转得很快的老鲁,一个行事果决、决不拖泥带水的老鲁。


2 老鲁做了和尚以后,说姻缘打翻周通,后与李忠相认被接上李忠周通的桃花山寨。李周要抢人财物以送老鲁盘缠,老鲁恶二人悭吝猥琐,趁二人抢劫之时打翻喽罗卷走许多财物金宝。
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一个狡黠的老鲁,一个不吃亏、不亏待自己的老鲁,一个黑吃黑的老鲁,一个不怕担恶名、行事果决的老鲁。(当然也是一个不愿与品行不端之人为伍的豪杰老鲁)

3 老鲁疲饿之际败于崔道成丘小乙联手之后,寻思:“洒家的包裹放在监斋使者面前,只顾走 来,不曾拿得,路上又没一分盘缠,又是饥饿,如何是好?待要回去,又敌他不过。 他两个并我一个,枉送了性命。”
这是一个现实的老鲁,一个不会为了使强斗气而冒险拼命的老鲁(善于保护自己),一个好汉不吃眼前亏的老鲁。

4 老鲁在东京大相国寺菜园里识破泼皮诡计并小施惩戒。
狡黠、警惕、阅历丰富、不会轻易吃亏的老鲁。

综上,我感觉,59回之前,老鲁的性格形像已经完全定型,这是一个人生阅历相当丰富,极善保护自己的老油条,他非常狡黠、现实,懂得隐忍,能屈能伸,好汉不吃眼前亏;老鲁不为虚名所累,不在乎什么骂名或被人指指戳戳,我行我素我怎么舒服我怎么来。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老鲁。
我心目中的老鲁,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永远浩然正气的、用特殊材料做成的人(许云峰?),更不是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北宋版雷锋!他救助弱小平民女子,他对朋友绝对实心眼,但他同时也爱惜自己、懂得保护自己!

正是因为老鲁具有现实、狡黠、阅历丰富、非常爱惜且懂得保护自己这些性格特点,他那些对朋友肝胆相照、为救助弱小不惜牺牲自己的行为,才显得弥足珍贵,才会一次又一次令我热泪盈眶。。。

国学版在59回对老鲁的处理,虽然表面上看似乎弱化了老鲁的英雄形像,但却极其贴合59回以前已经活生生树立起来的老鲁形像 ---- 因为他很狡黠、他很爱惜自己懂得保护自己,所以他在刚被拿翻时心存侥幸地进行“抵赖”;因为他很爱惜自己懂得保护自己,也因为他不为虚名所累、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他见贺驴要打他,会急忙高叫,希望免掉皮肉之苦。这个处理非常的合理,是已经确立起来的老鲁性格形像的一个自然延伸,因此看上去非常真实、亲切。
金本的处理,虽然表面上让老鲁的形像更加光辉高大,但却从里到外透著那么股子虚假和苍白!

金圣叹在这个情节上的改写,我相信他是真心要把老鲁写得更光辉高大的,因为他对老鲁之为人也是极其推崇的。可惜,金大师似乎手段还是低劣了一些。也许是煮酒道行太浅,无法领略金大师手段之高妙??望各位大家原谅煮酒狂妄,并多加指教。

最后再说两句那个贺驴。
从书中描写的情况来看,这贺驴是个极富机心极其狡诈之徒,史进、老鲁两番行刺,连身都近不得,就直接著了他的道了。这种极其狡诈之徒,通常也是心狠手辣之辈。所以,在拿住老鲁又被老鲁痛骂之后,贺驴恼羞成怒之下,为泄愤,是一定要痛打老鲁的。在这个细节上,金本为维护老鲁形像,改成贺驴没下令打老鲁,我觉得不如国学本里面的打老鲁更合情合理。

同是贪官污吏,这贺驴与那梁中书又有不同。想那梁中书,贵为蔡京东床快婿,多管是个膏粱子弟,富豪之家,因为蔡京那样的朝廷显贵加文坛巨匠,女儿的婚事应该是极讲门当户对的。梁中书这种家境优裕的人,从小没怎么吃过苦,性格没怎么遭到过扭曲,虽然贪,但未必心地有多阴暗歹毒;而且既然能与文豪蔡家门当户对,相比也是诗书礼仪之家,其人的个人涵养应该是不错的。这贺驴则不同,他是蔡京的门生,本人家境多管不是富豪,或是小乡绅或是平头百姓。这种人要是坏起来,那是最最可怕的!这贺驴既贪且阴更兼狡诈一场心狠手毒,实非梁相公可比。所以这梁相公给石秀一顿痛骂,因为涵养在那儿摆著呢,所以不会怎么气恼,他不打石秀,这个有其合理性在里面;而贺驴这号人渣,恼羞成怒之下,不打老鲁,实在不太符合我们的生活经验。

要说金本这段改写毫无出彩之处,那也太冤枉大师了。平心而论,金本中贺驴被气得张口结舌语无伦次的那番话,就很传神,妙笔也!可惜,贺驴气成那样了,居然能忍住气不打老鲁,实在于理难合。所以,这一局部的传神妙笔,反而令其整体上的合理性更差。

总体来看,金本的这一改写也是很失败、很低劣的。
回复 举报
2004-7-27 02:13:26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转贴] 原作者:西柠


我认为鲁智深的性格里有这么一个方面

那就是, 要面子, 要好名声。

先说说煮酒兄说的几个方面。

我非常非常赞同煮酒兄对老鲁的定位: “老鲁的性格形像已经完全定型,这是一个人生阅历相当丰富,极善保护自己的老油条,他非常狡黠、现实,懂得隐忍,能屈能伸,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在乎什么骂名或被人指指戳戳,我行我素我怎么舒服我怎么来”, 同时也是一个见义勇为、 敢言敢行的老鲁,正如煮酒兄所说, “他那些对朋友肝胆相照、为救助弱小不惜牺牲自己的行为,才显得弥足珍贵,才会一次又一次令我热泪盈眶”, 这些地方也一次一次地感动着我(写到这儿手也有点痒, 想写篇赞鲁智深的小文儿了, 虽然古往今来写他赞他者太多, 但少有见得像煮酒兄这么全面的), 也由此可见, 传统版本的水浒, 已经把鲁智深的形像刻画得相当深入人心。

然而, 如同对于秦明这个角色的理解, 与煮酒兄稍有认识上的偏差一样, 对老鲁的形像的理解, 也还是跟煮酒兄有大约5%的区别。 这5%在於煮酒兄所言“老鲁不为虚名所累”。

我认为鲁智深虽然不至於为名所累, 但却还是很看重名声的。 本来江湖行走之人, 靠的就是个名, 一般见了听了名头, “纳头便拜”: 闻名不如见面, 见面胜似闻名。 -- 其实闻名远比见面重要。 像宋三哥之类还好说, 家里趁着不少银子, 逮谁赞助谁, 自然大家“多曾听其好名声”, 就算被抓了要打要杀的时节, 这江湖名气也还算个救命稻草。 老鲁武二这样的, 就没办法, 只能靠一股子勇名: “三拳打死镇关西”、“景阳岗上打虎的武都头”这样的名衔也通常是他们交友认兄弟时必不可少的工具。 江湖中人, 坏了名头可是大事。

像老鲁打了镇关西跑掉时, 假意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 其实未尝没有一种面子上的作用, 即: 洒家才不是怕吃官司或怎样才离开现场的, 洒家根本就不在乎, 回头还要来找碴的, 当然一方面也掩饰杀人事实, 赶快逃跑。 老鲁卷了李忠等人的金银酒器跑了, 因为他鄙视李周为人, 也有一方面知道他们本事平平, 在江湖上混不特好, 卷了他们酒器走这事儿, 比起大闹桃花村的英雄事迹来差得太远, 我觉得这个情节不能完全说明老鲁不好名。

事实上老鲁很多时候都喜欢别人捧着他, 比如瓦官寺里初见崔道成, 比如在菜园子里泼皮被制服后抬他等等老鲁都挺受用, 这样的性格通常是好名的。

再分析这个情节里的鲁智深, 首先他跟史进关系很好, 听说史兄弟陷在华州, 於是拼了命也要去救他,  初时说“贺太守那厮好没道理!我明日与你去州里打死那厮罢。”可能还是很莽撞, 但武松道:“哥哥不得造次!我和你星夜回梁山泊去报知,请宋公明领大队人马来打华州,方可救得史大官人。”又经朱武武松等人好说歹说, 鲁智深不仅没被劝住, 反而“焦燥起来,便道:‘都是你这般慢性的人,以此送了俺史家兄弟!你也休去梁山泊报知。看洒家去如何!’”, 这里就值得考究一下, 老鲁绝不是这么莽撞的人, 他跟史家兄弟关系好, 一股热血上来, 是有可能做出冲动的事情, 但绝不是一个经武松朱武等人点清利害还执迷不悟的人。 这里按我理解, 只能说老鲁这牛脾气之所以上来, 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他好名, 既然江湖人人都知道他鲁智深的大名, 又夸了大口, 如果听了听劝就不去了, 于名声有损(类似武松在景阳岗有进无退), 所以不仅执意要去, 而且“也休去梁山泊报知。看洒家去如何!”, 就是要得这个谱, 这个气魄给大家看看。 老鲁绝对知道这一去非常危险, 但是为啥还去呢, 一是为了史兄弟情义, 而是已经夸了口骂了朱武等人, 所以, 就是死, 也死一壮烈 -- 老鲁是个背地里不肯吃亏的人, 当着好汉的面儿可是不能退缩。

接着, 老鲁到了州里, 要动手时, 两个版本都是一样, 看见太守防守严密, 於是要进不进, 自己寻思:“若打不着, 倒吃他笑”。 是什么动机使老鲁这么犹豫的呢? 是怕人家“笑”, 也就是说, 到这时他考虑的还不是个人生死, 而是怕去了没打着, 丢不起这个人, 坏不起这个名儿那。

接着被擒了, 那么一个好名不怕死的鲁智深, 正常表现应该是抵赖, 这里我非常赞同煮酒兄观点, 国学版本抵赖情节和语言设计得好。 但是, 眼见抵赖不过了(其实最好的路应该是死赖到底, 就是和尚, 不是土匪, 那么贺太守打一顿还能怎么办呢, 也照理说没什么办法, 度牒等都是真货, 脸上又不似武松有金印, 怎么也得不了死罪。 反正迟早兄弟们会来救的), 又该如何呢? 这里我觉得国学本就不够合理了: 鲁智深大叫道:“不要打伤老爷!我说与你!俺是梁山泊好汉花和尚鲁智深。我死倒不打紧。洒家的哥哥宋公明得知,下山来时,你这颗驴头,趁早儿都砍了送去。”-- 你这么喊算怎么回事儿呢, 喊了就不挨打了吗? 既然不想挨打就别喊, 喊的目的就是震震太守, 告诉他我外面还有兄弟, 打我你迟早也得废了, 另外, 这事儿瞒不住 -- 后面 “哄动了华州一府。小喽罗得了这个消息,”云云, 显然, 鲁智深在敌人公堂上是个啥表现, 江湖上的人都会知道的, 假如鲁智深是因为真的怕打, 就不要喊出大口号嘛, 假如是不怕打, 怕坏了名头, 那自然就把调门调得越高越好。

我理解, 鲁智深来华州以前, 基本已经有了打算: 好的情况, 一杖拍死太守, 扬威江湖; 坏的情况, 大不了跟史兄弟同死, 江湖上也知他好名, --死都不怕, 岂能真的怕被打呢。 两头总得顾一头, 以老鲁那资质, 要是真按国学版里两头没着落那样, 我觉得有点委屈他了。 所以我才认为金本的大套台词较好: “你这害民贪色的直娘贼! 你敢便拿倒洒家! 俺死也与史进兄弟一处死, 倒不烦恼! 只是洒家死了, 宋公明阿哥不与你干休! 俺如今说与你, 天下无解不得的冤仇! 你只把史进兄弟还了洒家; 玉娇枝也还了洒家, 等洒家自带去交还王义; 你却连夜也把华州太守交还朝廷! 量你这等贼头鼠眼, 专一欢喜妇人, 也做不得民之父母! 若依得此三事, 便是佛眼相看; 若道半个不的, 不要懊悔不迭!如今你且先教俺去看看史家兄弟, 却回俺话!”-- 倒不是老鲁是特殊材料的人, 而是他这里早就明白被逮了没好果子吃, 於是选择顾一头, 拿起了高调, 挣江湖名声: 先拿宋公明作个外援, 再把来刺杀太守的原因说清楚(正如打镇关西时喊“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 三, 气气这狗官, 四, 不要倒了花和尚大名, 他知道自己铁定得被关起来, 所以说:“如今你且先教俺去看看史家兄弟, 却回俺话”, 那意思, 关由你关, 但咱不能丢了咱这脸, 去牢房等于是洒家命令你教洒家去看史家兄弟, 你照办而已。

事实上我觉得水浒中人物有其个性, 比如大多数草莽汉子都比较性格刚烈, 但又有各自代表性, 虽然每个主要人物性格都比较复杂, 但突出其代表性, 也是作者目的之一。 这个意义上, 正如武松是复仇的代表, 有仇必报一样,  鲁智深是令人快慰赞叹的好汉代表, 这个情节里国学版的形像我认为不如金本的成功, 也有一方面是因为这大段骂贪官台词, 大快人心, 贪官的窘态又刻画得十分逼真, 为水浒这样一部(不论结果是招安与否)实际是歌颂造反好汉形像的小说增色。

国学本中老鲁挨打的情节我也跟煮酒兄意见一致, 认为是合理的, 贺太守无可能如此放过老鲁。 但金的安排可能也有他的想法, 因为后面闹华州鲁要出场打斗, 史进后来还要很快就替水浒出阵, 他两人在狱中又有可能受同样待遇,  
那么金就安排了个不打的情节, 虽然不够合常理, 但作为情节而言, 好解释一点。

从我的角度看, 这段, 基本改写得还好, 当然如果加上老鲁抵赖, 抵赖不成了, 突然高调批贺太守, 会更完善些。

各花入各眼, 与煮酒兄意见虽有出入, 讨论仍是快事。
回复 举报
2004-7-27 02:15:26

主题

好友

3347

积分

持节都督

两个水浒版本的赏析(八): 鲁智深痛骂贺太守(续)

西柠兄所论,甚有道理。我也很同意兄将武松鲁智深并列分析的作法。我认为两人在博得江湖名声的手段上,都无宋江尤其是柴进那般经济势力,因此更多要靠一个“勇”字(这里做不怕死解)。
不过如果光有“勇”还是不够的,所以武松江湖名头的基础是个“义”字(当然比较狭隘),老鲁的名头基础是个“侠”字(境界高出许多)。
只要二人坚守各自的“义”和“侠”,则就不必过于依赖“勇”。此其一也。

老鲁与武松都蛮喜欢被人捧的,也都非常在意自己的江湖名气。也都比较在意这个“勇”字;但仅仅是比较在意而已。我觉得并非绝对在乎它,当受到巨大威胁时,还是会迂回一哈,不会为了追求那个绝对的“勇”字而硬顶着。他俩都有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现实思维。比如,武松遭张都监陷害入狱后,对方刚一拷打,武松马上就屈招了。这里就体现出武松爱惜身体、光棍儿不吃眼前亏、暂时放弃“勇”名的现实性来。
西柠兄可能会说:武松入狱完全不在自己预想之中,而老鲁在行刺前应该已经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所以武松有理由低头屈招,而老鲁则没理由表现出怕打的样子来。

我觉得,无论是否在自己的预想之中,武松低头屈招都会损害一点其江湖名头 (特别是还屈招做贼)。武松并非意识不到这一点,但他还是低头屈招了。从这里也能看出,“勇”字之于武松、老鲁这类好汉,虽然重要,但还没有重要到那种程度。武松虽然屈招了,但后来遇到江湖人士时,却无人看低他,他依然是堂堂武二郎。我感觉当时的江湖人士对公堂之上“光棍儿不吃眼前亏”的屈身行为,还是含有较多包容的,不会因为你屈招了或者表现出要避免拷打,就看低你。所以老鲁在公堂之上有要避免拷打的表现,对其江湖名头应该不会有何损害。

另外,我们再仔细看看老鲁那段话,其实并无发现有任何低头讨饶的意思。如果是认真讨饶,就不该说什么“不要打伤老爷”、“你这颗驴头趁早儿都砍了送去”。虽然招了实情,但老鲁那个“范儿”、那个“谱儿”,还在。我觉得这个表现是比较真实的。而且同样是要避开拷打,老鲁比武松的表现要英雄得多,至少面子上还是有那个“范儿”和“谱儿”的,不似武松,就一个“屈”字。武松屈招了还能做好汉英雄,老鲁为何会在意自己避开拷打的行为会伤损自己的江湖名头呢?

另外,这里我们需要区分一哈“拷打”和“惩打”这两种打法。“拷打”之目的是让犯人开口,因此会衙役会加力狠打,非常血腥、会造成巨大伤损;而“惩打”并无拷问目的,无论招与不招,只要审官看你不顺眼要打你,都会打一顿,属于惩罚性质。由于这种“惩打”并无拷问目的,衙役与犯人又无冤仇,多管不会下大力狠打 (下力狠打其实绝对是个力气活儿,而且对衙役的神经也是个挑战),多少有点走过场的意思。

老鲁招出实情,希望的是避开那顿下力拷打,我觉得他倒不会天真到认为后面的惩打也一定可以避开 (当然也有可能,比如石秀。但不绝对。)

可以注意一哈,前面老鲁抵赖时,贺驴说的是“左右好生加力打那秃驴”,而后面贺驴虽然大怒,却不过是“拷打一回” (这里虽是“拷打”,但性质上是“惩打”,因为并无拷问目的)。

亦凡(金本)中给老鲁安排的痛骂,虽然看起来十分痛快,但这样一番痛骂之后,贺驴就不会是普通的“大怒”,而是会“怒极”(宋江有过两次),在这种情况下他很可能会严令衙役下力狠打!而这显然不符合老鲁要避开狠打的目的。所以我觉得老鲁即使有心多骂贺驴几句,此时也会注意尺度,因为他毕竟是个光棍儿不吃眼前亏的现实老鲁。

我觉得老鲁对死并不惧怕,但却不喜欢(或者也可以说比较怕) 遭到严刑拷打。这一点在其他好汉身上也有体现,而且根据我们的生活经验来说,也是很好理解的。特别是老鲁对武松杨志等人的义气绝对有信心,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搭救自己和史进 (或者自己来或者搬取梁山大军来)。既然还有生的希望,那么自然希望保住身体不遭较大伤损。

西柠兄请原谅,我并非要纠缠下去,而是觉得还有一些看法前文没说尽,所以会有这一贴。望西柠兄也能如此,言之未尽,如果时间精力允许,就还是要把它写出来,交流一哈。如果我感觉意犹未尽,多半会继续交流下去;如果观点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我就会转移到下一个有趣的话题上。相信兄也是如此。
与西柠兄讨论,深感荣幸与乐趣。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21-5-12 18:56 , Processed in 0.0569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