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083|回复: 2

也谈刘备在徐州

[复制链接]
2003-6-2 12:59:13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blink:

巴西马忠先生在大话三国(www.dh3g.com/bbs/list.asp?boardid=9)转载张功先生一篇文章:《徐州争夺与刘备集团之崛起》。该文论点认为:刘备集团从参加镇压黄巾起义起,到据有徐州,在这一时期军阀混战中是一个兵微将寡,不为人知的小集团。刘备据有徐州一年多,在曹操集团的虎视之下,先后与袁术、吕布集团发生战争,把这一年围绕徐州的各集团之间的争夺,称之为徐州争夺。我认为张功先生没有将这一历史事件的关键问题说出。刘备据徐州,不是在曹操虎视下,先后与袁术、吕布发生争夺,而是在袁绍与曹操、袁术与公孙瓒这两大集团之间作出了抉择。

北海相孔融遭遇黄巾,求救于刘备,刘备惊曰:“孔北海乃复知天下有刘备?”说明刘备虽还不闻天下,但已是个人物(至少在那一带)。孔融与陶谦善,当在陶谦面前说刘备的好话。刘备救陶谦,孔融已失北海寄身徐州。

这时割据势力分两大团伙,冀州袁绍、兖州曹操和荆州刘表为一伙,南阳袁术、幽州公孙瓒和徐州陶谦为一伙,两伙不停群殴。袁绍、曹操这一伙渐占上风,袁术、陶谦这一伙渐处下风。曹操进攻陶谦时,公孙瓒已经败出冀州而回,袁术败走九江,幸好公孙瓒部下田楷、刘备在青州,陶谦遂向其求救。陶谦曾与田楷、刘备围攻过袁绍,陶谦应对刘备有了解。

陶谦与刘备的渊源可能还更早。中平二年,陶谦随张温西征韩遂。在此之前,陶谦做过幽州刺史,可能与郡吏公孙瓒认识。中平五年冬,青徐黄巾复起,陶谦因之出徐州刺史。陶谦西征韩遂回来至赴徐州前,应该就在洛阳。《三国志·刘备传》记:“大将军何进遣都尉毋丘毅诣丹阳募兵,刘备与俱行,至下邳遇贼,力战有功,除为下密丞。”这是说刘备随毋丘毅一起去丹阳募兵,在下邳遇敌。这件事当发生在中平二年至中平五年间。《后汉书·何进传》记:“中平五年,天下滋乱,灵帝诏何进大发四方兵,讲武于平乐观下。”天下乱,故朝廷这段时间应该是经常募兵的。刘备被何进遣去募兵,说明刘备这段时间有在洛阳的可能性。这时陶谦也在洛阳,两人有认识的可能性。这时袁绍事何进,刘备也有认识袁绍的可能性。《三国志·刘备传》记:刘备募兵回来后,迁为高唐令。裴松之在此注引《英雄记》云:“灵帝末年,备尝在京师,后与曹公俱还沛国,募召合众。会灵帝崩,天下大乱,备亦起军从讨董卓。”有人认为这段注引不实,但我认为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中平五年八月,在灵帝招四方兵,讲武于平乐观下时,灵帝置西园八校尉,曹操进京出典军校尉。灵帝宠蹇硕,蹇硕出为西园八校尉元帅,大将军何进亦从属之。《后汉书·何进传》记:“蹇硕忌何进,说灵帝遣何进西击边章、韩遂。帝从之。进阴知其谋,乃上遣袁绍东集徐兖二州兵,须绍还,即戎事,以稽行期。”这时何进与袁绍关系已经很铁,两人为除宦官,已募集了很多有为之士。何进这次遣袁绍,曹操、刘备与俱行的可能性是有的。如果这一推测成立,上述裴松之注引的《英雄记》也就有可信的成分,说明刘备与曹操也认识。

如果上述推测都成立,说明刘备很早就与袁绍、曹操、陶谦等认识。但为什么刘备不显呢?这原因很简单:一,我们不能以后来刘备的成就去反问当时,袁绍、曹操当时结识的人物众多,能留下名的必是少数。二,袁绍、曹操、陶谦等当时都已是郡守一级,刘备是县令一级,就像今天市长跟县长的差别。

刘备救陶谦的时候已是郡守一级了,尽管这是来自公孙瓒之任。刘备也可说是身经数十战,再加其个人魅力,赢得陶谦的赏识也就很自然了。当然更关键的是刘备赢得了徐州一些实力人物的青睐,如麋竺、陈登等。陶谦表刘备领豫州刺史,刘备已感到公孙瓒没什么大戏,徐州出现了机会,遂留下了。陶谦病入膏肓,陶谦经营徐州的结果并不理想,许多官吏已经对其不满。《刘备传》记:“陶谦病笃,谓别驾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谦死,竺率州人迎刘备。”陶谦可能有这个意思,但决定权显然已在麋竺等手里了。麋竺若不想迎刘备,陶谦就是说了,他可以寝之。麋竺决定迎刘备,陶谦就是没说,他可以说说了。麋竺、陈登等在决定迎刘备时,实际已经和刘备就徐州的未来走向达成一致。这是什么呢?这就是麋竺、陈登等决定在陶谦死后,要使徐州势力脱离袁术集团,转靠袁绍集团。因为他们已经看清袁绍集团将成大事,袁术集团已经没有什么希望。陶谦因为加入袁术集团,已使徐州岌岌可危,他死后,如没有有力人物扭转局面,不是被袁绍势力吞并,就是被袁术势力吞并,独立是相当困难的。刘备在接手之前询问麋竺、陈登等对袁术的看法,他们明确表态决不依附袁术。刘备当然也必须表示他要彻底脱离公孙瓒,愿与麋竺、陈登等共治徐州未来。他们协商的结果我们在《刘备传》裴松之注引的《献帝春秋》里可以看的清楚:“陈登等遣使诣袁绍曰:‘天降灾沴,祸臻鄙州,州将殂殒,生民无主,恐惧奸雄一旦承隙,以贻盟主日昃之忧,辄共奉故平原相刘备府君以为宗主,永使百姓知有依归。方今寇难纵横,不遑释甲,谨遣下吏奔告于执事。’绍答曰:‘刘玄德弘雅有信义,今徐州乐戴之,诚副所望也。”刘备的豫州刺史是陶谦表的,他屯在徐州、豫州交界的沛县,基本是遥领,袁绍不会承认的,所以陈登以刘备故平原相的身份向袁绍投靠,平原相也不是袁绍认可的,但是已故的,就不太要紧了。显而易见,这是刘备策划徐州最关键的事情。而张功先生在其长篇大论里对此竟只字未提,说明他对历史事件的本质还缺乏认识。

徐州位于袁术、公孙瓒两个势力中间,它的转变切断袁术与公孙瓒的联系,这对日益窘迫的两个势力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对呈上升之势的袁绍、曹操集团显然是锦上添花。袁绍同意,刘备遂就领了徐州。

袁术占扬州,又兼称徐州伯。袁术大概是在陶谦死后兼称徐州伯的。他是看到刘备等脱离自己才这样做的,否则,他要是看到刘备等来依附自己,他会表刘备领徐州的。袁术对刘备等的做法当然怒不可遏。所以他才蔑视刘备,说其生年以来,不闻天下有刘备。他要以武力讨之。吕布、张邈等被袁绍、曹操赶出了兖州,他们来投刘备。这算是给刘备出了个难题。刘备已经转向袁绍、曹操,面对给袁绍、曹操打出来的人,他按理应该拒绝,但人家兵败来投他,他的弘义之心又动恻隐,再说自己尚势小,马上就要对付袁术,所以先把他们安顿下来再说。张邈随吕布东逃,但他留弟张超保家属屯雍丘。曹操围攻数月,破而族之。张邈当然希望刘备能去救助,刘备若是依袁术,很可能会象救孔融、助陶谦那样赶去伸援的,但这回不行,他的立场已经变了,能容留避难已是最大的方便,再说他随时要与袁术开战了。张邈无奈,只好诣袁术求救去了。吕布会看出刘备的犹豫,这也是他经袁术一拉就背叛了刘备的原因。

刘备与袁术开战,曹操立即表刘备为镇东将军,封宜城亭侯。这时是建安元年,曹操刚刚挟到献帝在手,他有了表封表拜的权力,他要拉住刘备。刘备只是在名头上尝到一点甜头,他很快在袁术和吕布的两面打击及内部的叛乱下失败了。一切利益集团首先都是为了自己。刘备转靠袁绍、曹操,就是希望自己在困难的时候能得到他们的帮助。但是这个集团的成员都各自暗藏着更大的野心,他们在自己受到严重危胁时能够抱在一起。当这种威胁减轻,当他们又有了新的发展目标时,他们离散也就势在必然。陶谦死,袁术、公孙瓒也伤了元气,这让袁绍、曹操大缓了一把。他们把重点已从东线移向了中腹。曹操挟到天子,他要打此牌称霸天下。袁绍和曹操的矛盾基本公开化了。这就是刘备得不到帮助的原因。刘备虽然郁郁久不得志,但他凭老道的历练得以游于诸势力之间,无人再小觑之。

最后一个问题。《三国志·陈群传》记:“刘备临豫州,辟陈群为别驾。时陶谦病死,徐州迎备,备欲往,群说备曰:‘袁术尚强,今东,必与之争。吕布若袭将军之后,将军虽得徐州,势必无成。’备遂东,与术战。布果袭下邳,遣兵助术,大破备军,备恨不用群言。群避难徐州。吕布破,曹操辟群。”刘备这时最高的头衔是陶谦表的豫州刺史,他还没有将军头衔,按理陈群应称刘备使君才对,但是否可以恭尊将军我尚不知,望有识者指点。除此,我还想确定吕布这时在哪儿。这话给人的感觉是吕布已经屯在下邳西了,而实际这时吕布正在兖州同曹操争夺。如果陈群指的是在兖州的吕布有可能来袭下邳,虽说也能说的通,但多少有点牵强。如果陈群指的是在下邳西的吕布,那显然错误。所以我怀疑这可能是陈群到曹魏后杜撰的。但是这话还是能反映出一些东西的。说明刘备接手的是个烂摊子,若是强盛无虞,可能根本论不到刘备。这有些像张邈在酸枣与刘岱、孔伷、桥瑁、臧洪等会盟的情景,当权派都推让臧洪,臧洪虽然有才略,但资历显然不如。有资历者不愿牵头,可能是担心不好与袁绍打交道,因袁绍是义兵大盟之主。刘备领徐州失败了,但他不领之又能怎样呢?

------------------------------------------
补注:辽东管宁兄说:“《三国志·刘备传》记:‘刘备走青州。青州刺史袁谭,刘备故茂才也,将步骑迎刘备。’袁绍是豫州汝南汝阳人。刘备应该是第一次任豫州刺史时举袁谭为茂才的,因刘备第二次为豫州牧时,袁谭已经是青州刺史了。汉朝举茂才是仕途正路,刘备送此人情,看来是向袁绍示好。”窃谓管宁兄的解释可能有道理。据其解释,窃推测可有这么两种情况。一,刘备出豫州刺史,在陶谦在时,举袁谭茂才,很可能有陶谦的意思,这说明陶谦已有转变的想法。如此,陶谦临终,会有这方面的遗嘱。二,陶谦无转变之意,刘备就应该是在陶谦死后举袁谭茂才,大致与遣下吏联络袁绍同时。
回复 举报
2003-6-2 15:44:2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刘备靠想袁绍方应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如果和袁绍,曹操结盟,那么徐州西北方就无后顾之忧。那么刘备就可以放手去吞并南面的淮南了。在《孙策绝袁术书》中有这么一句:

元恶既毙,幼主东顾,俾保傅宣命,欲令诸军振旅,(於)河北通谋黑山,曹操放毒东徐,刘表称乱南荆,公孙瓚炰烋北幽,刘繇决力江浒,刘备争盟淮隅,是以未获承命櫜弓戢戈也。今备、繇既破,操等饥馁,谓当与天下合谋,以诛丑类。

从上文可以看出刘备根本是不满足于占有徐州,他还想“争盟淮隅”,这不就是想把淮南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当时曹操无遐东顾,刘备只要取得袁绍对其地位的认可,当然可以放心的对付实力并不怎么强的袁术了,而袁绍也巴不得刘备能削弱袁术的力量。两家自然是一拍即合。

而当时曹操被来听到刘备领徐州,就看不下给刘备占了如此便宜,想出兵争夺。可被荀彧劝说,荀彧在这番话里特地提到:“破布,然后南结扬州,共讨袁术,以临淮、泗。”这也是一个“争盟淮隅”的策略,而里面的扬州就是指扬州刺史刘繇。而再从上面孙策书中提到的“今备、繇既破”,孙策特地把刘备,刘繇放在一起。从此可以推测,当时刘备就是在奉行“南结扬州,共讨袁术,以临淮、泗”的策略。

而刘备为什么要与袁术动手,应该是袁术和刘备早有矛盾。《英雄记》记载,吕布夺徐州后,刘备只得“收散卒东取广陵,与袁术战,又败”,广陵原本是徐州的一群,可在当时却成了袁术的势力范围。这是什么原因,从《吴书,妃嫔传》里看到:“术方与刘备争徐州,以景为广陵太守。”应该是袁术在陶谦死后,也眼红刘备占据徐州,于是派遣吴景强占广陵。如果刘备再窝囊下去,那么袁术一定会再采取行动,直至完全吞并徐州为止。所以刘备必须实行“南结扬州,共讨袁术,以临淮、泗”争盟淮隅的战略。

另刘备在任豫州刺史时候,应该是和二袁都在搞关系,他既对袁绍示好,但也和袁术来往。下文虽然可信度存疑,可也证明当时刘备和袁术之间应有来往。可刘备真可谓是长袖善舞! :

吴孙策年十四,在寿阳诣袁术。始至,俄而刘豫州备到,便求去。袁曰:“刘豫州何关君?”答曰:“不尔,英雄忌人。”即出,下东阶,而刘备从西阶上,但转顾视孙之行步,殆不复前。(《裴子语林》)

因为要是当时曹操快速解决了吕布,那么肯定会攻打徐州,刘备、陶谦就只有和袁术搞好关系,维持同盟。可最后由于曹操无遐东顾。袁术和徐州集团的矛盾也就浮出水面,结果成了兵戎相见。
回复 举报
2003-6-3 12:43:23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管宁兄:

你的深入分析非常好。刘备一定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甚或更多)。我想刘备的首选是连袁曹,由原先的敌对而为盟,刘备单方面试探。如果行,刘备的第一愿望实现,如果不行,刘备必要转求其次,即继续与袁术等相结。陶谦死,刘备始连袁绍。曹操也是闻陶谦死,想取徐州。我想这两件事可能是同时的,曹操可能还未有获知刘备的立场,还当为敌看。当然也不排除袁曹拒绝刘备的示好,但我想这种可能性很小。荀彧劝曹操勿东,一个理由就是徐州虽凋残,但势必要加强原有之盟。你引的《裴子语林》很有意义,只是孙策的年龄不对。孙策是兴平元年从袁术,时年当二十岁。陶谦是岁死,刘备这时见袁术也有两种可能:一,刘备于陶谦病笃时承陶谦旨,见袁术;二,刘备于陶谦死后,还未得袁曹承认时见袁术,意图是致力多边外交,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正象你说的长袖善舞。第一种情况,刘备是受使,贯彻陶谦的意图;第二种情况,刘备自有谋略,他不可能在未得到袁曹认可的情况下,就与袁术决裂。不管《裴子语林》记的是哪种情况,刘备的打算必是机变的。我想刘备应该是在得到袁绍的接纳后,遂开始实行下一步方案,即你引的“争盟淮隅”。刘备与刘繇联系,准备共治袁术。刘繇亦宗亲,且比刘备尊显。刘备与刘繇连手很为容易,而且利益也明确。袁术与刘备的矛盾应该自此。争广陵郡应是二人开战后的事了。《刘备传》记:袁术来攻刘备,刘备拒之于盱眙、淮阴。说明两军对垒于淮水,广陵基本已为袁术所占。你引的《吴书·妃嫔传》记的“袁术方与刘备争徐州,以吴景为广陵太守。”应该也是指袁术攻占广陵后,以吴景为广陵太守的。当然,你说的刘备在袁术发动进攻后,始结刘繇,实行争盟淮隅的战略也是成立的。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47 , Processed in 0.05466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