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394|回复: 40

[原创] 吳簡第一大案─許迪割米案經過

[复制链接]
2016-9-8 19:40:15

主题

好友

40

积分

布衣

本帖最后由 幻翔靈空 于 2016-9-8 19:51 编辑

許迪割米案為吳簡第一大案,與此相關簡牘有500枚以上,主要集中在《長沙走馬樓
三國吳簡‧竹簡(捌)》(以下簡稱《捌》,相關簡文除非另外說明,不然皆出自此書),
簡文重文符號直接譯文,不再打出重文符號,以免增加閱讀困擾,難字如果能合字則
合之,不能則找通同字,再不行只能用相似字

本文主要資料來源〈新刊長沙走馬樓吳簡與許迪割米案〉,徐暢,《文物》2015第12期

前為許迪割米案的經過,簡文置後。為閱讀方便,簡文標點符號為我所加,可能有誤
綠色為吳簡用語(包括職稱與文書用語)藍色為相關數據棕色為年、月、日

許迪的家世背景

許迪原是下雋縣人,父親許遜在他年少時過世,母親名妾、妻名小,有三子分別命名
為姦、讓、[黑敢],姦可能早夭,相關簡文只有出現過一次,後面處罰也沒有其名,
許迪的哥哥名八(一作別)、兄嫂名營(一作榮)、弟弟名冰、弟媳名足,一同居住在南
鄉稱丘,佃作為業。

許迪家系表

許迪建安21年出給縣吏,後為郡吏,黃龍3年臨湘淕口典鹽掾嘉禾2年領鹽1437斛
1斗1升,收酒75斛6斗4升5合,總計1512斛7斗5升5合
,由於許迪有篡改帳目另外有
1724斛9斗的記錄,而不管是1512斛7斗5升5合還是1724斛9斗,許迪盜賣鹽米的數額
皆為112斛6斗8升

這筆本該入帳的餘米在嘉禾4年「料校」(類似現代的「盤點」)存米時被發現短少,
事發許迪趕緊在6月1日將餘米112斛6斗8升上交,意圖掩蓋盜米之事,料校之人依職
權在8月18日將此事上呈,開始進入訴訟程序

在逮捕許迪後開始「考實」(漢魏法律用語,被告遭告發,有判決權的司法機關要求
被告所在地司法機構審訊、查實案件的法律程序),考實由侯國部署錄事掾潘琬、
事掾
趙譚、這貴、都典掾烝若、主者掾石彭、主者史李珠、中賊曹掾陳曠共同審理,
事涉軍糧,由長沙大守兼中部督郵書掾晃督察,在11月7日審訊許迪,11月9日複訊,
幾次期會後,依辛丑科處以斬刑,11月下旬送交長沙郡府,再將相關文書移交督郵

嘉禾5年1月17日督郵將文書移交督軍行義立都尉蔡規,2月蔡規「錄見」(上位者親自
審訊被告)許迪,許迪得知判決後翻供辯稱是預留做為額外支付的餘米,因縣吏屈打
成招才認罪,蔡規為此下令限期重審

這次重考實陣容很大,從長沙大守行立節校尉于望、長沙郡丞羲一字排開,幾乎長沙
郡府相關各曹皆參與此案
由於翻供,4~5月間郡府處罰主事者陳曠鞭100、潘琬杖30,潘琬等希望動用「五毒」
(刑罰名,法外酷刑),但郡府不淮,在考問之下,11月許迪認罪

錄事掾潘琬白

錄事掾潘琬重考實

嘉禾6年2月,多方審訊最終判決許迪按科當斬。許迪妻子與兩子按科條沒為生口,許
迪母年逾80以上,按科免連坐,許迪的兄弟早已分家,不受連坐,許迪的兄弟為許迪
繳納罰金16萬9020

錄事掾潘琬白爲考實吏許迪割用餘米事
出處:http://goo.gl/IZmOqu


吳簡相關簡文節錄


家系

應言君叩頭頭頭死罪,罪案文書被書輒部核事掾趙譚考實迪辭:本下雋縣民,少失父,
與母妾、兄八、男弟冰、迪妻小、子男讓、讓男弟[黑敢]、八妻營、冰妻足,俱居南鄉
稱丘,佃作為業。八、冰以過十一(4014+4015+4020)

許迪仕吏經歷

出給縣吏,以吏次後不覺,年中復給郡吏,以黃龍三年正月廿日為曹所選為淕(4075)

廿一年中出給吏,到過黃龍三年正月廿日受曹遺於淕口典受官鹽一千七百廿四斛九斗,
皆得(4177)

九千廿,不與坐,各出別門異居。迪以建安廿一年中給吏,到黃龍三年正月廿日受曹
遺於淕口典受官鹽。到嘉禾二年領受鹽一千四百卌七斛一斗一升,其年募賣合售一千
三百九十□斛四斗一合溢□(4243+4097+4096)

割米案的帳目記錄

鹽一千四百卅七斛一斗一升、收酒七十五斛六斗四升五合,通合一千五百一十二斛七
斗五升五合。其一千八十六斛五升六勺募■賣得錢米雜物,料核相應餘鹽四百廿六斛
一斗九升八合四勺,合得米二千五百六十一斛六斗九升。迪舉簿言:郡但列二千四百
卌九斛一升,出付倉吏鄧隆謝靖等。受餘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迪先割用飲食,
不復列,廖咨所覺米不見■
(4102+4113+4012++4008+4005+4002)

□賣鹽吏典賣官鹽,以嘉禾元年二年賣所得領鹽一千七百廿四斛九斗,賣得絹九十匹
二丈二尺、絳十四匹二丈九尺、綪八十一匹三丈七尺;得行錢六十二萬二千六百、米
九千六百七十斛一斗。估錢廿四萬三千□百□六錢,□□結錢悉已出付倉吏謝靖、張
修、黃瑛等,受米已出九千五百五十七斛四斗一升,餘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瑛
等已出迪所□□
(4094+4135+4134+4133)

盤點

匿不列見,後廖直事及吏朱訢到料校米不見,敕迪備入□□(4054)

盜米上交

出郡吏許迪所領三年鹽賈吳平斛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擿量  嘉禾四年六月一日關
邸郭嵩付倉吏黃瑛受(4076)

案件上呈

備入官米謹表上,臣咨誠惶誠恐頓首死罪死罪(4034)

八月十八日甲子從吏位咨移(4179)

考實

十一月七日大男許迪辭:本下雋縣民,少失父遜,與母妾、兄別、別男弟冰、迪妻小、
冰妻足、別妻營、子男讓、讓男弟[黑敢],俱居其縣南鄉稱丘,佃作為業。迪以建安
廿一年(4117+4106)

嘉禾四年十一月丙子朔九日甲申,核事掾趙譚、這貴叩頭死罪敢言之:□被曹敕考核
大男許迪坐割□盜用所典鹽賈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4081+4238)

嘉禾四年十一月丙子朔廿一丙申日,臨湘侯相君丞叩頭死罪敢言之(4248)

臨湘言:部核事掾趙譚考實吏許迪,坐割盜所典鹽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具服依
科結正罪法尚,解書詣府□□(4199+4232)

移交

正月十七日戊寅長沙大守兼中部勸農督郵書掾晃督察移(4308)

當書前言:長沙郡所列嘉禾二年官鹽簿淕口典鹽掾許迪,賣鹽四百廿六斛一斗九升八
合四勺,得米二千四百卌九斛一升。不列鹽米量,設移部督軍蔡規功曹隱核別處
(4061+4078+4095)

錄見翻供

二月廿六日下雋大男許迪辭以嘉禾二年於淕口賣餘鹽四廿(3497)

淕口典鹽許迪前依□促考問不堪搥杖招言割用實不割(4066)

別函言:勿失限會日,如督軍都尉旁書科令(4040)

重考實

錄事掾潘琬死罪白:關啟 應府曹召,坐大男許迪見督軍攴辭,言不割食所領鹽賈米
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郡曹啟府君,執鞭錄事掾陳曠一百,杖琬卅,敕令更五毒考
迪。請敕曠及主者掾石彭考實迪,務得事實。琬死罪死罪
然考人當如官法,不得妄加毒痛(濃墨草書)
五月七日白(《竹木牘》‧224)

十一月十一日領長沙大守行立節校尉望,丞羲省兼中部督郵書掾李(4195)

錄事掾潘琬死罪白:被敕  重考實吏許迪坐割盜鹽米意。狀言  案文書重實錄迪辭:
賣餘鹽四百廿六斛一斗九升八合四勺,得米二千五百六十一斛六斗九升,前列草言郡,
但列得米二千四百卌九斛一斗,餘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迪割用飲用。前見都尉,
虛言用備擿米,迪實割用米  審實。謹列迪辭狀如牒,乞曹列言府。琬誠惶誠恐,
叩頭死罪死罪
詣金曹
十一月廿八日白(《竹木牘》‧34)

全案經過大綱

錄事掾潘琬叩頭死罪白:過四年十一月七日,被督郵勑,考實吏許迪。輒與核事吏趙
譚、都典掾烝、主者史李珠前後窮核考問。迪辭:賣官餘鹽四百廿六斛一斗九升八合
四勺,得米二千五百六十一斛六斗九升已。二千四百卌九斛一升,付倉吏鄧隆、穀榮
等。餘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迪割用飲食不見。為廖直事所覺後,迪以四年六月
一日,偷入割用米畢,付倉吏黃瑛受。前錄見都尉,知罪深重,詣言!不割用米。重
復實核,迪故下辭,服割用米。審前後搒押由凡百卅下,不加五毒,據以迪今年服辭
結罪,不枉考迪。乞曹重列言府。傳前解,謹下啟。琬誠惶誠恐,叩頭死罪死罪。
若(濃墨草書)
二月十九日戊戌白(《竹木牘》‧50)

割米案結果

妻小、子男讓、讓男弟[黑敢]三人為生口,迪母妾年八十五於科不坐,迪兄八、八男
弟冰、八妻榮、冰妻足四人別門異居,科文不載,請行。迪軍法本臧已入畢,乞嚴下
雋錄小、讓、[黑敢]為生口,并隱核迪家中悉如辭,與不詭責。八、冰為迪入加臧錢
十六萬九千廿,案辭
(4023+4022+4213+413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请使用纯中文名)

x
回复 举报
2016-9-8 20:40:35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贪污不到10%判死刑,妻子三人没官为奴。这个刑罚还真是挺重的
回复 举报
2016-9-8 21:55:16

主题

好友

40

积分

布衣

文中有辛丑科些許的條文
凡鹽滿一石、米二石、雜物直錢五千,皆斬,沒入妻子。科一條吏民坐臧入直,應當死者,恐猲受取一萬、諸盜官物直臧五萬,皆應(4021)
依科條他盜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是死罪難逃了
回复 举报
2016-9-9 12:41:20

主题

好友

34

积分

布衣

请问楼主看的是实体书还是电子书呢?如果是电子书的话,可不可以分享一下
回复 举报
2016-9-9 20:21:11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幻翔靈空 发表于 2016-9-8 21:55
文中有辛丑科些許的條文
凡鹽滿一石、米二石、雜物直錢五千,皆斬,沒入妻子。科一條吏民坐臧入直,應當死 ...


平常年景,两石米不到五百钱,就要处斩。一匹布三五百钱,倒是跟唐律的力度相当。

可见战事频发的三国时代是多么缺粮,完全是高压征粮

唐律根据是否持杖、得赃多少分别处罚:强盗不得财徒二年,得财一尺徒三年,每二匹 加一等,满十匹或伤人者绞,杀人者斩;持杖者,虽不得财流三千里,得财五匹绞,伤 人者斩。 《宋刑统·贼盗律》附敕则规定: “擒获强盗,不论有赃无赃,并集众决杀。 ” 再如窃盗罪,唐律规定:窃盗不得财笞五十,得财一尺杖六十,至五十匹罪止加役流。 《宋刑统·贼盗律》附敕却规定: “捉获窃盗,赃满三匹以上者,并集众决杀。 ”

回复 举报
2016-9-9 21:02:03

主题

好友

530

积分

县令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16-9-9 20:21
平常年景,两石米不到五百钱,就要处斩。一匹布三五百钱,倒是跟唐律的力度相当。

可见战事频发的三国时 ...

南飞哥你终于回来了!昨天还在打算喊你回来看看。演义版这几天很欢。
回复 举报
2016-9-9 23:23:46

主题

好友

40

积分

布衣

本帖最后由 幻翔靈空 于 2016-9-9 23:26 编辑

吳國平常一石米約在1000~2000錢之間浮動
用唐律要注意兩代的錢重量並不相同
唐錢重於五銖

我手上是電子版
需要的話我能提供電子全文
回复 举报
2016-9-10 11:15:08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雪天利箭 发表于 2016-9-9 21:02
南飞哥你终于回来了!昨天还在打算喊你回来看看。演义版这几天很欢。

偶尔进来看看,现在事情太多,没精力泡论坛了
回复 举报
2016-9-10 11:45:18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16-9-10 11:53 编辑
幻翔靈空 发表于 2016-9-9 23:23
吳國平常一石米約在1000~2000錢之間浮動
用唐律要注意兩代的錢重量並不相同
唐錢重於五銖


1000-2000钱是 吴简的资料?

我网上看的一石米才两三百钱,是根据《居延汉简》整理的,这个主要是西汉的物价。据说有记载10斤肉合1石谷。我知道宋代淳化年间(990年—994年)一头不大的公猪要卖一千文,而宋代熙宁(1068—1077)以前,一石米700文,徽宗时期(1101—1125)每石米就高达二贯、三贯,甚至四贯了;南宋绍兴(1131—1160)初年,米涨至五、六贯一石,随后开始下降,保持在一贯左右;孝宗时期(1163—1189)又上升到每石二贯至二贯半左右。两汉三国时1斤 = 220克,一石 = 1石 = 26400克;宋代一斤=633克,1石 = 75960克。这跟汉代的米肉比价对不上啊

中国的物价其实不能看钱,宋代的一文钱4克,五铢钱多数也是4克(理论上应该是6.5克)。一旦遇到战乱,物价完全脱缰。还是参考其他商品,如布匹,人工费来看要合理些。
回复 举报
2016-9-10 12:37:15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顺便问下,吴简这个案子許迪作为典鹽掾也算是小吏了,他的举主应该也要负连带责任吧?有没有简书提到这个?
回复 举报
2016-9-10 14:41:14

主题

好友

40

积分

布衣

本帖最后由 幻翔靈空 于 2016-9-10 14:42 编辑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16-9-10 11:45
1000-2000钱是 吴简的资料?

我网上看的一石米才两三百钱,是根据《居延汉简》整理的,这个主要是西汉的 ...


1000~2000錢是吳簡的資料沒錯
從田家莂公布後就有不少研究,相關吳簡的記載也不少,大多在這個區間
有些特別有問題的可能是抄寫錯誤

戰亂並不會使物價完全脫繮,而是史書只喜歡記載那些特別誇張的數據,這相關簡文近年出土不少,很多正在進行釋讀,之後可能會有比較完整可參考的資料

東漢桓帝寬楔薄之禁後,大量的剪輪五銖已經把物價拉高不少,不宜用西漢的數據比擬
吳簡有專門處理具錢與行錢之間比價的簡文,行錢是民間流通貨幣,具錢則是制錢,雙方的比價是浮動的,孫吳在這方面還能透過比價多賺一點

五銖正常重3.25~2.8克之間,年代不同鑄幣重也不同
而且含銅量是不一樣的,宋錢之後含銅量滅少到6成,鑄幣從紅銅改為黃銅,物理性質優於過去的五銖,宋錢的鑄量非常巨大,物價的波動其實跟供給雙方有關,請參考貨幣數量論的相關內容
回复 举报
2016-9-10 17:03:18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幻翔靈空 发表于 2016-9-10 14:41
1000~2000錢是吳簡的資料沒錯
從田家莂公布後就有不少研究,相關吳簡的記載也不少,大多在這個區間
有些 ...

货币数量论对于通胀的解释,我认为他们的模型是建立在和平时期,市场流通比较正常的时代。战乱的时候,市场流通必然大受影响,战争状态的势力之间经常是经济封锁的,不会有大宗的贸易往来。而且以中国古代的情况,大乱之年百姓必然四处流亡,从事农业纺织业的人员锐减,产量锐减,这样会导致交战地区的货币价格出现暴跌。这就不是供求关系所决定的,而是生产能力,物流能力不足的问题。这个史书上很多这样的例子,重农桑财用自足之类的

现在吴简的电子版都是扫描的吧?什么时候能有带搜索功能的出来就好了
回复 举报
2016-9-10 17:53:06

主题

好友

40

积分

布衣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16-9-10 17:03
货币数量论对于通胀的解释,我认为他们的模型是建立在和平时期,市场流通比较正常的时代。战乱的时候,市 ...

你可以看看宋、元、明三代時期的內容,這由於離現代近,資料充足很多,戰亂會不會導致價格的偏差?會,但一樣在貨幣數量的範圍內,而且貨幣數量學說原始內容還是金屬貨幣時代,只是西方用金、銀幣,中國不是而已,現代的理論當然是沒法用,但數量貨幣學說的原始理論可是重商主義的年代,重商主義的年代西方難道就沒一堆戰亂嗎?
MV=PT
M代表貨幣供應量,以V代表貨幣流通速度,以P代表物價水平,以T代表社會交易量

戰亂時期受影響的變數是後面的T,此時T減少,但V不變,如果M沒大幅下降,那P自然要上揚
但長期下來,M會下降,T會慢慢恢復,就會反過來變成P下降,這就魏晉南北朝自然經濟的背景,相關的內容史書不少

市場流通一樣在這個範圍內,古代本就有基礎群體是自給自足的經濟體跟跨區貿易的經濟體,而自給自足的經濟體群體大而分散,他們只有有限的市場,通常是跟國家賦稅有關;而跨區貿易則跟國家總體財政跟軍事實力有關,這部份才是我們最主要談的,貨幣的購買力不是單單一個面向,尤其在金屬貨幣時代,政府反而是弱勢一方,重農桑是必需的,因為在未進入工業化時代之前,農業生產跟礦業生產就決定國家總生產力,手工業的基礎奠基於這兩項生產能力,沒有農桑連養活都成問題,在區域分工尚未形成大流通領域時,自然中國歷代皆重農桑,縱然是宋代也是如此,這點西方亦同,除了幾個商貿大國能透過區域分工向其他殖民地進口足夠的糧食,一樣重視農桑,連美洲的古文明亦是如此
回复 举报
2016-9-10 19:16:10

主题

好友

40

积分

布衣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 ... UU/view?usp=sharing
文物2015年12期
有兩篇跟吳簡有關的文章
分別是〈長沙走馬樓三國吳簡時代特徵新論〉、〈新刊長沙走馬樓吳簡與許迪割米案司法程序的復原〉
回复 举报
2016-9-10 20:11:54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乌鹊南飞 发表于 2016-9-10 12:37
顺便问下,吴简这个案子許迪作为典鹽掾也算是小吏了,他的举主应该也要负连带责任吧?有没有简书提到这个? ...

從尹灣漢簡可知,到西漢末,郡縣吏的出途徑己不獨由郡辟除,還有其他諸如功遷,為軍吏十年等的途徑

吳簡中「給某某」究竟屬於甚麼性質,目前似乎還沒有很統一的論斷

簡中「出給縣吏,以吏次後不覺,年中復給郡吏,以黃龍三年正月廿日為曹所選為淕(4075)」所見,許迪的典鹽掾為郡曹選出,但不知以何材幹當選,那麼連坐的責任,可能範圍就由郡曹主吏到郡守都有可能...
回复 举报
2016-9-10 20:48:13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長沙大守兼中部督郵書掾晃


這個職稱有點奇怪...
太守是二千石官
中部督就是軍職
中部督郵就是郡中大吏
書掾又是小吏...

加上另簡「領長沙大守行立節校尉望,丞羲省兼中部督郵書掾李」
這個長沙守望,不過校尉,那麼上面那個是「中部督」的可能就很微
若說是「中部督郵」,二千可兼郡吏職又聞所未聞...

照吳簡職稱常例,「長沙大守(名)兼」這個可能似較大,但另簡又別有長沙守...
這個「省兼中部督郵書掾」要怎麼理解也啟人疑竇
沒有深究的材料,暫且存疑吧...
回复 举报
2016-9-10 20:49:46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幻翔靈空 发表于 2016-9-10 19:16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109XZO8KnYPaHZxazNXbWQ1VUU/view?usp=sharing
文物2015年12期
有兩篇 ...

大陸地區好像連不上古狗的...
回复 举报
2016-9-10 21:00:36

主题

好友

1020

积分

太守

寧泊子 发表于 2016-9-10 20:11
從尹灣漢簡可知,到西漢末,郡縣吏的出途徑己不獨由郡辟除,還有其他諸如功遷,為軍吏十年等的途徑

吳簡 ...

举是举荐官员,任用吏员似乎不算举吧?
回复 举报
2016-9-10 21:10:25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本帖最后由 乌鹊南飞 于 2016-9-10 21:30 编辑
幻翔靈空 发表于 2016-9-10 17:53
你可以看看宋、元、明三代時期的內容,這由於離現代近,資料充足很多,戰亂會不會導致價格的偏差?會,但 ...


我列举的宋朝史料,你看偏差有多大,战乱频繁那几年,粮价飙升了八倍。要是按MV = PT这个公式来,商品经济已经停摆。

欧洲罗马时代的后勤是怎么样的我不太清楚。但中世纪以来,平民的劳役相比中国是非常轻的,基本上是我国春秋时代的水准,14世纪英国人甚至掏钱完全免除了对贵族的服役。而且欧洲骑士一年对国王服兵役的时间只有40天,40天之后必须重新征集。而中国直到解放战争,都是国家强制动员老百姓义务服役,支援保障后勤。这种本质上的差异,导致欧洲围城战都很少超过40天,一边打一边和谈。中国的攻城战根本没有和谈过,只有劝降。欧洲的战争从十字军东征开始,后勤准备就非常简单,基本上靠商人供应,比如十字军时期的威尼斯、热那亚商人,少数几个兵站,主要靠抢劫敌占区人民。来个几次,敌占区就没有油水可榨了。因此欧洲中世纪的战争特点,用伏尔泰情人的话来说,就是:“打了若干年,几百场战役,什么问题都没解决。”这和中国的统一战争动辄改朝换代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的战争,特点是“七人养一兵”,行政效率低的时候要到十人养一兵。也就是说十万人打仗,要动员百万人运输各种粮秣。平常不打仗的时候,比如治水动员几万、几十万人修河道,由于专制集权下的官吏腐败,各种苛扣,各种费用,以及超预算超预期等等一系列问题,全部压在义务征调的民夫头上,老实人不时死于道路。这导致民夫大量逃亡,举个最近的例子,某元帅号称“小推车推出来的淮海战役”,民夫逃亡率为75%。古代就更不用说了。这对专制国家赖以生存的小农经济的影响是毁灭性的,是以每历大役经常就是一个王朝由盛转衰,乃至覆灭的导火索。

西方的经济模型有一个理论前提是“理性人”。中国的情况是,和平盛世的个体理性人,经历大役往往破产,不得不沦为市井游民,依附于豪门的奴才,乃至流寇山贼。乾隆时代来中国出使的外国使节都观察中国的乞丐之多之穷,欧洲所无。完全丧失了理性人的独立性,他们所代表的社会交易量T成为了单向而不再是双向的了,经济已然崩溃。所以改朝换代之后通常要经历很长的休整期,出台各种土地优惠政策,以及严厉的户籍政策,通过行政手段恢复生气。之后才谈得上市场运转
回复 举报
2016-9-10 21:32:31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窃比老彭 发表于 2016-9-10 21:00
举是举荐官员,任用吏员似乎不算举吧?

魏讽,钟繇举的西曹掾,也算是吏,只不过是中央的吏。魏讽被砍头之后钟繇就因此被罢免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1-15 08:04 , Processed in 0.0633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