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266|回复: 28

伯乐驯马——有感于《卷珠帘》修改版

[复制链接]
2014-2-22 22:47:4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卷珠帘》借着新年东风,春晚、元宵连轴转,着实火了一把。对于民族风的东东,鄙人自然乐见其成,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以古典音乐而论,德系之外,也就老毛子能独树一帜,靠得什么?不就是坚持民族风格么?相信中国人初听《卷珠帘》,多半眼睛一亮,倒未见得词曲高妙到如何境界,咱们都是中国人而已。

有鉴于此,鄙人对于重编版《卷珠帘》十分期待,末了结局也未能免俗: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能不说,刘欢先生对于此曲是真爱。初出茅庐,各大舞台曝光再曝光,欢哥与有力焉,单看这乐团的阵势,显然是内定头牌嘛。但估计爱得深切,于是乎卯足了劲精益求精,问题就来了。看原版歌词,应当是典型的闺怨题材。什么是闺怨?欲说还休,犹抱琵琶半遮面,有满大街嚷着“姑娘想男人”的么?那是超女,啊不,辣女怨妇。

既然闺怨如此,用词就得旁敲侧击,最忌用力过老。为啥一句“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成了千古绝唱,闹到大隋头牌诗人杨广同志相爱相杀,搞出个“艳诗断头”的典故?不就是如此么?欢哥虽说做过《甄嬛传》音乐,但诗词照本宣科,显然没悟出个子卯寅丑来,这一下手,就不免杯具了。

一开场,听到千家文,尽泛黄(原词:都泛黄),暗笑,欢哥拽文了。往下,拂袖起舞于梦中妩媚(原词: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汗,活脱脱“妖姬脸似花含露”的节奏,一眨眼闺怨改了宫体?继续,高轩雾褪(原词:不见高轩),鄙人可以确定,欢哥于传统文化十分隔膜。神马叫留白?基本的传统审美啊!不见高轩,为何不见,见仁见智,自可想象,现下,得,欢哥告诉你标准答案,是起雾哦,不是雾霾哦。这还没完,二连击来了:夜月明 袖掩暗垂泪(原词:夜月明,此时难为情)。一样的毛病,怎么难为情,大家自行想象,现下欢哥御批:哭了哦,捎带还拿袖子遮着——我说鬼都不上门,遮给月亮姐姐看?原文妥妥的化用李太白“此时此夜难为情”,难不成欢哥觉得李白同志不够文?好了,上头还是整容,下面直接装假肢了,神马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倦起愁对春伤,妥妥的堆砌辞藻,生造意境,有古诗词修养的兄弟姐妹自可判断,唯有归雁过处留声怅(原文:叹流水兮落花伤)似胜。末了祭出大杀器:天水间谁抚琴断肠(原词:谁在烟云处琴声长)。古人说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欢哥直接弄了个重伤阑尾炎,高山流水盼知音成了瓦釜轰鸣,叔可忍婶不可忍也!再配上辕门大鼓响咚咚,好吧,这是夫人要领兵出征,杀奔外宅,捉拿奸夫淫妇么?

传统审美是含蓄、留有余地,到欢哥这旮旯,统统写死,不问青红皂白,挂满脸满身土豪金,简而言之,山水画成了油画,西施成了麦当娜。

顺带一说,白了又如何?李白的《静夜思》不够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只有初学者唯恐没拽够文。文不文不是问题,用词恰当不恰当才是问题,对地方了,无须放屁都可入诗,这才叫随心所欲不逾矩嘛。

欢哥确是慧眼识才,是乐坛伯乐,但庄子是咋评价伯乐驯马的哩?

马,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御风寒,龁草饮水,翘足而陆,此马之真性也。虽有义台路寝,无所用之。及至伯乐,曰:“我善治马。”烧之,剔之,刻之,雒之,连之以羁馽,编之以皂栈,马之死者十二三矣;饥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筴之威,而马之死者已过半矣。

说白了,一人、一物有其天性,小家碧玉有适合小家碧玉的装饰,大家闺秀有适合大家闺秀的做派,不论作品的本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就是伯乐驯马么?显然,这回的《卷珠帘》就在过半死者里头。

权威无视于弱者的天性,一句“为你好”开路,想怎么修理就怎么修理,这倒是文化传统,估计兄弟姐妹们在家没少受过,只不过这传统咋瞅都是传说中的“封建家长制”?看花絮,原作者何尝有什么发言权,无非眼瞅着自己的作品被修改得面目全非而已。下头为了照顾权威的面子,估计还得捏着鼻子唱修改版,这不百度的歌词已然整过容了?

欢哥口口声声要鼓励原创音乐,但知行合一,请放下喧宾夺主的心,从尊重原创音乐始。
回复 举报
2014-2-23 08:36:31

主题

好友

4402

积分

司隶校尉

是否是为了押韵?妩媚、雾褪、垂泪——》徘徊、高轩、为情?
回复 举报
2014-2-23 21:47:2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捣浆糊 发表于 2014-2-23 08:36
是否是为了押韵?妩媚、雾褪、垂泪——》徘徊、高轩、为情?

徘徊的徊古音就是“回”。又,不可以词害意,为押韵弄错的意境,属于因噎废食。
回复 举报
2014-2-23 22:33:03

主题

好友

797

积分

管理员

为什么要押韵?
回复 举报
2014-2-23 22:54:21

主题

好友

125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弃疾 于 2014-2-24 00:03 编辑

    镌刻好 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千家文 都泛黄 (千家文 尽泛黄)  
    夜静谧 窗纱微微亮
    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 (拂袖起舞于梦中妩媚)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恋 梨花泪 (犹眷恋 梨花泪)
    静画红妆等谁归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啊 胭脂香味
    卷珠帘 是为谁
    啊 不见高轩 (啊 髙轩雾褪)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 (夜月明 袖掩暗垂泪)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
    悄悄唤醒枝芽 (倦起愁对春伤)
    听微风 耳畔响 (残烛化 晓风凉)
    叹流水兮落花伤 (归雁过处留声怅)
    谁在烟云处情深长 (天水间谁抚琴断肠)
昨天打开360主页看到这个新闻,没太注意,必竟对音乐并没有多少认知,但看网上多数评论,过于个人观点了,新不如旧或许是中国的某种正统意识作崇,金庸对个人作品也有过修改,但后人如若拍电视剧再改就只能落得人神共愤了
从词顺序而论
“都”改为“尽”更有雅致,由平改为仄,不知是否因曲调原因,但问题不大
“拂袖起舞于梦中妩媚”,妩媚确实有些败笔,
“她”改为“犹”,第二人称或有意改为第一人称,更能以词中主人口唱增色,但此字可改可不改

    啊 胭脂香味
    卷珠帘 是为谁
    啊 不见高轩 (啊 髙轩雾褪)
这几句要联系起来看,胭脂香味为平平平仄,不见高轩为仄仄平平,高轩雾褪为平平仄仄,
两相比较,改动之后,更符合古风效果,无论从声韵或词格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 (夜月明 袖掩暗垂泪) ....这句和前面一样,为了对应改后的词作整体意境,但是贬是褒只能是看官口味问题了
后面句句皆改,字多不述

每个人有自己的喜好,刘欢认为中国风模式,是否就意味着把词作全改成文言形式虽有待商榷,此事类似于今古格韵之争,且此词若完全为刘欢一人所改,不如让他自己唱....
或许这也是一种世俗心态,霍少未成名前如朴玉,成名后若饰以金银,金银之贵远超此玉时不免让世间之石喟然而叹,且刘欢版所出之效果或非胜前曲,必竟也已经是审美疲劳的状态了
回复 举报
2014-2-23 23:06:02

主题

好友

125

积分

亭长


这个问题,让人难以回答,
一个孩子问为什么要杀人是天真,但一个老年人问为什么要杀则是境界,
没有拿起,何谈放下,韵是一种传承,一种学习的过程,
若无韵之识而弃韵,号称打破传统无异于痴人说梦
独孤求败无剑胜有剑,那是自身实力,令狐冲无剑想必早就在江湖中悲剧了
回复 举报
2014-2-24 10:31:20

主题

好友

4402

积分

司隶校尉

杨文理 发表于 2014-2-23 21:47
徘徊的徊古音就是“回”。又,不可以词害意,为押韵弄错的意境,属于因噎废食。 ...

古音毕竟是古音,查了手边的新华字典,徊只有一个读音huai。
歌是给大众听的,毕竟现在徊不是多音字,其实卷珠帘出来时对于这个徊读了别字的质疑就不少。

尽泛黄本人也是觉得更佳。
“徊”如读成huai,当然是能押韵更好,但改成妩媚过雷了。
她和犹,我觉得无所谓。
不见高轩没必要改,何况改成的高轩雾褪感觉很糟糕。
此时难为情如能改成押韵我觉得最好,但“袖掩暗垂泪”意境差太多了。

至于后面一段,本人不习惯半古风半白话,因此改后的倒是觉得更顺耳一些,毕竟古诗词修养这东西在听歌的人群中,绝大多数恐怕都没多少(包括本人),但是最后一句“天水间谁抚琴断肠”感觉很糟糕,原句更佳。

其实我觉得这次改的地方多数倒感觉确实有改进的必要,只是改的结果也确实有以辞害意的味道。配乐么,将闺怨整成了很“大气”的风格,也觉得感觉很怪。
回复 举报
2014-2-24 22:18:2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捣浆糊 发表于 2014-2-24 10:31
古音毕竟是古音,查了手边的新华字典,徊只有一个读音huai。
歌是给大众听的,毕竟现在徊不是多音字, ...

得,老刘改版,还不是装神弄鬼得细雨酥润见(xian)烟外绿杨?还不是用古音?
回复 举报
2014-2-24 22:22:3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弃疾 发表于 2014-2-23 22:54
镌刻好 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既为古风,没必要太在意平仄,若是近体或填词……问题何止一处?哪怕是老刘改版,距离文言也有十万八千里,为填新词强说愁,反失了自然趣味。

话说当今复古的没几人,贬古的倒是海量。譬如最近围棋的古今之争,出场的新生代职业棋手没一个不把古棋圣贬个三四五的,倒是吴清源、陈祖德等前辈力挺古棋当真照着卷珠帘的词牌填去,现下的XX后估计除了几声“不明觉厉”,鬼都不会听罢
回复 举报
2014-2-25 11:42:45

主题

好友

4402

积分

司隶校尉

杨文理 发表于 2014-2-24 22:22
既为古风,没必要太在意平仄,若是近体或填词……问题何止一处?哪怕是老刘改版,距离文言也有十万八千里 ...

题外话,其实到现在本人倒是越来越偏贬古派立场了

贬个三四五的不止新生代,马晓春一辈的棋手有类似立场的,我知道有可靠来源的至少有三个,未验证是否可靠的还有好几个。只是这个年纪的棋手不会在公众场合这么说罢了。
回复 举报
2014-2-25 16:09:30

主题

好友

125

积分

亭长

本帖最后由 弃疾 于 2014-2-25 16:16 编辑
杨文理 发表于 2014-2-24 22:22
既为古风,没必要太在意平仄,若是近体或填词……问题何止一处?哪怕是老刘改版,距离文言也有十万八千里 ...


现代各棋类主要是对开局定势的研究较之古人有很大进步,至于所谓的棋力难以判定
贬古的只能说是所处时代不一,而无法从古人角度来思考棋盘局面,
我们现在说地球围绕着太阳转,而古人相信天圆地方,总不能说古人愚昧吧
回复 举报
2014-2-26 22:35:2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捣浆糊 发表于 2014-2-25 11:42
题外话,其实到现在本人倒是越来越偏贬古派立场了。

贬个三四五的不止新生代,马晓春一辈的棋手有类似 ...

要验证不难,某捣自量,遇上黄龙士摆几个够就成
回复 举报
2014-2-27 08:20:56

主题

好友

4402

积分

司隶校尉

杨文理 发表于 2014-2-26 22:35
要验证不难,某捣自量,遇上黄龙士摆几个够就成

这个估不出来,要下了才知道,而且知道了也验证不了什么,所谓欺三骗四,二子靠境界,让子超过了三个,就只能说明对方比你高很多,但高多少和让子数并没有什么直接关联。

基本上可以肯定,如果现在世界最强棋手,譬如古力,最多能让我N个,那么必然有某位业余或准专业级棋手能让我N+1个。
回复 举报
2014-2-27 13:13:1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捣浆糊 发表于 2014-2-27 08:20
这个估不出来,要下了才知道,而且知道了也验证不了什么,所谓欺三骗四,二子靠境界,让子超过了三个,就 ...

那某捣看血泪篇,自比徐星友如何
回复 举报
2014-2-27 14:02:58

主题

好友

4402

积分

司隶校尉

杨文理 发表于 2014-2-27 13:13
那某捣看血泪篇,自比徐星友如何

那位比我肯定是强的,但到底强多少,看不懂,也没下过,所以没法衡量。
回复 举报
2014-2-27 14:49:1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捣浆糊 发表于 2014-2-27 14:02
那位比我肯定是强的,但到底强多少,看不懂,也没下过,所以没法衡量。 ...

肯定比某捣强,结果被让三个,还让得动,黄龙士若是业五,某捣……
回复 举报
2014-2-27 15:19:50

主题

好友

4402

积分

司隶校尉

杨文理 发表于 2014-2-27 14:49
肯定比某捣强,结果被让三个,还让得动,黄龙士若是业五,某捣…… ...

这个推理链条说明不了什么。

首先,让到三个子以上,让子数和实力的联系就已经说不清了。徐可能能让我3个,黄能让徐3个,但黄也许只能让我4个,某个比黄弱一点的也许反而能让我5个。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而且现在的业5水平参差不齐,强的让底层的业5三子没什么问题。

其次,让子棋要是按分先棋下,不考虑局面的控制,那自然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类似的,古力在快棋中曾把一围甲选手打到过让7子

虽然血泪篇看不懂,但既然冠以血泪二字,必然搏杀精彩。要是徐星友老老实实简化局面控制大局,不计较局部小忍让,黄龙士应该不可能让的动,当然,这棋就不会好看到哪里去,也就无所谓血泪了。
回复 举报
2014-2-27 17:20:3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捣浆糊 发表于 2014-2-27 15:19
这个推理链条说明不了什么。

首先,让到三个子以上,让子数和实力的联系就已经说不清了。徐可能能让我3 ...


让子数的难度貌似是翻几何倍数罢捎带,徐让你仨,黄让你仨,不说黄让你六个,但两段实力差搁在那儿。鬼子的段位原本不就是根据码子多少定位么?名人面前码三个是初段,初段面前码三个呢?

以现在为例,刨去穿着业余马甲的职业,职业顶尖对业6,用心下码俩好胜负,码3个就是业5了。刘大嘴不是说过么?业5面前码三个的呢?估计某捣已经芳心自许了

至于水货业5,那还是业5么?你能相信在正牌九段面前较真下码三个的还是正牌九段么?

星友兄貌似在古棋中以大局简明著称罢{:4_132:}遇上个需要码三个的,这局势是想简化就简化得了的么按胡煜清的评价,也没看出徐星友下了神马坏棋,三子就给让了出来{:4_134:}

为嘛业余高段对古棋的评价普遍比职业高?很简单嘛,自己称称分量,汗,俺好像还不及徐星友嘛,这让徐星友仨子的,不是顶尖高手是神马?

对付职业贬古派嘛,一句关二流就够了:尔等比吴清源如何{:4_132:}

啊,不,还得补一句:尔等比周睿羊如何

对了,某捣知道或间接知道的几位职业贬古派,可有周绵羊在内?
回复 举报
2014-2-28 08:56:20

主题

好友

4402

积分

司隶校尉

杨文理 发表于 2014-2-27 17:20
让子数的难度貌似是翻几何倍数罢捎带,徐让你仨,黄让你仨,不说黄让你六个,但两段实力差搁在 ...

是的,让子棋的难度是翻几何倍数的,所以,三个以上的差距已经很可怕了,再所以,除了彩棋杀手或者下过海量指导棋的,一般下棋的不会琢磨能被我让三子的人大概能算到或判断到什么程度,每步棋也不会想着我怎么能赚10目20目的,所以三子以上的下法其实和实力,具体一点,和分先棋实力关系不大了。

陈祖德的让子棋恐怕强过——至少是不弱于多数一线现役国手,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陈老离开一线早,下了太多指导棋。我前面说过,如果一个专业一线的随便谁最多让你N个(N>3),那么必然有业余或准专业的能让你N+1个,甚至如果不禁说话的话,“职业”的彩棋杀手能让你子多到可能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陈老让子牛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嘴功了得

一个子的差距对高手来说实在太大了,通过让子数推对局者水准就如用最小刻度是米的尺来衡量扔铅球者水平差距,除非黄龙士是二三十段以上或者业5以下的的水平,否则你不可能得出有说服力的结果。

如果愿意承受可能的亏损,局势当然可以简化。重要的是,随着可以承受亏损幅度的增加,简化的程度几乎是呈几何级数上升的,所以,从难易程度上,与其问想简化能简化得了,还不如说想“搅”你能否“搅”的动。

胡的评价是说徐没下什么坏棋,“中规中距”,有说徐星友刻意简化局面么?或者问问胡7段,如果他受三子,是不是也会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战斗?或者再反过来说,胡7段敢不敢说黄的杀力比古李强一个档次以上?如果不能,那么徐星友就杯具了,最多业5。那么让业5三子,只能说明黄有职业水准,但到底多高,依然说不清。毕竟子这个单位对衡量高手来说,太大了。

至于高手对古今的评价,昨天无意中找到这么个帖子。
http://bbs.weiqi.tom.com/thread-995277-1-1.html

坦率的说,很多高手对古棋的评价都很含糊,评的是天赋是力量是计算是整体用现代规则还是古棋规则等等并不清楚,而且公开的表示也许有其他顾虑,譬如上帖中某职业的评价和私下本人询问时的回答就是相反的

譬如陈老,在围棋天地的力棋专题里对张大勇的提问是这么回答的,范施的“素质”绝对是超一流的,从前后文看,陈老似乎认为范施要和现在的超一流抗衡也需要补上现代的定式和布局套路。

本人知道的职业贬古派里确实没有周睿羊,没找到周睿羊对古棋的评价,但并不是没有周一个量级的。



回复 举报
2014-3-1 17:53:2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围棋就是个纯计算游戏,如果能算尽变化,就是上帝。估量古人棋力,看计算能力即可。

某职业?魔都的职业就那么几个,对照对照,那没RP的也就呼之欲出了顺带一说,现在的超一流穿越到古代,要不要补上座子棋的定式和布局套路?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7-10-19 08:01 , Processed in 0.05781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