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450|回复: 2

仓舒冥妻为何人?

[复制链接]
2003-4-16 19:03:57

主题

好友

524

积分

禁止访问

宿醉夜归,胸中郁闷,于是掌灯习书。忽对一事存疑,欲求解惑。

《三国志 魏书二十 武文世王公 邓哀王冲》有着如此记载:

“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文帝宽喻太祖,太祖曰:“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言则流涕,为聘甄氏亡女与合葬,赠骑都尉印绶,命宛侯据子琮奉冲后。”

夜思良久,欲求仓舒冥妻“甄氏亡女”为何人?

略观陈寿其书,后汉三国时期甄氏名门望族寥寥无几,其中翘楚者当为文帝之后,子建所慕之文昭甄皇后及其家族。那么仓舒之冥妻是否为甄皇后族中之人,还是其他名家大族的子裔呢?囿于资料的匮乏,暂时无法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不过,凭着史书上的只言片语,或许能够知晓些什么,在看似荒唐的臆测说不定真的能找出些真知!呵呵,鄙人之恶趣味也!有兴趣大家一起讨论讨论!

仓舒乃为孟德最疼爱之子,亦如同本初之溺爱显甫,孟德也曾准备把大位传给仓舒(1)。(顺带说一句,三国诸侯好象都有偏爱幼子的习惯,呵呵!)可仓舒之优又岂是显甫之流所能比拟的。仓舒有才,最为脍炙人口的就是其称象的故事,其实仓舒更有德,仁爱识达、聪慧无华,这才是使孟德所动心喜悦的。时曹操治国用刑过重,多有所曲,有次,孟德心爱的马鞍被老鼠咬坏了,库吏深惧,仓舒以其仁、智不仅救了那个库吏,而且也使得了孟德非常心服自己这个小儿子。(2)由此后,孟德渐渐的将自己心目中的后继之选倾向于年幼的小仓舒。可是,天不假年,让菁华风飞,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赤壁大战的那一年,小仓舒年仅十三岁就离开了本可以大展宏图的历史舞台,留下了无尽的遗憾。孟德哀痛不已,谓曹丕等人“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3)又悔杀了天下名医—华佗(4),自断爱儿仓舒的活命希望。其后,在曹丕及曹植的世子之争中,曹丕也成功的利用了曹操的思念爱子仓舒的心情,拔得先筹。在曹丕即位后,感慨的说倘若仓舒在世,皇帝的位子恐怕就不是我的了。(5)

说了那么多,可见仓舒在孟德心中的地位。孟德虽愿为周文王,可挟天子以令诸侯,已经使其不王而王了。爱子虽死,但其身份地位仍然在那里,孟德要为爱子结阴亲,在当时的时代怎么说也要找个地位门户相当的才行。普通官宦岂能高攀了(切,为了一个死人还摆谱)!于是乎,这个“甄氏亡女”就被选中了成为仓舒的冥妻。

那么这个“甄氏亡女”是否跟文昭甄皇后的家族有瓜葛联系呢?

甄皇后,中山无极人,乃后汉上蔡令甄逸的女儿,汉太保甄邯的后代,可以说是汉代的名门闺秀。甄逸娶妻张氏,为其生了三男五女,长男甄豫,早亡;次男甄俨,举孝廉,大将军掾、曲梁长;小儿甄尧,举孝廉;长女甄姜,次女甄脱,三女甄道,四女甄荣,小女儿就是甄后,传闺名为甄宓。生于东汉光和五年(公元182年)十二月了酉日。八岁时,门外有立骑马戏而不观;年九岁,常读书写字,借诸兄笔砚使用。兄问:“汝当习女工,何用读书写字。欲作女博士耶?”甄后回答:“古之贤者,未有不学前世成败,以为己试。不知书,何由见之?”;后来天下兵乱,甄家巨富,尽收买藏之。甄后对母亲说:“今世乱,何多买宝物?此取祸乱之端也。匹夫无罪,怀壁其罪。附近饥荒,以谷赈给亲族邻里,广为恩惠也。”举家皆称其贤(6);十四岁时,二哥甄俨去世,甄后悲哀过制。甄后事嫂极尽其劳,抚养兄子,慈爱笃甚。(7)

当时的社会非常歧视妇女,但从甄后的成长,可以看出甄家,作为累世官宦大族,上层官宦的子女同样都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及熏陶。可是,甄逸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上蔡令,又过早过世,家中长男和次男也是同样的短命,这就不得不迫使甄家的妇女们走出闺房,挑起家族兴旺的重担,在甄家的诸女中,甄后也就俨然成为家中的主心骨。甄家虽富,但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找个好靠山就成了甄家累世世族的必由之路。时汉代四世三公的名门望族袁氏占据了青、幽、冀、并四州,而开始衰败的甄家投机似的攀上了这株巨藤。建安中,为袁绍中子袁熙纳为妾氏。可由于袁家在官渡惨败之后,一蹶不振,从此走了下坡路。甄后的婚后生活,也毫无乐趣可言,无聊之举,靠写哀怨诗打发日子。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曹操掘漳河而攻陷邺(8)。甄后为曹操的儿子,文帝曹丕所纳。演义中还借曹操的口称甄后“真吾儿佳妇”以曹家的家世一般来说,应该不会随便要一个二婚的女人作为儿子名媒正娶的媳妇,在我看来,曹操及其子曹丕或许还有曹植,早就听说过甄后的芳名。甄后明大义,识大体,有才华也为曹氏父子所赏识。

就这样曹、甄两家开始走到了一起,而衰败中的甄家因祸得福般的丢了铁饭碗,又捡起了金饭碗。自甄后成为曹家的媳妇,两家的关系也随之稳定并得到加强。
由于曹操从建安六年到建安十二年,这七年来一直在北方忙于平定袁氏及其残部。同时也兴建巩固了邺城,并在漳河畔建铜雀台。曹操还把家人都从许都搬到了邺城,从而正式把当时繁华之地邺作为曹氏根本之地。而久居河北的甄家自然得以有更多的机会亲近曹氏,再由甄后从中斡旋,曹、甄两家的关系自然而然达到了顶峰。建安十三年正月,惊天动地的这一年,曹操开始在玄武池练水军,可不幸的是其爱子仓舒就在此时,不治身陨。仓舒具体何时死的,书上没有具体交代,但是,应该是在曹操七月南征刘表以前。这期间,曹操罢三公,六月称丞相(9),想必这半年内应与其家人住在邺城,而仓舒也应该是在邺城而亡。那么此时遍观邺城城内,能够与甄后之甄家相提并论的甄氏名门,恐怕就难找了,而又有一个被曹操称之为“吾儿佳妇”的甄后为榜样,曹家在邺城的这几年又与甄家交好,恐怕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应该此甄家了。这样不仅可以了了曹操的一个心愿从而亲上家亲(冥亲也算啊!),也可使曹家更得到以甄家为代表的邺城当地世族的支持(开始胡扯了!)。

那么,寻找这个“甄氏亡女”的身份工作也终于开始有些眉目了。如果,此“甄氏亡女”确为甄后本家族女,那么除了我们无法知晓的甄家远亲庶流外,我相信一定是甄后四个姐姐其中之一所出的亡女。因为,甄家远亲庶流一方面在地位尊卑上无法让曹家这么个大家族满意,也会使刚丧子的曹操勃然大怒,而另一方面从甄家来看,为了更好的巴结曹家,从主家的亡女中挑选合适的人选也更能体现对曹家的尊重和敬意!从而再一次抓住机会,巴结奉承好曹氏一族。那么,有没有可能这个“甄氏亡女”是甄后所生呢,呼呼,客观的来说,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从曹操破冀州城,而吊唁袁本初墓来看,未尝不是曹公为了做给天下人看的把戏,并利用这次结阴亲的机会,拉拢仍然忠于袁氏的死士残党(呼呼,开始天方夜谈了!)而关于甄后四个姐姐方面,由于缺乏第一手的资料,很难在继续深入的分析下去了,就此打住了!无史实依据总不能胡说吧!(已经是恶搞了,还史实呢!呸!)

有兴趣大家一起研究研究!

小柳顿首!

(1)《邓哀王冲传》“太祖数对群臣称述,有欲传后意”

(2)《邓哀王冲传》“时军国多事,用刑严重。太祖马鞍在库,而为鼠所齧,库吏惧必死,议欲面缚首罪,犹惧不免。冲谓曰:“待三日中,然后自归。”冲於是以刀穿单衣,如鼠齧者,谬为失意,貌有愁色。太祖问之,冲对曰:“世俗以为鼠齧衣者,其主不吉。今单衣见齧,是以忧戚。”太祖曰:“此妄言耳,无所苦也。”俄而库吏以齧鞍闻,太祖笑曰:“兒衣在侧,尚齧,况鞍县柱乎?”一无所问。冲仁爱识达,皆此类也。凡应罪戮,而为冲微所辨理,赖以济宥者,前后数十。”

(3)《邓哀王冲传》“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文帝宽喻太祖,太祖曰:“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

(4)《华佗传》“及后爱子仓舒病因,太祖叹曰:“吾悔杀华佗,令此兒强死也。”

(5)《魏略》曰:文帝常言“家兄孝廉,自其分也。若使仓舒在,我亦无天下。”

(6)《魏书》“文昭甄皇后,中山无极人,明帝母,汉太保甄邯后也,世吏二千石。父逸,上蔡令。后三岁失父。魏书曰:逸娶常山张氏,生三男五女:长男豫,早终;次俨,举孝廉,大将军掾、曲梁长;次尧,举孝廉;长女姜,次脱,次道,次荣,次即后。后以汉光和五年十二月丁酉生。”年八岁,外有立骑马戏者,家人诸姊皆上阁观之,后独不行。诸姊怪问之,后答言:“此岂女人之所观邪?”年九岁,喜书,视字辄识,数用诸兄笔砚,兄谓后言:“汝当习女工。用书为学,当作女博士邪?”后答言:“闻古者贤女,未有不学前世成败,以为己诫。不知书,何由见之?”后天下兵乱,加以饥馑,百姓皆卖金银珠玉宝物,时后家大有储谷,颇以买之。后年十馀岁,白母曰:“今世乱而多买宝物,匹夫无罪,怀璧为罪。又左右皆饥乏,不如以谷振给亲族邻里,广为恩惠也。”举家称善,即从后言。

(7)《魏略》后年十四,丧中兄俨,悲哀过制,事寡嫂谦敬,事处其劳,拊养俨子,慈爱甚笃。后母性严,待诸妇有常,后数谏母:“兄不幸早终,嫂年少守节,顾留一子,以大义言之,待之当如妇,爱之宜如女。”母感后言流涕,便令后与嫂共止,寝息坐起常相随,恩爱益密。

(8)《武帝传》“建安九年八月,审配兄子荣夜开所守城东门内兵。配逆战,败,生禽配,斩之,鄴定。”

(9)《武帝传》“十三年春正月,公还鄴,作玄武池以肄舟师。肄,以四反。三苍曰:“肄,习也。”汉罢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夏六月,以公为丞相。”
回复 举报
2003-4-16 19:48:0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曹操先看中的并不是甄氏亡女,而是名士邴原的亡女,可邴原大概是看不起曹操的为人,不愿巴结权贵,一口回绝了。

后得归,太祖辟为司空掾。原女早亡,时太祖爱子仓舒亦没,太祖欲求合葬,原辞曰:“合葬,非礼也。原之所以自容於明公,公之所以待原者,以能守训典而不易也。若听明公之命,则是凡庸也,明公焉以为哉?”太祖乃止,(《三国志.邴原传》)

曹操后又把和曹冲并称神童的陈不疑杀害,够心狠手辣的。

先甥同郡周不疑,字元直,零陵人。先贤传称不疑幼有异才,聪明敏达,太祖欲以女妻之,不疑不敢当。太祖爱子仓舒,夙有才智,谓可与不疑为俦。及仓舒卒,太祖心忌不疑,欲除之。文帝谏以为不可,太祖曰:“此人非汝所能驾御也。”乃遣刺客杀之。挚虞文章志曰:不疑死时年十七,著文论四首。(《零陵先贤传》)
回复 举报
2003-4-16 21:33:10

主题

好友

524

积分

禁止访问

多谢管宁兄赐教,第一次写三国的东东,知道的太少了! :)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0-18 04:34 , Processed in 0.05393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