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427|回复: 53

冷眼看费诗

[复制链接]
2010-3-10 16:06:1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一部三国志,得作者金口申冤者寥寥无几,费诗有幸忝列其中。所谓“费诗率意而言……以先主之广济,诸葛之准绳,诗吐直言,犹用陵迟,况庸后乎哉!”很贴了刘玄德与诸葛孔明一张大字报。那么追本溯源,所言何事?查阅本传,大略归在刘备名下的是谏称帝事件,算在诸葛账上的是谏诱孟达事件。

三国志录前事云:后群臣议欲推汉中王称尊号,诗上疏曰:“殿下以曹操父子偪主篡位,故乃羁旅万里,纠合士众,将以讨贼。今大敌未克,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与楚约,先破秦者王。及屠咸阳,获子婴,犹怀推让,况今殿下未出门庭,便欲自立邪!愚臣诚不为殿下取也。”由是忤指,左迁部永昌从事。

时曹丕已篡,刘备既为汉室宗亲,存亡继绝,称帝已无法统阻碍,其集团成员难免攀龙附凤之心。因此,称帝建号非但系刘备本人意愿,更属大势所趋,正如诸葛亮所言“士大夫随大王久勤苦者,亦欲望尺寸之功如纯言耳”。君君臣臣既明,于加强中央向心力,弥合东州与蜀人矛盾亦大有裨益。日后夷陵之战,蜀士程畿因“从天子”而甘愿死节,即为一例。

即稽考费诗说辞,亦属迂阔。刘邦据关中而不王,项羽四十万众泰山压顶之功而已。鸿门宴一场,首领得全尚在两可之间,刘三欲不推让,可乎?费诗以此为正面教材,对主子进行道德教育。岂非明欺领导不读书?刘玄德虽少时美衣服,爱音乐,喜犬马,混过古惑仔,毕竟卢植门下出身,《汉书》熟习得紧。费司马非要挑战领导自尊,坐收杯具自然顺理成章。

刘备称帝,毕竟有利有弊,费诗劝谏虽不着调,犹可商榷,然而谏诱孟达,不得不令人愈加低看费司马一眼。

《三国志》录其事云:建兴三年,随诸葛亮南行,归至汉阳县,降人李鸿来诣亮,亮见鸿,时蒋琬与诗在坐。鸿曰:“间过孟达许,適见王冲从南来,言往者达之去就,明公切齿,欲诛达妻子,赖先主不听耳。达曰:‘诸葛亮见顾有本末,终不尔也。’尽不信冲言,委仰明公,无复已已。”亮谓琬、诗曰:“还都当有书与子度相闻。”诗进曰:“孟达小子,昔事振威不忠,后又背叛先主,反覆之人,何足与书邪!”亮默然不答。

孟达熟习蜀地虚实,坐拥上庸,实为蜀汉心腹之患。诸葛亮因势利导诱其谋反,无论成败,皆可为蜀中除害,削弱曹魏力量,吸引魏廷注意力,为北伐铺垫,可谓无本万利之举。费诗若以战略利弊谏言,尚可斟酌,末了却大话忠孝,诚然一道德君子挥斥方遒,不得不令人发噱。

欲正人,先正己,在此不妨追本溯源,考究考究此公履历。本传云:(费诗)刘璋时为绵竹令,先主攻绵竹时,诗先举城降。这位仁兄在清算孟达“事振威不忠”之时,是否考据过自家又是何许人也?如因孟达是“背叛反复之人”,便“何足与书”,他费某人卖主求荣卖得争前恐后,较之孟达何遑多让,又“何足与言”?诸葛亮未当面揭穿老底已是厚道,默然不答岂非理所当然?何须陈寿打抱不平?

纵观费诗本传,可称道者无非谏关羽与黄忠为伍一事。且即便不谏,恐关某也不会扯起反旗,如何如之何。故于蜀汉,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此公一生充分诠释了何谓“百无一用是书生”,其不受刘备、诸葛亮待见,实是咎由自取,能忝居庙堂,已见蜀政宽松。如此人物居然得入列传,且篇幅可观,享受作者代言叫屈待遇,诸如东州重量级人物吴懿等却只剩个集体牌位陈列于蜀书,自然难免乡土观念作祟之嫌疑。
回复 举报
2010-3-10 17:48:40

主题

好友

320

积分

持节都督

费诗反正之后,瞄准了口舌路线,以唱反调图幸进。一开始唱了云长的反调,侥幸成功,便瞄准了刘备。不料唱反调这事情,是极其考验RP的,唱好了固然是超人之功,唱不好就要挨板子了。
后来可能费诗意欲翻身,想在孔明身上再搏一把,诸葛亮以默然了之,这个帐最后也没翻过来。
可叹最后陈寿的评语:费诗率意而言,皆有可纪焉。率意好比遮羞布,后来成为这种反调模式失败的借口之一。世界上唱反调最著名的算是拉奥孔了,也落得个身死国灭的下场。可见唱反调只能偶尔出奇制胜,若是以为不败之法,未免贻笑千古。
回复 举报
2010-3-10 18:45:37

主题

好友

4350

积分

司隶校尉

Post by 杨文理
孟达熟习蜀地虚实,坐拥上庸,实为蜀汉心腹之患。诸葛亮因势利导诱其谋反,无论成败,皆可为蜀中除害,削弱曹魏力量,吸引魏廷注意力,为北伐铺垫,可谓无本万利之举。费诗若以战略利弊谏言,尚可斟酌,末了却大话忠孝,诚然一道德君子挥斥方遒,不得不令人发噱。


费诗未必知道诸葛亮想诱达以为外援吧
回复 举报
2010-3-10 22:26:0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捣浆糊
费诗未必知道诸葛亮想诱达以为外援吧


如果费诗认为诸葛与孟达书只谈风月,俺觉得这已经不是杯具,而是餐具了:laugh:
回复 举报
2010-3-11 10:39:31

主题

好友

4350

积分

司隶校尉

从许靖例看,蜀魏虽为敌国,但故交私下通信“申陈旧好,情义款至”似无不可。

而诸葛若想劝反孟达,事属机密,恐怕也不会随便向费诗这样的角色泄露。
回复 举报
2010-3-11 12:37:19

主题

好友

283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10-3-11 21:41:3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捣浆糊
从许靖例看,蜀魏虽为敌国,但故交私下通信“申陈旧好,情义款至”似无不可。

而诸葛若想劝反孟达,事属机密,恐怕也不会随便向费诗这样的角色泄露。


申陈旧好,情义款至的确有,华丽丽的包装而已,图穷匕见卖的啥药?足下周游江湖,以暨南海,历观夷俗,可谓遍矣;想子之心,结思华夏,可谓深矣。[color="red"]为身择居,犹原中土;为主择(居)安,岂可以不系意於京师,而持疑於荒裔乎?

这号所谓的私信,剥开画皮,无不具备官方背景。

诸葛亮与孟达此前未见深厚交往,排除心血来潮可能,不必完全披露其策反目的,费诗也完全能察觉到猫腻。从其后行文看,陈寿显然在批评诸葛亮不用费诗之言,与孟达书,策反不成云云。如此,费诗所谓的“与书”是什么东东,显而易见。

应当说,此时费诗在诸葛亮面前还是有一席之地的,否则也轮不到与大红人蒋琬共座,诸葛亮更不会向其透露欲与孟达书的机密。
回复 举报
2010-3-11 23:26:18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杨司令的帖子是一定要顶滴~杨司令的观点嘛,是一定~~嘿嘿,要商酌商酌滴~

司令冷眼费诗的第一件事情嘛,南飞的着眼点与司令不同。司令重在“鸿门推让”之喻,而南飞意在“未出门庭而欲自立”之断言。后世武侯数出岐山不成,皆困于巴山蜀水,粮道艰险。可见“门庭”之谓,未可轻也。另,刘邦据关中之时,外有肴函之固,内有怀王之约,与项王有兄弟之盟,于父老立约法之誓;蜀汉外隔终南之险,内存汉中之贫,与曹魏则不共戴天,于蜀人又复遗诈术之讥耳。两者之比,玄德之龙登、其内急于孙仲谋远矣,是故左迁之罚其过也、明。“广济”之讥,殆目其人不得其时而骤图其位也

至于第二件事嘛,南飞的观点更与司令不同。重新引用下诗某的话:
“孟达小子,昔事振威不忠,后又背叛先主,反覆之人,何足与书邪”。这句话言义非浅,南飞概括有三层涵义:第一、首先将孟达定性为小子,所谓“小子”,介于“君子”与“小人”之间尔。小人特征是啥?为物欲驱使,无原则性。此言孟达本性不固,易受外界影响。其次、先叛刘璋,投机;次叛刘备,再投机。两叛投机之事实,证明“小子”之称合乎其人。因此费诗的结论出来了:(这种人一有风吹草动必然叛主),根本用不着亲自书信笼络,自降声名。以孔明之智,这层道理还是想得通滴,但武侯一生谨慎,保险起见还是把信写了。但费诗的断言,诸葛也是赞同滴:“亮亦以达无款诚之心,故不救助也。”所以南飞以为,“准绳”之讥,在其必需人工校准也。武侯于人有见顾之本末,与己则不能;自强为之,其后不能继,可知也

至于陈寿把费诗排在蜀书第十一传末位,南飞是有长篇大论滴~不知司令听得进去否?
回复 举报
2010-3-12 09:37:43

主题

好友

4350

积分

司隶校尉

Post by 杨文理
申陈旧好,情义款至的确有,华丽丽的包装而已,图穷匕见卖的啥药?足下周游江湖,以暨南海,历观夷俗,可谓遍矣;想子之心,结思华夏,可谓深矣。[color="red"]为身择居,犹原中土;为主择(居)安,岂可以不系意於京师,而持疑於荒裔乎?
...


以魏略载王郎三文看,后两文是赤裸裸的劝降,但第一篇就以“申陈旧好”为主了,分属敌国,又是高层,信中夹带陈述“天命所归”之言是应有之义,但“申陈旧好,情义款至”亦不能否认。以诸葛回孟达文看,劝诱的味道就很淡——当然,这是第一封:laugh: 。

费诗在诸葛面前当然有一席之地,但未必就到了能参与这等机密的程度。从李鸿话来,也看不出是孟达派来探风声的,感觉就是普通的接见,而非劝反孟达这等机密的讨论。

从其后行文看,我不认为此处陈寿是批评诸葛亮不用费诗之言,策反不成云云,因为孟达最后不是反了么? 相反,我认为“亮亦以达无款诚之心,故不救助也。”,表明诸葛还是受了费诗那段话的影响,让孟达自生自灭了——以此证明费诗见解的正确。
回复 举报
2010-3-12 13:01:33

主题

好友

2237

积分

刺史

1,小子不是君子小人之间的道德名词。而是言其卑贱,不值得与言。例如魏国就曾有说:亮也小子,震惊朕师。
2,诸葛亮根本没受费诗那话的影响,诸葛亮本意就是诱达叛魏以乱敌势,并非认为达是君子。
回复 举报
2010-3-12 13:06:51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還原一下諸葛亮接見李鴻的情況

當時諸葛剛完成南征,回軍朱提郡的漢陽縣,時在建興三年七月後、十二月前。諸葛的心思,應該全放到了「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上面。

李鴻是孟達降人,特意趕附南中面見諸葛,縱非孟達特使,也可見蜀中對他的重視。這個見面,最少對諸葛來說,是重要的。因為可令其後「當賞率三軍,北定中原」提供多一個可能性。

時費詩以益州部永昌郡從事的身份隨行,而蔣琬則以丞相參軍的身份在坐,兩個都是諸葛的僚屬。諸葛既讓他們與會,那麼對李鴻及其帶來關於上庸的消息,諸葛是希望他們能夠得到第一手的資訊。

可以想像的是,若沒有了「諸葛默然」的事件,費詩在回到成都後,應該會有所升遷的。因為隨從南征的人,不少都得到了升賞。這也從側面說明了,費詩在李鴻會中的發言,對他的影響倒是頗大。
回复 举报
2010-3-12 15:03:52

主题

好友

4350

积分

司隶校尉

Post by 寧泊子

李鴻是孟達降人,特意趕附南中面見諸葛,縱非孟達特使,也可見蜀中對他的重視。這個見面,最少對諸葛來說,是重要的。因為可令其後「當賞率三軍,北定...


请教李鸿资料,如果李鸿是孟达降人,确实就不象是普通接见了。
回复 举报
2010-3-12 15:16:03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捣浆糊
请教李鸿资料,如果李鸿是孟达降人,确实就不象是普通接见了。


那有李鴻的其它資料,不過推敲而已,且看原文:

[color="DarkRed"]间过孟达许,適见王冲从南来,言往者达之去就,明公切齿,欲诛达妻子,赖先主不听耳。达曰:‘诸葛亮见顾有本末,终不尔也

李鴻能面見孟達,縱非上庸官吏,亦必有相關,即其入蜀為孟達所放行,也就是說,那代表了孟達的某種姿態
回复 举报
2010-3-12 15:34:07

主题

好友

4350

积分

司隶校尉

Post by 寧泊子
那有李鴻的其它資料,不過推敲而已,且看原文:

[color="DarkRed"]间过孟达许,適见王冲从南来,言往者达之去就,明公切齿,欲诛达妻子,赖先主不听耳。达曰:‘诸葛亮见顾有本末,终不尔也

李鴻能面見孟達,縱非上庸官吏,亦必有相關,即其入蜀為孟達所放行,...

这个推测牵强了吧,李鸿还面见了王冲了哪,能说明李鸿王冲有啥啥啥吗?
回复 举报
2010-3-12 17:15:21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捣浆糊
这个推测牵强了吧,李鸿还面见了王冲了哪,能说明李鸿王冲有啥啥啥吗?


他們三個人可是相見共語的,李鴻只是轉述孟達的回答

李鴻說自己是「閒過孟達許」,即他的出發地並非上庸甚明,一過上庸就是蜀地,他作為「亡人」卻還能面見了邊防守將而沒有被捕,說他不代表孟達的某種意向,也是不可思議的。

再者,諸葛在回信還特地提到李鴻,也說明李鴻必然代表了孟達的某種態度。
回复 举报
2010-3-12 20:33:1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乌鹊南飞
杨司令的帖子是一定要顶滴~杨司令的观点嘛,是一定~~嘿嘿,要商酌商酌滴~

司令冷眼费诗的第一件事情嘛,南飞的着眼点与司令不同。司令重在“鸿门推让”之喻,而南飞意在“未出门庭而欲自立”之断言。后世武侯数出岐山不成,皆困于巴山蜀水,粮道艰险。可见“门庭”之谓,未可轻也。另,刘邦据关中之时,外有肴函之固...


嘿嘿

刘邦同志内外形势一片大好?兄弟之约嘛,项羽果然够兄弟,不费吹灰之力,一脚踹开函谷关,闻沛公已破咸阳,项羽大怒,使当阳君等击关。项羽遂入,至于戏西——大约这便是传说中的崤函之固;) 这旮旯已经算计要死要活,不惜亲自上门伏低做小,这才落个冷板凳坐坐,居然形势胜过蜀汉?嘿嘿,嘿嘿,这是学而不思哩,还是思而不学?

哇,“小子”就成了无原则道德低下问题?帝集载帝自叙始生祯祥曰:“昔帝王之生,或有祯祥,盖所以彰显神异也。[color="Red"]惟予小子,支胤末流,谬为灵祇之所相祐也,岂敢自比于前喆,聊记录以示后世焉。——杯具,明帝同志就是那赤裸裸的杯具;)

孟达同志背叛两次,不足与书,按此逻辑,费诗同志又何足与言?感情背叛两次是质,一次是量:laugh: 抑或诸葛亮给孟达的书信还公开发表,抑或孟达同志学习关二做派,拿去遍示宾客?:laugh:

南飞那些个私货,引用俗话说:跑出来吓唬人就不对了:laugh:
回复 举报
2010-3-12 20:41:2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捣浆糊
以魏略载王郎三文看,后两文是赤裸裸的劝降,但第一篇就以“申陈旧好”为主了,分属敌国,又是高层,信中夹带陈述“天命所归”之言是应有之义,但“申陈旧好,情义款至”亦不能否认。以诸葛回孟达文看,劝诱的味道就很淡——当然,这是第一封:laugh: 。

费诗在诸葛面前当然有一席之地,但未必就到了能参与这等机...


感情这三文不是一体?前戏可以割裂看?:laugh:   :71:

诸葛亮能对其透露要与孟达交书,便是信任的信号,李鸿也不是偶然迷途的路人甲。陈寿要来后头一出,说的正是费诗有先见之明,诸葛亮不听谏言与孟达交通,末了还不是看清了孟达的反复本质不救?何必当初?这才是啥诗吐直言,犹用陵迟的意思。诸葛亮可没把费诗如何。
回复 举报
2010-3-13 00:01:28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Post by 杨文理
嘿嘿

刘邦同志内外形势一片大好?兄弟之约嘛,项羽果然够兄弟,不费吹灰之力,一脚踹开函谷关,闻沛公已破咸阳,项羽大怒,使当阳君等击关。项羽遂入,至于戏西——大约这便是传说中的崤函之固;) 这旮旯已经算计要死要活,不惜亲自上门伏低做小,这才落个冷板凳坐坐,居然形势胜过蜀汉?...


嘿,刘邦同志形势一片大不好,刘备同志形势一片大好?嘿,《汉书·萧何》在此:

沛公既先定秦,项羽后至,欲攻沛公,沛公谢之得解。羽遂屠烧咸阳,与范增谋曰:“巴、蜀道险,秦之迁民皆居蜀。”乃曰:“蜀汉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王,而三分关中地,王秦降将以距汉王。[color="Red"]汉王怒,欲谋攻项羽。周勃、灌婴、樊哙皆劝之,何谏之曰:“虽王汉中之恶,不犹愈于死乎?”汉王曰:“何为乃死也?”何曰:“今众弗如,百战百败,不死何为?《周书》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语曰‘天汉’,其称甚美。夫能诎于一人之下,而信于万乘之上者,汤、武是也。臣愿大王王汉中,养其民以致贤人,收用巴、蜀,还定三秦,天下可图也。”汉王曰:“善。”

俺知道~杨司令必然是“善思善学”滴,所以俺特地引用了整段文字,以便司令足思足学,足学再足思:laugh:不过,俺还是很是想知道啦~班固笔下的“汉王怒预谋攻项羽”,怎么到了费诗口中就成了“犹怀推让”涅?果然司令对这段历史有过人造诣,不得不服;)

PS:由于司令与偶定位“推让”滴时期不一样,因此“崤函之固”滴时期亦不一样。难道有所谓“王睿楼船下益州”滴豪气,就必然有“一片降幡出石头”的伟业?而后便可由此得出:横贯长江之险亦不费吹灰之力滴十三舰队版“备战无用论”?

细数刘备同学背盟失信背后捅刀子于奉先、孟德、本初、季玉诸君,其人不足以为君明也~~敢问司令置鱼水孔明于何地?嘿嘿,当然玄德同志好不容易顶住此人诱惑么有乘乱霸占景升基业,还是应该肯定滴。不遍示宾客实不足以为誉呀~~

:laugh: 本来想挖苦下某司令多次YY滴所谓“陈寿恋乡情结”,算了~今天心情好,放你一马~

PS: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上面有段文字太过分了,删之。杨司令知羞耻且可爱~嘿嘿嘿,与明帝同谦“小子”不为过啦
回复 举报
2010-3-13 00:21:45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乌鹊南飞
刘备同学背盟失信背后捅刀子于奉先、孟德、本初


南飛版友要不要發表一下劉大耳對此數君,是背了甚麼盟?失了甚麼信?捅了甚麼刀子?

本來個人的價值判斷,南蠻多不置評。

不過既然南飛版友投下大罪名,也請提供發現的罪証
回复 举报
2010-3-13 12:02:26

主题

好友

996

积分

县令

Post by 寧泊子
南飛版友要不要發表一下劉大耳對此數君,是背了甚麼盟?失了甚麼信?捅了甚麼刀子?

本來個人的價值判斷,南蠻多不置評。

不過既然南飛版友投下大罪名,也請提供發現的罪証


一、奉先君。本来想找找《后汉书》里面辕门射戟之后刘备吕布交恶的材料,结果跟《吕布传》一样简缺。只有“复合兵得万馀人。吕布恶之,自出兵攻先主”这么一条,罢了。不过失信这条还是有据可循滴:

1、魏书曰:诸将谓布曰:“备数反覆难养,宜早图之。”布不听,以状语备。备心不安而求自讬,使人说布,求屯小沛,布乃遣之。

2、《吕布传》:布请曰:“明公所患不过於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忧。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太祖有疑色。刘备进曰:“明公不见布之事丁建阳及董太师乎!”太祖颔之。布因指备曰:“是兒最叵信者。”

二、孟德君。背盟捅老曹那是证据凿凿:

1、《先主传》:吕布恶之,自出兵攻先主,先主败走归曹公。曹公厚遇之,以为豫州牧。将至沛收散卒,给其军粮,益与兵使东击布。……曹公自出东征,助先主围布於下邳,生禽布。先主复得妻子,从曹公还许。表先主为左将军,礼之愈重,出则同舆,坐则同席。

恩遇不可谓不厚吧,然后呢?

《先主传》:遂与承及长水校尉种辑、将军吴子兰、王子服等同谋。会见使,未发。事觉,承等皆伏诛。先主据下邳。灵等还,先主乃杀徐州刺史车胄,留关羽守下邳,而身还小沛。

背盟捅刀子之外再八此人失信于曹某之事。大略为刘备跟老曹好那会儿,老曹把日后预备反袁的计划透给他听了,结果刘备被老曹打飞投奔本初之后,把这些和盘托给老袁,老曹气的咬舌出血。

PS:找了几个小时都没找到出处,《裴注》么有,《献帝春秋》也么有,《世说》还是么有,难道在《太平御览》里面?那个太厚了,不想翻了~~读书笔记做太少确实有点郁闷,原文又默不出来。

三、本初君。

1、《先主传》:先主走青州。青州刺史袁谭,先主故茂才也,将步骑迎先主。先主随谭到平原,谭驰使白绍。绍遣将道路奉迎,身去鄴二百里,与先主相见。……绍遣先主将兵与辟等略许下。关羽亡归先主。曹公遣曹仁将兵击先主,先主还绍军,阴欲离绍,乃说绍南连荆州牧刘表。

稍微喘过气来,一看风向不对就换主跳槽了,言其失信不算过分吧。

PS:老刘举袁谭茂才背叛一手提拔他的老同学公孙瓒,在老袁的支持下入主徐州,俺都不想八了~吕布诸将说他“反复难养”,可谓恰如其分,前科实在太多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1-21 01:56 , Processed in 0.06974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