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989|回复: 199

阴平奇兵本不奇——由姜维故城看邓艾出阴平之谋

[复制链接]
2008-12-8 14:34:1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color="Red"]一


史载,景元四年,曹魏诸路伐蜀,汉将姜维等固守剑阁,钟会所率魏军主力久攻不克,师老兵疲,将欲退军。征西将军邓艾独倡奇谋,率军从阴平道入,“行无人之地七百馀里,凿山通道,造作桥阁”,绕出剑阁之后,直冲成都,遂降蜀汉。此即所谓“阴平奇兵”,向为论史者艳称。

邓艾自论方略,阴平奇兵之所以称奇,系因“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以期“剑阁之守必还赴涪,则会方轨而进;剑阁之军不还,则应涪之兵寡矣”,终致“掩其空虚,破之必矣”之效。足见,“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实为“阴平奇兵”之立论根本,此一计策最终收获之巨大成果,也使蜀汉政权是否在“无备”之下,遭“不意”之击以致崩溃之疑问不证而证。然考诸史料,这一颇有倒果为因之嫌的推论实可商榷。


[color="red"]二


唐•李吉甫编修之《元和郡县志》曲水县条载:“曲水县,本汉之阴平道也……邓艾故城,在县东七里。魏景元四年,邓艾……从阴平道伐蜀,盖此时所筑城也。姜维故城,在县东七里,后主令维于此筑城,与邓艾相守。”宋《太平寰宇记》所载略同。

此一史料足以证明,阴平道口业已由蜀汉最高统治者下令筑城设防,也即阴平道这一阿基里斯之踵并非是蜀汉政权的战略盲点。

就史料分析,姜维故城之修筑,其目的系防备邓艾。故城所处之唐曲水县,其地理位置即在汉阴平郡治左近,而考诸于史,邓艾所部出现于此,惟有景元四年伐蜀事件。即钟会主力进攻汉中之时,邓艾受命消灭于沓中屯田的姜维,维一路东撤至阴平。邓艾亦当蹑踪,于此时初至阴平。因此,姜维故城之修建,可以确定于魏景元四年,即汉炎兴元年秋。

姜维从沓中退还,曾于阴平作短暂停留,“合集士众,欲赴关城。”①则受命于阴平道口修筑城池亦当此时,以利在主力东援后护卫阴平道口,监视邓艾军团之举动。史称此计出于刘禅,然姜维自沓中前线迅速东撤,成都能否准确掌握其动向,以作出准确指示,尚存疑问,更可能朝廷系应姜维本人之请作出批复。无论如何,此一举动充分说明蜀汉军事高层对于邓艾入阴平道之可能已有预测,并作相应准备。其后之军事进程亦可为旁证。

《三国志•钟会传》载:“邓艾追姜维到阴平,简选精锐,欲从汉德阳入江由、左儋道……(钟)会遣将军田章等从剑阁西,径出江由。未至百里,章先破蜀伏兵三校,艾使章先登。遂长驱而前。”

一校即一营,满编千人。三校即三千人,兵力不可谓不多。足见邓艾虽行无人之地,蜀汉方面却早有准备,已预设伏兵,守株待兔。

《三国志•诸葛瞻传》载:“魏征西将军邓艾伐蜀,自阴平由景谷道旁入。瞻督诸军至涪停住。”

又《元和郡县志》载:“(诸葛)瞻在涪而艾已入江油,瞻日:‘吾内不除黄皓,外不制姜维,进不守江油,吾有三罪,何面而反?’”

由诸葛瞻之自责,足见自成都出发之所部诸军有足够的时间进守江由,令邓艾无功而返,甚至有去无回。检《三国志•邓艾传》可知,邓艾先锋甫至,江由守将马邈即降,几无转寰时间。故此,诸葛瞻诸军绝非敌至江由方临时成军,北上赴援,而是于邓艾“自阴平由景谷道旁入”之时已前至涪城驻扎,遂有良机后发先至。

护卫阴平道口之姜维故城,前出江由百余里狙击之三千伏兵,有足够时间抢在邓艾之前据守江由之诸葛瞻诸军,这一系列安排,足以证明蜀汉政权并非如邓艾所算,“无备”且“不意”,而是早有准备,早在意中。若如所料,阴平道口的第一道屏障足以起到延滞、预警作用,使成都有足够时间调集预备军团,以诸军之众,前据江由之险,待邓艾粮运将匮疲惫之余,岂有不利之理?成都也因此高枕无忧,“以备敌既定”,既对霍弋南中军团的勤王请求置之不理,亦未调动巴东重兵,更未令姜维军团一兵一卒回援。②奇兵未见意外,蜀汉朝廷稳坐钓鱼台,直至诸葛瞻覆灭,方举国大乱,巴东援军召矣,剑阁之师归矣,百姓惊迸山野矣。可知,邓公奇兵未见奇,思远覆败实堪奇。③


[color="red"]三


庙算邓艾之谋,欲以争胜者,无非料己方可收“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之利,蜀汉组织预备军团不及,情急之下将被迫调动剑阁姜维军团回防,由此为钟会主力进军扫除障碍。然分析史料,蜀汉对于邓艾自阴平偷袭早有所谋,成都预备军团可随时据险而守,形成稳固防线。敌既有备,邓艾调动剑阁姜维军团之计划尚未实施,已告纸面破产。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一纸面破产之计划,最终却得以大获成功,以正面典型载入史册。究其原因,“阴平奇兵”得享盛名,不在邓艾,在其对手诸葛瞻及马邈,“可胜在敌”而已。

前述已详,邓艾兵临城下之前,诸葛瞻有足够的时间增援江由,末了却“到涪县,瞻盘桓未进”,对于黄崇的苦谏置若罔闻,以致江由既破,邓艾入平,不可复制。④诸葛瞻固执于按兵不动,放弃据险而守之良机,其所图史书阙如。就其后悔恨“进不守江油”可见,诸葛瞻认为江由足可坚守,因此可以推测,其系师法周亚夫“以梁疲敌”之计,以江由城消耗邓艾本已疲惫之军,以便主力聚而歼之。但是,这一计划被江由守将马邈的迅速投降所打破。

可以设想,倘若诸葛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纳黄崇之谏,迅速进守江由,以其诸军之众,凭城守险,邓艾断无进展可能。若马邈系霍峻、罗宪者流,邓艾以翻山越岭强弩之末,顿兵挫锐,攻城力屈,进退维谷,遭诸葛瞻大军乘虚而入,几无幸理。然不期诸葛瞻弄巧成拙,马邈卖国求荣,致使满盘妙算,顿成虚话。古人云:卫霍不败由天幸。责于卫霍则过苦,比于邓艾实属确论。正可谓:阴平奇兵本不奇,邓艾不败由天幸。

—————————————————————————————————

①《三国志•钟会传》:姜维自沓中还,至阴平,合集士众,欲赴关城。

②《三国志•霍弋传》注引《汉晋春秋》:霍弋闻魏军来,弋欲赴成都,后主以备敌既定,不听。
又同传注引《襄阳记》云:魏之伐蜀,召宇西还,留宇二千人,令宪守永安城。寻闻成都败……
按:后主既以备敌定,则霍弋欲赴成都之时,邓艾当未入平。阎宇西还,成都寻败,足见阎宇受召于成都危急之时,即当于诸葛瞻覆败之后。

③《三国志•姜维传》:维等初闻瞻破,或闻后主欲固守成都,或闻欲东入吴,或闻欲南入建宁,於是引军由广汉、郪道以审虚实。
《华阳国志》:瞻军败绩……百姓闻艾入平,惊迸山野。

④《三国志•黄崇传》:(黄)崇,为尚书郎,随卫将军诸葛瞻拒邓艾。到涪县,瞻盘桓未进,崇屡劝瞻宜速行据险,无令敌得入平地。瞻犹与未纳,崇至于流涕。
回复 举报
2008-12-8 15:12:57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邓艾此举未达到“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不假,但“则应涪之兵寡矣”还是不差,毕意蜀军兵力在腹心是少了些,而且缺乏有经验有能力的将领负责。
回复 举报
2008-12-8 16:20:5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屯涪兵力有“诸军”,已然足够,因此阿斗既没想到抽调姜维部分兵力以增强守备,也没想到抽调南中、巴东守军,直到诸葛瞻败亡之后才想起调巴东阎宇救驾。可见,“腹心”的兵力并非不足。

至于领军将领为何是诸葛瞻,这恐怕就是军事外的缘故了。譬如诸葛瞻欲立功,又譬如需要诸葛氏在蜀汉的强大号召力激励民心士气,总之,原本只要将诸军往江由一堵,邓艾面临的就不是能不能立功,而是能否全身而退的问题。从其后野战挫败邓艾一次的战绩看,诸葛瞻并非军事饭桶,既然任务十拿九稳,那么以行都护卫将军平尚书事的身份,诸葛瞻显然是挂帅出征的适格人选。起码蜀汉朝廷认为挺合适,因此也没动脑筋去调霍弋、阎宇、罗宪,抑或从姜维处抽调将领。
回复 举报
2008-12-8 20:34:32

主题

好友

552

积分

县令

不是邓艾太狡猾,而是诸葛瞻、马邈太无能。
回复 举报
2008-12-8 23:47:46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諸葛思遠或許無能
不過馬邈應該換個說法
把為國捐軀與陣前降敵並列
諸葛祖孫將號哭九泉...:)
回复 举报
2008-12-9 09:38:07

主题

好友

78

积分

布衣

邓艾成功的第一功臣应该是黄皓和他手下的“巫”
回复 举报
2008-12-9 11:47:37

主题

好友

315

积分

县尉

《钟会传》:“…(钟)会遣将军田章等从剑阁西,径出江由。未至百里,章先破蜀伏兵三校,艾使章先登。遂长驱而前。”

考《邓艾传》“(邓艾军)先登至江由,蜀守将马邈降。蜀卫将军诸葛瞻自涪还绵竹,列陈待艾。”

田章军在江油以外百里已破蜀军三校,江由遂溃,马邈即降。而诸葛瞻军遂由涪退守绵竹。推测诸葛瞻军盘桓涪城不进,就是因为其所部为仓猝集合,故而犹豫。后江由失陷,遂退守绵竹,一来与都城能通消息,二来似仍有待援之意。其实诸葛瞻的军队是不是仓猝集合,从参战之人就可以看出来:苞子遵为尚书,随诸葛瞻於绵竹,与邓艾战,死。(《张飞传》)权留蜀子崇,为尚书郎,随卫将军诸葛瞻拒邓艾。.....临陈见杀。(《黄权传》)恢弟子球,羽林右部督,随诸葛瞻拒邓艾,临陈授命,死于绵竹。(《李恢传》)诸葛瞻到涪城时很可能江由已经失陷,故心存犹豫。为何?当正因军队猝集,不能必胜。且根据其本传,诸葛瞻是派前锋进军失败后才退守绵竹的。

考姜维自沓中退军者,势孤矣,当以先于邓艾军还蜀为要。至阴平得“合集士众”后,军力加强,遂“欲赴关城”,其本意也是与董厥军会和、以抵挡钟会主力之进攻。这种情形下,是否有计划对邓艾偏军作以抵抗、有时间筑城值得怀疑。说姜维城筑于此间,论据不足。且邓艾似并无与姜维军接触之证据,说“后主令维于此筑城,与邓艾相守”,殊为谬误。即使姜维于此时筑城,也当为便宜之策,焉有千里之外受敕筑城以御敌之理?又后主闻钟会入汉中方遣兵而北,廖化至阴平方知诸葛绪之动向,而更西路的邓艾军之动向,后主此时更不可知。筑城也不当此时。邓艾入蜀前,后主既不采桥头增防之建议,更不能令姜维于此治城以待邓艾。筑城也不当在邓艾入蜀前。史书既然全无邓艾军与姜维军直接对敌之记载,何谈姜维筑城“与邓艾相守”?故即使《元和郡县志》之“姜维城”不为附会,而其作用并无发挥。以此说明邓艾入蜀时,阴平一路已经有所防备不妥。若已经设防,为何不在桥头?
回复 举报
2008-12-9 12:00:29

主题

好友

69

积分

布衣

蜀汉都是毁在“不战而降“那些人的手里。前有糜芳博士仁,后有蒋舒马邈,而且镇守的都是紧要关口,咋的就那么巧。。。:28:
回复 举报
2008-12-9 12:58:5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历山学士
《钟会传》:“…(钟)会遣将军田章等从剑阁西,径出江由。未至百里,章先破蜀伏兵三校,艾使章先登。遂长驱而前。”

考《邓艾传》“(邓艾军)先登至江由,蜀守将马邈降。蜀卫将军诸葛瞻自涪还绵竹,列陈待艾。”

田章军在江油以外百里已破蜀军三校,江由遂溃,马邈即降。而诸葛瞻军遂由涪退守绵竹。推测诸葛瞻军之...


历山兄,

诸葛瞻军队的确有时间去江油

权留蜀子崇,为尚书郎,随卫将军诸葛瞻拒邓艾。到涪县,瞻盘桓未进,崇屡劝瞻宜速行据险,无令敌得入平地。瞻犹与未纳,崇至于流涕。(《黄权传》)

论到军队战斗力,诸葛瞻军也不会差那去,毕竟当时初一交锋邓忠、师纂等魏将都说蜀军不可击。

蜀卫将军诸葛瞻自涪还绵竹,列陈待艾。艾遣子惠唐亭侯忠等出其右,司马师纂等出其左。忠、纂战不利,并退还,曰:“贼未可击。”艾怒曰:“存亡之分,在此一举,何不可之有?”乃叱忠、纂等,将斩之。忠、纂驰还更战,大破之,斩瞻及尚书张遵等首,进军到雒。
回复 举报
2008-12-9 13:08:23

主题

好友

315

积分

县尉

Post by 辽东管宁
历山兄,

诸葛瞻军队的确有时间去江油

权留蜀子崇,为尚书郎,随卫将军诸葛瞻拒邓艾。到涪县,瞻盘桓未进,崇屡劝瞻宜速行据险,无令敌得入平地。瞻犹与未纳,崇至于流涕。(《黄权传》)

论到军队战斗力,诸葛瞻军也不会差那去,毕竟当时初一交锋邓忠、师纂等魏将都说蜀军不可击。

蜀卫将军诸葛瞻自涪还绵竹,...


管宁兄,

这段记载只能说明诸葛瞻在涪城有两个选择,进或退。并没有说这种选择是在江由失陷前还是后。黄崇的建议是进而据险,也并不是说要进到江由。《诸葛瞻传》说:“瞻督诸军至涪停住,前锋破,退还,住绵竹。”说明起码诸葛瞻是试探的进军了,但是前锋被击败,才退还绵竹的。

但诸葛瞻之军不能从他于涪城盘桓不进并不能得出其所部不是仓猝成军的结论,可能正是因为仓猝成军,故存犹豫。

诸葛瞻初战而胜,证明其退守绵竹还是正确的。无奈邓艾军已成背水之势,故而死战。而瞻军内部可能还有投降还是继续作战的分歧,遂败。
回复 举报
2008-12-9 13:27:0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历山兄,

诸葛瞻的军队不应该是邓艾入阴平后集结的,而是从刘禅睡醒后,开始集结的兵力,比如当时巴东的军队都增援成都,几乎抽调一空,但是随后却不要南中军队北上,可见已经在了相当兵力了。下面两条史料也可证明兵力不少:

及进兵之日,曾无籓篱之限,斩将搴旗,伏尸数万,乘胜席卷,径至成都,(《晋书,羊祜传》)

相比对面的邓艾,出江油之后不过万余,并且可谓饥疲之卒,可正如段灼岁云“自投死地,勇气陵云,将士乘势,故能使刘禅震怖,君臣面缚”。

相比两边,其实更不利的是邓艾,在下认为诸葛瞻军最大的弱点不是什么仓促成军,而是主帅诸葛瞻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又不听部下的劝谏。其实即使在仓促,先行拒险也是常识,南燕对东晋时候,慕容镇就说过:

慕容镇曰:“若如圣旨,必须平原十里而军,军垒成,用马为便,宜出岘逆战,〔战〕而不胜,犹可退守。不宜纵敌人岘,自贻窘逼。昔成安君不守井陉之险,终屈于韩信;诸葛瞻不守马阁之险,卒擒于邓艾。

可见诸葛瞻未必犹豫,也有可能认为拒险而守不如放邓艾进来来个歼灭战,结果学了陈余。
回复 举报
2008-12-9 13:32:2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历山兄,

劳驾以后不要过个十几分钟编辑帖子吧,在下都答非所问了

上面说的马阁为马阁山,位于今四川平武县东南,《资治通鉴》卷七十八胡三省注云:此山“峻峭崚嶒,极为艰险。邓艾军行至此,路不得通,乃悬车束马,造作栈阁,始通江油,因名马阁。”

也就是说诸葛瞻还是能派兵去江油拒险的,而兄台前面说的“至涪停住,前锋破,退还,住绵竹。”并不能证明其试探进军,只说明其在涪城停住了,破了的前锋也是在涪城这个范围。

最后涪城、绵竹两城,明显守涪城比守绵竹更好,当年刘备就是抢拒涪城,刘璋军才攻涪失败,被刘备一鼓下了绵竹,只好守雒城了。
回复 举报
2008-12-9 13:53:56

主题

好友

315

积分

县尉

我的意思,黄崇的建议确实是自涪城继续向前据险而守,但是此险是不是指的江由?如果当时江由已经失陷,那就不是守陷的问题,而是复夺,那就是攻,不是守了。所以不能认为黄崇的建议就是去江由,而当是指江由与涪城之间,较涪城更险要的地方。

据《三国志 邓艾传》:“冬十月,艾自阴平道行无人之地七百馀里,凿山通道,造作桥阁。山高谷深,至为艰险,又粮运将匮,频於危殆。艾以氈自裹,推转而下。将士皆攀木缘崖,鱼贯而进。先登至江由,......”

邓艾之最难行之地,很明显是在阴平南,江由北。当在今摩天岭一带,今平武之北。今平武以南已渐入平川,必不是马阁山之所在。《元和志》龙州下清川县,后魏于此置马盘郡及县,天宝元年改为清川。马阁山据《太平寰宇记》在阴平县北六十里,与马盘地望相合。《方舆胜览》同。则马盘、马阁山都是源于《三国志》记载而得名。其在今平武之北甚明。《明一统志》始言说马阁山在梓潼县之北(今平武东南),当是错误的。

马阁山尚在三国江由之北。黄崇所言之险既然连是不是在属于江由境都不能确认,怎么确定就是马阁山呢?



至于后主不许南中及巴东军队入成都,也不能说就是成都守军已经够用了。当是另有所虑,这些地方守军都到成都,会不会乘机作乱?会不会南中复叛?巴东向吴?况且,刘禅还有南下及东奔的打算呢!
回复 举报
2008-12-9 14:57:2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历山学士
《钟会传》:“…(钟)会遣将军田章等从剑阁西,径出江由。未至百里,章先破蜀伏兵三校,艾使章先登。遂长驱而前。”

考《邓艾传》“(邓艾军)先登至江由,蜀守将马邈降。蜀卫将军诸葛瞻自涪还绵竹,列陈待艾。”

田章军在江油以外百里已破蜀军三校,江由遂溃,马邈即降。而诸葛瞻军遂由涪退守绵竹。推测诸葛瞻军盘...


田章破伏兵三校,并未导致“江由遂溃”之效果。倘若如此唾手可得,何故众军盘桓不前,末了靠金城郡县兵攻城?

诸葛瞻显然有时间进守江由,否则何必自陈过失“进不守江由”?诸葛瞻率领的应当是成都宿卫军队,将佐自然多京官,其兵力可达诸军,一军五千人,诸军至少一万五朝上,对面的邓艾也不过如此,何来兵力不济?倘若实力不济,更应当进守江由。无论如何,坐视邓艾入平绝非乐见,因此诸葛瞻末了自我批判才将“进不守江由”列为三大罪过之一。至于黄崇屡劝瞻宜速行据险,而诸葛瞻最后懊悔的是进不守江由,那么这“险”显即江由。

后主不调南中霍弋的原因非常明白,即“备敌既定”。南中与巴东守军都是强卒、重兵,倘若担忧成都兵力不足,就算不抽掉干净,抽调部分亦可,而末了却没有半点动静,在诸葛瞻败亡后才想起速调巴东守军,而且一抽就几乎是干干净净。充分说明蜀汉朝廷并不担心诸葛瞻军团有兵力不足的问题,否则为保南中、巴东,将成都置于危险境地,岂非舍本就末之甚?

蜀汉谋划布防前后两次。六年,维表后主:“闻锺会治兵关中,欲规进取,宜并遣张翼、廖化督诸军分护阳安关口、阴平桥头以防未然。”这是第一次,被置之不理。但在蜀汉得悉曹魏出兵后,其布置是:遣右车骑廖化诣沓中为维援,左车骑张翼、辅国大将军董厥等诣阳安关口以为诸围外助。显然,其后后主防御决策仍然采纳了姜维的计划。因此,筑城于阴平道口当是这一揽子计划中的一部分。

筑城于阴平道口,虽然不能起到完全阻塞邓艾入阴平的可能,但完全可以起到预警、延滞的作用。事实证明,邓艾爬了半天山路,走了七百里无人区,那旮旯已经完全做好准备,前有三千伏兵,后有诸葛瞻大军,充分说明姜维故城的预警作用已然发挥。至于相守,除非姜维退至阴平,追杀的邓艾突然天良发现,袖手旁观其招兵买马,否则显然会追到阴平,与姜维所部对峙。而邓艾要入阴平道,更显然要经历与姜维故城“相守”的阶段,除非视而不见,飞越巅峰。
回复 举报
2008-12-9 15:12:0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历山兄,

黄崇建议拒险有可能是江油,也有可能是江油和涪城之间。但是从慕容评论,和诸葛瞻自己说“进不守江油”,可以知道当时蜀汉军有时间去江油。

即使过了平武之北到今平武以南,一样不是什么一马平川,险要颇多,江油城就是一个(在下曾经走过绵阳到江油的公路)。前行拒险也未必非要去拒摩天岭之类那号地方,毕竟邓艾有必要裹身滚山,蜀军没必要这么玩命。

最后,都什么时候的,要考虑地方守军作乱,况且从成都出降后看巴东、南中两处,可是绝对忠心。而刘禅东奔南下是邓艾把诸葛瞻灭了后的时候,可不是什么诸葛瞻和黄崇商量的时候。
回复 举报
2008-12-9 15:35:47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邓艾这支奇兵,俺还是认为多少有点奇处。当然他能成功,运气占了8成。

首先,姜维最开始上表后主,而后主谓敌终不自致,可想而知,江油的守军,这是事先安排,绝非针对邓艾之举。

其次,蜀汉腹心地区兵力的问题,老杨说的,兵力足够用,我认为,这得有一个限制成份,即在运用得当的时候,这个运用得当当然也不需要有多大的难度,只须届时坚要害即可。因此俺认为除去姜维的布署,蜀汉针对魏国的兵力,并未因对方伐蜀而集结,诸葛瞻的诸军恐怕也是常备军,对比一下,曹真伐蜀,诸葛亮还从李严手中抽调2万兵力。还有,诸葛瞻的诸军兵力到底多少,也不得而知,但是与邓艾军相比,恐怕占不了绝对的优势。

第三,将领问题,这里不只一个诸葛瞻,还有马邈。目前的史料,不知道马邈到底有什么能力,凭什么捞到这个位置,根据他在江油的表现,俺认为他要么纯属军事饭桶,被吓着了,要么早有反意。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是江油附近出现的魏军,把此人给吓着了,这么重要的位置,派这么一个人来守,若说有充份的准备,有点说不过去。

总而言之,蜀汉是针对这条路线有所防范,但除了姜维临时的布署,其它应是早在多年前的部署,只怕还真是诸葛亮时期制定的。
回复 举报
2008-12-9 15:41:5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神勇无敌赵子龙
邓艾这支奇兵,俺还是认为多少有点奇处。当然他能成功,运气占了8成。

首先,姜维最开始上表后主,而后主谓敌终不自致,可想而知,江油的守军,这是事先安排,绝非针对邓艾之举。

其次,蜀汉腹心地区兵力的问题,老杨说的,兵力足够用,我认为,这得有一个限制成份,即在运用得当的时候,这个运用得当当然也不需要有...


子龙兄

邓艾兵力不足两万,诸葛瞻兵力按羊牯上表,被邓艾剁了的就有数万。后来还被垒了个京观。:cold:

时右大将军阎宇都督巴东,为领军,后主拜宪为宇副贰。魏之伐蜀,召宇西还,留宇二千人,令宪守永安城。

当时巴东守军已经被抽调到只剩下两千,所以诸葛瞻是不少兵的。

最后关于马邈,江油并非不战而降,而是杨欣带领凉州羌胡精兵攻克的。马邈投降还不排除一个可能,就是诸葛瞻坐守涪城不前,换谁是马邈位置,都会心怀怨恨的。结果导致投敌。
回复 举报
2008-12-9 15:48:4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邓艾入阴平道的兵力只有两万,一路激战,捎带过无人区,到江由也就万余。而诸葛瞻拥有诸军,兵力只多不少,更要紧的是诸葛瞻完全有时间据守江由。诸军之众一据险要,邓艾哪儿还弄得出花样?能活着回去已可烧高香了。后主自然觉得笃笃定定,没必要去调援军。

马邈的能力是一回事,更要紧的是心迹问题。此前蒋舒就是个榜样。汉乐二城能守得妥妥帖帖,关城应当更加稳若泰山,末了却因为内部矛盾耍了个无间。要知道黄皓同志一上台,被踩的异己绝非少数,内部矛盾面临外部压力就容易爆发。而就江由的地形看,理当不足忧,要不邓艾所部也不必畏缩不前,老邓也不必乌鸡眼了。

因此,马邈要么是一级饭桶,要么是内部矛盾导致的反水。
回复 举报
2008-12-9 16:10:16

主题

好友

315

积分

县尉

Post by 杨文理
田章破伏兵三校,并未导致“江由遂溃”之效果。倘若如此唾手可得,何故众军盘桓不前,末了靠金城郡县兵攻城?

诸葛瞻显然有时间进守江由,否则何必自陈过失“进不守江由”?诸葛瞻率领的应当是成都宿卫军队,将佐自然多京官,其兵力可达诸军,一军五千人,诸军至少一万五朝上,对面的邓艾也不过如此,何来兵力不济?倘若实力不济,更应当进守江由。无论如何,坐视邓艾入平绝非乐见,因此诸葛瞻末了自我批判才将“进不守江由”列为三大罪过之一。至于黄崇屡劝瞻宜速行据险,而诸葛瞻最后懊悔的是进不守江由,那么这“险”显即江由。

后主不调南中霍弋的原因非常明白,即“备敌既定”。南中与巴东守军都是强卒、重兵,倘若担忧成都兵力不足,就算不抽掉干净,抽调部分亦可,而末了却没有半点动静,在诸葛瞻败亡后才想起速调巴东守军,而且一抽就几乎是干干净净。充分说明蜀汉朝廷并不担心诸葛瞻军团有兵力不足的问题,否则为保南中、巴东,将成都置于危险境地,岂非舍本就末之甚?

蜀汉谋划布防前后两次。六年,维表后主:“闻锺会治兵关中,欲规进取,宜并遣张翼、廖化督诸军分护阳安关口、阴平桥头以防未然。”这是第一次,被置之不理。但在蜀汉得悉曹魏出兵后,其布置是:遣右车骑廖化诣沓中为维援,左车骑张翼、辅国大将军董厥等诣阳安关口以为诸围外助。显然,其后后主防御决策仍然采纳了姜维的计划。因此,筑城于阴平道口当是这一揽子计划中的一部分。

筑城于阴平道口,虽然不能起到完全阻塞邓艾入阴平的可能,但完全可以起到预警、延滞的作用。事实证明,邓艾爬了半天山路,走了七百里无人区,那旮旯已经完全做好准备,前有三千伏兵,后有诸葛瞻大军,充分说明姜维故城的预警作用已然发挥。至于相守,除非姜维退至阴平,追杀的邓艾突然天良发现,袖手旁观其招兵买马,否则显然会追到阴平,与姜维所部对峙。而邓艾要入阴平道,更显然要经历与姜维故城“相守”的阶段,除非视而不见,飞越巅峰。...


若说诸葛瞻就在涪城没有向江由进军是说不通,毕竟《诸葛瞻传》说:“瞻督诸军至涪停住,前锋破,退还,住绵竹。”

问题就是黄崇所建议的时间是在江由失陷前还是后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元和志》有“瞻在涪而艾已入江油”这句话作为诸葛瞻自责的前提,说明诸葛瞻是愤恨不能先于邓艾而至江由,而到涪城的时候,江由已下,故而停住。

仅凭黄崇的建议及《元和志》的记载推测诸葛瞻到涪城的时候江由还没有失陷是很牵强的。

我更倾向于相信早一些的资料,由前向后推是可以的,而不是由后来的资料倒推前代。

前已提到,后主是得知钟会入汉中后派遣廖化北援桥头,直到廖化到了阴平才知道诸葛绪的动向。可见,后主安排时,诸葛绪军尚不知,更遑论最西路的邓艾动向。又如何令姜维在阴平治城,与邓艾相守?
回复 举报
2008-12-9 16:12:53

主题

好友

315

积分

县尉

Post by 杨文理
邓邓艾入阴平道的兵力只有两万,一路激战,捎带过无人区,到江由也就万余。而诸葛瞻拥有诸军,兵力只多不少,更要紧的是诸葛瞻完全有时间据守江由。诸军之众一据险要,邓艾哪儿还弄得出花样?能活着回去已可烧高香了。后主自然觉得笃笃定定,没必要去调援军。

马邈的能力是一回事,更要紧的是心迹问题。此前蒋舒就是个榜样。汉乐二城能守得妥妥帖帖,关城应当更加稳若泰山,末了却因为内部矛盾耍了个无间。要知道黄皓同志一上台,被踩的异己绝非少数,内部矛盾面临外部压力就容易爆发。而就江由的地形看,理当不足忧,要不邓艾所部也不必畏缩不前,老邓也不必乌鸡眼了。

因此,马邈要么是一级饭桶,要么是内部矛盾导致的反水。...


如果当时情形真是这样,那么只能说诸葛瞻是个大傻瓜。那么诸葛瞻就应该是个反面人物,就是蜀亡的最直接罪人。

如果当时邓艾的军队如此,成都的部队又足够,就不会有“及闻艾已入阴平,百姓扰扰,皆迸山野,不可禁制。”也不会有“后主使群臣会议,计无所出。或以为蜀之与吴,本为和国,宜可奔吴;或以为南中七郡,阻险斗绝,易以自守,宜可奔南。”只管对敌就是了嘛。

但我想当时的情形不会像兄考虑的这么简单。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35 , Processed in 0.0628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