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633|回复: 3

【都督推荐】司马懿之死

[复制链接]
2007-12-29 02:46:22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司马懿之死


  挺简单的土祠,人气出乎意料地很好,进出络绎不绝,顶礼膜拜。司马懿挥了挥手,两个儿子收束好阵形,麻利地安排好斥候、岗哨以及眼线暗樁,都是家里阴养的死士。幕僚找来淳朴敦厚的香客土人,得知,原来这是民间向诸葛亮敬香祈愿之所。


  司马懿略有一丝不快,毕竟是你死我活的对头,受到如此广泛的景仰立刻泛起嫉妒的酸味。百年之后,自己能有此威望?昂首挺胸,甚至是气哼哼地带着情绪跨越门槛儿闯进,猛然间对了个脸儿,掩面缩颈几欲鼠窜。忽然回过味儿,木头、死人何足惧哉?
  据说,神案上的雕像就出自相府巧匠之手,栩栩如生,最可气的是嘴角那一丝不易发觉的胸有成竹自信的笑容。
  一位慈眉善目的长者好心劝慰:“大人,卧龙先生这里请解兵卸甲,诚心叩首……”司马懿习惯性地尽力压制无名业火,多年来,从魏武曹孟德时就夹着尾巴做人,一直到跟诸葛亮战场上数度交锋,司马懿真的不自觉地养成了韬光养晦的习惯。因为,不习惯不行,而且,不习惯的,的确都不行了,这有例子,都是血的教训。


  那一年的仲秋不是天高云淡,反而平地水深三尺,直接再现范仲淹描摹的“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的场境。陈仓那也叫城?房子拆得忒干净,军士胡乱搭就的窝棚里,魏大司马征西都督曹真,被愁绪绑缚得窒息,恰如其分的“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的心情。也是,打仗狼狈打赌输,如何面对中原父老?四十万大军再潮湿不过地干耗了一个多月,其实对方不过一千蜀军,太不可思议了。至于赌赛,司马懿输了是“我面涂红粉,身穿女衣”,而曹真下注是宝马玉带。
  诸葛亮这封书信,可以称之为“兵法概要”加檄文:
  窃谓夫为将者,日就月将,能去能就,能柔能刚;能进能退,能弱能强。不动如山岳,难测如阴阳;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仓;浩渺如四海,眩耀如三光。预知天文之旱涝,先识地理之平康。察阵势之期会,揣敌人之短长。嗟尔无学后辈,上逆穹苍;助篡国之反贼,称帝号于洛阳;走残兵于斜谷,遭霖雨于陈仓。水陆困乏,人马猖狂。抛盈郊野之戈甲,撇弃满道之刀枪。都督心崩而胆裂,将军鼠窜而狼忙!无颜见关中之父老,何面归相府之庙堂!史官秉笔而记录,百姓众口而传扬:仲达闻阵而惕惕,子丹望风而遑遑!吾军兵强而马壮,大将虎奋以龙骧;扫秦川为平壤,荡魏国作丘荒!天书既下,速来归降!
  果然是“吾只用片纸,敢叫曹真即死!”当然,曹子丹大司马被气死了,司徒王朗被骂死了,司马懿最佳答案别无选择要忍,内心不断呼喊:“愤怒是魔鬼,愤怒是魔鬼!”唉,赢曹真赢得真损,这代价实在不菲。


  风水轮流,那一年造化青睐,命运接着陶轮般旋转,猛地一停,降临到司马懿头上,中啥标不好。
  却说孔明自引一军屯于五丈原,累累令人搦战,魏兵不出。孔明乃取巾帼音国,妇人之丧冠也。并妇人素缟之服,修书一封,盛于大盒之内,遣人径送到魏寨。诸将不敢隐蔽,直须引入见了司马懿。懿对众拆开视之,内有巾帼妇人之衣并书一封。懿拆封视之。书曰:汉丞相、武乡候诸葛亮,尝闻管子有云:“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窃闻司马仲达既为大将,统领中原之众,不思披坚执锐以决雌雄,则甘分窟守土巢而畏刀避箭,与寡妇又何异哉!今遣人送巾帼素衣,如不出战,可再拜而受之。倘有丈夫之胸襟,早与批回,依期赴敌。
  司马懿牵强地笑,从曹真那里赢的,这里全赔进去了,业力,缘起。
  斗阵惨败,还有被增灶退兵迷惑,司马懿承认自己“畏蜀如虎”,是因为自己要想不犯大错,唯一的选择是不作为,甘当硬壳缩头乌龟,损失最小,反过来说就是最佳的选择。
  既然诸葛亮是“天下奇才”,所以这就给了司马懿充分的台阶和理由。“吾能料生,不便料死也。”这句话立马变得不再是滑稽的托辞,反而有点儿哲理的味道了。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尤其是诬蔑自己不是男人的人去世了,自己乾坤中还在逍遥,甚至有点儿胜利者的姿态或者意味,不是么。


  当那位和自己年纪仿佛者要求“解除武装”时,司马懿脑袋嗡地一声:“莫不是孔明早有此算,中计了!?”转身要离开,一看到旗帜鲜明的军势,他没有跨步,多思考几圈,穷尽各种可能,选个损失最小的,这也是他的思维定式。“有兵有将,面对死人,又有何惧哉?”司马懿打开了气,“你活着我真怕过你了么?只是不愿意和你打交道而已。”想到这里,一丝欣慰悠然而起,不觉又一次转身。
  神像的笑容不很明显,甚至可以看成有那么一丁点儿劳心后的凄苦,司马懿的感觉因为心情稍微有些不易注意的改变而改变。“唉!也不容易。”司马懿感叹造化无常,“有才又怎样?敬畏你是真的,我拜下又何妨?死者为大嘛。”
  “咦?不对头!”司马懿全副甲胄三叩首,突然感觉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居然有些吃力。一着急,忙要爬起来离开这个鬼地方,孰料,似乎地下埋有大量磁石吸引钢甲兜鍪……
  “村夫!匹夫!乡巴佬!榨菜……”好不容易起来,司马懿拔剑破口大骂,尽力一挥,雕像应声而断。仍旧不解恨,“还算计老子(四川话?)!”司马懿一记漂亮的蹴鞠大脚,“我开你!锤子……”木质的头颅骨碌碌,抽象起来不是锤子,而更接近纺锤。其实走的路径应该是个扇形的轨迹,言下之意,以司马懿为参照物,可以分解为包含了先是离我而去,接着向我而来的两个过程。
  这个时候要注意,古墓丽影的劳拉,夺宝奇兵的印第斯安那·琼斯,他们都知道注意细节。司马懿深具阴谋,虽然家出名门望族,不会干掘坟盗墓的勾当,但是从木头头颅腔内滑落出黄卷的一大角,他“狼顾”微微一低,早就进入“鹰视”,并经过大脑快速分析处理,进而校验核实若干圈儿,一个结论呼之欲出:宝贝秘笈?

  我发啦——
  (卖关子的绝好时机,连载此时一定是:欲知后事如何?大家多投我推荐票啊!+++++++我啊,什么的……)


  远远地,刚好能够着,司马懿仔细地用剑拨拉着,小心翼翼,唯恐有什么变故,也生怕万一伤了“宝物”。《兵书二十四篇》?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后,书在手,剑入鞘,司马懿凑近案几上的熠熠明烛。痒痒,很想看看,不是一般地渴望,转念,万一这里有什么花样儿——要知道诸葛亮他知道你的心,能把握人性的弱点,所以无孔不入,不得不防。防,就要以非凡手段。
  历史上的此时此刻,司马懿做出了千古绝唱最后的英名睿智的决定:“我倒着翻翻,哼,哼哼,哼哼哼!”憋着不笑,人有时候常常会自恋于自己的某个判断,司马懿越读越心惊,尤其是倒着翻书,非连贯性的语句,诸葛亮过人的思维,他再度感叹神机妙算卧龙的智慧。
  宋朝皇帝看书,有个开卷有益的典故,司马懿如饥似渴,作为晋朝追认的宣皇帝,有必要宣传他的读书精神。
  司马懿异常不安,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相比诸葛亮自己居然不懂的那么多。如同怀揣兔子,扑通乱跳,心脏由于紧张而活泼地动作着,感觉后背出汗发凉,脸发热,口发干……一言而蔽之,也许此时血浆肾上腺素浓度明显增加。其实,紧张也是一种兴奋,紧张后的松弛,对身心应该是一种相对比较愉快的过程。
  宦官蔡伦发明了造纸,但是造纸技术当时绝对不比现在。多年的旧书,如果纸质较干燥,翻看的困难度是会增加的。司马懿呢,也不例外,翻的时候嘴巴再干也会不自觉去蘸点儿唾沫。
  精神一旦集中,时间往往过去得就快些,效率也会高一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司马懿逐渐心里面隐约不对劲:怎么越看行文越有问题。一怒之下,连翻三页,惊现六字真言!


  司马师与司马昭是在尖叫声刚落那一刹那间冲进来的,极端地讲,也可以换一种表达方式说成是“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止步于有些犯讳的那个“矣”字上,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儿子踩了老子,司马懿的懿/矣。哦,司马懿的遗言是四个字:“吾命休矣!”他是尖叫着离开了这个世间的,看到他七孔流血的只有两个儿子,听到绝响的估计也不甚多。
  按藏传密教,多念六字真言是可以解脱,入极乐世界的。司马懿那时候还没有普及“破瓦法”,而且他读的不是喇嘛摇着法轮吟唱的“唵嘛呢吧咪吽”,而是诸葛亮的手书:“仲达毙于此页!”


  据说,书浸了药物,后面的主要是使感觉迟钝的麻醉品,逐渐向前转为虎狼之性的剧毒。忠告读者,吸毒有害,切勿效仿。
  后来,到现在,我们看的简体横排书,都按照司马懿这种翻法,不知道是不是保留了纪念意义。虽然他是诸葛亮的对手,但也不是不能纪念他。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中指出:
  “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司马懿的后代建立晋朝,毕竟是统一中国的好事。司马懿是我们队伍里的么?反正后来,陈寿编写《三国志》的时候,特别把诸葛亮集二十四篇“凡十万四千一百一十二字”附于传记内,以飨朝廷。后来,莫名其妙地又全文佚失,里面隐藏着什么政治上的故事,就不得而知了。秦始皇烧竹简,清朝改书,如果可以用数学中夹逼定理的话,历史就是座文字大狱。
  至于,司马师与司马昭当时有没有扫平那个小土祠,年代久远已经不可考了。按说,本着冲动是魔鬼的前提,特别是司马师还没有死,老大继承应该不会那么做。如果光老二就难说了,毕竟口碑很差,岂不闻: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小子坏得直白,杠杠的。
  当然,钟会是真心拜诸葛,他的死,则是另外的故事了。

  好,嘉平三年秋八月,魏太傅司马宣王,薨。



  《襄阳记》曰:亮初亡,所在各求为立庙,朝议以礼秩不听,百姓遂因时节私祭之於道陌上。言事者或以为可听立庙於成都者,后主不从。步兵校尉习隆、中书郎向充等共上表曰:“臣闻周人怀召伯之德,甘棠为之不伐;越王思范蠡之功,铸金以存其像。自汉兴以来,小善小德而图形立庙者多矣。况亮德范遐迩,勋盖季世,王室之不坏,实斯人是赖,而蒸尝止於私门,庙像阙而莫立,使百姓巷祭,戎夷野祀,非所以存德念功,述追在昔者也。今若尽顺民心,则渎而无典,建之京师,又偪宗庙,此圣怀所以惟疑也。臣愚以为宜因近其墓,立之於沔阳,使所亲属以时赐祭,凡其臣故吏欲奉祠者,皆限至庙。断其私祀,以崇正礼。”於是始从之。
  ——《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
回复 举报
2007-12-29 08:53:39

主题

好友

2471

积分

持节都督

林兄文笔不凡,实在应该顶一下,好文
回复 举报
2007-12-29 09:01:06

主题

好友

2341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咱把字放大点看!好文,这灵感是来自野史吧!期待续文
回复 举报
2007-12-31 14:19:35

主题

好友

72

积分

布衣

这贴子,我只能选择顶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0-23 20:28 , Processed in 0.0625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