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8719|回复: 46

从易中天评借刀杀祢衡说起

[复制链接]
2007-8-13 22:54:4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日前穷极无聊,乱翻电视,忽见易中天神侃三国之《借刀杀人》,心血来潮,坐听半场,不由大为瞠目。

易中天论及祢衡被杀一节,将祢某人贬得一无是处之余,更大论刘表仁慈,故曹操送祢衡往荆州是一片善心,而刘表不能容,送祢衡与黄祖方是借刀杀人,末了将借刀杀人的屎盆子往刘表脑壳上一扣了事。

不过这就有趣了,既然刘表仁慈,又何来借刀杀人?更且刘景升何许人也?史称其“外貌儒雅,而心多疑忌”,所谓伪君子者也。以祢衡之狂直,遇刘表之阴沉,岂有善果?史载:“太祖敕外厩急具精马三匹,并骑二人,谓融曰:“祢衡竖子,乃敢尔!孤杀之无异於雀鼠,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人将谓孤不能容。今送与刘表,视卒当何如?”乃令骑以衡置马上,两骑扶送至南阳。”整个一挟持押送,如此善心,闻所未闻。曹某人说的明白,“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人将谓孤不能容。今送与刘表,视卒当何如”——祢衡有大名,杀之会遭恶名,现下送给刘表,看看一会儿会咋样。真是不打自招。

曹操送祢衡之荆州,既可假刘表之手治之,又可移不能容人之名,实一箭双雕。而易中天欲为曹操漂白,遂见刘表之“儒雅”而无视其多忌;又欲专恶刘表,这一易中天口中的“仁慈”之人,口血未干,竟又成借刀杀人的主谋。如此前后矛盾,自打嘴巴,实令人叹为观止。

易中天漂白完了祢衡之死,又开始埋汰孔融。

孔融之死头绪繁多,姑且不论。易中天认为孔融一贯与曹操作对,而检阅《三国志•崔琰传》则明书:“太祖(曹操)性忌,有所不堪者,鲁国孔融、南阳许攸、娄圭,皆以恃旧不虔见诛。”所谓恃旧,恃有旧交也。足见曹操与孔融是旧相识,关系还非常不错。孔融《六言诗》中更大书:“从洛到许巍巍。 曹公忧国无私。 减去厨膳甘肥。 羣僚率从祁祁。 虽得俸禄常饥。 念我苦寒心悲。”足见所谓孔融与曹操天生八字合不来,纯属信口开河。

曹操杀孔融,是假了孔融曾言“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的因头。孔融是有名的拥汉派,这也是曹操与其矛盾不可调和的根本原因,所谓孔融“欲图不轨”,一望可知是栽赃诬陷。史载“世多哀之,太祖(曹操)惧远近之议”。曹操做贼心虚之余,遂抛出第二份材料,数说孔融有不孝言论:“此州人说平原祢衡受传融论,以为父母与人无亲,譬若鲊器,寄盛其中,又言若遭饥馑,而父不肖,宁赡活馀人。”祢衡听闻孔融言论是传来证据,此州(青州)人说更是莫须有,以此定人生死,毋乃“社会黑暗”(易中天语)乎?更且即便孔融有此论,亦是合理之哲学探讨,此前王充《论衡》即云“夫妇合气,当时欲得生子,情欲动而合,合而生子矣!且夫妇不故生子,以天地不故生人也。”以父母子女关系为性行为无心插柳柳成荫,亦未见“以孝治国”之朝廷对之如何如之何,反加公车特征之荣。更且“听其言,观其行”,孔融言论存疑,于行则有让梨之贤,史称其“年十三,丧父,哀悴过毁,扶而后起,州里归其孝”,是一位大大的孝子,而同时期的曹操于孝道上又有何作为?“飞鹰走狗,游荡无度”,装病耍老父而已。倘若孔融尚是不孝当诛,曹操又该当何罪?足见不孝种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而已。

如此一幢典型的莫须有,易中天教授却慧眼独具了,大嘴一张,以此文字狱“不但将孔融从政治上打倒,更在道德上否定”,证明“曹操不愧是城府很深的政治家,而孔融是书呆子”。

这就不免令人瞠目了。以莫须有之言论入罪,以达到批倒批臭之目的,这在那场“引蛇出洞”、“史无前例”中可谓司空见惯,这号手段就叫“无愧于政治家”之作为?孔融在政治上确有呆气,但其于学术上直抒己见,无愧于学者风范,莫非万马齐喑,惟统治者学术指标是瞻,不敢越雷池一步以图保身,这就叫洗净书呆气,百炼成钢?

“万马齐喑究可哀”,纵观近世风云,不得不悲哀的发现,国事之坏,坏就坏在易中天式的“政治家”太多,而易中天嘴中的“书呆子”太少了——“政治家”们每隔三五年“正一正社会风气”(易中天语),“书呆子”欲不濒危亦不可得。

易中天教授揣测曹操以不孝言论杀孔融末了,引用鲁迅语为结:“但是我们不能去问曹操,我们如果去问他,他把我们也杀了。”此言一出,顿时众看官哄堂大笑。罗曼·罗兰曾借约翰·克利斯朵夫之口斥责“长着驴子耳朵”的听众竟能为《庄严弥撒》所表现之最后之审判而欢呼。现下场景虽参差相仿,却未必尽是“驴子耳朵”之过。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只需看看讲台上的仁兄传的什么道,授的什么业,解的什么惑,就能明白这一集体幽默感竟能在此时忽焉而至,实是最顺理成章的结果。

“不能问”的时代去今亦不过三十余年,“忘记过去就代表背叛”,易中天教授显然已当众打起了白旗。
回复 举报
2007-8-13 23:50:15

主题

好友

431

积分

县尉

好文.
百家讲坛是时间太少还是怎么.每次易中天讲一件事都不把史料列出的全面一点,只挑一些方便题目的史料.
可惜
回复 举报
2007-8-14 00:08:27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杨文理
日前穷极无聊,乱翻电视,忽见易中天神侃三国之《借刀杀人》,心血来潮,坐听半场,不由大为瞠目。

易中天论及祢衡被杀一节,将祢某人贬得一无是处之余,更大论刘表仁慈,故曹操送祢衡往荆州是一片善心,而刘表不能容,送祢衡与黄祖方是借刀杀人,末了将借刀杀人的屎盆子往刘表脑壳上一扣了事。

不过这就有趣了,既然...


最近重溫三國,看到夏侯太初被誅一節,司馬是依著當年劃葫蘆。
曹操主導的大戲又再被翻演,滿朝公卿卻找不著一個彌正平、半個孔文舉。
現世報也來的太快...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勉之。勉之。
回复 举报
2007-8-14 00:16:51

主题

好友

128

积分

布衣

杨都督果然是精辟, 佩服佩服
回复 举报
2007-8-14 10:42:03

主题

好友

1389

积分

太守

此州人说平原祢衡受传融论,以为父母与人无亲,譬若鲊器,寄盛其中,又言若遭饥馑,而父不肖,宁赡活馀人。

以不孝比喻不忠。
曹氏出于汉。
这是含沙射影。
回复 举报
2007-8-14 21:09:41

主题

好友

5

积分

布衣

易中天也就是一历史票友,进咱们这论坛的也都是来玩票的。不用把他说的当回事。:)
回复 举报
2007-8-14 23:46:13

主题

好友

9

积分

布衣

易中天的那本书我看过了。
其实呢,个人还是觉得,孔融这个人应该分开讲,文学和政治2回事情。文学不错,但是政治迂腐。
汉乃正统,岂不知汉亦取自于秦,秦之前有周,如果按儒家学说,那岂不是黄帝后面的都是篡位的,都是谋朝篡位的。
因势而变,导致了他成为了儒家卫道士的替死鬼。
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回复 举报
2007-8-15 18:30:41

主题

好友

1196

积分

太守

好文!好文!不能不支持一下:smile:

易中天就是一个说书的
回复 举报
2007-8-15 22:30:0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么合么合
易中天的那本书我看过了。
其实呢,个人还是觉得,孔融这个人应该分开讲,文学和政治2回事情。文学不错,但是政治迂腐。
汉乃正统,岂不知汉亦取自于秦,秦之前有周,如果按儒家学说,那岂不是黄帝后面的都是篡位的,都是谋朝篡位的。
因势而变,导致了他成为了儒家卫道士的替死鬼。
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孔融可不是以儒家卫道士身份被杀,而是以有“不忠不孝”言论被杀,要说卫道士,在这一事件中曹操倒是扮演了不折不扣的儒家卫道士身份。

说到忠这个东西,不是儒家特产,法家也说,乃至孔二先、商鞅的娘的娘的娘的娘胎里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国本了。且不但东方讲,西方古典文明也讲。从维护社会秩序角度看,忠是必须品,不然有力者为上,丛林法则,那就没太平日子了。对老百姓来说,只要不是暴君,一庸才居王位的日子,远比几路英雄逐鹿中原的日子美妙得多,宁为太平犬嘛!

现在批判忠君思想,但忠于国家的口号是什么东东?所以时代不同,忠的对象也在变化,古典时代是国王,现下可能是国家,可能是宪法等等。

商汤伐夏桀、周武伐商纣,孟子说的很明白,诛一独夫,未闻弑君。所以说儒家学说并不提倡愚忠。汉高、项羽亡暴秦也是同一道理。而汉献帝并无失德,根据史载,还颇有明君潜质,故不存在诛独夫的条件,而忠作为当时社会的公德,去遵守,乃至捍卫为之而死,是无可厚非的行为。以现在的眼光去看或许不值得,但以现代道德标准苛求古人,原本就是缘木求鱼。好比若干年后天下大同了,国家与民族都成为陈迹,是否张自忠之辈都成了无意义的枉死?前一阵流行什么评价岳飞民族英雄资格,就是搅浑了这个问题。
回复 举报
2007-8-15 22:38:3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寧泊子
最近重溫三國,看到夏侯太初被誅一節,司馬是依著當年劃葫蘆。
曹操主導的大戲又再被翻演,滿朝公卿卻找不著一個彌正平、半個孔文舉。
現世報也來的太快...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勉之。勉之。

南海兄,

司马氏的所作所为,一直疑似转载,原创几希。禅让作秀,对前朝皇帝的安置,乃至学习曹操定汉中而后称王,演出一场定蜀而称王,维妙维肖。称得上司马氏自编剧本的,大约就是废立,捎带当街把当今天子捅个对穿这出罢。

似乎自有皇帝,众目睽睽之下阵斩天子的,五百来年也就这一家。
回复 举报
2007-8-15 23:18:15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杨文理
南海兄,

司马氏的所作所为,一直疑似转载,原创几希。禅让作秀,对前朝皇帝的安置,乃至学习曹操定汉中而后称王,演出一场定蜀而称王,维妙维肖。称得上司马氏自编剧本的,大约就是废立,捎带当街把当今天子捅个对穿这出罢。

似乎自有皇帝,众目睽睽之下阵斩天子的,五百来年也就这一家。


文理:

對司馬氏的作為反沒興趣與曹操比較,倒是漢末公卿與魏末公卿的作為,卻是對比強烈。
漢臣相當部份好歹也算作過由漢臣過渡到魏王國的「冷河」,稍有「骨氣」的不是終老山林,就是稱病告退。
有烈節的更是以身家、性命、宗族與曹氏一拼,而且漢魏的更替,對他們還不是全都有切身的利害關係。

到魏末卻變成三公齊俯首,百官盡低頭,與「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又有何分別?能替曹髦乾哭兩聲,已經算是時之儀表!
這樣的廟堂,難怪被比於桓、靈...

臧洪傳有一段個人很喜歡的說話:「夫仁義豈有常,蹈之則君子,背之則小人。」

p.s. 如蒙不棄,稱呼在下粵蠻即可。
回复 举报
2007-8-16 20:46:5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寧泊子
文理:

對司馬氏的作為反沒興趣與曹操比較,倒是漢末公卿與魏末公卿的作為,卻是對比強烈。
漢臣相當部份好歹也算作過由漢臣過渡到魏王國的「冷河」,稍有「骨氣」的不是終老山林,就是稱病告退。
有烈節的更是以身家、性命、宗族與曹氏一拼,而且漢魏的更替,對他們還不是全都有切身的利害關係。

到魏末卻變成三公...

恭敬不如从命,粤蛮兄

曹魏公卿男儿却也有几个,王经用兵虽不如意,骨气倒有。又如陈泰。可叹的是这两位纯臣身后是大批的小人,极煞风景:

乃召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沈、业奔走告文王,文王为之备。

高贵乡公之杀,司马文王会朝臣谋其故。太常陈泰不至,使其舅荀顗召之。顗至,告以可否。泰曰:“世之论者,以泰方於舅,今舅不如泰也。”子弟内外咸共逼之,垂涕而入。

外亦有淮南诸葛公休,动静不可谓不大。

不过若孔融这等狂放不羁,傲视权贵者,若耿纪、金祎辈慷慨之士,确然绝迹庙堂矣,充其量有一二嵇康辈遁迹铁匠铺,非暴力不合作耳。
回复 举报
2007-8-20 20:54:3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曹操对名士向来挥霍无度,有理由,可杀;没有理由,也可杀。

  敢对汉献帝逼后杀子,曹操并非不是胆小怕死之徒。弥衡裸身骂曹,时人以为曹操输了,其实真正丢脸的人是弥衡,在《三国随劄》提到,如果脱光是侮辱人,吕布也很想被貂蝉侮辱,不过请认清楚倒底是谁被侮辱。明明是弥衡失态,却变成曹操用人不当,不过曹操不能向每一个人解释,鼓吏衣冠不整那能怪罪到东家雇佣呢?对苍蝇挥棍,徒然打坏一堆家俱,真是投鼠忌器!

  刘表单马入宜城,谈笑间翻脸杀人,典型的阴险乡愿,若除去政治暗杀手段外,刘表对傅巽、王粲、庞德公、庞统、诸葛亮、徐庶、孟公威、崔州平、魏延、张羲、甘宁、石广元等人似无重用裁培,故寿书陈志以为:「表虽外貌儒雅,而心多疑忌。」连可以举兵抗昔的刘备,并不重以委任,郭嘉都看得出刘备不得刘表之好。曹操当然也能从刘表一贯待人接物看出端倪,因此送烫手山芋给刘表,曹操的手段的确属於借刀杀人。

  早年曹操还对孔融礼遇,着名的请救盛宪一事,还可看出曹操欲笼络人心,而硬颈的孔融愿意低头,足见向曹操陈谏并非不可行。

  但是狂士的悲哀往往在此,耻笑曹操不敢杀人,本来曹操想让孔融活着,但是孔融却自己找死,弥衡的下场也一样。

  高举仁义刘备都以芳兰生门而杀人,孔明劝谏都没用,向奸诈多疑着称的曹操挑战,枉然赌下自家性命,而且还是押死,倒底谁赢,还是很多人看不清楚。
回复 举报
2007-8-20 22:03:5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凌云雕龙
  曹操对名士向来挥霍无度,有理由,可杀;没有理由,也可杀。

  敢对汉献帝逼后杀子,曹操并非不是胆小怕死之徒。弥衡裸身骂曹,时人以为曹操输了,其实真正丢脸的人是弥衡,在《三国随劄》提到,如果脱光是侮辱人,吕布也很想被貂蝉侮辱,不过请认清楚倒底是谁被侮辱。明明是弥衡失态,却变成曹操用人不当,不过曹...

曹操逼后杀子,与其是否胆小怕死无干,此时的汉献帝并不能威胁到其生命。反之,曹操的表现可就不怎么伟观:世语曰:旧制,三公领兵入见,皆交戟叉颈而前。初,公将讨张绣,入觐天子,时始复此制。公自此不复朝见。

孔融末了被杀,在于其为拥汉派代表,除非孔文举“胆小怕死”,改弦更张,对曹氏代汉做一看客,否则即便再小心翼翼,亦难逃劫数。荀彧尚且呜呼哀哉,而况孔融乎?

对于曹操而言,拥汉就是找死理由。
回复 举报
2007-8-21 00:17:54

主题

好友

1389

积分

太守

祢衡与孔融,可以说是有明显性格的读书人在乱世的生活写照。

易论此节,最令人恶心的显然是对清高的解释。似乎只有梅妻鹤子的才算清高,一旦与政治挂钩,就都不清高了。什么是清,什么是高。好像人家还是搞过中文的。

应当看到祢衡的两次出仕。
在曹镇东稳定汉廷,一派新气象时,祢衡是怀刺游许,一片真心报效朝廷。看到的是二府并立,皇气不张。因此与曹操不太对劲。
在气氛祥和的荆州,面对士人之表的刘景升,年轻的祢衡最初表现还是可以的。在被疑忌后去了江夏,与甘宁都不愿伺候的老粗黄祖相伴。一段时间还能相见欢,应该说,祢衡的性格在现实面前有些改变,只是后来酒醉发狂被另一个醉者所杀。

祢衡作为一个不成功的或者未能参与政治的书生而死,有性格原因,有时代原因,但其文人骨气还是值得史书大名特表的。也是现在的读书人走进政治,走向职场应当注意的。

与传说中张狂的祢衡不同,孔融是社会伦理的楷模。四岁让梨,州里称孝。在地方,在朝廷,以孔门之后有贤名。与曹操一同在朝中为官,有意思的是,二人合作多在衣带诏时间前,其后往往是对曹操指指点点。如果把曹操看成英雄,似乎大家都烦孔融叽叽歪歪。但是站在社会礼数上,孔融的嘲讽又有些道理。如曹丕纳甄妃。对比一个不太到位的例子,英国哈里王子看上猎商的女儿,王室颜面无光。太祖纳戏子一节,中央几度开会也难以通过。
孔融始终在维护汉王室,在当时是曹操政治前途的绊脚石。12年,曹操终于灭掉袁氏,一跃成为中原之雄,天下一统就在眼前,更是罢三公,自为丞相。二府并立成为敏感问题,代汉成为关键词。

孔融抛出两个知名话题。
“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

“此州人说平原祢衡受传融论,以为父母与人无亲,譬若鲊器,寄盛其中,又言若遭饥馑,而父不肖,宁赡活馀人。”


不孝因为父不肖?不忠因为汉不仁?议题相当尖锐,声音相当响亮。

这也使得曹操不得不速杀孔融。有趣而又寒心的是罪名,不是含沙射影,而是沙子污染了环境。
那么沙子是否射到了影子?世多哀之,太祖惧远近之议。

孔融之死,很多人觉得不值,也有很多人觉得对偶像叽叽歪歪就该死。而最后要要孔融的年幼的孩子的态度,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回复 举报
2007-10-6 10:36:41

主题

好友

220

积分

县尉

物质上基本能够满足,精神上总想找点刺激。易教授的言论新鲜对口,能够大量的吸引眼球。大众也至多把它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有几个人立志要做曹操?说白了,老易也就是说书人。不必与他叫真。
我现在突发奇想,如果现在百家讲坛又来个****品三国,观点正好与易教授相左,是不是很有趣,看客也更多。
回复 举报
2007-10-6 13:36:05

主题

好友

28

积分

布衣

董将仕一见高俅,看了柳世权来书,自肚里寻思道:“这高俅,我家如何安得
着遮着他?若是个志诚老实的人,可以容他在家出入,也教孩儿们学些好;他却是
个帮闲破落户,没信的人,亦且当初有过犯来,被断配的人,旧性必一肯改,若留
住在家中,倒惹得孩儿们不学好了。”
    待不收留他,又撇不过柳大郎面皮,当时只得权且欢天喜地相留在家宿歇,每
日酒食管待。
    住了十数日,董将仕思量出一个路数,将出一套衣服,写了一封书简,对高俅
说道:“小人家下萤火之光,照人不亮,恐后误了足下。我转荐足下与小苏学士处,
久后也得个出身。足下意内如何?”
    高俅大喜,谢了董将仕。
    董将仕使个人将着书简,引领高俅迳到学士府内。
    门吏转报。
    小苏学士出来见了高俅,看了来书。
    知道高俅原是帮闲浮浪的人,心下想道:“我这里如何安着得他?不如做个人
情,他去驸王晋卿府里做个亲随;人都唤他做小王都太尉,他便欢喜这样的人。”
    当时回了董将仕书札,留高俅在府里住了一夜。
    次日,写了一封书呈,使个干人送高俅去那小王都太尉处。


每次看到祢衡这倒霉孩子,就想起传说中的高太尉,这人与人还就是不同啊:sweat:
回复 举报
2007-10-6 23:21:34

主题

好友

312

积分

县尉

百家讲坛本身是一个知识普及类的节目,而不是一个学术研究类的节目。在当前人们普遍都不了解历史的状况下,应该肯定它的积极作用。

《品三国》我看的不太多,感觉易中天应该不是个专门研究历史的~所讲的东西难免有欠妥。不过就算是史学大师之间,也多有意见相左的,要宽容一点嘛。像是楼主这样的研究,我觉得很好咯,至少我这样学问不行的看过之后觉得很长知识~

至于有些人总想骂街,要把易中天这类的人都打倒,我看他们心态真的不好。我们从小到大经历的老师,十之八九所讲都是有些偏颇的,难道都要骂?多看多学~自己的真理还是要靠自己找,不要把错误全都归结到老师身上,谁让你听来着?
回复 举报
2007-10-7 12:21:11

主题

好友

5488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心岚星凰
孔融之死,很多人觉得不值,也有很多人觉得对偶像叽叽歪歪就该死。而最后要要孔融的年幼的孩子的态度,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支持一个,强权面前不弯腰的。(杀孩子的曹操,还有什么借口?)
疑问一个,不懂衍圣公的血脉怎么延续?
回复 举报
2007-10-7 15:43:25

主题

好友

2344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林灏
支持一个,强权面前不弯腰的。(杀孩子的曹操,还有什么借口?)
疑问一个,不懂衍圣公的血脉怎么延续?


曹操「只是」殺了孔融滿門,衍聖公枝庶繁多,融死後,曹丕以議郎孔羡為宗聖侯,傳下血脈。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1:52 , Processed in 0.05936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