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096|回复: 2

刘备借荆州公案

[复制链接]
2007-1-3 13:49:0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俗话说: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这泰半是《三国演义》的衍生物。演义为凸现诸葛亮戏弄周瑜、鲁肃之神机妙算,末了给刘玄德套上一老赖名,这实为草根文人罗贯中之始料不及。

追溯史书,借荆州一说主要依据为《江表传》,《三国志•先主传》裴松之注引云: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於油江口,改名为公安。刘表吏士见从北军,多叛来投备。备以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安民,从权借荆州数郡。

《江表传》顾名思义,系为江左诸公张目之专著,其多“吴人专美之辞”可知。参照鼓吹曲《关背德》、《通荆门》,足见东吴大造舆论,于掩饰其背盟袭荆州一事不遗余力。①《江表传》吴人记吴事,难免有自拉自唱之嫌,显然不能与正史争审。故探讨刘备借荆州这出公案,无疑应以《三国志》为主要依据。

自曹操被赤壁一把火烧得焦头烂额,即留曹仁镇守江陵,自家搜罗残兵败将退回许都。曹操主力既去,荆州不免空虚,而乘胜追击杀到江陵的孙刘联军,也即暂时分道扬镳。周瑜率吴军筹划对曹仁的围攻,刘备亲征荆州江南诸郡,一时所向披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皆降。”

《三国志•武帝纪》对此事件记载颇详:(建安十三年)十二月……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

显然,根据曹魏的记录,建安十三年十二月,刘备即已取得荆南诸郡的所有权。作为第三方客观记录,陈寿参照魏书、魏略等史料修成之《武帝纪》当有很高的可信度。

《三国志•蜀书》各传亦佐证极多:

《诸葛亮传》:先主遂收江南,以亮为军师中郎将,使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调其赋税,以充军实。

根据《武帝纪》之记载,刘备收江南于建安十三年十二月,而诸葛亮即于此时获得督荆南三郡之权力,其地归属刘备显而易见。

《刘巴传》亦可为证:曹公辟(刘巴)为掾,使招纳长沙、零陵、桂阳。会先主略有三郡,巴不得反使,遂远適交阯……

裴松之注引《零陵先贤传》云:巴往零陵,事不成,欲游交州,道还京师。时诸葛亮在临烝……;又注“诸葛亮督长沙、零陵、桂阳”条云“亮时住临烝。”

按,刘备略三郡时间既明,足见刘巴亦于建安十三年十二月 “不得反使”,“欲游交州,道还京师。”而此时诸葛亮已住临烝,督三郡,足为《亮传》之旁证。

《云别传》亦称赵云“从平江南,以为偏将军,领桂阳太守,代赵范。”足见刘备在十三年平定江南后,即已授官拜爵,任职封疆,以此论之,荆南诸郡在刘备掌控之下无疑。

或以《黄盖传》称黄盖领武陵太守,以证刘备虽攻取荆南诸郡,其实际控制权仍在东吴。若持此论,无疑将与《三国志》魏蜀诸传相矛盾,且《黄盖传》记此事时间不明,不能不斟酌再三。

赤壁战后,曹、刘、孙在荆州的势力犬牙交错。孙刘虽云盟友,在抢地盘上可是半点都不含糊。江夏本是刘家地头,太守即为大公子刘琦。当阳战后,刘备即屯兵夏口。末了江东眼见刘备西讨南征,江夏空虚,老实不客气得捞了夏口,一解数年之痒。孙记“江夏太守”周瑜转任南郡后,程普即走马上任。②然建安二十年湘水和议,江夏归属仍可作为讨价还价的砝码,足见江东虽造成了既成事实,江夏仍有地盘在刘备手里,在这六年间,江夏孙刘势力即处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头管理的尴尬局面。

刘备南征过后,荆南四郡并非稳若泰山,多有守将降而复叛之事,前桂阳太守赵范即是一个。而按《三辅决录》,武陵太守金旋亦是此道中人。③随着刘备、关羽、张飞加入南郡会战,担负起袭扰曹仁后方的任务,不免对荆南鞭长莫及,并不太平的武陵愈加空虚,东吴势力乘虚而入不足为奇。以武陵堂堂前荆州首郡,黄盖所能动员之郡兵竟不过五百,足见其所统当为武陵局部。黄盖之领武陵,完全可能是程普领江夏的翻版。而东吴亦占有部分长沙,建安十五年,孙权即以此建立汉昌郡。故“武陵太守”黄盖去平长沙益阳贼乱,并不能作为江南诸郡实际归属江东的佐证。也正因为武陵处于孙刘势力交错状态,一块牌子,两套班子,故未列名于诸葛亮所督江南诸郡。

武陵这一混乱状态,在江陵之战尘埃落定后得到解决。随着曹仁败走,刘备率主力回师,在武陵郡孱陵县建立首府公安,这无疑是对武陵的所有权宣言。④随着大批荆州人士来投,刘备势力迅速膨胀,已非吴下阿蒙。在汉末,拳头大胳膊粗无疑最有发言权,于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武陵太守”黄盖神不知鬼不觉得搬家到吴属长沙去收拾山贼,武陵遂一家独大。

这一事件在《江表传》中即被渲染为“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於油江口,改名为公安。刘表吏士见从北军,多叛来投备。备以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安民,从权借荆州数郡。”

试想,公安所在之孱陵县本系武陵郡地头,南郡太守周瑜怎么可能越过孙权擅自拿武陵郡作红包?而根据《三国志》诸传,建安十三年末,刘备即已平定江南诸郡,任命官吏,待周瑜荣膺南郡太守,诸葛亮已在临烝办公近一年,又何来刘备为地少难以安民犯愁?即便刘备以此为借口,亦不过是预演日后忽悠刘璋的把戏而已。足见《江表传》此节不可信,当系沿袭东吴之政治宣传。

然而刘备毕竟打了借条,因为南郡太守程普末了还是腾出地方给关羽、诸葛亮。这就是《三国志•鲁肃传》所谓建安十四年“备诣京见权,求都督荆州,惟肃劝权借之,共拒曹公。”

此时的刘备已然是荆州牧,握有武陵、长沙、零陵、桂阳四郡,现下去找孙权开菜单,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南郡、江夏也。自隆中一场晤对,刘备以跨有荆益,钳击中原为战略宗旨,而南郡无疑是隆中对锁钥。若得南郡,则西可进占巴蜀,北可图谋襄樊,更重要的是可防止野心勃勃的东吴分一杯羹。日后的历史进程即为诠释。⑤若刘备得都督荆州,即可实际控制南郡,和平收复江夏,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此伐交之谓也。一通外交折冲,刘备得遂所愿,领到了南郡的产权证,并在周瑜死后兑现,而江夏归属成为历史遗留问题,暂时搁置。

看似刘备赚了个杯满钵满,但世界上并无免费的午餐,待建安十九年刘备取蜀,要债的眼瞅着有不动产可供执行,终于找上门来了:

《三国志•吴主传》:刘备定蜀。权以备已得益州,令诸葛瑾从求荆州诸郡。

或以孙权求荆州诸郡,即认为其皆为孙权所借授。然《三国志•鲁肃传》记述甚明:备既定益州,权求长沙、零、桂,备不承旨。足见孙权索要之荆州,仅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以孙仲谋得陇望蜀的做派,倘若荆州诸郡皆打了借条,岂会仅求三郡,乃至菜单上竟无荆州重镇南郡?由此可以推断,在刘备求都督荆州一场中,孙权仅让出部分利益,现下欲以南三郡换取南郡,解决,或说暂时解决荆州问题。末了两家在曹操的压力下达成妥协,即所谓的湘水和议,“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阳东属,南郡、零陵、武陵西属”,借荆州之公案至此一笔勾销,即便建安二十四年孙权再度翻脸,亦不再以此为借口,而是花样翻新,高歌所谓的“关背德”,在盟友背后猛捅刀子。

————————————————————————————————————————————————————

①《古今乐录》:《关背德》者,言蜀将关羽背杰吴德,心怀不轨。孙权引师浮江擒之也。其辞云:关背德,作鸱张。割我城邑,图不祥。称兵北伐,围樊、襄阳,嗟臂大于股,将受其殃。巍巍夫圣主,睿德与玄通。与玄通,亲任吕蒙。泛舟洪泛池,溯涉长江,神武一何桓桓,声烈正与凤翔。历抚公安城,大据郢都。虏羽授首,白蛮来同,盛哉无比隆。

《古今乐录》曰:《通荆门》者,言孙权与蜀交好齐盟,中有关羽过失之衍,戎蛮乐乱,生变作患。蜀疑其眩,吴恶其诈,乃大治兵,终复初好也。其辞云:荆门限巫山,高峻与云连。蛮夷阻其险,历世怀不宾。汉王据蜀都,崇好结和亲。乖微中情疑,谗夫乱其间。大皇赫斯怒,虎臣勇气震。荡涤幽薮,讨不恭。观兵扬炎耀,厉锋整封疆。整封疆,阐扬威武容。功赫戏,洪烈烦章。邈矣帝皇世,圣吴同厥风。荒裔望清化,化恢弘。煌煌大吴,延祚永未央。

②《三国志•孙皎传》:(孙皎)代程普督夏口。

③三辅决录注曰:金旋字元机……领武陵太守,为备所攻劫死。
按:三国志云旋降,而《决录》云为备所杀,当系其降而复叛,为备军所平。

④《后汉书•郡国志》引《魏氏春秋》注武陵郡孱陵县条曰:“刘备在荆州所都,改曰公安。”

⑤《献帝春秋》:孙权欲与备共取蜀,遣使报备曰:“米贼张鲁居王巴、汉,为曹操耳目,规图益州。刘璋不武,不能自守。若操得蜀,则荆州危矣。今欲先攻取璋,进讨张鲁,首尾相连,一统吴、楚,虽有十操,无所忧也。”备欲自图蜀,拒答不听,曰:“益州民富强,土地险阻,刘璋虽弱,足以自守。张鲁虚伪,未必尽忠於操。今暴师於蜀、汉,转运於万里,欲使战克攻取,举不失利,此吴起不能定其规,孙武不能善其事也。曹操虽有无君之心,而有奉主之名,议者见操失利於赤壁,谓其力屈,无复远志也。今操三分天下已有其二,将欲饮马於沧海,观兵於吴会,何肯守此坐须老乎?今同盟无故自相攻伐,借枢於操,使敌承其隙,非长计也。”权不听,遣孙瑜率水军住夏口。备不听军过,谓瑜曰:“汝欲取蜀,吾当被发入山,不失信於天下也。”使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备自住孱陵。权知备意,因召瑜还。
回复 举报
2007-1-3 15:31:2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转贴

  
[color="Blue"]  来源:《二十二史札记》
  
  作者:赵翼
  
  条次:借荆州之非
  
[color="urple"]  借荆州之说,出自吴人事后之论,而非当日情事也。
  
  江表传谓「破曹操后,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刘备。而刘表旧吏士自北军脱归者,皆投备,备以所给地不足供,从孙权借荆州数郡焉。」
  
  鲁肃传亦谓「备诣京见权,求都督荆州。肃劝权借之,共拒操。操闻权以地资备,方作书,落笔于地。后肃邀关羽索荆州,谓羽曰『我国以土地借卿家者,卿家军败远来,无以为资故也。』权亦论『肃有二长,惟劝吾借玄德地,是其一短。』」
  
  此借荆州之说之所由来,而皆出吴人语也。
  
  夫借者,本我所有之物而假与人也。荆州本刘表地,非孙氏故物。
  
  当操南下时,孙氏江东六郡,方恐不能自保,诸将咸劝权迎操,权独不愿。会备遣诸葛亮来结好,权遂欲藉备共拒操。其时但求敌操,未敢冀得荆州也。
  
  亮之说权也,权即曰「非刘豫州莫可敌操者。」乃遣周瑜、程普等,随亮诣备,并力拒操。(亮传)
  
  是且欲以备为拒操之主而己为从矣!
  
  亮又曰「将军能与豫州同心破操,则荆、吴之势强,而鼎足之形成矣!」是此时早有三分之说,而非乞权取荆州而借之也。
  
  赤壁之战,瑜与备共破操。(吴志)
  
  华容之役,备独追操。(山阳公载记)
  
  其后围曹仁于南郡,备亦身在行闲。(蜀志)
  
  未尝独出吴之力,而备坐享其成也。
  
  破曹后,备诣京见权,权以妹妻之。瑜密疏请留备于京,权不纳,以为「正当延挈英雄。」是权方恐备之不在荆州以为屏蔽也。
  
  操走出华容之险,喜谓诸将曰「刘备,吾俦也,但得计少晚耳。」(山阳公载记)
  
  是操所指数者惟备,未尝及权也。
  
  程昱在魏,闻备入吴,论者多以为权必杀备,昱曰「曹公无敌于天下,权不能当也,备有英名,权必资之以御我。」(昱传)
  
  是魏之人亦只指数备,而未尝及权也。
  
  即以兵力而论,亮初见权曰「今战士还者及关羽精甲共万人,刘琦战士亦不下万人。」(亮传)
  
  而权所遣周瑜等水军亦不过三万人,则亦非十倍于备也。
  
  且是时,刘表之长子琦尚在江夏,破曹后,备即表琦为荆州刺史,权未尝有异词,以荆州本琦地也。
  
  时又南征四郡,武陵、长沙、桂阳、零陵皆降。琦死,群下推备为荆州牧。(蜀先主传)备即遣亮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收其租赋,以供军实。(亮传)
  
  又以关羽为襄阳太守荡寇将军驻江北。(羽传)
  
  张飞为宜都太守征虏将军在南郡。(飞传)
  
  赵云为偏将军领桂阳太守。(云传)
  
  遣将分驻,惟备所指挥,初不关白孙氏,以本非权地,故备不必白权,权亦不来阻备也。
  
  迨其后三分之势已定,吴人追思赤壁之役,实藉吴兵力,遂谓荆州应为吴有,而备据之,始有借荆州之说。
  
  抑思合力拒操时,备固有资于权,权不亦有资于备乎?权是时但自救危亡,岂早有取荆州之志乎?羽之对鲁肃曰「乌林之役,左将军寝不脱介,戮力破曹,岂得徒劳无一块土?」(肃传)
  
  此不易之论也。
  
  其后吴、蜀争三郡,旋即议和,以湘水为界,分长沙、江夏、桂阳属吴,南郡、零陵、武陵属蜀,最为平允。而吴君臣伺羽之北伐,袭荆州而有之,反捏一借荆州之说,以见其取所应得,此则吴君臣之狡词诡说,而借荆州之名,遂流传至今,并为一谈,牢不可破,转似其曲在蜀者,此耳食之论也。  
回复 举报
2007-1-3 15:35:1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借米善有善报

  [color="urple"]
  鲁肃家境良好,虽然小时父母双亡,只能与祖母相依为命,但凭着祖宗遗留的丰富财产,鲁肃既使不善管理财产,还有余力散财送人,挥霍无度,颇得乡亲父老的欢心。
  
  有一天来了数百个人登门拜访,要求鲁肃赞助米。
  
  鲁肃心想,这些人不会是想要买米,因为没有拿钱出来;也不会是借,根本就没有要还的意思,这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领头的人自称居巢长,居巢是个很富庶的地方,看这几百个人健壮勇猛,就知道来自居巢的人日子过得不错。而且这些猛汉还自夸在丹扬消灭刘繇的神勇,不是什么丧家之犬到处乞食。这些人不是一时遭遇困难,就是有意来此借粮。
  
  此时鲁肃的决定有二种:
  
  第一,拒绝送米。光天化日之下,聚众生事,摆明抢劫,若是来个几次,抢光鲁肃家的米粮,鲁肃全家大小依靠吃活的百余人就得饿死。
  
  第二,答应给米。若是不给米,几百人要是生起气来,恐怕不是会什么善男信女,进而动手行抢。
  
  鲁肃自恃是个爱好和平的人,万一打不过这数百个人的武力冲突,不得不妥协认输。因此衡量家中米粮,只剩两囷米,各三千斛,于是就爽快的分一半,把其中一囷送人,认赔丢出三千斛米不算什么。这几百个人很高兴的运米回家,鲁肃的困难解决。
  
  从和平处理纷争的手段看出鲁肃的智慧,面对几百个人登门求米,若不顺从,就是流血冲突,鲁肃可能连两囷六千斛米都全部丧失。反而投降输一半的方式,面对有良心的求米人,还不至于赶尽杀绝,鲁肃起码还剩一半米可用。
  
  而且鲁肃还可与籍机与居巢乡亲交个朋友,这次就算鲁肃广结善缘,性好施与,结交英雄好汉。
  
  后话:后来这个居巢长果然知恩图报,在孙权面前力荐鲁肃,孙权因此而录用鲁肃,这全拜前次鲁肃送米的关系。最后,孙权重用鲁肃,还把此位居巢长的所有部曲全纳入鲁肃指挥。
  
  这大概就是鲁肃的善有善报。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13:17 , Processed in 0.05798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