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528|回复: 3

【都督推荐】从史家用字谈及意义曲解

[复制链接]
2007-1-2 13:34:59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春秋的书法,相当严厉,从用字上就分别带有褒贬的含意。
  
  对于大而化之或云只认为是咬文嚼字的文字游戏,或云把类似或相反的词句全都通用,若是因此带来混淆辞章或错解会意,只能说是不求甚解所带来的痛苦。
  
  《吕氏春秋.慎行论》:「有读史记者曰:『晋师三豕涉河』,子夏曰:『非也,是「己亥」也。夫「己」与「三」相近,「豕」与「亥」相似。』至于晋而问之,则曰『晋师己亥涉河』也。辞多类非而是,多类是而非。是非之经,不可不分,此圣人之所慎也。」把「时间」看成「三只猪」,这仅是字体近似或传抄错误。《抱朴子》还有:「书三写,鱼成鲁,帝成虎。」辗转写三遍后,连字形都变成别字,正如:「从橘子树上长不出苹果来。」
  
  王船山的名著《读通鉴论》有着陟罚臧否的独立思考,对司马温公有正面的称赞,也有负面的批评。满目都是缺点的话,永远也看不到优点在何方。
  
  《左传》记载晋国太史董狐书曰:「赵盾弒其君。」虽然赵盾在逃亡时并未亲手弒君,或是派人发动叛变,所以事实不然。但董狐曰:「子为正卿,亡不越境,返不讨贼,非子而谁?」把责任归属给为臣者的肩膀,赵盾只好叹息作罢。
  
  记得以前听过讲解「取」字的涵义,印象很深刻,文意重新整理约略如下:
  
  《老子》:「以正治邦,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其中之「取」义,汉朝时的河上公注释为「取,治也。治天下当以无事,不当烦劳也。及其好有事,则政教烦,民不安,故不足以治天下也。」不过整本《老子》也出现过用「治」字(多达十三次),「取」则用十二次,计有「去彼取此」、「取天下」、「以取强」、「取大国」、「取小国」、「或下以取」、「或下而取」,意思亦非每个都适用「取,治也」。王弼、苏东坡、吕惠卿、李贽等各家注释皆均不特别「以取为治」的说法。不论是从《说文》、《集韵》或是现在的《辞海》也找不到「以取为治」,虽然仍有少部分采此此说,不过几乎来源皆为引用河上公注。
  
  虽然「无为而治」不符合「篡杀」「争夺」的「取」字,与其削足适屦而矫诏改意,不如驯致以绎辞。《左传.襄公》就有:「凡书取,言易也;用大师焉曰灭。」从此看得出来,很容易的获得用「取」字,使用大规模的军队用「灭」字。
  
  《论语.卫灵公》:「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或是《荀子》:「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
  
  古代有用字之争,但历史总是一再重演,现在也会有用字的区别。前些日子有争议的「屠」字,亦是此例。不论是「日本军队『屠』南京城」或是「日本军队『破』南京城」,反正都是用来形容「日本军队『进出』南京城」,但是「屠」、「破」或「进出」三者之间的用字,却各有用法不同。(当然日文汉字「进出」仍有其义,不等同于中文,不过其居心混淆之寓意昭然若揭。)耿弇「凡所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尝挫折焉。」指的当然是耿弇的屠杀,但总有人以为耿弇不可能尽杀三百城池,一两城还有可能,三百太多,所以误称屠城应是破城的意思,并没有带很大的死伤云云,正如南京百万人口,怎可能死亡二、三十万以上,人数太多...但是即使用破,也是死伤极大。
  
  因为用「破」字,本含重大伤亡(如《史记.项羽本纪》:「大破汉军,楚军皆走相随入谷、泗水,杀汉卒十余万人。」),不只是单纯的瓦解抵抗;改用「屠」字,则有杀戮血腥的贬义;至于「进出」,也可用在没有战斗或抵抗。
  
  用字除了习惯,也看个人造诣。
  
  欧阳修作风独树一格,不随风逐流或人云亦云。《旧唐书》有纪、志及列传等体例,欧阳修特别在《新唐书》的志多下功夫,兵志内容之丰富,首创先河。虽然纪传体及断代史皆成惯例,甚至独人立传引以为誉,但《新五代史》却不局限于一朝一史,也不用人物合传,反采类传的褒贬义例。如忠贞不渝的人列在《臣传》,人尽可臣的人列在《杂传》(不讲贰臣传已经很客气了),几乎让人还没深入读文,就已先有印象。恰如后来《明史》的奸臣列传,总是着重于亡国奸佞。
  
  说来也很特殊,春秋书法居然就因此被发扬光大。正如明明是是周朝末年,或者说是东周,但也有被划分成春秋及战国,前者因孔子之作《春秋》,后者因刘向之辑《战国策》,结果变成公论,人人承认而鲜有反对。司马迁着《史记》采用纪传、世家及列传等,后世居然就纷纷尾随效仿。
  
  这些在当时的先知先觉,有其独到之处。当然也有人反对说是乖缪异说、文字游戏不值一哂等,这些观念也是无可厚非,因为前面的领先是事实,后面的批评也是事实。
  
  有的人喜欢寻找失败面,有的人欣赏所以成功点。
  
  胡适在《差不多先生传》:「大家都很称赞差不多先生样样事情看得破,想的通;大家都说他一生不肯认真,不肯算账,不肯计较,真是一位有德行的人。」故意使用别字想开,不但自欺也欺人,所谓抹黑及贴金,就是此种文妖颠倒黑白,因而是非不分。
  
  差不多先生的胡涂,无异是对春秋书法的反讽。
  
回复 举报
2007-1-7 22:27:0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春秋笔法”,说白了就是政治挂帅,对史料断章取义,为目的服务。发展到后头即是“为尊者讳”,既为尊者讳,则“尊者”的对头那就要对不起得很了。

譬如《魏书》中的陶谦与《吴书》中的陶谦,乍看都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surrender 又譬如三国志讽刺吕布“无谋而多猜忌,不能制御其党”,事实是曹操多猜忌,滥杀名士,导致兖州大叛,实在看不出又哪里能“制御其党”了,此百步笑五十步。
回复 举报
2007-1-18 01:06:24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春秋》只能当经来读。如果没有《左传》,这东西真真能把人搞迷糊。

春秋笔法更是混蛋至极的东西。比如闵公二年,狄灭卫,那是何等大事,《春秋》却为齐桓公讳,竟记载为“狄入卫”,这个日本人修改教科书为“进入中国”有什么区别?

至于“赵盾弑其君”的记载,也是同样混蛋。历史记载竟然有如此自由心证的。幸亏有左传,否则,千载之下,赵盾向谁喊冤去?
回复 举报
2007-1-18 13:35:5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最经典的莫过于天王狩于河阳:icon14:

看看孔夫子篡改史料的理论依据:子贡问于孔子曰:“晋文公实召天子而使诸侯朝焉。夫子作春秋,云天王狩于河阳,何也?”孔子曰:“以臣召君,不可以训,亦书其率诸侯事天子而已。”

真可谓“盗亦有道”。

不过话说回来,孔夫子干这勾当还要点面子,搞点理论依据,他西面的同行那就连遮羞布都免了。读希腊罗马史书,动不动就往外头蹦王师杀敌数万,自损数人的火星数字。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13:15 , Processed in 0.07198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