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668|回复: 77

【都督推荐】略说扶风(关陇)集团在益州的情况(完全版)

[复制链接]
2006-11-22 17:20:3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开说之前先声明一下,所谓扶风集团并不单指扶风郡人士,也包括当时关中三辅逃亡到益州的那些人,其实叫关陇集团更为妥切。只是在这个集团占主导地位的几乎全是扶风人,故此名之。

兴平二年,天下刀兵四起,饥荒也四起,和军阀杀得你死我活、饥荒闹得军阀自己也吃人肉的关东比,傀儡皇帝献帝所在关中地面虽然也有刀兵,也有人吃人,但刀兵还没到屠城地步,吃人阶级只是草民,倒还算太平无事,套用黎东方先生《细说三国》一句话:“也就是物价有点贵”。但比起帝国东部其他几个州的攻城略地、屠洗坑灭来说,那些在几年前被董卓强行迁徙到长安的百姓来说,还是幸运的。《后汉书,王允传》对该地情形有着如下描述:

初,允以同郡宋翼为左冯翊,王宏为右扶风。是时三辅民庶炽盛,兵谷富实。

“民庶炽盛,兵谷富实”八字反映出当时关中兵精粮足、民富地裕的美景,也难怪李傕、郭汜一干凉州人能占据此地“要挟天子令诸侯”的一段时间,关东诸侯却无奈其何。可惜好景不长,由于后将军夫人的醋意,李傕、郭汜两个竟然在长安城里开打起来,偏偏这两个又旗鼓相当,结果一把火烧了长安,又把皇帝和公卿当了肉票。天子公卿尚且自身难保,士庶黎民也更甭想过安生日子了,火烧长安后四年关中一带的情况,《典略》记载的为:

从兴平元年至建安二年,其间四岁中,咸阳萧条,后贼李堪等始将部曲入长安,居卓故坞中,拔取酸枣梨藋(藋,从吊切。)以给食,发冢取衣盖形。

即使到了建安二年,局势有所缓和,关中诸将也只能靠“酸枣梨藋”这号货色果腹,那么当时惨况可究竟到了什么程度,许多史料均有记载,单看下面一条最为概括:

初,帝入关,三辅户口尚数十万,自傕汜相攻,天子东归后,长安城空四十余日,强者四散,羸者相食。二三年闲,关中无复人迹。(《后汉书,董卓传》)

上文提到而“强者四散,羸者相食”,弄得关中“无复人迹”。可见吃人阶级终于也有了非草民阶级了,但是并非相食的只有“羸者”,强者也会把羸者吃下肚去。其中史有明文的就有《魏略勇侠传》对于曾经提及当时有“啖人贼”抓人回去煮吃。(注一)不光“贼”吃人,士族也吃人,后来曹魏的轻车将军扶风人王忠就是一例。别看此公虽吃人肉,可当时跟着逃荒大军去武关时候,还能把刘表派出迎接的娄圭打跑,凑合了千余人去投靠曹操。曹操曾夸奖娄圭“子伯之计,孤不及也”。所以能算计娄圭,扶风王忠可谓“强者”了,但连他都吃人了,那么扶风郡别的大大小小士族们日子也不会怎么好过,要么留着相食,要么纷纷辞坟别家,逃荒而去。同样“食人”情况在关陇其他地区一样发生,

当时逃荒士民选择的路线一般有两条,一条是东出武关入南阳依附荆州刘表,王忠、鲍出就是走的此路,一条是南入汉中下巴蜀依附益州刘焉。是时刘表初领荆州,和袁术、孙策、张津等交战不休、刀兵不断,故此 “蜀汉险固,人民殷盛”的 益州比起荆州来更适合避乱就食,智如荀攸都曾求为蜀郡太守,可见益州在当时中国难民心目中的位置了。于是在关中逃亡的人中就有一大堆扶风士族跑到了益州。

大批逃难士民涌入益州,难民对于当地统治阶级来说无疑是求之不得,因为牧守可以将他们强者为兵,弱者补户,增强军事、经济实力;豪强可以将他们招为部曲、纳为佣户,扩张自家势力。而背井离乡的难民只求衣食得全,牧守豪强们往往只需花极小代价就可以将他们征编招纳。流士却是一个麻烦问题,因为那批士大夫虽也有学者智士,但多半是沽名钓誉、清谈吹嘘之辈,又不事生产,谁愿意白白花粮食去养活他们。当时除了荆州刘表肯花钱养活一堆书生外,别的地方流亡士人的都是饥寒交困、贫病相伴。《吴书、全综传》对当时一批流离至江东的士人情况有描述,那些中原士大夫在江东是“士类县命,忧在朝夕”,要没全综及时救命,早就饿死街头了。即使有些流士放下面子抗起锄头种地,还要担心被地头蛇欺压。这个现象不光在江东一地,在全国亦然。

正因为这个原因,对于流士来说,最佳途径是在当地谋个一官半职,以求衣食无忧。可是僧多粥少,当时各州郡流士之间为了谋一职务、占一饭碗,大家是明争暗斗、互相挤兑,乃至于最后同乡之间也争斗不已。扶风人法正的情况就是一个例子。法正其祖俱有高名于后汉,其父历任司徒掾、廷尉左监,可以说是扶风名家了,可自入益州之后,先是无职可谋,过了多时才被刘璋任命为新都令,后召署军议校尉,可是却又是属于只挂官名,却不任用的空头支票。而一起逃亡来的同乡却又无中生有的对其品行加以诽谤,可谓内外交困,有志难伸。

扶风集团就整体而言在益州也明显处于劣势,只要看当时益州上层,除刘璋长史射坚是扶风人外,其他要职不是益州本土,就是被荆州、中原士人占据。那是因为自从刘璋和张鲁闹翻后,五斗米道占据汉中,隔绝蜀道。使得关中和成都的交通断绝,关中流民亡士都被张鲁包揽了。反之中原和荆扬的士人却不停的涌入巴蜀。此消彼长,扶风集团不处于劣势才怪。也正是出于这种原因,之后勾引刘备入川的三位里除了张松是益州人外,另两位均为扶风人也不足为奇了。建安十九年,刘备占领益州,刘璋一族被安置到公安,扶风集团的地位也随着刘璋的倒台而飑升。是时原依附刘璋扶风人士在益州出任要职的主要有以下人士:

法正:其因为辅助刘备取蜀的功勋,被刘备任命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外统都畿,内为谋主,为刘备所雅信。在刘备军地位和诸葛亮、关羽、张飞并列。

孟达:为法正好友,其人进见闲雅,才辩过人。先留屯江陵。蜀平后,为宜都太守,统兵四千,另赐部曲四千家。

射坚:少有美名,辟公府为黄门侍郎。避乱入蜀后为刘璋长史,刘备任命其为广汉太守。

射援:射坚之弟,少有名行,太尉皇甫嵩之婿,时为议曹从事、中郎、军议中郎将。(军议中郎将职掌如军师中郎将,既参谋军事,又有兵权)

上官胜:天水上邽人,为当地望族。在蜀先期情况不明,可刘备称帝后,其官至三公之首的太尉。其族人上官显、上官雝均在蜀汉为官。上官雝官至行中典军讨虏将军。

以上五人除上官胜不明外,其余四人都是兴平末、建安初为避关中饥乱入蜀的,是当时在蜀三辅人士的首领,除他们外在刘备攻打益州时候又有一个重量级扶风人加入了刘备阵营,那就是被时人称为“信布之勇”的马超。另外任何一个地域集团往往也会出现几个非该地域的人士,扶风集团也不例外,分别有一个益州人和一个荆州人加入。

益州人是广汉彭羕,此君因为嘴巴太毒、脾气太大,结果大家一起向刘璋诋毁其,最后惨被髡钳羕为徒隶。大概法正也是因为被人诋毁而不任用,故此两人颇有共同语言,后来刘备攻打益州,在庞统和法正的大力推荐下,令其宣传军事,指授诸将,因其奉使称意,刘备对它识遇日加。成都既定,刘备提拔彭羕担任相当于州牧副手的治中从事。荆州人是南阳李严,他自曹操南征时候入蜀,为刘璋所重用,却拿着绵竹城当礼包投降刘备。定成都后。被刘备任命为犍为太守、兴业将军。

从《三国志》看出,彭羕与法正、马超两个相善,李严与孟达又是默契。所以把他们算做扶风派系的也不以为过。上叙众人的待遇体现了扶风人士在刘备管下的益州有着很高的政治地位,可是在军事上扶风人士亦有一席之地。从刘备平定益州后,赐诸葛亮、法正、张飞、关羽金各五百斤,银千斤,钱五千万,锦千匹。而这么多的赏赐不可能由诸葛亮、法正、关羽、张飞一人独吞,应该是再由他们分配给各自的部属。那么由此可以看出法正一系的部曲不在诸葛亮、关张之下。而法正、马超部属的组成个人认为应该是以关中人为主。南阳、三辅人流入益州数万家,被收以为兵,号称东州兵,也就是说东州兵中一半是关中人,法正为三辅之一的扶风人,以其来通令东州兵中的关中人最为适合了。而马超在投奔刘备后,刘备资之以兵去吓唬刘璋,那么给其的应当也是东州兵中的三辅人,这样才会造成一种马超带领大批关中军到来的情形。

《华阳国志》云:“刘备入蜀,荆楚人贵。”其实扶风集团在一定程度上比荆楚人士更出风头。法正正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外统都畿,内为谋主,更为刘备所信任。彭羕一日登天,处州人之上,刘备“相待至重“。马超位至平西将军,前都亭侯,从诸葛亮与关羽书中云:

“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当与益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

可以看出虽然诸葛亮把关羽放在马超之上,可是却又说马超与张飞并驱争先。毕竟关羽远在东方,所以当时在益州的马超地位之高,待遇之隆可见一斑。在《上先主为汉中王表》上列名第一,射援在此表上是第四位。一时扶风集团人才济济,声势浩大。可是任何一个团体或者个人有了大权柄后,难免都会飞扬跋扈起来。扶风集团也不例外。法正为蜀郡太守后,颇有国士之风,即使一饭之德的小惠亦不忘相报,可是却也恩怨分明,但对于睚眦之怨也不忘报复,又把以前诋毁他的仁兄一连剁了几个,弄得蜀郡人心惶惶。《山阳公载记》称马超对刘备都直呼其字,虽然裴松之认为此记载为虚妄之言,但也从一角度说明马超的飞扬。而连在荆州的关羽都写信询问马超,证明马超不是什么低调的角色。彭羕性格本来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当上治中后更是“形色嚣然,自矜得遇滋甚”。另外孟达和李严两位又都是不会处理同僚关系的主,不过他们并没处于高位,所以到后来才暴露出这缺点。

对于扶风人士的所作所为,自然有人看不顺眼,于是就有人向诸葛亮提议,法正所为实在过火,应该管管,诸葛亮知道要是明加干涉,必然引起内讧,所以婉言推脱。其实暗里却已经有所行动,诸葛亮和关羽书信一来一往,一吹一唱,就把当时扶风人中名望最高的马超放在关羽之下,无形中压抑了扶风集团的气焰,但同时又大夸马超“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将其与和关羽并称“关张”的张飞并列。关羽还把诸葛亮的信到处公示,更使得荆州、益州的众人明白此点,这种做法又使得新来乍到的马超大有面子。诸葛亮和关羽这手做得的确漂亮。

其后法正本人也改善了行事作风,当时刘备、诸葛亮治理益州,一改刘璋以前纵容豪强,尾大不掉的陋习,此举无疑触动了益州原有利益阶级的痛处。而这时为他们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被人认为在蜀郡纵横威福的法正。可见当时法正虽然在一面快意恩仇,一面却也没忘了和益州人士拉好关系。另一方面法正也没漏过益州的中原人士,当时益州的中土士人,以许靖最先,刘璋对其礼遇有加,任命其为蜀郡太守。可这位仁兄在刘备杀到成都后却第一个想扒出城墙投降,故此刘备对许靖为人是持鄙薄的态度。在入成都后以法正代替许靖当蜀郡太守,对许靖却是不予任用。这时为许靖说话的却又是这位刚占据许靖位置的法正,刘备因此厚待许靖。可见法正长袖善舞,使得扶风集团和各派系的关系趋于融洽。

只有彭羕自徒隶而为国士,连自己老家益州人士也只看得起一个他的前任秦宓,剩下就是到处得罪人了。可惜他不是法正,有资本得罪人,诸葛亮觉得再让其当治中就麻烦了,于是几次想刘备密言,称其“心大志广,难可保安”。刘备既敬信诸葛,又一看彭羕的作为的确不象话,就把彭羕外放到江阳太守做太守。彭羕那板栗脾气自然不快,人在这时候总想找个朋友发泄一下,他和同乡关系又不怎么,和扶风集团倒是不错,就跑到马超那去吐苦水了。于是发生了下面一幕:

羕闻当远出,私情不悦,往诣马超。超问羕曰:“卿才具秀拔,主公相待至重,谓卿当与孔明、孝直诸人齐足并驱,宁当外授小郡,失人本望乎?”羕曰:“老革荒悖,可复道邪!”又谓超曰:“卿为其外,我为其内,天下不足定也。”超羁旅归国,常怀危惧,闻羕言大惊,默然不答。羕退,具表羕辞,於是收羕付有司。

陈寿在此处认为马超告发彭羕是因为“羁旅归国,常怀危惧”,其实不然。别的姑且毋论,就马超一见彭羕,开口把刘备的任命指责为“外授小郡,失人本望”,一个“羁旅归国,常怀危惧”那会说这号话??那么马超告发其就另有原因了。首先,是彭羕此话既辱骂刘备,又拉人造反,摊在那都是个灭族的罪名;其次,就是在法正与益州人士关系好转的时候,再和彭羕交好,恐怕是得罪一堆。所以权衡轻重,马超就马上去写好东西上奏了。彭羕在狱中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他写信求人代为求情,却不选刘备最言听计从的法正,而选了诸葛亮。可是一切为时已晚,在封建时代说这话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随着建安二十三年,刘备听从法正建议,决定夺战汉中,一时蜀中将士倾巢而出,战事经年。急需后方增兵,《三国志,杨洪传》载:

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洪,洪曰:“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发兵何疑?”时蜀郡太守法正从先主北行,亮於是表洪领蜀郡太守,众事皆办,遂使即真。顷之,转为益州治中从事。

一般光看文字,以为诸葛亮乘法正不在成都,乘机让杨洪取代法正那“外统都畿、纵横威福”的蜀郡太守职位,其实不然。

首先,杨洪虽是益州人士,其实就是法正一党的人,杨洪为犍为武阳人,刘备入主成都,以李严为犍为太守,当时太守手下第一把手郡功曹均由本郡大族担任,李严就选了杨洪作为犍为郡功曹。可是李严为人有一毛病,就是每居一地,总嫌治所不好,要迁徙重造一个,日后留镇巴东,他就改变江山地貌、建造了巴郡大城。这次他也想重新把犍为郡府挪个地方,无论此举是否对错,必然对犍为当地来说,铁定是出财出役,折腾地方。杨洪身为犍为人氏,当然不想为祸乡里,于是在苦劝李严不从的情况下,递了辞呈。李严却不动怒,反推荐杨洪当了蜀部从事,也就法正所掌蜀郡的郡部从事。一下由蛮荒之地犍为的功曹变成中央蜀郡的从事,可谓飞升。也可以说新任蜀郡太守杨洪是李严、法正的旧属故吏,根本就是法正派系的人。

其次,当时“发兵”,无疑是发的益州人为兵,而在刘备出兵汉中前,益州人士分为两派,一派如黄权等为赞成派,一派以周群、张裕等为反对派。然而比起赞成派出力出谋、亲临前线,反对派却只能以占卜不利为名阻扰影响实在太小了。可是随着刘备在前线和曹军对峙经年,益州本土出现了不稳趋势:

二十三年,盗贼马秦、高胜等起事於郪,合聚部伍数万人,到资中县。时先主在汉中,严不更发兵,但率将郡士五千人讨之,斩秦、胜等首。枝党星散,悉复民籍。又越巂夷率高定遣军围新道县,严驰往赴救,贼皆破走。(《三国志,李严传》)

虽然上叙马秦、高胜、高定等均为盗贼豪帅,但是再发展下去,难保那些墙头草的士家不响应曹操来个窝里反。故此这次征调兵卒,诸葛亮其实也知道发兵之急,可是还故意去问杨洪,其实就是探询杨洪所代表的益州士族的意见。而征兵拉夫的事应由蜀郡太守负责,征调益州兵民由益州人来办理,才能避免士民反对,事半功倍。故此当诸葛亮明白了杨洪的态度,就干脆让他担任蜀郡太守。

最后,从上面《李严传》可以看出,李严平定的两次叛乱,无论在广汉郡郪县起兵流窜到犍为郡资中的马高两人,还是越巂异族的高定,李严率领的都不是刘备嫡系部队,只是犍为本土士卒(郡士)。可见杨洪故里犍为郡在对刘备夺战汉中方面明显是全力支持。故此诸葛亮选择一个既是益州士族,又是法正一党,且本族故里对刘备绝对支持的人物来担任蜀郡太守,那么只有杨洪最合适了。《杨洪传》尾云:

始洪为李严功曹,严未(至)至犍为而洪已为蜀郡。

也证明一点,杨洪担任蜀郡太守后,李严才正式上任犍为,也就是说李严平叛是在杨洪任职后,这正说明犍为郡正是看到重用本郡大族杨洪,才全力协助李严平叛。

故此从杨洪担任蜀郡太守既可以看出诸葛亮的“一石数鸟”的用人之道,也可以看出当时蜀中,诸葛亮所代表原从荆州集团和法正所代表的扶风集团关系融洽,大家都认可了对方的势力范围,故此《三国志,法正传》有语:诸葛亮与正,虽好尚不同,以公义相取。也正是两个集团“以公义相取”,故此刘备终于成功的夺取了汉中。

建安二十四年,蜀汉群臣一百二十人上表汉帝推刘备为汉中王,其中前十一人里,就有马超、许靖、射援、法正、李严五人,也代表扶风集团占了近半数的名额。法正是年担任了汉中王尚书令,护军将军的要职。可是才到明年,法正就病亡了,年仅四十五。刘备为之流涕者累日。谥曰翼侯。赐子法邈爵关内侯,后官至奉车都尉、汉阳太守。即使后来关羽、张飞死去,刘备都未曾给他们谥号,可见法正当时在刘备心目的地位已经超过了生死与共的关张了。

随着法正的死亡,有能力成为扶风集团首领的有马超、孟达、李严,可是这三个都有致命人格缺陷,马超有着“背父之逆子”的不孝之名;孟达虽为扶风士,时称“将帅之才、卿相之器”,可是其父孟他为阉党,靠巴结张让当上凉州刺史,根本为乡党不齿;李严是南阳人,而在南阳都不乡里认为腹有鳞甲,不可近也。故此他们三个根本不可能继承法正之位,于是扶风集团群龙无首、各为已战,顿时成了一盘散沙。

盛极必衰,法正死前正是蜀汉和扶风集团最为辉煌的时代,可是法正的死亡改变了扶风集团,也更改变了蜀汉的未来,建安二十五年,孟达因为和刘备的内讧,干脆投奔了曹魏。如果法正在世,有他调解斡旋,就不会让矛盾升级到这个地步。孟达叛变,使蜀汉在失去荆州后,更失去了上庸三郡。其后刘备东征大败而回,使得蜀汉的国力和夺战汉中后辉煌衰亡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东征大败后,诸葛亮曾说:“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那是因为刘备东征是为了夺还荆州,这完全符合荆州集团的利益,诸葛亮自身为荆州集团一员,当然不好出面阻谏,而扶风集团恐怕更热心赵云所提的“早图关中,居河、渭上流以讨凶逆”,毕竟关中是扶风集团的故土。

法正早逝、孟达投魏,马超病去。扶风集团也暂时退出了蜀汉历史的主导舞台。但是这并不代表关陇人士在蜀汉一蹶不振,毕竟蜀汉除了本土外,由于和东吴的同盟关系,要从外方获得人才,也只能打北面关陇的主意。建兴六年,诸葛亮一次北伐,就招募了大量关陇士族,其中著名者有天水姜姓的姜维,尹姓的尹赏,上官姓的上官子脩,安定梁姓的梁绪、梁虔,其中姜姓为天水大姓,当时敢在许昌私自抓人,尹姓亦为天水士族、梁姓为安定士族,在当年平定马超之乱中,两族都是起了关键作用的。天水上官氏早在西汉就为名族,此前也有上官胜等族人在蜀汉为高官。这批关陇人士无疑成为了在蜀汉关陇人士的新血,他们使得关陇集团又一次成为了左右蜀汉政局的力量。梁绪、尹赏、梁虔都成为九卿,梁绪官至大鸿胪,尹赏官至执金吾,梁虔官至大长秋,三人皆先蜀亡没。而姜维后来官至大将军,成为蜀汉后期的中流砥柱,在蜀汉灭亡的那天殉国。其在蜀汉的后半生,就象法正一样,也没少和益州集团、荆州集团闹矛盾。

自刘备入主成都,到刘禅出降成都,蜀汉共经历了刘备、刘禅前期、刘禅后期三个时代,而左右这三个时代的人无疑是法正、诸葛亮和姜维。也就是说蜀汉的历史有一半是法正和姜维这些扶风(关陇)集团创造的历史。

注一:鲍出字文才,京兆新丰人也。少游侠。兴平中,三辅乱,出与老母兄弟五人家居本县,以饥饿,留其母守舍,相将行采蓬实,合得数升,使其二兄初、雅及其弟成持归,为母作食,独与小弟在后采蓬。初等到家,而啖人贼数十人已略其母,以绳贯其手掌,驱去。初等怖恐,不敢追逐。须臾,出从后到,知母为贼所略,欲追贼。兄弟皆云:“贼众,当如何?”出怒曰:“有母而使贼贯其手,将去煮啖之,用活何为?”乃攘臂结衽独追之,行数里及贼。贼望见出,乃共布列待之。出到,回从一头斫贼四五人。贼走,复合聚围出,出跳越围斫之,又杀十馀人。时贼分布,驱出母前去。贼连击出,不胜,乃走与前辈合。出复追击之,还见其母与比舍妪同贯相连,出遂复奋击贼。贼问出曰:“卿欲何得?”出责数贼,指其母以示之,贼乃解还出母。比舍妪独不解,遥望出求哀。出复斫贼,贼谓出曰:“已还卿母,何为不止?”出又指求哀妪:“此我嫂也。”贼复解还之。出得母还,遂相扶侍,客南阳。(《三国志》注引《魏略勇侠传》)
回复 举报
2006-11-23 08:31:4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路过

 
  民初对于归纳党派的情况,分为当地的益州派、刘备等荆州派、以及外来的东州派,那时把李严、法正都列为东州派。建国以来又冠上阶级斗争,以为外来政权与本土门阀之矛盾,反以为李严及法正等人为士家豪族的益州派,而与刘璋及刘备等外来的军权统治者之荆州派,双方互有斗争,但是结果集权成功,相比之江东「门阀政治」的共和,反而落成「王与马,共天下」之皇权不振。后来发生三年自然天灾,又细分成刘备的徐州嫡派,亲孔明与非属孔明的紧要与疏落各派云云;及至隆中地理大辩论,又开始论及籍贯出生及功能取向,像孔明是否归为南阳人(以利益为准)或是坚持琅琅人(以出身为准)等,因此李严及法正又有关陇集团出身的说法,即以出身为准。
 
  类似同乡集团的归纳,还可以衍生很多,像是《唐人在西班牙》就洋溢文情并茂。
 
  只是人心险恶,同乡未必同心。上次听过有人在西安念书时,欺负最多的人并不是当地人,而是同样来自孝感的同乡人。还有大家都说同是○○人,但是平常根本没瓜葛,怎么出了事老是调查有的没有,要是真的同乡就有集团利益,也不必在异乡被岐视下,过得如此辛苦。
 
  抄一段旧帖为作结束:
 
[color="urple"]  《蜀相的荆益用人之际》
 
  (前略)
 
   太在意来自荆州与来自益州之分的话,上位者会反被下属者牵制而有所
  期望,甚至于联合众力以动撼威望,晋室东渡,就是深受被士族豪门的把
  持。因此如果孔明为了尊重荆州人与益州人的利益分赃,或是考虑势力的
  平衡的话,在用人任官之际,变成要思考在此职位多用一个荆州人,在另
  个职位就要多用一个益州人;或文官用太多荆州人的话,武官就要多用点
  益州人等。这样子的任用与铨叙,不知是孔明在治理派系,还是派系在影
  响孔明?因为是孔明用人,而不是孔明被人所利用,所以重要的是孔明的
  想法,而非派系的意见。
 
   为了发挥治理长才,最好的方法就是全部照自己的意思,而不依循杂音
  的看法。严格的说,蜀汉并没有所谓内部斗争或派系问题,东吴才被外来
  政权与地方门阀所困扰,所以一直被迫局限角隅,无力北伐或西征。但若
  真要以派系来论的话,整个蜀汉帝国,包括益州、巴州及汉中,人才的分
  类,只有孔明派与非孔明派。听命孔明的指挥,就是任用升官,不服从孔
  明的调度,就是罢免下放。所以蜀汉没有派系斗争的争权夺利,只有听命
  中央统治与叛变不从,这就是摆脱派系而控制派系的高招,孔明无视于派
  系的存在。
 
   事实很简单,与其孔明听从派系的平衡,不如让派系来接受孔明摆布。
 
  (后删)
回复 举报
2006-11-23 09:47:54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李严却不动怒,反推荐杨洪当了蜀部从事,也就法正所掌蜀郡的郡部从事。一下由蛮荒之地犍为的功曹变成中央蜀郡的从事,可谓飞升。也可以说新任蜀郡太守杨洪是李严、法正的旧属故吏,根本就是法正派系的人。

这里错了,“蜀部从事”不是蜀郡太守法正的属官,而是益州牧的属官

“蜀部从事”也叫部蜀郡从事,其职责是为州牧监察刺举蜀郡。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3:44:17

主题

好友

3365

积分

东山高士

想问下老管上官胜:天水上邽人,是如何考证出来的?:unsure:
----------不会是根据上官姓的族谱吧?


虽然这不是关键,不过偶就是喜欢钻牛角尖,勿见怪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4:09:27

主题

好友

1196

积分

太守

Post by 麻衣渡江
想问下老管上官胜:天水上邽人,是如何考证出来的?:unsure:
----------不会是根据上官姓的族谱吧?


虽然这不是关键,不过偶就是喜欢钻牛角尖,勿见怪



上官氏出自芈姓。楚王子兰为上官大夫,以族为氏。汉徙大姓以实关中,上官氏徙陇西上。汉有右将军安阳侯桀,生安,车骑将军、桑乐侯,以反伏诛。遗腹子期,裔孙胜,蜀太尉。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


楚王子兰为上官邑大夫,因以为氏。秦灭楚,徙陇西之上邽。

---------《通志》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4:43:09

主题

好友

3365

积分

东山高士

Post by 化甲驽
上官氏出自芈姓。楚王子兰为上官大夫,以族为氏。汉徙大姓以实关中,上官氏徙陇西上。汉有右将军安阳侯桀,生安,车骑将军、桑乐侯,以反伏诛。遗腹子期,裔孙胜,蜀太尉。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


楚王子兰为上官邑大夫,因以为氏。秦灭楚,徙陇西之上邽。[/...


多谢花花…
网上的唐书多不列世系表,现在总算看到原文了..
从网上查到的上官的族谱,似乎也是根据唐书的记载而来的..

之前有人怀疑上官胜之蜀太尉,可能为后蜀之太尉,现在从这段来看,从上官安到上官胜不过数代,那么上官胜肯定不可能是后蜀之人了…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6:17:17

主题

好友

408

积分

县尉

在下扶风人士,进来看一下。:burn: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6:20:47

主题

好友

1196

积分

太守

Post by 麻衣渡江
之前有人怀疑上官胜之蜀太尉,可能为后蜀之太尉,现在从这段来看,从上官安到上官胜不过数代,那么上官胜肯定不可能是后蜀之人了…


倒不是这个缘故......BS下蚂蚁:rolleyes:

所谓裔孙,指的并不是孙子这个具体个体,而是应当作后代来讲的,后四五代可以作裔孙,二十四五代也可以作裔孙;上官安可是西汉人,若真是不过数代,那上官胜岂不也成了西汉人氏?:glare:

反驳上官胜为后蜀太尉的理由很多,比较公信的是三国志集解、补注、会要中的诸多学者都一致采用了这条史料,可见此“蜀”为蜀汉在当时的学术界还是有一定权威的。
另外,蜀汉多有上官氏为官,以及蜀汉的区域政治与官职体系都比后蜀更为应恰等等证据,都是较为有力的证明:burn: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7:05:29

主题

好友

3365

积分

东山高士

Post by 化甲驽
倒不是这个缘故......BS下蚂蚁:rolleyes:

所谓裔孙,指的并不是孙子这个具体个体,而是应当作后代来讲的,后四五代可以作裔孙,二十四五代也可以作裔孙;上官安可是西汉人,若真是不过数代,那上官胜岂不也成了西汉人氏?:glare:

反驳上官胜为后蜀...


多谢花花解释的这么清楚...网上查到上官的族谱,对照这个似乎可以省略""了,不过就不知道可信度有多少:em11:

上官安  官拜车骑将军封为桑乐侯,一遗腹子谓期。

     
上官期  生一子(因霍光斥籍失其名),旧序载期之孙谓瑶封为章帝司隶校尉。又记其之七世孙谓资,封为侍恒帝官拜谏议大夫。因谏李之事逐致仕而归,生一子兼。

     
上官兼  生一子胜。

     
上官胜  为蜀太尉,生二子光、茂(兄弟分为东西二派祖)。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7:08:16

主题

好友

3365

积分

东山高士

不过要是算一算期间的时间跨度,OMG:icon19: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7:26:59

主题

好友

1196

积分

太守

不知道这个族谱可不可信啊:28: 如果真实性可以保证,那上官胜就应当是确切无疑的蜀汉太尉了。

但无论如何,这也无法消除我对蚂蚁你抱有的那份深深的BS之情:burn: :rolleyes:


上官期 生一子(因霍光斥籍失其名),旧序载期之孙谓瑶封为章帝司隶校尉。又记其之七世孙谓资,封为侍恒帝官拜谏议大夫。因谏李之事逐致仕而归,生一子兼


上官兼 生一子胜。



按照这份族谱,上官胜是上官安儿子上官期的孙子上官瑶的五世孙上官资的儿子上官兼的儿子:99: 也就是说,上官胜其实是上官桀十一世孙:surrender 这个字,明显还是存在的......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7:40:5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Post by 曹仲德
李严却不动怒,反推荐杨洪当了蜀部从事,也就法正所掌蜀郡的郡部从事。一下由蛮荒之地犍为的功曹变成中央蜀郡的从事,可谓飞升。也可以说新任蜀郡太守杨洪是李严、法正的旧属故吏,根本就是法正派系的人。

这里错了,“蜀部从事”不是蜀郡太守法正的属官,而是益州牧的属官

“蜀部从事”也叫部...


仲德兄,

《后汉书》有云:其余部郡国从事,每郡国各一人,主督促文书,察举非法,皆州自辟除,故通为百石云。

可杨洪之职蜀部从事未必是部蜀郡从事,在写本文之前已经查过了蜀部从事究竟属于州郡那方的官吏,《华阳国志》里有两说:

劉后初載,實多良才。季休忠亮,經事能治。楊洪,字季休,武陽人也。先主領牧,為部屬從事。

廖本注云:「當作蜀部。」顧觀光逕依之改作「蜀部從事」。今按,部屬從事即諸部從事,或省云部從事,郡一人。《三國志‧洪傳》作「蜀郡從事」,謂蜀郡部從事也。

部謂「州部」。蜀為益州之一郡,不得稱部。廖說無取。

按《华阳国志》说,杨洪为“部屬從事”。而按《华阳国志》注引《三国志》为蜀郡从事(与今本“蜀部”不同)。反对廖本意见以蜀郡为益州一郡,不得称部为理由,而根据《三国志》,郡称为部的也有不少,如蜀汉有蜀郡北部都尉、东吴有丹阳西部都尉。也就是大郡常分为南北部或东西部。

故此又考虑到《华阳国志》里部属从事和蜀郡从事之称,所以暂从廖说,把蜀部从事算到郡从事,而不是州从事去了。

如果按《华阳国志》注引《三国志》之蜀郡从事来算,那么杨洪就肯定是法正属官了。
回复 举报
2006-11-23 17:43:36

主题

好友

3365

积分

东山高士

Post by 化甲驽
不知道这个族谱可不可信啊:28: 如果真实性可以保证,那上官胜就应当是确切无疑的蜀汉太尉了。

但无论如何,这也无法消除我对蚂蚁你抱有的那份深深的BS之情:burn: :rolleyes:


上官期 生一子(因霍光斥籍失其名),旧序载期之孙谓...



偶快被BS的钻地缝了:icon03: ....上个班发个贴容易吗我:em20:

偶承偶是跳着看的,看到旧载,又载之类的词,以为是补记之类的东西,直接跳过看最后一句了:icon03:

这次弄个详细点的族谱:

从始祖子兰公至东、西祖各世
一世祖:子兰公,

二世祖:上官??(靳 尚),

三世祖:上官屹,长子上官荣,次子上官华…(入关中失名待考),

四世祖:上官荣,

五世祖:上官禄,

六、七世祖…待考,

八世祖:上官桀,

九世祖:上官安,

十世祖:上官期,

十一世祖:上官丝,

十二世祖:上官繇(由),

十三世祖:上官铉(郎),

十四世祖:上官瑶,

十五世祖:上官隆,

十六世祖:上官毓(机),

十七世祖:上官资,

十八世祖:上官兼,

十九世祖:上官胜,生二子,长子上官茂,次子上官先,

二十世祖:上官茂、上官先,从这开始分东西祖。上官茂为西祖,

上官先为东祖。
回复 举报
2006-11-23 22:27:17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Post by 辽东管宁
仲德兄,

《后汉书》有云:其余部郡国从事,每郡国各一人,主督促文书,察举非法,皆州自辟除,故通为百石云。

可杨洪之职蜀部从事未必是部蜀郡从事,在写本文之前已经查过了蜀部从事究竟属于州郡那方的官吏,《华阳国志》里有两说:

劉后初載,實多良才。季休忠亮,經事能治。楊洪,字季休,武陽人也...


《华阳国志》里面不是什么两说,廖的本意是说改作“蜀/部从事”(即”蜀郡部从事“),今校者错误理解作“蜀部/从事”,因此说他错了。

”从事“本来就是州才有的吏属,郡是没有的,老管专门查过这个问题,不知道查职官史没有。

另外再补充两句,编辑进来:

三国志:严欲荐洪於州,为蜀部从事。华阳国志:先主領,為部屬從事。

这里实际上已经从侧面把杨洪是州吏还是郡吏交代了
回复 举报
2006-11-24 21:16:1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仲德兄,

就是特意去查了郡职有无从事,才查出一头雾水来,《后汉书,三国志补表》里,有这么一句:

蜀:郡职可考者有功曹.........督军从事(蜀郡何祗、广汉王离)

而有看别传:

德绪名禄,巴西安汉人也。先主定益州,为郡从事、牙门将。(《杨戏传》)

臣昔以人乏,谬充备部职。时涿郡太守王雄为西部从事,与臣同僚。(《魏名臣奏》载《安定太守孟达荐王雄表》)

龚禄和王雄两个也都是郡从事。

关于杨洪被李严荐,和刘备为,本身就有冲突,《华阳国志》漏了刘备领益州,杨洪为郡功曹。况且刘备府任命蜀郡官员也不奇怪,毕竟蜀郡治所成都就是刘备大本营。

另外既然督军从事是郡职,那么杨洪的蜀郡从事大有可能就是此职务,

“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洪”

为发兵的事务当然要去问督军从事
回复 举报
2006-11-25 02:47:04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三国志后汉书补表》貌似没把杨洪的”蜀部从事“列为郡职,如果这个表说的就可以摆出来当结论的话,老管已经自己把自己否定掉了:)如果不能当结论,那么老管就需要说明,这个表凭什么断定何祗跟王离的”督军从事“是郡职而不是州职。”督军从事“三国志及注凡七见,除了这两条外,牵弘,马超,费诗,杨戏都可断定是州职,边章没明确信息,这个老管自己可以检索,我就不一一贴出来占篇幅了。

王雄那个“西部从事”,我同样看不出来为什么认为它是郡职。孟达称和王雄同僚,而孟达是扶风人,是不可能在蜀地作郡吏的。至于龚禄那个“郡从事”,我猜是“部郡从事'掉了个”部“字,或者就是部郡从事的省称,把“郡从事'理解作”郡太守的从事“,这也是没依据的。

ps:我说的是职官史,比如《中国职官沿革史》之类
回复 举报
2006-11-26 16:40:1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仲德兄,

杨洪那个蜀部从事也有可能是部属从事、或者蜀郡从事。而那个表在州职和郡职里都出现过督军从事,也可以说明州郡皆有督军从事。而费诗和杨戏的也看不出是否在州,特别杨戏的“戏年二十馀,从州书佐为督军从事,职典刑狱,论法决疑,号为平当”,“职典刑狱,论法决疑”怎么都不象督军从事的活,疑点也不少。

那个孟达是魏国安定太守孟达和扶风孟达是同名之人,那从事是安定西部从事,大郡当时往往分东西部或者南北部。

而关于郡从事,我看未必是掉了部字,把“郡从事'不能理解作”郡太守的从事“,那么我看把蜀部从事理解为州部蜀郡从事,也是没什么依据的事情。关于郡从事和部从事以下还有几条可以看看:

魏济北郡从事椽弦超。字义起。以嘉平中。夜独宿梦有神女来从之。(《搜神记》)

武陵部从事樊伷诱导诸夷,图以武陵属刘备,外白差督督万人往讨之。权不听,特召问濬。(《江表传》)

当然仲德兄认为济北郡从事不代表济北郡的从事,那么在下也没什么好说了。

最后,比起《中国职官沿革史》之类的今货,我还是宁可看看清人考证的管用些:glare:
回复 举报
2006-11-26 21:47:11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Post by 辽东管宁
杨洪那个蜀部从事也有可能是部属从事、或者蜀郡从事。而那个表在州职和郡职里都出现过督军从事,也可以说明州郡皆有督军从事。而费诗和杨戏的也看不出是否在州,特别杨戏的“戏年二十馀,从州书佐为督军从事,职典刑狱,论法决疑,号为平当”,“职典刑狱,论法决疑”怎么都不象督军从事的活,疑点也不少。


杨戏既然由州书佐迁为督军从事,州书佐为州职,督军从事自以州职可能性为大。

费诗之为督军从事,系于州牧之后,当然也属州职。——先主领益州牧,以诗为督军从事

《益部耆旧传杂记》:(何祗)初仕郡,后为督军从事。时诸葛亮用法峻密,阴闻祗游戏放纵,不勤所职,尝奄往录狱。众人咸为祗惧。祗密闻之,夜张灯火见囚,读诸解状。诸葛晨往,祗悉已闇诵,答对解释,无所凝滞,亮甚异之。出补成都令。
(王离)为督军从事,推法平当,稍迁,代祗为犍为太守。
可见“职典刑狱,论法决疑”正是督军从事所为。

又如老管所引《三国志补表》,将督军从事系于郡者,有蜀郡何祗、广汉王离。但如上裴注所引,并无二人为郡职的确证。

Post by 辽东管宁
臣昔以人乏,谬充备部职。时涿郡太守王雄为西部从事,与臣同僚。(《魏名臣奏》载《安定太守孟达荐王雄表》)
Post by 辽东管宁
那个孟达是魏国安定太守孟达和扶风孟达是同名之人,那从事是安定西部从事,大郡当时往往分东西部或者南北部。


一、王雄之籍贯为琅琊人,怎么会就辟于安定?

二、孟达明说了昔以人乏,谬充备部职,则非为安定太守之时。孟达为安定太守,则非安定本地人,其所为的部职自然也不是安定郡。当时王雄与与臣同僚。又怎么可能是安定西部从事呢?

又王雄为涿郡太守在魏文帝时,与扶风孟达同时。此安定太守孟达未必不是扶风孟达,或许孟达曾由新城转安定,或为误载。

唯有龚禄之“郡从事”,郡部二字相近,误部从事为郡从事也并非没有可能。部从事之称,并非单见。
《英雄记》曰:袁绍之在勃海,馥恐其兴兵,遣数部从事守之,不得动摇。
《臧霸传》:迁徐州刺史。沛国武周为下邳令,霸敬异周,身诣令舍。部从事总詷不法,周得其罪,便收考竟,霸益以善周。
《辂别传》:辰仕宦至州主簿、部从事,太康之初物故。”
《季汉辅臣赞》:永南名邵,广汉郪人也。先主定蜀后,为州书佐、部从事。

《后汉书·戴就传》:扬州刺史欧阳参奏太守成公浮臧罪,遣部从事薛安案仓库簿领,收就于钱唐县狱。
《八家后汉书辑注》:桥玄为部从事。时陈相羊昌受取狼藉,玄到陈,案考昌,得其奸臧案。
《晋书·赵至传》:幽州三辟部从事,断九狱,见称精审。


桥玄一例,按
《桥玄传》:玄少为县功曹。时豫州刺史周景行部到梁国,玄谒景,因伏地言陈相羊昌罪恶,乞为部陈从事,穷案其奸。
注云:部犹领也。


由豫州刺史所任命,称部陈从事,可见部从事前系郡国名,并非郡职。弦超、樊伷当同此断。
回复 举报
2006-11-27 08:45:37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to老管:

重复下前面的意见,”郡从事“也罢,”济北郡从事“也好,都可能是部郡从事的省称,也可能是部郡从事佚一部字。要证明郡里面存在”从事“这类官属,必须要有确定性的例子,比如某某郡辟某某为从事,或者某某为从事事某某太守之类具体事情,从史书中检索出两三个疑似的名字说明不了问题。

就具体问题而言,后出的肯定比先出的精确,就道理就好像今天一个平庸的大学物理教师写本书可能都比牛顿高明一样,这个与学问大小无关。今人的职官史和清朝人的考证书谁更精确,这根本不能成为一个问题,除非老管特意去找拙劣的书来读。

to冒牌:

部从事就是部郡从事,具体到地方,就叫部某某郡从事。


ps:枝蔓又越来越多,篇幅又越来越长,叹气,现在上琅琊很慢,这个贴儿可能不会再跟了,以后有机会再讨论
回复 举报
2006-11-27 11:26:55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俺去查了《后汉书三国志补表三十种》中的《三国职官表》。
此表在州刺史属官的督军从事中列有费诗、何祗、王离,在太守属官的督军从事中又列何祗、王离。前后矛盾,岂可作为凭证?
同样是此表,将武陵部从事樊伷明确列于州属,老管却又不予采信,而以其为郡属。
《三国职官表》错误颇多,就如杨洪,就同时被列入益州功曹从事、益州治中从事两条下。陈茂同的《中国职官沿革史》于三国职官的记载也颇为疏略。很难说哪本书更强。



顺便说一下俺对所谓扶风集团的意见。

就老管所列最初的扶风集团名单,有法正、孟达、射坚、射援、上官胜等。但射坚、射援、上官胜等未见有与法正、孟达等相来往的记载,断其与法正、孟达等勾结未免武断。除了射坚、射援、上官胜以外,可以明确有来往的扶风人也只有法正、孟达两个老乡而已。
(这里有个小错误,射援当为议曹从事中郎、军议中郎将,而非议曹从事、中郎,既为中郎则非中郎将。射援列于长史、司马之后,则为从事中郎无疑。又从事中郎未有分曹之记载,俺的看法是此处议曹二字或为衍文,乃涉后文军议中郎将而误。)
又李严与孟达有书信来往,也很难作为二人有勾结的证据。孟达与诸葛亮同样有书信来往,难道诸葛亮也是扶风集团的?
彭羕为法正所赏识,老管就以此为彭羕加入扶风集团的确证。但赏识彭羕的还有庞统,莫非庞统也属于扶风集团?
彭羕与秦宓最为交好,为何老管又不以为秦宓是扶风集团的?

至于老管以为刘备赏赐之厚不可能一人独吞,而是分配给各自的部曲,也无根据。“赐钱千万”之类的赏赐并不少见。
《后汉书·济北王传》:自永初已后,戎狄叛乱,国用不足,始封王薨,减赙钱为千万,布万匹;嗣王薨,五百万,布五千匹。时唯寿最尊亲,特赐钱三千万,布三万匹。
至汉末钱币贬值,刘备所赐实未必比此类赏赐丰厚。
而以此大做文章,推断法正有大批关中人作为部曲,大可不必。
刘璋显然不可能把大量东州兵交给法正带领。否则也不会有法正、孟达等不得意于刘璋,因而勾结刘备入川。
若以法正之部曲为刘备定蜀后所分领,(马超同断)法正、马超原无多少军事实力,则老管所说的扶风集团占据高位,是由其实力所获得,又是自相矛盾。


老管以为杨洪也是属于扶风集团,原因是杨洪被李严所举。如前所说,定李严是扶风集团已属武断。

始洪为李严功曹,严未(至)至犍为而洪已为蜀郡。

也证明一点,杨洪担任蜀郡太守后,李严才正式上任犍为,也就是说李严平叛是在杨洪任职后,这正说明犍为郡正是看到重用本郡大族杨洪,才全力协助李严平叛。


上面为老管原文,但此处所引网上的三国志文本有错,正确的文本是:
始洪为李严功曹,严未(至)[去]犍为而洪已为蜀郡。
李严还在犍为太守任上,杨洪就担任了蜀郡太守。一字之差,相去千里。
李严平叛时,刘备已经入汉中。刘备争汉中时,杨洪任为蜀郡太守。则李严平叛必与杨洪无关。
若以杨洪曾为李严所举,便断其为李严的人,则杨洪与李严不合而辞去的情况,如何解释?杨洪屡为诸葛亮所提携,怎么就不是诸葛亮一系的人?
严欲荐洪於州,就算这里“欲”字为衍文,那也不过是荐洪於州而已,以杨洪为蜀部从事还是刘备自己拿的主意,并非李严把他塞到法正那里。杨洪与法正之交往,未见史籍,更无从提起二人为同党。

所谓扶风集团不过是牵强附会而已。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13:25 , Processed in 0.0594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