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376|回复: 21

析论关羽征伐襄樊作战──兼论《隆中对》钳型夹击

[复制链接]
2006-9-25 13:49:1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color="DarkGreen"]  -----------------------------------------------------------------------
 
  目录
 
  一、序言
 
  二、关羽出兵时间
 
  三、围城襄樊之前诸事
 
  四、刘备与关羽之双钳夹击
 
  五、失荆并不妨害《隆中对》
 
  六、结论
 
  ----------------------------------------------------------------------- 

  一、序言
 
  历来盛称关羽擅自北伐襄樊为孤军深入,而且对刘备为何不派兵援救,感到万分迷惑,其实关羽用兵襄樊本为贯彻《隆中对》之军事战略布局。
 
  《隆中对》的钳型夹击提到:「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如果关羽能出军宛、洛的话,加计刘备用兵于汉中的话,刚好落实两路钳型夹击。孔明于建安十二年时提出《隆中对》时,刘表控制襄樊,荆州北部宛城、洛阳尚落入曹操掌握,所以才有荆州兵攻击宛、洛,但是后来襄樊沦陷,关羽的计划也应与时俱进,配合修改目标为襄樊。
 
  关羽攻襄樊、刘备攻汉中,仍然符合《隆中对》的计划。
 
  正因汉中作战与襄樊会战同时进行,是以刘备无暇分兵,再上荆州守将叛国通敌,关羽因而意外败亡。
 
  二、关羽出兵时间
 
  关羽出兵时间,向闻建安二十四年七月,不过对照其它史实,此非关羽出兵的时间。
 
  刘备称王为建安二十四年秋天:
 
  史料可见诸《三国志.蜀书.关羽传》:「二十四年,先主为汉中王,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是岁,羽率众攻曹仁于樊。曹公遣于禁助仁。秋,大霖雨,汉水泛溢,禁所督七军皆没。」得知「是岁」,即当年建安二十四年。相同的记载还可见于《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建安二十四年)秋,群下上先主为汉中王。」各传说法一致。
 
  然后曹操什么时侯派于禁为援军呢?
 
  经查《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以夫人卞氏为王后。遣于禁助曹仁击关羽。八月,汉水溢,灌禁军,军没,羽获禁,遂围仁。使徐晃救之。」也就是建安二十四年的七月曹操派于禁出发。所谓的援军,就是救援前线的军队。于禁之援军记载可见建安二十四年七月,然后在八月才被关羽击溃。
 
  那么曹仁与关羽的交战,是不是应该早于于禁援军的出发时间,也就是建安二十四年七月以前。即除了于禁被歼往前推,在当年上半年度或年中期间,曹仁先遭关羽包围樊城,或者是关羽出师的时间应该更早于此。
 
  顺序如下:关羽出师──>关羽战曹仁──>援军于禁出发──>于禁与关羽交战。
 
  已知于樊出发(七月)及于禁败亡时间(秋,八月),那么关羽应该在何时战曹仁,或是关羽何时出发呢?
 
  再说关羽的动作很大,从《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建安二十三年)冬十月,宛守将侯音等反,执南阳太守,劫略吏民,保宛。初,曹仁讨关羽,屯樊城,是月使仁围宛。」看出曹仁为了攻击关羽,才屯驻大军于樊城,所以关羽与曹仁之间的战争,就不一定要由关羽主动攻击,若是曹仁先发动攻击,关羽极可能为了自卫反击,不慎使用到过时地图,不小心反击到曹仁根据地樊城,此举未尝不可。《三国志.魏书.庞德传》:「侯音、卫开等以宛叛,德将所领与曹仁共攻拔宛,斩音、开,遂南屯樊,讨关羽。」曹仁不只是平内乱,的确有向外讨伐关羽之心。
 
  再看《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建安)二十四年春正月,仁屠宛,斩音。」注引《曹瞒传》提到:『是时南阳闲苦繇役,音于是执太守东里衮,与吏民共反,与关羽连和。南阳功曹宗子卿往说音曰:「足下顺民心,举大事,远近莫不望风;然执郡将,逆而无益,何不遣之。吾与子共戮力,比曹公军来,关羽兵亦至矣。」音从之,即释遣太守。子卿因夜踰城亡出,遂与太守收余民围音,会曹仁军至,共灭之。』这里提到关羽与侯音暗通款曲,以及关羽派兵之事,这已是建安二十四年春天的事。
 
  侯音在建安二十三年十月就起兵,而且已有交通关羽,正在等关羽援兵,曹仁虽镇压侯音而来,但亦用对付关羽之意,可见就宛城之叛,不能忽视关羽正往宛城路上的影响。
 
  三、围城襄樊之前诸事
 
  除了关羽侵犯曹仁外,从这些陈寿的三国志正史文字中详读,发觉关羽不仅只是简单的北伐攻击曹仁而已,曹仁亦有意思准备攻击关羽的打算。
 
  只是没有记载确实的交战时间,所以无法得知为何时,但是曹仁打算与关羽的交战,必定早于于禁庞德援军与关羽交战。曹仁本有攻击关羽的打算,所以不会随便求援,一定是遭遇交战不利,不会未曾交战就求援。总不会关羽还没来,曹仁未战就觉得必败,事先向曹操提出申请求援,曹仁本是攻击方。至少也得经双方会战比较,历经激战以后,始知双方优劣。
 
  刘备在建安二十四年秋天才称汉中王,那么关羽的远征时间会不会不在刘备称王后出发呢?通常秋天指从立秋到立冬的三个月,相当于七、八、九月,以下用最早的七月作假设。
 
  各事发生需要时间:
 
  一、刘备在汉中完成称王,自夏五月曹操离后,准备需时间;
 
  二、刘备若通知关羽出兵,从汉中派人诣关羽,通知需时间;
 
  三、关羽再率军前往樊城,磨剑备粮部队出发,行军需时间;
 
  四、关羽还要与曹仁交战,曹仁经交战后不利,会战需时间;
 
  五、曹仁派使者晋见曹操,从樊城突围到长安,求援需时间;
 
  六、曹操令于禁庞德出发,从长安到樊城北部,移防需时间。
 
  这些事情全部加起来,除非悉皆在一个月内完成,才有可能在刘备于汉中称王的七月同时,曹操又能使于禁于七月出发。史书「是岁」指「当年」,通常用于追述,又曹仁于建安二十三年十月围宛,城内侯音为何会相信:「比曹公军来,关羽兵亦至矣。」再加上曹仁欲讨关羽等事,可见关羽的威胁相去咫尺,或者关羽已经出兵正在周围。
 
  结合以上诸事及曹仁围宛城平侯音等,因此关羽是否一定在刘备称汉中王后的七月出发,值得怀疑。
 
  四、刘备与关羽之双钳夹击
 
  既然曹操于建安二十四年五月撤军汉中,而关羽被袭在当年十二月,为何刘备无暇派兵?
 
  最初,刘备一生对曹操屡屡铩羽,却能在面对曹操最后一役获胜,因而夺取汉中,此非曹操突然愚味无能,或是刘备瞬间英明过人,而是双方战略与战术的交互较量。
 
  曹操对汉中倾巢而来,曹洪、曹休、曹真、夏侯渊、张合、徐晃、郭淮及杜濩等良将亦悉参战,除了东面的张辽及臧霸等外,已是全国性最佳黄金阵容出线。面对曹操来势汹汹,未必没有因应之道,孔明早就针对逐鹿中原提出《隆中对》:
 
  汉中、襄樊、合肥,刘备与孙权东西战线三路同时进攻曹操的说法,正是《隆中对》提到的结好孙权、牵制曹操:刘备与孙权为大钳,东西两钳夹击曹操;又刘备此路可分荆州与益州,是为小钳,东西两钳夹击曹操──就曹操的立场,面临刘备与孙权同时攻击,若不能面面俱到,在双钳夹击下,两者防卫必失其一;汉中与襄樊,也是双钳,曹操在汉中与襄樊之间,若撤军增援,则必失其一。虽然后来孙权屡攻合淝有绝大的原因是为他自己,但这也在《隆中对》的计算之中。
 
[color="Red"]  小左钳  小右钳  
 
  汉中   襄樊       合肥
 
     刘备         孙权
 
     大左钳        大右钳
 
  曹操与刘备相持于汉中,若相拼国力,或比较后援及粮秣补给,刘备劣势,曹操可胜。但是如此一来,重汉中则失荆州,曹仁在襄樊就会被关羽所攻下,反之亦然,曹操重荆州则失汉中──曹操经历长考,最后决定撤军汉中,这才是刘备占领汉中的主因。相反的,如果刘备选择撤军的话,曹操就会以优势兵力重拾汉中,是以刘备使用据险拒战的策略正确,不能轻易分兵。
 
  刘备用兵亦取重避轻,斩杀夏侯渊后,占领争地后,刘备得意自称:「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因为「我不欲战,虽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正如关羽在樊城围点打援,全歼于禁、庞德,「攻其所必救也」。若是曹操两面作战,刘备与关羽正准备双双击破,分别取得汉中及襄樊,只是曹操悬崖勒马,决定放弃汉中,全力拯救襄樊,所以失汉中而得襄樊。
 
  曹操对荆州作战的配兵如下:
 
  (一)守军曹仁驻守樊城,另以吕常屯守襄阳。
 
  (二)援军于禁及庞德,战后没死被俘有三万余人,可见战前应超过三万人。
 
  (三)援军徐晃,至少有殷署、朱盖等凡十二营。
 
  (四)援军张辽,率诸军西移,但是走到中途关羽已败。
 
  (五)曹操本人,率诸军预计与张辽会师后前往襄樊。
 
  此亦曹操举国倾巢而出,曹操被动疲于奔命,关羽能造成此一形势,业已发挥《隆中对》之钳击效应,故被牵制调动。接下来关羽若能迅速占领襄樊,或许还能重演刘备占领汉中,但是若是不利而撤退,也助攻刘备争取得分,《隆中对》的钳击效应可以满意,如果这种「两夹取一」多来几次,金山、银山也有被夹光的一天。
 
  因此关羽若遇战不利,和平撤退是最好的选择,只是此时突然发生盟友孙权的叛盟及友军麋芳士仁的叛国,导致关羽无家可归。不但关羽无法预料,连刘备也难以知悉,等知道消息时,荆州业已丧失。卖国通敌不会事先通知刘备,而白衣渡江更是避免风声走露。
 
  不是刘备不愿救援关羽,而是知道的时间太晚,汉中又临时不能抽身,不但无法及时分兵,事实上也为稳定汉中不能分兵。等到安定汉中,人心已定后,整军抽调移调准备东征时,时间已越明年。
 
  关羽北伐时,出兵太少,前方苦战,难攻不下;关羽倾巢而出,后方不保,江东偷袭。这不是关羽骄不骄傲的问题,换成孙武、吴起等盖世名将来守荆州,亦是难解此一出兵与留守的矛盾。这与关羽的骄矜或是对交好孙权的外交无关。关羽北伐之时,关羽与东吴之间的政治外交还没有到交恶到作战的程度,即使关羽送虎女(再加厚币丰财),孙权的翻脸仍无法预期。
 
  成功总要多方配合,失败难免许多意外。
 
  五、失荆并不妨害《隆中对》
 
  攻地而结好,除非忘仇;失地却联盟,未尝不可。
 
  相同的情况也会发生在孔明的身上,如果孔明东征荆州后,除非能立刻与孙权结盟修好,否则实在很难保证孙权不会誓师报仇。当然,杀人放火侵略别人一块土地后,然后要求别人不要记仇,呼吁对方爱好和平,不要发动战争,就算孔明本人再去江东舌战群儒,这种环境也很难办到。而且孔明东征荆州还不见得有十分把握,刘备当年失败就是例证,战争没有必胜的道理,但是一但开战,就无法中止,等于是宣战后,当场就失去盟友。蜀汉与东吴二小国加起来还没有曹魏大,二小国互相征讨,曹魏的机会就来了,正如鹬蚌相争,渔人获利。所以孔明有比取荆州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结好盟友,荆州就不能再去费心思。
 
  再从损益消长的计算,获得荆州后,所要防守的范围变大,也树敌更多,这样的荆州,虽得何益?《荆州带衰论》的立基点在于战略地位属于兵法上的「衢地」,宜交不宜争。反观不取荆州,孔明一来可示好于孙权,再来缔造同盟机会,反正翻脸攻击都不见得有利,不如就干脆承认对方在荆州的主权。于是蜀汉及东吴不再为荆州而战,可以共同联合阵线,一致对曹。放弃已经失去的东西,换取未来可能的机会,比起征战多年,就为了弥补过去的伤口,两者虽考虑各不同,但不吝各有天地。
 
  弃子得势,不因小失大,重局部更应瞰宏观。
 
  「多操之敌」,原本是用在刘备身上,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孙权,孔明不取荆州,从此孙权可以专心征讨曹操,而且孔明在东方就不必抽调太多兵力,只有李严的部队即已足够。要是攻下荆州,势必要再移驻军队来防守,拥有荆州,有利吗?
 
  三国交战于此,并不代表拥有举众皆争的重要性。就以曹操而言,关中平原一带,不论米粮或是兵源,甚至于文官武将,会不会比起荆州优势?东西两京再破败,还是比当时边陲的襄阳樊城较具发展性,颖汝人才济济,一直到后世还是政经中心,所以关中颖汝的优点非常显明。那么为何刘备不攻洛阳,孙权不征长安?反而集中在荆州讨伐襄樊呢?因为他们认为荆州比较关中重要吗?不是的。看地理位置就知道了,因为关中与蜀吴没有交集,所以要打主意也要等边陲先攻下后,再徐图中央,不是不打长安,而是先攻襄樊,方始能与关中相邻。荆州正值多战之秋,只因正巧位于「诸侯之地三属」。
 
  相反的,孔明在没有荆州的前提下,二次与江东结盟,其中有次不过遣使与孙权歃血誓盟,议约瓜分关中。所谓「失荆州会使《隆中对》失败」的说法不攻而破,事实上证明,孔明不争荆州,仍然可以完成「结好孙权」的任务,约定二家联盟军事抗曹,正是《隆中对》的双钳夹击。
 
  事实总是胜于雄辩:与其在理论上钻研破漏可趁,不如在史料中察阅过程意义。
 
  六、结论
 
  关羽贯彻执行《隆中对》功败垂成,关键可议。
 
  首先是后防不战而降,沦陷的过程是公安的前哨被骗在先,吕蒙仍然无法长驱直拔南郡的麋芳,一直到收降麋芳后,才开始展开军队发动攻击关羽前线。这表示南郡还是可以坚守,只要撑到关羽回军,以归师的威力,即使不加上麋芳前后夹击吕蒙,关羽光复南郡的可能不是没有。
 
  而且关羽已经派人把三万俘虏送回江陵,江陵又是坚城,有兵有城,可守无虞。但守将麋芳若不想防守,早失斗志,下场不战而降并不奇怪。
 
  所以真正造成南郡失守的人关键人物是麋芳及士仁两位守将的敌前倒戈,也就是真正失荆州的罪魁祸首。关羽人在襄樊,不在南郡,吕蒙偷袭的是南郡,不是襄樊,当然整体的最高责任归在麋芳及士仁的叛变降敌(不管是不是被迫)。曹操当年血洗徐州时,大本营兖州被张邈勾结吕布,一夕变色。但是没有人说过曹操大意失兖州,本来就是兖州举州皆叛(三城除外),罪在张邈当汉奸勾结外贼。
 
  麋芳及士仁也不是不得己,按荀彧与程昱身为守将,坚守到曹操回军,因此曹操再次光复兖州。拿关羽大意失荆州的事相比较,如果麋芳及士仁能作到荀彧与程昱的程度,是不是不会让关羽失去荆州?荀彧与程昱当时遇到的敌人是有勇猛武将之称的吕布,还有内贼张邈及智谋陈宫;而麋芳及士仁的对手不过是久病多时、行将就木的吕蒙(攻下荆州还没来得及领赏就病卒),东吴还要耍阴谋、用偷袭而来。那么麋芳及士仁有没有能力比荀彧与程昱更能处理坚守的任务?
 
  能作到而不去作,这就是为何必须把失荆州的责任归咎于麋芳及士仁。关羽不是因为战败,而是因为退败。
 
  既使关羽未能与孙权外交结好,但是这并非麋芳及士仁投降卖国的振振理由,江陵是个坚城,昔日建赤壁大功的周瑜、程普、吕蒙及甘宁等人(几乎是江东的举国的黄金阵容),江陵还是坚守一年有余,若是守将能坚持到关羽回师,或者江陵守城至少有三万兵力,不是不能战。
 
  事实上关羽在《隆中对》的任务也已完成,对中原产生压力,曹操已经回师,抽调汉中的兵力,所以刘备因此成功夺取汉中,足见《隆中对》的钳型攻击,以分兵合击的姿态,两顾必失其一,任务成功,可以满意。这种蚕食得地,多来几次也会变鲸吞,势力愈大愈容易奏效。另外一面,孙权不要再犯围击合肥的错误,趁曹操不在,鱼肉徐州大有可为,曹操忙于汉中与襄樊,无暇顾及东方,否则孙权一再被张辽血战逍遥津所吓阻,当然无法北上。
 
  另外吕蒙的战略评估也有错,轻敌必然骄兵,按其申言:「徐土守兵,闻不足言,往自可克。」但是孙权出兵却常常「被克」,还差一点被追杀掳掠,吕蒙太高估江东兵的围城技术。又吕蒙担心七、八万人守不住徐州,就算得了徐州也要吐出来,但是守边就是巩固领土的表现,没有能力守边,最好当初不争。一但孙权无力向曹魏争锋,只能向西打交道,荆州再啃有限,这也注定孙权偏安角隅。看看刘备在汉中如何坚守,以疲曹操,以老士卒,还有魏延如何以汉中太守迎击曹魏来袭,就知道坚守实力与积极进取何在。
 
  自刘备东征崩殂后,孔明以《隆中对》精神,二度遣使向孙权再结联盟,此时虽只有消极的二家联盟弛攻曹魏,但基本上偷袭关羽的翻脸已不复存在。事实孙吴基本上也未配合过《隆中对》,应付式的虚张声势,顶多是吸引曹魏驻兵防守,《隆中对》已失这种国与国的两路大钳,仅剩自家军的两路小钳执行。像首伐的赵云疑军与袭击陇右,三伐的袭二郡及欲截主力,四伐的上邽与祁山等,几乎都是采用两路分兵,皆可印证《隆中对》的钳型攻击。
 
  促成关羽之死的各家角色,襄樊聚有曹仁、于禁、庞德、徐晃(还有张辽及曹操等在半途的援军),江东来自吕蒙、陆逊、璠璋、朱然及诸葛瑾(含宗室孙桓及君主孙权亲征),刘备势力有麋芳及士仁叛将,几乎动员当时三国枱面上文臣武将。统计刘备虽然夺取汉中,却也失去荆州,日防夜防总是家贼难防,内部人永远是扯后腿的最大动力。关羽在战前考虑吕蒙,因而多留备兵于江陵,直到前线不利才抽调备兵,但是在吕蒙情报不周未能趁虚而入时,关羽已完成把留兵回防,中间顺便围点打援击溃于禁庞德,还把三万战俘送回江陵。到此吕蒙的白衣渡江已经失效,因为关羽在江边屯候只是为了通知关羽后方有变,赶紧回防救江陵,一但关羽早将备兵送回江陵,关羽知不知道后方有变已无关紧要,反正江陵城已有足够的兵力自卫。只是千般无奈想不到,最坚强的堡垒往往从内部被攻破,麋芳开城献降,投靠孙权反正还是当将军,出卖别人只好对不起了。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关羽的失败,出师未捷身先死,使最有可能实施的《隆中对》为之扼腕。
 
[color="red"]  (全文完)
 
  2006/09/25
回复 举报
2006-9-25 16:46:39

主题

好友

4

积分

布衣

赞同

我也一直觉得家贼糜芳仕仁是失荆州的罪魁祸首,关老二在前面对抗曹操最精锐的部队,而且支援是源源不断。作为后方守备的最高长官,供给粮草,支援前方,巩固防守是当仁不让的,却干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不齿。即使是与关老二有过节,那也是私人恩怨。国事私事岂能并同?
但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能坐在这样关键的位子上呢?难道当时荆州已经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吗?守将的选择是由关二决定还是刘备决定的?
回复 举报
2006-9-25 19:19:23

主题

好友

225

积分

县尉

《后汉书·献帝纪》记载,刘备称汉中王是在七月。
回复 举报
2006-9-25 21:24:15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补充

 
  时下关羽秋时出兵甚嚣尘上,最早真的不过为七月吗?
 
[color="Blue"]  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庚子,刘备自称汉中王,同时曹操令于禁出发,以助曹仁;翌月或者尔后,当刘备回成都时,于禁被关羽所破;曹操从长安东退洛阳,刘备重回汉中;冬十月,曹操自洛阳征关羽,闰十月,孙权命吕蒙白衣渡江,次月剿捕关羽,注意到其中关羽向北逃亡的路线。
 
  以下分三个阶段:
 
  (一)从汉巴战争开始,刘备动员张飞、马超、黄忠及赵云,有没有人注意谁在英英美代子(闲闲没事作?)首帖没有提到太医令吉本提到:「时关羽强盛...挟天子以攻魏,南引关羽为援。」孙狼(没有敲错字,不是孙郎)不愿被抽兵到汉中,因而叛乱,遂「南附关羽」。还有刘封及孟达进取东三郡,正好串连起汉中与荆州。
 
  (二)刘备攻下汉中后,关羽扩大战果,主要战役围点打援,击溃于禁及庞德,除围樊城,又攻襄阳。另外继续实施「遍地开花」战术,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皆降于关羽,又结合孙狼等支党,北方颍川郡郏县,粱和陆浑(此三地在司隶和豫州界内)声势鼎沸,史称「威震华夏」(当时的「华夏」专指中原或关中,并没有全中国的意思),但是足够让曹操疑虑迁都。
 
  (三)第三阶段为刘备重回汉中,关羽准备北进,若是辅以孙权挺进合肥,曹操集团指日可钳破,没有张辽的合肥,被抽军的徐州,孙权再打不下来,真得应该好好检讨。而关羽被包围在意料之中,最强盛的士兵本来就应该被包围,否则又怎能吸引曹操西撤汉中、于禁南下援军及张辽东退合肥呢?
 
  以上应为执行《隆中对》原本的沙盘推演,只是出了背叛,然后再放风声「千古谁识借荆州」之类,再来就是推说关羽太骄傲,或是擅取湘关米等借口,模糊焦点,先声夺人。
 
  如果范围只在关羽与草包,答案不外「关羽是草包」、或「关羽不是草包」之间作辩证,但是若能从大方向、长时间综合归纳,不仅可以发现《隆中对》的钳型夹击,也可以把眼光看到刘备(汉中)、刘封(上庸)及关羽(襄樊)的联合战线,甚至是离洛阳六十公里到许昌以南皆有关羽支党。
 
  因为位子决定态度,高度决定视野,斤斤计较于品人才能优劣,总不太有时间注意到生平事迹。
回复 举报
2006-9-26 22:27:21

主题

好友

64

积分

布衣

为什么蜀国每次关键时刻,总是有人倒戈呢?

关羽战襄樊时如此,最后亡国的时候也是如此
回复 举报
2006-9-28 10:12:48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color="Blue"]「背叛」常常占有关键地位,所谓具有○○特色的改朝换代。
 
  何只麋芳出卖南郡,马邈及蒋舒阵前投降;曹魏还被司马家所代,司马昭的手下成济弒君,曹魏皇帝因而丧生,这种背叛还是流血政变;东吴亦有西陵督步阐及都督韩综率众成编制逃亡,国家快要亡了,还有施但等聚众数千人打到建业,人民起义算不算背叛?这是个好问题。
 
[color="Navy"]  商被周代,姬昌及姬发原为商纣臣属。
 
  秦又灭周,秦为犬戎的附庸,后来也算周室封建诸侯之一。
 
  楚汉代秦,项羽及刘邦都是楚人,被秦国统一的楚国,理论上是秦朝人,但...
 
  新代西汉,王莽为刘室外戚。
 
  东汉建立,刘秀本是更始帝的臣属,但因更始无能暴虐(好像前朝都一定打成暴政),然后所以。
 
  三国鼎立,董卓、曹操、刘表、袁绍、公孙瓒、刘备、孙坚、刘焉及马腾等人,原本都是汉朝正式官员,不但有中央公务员,也有地方干部,除了不服政府领导外,人人都想为政府服务,因此天下大乱。
 
  即使是蒙古(建元)及女真(立清),也有吕文焕及吴三桂等内部背叛所配合(倒戈原因在所不论),外族人都善于勾结,何况是同族人呢?
 
  曹操一生追杀刘备未果,却不知司马懿黄雀在后。
回复 举报
2006-9-28 10:26:1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国之将亡,叛者云集,不足为奇。看看江东的末路便知。而魏臣于晋禅代无动于衷者,亦是不作为的背叛。

相较之下,蜀汉之亡,叛不过二将,黄金、兴势、汉、乐诸城散处敌后,皆死守不二,绵竹埋人脚战,幽而复明恢复之计,南中守节,永安鏖战,皆非亡国气象。
回复 举报
2006-9-28 14:10:13

主题

好友

408

积分

县尉

1、曹操五月返长安,若其是因关羽牵制而回师,则关羽讨樊当在五月之前,不知楼主将如何证明?

2、孔明数出祁山,不知其中有几次是在东吴配合下的军事行动?

3、隆中对两路出兵之说是指刘备与孙权?
回复 举报
2006-9-28 16:23:18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再答

   
  不仅落在建安二十四年五月,而是提前到建安二十三年,按侯音事发生于建安二十三年,且「[color="urple"]与关羽连和」,故能知之。另外称之攻祁山为佳,孔明终生未曾占领祁山,若称出祁山,容易被误认为从祁山出师,实际上为「[color="Blue"]孔明六出汉中」,六次出汉中出兵(包括魏延入羌及陈式掠二郡)。《隆中对》提过结好孙权,北抗曹操,即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唯一没有指名道姓的主语(代称「[color="Purple"]将军」),正是[color="blue"]刘备。
回复 举报
2006-9-28 17:12:43

主题

好友

408

积分

县尉

1、一句「与关羽连和」就能将关羽出兵日期提前至二十三年?楼主在文中的大段论证却只得出一个“因此关羽是否一定在刘备称汉中王后的七月出发,值得怀疑”的结论?

2、“若称出祁山,容易被误认为从祁山出师” 难道三国志中说“曹公出濡须”就是指曹操从濡须出师?

3、隆中对中只提及“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於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只字未提与孫權共同出兵之事,不知楼主此結論从何而来?

4、楼主言“失荆并不妨害《隆中对》”,如果诸葛真如楼主所料是要与孫權钳形攻击交分天下,为何其北伐之时不见其曾連结孫權協同作战?
回复 举报
2006-9-28 20:34:4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2、孔明数出祁山,不知其中有几次是在东吴配合下的军事行动?


五/六出祁山乃约定俗成,姑且不论。诸葛亮五次北伐,其中第三次仅仅针对武都二郡,打打边兵,并未与曹魏主力军团大规模交锋。其余四次,其中第二次北伐系策应东吴,围魏救赵;第五次北伐与东吴并举。第一次北伐与东吴破曹休石亭之战也是前后脚。惟有第四次北伐,东吴前头忙着收拾五溪蛮,没顾上出兵。

而从现存的诸葛亮与东吴群臣书信看,双方商讨军机甚密,联动当非偶然。在从《默记》看,诸葛亮的战略就是“吴犄角之势”。
回复 举报
2006-9-28 20:47:2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落寞之智者
1、一句「与关羽连和」就能将关羽出兵日期提前至二十三年?楼主在文中的大段论证却只得出一个“因此关羽是否一定在刘备称汉中王后的七月出发,值得怀疑”的结论?

2、“若称出祁山,容易被误认为从祁山出师” 难道三国志中说“曹公出濡须”就是指曹操从濡须出师?

3、隆中对中只提及“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

关羽出兵时间史料阙如,存疑。至少在刘备称王后不久,关羽已经包围了樊城。《华阳国志》明言,费诗见关羽于樊围。而关羽与曹仁诸军殴打,从相持到把曹仁打进城,时间当不短。故此推算,关羽北伐应当在刘备称王之前。是否在曹操五月退兵之前,暂且存疑。

隆中对提出时的形势,与诸葛亮完全执政——称完全是因为刘备时期,诸葛亮已经是君主代理——后的形势完全不同。倘若按照隆中对的布局,刘备跨有荆益,两军奇正,再引孙权为援,已经可以进图中原。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曹操亡师丧地,东奔西走,忙于救火,倘若此时孙权为援,或攻合肥,或协攻襄樊,则曹氏危矣。即便孙权坐视,关羽拿不下樊城,襄阳亦是口中食,如此刘备亦可立于不败之地。

也就是说,按照隆中对的布置,孙权的北伐并非必要条件。

但到了后主时期,荆州一丢,诸葛亮的奇兵没了着落,这就必须要仰仗东吴了。司马同志闭门不出,打定老主意,那就是孙武再生,亦无可奈何了。所以诸葛亮必须寄希望于东线取得进展,削弱西线曹魏实力。

孙权灭关羽,其在隆中对中,自然替代了关羽的角色。无奈其并非关羽。
回复 举报
2006-9-29 08:11:0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三答

 
  后世人猜测没多大准度,当事人的想法更清楚,明清考据得不出关羽出兵时间,但三国侯音相信关羽军队来得比曹操快,可见关羽军队就在附近,或者曹操军队在很遥远的地方,这里还不专指关羽或曹操本人,而是关羽或曹操所能动用及实际能作战的军队。这表示侯音所在的宛城,处在关羽军队能够迅速达的机动范围。
 
  以下转个旧帖。

《隆中对研究》

[color="urple"]
 从事后之明来推断事前的抉择,彷佛强调因果注定的必然性。

 据说隆中对的矛盾是建立在取得荆益的基础,后续的推论可因基础不稳
而变得不可能成功,不过瞬息万变的世界中想归纳出照本宣科一成不变的
步骤,谈何容易。优良的战略本来就不可能强固死板,应该计利以听,因
利而制权,重视精神方针,不拘泥于木石之渺茫,才能发现林山之雄伟。

 举例来说,以观察地形「居高临下」为所要目标:欲选何山而上,已是
可选择的手段;选定山后,从北方攀登或从南方缘爬又是另一个可选择的
方法。如果后来失败,因峭壁难行而北方攀登失败,追究原因的话,可以
说路线不对,或是此山选择不对,但是若因攀登失败无法登高而怪罪登高
临下不对,就有点矫枉过正。

 隆中对是国统纲领,重点的态度是:「据保荆益」、「北抗曹操」、「
结好孙权」。对照起前面的譬喻,隆中对相当于观察地形的目标,以完成
统一天下的目标;为达成此一目标,则从「据保荆益」、「北抗曹操」、
「结好孙权」为手段,也就是相当于居高临下的手段;至于「荆益非其主
不能守、思得明君」,道出可取的机会,则是相当于何座山头的选择;因
「曹操不可与锋,所以曹操不可先取」及「孙权为援而不可图,所以应交
通联盟」则是对时势的判断,相当于从山势的地理来判断因应北方或南方
的优劣。

 从后来孔明的北伐未成,那么可以推论何处矛盾呢?「统一天下」有错
?还是「据保荆益」有错?「北抗曹操」那里有错?「结好孙权」不知有
何错?莫非复兴汉室不成,所以不该统一;北抗曹操不成,所以不该抵抗
;结好孙权遭叛盟,所以不该联盟?不抵抗,就投降吗?不结好,就翻脸
吗?历史未必得出结论一定要抵抗及结好,或投降及翻脸,何来矛盾之说


 再分析未同时能据保荆益后,其它的策略的可行性。刘家本有荆益,所
以「北抗曹魏」、后来意外失荆州只剩益州后,仍然「北抗曹魏」;如果
刘家再失益州,成为流亡政权,再执行「北抗曹魏」的可行性不是绝无机
会。因此有没有「据保荆益」,不妨碍执行「北抗曹魏」的态度。再说刘
备在跨据荆益时,本来就已「结好孙权」,后来因失荆州后,只剩益州,
孔明仍然能派使臣「结好孙权」;甚至于干戈相向,孙权还打败刘备,双
方已经翻脸,还有孙权称王、称帝等,这都不妨碍蜀汉「结好孙权」。结
论就是不管有没有「据保荆益」,贯彻「北抗曹操」、「结好孙权」并无
强烈的攸关性。


 夺取荆益常为人所诟病为隆中对的痛脚,甚至以没有具体的手段,来批
评其梦幻之不可行。庙算本为校之以计而索其情,而不是江湖卖艺的夸口
发誓保证,或是面会自抬身价的求职书。观察天下群雄的优劣,制定因应
的方略,结晶出安身发展的先知,正是方针的涵括性。荆益昏主,所以可
取;曹操势强,因此不可取;孙权险附,可携手结盟。分析情势,导出因
应,隆中对之所以有系统。至于如何夺取荆益,已变成进一步的细项手段
,就总体方针来说,并不需要仔细执着甚解,据保荆益不过是隆中对的一
部分,就算未有荆益,隆中对仍能「北抗曹操」、「结好孙权」。若要仔
细研究夺取荆益,亦可再展开演绎推导,从过程及结论亦可证明出以手段
来非议目标并不理想。

 若要夺取荆益,在运筹帷幄、未战之前的庙算愈详细,愈有胜算,多算
胜,少算不胜,至于无算就不用多提。敌己情势重在「杂于利害」,不仅
计谋要「策之而知得失之计」,刺探还要「作之而知动静之理」,虚实奇
正还要「形之而知死生之地」,小规模接触作战后「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
处」,最后才是全军动员展开攻击。孔明在献隆中对前,并未见过刘备,
也未知刘备的战将多少?士兵的众寡多少?士卒的战力如何?训练如何?
装备良莠?法令执行情形?赏罚明暗?还有进一步的天时地利、政治有道
、指挥能力、外交援兵等。这些还只是刘备势力的单方面,还要与荆州的
刘表及益州的刘璋等数据,必须相加比较,才能决定如何下手攻城略地、
这还只是完成战前的预算,临阵交战的差异性可能变化多端,岂能一一娓
娓道来。

 从不能详知刘备在先,又不能详知刘表、刘璋在后,既不知己又不知彼
,下场必然百战必殆。所以隆中对不作出具体的夺取荆益手段,是明智的
抉择,隆中对本是战略,战略能清楚的揭诸目标,已完成任务,何需太过
锱铢必较,去求为达目标而仔细详述完成任务的手段,那是战术的责任。

 建蜀灭蜀,一直维持着「据保西南、抗拒北方、结好东方」的原则,这
正是隆中对的内涵,而实践隆中对后,刘家联盟孙家以对抗曹家的状态,
天下因此而三分,所以隆中对大致上是成功的。当然其中有荆州被袭,刘
备与孙权翻脸,不过后来孙刘仍消弭磨擦、修好关系;而孔明及姜维屡伐
未成,但隆中对的目标仍未变。总不能说因有荆州之争,猜疑「结好孙权
」的策略不对,事实上,蜀虽失荆州,蜀吴仍然同盟,「结好孙权」的方
向依旧。

 至于北伐大业未成,并不能倒推说「北抗曹操」不对,事前无法铁口直
断结果的必然性,因为战场上有胜有负,赤壁之战也是孙刘「北抗曹操」
,但赤壁之战,孙刘胜进,曹操败退。屡伐曹魏虽然不成功,但是蜀吴仍
然保持「北抗曹魏」的目标不变,所以隆中对的目标并不因手段有瑕疵而
相形失色。

 爬山的手段失败,所以登高望远的目标就因此不对吗?隆中对的目标为
「据保荆益」、「北抗曹操」、「结好孙权」,终其蜀汉国祚,一直保持
落实贯彻,并未放弃「据保」「北抗」「结好」,隆中对确实成功被执行
,并没有失败到不可行。

2001/06/08
回复 举报
2006-9-29 13:29:52

主题

好友

408

积分

县尉

Post by 杨文理
五/六出祁山乃约定俗成,姑且不论。诸葛亮五次北伐,其中第三次仅仅针对武都二郡,打打边兵,并未与曹魏主力军团大规模交锋。其余四次,其中第二次北伐系策应东吴,围魏救赵;第五次北伐与东吴并举。第一次北伐与东吴破曹休石亭之战也是前后脚。惟有第四次北伐,东吴前头忙着收拾五溪蛮,没顾上出兵。

而从现存的诸...

“吴犄角之势”是张俨说的,是不是诸葛亮的战略意图有待考证。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张俨在那段评论中夸大了东吴的作用――东吴对诸葛的北伐的辅助作用远不及从乐毅伐齐的五国之兵。且所谓的犄角之势的唯一一次体现仅见于诸葛的最后一次北伐,孙权称蜀军牵制魏军主力的机会数路出军,结果魏明帝亲征,孙权立即撤退。孙权方这样的行动对蜀军来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回复 举报
2006-9-29 13:33:54

主题

好友

408

积分

县尉

Post by 凌云雕龙
 
  后世人猜测没多大准度,当事人的想法更清楚,明清考据得不出关羽出兵时间,但三国侯音相信关羽军队来得比曹操快,可见关羽军队就在附近,或者曹操军队在很遥远的地方,这里还不专指关羽或曹操本人,而是关羽或曹操所能动用及实际能作战的军队。这表示侯音所在的宛城,处在关羽军队能够迅速达的机动范围。
 
...


这就是楼主对我以上问题的正面回答?
回复 举报
2006-9-29 13:37:03

主题

好友

408

积分

县尉

1、“孙权的北伐”既非必要条件,文中隆中对以其为“大右钳”之说又从何得来?

2、“仰仗东吴”?未免有点低估诸葛了。

3、关羽一死,隆中对便再也无从谈起。
回复 举报
2006-9-29 15:38:10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四答

 
  一句话不叫提问题(文字再长也一样),讨论要有来有往,随便丢句话或抄几段书然后就坐等答案,自然有所答、有所不答。而且若仔细看的话,就知道已经回答,没有必要重复赘述,这不是懂不懂的度问题,而应在态度与水平之间
 
  举例:疑问看不出《隆中对》只字未提孙权共同出兵,所以要求正面回答?这不知从何说起?不是附上一帖《隆中对研究》吗?里头讲得很清楚,孔明与刘备第一次见面,没有必要谈论如何侵略荆州、占领益州,因为那是战术的责任,战略的眼光要站在全局宏观,因此「立足」、「结好」及「外抗」才是《隆中对》的三大构成要素,否则又何在结好孙权及对抗曹操多加说明?存在即合理,既然《隆中对》内容提起,意思就是《隆中对》含有其中成分,包括结好及对抗,不是只有取荆跨益。民间的结盟或可联姻,集团式的结盟则可「军事」联合作战,所以孔明与鲁肃促成刘备与孙权结盟,于是产生赤壁之战的两家「军事」共同出兵。明明鲁肃只劝刘备与孙权并力,根本没有要求刘备出兵的只字词组,没有证据嘛!
 
  首帖也讲了分兵的效应,只要孙权有出兵的可能,曹操就必须在东部布兵,张辽、李典及乐进等人就必须屯兵于合肥防守:防右则薄左,防左则薄右,左右皆防则左右皆薄。孙权若能积极猛攻,当然是有作用力的大右钳,即便消极缓攻,也对合肥或徐州有一定的牵制力。
 
  重说再讲业已多余,套回问句就可还原所期,按孔明北伐不见孙权协同作战等,即以为孔明单独北伐,孙权在东线无战事等,盛称孙权出兵对孔明北伐没有任何意义,恐怕只有孙权带兵到箕谷参战才能算数。因此《隆中对》的内容应删除结好孙权等语,全篇不够严谨,不但没有具体的取荆计划,又杂七乱八讲了很多,全部都凑不上[color="Blue"],正如首帖所提,即不知刘备兵力,又不知刘表虚实,在不知彼不知己下,下场一定百战必殆。
 
  虽然《隆中对》没有表示体裁性质,但是默认读者应自有分寸,很多人把《隆中对》看成是战术,结果当然一点都不具体,失荆变成《隆中对》的矛盾硬伤;凌云雕龙却错看《隆中对》成战略,以为是指导刘备面对诸侯的方针,所以对谁可取而代之,应该拉拢谁为援,分清谁为主要敌人,出发点若不同,看到的范围变化就很大,这或许是凌云雕龙的狭獈观点不被其它人所认同的主要原因。
 
  [color="blue"]《隆中对》又没有说是战略,要求谁能正面证明?
回复 举报
2006-9-29 15:41:25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五答

 
  关于瓜分中国的领土,阿斗与仲谋签订《吴蜀友好同盟条约》,双方约定如后。
 
  签约地点:武昌。
 
  签约时间:建兴七年。
 
  签约旨要:交分天下:
 
            一、东吴势力范围为徐州、豫州、幽州及青州。
 
            二、蜀汉势力范围为并州、凉州、冀州及兖州。
 
            三、司州以函谷关为界,两家各半。
 
  签约双方代表:蜀汉卫尉陈震及东吴皇帝孙权。
 
  光靠大左钳当然不够,大右钳也得出点力,按孙权在赤壁战后十一次亲征统计,用兵地点从合肥、濡须、庐江、石阳及西阳,从扬州一路洒到荆州,若是关羽没死的话,[color="Blue"]孙权军队的位置正在关羽军队右侧。
回复 举报
2006-9-30 10:32:3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落寞之智者
“吴犄角之势”是张俨说的,是不是诸葛亮的战略意图有待考证。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张俨在那段评论中夸大了东吴的作用――东吴对诸葛的北伐的辅助作用远不及从乐毅伐齐的五国之兵。且所谓的犄角之势的唯一一次体现仅见于诸葛的最后一次北伐,孙权称蜀军牵制魏军主力的机会数路出军,结果魏明帝亲征,孙权立即撤退。孙权方这...

犄角之势体现一:

一次北伐结束,陆逊出兵,大破曹休,关中魏军东下。

犄角之势体现二:

魏军东下,东吴压力增加,诸葛亮受请出兵关中,曹睿被迫将荆州前线精锐部队抽调往关中。

犄角之势张俨说的不算?那诸葛亮说的算不算?:icon14:

权有僭逆之心久矣,国家所以略其衅情者,[color="Red"]求掎角之援也
回复 举报
2006-9-30 10:42:0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落寞之智者
1、“孙权的北伐”既非必要条件,文中隆中对以其为“大右钳”之说又从何得来?

2、“仰仗东吴”?未免有点低估诸葛了。

3、关羽一死,隆中对便再也无从谈起。

荆州未失,则孙权为犄角非必要条件;荆州已失,则为必要条件,此一时彼一时,有何可疑?

劳驾,蜀汉战士不满五万,总兵力不过十来万,地不过一州;曹魏带甲数十万,单单关中陇右内外军就接近二十万,天下十倍之地,不与东吴唇齿相依,难道还能单挑?这未免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诸葛实施的基本战略仍是隆中对,只不过进行了修正而已。从荆州出兵中原,更正为以东吴为犄角,虽然没关羽那么如意,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若大军致讨,彼高当分裂其地以为后规,下当略民广境,示武於内,非端坐者也。若就其不动而睦於我,我之北伐,无东顾之忧,河南之众不得尽西,此之为利,亦已深矣。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58 , Processed in 0.07512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