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308|回复: 34

卿本佳人——对孙吴年号的一点探讨

[复制链接]
2006-5-1 00:50:0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卿本佳人——对东吴年号的一点探讨


建安二十五年,随着曹魏权力交班,东汉最后一个年号延康粉墨登场。岁末,曹丕心急火燎得请献帝下台一鞠躬,后汉二百年江山于是终焉。先例即开,来日方长,所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中国的花色年号就此登场,待到分久必合,太康一统,已是半个多世纪之后的事了。

但问题接踵而来,曹魏、蜀汉皆以正统自居,其年号顺理成章,板上钉钉。唯独江东孙仲谋,最近侵犯了曹魏神圣领土襄阳,蜀汉更是恨其入骨,两头都不待见。①碧眼儿开罪两国,大战在即,更不敢有样学样,和吴三桂一出息,过把瘾就死。于是乎,挂着“故汉骠骑将军”的官衔,待机而变,一幅前朝遗老的架势,身份尴尬。②按道理,孙某人既然仍挂着前朝的官衔,理当遵奉建安或延康年号才是。但刘备很快便来找麻烦。大兵压境之下,这位大汉遗臣立马见风使舵,识时务为俊杰,向北面的新科真龙天子烧香请愿,称臣受封。③

既受魏封,自当尊魏正朔,用黄初年号。孙权于夷陵未决之前,对奉魏是不遗余力的,战战兢兢惟恐其纳刘晔“奸计”。孙仲谋以“识虚实”闻名,典型的实用主义者,很难想象其会为一年号而开罪曹魏。及刘备败走,曹魏翻脸不认人,三路征伐,孙仲谋装孙子哄骗无用,《三国志•吴主传》来了这么一句:权遂改年,临江拒守。——当改黄初为黄武。④

但古怪的是,《建康实录》及走马楼吴简记述,却无半个“黄初”,用的皆是建安年号。《实录》更大书“曹丕代汉称魏,号黄初元年,而权江东犹称建安。”如此,孙仲谋阳奉阴违,俨然身在曹营心在汉,忠臣样板。年号虽是虚文,所寓者大,不能不有所辩证。

《建康实录》载:(建安)二十五年春正月,魏王曹操薨,太子丕即帝位,改汉建安为延康元年。……明年冬十月,曹丕代汉称魏,号黄初元年,而(孙)权江东犹称建安。

则曹丕称帝于延康二年。而《魏王禅代天下诏》曰:惟延康元年十月乙卯。

《建康实录》载:(建安)二十七年四月,刘备称帝于蜀,即黄初二年也。

则刘备称帝于建安二十七年。而备《即位文》曰:惟建安二十六年四月丙午。

魏蜀称帝二文虽载于《三国志》,却是原始史料,并非陈寿删述。《实录》纪年与之相悖若此,其乖谬可知。

现存黄初二年吴镜,其铭曰:“黄初二年十一月丁卯朔廿七日癸巳,扬州会稽山阴师唐豫命作镜,大六寸,清冐,服者高迁,秩公美,宜侯王,子孙番昌。”

孙权受魏封于黄初二年秋八月丁巳,正王位于十一月。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汉骠骑将军既已成曹魏顺臣,一不做,二不休,配套设施自然跟上。孙可望氏曰:岂惜此数茎毛焉?——大魏吴王孙仲谋又何惜残汉一年号焉?此镜大标黄初,不见建安,足以为证。

待到魏吴交恶,孙仲谋若仍奉魏正朔,则曹丕是征讨不臣,东吴对魏作战是抵抗王师,名不正,言不顺。故孙仲谋只能翻脸不认账,顺道祭出“尊汉”的法宝,来个倒打一耙。以此时情景,自然不可能去追奉章武年号,于是乎,只能在故纸堆中翻出建安了。

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魏蜀攻势已戡,碧眼儿已非会籍阿权,对于这段投靠曹魏,“不亦辱乎”的不光彩历史,孙家班自然要尽力抹煞。故诸“建安”年号,当系东吴官方之追记,于是大标简册。

东吴之弃“黄初”而就“建安”,与蒋总统之签毁《雅尔塔密约》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前者得一大汉忠臣之佳称,后者博一爱国领袖之美誉,欺世盗名至此,也算得炉火纯青,当举杯称庆,浮一大白。


①《三国志•吴主传》注引魏三公奏章:先帝知权奸以求用,时以于禁败於水灾,等当讨羽,因以委权。先帝委裘下席,权不尽心,诚在恻怛,欲因大丧,寡弱王室,希讬董桃传先帝令,乘未得报许,擅取襄阳,及见驱逐,乃更折节。

《三国志•曹仁传》:孙权遣将陈邵据襄阳,诏仁讨之。仁与徐晃攻破邵,遂入襄阳。

②《三国志•刘晔传》注引《傅子》:权虽有雄才,故汉骠骑将军南昌侯耳,官轻势卑。

③《三国志•先主传》:六月,以子永为鲁王,理为梁王。车骑将军张飞为其左右所害。初,先主忿孙权之袭关羽,将东征,秋七月,遂帅诸军伐吴。

《三国志•文帝纪》:秋八月,孙权遣使奉章,并遣于禁等还。丁巳,使太常邢贞持节拜权为大将军,封吴王,加九锡。

④《三国志•吴主传》:初权外讬事魏,而诚心不款。魏乃遣侍中辛毗、尚书桓阶往与盟誓,并徵任子,权辞让不受。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张辽、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须,曹真、夏侯尚、张郃、徐晃围南郡。权遣吕范等督五军,以舟军拒休等,诸葛瑾、潘璋、杨粲救南郡,硃桓以濡须督拒仁。时扬、越蛮夷多未平集,内难未弭,故权卑辞上书,求自改厉,“若罪在难除,必不见置,当奉还土地民人,乞寄命交州,以终馀年。”
回复 举报
2006-5-1 01:01:52

主题

好友

1569

积分

太守

顶一个,分析透彻明白,看到后来实在忍不住要笑了,杨老大文风依旧苛辣如昔,见此好帖亦当浮一大白。
回复 举报
2006-5-1 01:16:3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这位仁兄称藩,原本即是权宜之计,更兼和曹丕的蜜月期未免太促,才一年就打得头破血流。走马楼竹简中连续出现“建安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年”的记载,亦可说明孙权并未全面推行黄初年号,无非官样文章。

“尊汉”之于孙仲谋是一张王牌。故《建康实录》称:曹丕代汉称魏,号黄初元年,而权江东犹称建安。

孙仲谋是不会为了权宜之计而自毁退路的。其向北面那位山呼万岁,无非是卖艺不卖身的勾当。 :icon14:
回复 举报
2006-5-3 02:08:18

主题

好友

5

积分

布衣

最近侵犯了曹魏神圣领土襄阳

出处?

大兵压境之下,这位大汉遗臣立马见风使舵,识时务为俊杰,向北面的新科真龙天子烧香请愿,称臣受封。

”大兵压境“与称藩于曹两件事,孰先孰后?

权遂改年,临江拒守。
指与曹魏决裂,改年号为黄武。
回复 举报
2006-5-3 02:54:09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转贴一篇
------------------------------------------------------------------------

走马楼吴简中的建安纪年简问题

罗新



长沙吴简中有“建安二十五年”、“建安二十六年”和“建安二十七年”这样的纪年简。最初我们认为,这说明孙权在曹丕代汉以后,表面遵奉曹魏正朔,实则仍旧奉行建安纪年[1]。这个观点,是可以得到文献证实的。《隋书》卷三三经籍志史部有韦昭撰《洞纪》四卷,称“记庖牺已来,至汉建安二十七年”。姚振宗《隋书经籍志考证》于此条下曰:“按建安尽于二十五年,此称二十七年者,以接吴黄武改元之岁也。……吴未改元之前,仍称建安之号,故是书止于二十七年。”此外,许嵩《建康实录》卷一,于建安二十五年条下,也说:“曹丕代汉称魏,号黄初元年,而权江东犹称建安。”许嵩述江东事,孙权建号黄武以前,皆以建安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纪年。许嵩错误地把这几年的时间多算了一年,非常混乱,但是他关于江东奉行建安年号的说法总是很明确的。

以上的材料,足以佐成我们最初的观点。可是,接触了一些三国时代吴国铜镜铭辞的资料之后,我对于早先的意见产生了怀疑,转而相信孙吴未曾在公元220年—222年之间,坚持奉行建安年号,而是亦步亦趋地遵奉了北方的延康和黄初年号,直到黄初三年(222)十月。走马楼吴简中的建安纪年简,都是黄武以后追述前事时所写的,用延长建安年号的办法来遮掩孙吴尊奉曹魏法统的历史。文献中建安二十七年一类的记载,属于同样情况。下面略作申论。

较早著录纪年吴镜的研究者,当推日本的梅原末治,其《绍兴古镜聚英》(1939)和《汉三国六朝纪年镜图说》(1942)两书,著录了相当数量的三国铜镜,其中大多是孙吴制作的。1949年以后经考古发掘出土的吴镜也很多,其中湖北鄂城出土比较集中,1986年出版的《鄂城汉三国六朝铜镜》一书收录最为丰富。这些传世及出土的吴镜铭辞中,往往含有汉末三国的年号,其中涉及汉献帝的最后一个年号“延康”和魏文帝曹丕的年号“黄初”。这与文献中所说的孙吴不奉曹魏年号的说法,是恰相矛盾的。

最早注意这个问题的是王仲殊先生,他在《“黄初”、“黄武”、“黄龙”纪年镜铭辞综释》一文中,对传世与出土的纪年吴镜作了全面考察,共列举黄初纪年镜8枚,其中黄初二年镜3枚,黄初三年镜2枚,黄初四年镜3枚[2]。此外,王仲殊先生还提到日本东京五岛美术馆收藏的延康元年纪年镜一枚。这样,就从时间顺序上把孙吴尊奉曹魏的历史衔接了起来。王仲殊先生前举文中所条列的有关吴镜包括:

1.延康元年镜二枚,分别藏日本东京五岛美术馆和京都泉屋博古馆。前者铭辞为:“延康元年十月三日,吾作明竟,幽湅三商,买者富贵番昌,高迁三公九卿十二大夫,吉。”案建安二十五年(220)正月曹操死,曹丕嗣丞相、魏王,三月改元延康。这时孙权新得荆州,刘备的军事报复迫在眉睫,孙权屈意媚事北方,不可能拒绝延康年号。现存的延康纪年吴镜,是一个重要的证据。第二枚延康纪年镜的铭辞,提到“延康元年二月辛丑朔十二日壬子”,月朔不合,王仲殊先生认为,有可能元年为二年的误刻。案《三国志》所载,汉魏禅代之后,直到黄初二年八月,魏吴之间才建立正式的称藩关系。也许从这时开始,孙吴才奉行黄初年号,而此前,则坚持延康年号。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么王仲殊先生的元年镜本当为二年镜的说法,就是可以成立的。古镜刻銘中普遍存在着月朔干支混乱不合的情况[3],其成因除了王仲殊先生所说的追求吉月吉日以外[4],还可能与铸镜时套用旧范(母范)有关,在旧范刻銘中仅仅改动年号,就造成月朔干支的抵牾。

2.黄初二年镜三枚,一藏日本,二藏湖北鄂州博物馆。后两枚系湖北鄂城出土,出土的时间、地点不同[5],但是大小、形制、图纹及铭辞完全相同,王仲殊先生认为是“同范镜”。铭辞曰:“黄初二年十一月丁卯朔廿七日癸巳,扬州会稽山阴师唐豫命作镜,大六寸,清冐,服者高迁,秩公美,宜侯王,子孙番昌。”两镜之中,出土于五里墩14号墓者,钮上刻有“上大将军校尉李周镜”字样,王仲殊先生认为这是黄龙以后加刻的,上大将军可能指陆逊。可是孙吴担任过上大将军而又活动于上游的,还有吕岱和施绩,所以这个李周所属的上大将军,还有可能指吕岱或施绩。

3.黄初三年镜二枚,一藏瑞典斯德哥尔摩国立博物馆,一自我国绍兴流入日本,亦属“同范镜”。铭辞曰:“黄初三年,师卜德□合作明金镜,五柬□□,服者侯王,益其女□令。”王仲殊先生认为铸镜日期应在黄初三年十月以前。

4.黄初四年镜三枚,二藏日本,出土地点不明;一藏鄂州博物馆,1970年出土于鄂城鄂钢630工地。王仲殊先生认为这三枚是“同范镜”,但是前两枚铭辞释读有纷歧,鄂城出土者铭文残泐,据《鄂城汉三国六朝铜镜》释文作“□□四年五月丙午朔十四日……”[6]。而王仲殊先生据日藏两镜径以为所缺年号为“黄初”,并解释说:“镜从鄂城吴墓中出土,铭辞中又明记为‘会稽师’所作,故应为吴镜无疑。《三国志·吴书》卷四七孙权传记孙权虽于黄初三年十月抗魏而自立年号,改元‘黄武’,但不久又与魏文帝通好,至后年乃绝,故镜铭中有‘黄初四年’的纪年,这是不足为怪的。”[7]可是, “黄初四年五月丙午朔”,与史实不合。据陈垣《二十史朔闰表》,黄初四年(黄武二年)五月应当是戊子朔,从黄武二年开始弃用四分历、改行乾象历的孙吴,黄武四年的五月,恰好是丙午朔。所以我认为,鄂城所出镜,铭辞中所缺年号不是“黄初”,而是“黄武”。日藏两镜,未必与鄂城出土者为同范镜,即使是同范镜,或即使为孙吴所铸,其铭辞的释读也存在问题,不足为据。

《鄂城汉三国六朝铜镜》一书,收出土纪年六朝镜十六枚,收建安纪年镜五枚,其中并无建安二十五至二十七年的纪年,属于这一时期的,只见两枚黄初二年镜。这是出土于吴墓、由吴人生产并且也由吴人使用的铜镜,并非专为北方生产而不得已使用黄初年号。因此,认为黄初年号确曾行用于吴地,应当是有依据的。

王士伦在《绍兴的古代铜镜》一文中[8],介绍日人梅原末治编《汉三国六朝纪年镜图说》所载一枚绍兴出土的重列神兽镜,有“建安廿五年十月辛卯朔四日……郑豫作” 铭文。可是纪年的月朔是错误的,建安廿五年十月应该是癸卯朔,而建安廿二年十月才是辛卯朔,二五易致混淆。我认为“廿五年”是“廿二年”的误释,而王士伦文章中还举出梅原末治编《绍兴古镜聚英》一书,也录有同地出土的“建安廿二年十月辛卯朔四日甲申郑豫作”的重列神兽镜(案辛卯朔,则四日当为甲午,疑释文误)。我认为这两枚铜镜是“同范镜”,日期和形制完全一致,铭文也应当一致。

综上所论,孙吴境内,确曾使用过延康、黄初年号。那么,吴简及文献中又存在着相反的证据,如何理解呢?关于公元220年至222年之间孙吴所奉行的年号及其问题,我们应当从历史实际中去探寻。

我们知道,孙权早在建安二十四年冬发动对荆州的袭击前,就与曹操联络,“遣使上书,以讨关羽自效”(《三国志·魏书》卷一武帝纪)。次年曹丕代汉,孙权仍然尊奉北方,黄初二年八月“遣使上章”,曹丕“使太常邢贞持节拜权为大将军,封吴王,加九锡”(《三国志·魏书》卷二文帝纪)。《三国志·魏书》卷一四刘晔传,注引《傅子》:“孙权遣使求降,……帝曰:‘人称臣降而伐之,疑天下欲来者心­­……’遂受吴降,即拜权为吴王。”同样还有一些记载,把孙权遣使结好曹魏,说成是称臣求降。《资治通鉴》也基本接受这种叙述。我认为这是符合事实的,足以反映吴魏关系的性质。

曹丕从受降开始,就要求孙权送太子孙登为质,孙权推延不从,渡过了吴蜀战争的困难时期以后,遂于黄初三年(222年)十月与曹魏破裂。孙权建年号黄武,双方在江陵交兵,《三国志·魏书》卷二文帝纪称为“孙权复叛”。《三国志·吴书》卷四七吴主权传又说:“然犹与魏文帝相往来,至后年乃绝。”也就是说,表面的称臣于魏的关系,一直到黄初五年(黄武三年)才终止。黄武三年夏天,张温使蜀,吴蜀同盟关系全面恢复,孙权才彻底结束了同曹魏的暧昧往来。

虽然《孙权传》说孙权 “外托事魏,而诚心不款”,可是行用年号这种事,恐怕更多地具有“外”的性质。现在的吴镜铭辞中,没有发现“建安二十六”、“建安二十七”这样的纪年,却有黄初二年的纪年。是不是据此可以推测,黄初二年至黄初三年十月这一段时间,孙吴的确是奉行黄初年号的呢?弃四分历、改乾象历,发生在黄武二年(黄初四年),似乎也可以作为这一推测的一个依据。

吴简及文献中建安二十六、二十七这样的纪年,是孙吴追述往事时,所采取的遮羞的办法。这也就是说,现有吴简中相关的纪年简,都是后来追述当年事务时所制作的,并不是真的黄武以前的简。文献中建安二十七年的纪年,便是由这一习惯做法所导致的。然而,建安二十七年(黄初三年),便是黄武元年,为什么吴简和文献不直接使用黄武元年,却要使用建安二十七年纪年呢?前面所举韦昭撰《洞纪》四卷,称“记庖牺已来,至汉建安二十七年”。这是把黄武年号的行用当作孙吴历史的开端,只记载黄武元年十月以前的历史,以建安年号作为其下限。这种做法,并不是韦昭个人的发明,很可能是孙吴官方的某种政策,因此才能够反映到吴简这样的地方政府财政文书中来。

我们在前面提到的《长沙走马楼简牍整理的新收获》一文中,报告了以下四简:

①    入吏所备船师梅朋建安廿五年折咸米六斛(6-2263)

②    入□乡传卒付建安廿六年限米廿四斛  (6-1843)

③    入吏番观所备船师何春建安廿七年折咸米四斛  (6-2277)

④    其二斛八斗□昭勉□□陈晋黄武元年米  (6-2178)

以上①、③两简中的“折咸米”,王子今先生认为就是“折减米”,是仓米在储运过程中所发生的损耗,是一种合理损失[9]。看起来,把以上四简的内容都理解为事后追述,完全是说得通的。吴简中也有大量的例证,存在着隔数年而缴清有关税米、限米的情况。我举两条例证:

1.出仓吏黄讳潘虑所领黄龙三年[税]米□□□□[斛]二斗司马黄升黄龙元年米(6-2197)

2.领黄武五年佃卒限米□□斛黄龙三年民贷食□□ (12-6591)

两简所述都是跨越好几个年度的仓米出入帐目。建安纪年简就属于这种情况。

可是,③、④两简的年份分别是建安廿七年和黄武元年,事实上是同一年。这种情况如何理解呢?我认为,吴简中的这一情况,可能与赋税缴纳的年度计算方法有关,也就是与政府财政年度的区分方法有关。黄初三年十月,孙吴建年号黄武,从财政年度上看,已经进入下一个年度,而秋收以前的可计入黄初三年(建安廿七年),此后的计入黄武元年,因此会出现对同一年的不同年号使用。这种情况,与韦昭使用建安廿七年以限断孙吴以前的历史,背景相同。同样的用法,史书中也很常见。比如《三国志·魏书》卷五后妃传述文昭甄皇后于公元220年一年之内的事迹:“延康元年正月,文帝即王位,六月,南征,后留邺,黄初元年十月,帝践阼。”同一年记事使用两年号,就是出于历史限断的需要。

在没有年度计算方面的考虑时,年号的使用要随便得多。比如,湖北省博物馆收藏孙吴弩机一件,刻文作“黄武元年七月作师陈香臂师□李”[10]。案此年七月尚未有黄武年号,这些文字显然是后来刻写的。这种情况在文献中也许更常见。

孙权与魏决裂之后,对于自己曾经奉行黄初年号一定是有所忌讳的,何况与曹魏的敌对关系也不允许再在文书中提到这一年号,因此,在追述公元220至223年之间的往事时,使用何种纪年方法,一定是经过了认真考虑的。我认为,延长建安以衔接黄武,是孙吴官方的政策,在孙吴境内要普遍遵守。这就是今天我们在文献上看到建安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纪年的来历,同样也是吴简中出现这些建安纪年简的原因。

如果这一推论不误,那么,吴简中的建安纪年,反过来证明了现有的长沙吴简,在时间上并没有逾越孙吴历史时期。



--------------------------------------------------------------------------------

[1]参王素、宋少华、罗新:《长沙走马楼简牍整理的新收获》,《文物》1999年第5期,25-26页。

[2]王仲殊:《“黄初”、“黄武”、“黄龙”纪年镜铭辞综释》,《考古》1987年第7期。

[3]见俞伟超先生为《鄂城汉三国六朝铜镜》所写的序言,见湖北省博物館、鄂城市博物馆:《鄂城汉三国六朝铜镜》,文物出版社,1986年,1-9页。

[4]王仲殊:《论日本出土的景初四年铭三角缘盘龙镜》,《考古》1987年第3期。

[5]湖北省博物館、鄂城市博物馆:《鄂城汉三国六朝铜镜》,图版93,说明文字见24页。

[6]湖北省博物館、鄂城市博物馆:《鄂城汉三国六朝铜镜》,图版108、109,说明文字见33-34页。

[7]王仲殊:《吴县、山阴和武昌——从铭文看三国时代吴的铜镜产地》,《考古》1985年11期。

[8]王士伦:《绍兴的古代铜镜》,《考古通讯》1956年第6期。

[9]王子今:《走马楼简“折咸米”释义》,《国际简牍学会会刊》第3号,兰台出版社,2001年。

[10]我2000年夏访问湖北省博物館,多承唐刚卯先生引领参观,谨此志谢。
回复 举报
2006-5-3 03:16:46

主题

好友

1018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6-5-4 10:38:48

主题

好友

8

积分

布衣

既受魏封,自当尊魏正朔,用黄初年号。但古怪的是,《三国志·吴主传》记述该年却是“黄武元年”。
-------------------------------------------------------------------------------------------------------------------
基础东西都没搞清楚


《三国志·吴主传》:

二十五年春正月,曹公薨,太子丕代为丞相魏王,改年为延康……冬,魏嗣王称尊号,改元为黄初。…………二年四月…………黄武元年……权遂改年,临江拒守。


所谓“二年四月”,即黄初二年四月,这正是奉曹魏正朔。

黄武元年也就是是曹魏的黄初三年,这一年孙权与曹魏决裂,“权遂改年,临江拒守”,改黄初三年为黄武元年,自然改以黄武元年为纪
回复 举报
2006-5-4 10:45:17

主题

好友

8

积分

布衣

电子版的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建安二十五年与黄初二年之间,没有按照正常规矩提行分成两段,大概这个老兄就当成是同一年的事情了 :)
回复 举报
2006-5-4 18:18:10

主题

好友

5

积分

布衣

最初由  青蓝 发表
你还是去学习学习汉初的事情再来说吧. 居然能说出张良也就是个小人.
不知道算不算是辱骂历史人物了. 小心点语气. 警告一次. 要骂张良也得先先列举他干过的事再评价.


原话见此帖第6页:
http://www.langya.org/bbs/showth ... mp;page=6&pp=15

初来乍到,对照主帖。这琅邪的尺度,实在令我一头雾水。
回复 举报
2006-5-5 03:46:54

主题

好友

3322

积分

刺史

Post by 弃之
原话见此帖第6页:
http://www.langya.org/bbs/showth ... mp;page=6&pp=15

初来[引用省略......]


要骂张良也得先先列举他干过的事再评价.

言之有物而不要无故乱骂, 琅琊的尺度相当宽松了.
回复 举报
2006-5-5 08:54:47

主题

好友

5

积分

布衣

Post by 青蓝
要骂张良也得先先列举他干过的事再评价.

言之有物而不要无故乱骂, 琅琊的尺度相当宽松了.


原来在琅邪,先贤们不是那么精贵,只要“言之有物”,也是可以辱骂的。
问题在于,辱骂只是一种表达主观评判的个人行为,
每一个辱骂他人者,都会认为自己骂得言之有物、骂得理直气壮。

史实依然是那些史实,一千个读者心中却会有一千个孙权,
在旁人看来,就未必会认同骂人者对被骂者的种种评价。
也很难想象,辱骂,又能具有多少的客观精神。
回复 举报
2006-5-5 11:51:5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青衿儿
既受魏封,自当尊魏正朔,用黄初年号。但古怪的是,《三国志·吴主传》记述该年却是“黄武元年”。
-------------------------------------------------------------------------------------------------------------------
基础东西都没搞清楚


《三国志·吴主传》:

二十五年春正月,曹公薨,太子丕代为丞相魏蚚引用省略......]


曹丕敕封孙权于黄初二年秋八月丁巳,换算建安纪年则为建安二十六年,干二十五年甚事? :icon14:

要说疏漏,在于“该年”用词不当。黄武元年相当于建安二十七年。

二十五年啥情况?

曹丕代汉称魏,号黄初元年,而权江东犹称建安

出土吴简亦从二十五年、二十六年、二十七年一串联络,可为旁证。此乃官方文件,莫非连年头都搞错? :icon14:

由于孙权在曹丕篡汉后沿用建安年号,未有自家的新年号,故而,所谓“二年”,乃陈寿纪年所用。尊魏正朔者,陈寿也,非孙权也。
回复 举报
2006-5-5 12:10:5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弃之
出处?


”大兵压境“与称藩于曹两件事,孰先孰后?

权遂改年,临江拒守。
指与曹魏决裂,改年号为黄武。

如此易事,查书可知,何必多问?

孙权遣将陈邵据襄阳,诏仁讨之。仁与徐晃攻破邵,遂入襄阳。

先帝委裘下席,权不尽心,诚在恻怛,欲因大丧,寡弱王室,希讬董桃传先帝令,乘未得报许,擅取襄阳,及见驱逐,乃更折节。邪辟之态,巧言如流,虽重驿累使,发遣禁等,内包隗嚣顾望之奸,外欲缓诛,支仰蜀贼。

秋八月,孙权遣使奉章,并遣于禁等还。丁巳,使太常邢贞持节拜权为大将军,封吴王,加九锡。

六月,以子永为鲁王,理为梁王。车骑将军张飞为其左右所害。初,先主忿孙权之袭关羽,将东征,秋七月,遂帅诸军伐吴。
回复 举报
2006-5-5 12:25:27

主题

好友

3322

积分

刺史

Post by 弃之
原来在琅邪,先贤们不是那么精贵,只要“言之有物”,也是可以辱骂的。
问题在于,辱骂只是一种表达主观评判的个人行为,
每一个辱骂他人者,都会认为自己骂得言之有物、骂得理直[引用省略......]


一千种看法总有根源, 无根之骂自然要警告. 当然, 如果你不相信琅琊里的班竹对有根之实和借故谩骂的分辨能力, 你自可将一些你认为有问题的贴子搬到网站服务区里讨说法.

诸如本贴里的"欺世盗名至此,也算得炉火纯青"之类的话, 估计不会有一千种看法, 有两种也算难得了.
回复 举报
2006-5-5 13:07:5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冒牌
转贴一篇
------------------------------------------------------------------------

走马楼吴简中的建安纪年简问题

罗新



长沙吴简中有“建安二十五年”、“建安二十六年”和“建安二十七年”这样的纪年简。最初我们认为,这说明孙权在曹丕代汉以后,表面遵奉曹魏正朔,实则仍旧奉行建安纪年[1]。这个观点[引用省略......]

多谢冒兄提供材料。

既有实物为证,则走马楼吴简及《建康实录》需重新考量。兼之在下研读三国志,发现新证,可为辅助,否定《实录》。则本文论点对,论据错,撕掉重写

罗新先生以铜镜为突破口,另辟蹊径,实在佩服。但复杂之事,解决起来往往简单,所谓哥伦布竖卵。罗新先生打魏吴两家官司,何不去找第三方——蜀汉的文件作裁判邪 :D
回复 举报
2006-5-5 18:49:34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若只凭走马楼吴简、《建康实录》等内容,最容易得出的结论反而是孙吴未奉延康、黄初年号,而是一直用建安年号,比如高敏就是持这种观点。要证明孙吴奉延康、黄初年号只能从这几种资料以外去找,罗新所使用的延康镜、黄初镜是比简牍更有力的证据。

反过去看三国志,陈寿也并未为孙吴掩饰。《吴主传》:二年四月,刘备称帝於蜀。此处书二年,而不是二十六年,则必然是延康或黄初。从汉的角度来看,延康也算是伪号,跟用黄初年号并没区别,象刘备就不承认延康年号,而沿用建安二十六年的说法。

说起来《先主传》的记载也有点问题。建安二十五年以后的第一个时间就是章武元年夏四月,但群臣劝进、刘备即位等事在同年,而陈寿却把此事写在章武元年夏四月之前。
回复 举报
2006-5-5 20:25:5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冒牌
若只凭走马楼吴简、《建康实录》等内容,最容易得出的结论反而是孙吴未奉延康、黄初年号,而是一直用建安年号,比如高敏就是持这种观点。要证明孙吴奉延康、黄初年号只能从这几种资料以外去找,罗新所使用的延康镜、黄初镜是比简牍更有力的证据。

反过去看三国志,陈寿也并未为孙吴掩饰。《吴主传》:二年[引用省略......]

沿用延康年号倒是笔糊涂账。毕竟无证据证明此年号系曹丕未经过汉朝廷即发布。

刘备否认延康年号倒可以理解。其受封左将军于建安朝廷,否认建安的合法性,即否认自家。而对于延康则无此顾忌。

章武元年的问题倒未必是陈寿乖谬,后主即位,亦即改章武三年为建兴元年,尚由此引发一场笔墨官司:

先主卒,刘禅即位。未葬,亦未逾月而改元为建兴。

习凿齿曰:礼国君极为,逾年而后改元者,缘臣子之心,不忍一年而有二君也。今可谓亟而不知礼矣,君子是以知蜀之不能东迁也。


后主或以先主为样板。如章武系当年改元,则其纪年与建安二十五年并行可以理解。当然,不排除陈寿两家都弄错的可能性,三国志无表,于年号上向来多误。
回复 举报
2006-5-6 01:11:34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俺是说写法有些问题。

章武元年夏四月一句以前,未写二十六年或明年之类的字样,容易令人误会并非同年之事,或者是有所脱漏。
回复 举报
2006-5-6 10:20:53

主题

好友

743

积分

县令

Post by 冒牌
俺是说写法有些问题。

章武元年夏四月一句以前,未写二十六年或明年之类的字样,容易令人误会并非同年之事,或者是有所脱漏。


好眼力。


  太傅许靖、安汉将军糜竺、军师将军诸葛亮、太常赖恭、光禄勋黄柱、少府王谋等上言:“曹丕篡弑,湮灭汉室,窃据神器,劫迫忠良,酷烈无道。人鬼忿毒,咸思刘氏。今上无天子,海内惶惶,靡所式仰。群下前后上书者八百余人,咸称述符瑞,图、谶明徵。间黄龙见武阳赤水,九日乃去。孝经援神契曰‘德至渊泉则黄龙见’,龙者,君之象也。易乾九五‘飞龙在天’,大王当龙升,登帝位也。又前关羽围樊、襄阳,襄阳男子张嘉、王休献玉玺,玺潜汉水,伏於渊泉,晖景烛燿,灵光彻天。夫汉者,高祖本所起定天下之国号也,大王袭先帝轨迹,亦兴於汉中也。今天子玉玺神光先见,玺出襄阳,汉水之末,明大王承其下流,授与大王以天子之位,瑞命符应,非人力所致。昔周有乌鱼之瑞,咸曰休哉。二祖受命,图、书先著,以为徵验。今上天告祥,群儒英俊,并进河、洛,孔子谶、记,咸悉具至。伏惟大王出自孝景皇帝中山靖王之胄,本支百世,乾祇降祚,圣姿硕茂,神武在躬,仁覆积德,爱人好士,是以四方归心焉。考省灵图,启发谶、纬,神明之表,名讳昭著。宜即帝位,以纂二祖,绍嗣昭穆,天下幸甚。臣等谨与博士许慈、议郎孟光,建立礼仪,择令辰,上尊号。”即皇帝位於成都武担之南。为文曰:“惟建安二十六年四月丙午皇帝备敢用玄牡,昭告皇天上帝后土神祇:汉有天下,历数无疆。曩者王莽篡盗,光武皇帝震怒致诛,社稷复存。今曹操阻兵安忍,戮杀主后,滔天泯夏,罔顾天显。操子丕,载其凶逆,窃居神器。群臣将士以为社稷堕废,备宜脩之,嗣武二祖,龚行天罚。备惟否德,惧忝帝位。询于庶民,外及蛮夷君长,佥曰‘天命不可以不答,祖业不可以久替,四海不可以无主’。率土式望,在备一人。备畏天明命,又惧汉阼将湮于地,谨择元日,与百寮登坛,受皇帝玺绶。脩燔瘗,告类于天神,惟神飨祚于汉家,永绥四海!”

    章武元年夏四月大赦,改年。
回复 举报
2006-5-6 17:42:04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那几个字俺当然看到过,问题在于按史书习惯的写法,写年份才是一年的开始,改元的年份一般写元年。
《三国志·武帝纪》:四年春二月,公还至昌邑。
这里写四年,则四年以前的内容就不是建安四年的事情。
《后汉书·灵帝纪》:中平元年春二月,巨鹿人张角自称“黄天”,其部帅有三十六方,皆著黄巾,同日反叛。安平、甘陵人各执其王以应之。
这年是十二月才改元的,但还是写中平元年。而不是到十二月才写中平元年十二月己巳,大赦天下,改元中平。因为之前也是同年的事。

但《先主传》就很有问题了,按一般情况章武元年夏四月一句以前,就不是章武元年的事,只能是上一年,也就是发生在建安二十五年。但按你引的那段又明明是建安二十六年的事。这种写法当然有问题。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36 , Processed in 0.07531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