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263|回复: 0

《魏略》三探虚实──攻守异说析论

[复制链接]
2006-4-4 10:54:4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前言
 
  稗官野史之所以难比官方正史,乃因其叙述相反。
 
  是以野史深植人心,反却正史鲜少问津。时下仍然流行大量的传说及佚闻,特别是翻案平反及惊人之语,八卦谣言或旁门左道大盛其行,演义与戏说如数家珍,道理与逻辑反而无人过问。合情合理之平白陈铺,却不如挑战反调之一鸣惊人。
 
  野史能作为正史之补充,截长以补短,当有可取之处;野史若与正史矛盾,甚至无法对正史自圆其说,其可信度当然倍受怀疑。退一万步而言,能补充成为其一部分,或者为其延续,此为使之存在价值;反之,存在的正当性已属可疑,或其异议独立屹然格格不入,这不能不让人质疑其所论。
 
  二、战例
 
  《魏略》与《三国志》正史相反,与吴蜀交战各举一例:
 
  (一)蜀汉奇袭曹魏
 
  按正史的说法,魏延打算与孔明会师潼关(1),但是《魏略》的情报却改成魏延奇袭长安,并且将孔明战略目标变更,仅为征伐陇右取土而已(2)。
 
  图表1.奇袭异同比较表
 
  ==========================
  |    《三国志》     《魏略》      |
  ==========================
  |一、同 请兵万人      精兵五千,负粮五千 |
  |二、同 从孔明同征     共孔明作战     |
  |三、异 会师潼关      会师长安      |
  |四、异 如韩信故事声东击西 反韩信故事明走栈道 |
  |五、异 以赵云出褒斜谷   以孔明经斜谷    |
  |六、异 赵云饵兵扬声诱敌  斜谷主力援长安   |
  |七、异 取街亭及列柳    魏延掩袭长安    |
  |八、异 声东击西      集中决战      |
  |九、异 分兵游击      攻城据守      |
  |十、异 考虑曹真主力    轻视长安守将    |
  ==========================

 
  本国正史着墨不多,外国野史倒是非常丰富,而且文字数倍以上,讲得比正史还详细。其实若是蜀汉这么重要的未实现奇袭计划,都被曹魏知道的一清二楚,可见曹魏情报工夫极佳,早已有备,已成“无恃敌之不来,恃吾有以待之”,对蜀汉整军来袭以逸待劳。
 
  子午谷是关中通汉中的要道:从汉初的刘邦由咸阳到汉中时,即烧所经栈道(3);再到韩遂及马超之乱时,就有数万家男女从子午谷离开关中到汉中(4);还有曹真想伐汉中时,也由关中走子午谷(5);甚至钟会以大军伐蜀,亦由关中经由斜谷、骆谷及子午谷至汉中(6)。《魏略》却以为魏延可以从子午谷轻袭长安,好像以为长安有意放松对汉中到关中最短快捷方式的防备,这若不是突显魏延的高傲与轻敌,就是有意丑化愚策拙计。
 
  关中人民逃难至汉中会选子午谷,不是为了奇袭,而是因为其径短捷;还有刘邦走栈道向汉中,也不是会了奇袭汉中,就任领地只要考虑旅程最短即可;钟会聚集大军已无秘密可言,仍选子午谷的原因也是因为路途最短,而非组织奇袭,小部队奇袭还有可能,十万大军还要用奇袭,匪夷所思;相同的曹真欲伐汉中,大军既众难以掩人耳目,所以取道子午谷,原因无他,只因其为关中至汉中的快捷方式。
 
  孔明采兵出陈仓的计划,迫使曹魏必须从长安一路西行援救,若是曹魏不顾长途防备,半路在远、中、近三谷出处皆存蜀汉奇袭的可能,是以无法忽略秦岭各出谷处的风声,始能确保行军安全。春秋时秦军袭滑,半路归途在殽之谷遇到晋军的偷袭,结果全军覆没,孟明视、西乞术及白乙丙三将被俘(7),春秋崤山相当于三国散关,就在陈仓附近,战场于于关中以西。再强的秦兵,也会因被阻截而变成消失的军团。这也是曹真率大众防范箕谷蠢动,或安西将军要镇长安、甚至雍州刺史郭淮也在列柳城作战,曹魏各将屯兵驻守的初衷,备兵捍卫关中防止来自汉中之北伐。
 
  要是孔明志在陇右,那又何必取街亭?从马谡之街亭、高详之列柳城,皆可知用兵分布陇右以东,故知孔明本有吞魏大志,理应征伐关中,非为《魏略》所述,仅取陇右占地,深层理由更应有“非惟拓境而已”(8)。
 
  图表2.汉中入关中示意图
 
                              
 
        街亭  陈仓         
 
    ======渭水=================    潼关
                         长安
             (远) (中) (近)          
     祁山       箕谷  五丈原   
                        
              褒   傥   子
              斜   骆   午
              谷   谷   谷
                
             汉中
 

  韩信故事为先烧栈道,以示无归返之意,然后出其不意兵出陈仓(9),此为兵法上的:“声东击西”战术奇袭。就算真有“明修栈道”,那也是作作样子而佯攻张势,非为主力。
 
  正史上的孔明北伐,正巧重复韩信故事,是以赵云、邓芝为疑军,扬声箕谷而来,但是另外却攻祁山、降南安、天水及安定三郡、据街亭(10)、屯列柳(11),形势可取陈仓,正是标准的声东(箕谷)而击西(陈仓)。
 
  《魏略》之奇袭则是以“最下攻城”的方式直取长安,打算东路从子午谷开山造路,西路则是孔明出斜谷而到箕谷,然后再援军长安。
 
  图表3.韩信故事          图表4.魏延计划
 
      主力-─>陈仓   关中           长安
       |       ︿        ︿    ︿
       |       |        |    |
       |       栈道       斜   子午谷
       |       |        谷    |
       |       |        | ─── 
        ──  汉中          汉中   主力
 

  由于秦岭三谷(褒斜谷、傥骆谷及子午谷)皆有汉军驻地文物及栈道汉器考古出土,因此无法确认刘邦所烧栈道为何谷。就兵力分配而言,疑军为分兵,因而掩护主力出击陈仓,此为战术两路分兵。相反的,魏延计划为主力奇袭长安,然后由孔明大军出斜谷支援。
 
  《魏略》可以作为《三国志》之补充,也就是魏延向孔明献仿韩信故事以分兵合击,“异道”意味不同路线,因此魏延可能打算执行“明修栈道”之类分兵佯攻,预期与孔明大军会师潼关。既不可能为魏延主攻栈道,而让孔明作饵兵吸引敌袭,有点委曲北伐大统帅;也不可能魏延主攻陈仓,然后让孔明走栈道招敌来攻,这等于叫孔明走子午谷。若是抽掉正史的描述,《魏略》没有韩信故事,《魏略》也没有声东击西,只有“最下攻城”直讨长安,然后孔明出斜谷驰军来援。但是斜谷为褒斜谷的一部分,北端为箕谷,此路扬声诱敌极佳。所以孔明后来不采魏延计划,改用赵云执行韩信故事的异道会师,孔明也没有采用魏延所建议的斜谷用兵,因为已经指派赵云走斜谷,孔明另有计划用兵陇右三郡及围攻祁山或遣取街亭等。因此从《魏略》看不到孔明可出陈仓的计划,从《魏略》也无法知悉魏延在栈道行军究竟奇正孰如,若不对照正史,还会以为魏延志在直攻长安,其它北伐各军只是为了魏延巩固长安驻守而来。
 
  “声东击西”与“二路北伐”,此为《三国志》与《魏略》最大的不同。
 
  (二)防卫孙权围攻石阳
 
  正史以文聘坚守石阳,孙权急攻二十余日后退兵,文聘追击大有斩获(12)。但是《魏略》贬低文聘,故意“无为守城”,使多疑的孙权不敢攻城而离开(13)。裴松之的评语是:“《魏略》此语,与本传反。”
 
  图表5.守城异同比较表
 
  =======================
  |  《三国志》    《魏略》      |
  =======================
  |同 孙权以五万来攻  孙权自将数万众卒  |
  |同 无功而退     自行退师      |
  |异 围城甚急     不敢敢城      |
  |异 文聘坚守     文聘卧舍不起    |
  |异 文聘追破     无         |
  |异 文聘增邑     无         |
  =======================
 

  孙权好大喜好功不是第一次,赤壁之战时就曾出兵围城,无功而返(14),赤壁战后更是屡屡出击,其中不乏动用数以十万计的兵力规模围城,当然铩羽连连、攻城不下、被迫退兵并不是新闻,而且屡次被曹魏守将反击,过程也不甚光彩,其中包括被张辽以八百壮士追杀,差一点俘虏孙权本人的纪录(15)。
 
  图表6.孙权侵略曹魏
 
  =========================
  |时间    目标  兵力 过程        |
  =========================
  |建安十三年 合肥  未知 攻城逾月不能下   |
  |建安十九年 皖城  未知 破获朱光      |
  |建安二十年 合肥  十万 围攻十余日城不可拔 |
  |黄武五年  石阳  五万 围城二十余日退兵  |
  |嘉禾二年  合肥  十万 火烧折兵      |
  =========================
 

  除了用吕蒙及甘宁为将领,短暂成功一次之外(16),离文聘抵抗孙权时间最近一次的满宠守城而言,孙权其实仍然保持屡次用兵攻城不克的纪录,满宠甚至还有灌麻油火烧江东兵,顺便射杀孙权的侄子孙泰之事实(17)。因此孙权用兵来攻,虽然纪录不佳,但还不致于像《魏略》所贬的“不敢攻而去”(同13)。
 
  虽然承认《魏略》记载为真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一个尽忠职守的猛将文聘被改写成用计佼幸获胜,世人无法辨别真假,只知两者记载相反。但是若从孙权的前后记录(前被张辽追杀,后被满宠火烧),若是此次也被文聘追破,也不会不合理。赤壁前的当阳之战(18),文聘亦曾参与曹军击溃刘备十万军民,又能坚守江夏门户,不使孙权北越侵入(19),故知其威武。
 
  《三国志》可以引《魏略》补充文聘守城成功的原因来自孙权中计退兵,但是《魏略》却无法解释文聘在《三国志》的封赏增邑。正史以文聘力守而得赏,野史反而认为文聘计诈少功而侥幸。
 
  三、结论
 
  魏人鱼豢描写蜀将魏延及吴主孙权,因立场而有所贬低,并不足为奇,但是连魏将文聘也轻描淡写,有点说不过去,或许与文聘为降将出身有关。后人太过于迷信时人立场,以为鱼豢比陈寿时代更早,所以述论就特别正确;或者《魏略》丰富而严谨,所以非应采信《三国志》;最后就是曹魏为正统,官方说法才可信,吴蜀自述不可取等。
 
  事实上时间早不一定就正确,后世考证往往能找出前人著书之毛病,古人向有隐讳夸大之嫌,或者为应政治需要而丑化敌人等,像是文宣战檄虽为一手史料,但细观内容却往往光怪陆离。《魏略》会出现孔明叫魏延不要北伐,会出现刘禅小时候被人所卖,甚至对敌将魏延的奇谋扭曲到与蜀人所记不同,当然也会出现孙权不敢攻城或是文聘默城疑敌之类。在坚持先信作者背景之前提下,往往忽略其内容情节并不合理。
 
  也许《魏略》在其它地方却有可取之处,但是既使正史《三国志》都能找出不少错误或疏失,野史《魏略》又有何资格能正确到完全没错?要追究来源的话,曹魏官方史书为秘书监王沈所编撰《魏书》,或者东吴官方史书为左国史韦昭之《吴书》,曹魏又不是“国不置史,注记无官”,《魏略》也只不过是私人所写,鱼豢官职郎中,无权也没分,得以见识朝廷正式档案。反而陈寿曾在蜀汉为观阁令史(另类“史”官?),接受命令编成诸葛亮集二十四篇,复又入朝任为著作郎,有机会也可能因工作所需(“著作”之郎),见识到官方档案,完全有机会据实叙述。
 
  陈寿的正史内容业已简约,但是《魏略》却仍无法包涵《三国志》之内容,反而常常出现彼此矛盾的说法:从缺少韩信故事到不知用赵云攻斜谷,《魏略》所指之二路直攻长安,一点也不考虑孔明北伐的实际作战,因已派赵云当然不用魏延,着无庸议;再说《魏略》对文聘用计默城及孙权的心理反应,皆能一一详细,但是对孙权率军若干、耗时几何、事后封赏全然不提。这种尽知细节内幕,却不知大纲布置;能如亲临现场知其对话,反不清兵力数量及战意所在──知小不知大,有点见树不见林。
 
  以上并未就魏延计划内容作评论,也未对文聘守城真伪作出考证,谨就《三国志》与《魏略》异同出作出比较,有趣的是正史往往包括野史,既使排开野史也能成立;但是野史若不参考正史,反而好像在说另一个故事。放大观察《魏略》之独家报导的异议,程度远多于《三国志》与其它史料偶合相符之处。
 
  事实上《三国志》被完整流传于后世,《魏略》却因断篇残简散佚不齐,时代的考验,或许已经决定出两者的史料价值。
 
  注:
 
  (1)《三国志.蜀书.魏延传》:“延每随亮出,辄欲请兵万人,与亮异道会于潼关,如韩信故事,亮制而不许。延常谓亮为怯,叹恨己才用之不尽。”
 
  (2)《魏略》:“夏侯楙为安西将军,镇长安,亮于南郑与群下计议,延曰:‘闻夏侯楙少,主婿也,怯而无谋。今假延精兵五千,负粮五千,直从褒中出,循秦岭而东,当子午而北,不过十日可到长安。楙闻延奄至,必乘船逃走。长安中惟有御史、京兆太守耳,横门邸阁与散民之谷足周食也。比东方相合聚,尚二十许日,而公从斜谷来,必足以达。如此,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亮以为此县危,不如安从坦道,可以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故不用延计。”
 
  (3)《史记.高祖本纪》:“汉王之国,项王使卒三万人从,楚与诸侯之慕从者数万人,从杜南入蚀中。去辄烧绝栈道,以备诸侯盗兵袭之,亦示项羽无东意。”
 
  (4)《三国志.魏书.张鲁传》:“韩遂、马超之乱,关西民从子午谷奔之者数万家。”
 
  (5)《三国志.魏书.曹真传》:“真以八月发长安,从子午道南入。司马宣王溯汉水,当会南郑。诸军或从斜谷道,或从武威入。会大霖雨三十余日,或栈道断绝,诏真还军。”
 
  (6)《三国志.魏书.钟会传》:“会统十余万众,分从斜谷、骆谷入。先命牙门将许仪在前治道,会在后行,而桥穿,马足陷,于是斩仪。仪者,许褚之子,有功王室,犹不原贷。诸军闻之,莫不震竦。蜀令诸围皆不得战,退还汉、乐二城守。魏兴太守刘钦趣子午谷,诸军数道平行,至汉中。”
 
  (7)《左传》:“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
 
  (8)《郭冲四事》:“于是蜀人咸知亮有吞魏之志,非惟拓境而已。”
 
  (9)《史记.高祖本纪》:“汉王用韩信之计,从故道还,袭雍王章邯。邯迎击汉陈仓,雍兵败,还走;止战好畤,又复败,走废丘。汉王遂定雍地,东至咸阳,引兵围雍王废丘,而遣诸将略定陇西、北地、上郡。”
 
  (10)《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六年春,扬声由斜谷道取郿,使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魏大将军曹真举众拒之。亮身率诸军攻祁山,戎陈整齐,赏罚肃而号令明,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魏明帝西镇长安,命张合拒亮,亮使马谡督诸军在前,与合战于街亭。”
 
  (11)《三国志.魏书.郭淮传》:“太和二年,蜀相诸葛亮出祁山,遣将军马谡至街亭,高详屯列柳城。张合击谡,淮攻详营,皆破之。”
 
  (12)《三国志.魏书.文聘传》:“孙权以五万众自围聘于石阳,甚急,聘坚守不动,权住二十余日乃解去。聘追击破之。增邑五百户,并前千九百户。”
 
  (13)《魏略》:“魏略曰:孙权尝自将数万众卒至。时大雨,城栅崩坏,人民散在田野,未及补治。聘闻权到,不知所施,乃思惟莫若潜默可以疑之。乃敕城中人使不得见,又自卧舍中不起。权果疑之,语其部党曰:‘北方以此人忠臣也,故委之以此郡,今我至而不动,此不有密图,必当有外救。’遂不敢攻而去。《魏略》此语,与本传反。”
 
  (14)《三国志.吴书.孙权传》:“权自率众围合肥,使张昭攻九江之当涂。昭兵不利,权攻城逾月不能下。”
 
  (15)《三国志.魏书.张辽传》:“于是辽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椎牛飨将士,明日大战。平旦,辽被甲持戟,先登陷陈,杀数十人,斩二将,大呼自名,冲垒入,至权麾下。权大惊,众不知所为,走登高冢,以长戟自守。...权守合肥十余日,城不可拔,乃引退。辽率诸军追击,几复获权。诏曰:‘合肥之役,辽、典以步卒八百,破贼十万,自古用兵,未之有也。使贼至今夺气,可谓国之爪牙矣。其分辽、典邑各百户,赐一子爵关内侯。’”
 
  (16)《三国志.吴书.孙权传》:“(建安)十九年五月,权征皖城。闰月,克之,获庐江太守朱光及参军董和,男女数万口。”
 
  (17)《三国志.魏书.满宠传》:“权自将号十万,至合肥新城。宠驰往赴,募壮士数十人,折松为炬,灌以麻油,从上风放火,烧贼攻具,射杀权弟子孙泰。贼于是引退。”
 
  (18)《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先主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先主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阪。先主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曹公大获其人众辎重。”
 
  (19)《三国志.魏书.文聘传》:“与曹纯追讨刘备于长阪。...聘在江夏数十年,有维恩,名震敌国,贼不敢侵。”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46 , Processed in 0.05139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