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59|回复: 2

析论破坏与建设的关系

[复制链接]
2006-3-9 12:04:1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破坏与建设是两回事,破坏不尽然必馈以建设,建设当初更不是为了将来的破坏。
 
  建设的难度比破坏高,甚至于为山九仞,犹有功亏一篑之撼,罗马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形成万丈高楼而旷日费时,然楼塌基毁却可能在一夕之间。破坏实在没有资格与建设相提并论。
 
  或许有人提到,破坏是为了建设,此为强词夺理之言。再次建设的功劳,不应分享给破坏,即使是破坏已为再次建设扫除障碍。破坏就是破坏,破坏有其正面与反面的评价,然而却与建设的评价泾渭分明。破坏与建设本来就是对立的两面,出发点不同,过程不同,结果也不同,没有混淆的必要。
 
  尤其是破坏者不必具有建设者的素养,甚至于可用感觉而非理性来断生死,这是两者立基不同的地方。常见对柏杨及钱穆的批评是,“觉得太传统”、“觉得不好”、“觉得不对”,这些人未必读过所批之书籍或文章,却敢大言不惭任意羞辱,这种破坏,不但看不到什么再次建设的地方,反而极尽讥笑之能事。
 
  汉末的宦官为祸,袁绍提出的残杀宦臣,尽诛阉竖之意,破坏之意明矣,然而引狼入室的结果,也带来董卓乱政,遂令汉朝不亡于宦官,却亡于权臣。除掉旧一批的宦官,又换上新一批宦官,等于是没解决宦官问题,袁绍最初消灭宦官时的破坏,后来在宦官问题,连一点建设之意,都付之阙如。
 
  也许有人要拿曹操建立相府来比拟汉亡,虽说魏国之立是踏在汉殁的尸骸上,但所谓曹魏的建设仍有其独立性,而有别于对汉室的欺凌。因为董卓败乱二京,废立天子升罢百官,破坏之实,不亚于曹魏的欺凌汉室,但是董卓的建设何在?有相提并论的破坏,却无并驾其驱的建设,分明建设与破坏就是两件事。
 
  汉末称公称王不乏其人,甚至于称帝建国,比比皆是,然时间各有千秋,或长或短,魏蜀吴后来还有正伪之分,至于袁术仲氏帝国、许昌自称天子反而不及三国,同样是建设,同样是治国,为何下场评价不同?因为建设的能力各有不同,而不是破坏的能力各有不同。以汉室为标准,来比较董卓、曹操及刘备:破坏得愈大,不见得建设愈多,如董卓之于汉室;破坏得愈小,建设也不尽然愈少,如曹魏之于汉室;甚至于没有破坏,也有建设,如刘备新立蜀汉,没有破坏汉室。
 
  因此破坏与建设没有一定的相关趋势,侈言批评与破坏之人,不知其建设何在。
 
  谈破坏的影响层面比较广泛,但若将焦点集中与建设的关系,则是另外的探讨。尤其是那些假借建设之名,而实行破坏之实的批评,虽美其名为建设,实则毫无贡献,因此对披上建设之名的破坏,颇不以为然。
 
  至于破坏与建设的关系,虽有交集,但却非必然相关,也就是破坏之后不见得产生建设,建设之基础不必然建立在破坏之上。因为破坏之后的废墟,可能再也无法建设;规划建设的当初,可能是未经开发。既然有可能的例外,那么破坏与建设的关系就不必然称上绝对因果。
 
  袁术及许昌的建国,以政体来看,无异于曹丕、刘备及孙权的魏蜀吴。不管是从封建的角度、统治的野心、对时代的贡献及以拥兵自重的方式,综合整体而言,这五国或有差异,但相差不大。因此建设的效用不见得一定是进步,或是愈来愈好。但是后世的评价,魏蜀吴变成三国,袁术及许昌则为僭伪或叛乱,或许是以成败论英雄,或许是建设不够的关系,反正不会取决于破坏不够。理由很简单,建国及传承,重视的是建设,而不是对前朝的破坏。对秦朝的破坏,发难者不可胜数,有陈胜、吴广、项羽、刘邦等人,大行破坏,但是这些人对建设的贡献如何?所以建设与破坏,本来即不同。
 
  至于是不是要有破坏的前提,才会产生天使的建设,这倒是不必要。曹操的屯田,在战乱之中提供补给,算是漂亮的建设,军屯及民屯的方式,并不以破坏为必要条件。至于没有建设的破坏,等于是恶魔的说法,这倒是没错,破坏就是破坏,破坏那有资格匹配建设的功劳。董卓乱政后,汉室从此失去天下,破坏的程度不小,但是看不出建设的效力,因为汉室从此灭亡。
 
  至于董卓的擅废立天子及任意升罢百官,硬要从鸡蛋里挑骨头的话,这也算建设?董卓拥兵行立天子之事、任用百官(相对于废黜天子、罢免百官),这牵涉到正统、名位、礼法等。曹操以扫除叛乱、安定天下的建设,犹有以下犯上的非礼,但曹操也仍饱受汉贼奸臣之恶评,如果董卓也算建设的话,曹操岂不无辜?话说回来,曹操的建设,固然功在魏国,然而身为汉臣,欺凌汉室,却是不忠不臣的破坏。不管建设如何美名,却不能遮蔽破坏之恶声。正如贞观盛世如何建设卓越,却无法使得玄武门杀兄弑弟的破坏恶行,从此变成正当。
 
  与“论破坏”相同之处,皆为针对盲目批评者的非议;不同处,则在于“称不上破坏”与“破坏不带建设”。不管是同中求异,或是异中取同,在所难免,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就这些批评而言:从破坏的角度,后面不会“应有建设”;但从建设的角度,更谈不上“先必破坏”。
 
  附:曹操志气豪言辩
 
  与其“听其言”,不如“观其行”,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曹操在《魏武故事载公十二月己亥令》:“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其中大义凛然颇有责任感,但是曹操本人例外,因为曹操早在十五年前就已开国,南面称孤,后来连称王的时间也比刘备、孙权还早,因刘备在建安二十四年称汉中王,二年后称帝;孙权建安二十五年向曹丕称藩臣服后称王,八年后称帝。曹操扫除其它称王,并非为了效忠汉室,而是也为自已称王。
 
  (一)曹操晋爵略表
 
  ===============================
 
  时间     大事
 
  ===============================
 
  建安元年,  曹操领武平,为封侯之国,此乃侯爵,故能“称孤”。
 
  建安十八年, 曹操立魏,晋级升为魏公,此乃公爵,始为“称公”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晋为王爵,曹操建国,此乃王爵,曹操“称王”。
 
  ===============================
 
  
 
  (二)三雄称王时间表
 
  ===============================
 
  曹操称王  建安十八年
 
  刘备称王  建安二十四年
 
  孙权称王  建安二十五年
 
  ===============================
 
  曹操破坏一切别人称王,或者可说是为了建设自己称王;换个角度而言,刘备自行称王并不以破坏别人称王为必要条件,魏王与汉中王并立,没有规定两王不能同时存在,晋初还不是有八王之乱?反观孙权称王更是在臣服在曹丕之下,不必破坏曹丕的称王称帝,孙权仍然称王,可见得建设并不一定以破坏为充分条件。也许曹操当年就只想当汉朝忠臣,所以破坏一切别人称王,即所谓曹操“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或许为真。
 
  结论为破坏是一回事,建设也是另一回事,两者可以有牵强的关系,也可以没有关系。
回复 举报
2006-3-11 12:45:03

主题

好友

6

积分

布衣

1,破坏与建设是两回事,破坏不尽然必馈以建设,建设当初更不是为了将来的破坏。

  破坏与建设不完全是两回事,建设必然包含破坏,破坏以建设为前提,关键在于从哪个角度来说.
      
          不尽然必馈以, 何解?

        日本人建设兵工厂,航母正是为了破坏.

2 建设的难度比破坏高,甚至于为山九仞,犹有功亏一篑之撼,罗马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形成万丈高楼而旷日费时,然楼塌基毁却可能在一夕之间。破坏实在没有资格与建设相提并论。

      建设的难度比破坏高,这是哪儿下的定义? 是建设大楼容易,还是驾飞机撞塌大楼容易?
乾隆皇帝为了"破坏"历史文化,编了一部四库全书,这容易吗

     楼塌基毁却可能在一夕之间?   楼塌基毁或为自然原因,或属人为原因
   
    若为自然原因,绝无可能在一夕之间;  若为人为原因,肩挑手提绝非一夕之间,火烧水淹亦非一夕之间,至于炸药火炮,则需将"建设"炸药火炮的时间也算上

3 尤其是破坏者不必具有建设者的素养,甚至于可用感觉而非理性来断生死,这是两者立基不同的地方。常见对柏杨及钱穆的批评是,“觉得太传统”、“觉得不好”、“觉得不对”,这些人未必读过所批之书籍或文章,却敢大言不惭任意羞辱,这种破坏,不但看不到什么再次建设的地方,反而极尽讥笑之能事。
   破坏者需要破坏者的素养, 当然不需要建设者的素养

  甚至于可用感觉而非理性来断生死
  其一:"破坏"大楼时需为炸药布线,布线要用感觉还是理性
  其二:战争即为破坏,古之名将即为破坏者,依君之言,孙武之流甚至于可用感觉而非理性来断生死(战争)   
  其三:曹阿瞒屠城是用感觉还是理性来断生死

“觉得太传统”、“觉得不好”、“觉得不对"
  此言论只是个人感觉,既谈不上批评又谈不上破坏,何谈极尽讥笑之能事.


4 或许有人提到,破坏是为了建设,此为强词夺理之言。再次建设的功劳,不应分享给破坏,即使是破坏已为再次建设扫除障碍。破坏就是破坏,破坏有其正面与反面的评价,然而却与建设的评价泾渭分明。破坏与建设本来就是对立的两面,出发点不同,过程不同,结果也不同,没有混淆的必要。
     
    "建设"枪炮就是为了破坏,"破坏"污染企业是为了建设环境
    建设xx新文化既是建设又是破坏,建设了新的,破坏了旧的(新文化取代旧文化的过程就是对旧文化的破坏)
    破坏与建设只是两个过程,抛开其所依附的实体来谈其高下毫无意义

5 至于破坏与建设的关系,虽有交集,但却非必然相关,也就是破坏之后不见得产生建设,建设之基础不必然建立在破坏之上。因为破坏之后的废墟,可能再也无法建设;规划建设的当初,可能是未经开发。既然有可能的例外,那么破坏与建设的关系就不必然称上绝对因果。

建设必然破坏未经开发, 未经开发并非空无一物
回复 举报
2006-3-13 08:21:0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平地筑楼不必先毁旧,此为纯建设,一点也没有破坏。
 
  建楼易还是撞楼易?那是针对恐怖分子。不如问民工筑楼难还是毁楼难,答案又会不一样,正如形成万丈高楼而旷日费时,然楼塌基毁却可能在一夕之间,建设困难,毁之容易,即使恐怖行动也一样,要阿拉伯国家建双塔,没有一年半载也建不起来,但是却可在一天之内楼塌房毁。
 
  破坏与建设无关,不管是所谓理性与感性、兵法或屠城等,都是破坏,何来建设。建设枪炮只到此为止,不对枪炮的功用负责,否则老师还教学生,但是有的学生出人头地,有的学生为非作歹,所受的建设教育都一样,但是学生的善恶各有不同,因为破坏本来就不与建设扯关系。
 
  文人写书,为了出版,极尽建设之能事,本无破坏,若说要是有的话,大概就是为秦桧翻案之书,否则大部分规规矩的书,就只有建设,何来破坏呢?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36 , Processed in 0.05220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