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769|回复: 13

【都督推荐】荆州琐事之让荆州

[复制链接]
2005-12-27 14:23:3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魏书》有云:表病笃,讬国於备,顾谓曰:“我兒不才,而诸将并零落,我死之后,卿便摄荆州。”备曰:“诸子自贤,君其忧病。”或劝备宜从表言,备曰:“此人待我厚,今从其言,人必以我为薄,所不忍也。”裴松之以为“表夫妻素爱琮,舍適立庶,情计久定,无缘临终举荆州以授备”,录而不信。

今之学者,多以裴说为是。然考诸史书,刘表与刘琦父子关系十分融洽,虽有蔡氏大吹枕边风,迷汤厉害,以致刘琦求诸葛锦囊,脚底抹油,避祸江夏,然刘表临终,刘琦归省,蔡氏犹恐表托后,以致铁将军把关。①若刘表废长立幼,吃了秤砣铁了心,蔡氏何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可见刘表与长子之间虽有波折,并未势如水火,虽有舍嫡之情,犹在狐疑之间。

建安十二年,袁尚、袁熙败走辽东,末了一场鸿门宴,走颅走千里。想当年袁本初赫赫声威,却落个绝嗣下场,如此凄凉晚景,对暮年刘表的震动决计不小。建安九年,袁家兄弟连心,其利断金,坐收主场之利,一雪官渡之恨。可惜好景不长,外侮御,阋墙大戏抢档上演。曹操前脚败过黄河,袁氏大军已然在邺城下打得热火朝天。②

所谓已富的要保持现状。坐守膏腴之地的刘表,自然希望天下大乱,越乱越好。袁氏内讧,使曹操得计,自非其所愿,于是书信两通,出演鲁仲连,痛陈“兄弟相残”、“弃亲即仇”之弊,可谓言真意切,高瞻远瞩。虽则二袁已成乌眼鸡,只当耳旁风,然刘表对袁氏废长立幼,以致大厦内倾之时事,当有深切认识。固然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但从蔡氏在刘表临终时的担忧可见,刘表鉴于前车,在立继问题上仍然举棋不定。故此,裴氏所谓刘表情计已定,不容旁人插足,恐非确说。

自周以降,吾国继承向来遵循“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之原则。子尚如此,而况外人?推位让贤的古老话,只能自三代以上的故纸堆中寻。然及至汉末,天下大乱,你方唱罢我登场,昨日金殿称孤,今朝城门悬首。激烈的竞技场中,稳定压倒一切的嫡长继承制自然受到猛烈冲击。袁、刘废长立幼,东吴兄终弟及,即便曹操,亦有夺嫡之争。更有甚者,打起“天下为公”招牌,五百年一出的小尧舜忽得贬值,层出不穷。陶恭祖以徐州让刘备,玄德公见样学样,在白帝又以成都让诸葛。江东的孙伯符也给张昭开出了远期支票。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按几位小尧舜生平,全都沙场翻滚,脑袋别裤腰带上拼杀了一辈子,始得方伯之位,南面称孤,临了却如悟大道,甘愿为人做嫁衣。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众枭雄如此立地成佛,难免令人疑惑。

先论托孤形势:孙策撒手之际,江东初定,人心未附,山越患其心腹,陈登虎视广陵。新丧主帅,内外交困之际,虽不敢说孙氏基业风雨飘摇,亦处处险滩,孙仲谋弱齿掌舵,显然不能胜任。刘备临崩之时,荆州已失,夷陵新败,精兵强将,什丧七八,蜀汉国将不国,要指望阿斗力挽狂澜,自属天方夜谭。再数托孤人选:诸葛亮是三代以下纯臣第一,固不待说;刘玄德虽有枭名,但在汉末军阀中,已算得是一等一的厚道人,尤其在刚在徐州痛快表演的曹操的衬托下。张昭虽然顽固了点,矜持了点,但和那位一心打算向孙家寻仇的陈元龙相比,实在和蔼可亲得紧。④可见,托孤乃是危急存亡之秋的权宜之计。若受托者忠信,则上绍祖业,即便受托者起二心,亦可下保香火。借《后出师表》的话:坐守亦亡,与其坐亡,何如托孤?虽然曹睿病眼昏花,画虎不成反类犬,托出了位司马宣王,然从整体看,汉末几位诸侯的托孤效果尚称满意。

刘备自归刘表,坐了多年的冷板凳,“众不满万”。现刘表已病入膏肓,来日无多。曹操一统华北,指日南下,荆襄首当其冲。昔日韩嵩使曹,回头大吹法螺,劝说刘表质子称藩,末了惹得刘荆州冲冲大怒,持节临堂,差点送了这位新科太守的老命。⑤可见刘表虽无争衡天下之志,却不甘于人下。一片降幡出襄阳当不在考虑。然抵御曹氏百战之师,指望自家的“豚犬”发威,显然无谋。纵观荆襄,能为曹操敌者,刘备耳。

刘玄德自蜗居荆襄,本事大长,建策袭许固然高瞻远瞩,博望坡巧设伏兵,以少胜多,大破夏侯惇、于禁,更显风流。刘表盛年之时,镇得住场子,有资本请刘玄德敬坐冷板凳。然时至日薄西山,回顾荆襄,舍刘备再无干城。大敌当前,行将大去的刘景升别无选择,只有倚重刘备。刘备在荆州蹉跎了几年,虽然交游广泛,但兵力一直受到严格控制。及核查户籍,徒众遂强,固然是诸葛亮的献策独具只眼,若非刘表首肯,亦无从实施。可见晚年刘表对刘备的态度已然改观。⑥

刘备先屯新野前线当炮灰,后屯樊城,与荆州统治中心一水相隔,兵力却愈来愈强,显然不是监视削弱之计。这一移屯过程,而反映了刘表由猜忌,到信任或说不得不信任。

继在军事上解放刘备,刘表又进一步在政治大开绿灯。一封奏章九重天,刘备冠上了荆州刺史的头衔。汉武置刺史,汉成置州牧,皆为一州之长,历朝更替。荆州牧刘表表刘备领荆州刺史,天有二日,无疑承认了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殊身份。⑦

刘备雄姿杰出,经过中原逐鹿的磨炼,其笼络人心的手段已至炉火纯青之境。一到荆州,豪杰多归,参照日后携民南行之盛况,荆州人心向背不必多言。论将才,荆州无人是刘关张对手;论政治,刘备登高一呼,连统治者亲信都倒戈归顺。⑧如果刘备打算取刘琮或刘琦而代之,没人拦得住。此人才能极高,城府极深,又得人心如此,赶不走,杀不得,唾面自干,奈何奈何。

刘景升在晚年对刘备一再示好,益兵、移屯、表官,步步连环,末了终于掀出底牌,算是赤诚相见了。倘若刘备是诸葛、张昭第二,则抗曹胜算大增,在刘备调停下,夺嫡争斗也可大大缓解,至少不会如袁家一般腥风血雨,闹得千里堤溃——刘家有福了。倘若刘备翻版徐州,拱手笑纳,刘家豚犬虽失权柄,却无袁氏遭赶尽杀绝之虞。佩镇南将军印,某地养老,未必不是善果。更何况反客为主之势已成,不缺让国这道手续,事已至此,何妨顺水推舟?

此时的刘备显然比徐州时代成熟不少,面对香饽饽非常沉得住气。荆襄人心已得,不急一个名头。二刘一堂晤对,可称各取所需,一举双赢。可惜千算万算,未算到豚犬太过豚犬。难怪曹丞相得了便宜还卖乖,曲线救国的刘琮先生忝为反面教员。⑨

故而,刘表弥留托孤,于史于情皆无悖,裴松之简单否定,似有粗略之失。参照刘表身故前后的荆州历史,无疑有助于进一步理解曹相爷的临江浩叹:生个好儿子要紧啊!

————————————————————————————————————————————————————

①《后汉书•刘表传》:表初以琦貌类于己,甚爱之,后为琮娶其后妻蔡氏之侄,蔡氏遂爱琮而恶琦,毁誉之言日闻于表。表宠耽后妻,每信受焉。又妻弟蔡瑁及外甥张允并得幸于表,又睦于琮。而琦不自宁,尝与琅邪人诸葛亮谋自安之术。亮初不对。后乃共升高楼,因令去梯,谓亮曰:“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而入吾耳,可以言未?”亮曰:“君不见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居外而安乎?”琦意感悟,阴规出计。会表将江夏太守黄祖为孙权所杀,琦遂求代其任。及表病甚,琦归省疾,素慈孝,允等恐其见表而父子相感,更有托后之意,乃谓琦曰:“将军命君抚临江夏,其任至重。今释众擅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重增其疾,非孝敬之道也。”遂遏于户外,使不得见。琦流涕而去,人众闻而伤焉。遂以琮为嗣。

②《后汉书•袁绍传》:曹操度河攻谭,谭告急于尚,尚乃留审配守鄴,自将助谭,与操相拒于黎阳。自九月至明年二月,大战城下,谭、尚败退。操将围之,乃夜遁还鄴。操军进,尚逆击破操,操军还许。谭谓尚曰:“我铠甲不精,故前为曹操所败。今操军退,人怀归志,及其未济,出兵掩之,可令大溃,此策不可失也。”尚疑而不许,既不益兵,又不易甲。谭大怒,郭图、辛评因此谓谭曰:“使先公出将军为兄后者,皆是审配之所构也。”谭然之。遂引兵攻尚,战于外门。谭败,乃引兵还南皮。

③《吴历》:策谓昭曰:“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复不克捷,缓步西归,亦无所虑。”

④《先贤行状》:(陈)登以功加拜伏波将军,甚得江、淮间欢心,於是有吞灭江南之志。

《江表传》:广陵太守陈登治射阳,登即瑀之从兄子也。策前西征,登阴复遣间使,以印绶与严白虎馀党,图为后害,以报瑀见破之辱。

⑤《后汉书•刘表传》:拜(韩)嵩侍中、零陵太守。及还,盛称朝廷曹操之德,劝遣子入侍。表大怒,以为怀贰,陈兵诟嵩,将斩之。嵩不为动容,徐陈临行之言。表妻蔡氏知嵩贤,谏止之。表犹怒,乃考杀从行者。知无他意,但囚嵩而已。

⑥《魏略》:刘备屯於樊城。是时曹公方定河北,亮知荆州次当受敌,而刘表性缓,不晓军事。亮乃北行见备,备与亮非旧,又以其年少,以诸生意待之。坐集既毕,众宾皆去,而亮独留,备亦不问其所欲言。备性好结毦,时適有人以髦牛尾与备者,备因手自结之。亮乃进曰:“明将军当复有远志,但结毦而已邪!”备知亮非常人也,乃投毦而答曰:“是何言与!我聊以忘忧耳。”亮遂言曰:“将军度刘镇南孰与曹公邪?”备曰:“不及。”亮又曰:“将军自度何如也?”备曰:“亦不如。”曰:“今皆不及,而将军之众不过数千人,以此待敌,得无非计乎!”备曰:“我亦愁之,当若之何?”亮曰:“今荆州非少人也,而著籍者寡,平居发调,则人心不悦;可语镇南,令国中凡有游户,皆使自实,因录以益众可也。”备从其计,故众遂强。

按:诸葛自见刘备,与史有悖。然刘备南撤,关羽偏师已有万人,强众之术,完全可信。《九州春秋》亦云,则非孤证矣。

⑦《英雄记》:表病,上备领荆州刺史。

按,王粲时仕襄阳,所记当不虚。

⑧《三国志•先主传》:(刘备过襄阳,刘)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先主。

⑨《吴历》:公见舟船器仗军伍整肃,喟然叹曰:“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回复 举报
2005-12-27 15:22:21

主题

好友

103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2-27 20:25:4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刘景升何许人也?能白手起家,扫平九郡的主儿会是善茬?旧史以长幼之争归于刘表软耳根,架不住枕边风,未免八卦了点。

刘表依靠蔡、蒯等大族起家,不得不有所妥协,但在感情上又抛不下长子,左右摇摆,末了上演让荆州,请个仲裁人来平衡。

王沈《魏书》出了名的护短,给曹家歌功颂德,名头很臭。但从相反角度看,其自然不会没事找事,捕风捉影去给大对头刘耳朵编造先进事迹。裴松之的反驳理由也未免无力。刘表夫妇爱刘琮,就不可能让荆州?莫非刘备让成都是因为瞧阿斗不顺眼?
回复 举报
2005-12-27 20:38:02

主题

好友

103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2-27 20:49:4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晕兄已经七八十了?倒是出乎意料啊 一笑,一笑

让自然是权谋。如果形势能不让,自然瘌痢头儿子自家好,大晋江山传白痴。

袁家的问题在于袁谭、袁尚都是厉害角色;刘家的问题在于两宝贝儿子都是豚犬。袁家不管让谁继承都免不了内战,故此抓狂;刘家不管让谁继承都保不住江山,故此亦抓狂。老头儿们抓狂同样,抓狂内容相左 :icon14:

后代一堆饭桶成问题,有本事的继承人太多更成问题,倘若曹植野心大那么点,被老弟曹彰煽动一下,你就等着看老曹蹬腿后的热闹罢 :icon14:

老刘的权谋是:兄弟肯辅佐,宝贝儿子江山得坐;兄弟不肯辅佐,宝贝儿子也算有条安稳生路——好歹都是皇家血脉,肥水不流外人田,哪儿像我大清? :icon14:上上大吉自然是刘玄德三推五让,既然当众推了,以后至少不好意思明篡不是?
回复 举报
2005-12-27 20:59:48

主题

好友

103

积分

禁止发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12-28 13:37:02

主题

好友

1661

积分

太守

对⑥存疑。
孔明见刘备的事,好象不能拿来做例证吧?何况登记游户并无太大实际意义,算不上是刘表在兵力上放手。

表本传及其他可见,废长立幼未必为刘表之意。诚如《典论》所言,则病笃的刘表根本是被架空的。表卒,瑁、允等遂以琮为嗣,荆州的继承权是这样被决定的。
回复 举报
2005-12-28 17:36:0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诸葛思远
对⑥存疑。
孔明见刘备的事,好象不能拿来做例证吧?何况登记游户并无太大实际意义,算不上是刘表在兵力上放手。

表本传及其他可见,废长立幼未必为刘表之意。诚如《典论》所言,则病笃的刘表根本是被架空的。表卒,瑁、允等遂以琮为嗣,荆州的继承权是这样被决定的。

孔明见刘备已在曹操南下前夕,即刘表将病困之时。刘备在荆州,豪杰多归,如果不是刘表在兵力上卡足,不可能混了这几年尚“众止数千”。故刘备“徒众遂强”正是晚年刘表放手的表现。

原文已述,在嫡庶之争中,刘表始终举棋不定,废长立幼未有成议。
回复 举报
2005-12-30 13:13:49

主题

好友

1661

积分

太守

文理兄:
君言甚善,只是“孔明见刘备(包括后面的众止数千)”实在没什么可信度。且按魏略所述,“众止数千”是因为刘备不醒,空有游户而不知录,而非镇南下卡——不为也,非不能也。登记游户,若是录游户而募之为兵,则对刘表本身也有好处,甚至是刘表吃肉刘备喝汤,刘表何必拒绝?若是欲使游户不悦为镇南所录而至刘备麾下(似乎不太可能),则是孔明耍了刘表一把,与放手无干。
又,按汉制,荆州牧表某人为荆州刺使,是否和丞相表某人为司徒一样叫人摸不着头脑?
回复 举报
2005-12-30 20:48:2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思远:

刘表在前期对刘备“阴御之”,暗地里卡脖子,故而刘备兵力无法得到壮大。刘备前期也未见有何高瞻远瞩的政治措施,一样拥兵数万。诸葛亮献策,刘表固然可以笑纳,但在笑纳的同时,一样可以继续卡刘备的脖子,只要在军饷军粮上一算计,刘备就还得外甥点灯笼,照旧。故而,刘备兵众遂强,不仅仅是因为孔明献策,而是因为孔明的献策在恰当的时机提出。正是刘表晚年打算解放倚重刘备之时,遂得顺水推舟,皆大欢喜。

州牧与州刺史在汉末一向混用。只是州牧二千石,刺史六百石,级别上有差别,但属官完全一样。老曹即先为兖州刺史,后为兖州牧。荆州牧一去,刺史即为最高长官。刘景升病困,表备为荆州刺史,同样是一种取信的托孤姿态。
回复 举报
2006-1-2 01:16:40

主题

好友

714

积分

县令

Post by 诸葛思远
对⑥存疑。
孔明见刘备的事,好象不能拿来做例证吧?何况登记游户并无太大实际意义,算不上是刘表在兵力上放手。

表本传及其他可见,废长立幼未必为刘表之意。诚如《典论》所言,则病笃的刘表根本是被架空的。表卒,瑁、允等遂以琮为嗣,荆州的继承权是这样被决定的。

与其说刘表被架空了,还不如说刘表无能为力。刘表之为荆州牧,实赖瑁、允等人之力也
回复 举报
2006-1-2 01:18:29

主题

好友

714

积分

县令

Post by 杨文理
思远:

刘表在前期对刘备“阴御之”,暗地里卡脖子,故而刘备兵力无法得到壮大。刘备前期也未见有何高瞻远瞩的政治措施,一样拥兵数万。诸葛亮献策,刘表固然可以笑纳,但在笑纳的同时,一样可以继续卡刘备的脖子,只要在军饷军粮上一算计,刘备就还得外甥点灯笼,照旧。故而,刘备兵众遂强,不仅仅是因为孔明献瞇引用省略......]

诸葛亮之所谓献策,众说纷纭,并无定论,愚以为不足为凭
回复 举报
2006-1-8 18:17:54

主题

好友

1661

积分

太守

能时常得君耳提面命之教,思远之幸。
刘备曾拥兵数万不错,可那都是在“有基本”的情况下。前期能统大众,根本原因在于当时刘备为割据一方之诸侯,手绾一州之兵权。屯小沛的刘备甚得陶谦倚重,可是其时手下也不过五千余众。徐州虽经屠戮,仍可合兵十万,不差荆州多少,可见刘备的军力无法壮大,主因并非刘表暗暗提防,而是区区新野(樊城)发展空间有限。若没有什么高瞻远瞩的政治措施,众数千就是刘备的上限。

难道州牧和州刺使可以并存?我实不知。还有什么其他的例子吗?

这两天考试,上网很不定期,回迟了抱歉!
回复 举报
2006-1-8 20:55:4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诸葛思远
能时常得君耳提面命之教,思远之幸。
刘备曾拥兵数万不错,可那都是在“有基本”的情况下。前期能统大众,根本原因在于当时刘备为割据一方之诸侯,手绾一州之兵权。屯小沛的刘备甚得陶谦倚重,可是其时手下也不过五千余众。徐州虽经屠戮,仍可合兵十万,不差荆州多少,可见刘备的军力无法壮大,主因并非刘表暗暗提防,而是[引用省略......]

思远,徐州风云变幻,却如《演义》所言,曹操撤兵不久,陶谦即故:

会张邈叛迎吕布,太祖还击布。是岁,谦病死。

时先主自有兵千馀人及幽州乌丸杂胡骑,又略得饥民数千人。既到,谦以丹杨兵四千益先主,先主遂去楷归谦。谦表先主为豫州刺史,屯小沛。谦病笃……

再按,曹操第一次寇徐,春还兵,二次寇徐,秋九月还甄城。刘备在徐时日太促,不能大肆发展也在数中。

刘备的发展能力极强,甚至在曹操之上,其大败于广陵后:先主还小沛,复合兵得万馀人。吕布恶之,自出兵攻先主,相比曹操败荥阳后募兵哗变,可谓高下立判。

刘备第二次入徐,更不得了:东海昌霸反,郡县多叛曹公为先主,众数万人,遣孙乾与袁绍连和,曹公遣刘岱、王忠击之,不克。

合人心,收众用,刘备独步汉末三分,这也是其能鼎足天下的看家本领。

州牧、州刺史并存一事一时找不出类比者(除了军阀各委,乱糟糟),但亦找不出可以证明其不能并存者。王粲是当事人,如此大事,其记载出错几率微乎其微。刘表病笃,还荆州牧,以刘备为刺史,亦不出奇。因刘表的正牌官衔是镇南将军,镇南将军统荆扬,其后人挂着镇南头衔,一样可以执掌头把交椅。而刘备挂的是左将军,在中央权重,地方无权,不挂荆州刺史,托州即空头支票。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13:16 , Processed in 0.0593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