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982|回复: 16

三国官制评札──析论县侯、乡侯及亭侯之性质

[复制链接]
2005-9-9 17:13:05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前言
 
  封侯爵等虚实杂沓,历来史评各有千秋。
 
  汉制郡国并行,一郡统有数县,本为郡下有县;但若遇封侯情事,则该县改称为国,即郡下有国。汉朝列侯因租邑大小,爵秩因有县侯、乡侯及亭侯之别。
 
  (一)县侯:此侯爵所领范围,虽为县级,但因改县为“国”,不复称县,是以省略“县”字,以汉初双相魏其侯及武安侯来说:魏其侯之领地原为琅玡郡的魏其县,但因封侯的关系,魏其县改为魏其国,窦婴不称魏其县侯;武安侯之领地原为魏郡之武安县,亦以封侯之关系,武安县改为武安国,田蚡不称武安县侯。另外卫青受封长平侯,建国纪元,不再复称长平县,而是长平国,虽名为国,其实县也(长平即白起坑杀赵卒之地),卫青不称长平县侯。
 
  (二)乡侯:此侯爵所领范围,降至乡级,动辄称之“某某乡侯”,虽然前面某某地名常为县名。
 
  (三)亭侯:此侯爵所领范围,降至亭级,动辄称之“某某亭侯”,虽然前面某某地名常为县名或都亭之名称。
 
  以此法分析,便可知道何为县侯、何为乡侯,何为亭侯。
 
  关羽的汉寿亭侯,按此要领区别:若是读为“汉.寿亭.侯”,则指县侯,享有一个叫寿亭县的地方(可惜当时没这个地名),可领全县;或读为“汉寿.亭侯”,指的是汉寿这个地方的亭侯,可领一亭之地,汉寿可以为亭名,也可以为县名。
 
  会让人弄混的是有些县名带有“乡”字,例如南郡就有南乡县,满宠因封南乡侯,在读为“南乡.侯”时,其实就是县侯,除非改读为“南.乡侯”,此则指南乡。曹真被封为东乡侯,恰好南阳郡之新野县下辖东乡,指的就是“东.乡侯”之东乡,除非能找到东乡县的所在,“东乡.侯”始为县侯。
 
  若能按爵名因地数邑,封地实领全地的状况如此。
 
  二、爵享税邑之虚实
 
  世事难料,名不符实,虚有其表,常常发生。
 
  只有在实封的状况下,各列侯才有“功大者食县,小者食乡、亭,得臣其所食吏民。”,是以“汉法,大县侯位视三公,小县侯位视上卿,乡侯、亭侯视中二千石也。”
 
  但是前述比较食邑,并非官制高低。就政治权利来说,爵名县侯、乡侯及亭侯都是列侯,以秦汉二十等爵来说,县侯、乡侯及亭侯都是最高级的第二十等爵,其爵等相同,其次第十九等爵为关内侯,再其之第十八等爵为大庶长...依此类推。官与爵之别以简单的比方,职级代表权力及责任,爵位则为身分或收益的保证:一个是大官,一个是地主。高官卑职如三公九卿与士吏干部,彼此会有上下之分,甚至有生杀大权;高爵与低爵如大地主与小地主,谁也管不了谁,比谁多资只是纯排名。曾经有六百石的刺史,却能监督二千石的郡守,重点不在彼此石高收入,而是在互相官职权力,大地主不一定就享有权力,反而是高官常常能左右大地主。
 
  虚封不享对应租邑,常会出现封国不享本邑,或者得国兼享其它领地,此时爵位仅供参考,端视实际不同而定。例如文聘“进爵长安乡侯”,对应本地为长安,长安从来就不是什么乡下地方,而且“(文)聘在江夏数十年,有维恩,名震敌国,贼不敢侵。”常年驻在边疆为江夏太守,不太可能擅离驻地而远赴长安。又曹操为武平侯,按字面只享邑武平国(一县),但是曹操却共计可食四县(其它三县为柘县、苦县及阳夏县,合计二万户),此为兼享封地以外。
 
  若比吕不韦封侯就更清楚,按《史记.吕不韦列传》:“庄襄王元年,以吕不韦为丞相,封为文信侯,食河南雒阳十万户。”文信侯不是只能享邑文信县(事实上也没这个县),而是另得洛阳十万户。因此《三国志》屡屡出现封谁某某侯,然后再叙增减百千户等,此正道出“辖侯不对应享国”。夏侯惇“封高安乡侯...录惇前后功,增封邑千八百户,并前二千五百户。”不是说高安此地原有七百户,后来人口增加一千八百户,所以共有二千五百户,而是专指允许食邑的户数增加,所以必述户数以资说明领地大小,也许高安此地还能再增邑到万户,也许增户皆悉由他地,不在高安也说不定。
 
  因此比较所封何地并没有意义,除非为实领,否则虚领一来未必悉有领地,二来可能兼占其它封领,比较收入大小只是排序富庶之别而已。乡侯及亭侯常为虚领,没有名符其实的封地实领,更无法因之比较其收入。许褚封牟乡侯,不过七百户,曹仁之安平亭侯却有一千五百户,不能因此误解乡侯(七百侯)小于亭侯(一千五百户),其实牟县(县级,泰山郡牟县)与安平县(县级,博陵郡安平县)皆为县名。两爵纵使同为县侯,也不比牟县与安平县,西汉侯爵虽可领全县,两地纵使地方同大还不一定户数相同;何况东汉以降,侯爵已渐虚封,而且还细分乡亭之别,户数不盈全县,更不易相比。
 
  拿虚封比实领,有点牛头不对马嘴。
 
  三、爵序与爵等
 
  《三国志》没有志专讲列侯高低,但在描述皇帝后妃等级时,却从旁可知列侯概况。
 
  按《三国志.魏书.后妃传》:“自夫人以下爵凡十二等:贵嫔、夫人,位次皇后,爵无所视;淑妃位视相国,爵比诸侯王;淑媛位视御史大夫,爵比县公;昭仪比县侯;昭华比乡侯;修容比亭侯;修仪比关内侯;婕妤视中二千石;容华视真二千石;美人视比二千石;良人视千石。”可知对应列侯之细分。再详《三国志》,三国的封爵各不相同,蜀汉出现封爵或可实领其地,与曹魏动辄封爵另明文食邑若干户、东吴封爵不带食邑若干户,迵然不同。这是因为蜀承汉制、魏改汉制,又吴自立新制的结果。单就魏制而言,诸侯高位,其次县公、县侯、乡侯、亭侯及关内侯,因此曹魏爵位大小依次为:诸侯>县公>县侯>乡侯>亭侯>关内侯,这与秦汉时的诸侯>列侯>关内侯>其它等爵,截然不同。
 
  再说三国不同汉制,即封爵必享邑,其实有待商确。简单的说,前面提到的汉寿亭侯仅为名号,不代表拥有汉寿一地的奉邑;至于错认为“汉寿亭”的列侯,又太抬举关羽,因为曹操当时尚未称公,地位不过列侯,没有资格策封别人为诸侯,关羽不过刺杀颜良,所建的是军功,因此因功受爵性质倾向为武功之侯。
 
  亭乡各都侯(如“都亭侯”及“都乡侯”)更容易理解,绝非某地叫“都亭”或“都乡”而沿袭称谓,所以误以为一堆侯爵都共享同一都亭。盖都者,城也。引《后汉书》的“洛阳都亭”、“以(何)进为大将军,率左右羽林五营士屯都亭”、“本初元年,封定兄弟九人皆为亭侯。”此处《东观记》注为:“定兄据卞亭侯,弟光昭阳亭侯,固公梁亭侯,兴蒲亭侯,延昌城亭侯,祀梁父亭侯,坚西安亭侯,代林亭侯也。”
 
  因为不会有人把洛阳及长安看成亭级单位或乡级单位,但是洛阳及长安却可以大封无数的“亭侯”及“乡侯”,否则岂不是把洛阳及长安分封奉邑,皇帝住所变成属下的领地。正因都亭侯及都乡侯的皆无奉邑,所以才要另行交代封户,如“封邑八百户”、“或增邑一千户”等。以洛阳二十四都亭来说,万岁亭侯(荀彧)、千秋亭侯(董昭)、东阳亭侯(徐绪,徐晃之子)等,以上皆为都亭侯,对应本地都是洛阳。
 
  爵名虽有县侯、乡侯及亭侯,爵序排列亦以县侯>乡候>亭侯,但诸位列侯在这里的大小,只有食邑收入大小的区别,爵等实则同级。
 
  四、复设地名以应爵名
 
  《后汉书.宦者列传》:“桓帝得立,腾与长乐太仆州辅等七人,以定策功,皆封亭侯,腾为费亭侯,迁大长秋,加位特进。”即然是亭侯,但却有:“地道记县西有费亭城,魏武帝初所封。”也就是沛国酂县虽有费亭,但在湖陆县西新设费亭此城。从这点知道地名可以改,而且可以使封侯为之名实相符。
 
  先插一段辩诬:亭侯不应只在曹操时出现,虽然《通典》:“献帝建安初,封曹操为费亭侯。亭侯之制自此始也。”顾炎武却在《日知录》提到:“灵帝以解读亭侯人继。《桓帝纪》:封单超等五人为县侯,尹勋等七人为亭侯。列传中为亭侯者甚多,大抵皆在章和以后。丁綝言能薄功微,得乡亭厚矣。樊宏愿还寿张,食小乡亭。则建武中似已有亭侯矣。”就东汉初期出现亭侯来说,显然东汉末年的曹操并非最先制定亭侯。
 
  因此历来争议许久的县乡亭侯之分,也可因此试着释疑:
 
  关羽之汉寿亭侯,在曹操战袁绍所封,对应的本地地名至今失考,但有两县可参考:即荆州武陵郡的汉寿县,还有刘备收川时“改葭萌为汉寿”,此为广汉郡的汉寿县。当曹操未取刘表时,关羽的亭侯极可能为虚领,等到刘备入荆收川后,两地皆有汉寿,也许关羽可因此而食县,从亭侯摇身变成县侯,这也是有一派的人认为关羽的爵位应句读为“汉寿亭.侯”,即把关羽当县侯。若再把张飞的宜城亭侯列入,关羽及张飞只封亭侯,这不代表两人被刘备轻视不用,盖此时刘备草创,地狭区少,领土有限,故不多封。
 
  后来张飞被封爵西乡侯,孔明受爵武乡侯,按历来考订,琅玡郡有武乡县(《汉书.地理志》:“琅玡郡...武乡,侯国。”),汉中郡有西乡县(《晋书.地理志》及《华阳国志.汉中志》皆以汉中郡辖有西乡县,又《旧唐书.地理志》:“本汉成固县地,蜀立西乡县。”)后者张飞之西乡立县,有如关羽之汉寿立县,都是因人设地。回头看孔明,若孔明不能食县琅琅郡武乡县,此侯必为遥领;此与刘备取汉中前,张飞未达汉中郡西乡县,亦为遥领──两者相同。
 
  这样就很清楚,遥领本为虚封,不管是县侯、乡侯还是亭侯,皆难食本地之税邑。但是在当局主动更改地名,无巧不成书,刚好就是昔日爵位对应之本地,其中奥妙耐人寻味。也许虚封无地,但是若能有地可以对应,不就形同实领──张飞之西乡侯及孔明之武乡侯,遥领本为虚封,但是一但“上面指示”置县西乡县及新设武乡县,其动机最有可能就是为“爵位实领”作准备。
 
  《晋书.地理志》提到上党郡下设武乡县,在石勒时“别置武乡郡。”傅畅得封武乡亭侯,或许来自于县名武乡。再早一点,曹操战袁绍后,严干因捕高干得封武乡侯,高干为袁绍之甥,领有并州(除并州外,袁绍自领冀州、袁谭领青州、袁熙领幽州,共有四州),建安年间出现武乡侯,被认为是武乡县复置的证明。
 
  再退一万步,蜀相自从南征凯旋后,北伐前出师陈表,率领大军进驻汉中,从此不复返回成都。以后孔明长期留置汉中,若能于汉中郡设置武乡县,加以实领的话,恰好武乡侯就国,实领武乡县。
 
  在东吴各侯皆为虚封(封爵不食领地,增户与爵位无关),曹魏封侯则并叙户(封爵连带增若干户),没有理由要求蜀汉按汉制实封(就食领地)。况且蜀汉与魏吴最大的不同,在于没有户数增减,无论有无封爵。比较各国封爵受邑概况:
 
  三国 封爵  租邑
 
  曹魏:增户  所增户数
 
  东吴:不增户 另有指定
 
  蜀汉:不增户 待疑
 
  举例:曹魏张辽“封晋阳侯,增邑千户。”在封侯时同时增户,此户数可在领地之内,也可不在领地,此事甚多,不多列举。东吴徐盛“封都亭侯”而另“赐临城县为奉邑。”食县却为亭侯;周瑜及程普悉未封侯,但皆食四县,比汉初双相(魏其侯及武安侯)仅各食一县,有过之而不及。
 
  蜀汉封爵没有增减户数,所食领地不取决于他地,要就如东吴封爵虚领,要就如汉制封爵实领。刘备收川建国初年,确有封爵为虚封情事,但在政策下改名置地后,却增易虚封为实领之可能。
 
  五、实领与虚封之别
 
  在虚封的前提下,县侯、乡侯及亭侯同为列侯,因不直接悉食全邑,彼此都是平起平坐。
 
  反观实领的要求,因地得户,而且是全领,县侯就领全县、乡则领全乡、亭侯可领一亭。以西乡侯与武乡侯来来说:
 
  以县侯而论,则为“武乡”县;以乡侯而论,则为“武”乡。因此不是找出“武乡县”就是找出“武乡”。就像张飞的西乡侯,不是在“西乡”县的县侯,就是在“西”乡的乡侯,恰好孔明的故乡琅玡郡有武乡县、张飞的故乡涿郡亦有西乡县。若要咬定张飞及孔明为实领乡侯,那就找出对应乡名,始称实领,否则遥领、虚领的可能很大,只是挂名而不享邑。
 
  尤其是遥领敌占区,除非能收复该地,否则不可能在敌国收租取税。事实上很多人官爵并驾其驱,按《华阳国志》:“张翼、廖化并为大将军,时人语曰:‘前有王、句,后有张、廖。’”
 
  (一)就官职而言:王平为安汉将军时,句扶官至左将军,功名爵位亚于王平;张翼为左车骑将军,与廖化为右车骑将军,两人官位齐名。
 
  (二)就爵位来说,四人并不相同:王平为安阳侯(县侯)、句扶为宕渠侯(县侯)、张翼为都亭侯(亭侯)、廖化为中乡侯(乡侯、县侯不定,但不会是亭侯)。
 
  官职两两成对,但是爵位却不尽相同,与其说是官近爵异,不如称为官爵皆似,始有齐名并称之说。安汉将军对左将军,左车骑将军对右车骑将军;县侯对乡侯,县侯对亭侯──互相应该齐名而同级。
 
  至于蜀汉侯爵能不能实领,以魏延来说,镇守汉中而受侯为南郑侯,不排除实领南郑县。就算魏延实领其侯,但是魏延仍非在蜀汉举足轻重,从与杨仪的斗争及在成都朝中无人,皆可得知魏延的地位。因为决定政治地位应以官职论高低,而非从爵禄来评收入大小。
 
  会造成这种大地主必能地位高的错觉,其实是因为大多数的高官收入极多,所以反而以为亭侯或乡侯就不如县侯,其实以上三侯都是列侯,地位同格,同为有指定地的爵位而已。反观关内侯也享有领地,汉初,甚至也有其它爵等能享领地,如《汉书.高帝纪》:“其七大夫以上,皆令食邑。”七大夫为第七等爵,若以二十等爵计算,至少有十三等(第七等爵至第二十等爵)可享领地。只不过列侯有更大的领地,所以这些封建的余风,令人以为可割据一方,甚至称王称孤。
 
  最后以数字化举例:
 
  (一)前提
 
  假设唐宋县统有十乡(甲乡、乙乡、丙乡、丁乡、戊乡、己乡、庚乡、辛乡、壬乡、癸乡),每乡辖有三至十亭(戊乡内有消防亭、壬乡内有公安亭),共七十八亭,共计万户,乡级平均千户,亭级平均百户。
 
  (二)实领
 
  若有人被封为唐宋侯,此为县侯,领万户。
 
  若有人被封为丙侯,此为乡侯,领千户。
 
  若有人被封为消防亭侯,此为亭侯,领百户。
 
  (三)虚封
 
  若有人被封为甲乡侯,此为乡侯,因不领全乡,或只指二百户(乡级额定千户)。
 
  若有人被封为公安亭侯,此为亭侯,或可领一千二百户(亭级额定百户)。
 
  若有二人被封为唐宋乡侯,虽皆为乡侯,一个封千户(乡级),一个封八百户(还是乡级)。
 
  甚至为出现公安亭侯(一千二百户)数量大于甲乡侯(八百户),此例乡侯不一定比亭侯多户。
 
  或者有人虽被唐宋侯、乙乡侯及消防亭侯,但皆不给户,三侯皆为虚领,一户也没有。
 
  六、结论
 
  分土以封爵,核心则少地。
 
  在联邦制度下,或是无力独抗外敌时,分封部下以屏障中央,的确可分担敌侵的压力。周室大封诸侯,周国就不必独抗东夷、犬戎及楚蛮,而是由晋侯齐侯东向,秦郑诸姬等防戎楚。
 
  就中央集权而言,分封是种分裂,不论从资源被诸侯瓜分,或因此土地被割据,中央皆难直辖统御诸侯所属封国。是以项羽分封,诸侯叛乱此起彼落;汉初分封,七国之乱枝大压根;晋初分封,八王乱事竟轮流掌政。秦始皇以郡县取代封建时,即作此种考虑,诸侯割据为乱君之源,唐朝节度使自给自足,从安史之乱到河朔三镇,中央无力控制,亦为同类尾大不掉;自宋至明清,不再裂土广封诸侯后,终于确定中央核心。
 
  封建诸侯本为时代倒车,有害于国家统治,封爵愈大,若割土愈多,中央则剩地愈小,控制愈薄。从周朝强大六军开始,到后来仅剩角隅,七雄之盛,周不亡也难。蜀汉鲜少封爵,旨在强化国家统治;此与江东割地共和,江东以皇权与门阀共存,难怪后来晋军伐吴,各地军队坐视观望,晋军远征军只派二十余万人,江东丞相张悌率众三万济江,以三万对抗二十余万,当然不利,其实战后东吴扣掉战死还有二十三万,这就是分封不易控制的下场。
 
  东西二汉对臣封侯约有一千七百侯,最多一侯可食六县,其中不乏一侯独为万户侯,或是五人同日封侯等,而且俱为最高级的县侯,汉室一日割五县(仿佛战败五口通商割地赔款),如此人臣剥削,中央朝廷又能剩多少?因此在春秋战国时的诸侯,在西汉会变成县侯或乡侯,在东汉会有亭侯出现,实则时代潮流为有意强化皇权,以删减臣力。
 
  封爵式微,势所必行。
 

全文完
回复 举报
2005-9-9 17:15:59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旧帖重发,原以为发过,居然会有人问津,于是再来一次,若重复请删胋。
 
  当时昔日旧文,或有不周,谨请赐教,以便修改。
回复 举报
2005-9-9 19:19:54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关于张飞、诸葛亮

个人觉得张飞之封西乡未必是县侯,这个可以横向比较一下,与张飞地位最接近的乃是马超。
刘备为汉中王前,张飞为征虏将军新亭侯,马超为平西将军都亭侯。在《上先主为汉中王表》中,马超排名在张飞前。
刘备为汉中王时,张飞为右将军,马超为左将军,都假节,两人平级。但按汉制,左将军一般高于右将军,马超还略高于张飞。而张飞为新亭侯,马超为都亭侯,爵等也相当。
刘备即位后,张飞迁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马超迁骠骑将军,领凉州牧。汉制,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同等,但以骠骑将军高于车骑将军。蜀汉没有占三河三辅之地,司隶校尉也不负责监察百官,张飞所领司隶校尉,其实也跟马超的凉州牧一样,乃虚领一州牧而已,这个两人也相当。而张飞进封西乡侯,马超进封斄乡侯。后世无斄乡为县之记载,而斄乡在扶风县,马超为扶风人,则马超为虚封乡侯应无疑问。而跟马超平级而且还略低于马超的张飞,怎么可能进为县侯,甚至刘备还单独为之设县,享受实封待遇呢? :em20:
这样说来,张飞封西乡侯,应该还是虚封乡侯而已。至于西乡的位置,按《汉书·地理志》涿郡旧有西乡县,而到《后汉书》中涿郡则无西乡县,或者此时仅为一乡,张飞涿人,因此虚封于此吧? :71:

另外诸葛亮之武乡侯,其实也还有疑问。诸葛亮之封在建兴元年。这一年获封的还有这些人:
李严:封都乡侯
刘琰:封都乡侯
王连:封平阳亭侯
向宠:封都亭侯
魏延:封都亭侯
费观:封都亭侯
赵云:封永昌亭侯
陈到:封亭侯(常亚赵云,当也为此年所封)
大抵不过乡侯、亭侯而已,如李严此时位仅次于诸葛亮,也不过乡侯,诸葛亮封县的可能性应该也不算太高。
回复 举报
2005-9-12 08:11:2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高官必高爵之疑

 
  最初,关羽及张飞二人官位仅亚于刘备,人臣最高,但爵位均为亭侯,若以高官必高爵,想必蜀汉以亭侯为高爵。
 
  其次,新主嗣立,孔明为丞相、张飞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人臣最高,但孔明为武乡侯,张飞为西乡侯,若以高官必高爵,想必蜀汉此时最高爵位。
 
  最后,孔明殁后,蒋琬加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迁大将军,录尚书事,封安阳亭侯;继任之费袆则迁大将军,录尚书事,封成乡侯,后领益州刺史。此二人亦为蜀汉最高官职,若以高官必高爵,想必蜀汉此时最高爵位必为安阳亭侯、成乡侯等。
 
  关羽、张飞、孔明、蒋琬及费袆都是蜀汉数一数二的人物,就官职而言,最高级当之无愧,其中孔明更有权倾朝野之讥,官位的确够大,但是爵位因此就最高,恐怖有待商确。魏延就是南郑县侯,虽然是低官,但爵位比以上高官而言,可高太多──关张这二位亭侯,怎能与魏大县侯相比呢?
 
  再重复一遍,权力要比官位,收入才比爵位,高官可杀低官,但是小地主未必听命大地主。
回复 举报
2005-9-13 17:54:09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俺可没说高官必高爵,刘备称帝时,官高首推丞相诸葛亮,但未封侯(诸葛亮受封在后主继位时);其次为司徒许靖,同样未封侯;再次才轮到马超、张飞,章武年间封侯可考者唯此二人而已。
俺的关键在于马超、张飞的关系,类似下面两种。
李严封都乡侯,刘琰也封都乡侯;李严为光禄勋,刘琰为卫尉;李严转为前将军,刘琰为后将军;李严迁骠骑将军,刘琰迁车骑将军。都是相当的官阶,而刘琰略低,所以称刘琰班位每亚李严
赵云封永昌亭侯,陈到也封亭侯;赵云为征南将军,陈到为征西将军。也是官位相当,而陈到略低,所以说陈到名位常亚赵云
考马、张二人经历,称张飞班位每亚马超也基本符合。刘备称帝时,纵然对马超有所提防,但恩遇未曾少减;自刘备为汉中王以来,张飞也未有特别的大功,足以让刘备特别提拔他的待遇远高于马超——从两人的策书来看,也不能显出刘备对张飞更胜过马超。既然马超只能封乡侯且虚封,那么张飞封县侯而且实封,这个可能实在低了一些。
诸葛亮为县侯的可能要比张飞高,毕竟没有跟他相当的人物了。但我们设想一下这两种说法:一、先主登基时,马超、张飞皆有大功,不过食乡而已,今后主登基,诸葛亮并无尺寸之功,却得以封县;二、李严与诸葛亮并受遗诏,李严不过食乡,诸葛亮超出李严一等的可能性也不太高。 :D
回复 举报
2005-9-14 09:05:5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再答

 
  捉对两两比较是可以,但是要找同级始可。
 
  孔明不与李严同级,请详拙文《孔明与李严两人关系详析》,分析出孔明为李严上司,不是平级,也不是孔明下级,而是确定孔明高于李严:“从史实上孔明命令李严离开永安、率兵前往汉中,以及孔明调动李严运粮、从防守改为督运,从孔明上表罢黜李严、废为平民,这些史实皆可证明孔明领导李严;再从李严向孔明劝受九锡、以进爵称王,及李严向孔明要求割五郡、而为巴州刺史,甚至于运粮未继而欺君谎报军情、以诬告孔明,这些事实却显示出李严向孔明争权之野望。或曰孔明向李严夺权,但从以上六件史实,却反变为李严向孔明争权。”
 
  怎会马超对张飞,应是关羽对张飞才对,世称关张,向来有名。关张俱为亭侯,以血汗为刘备拼江山,马超只是来降统战,而且还是刘备给兵充面子,马超应该对不起张飞才对。
 
  李严也不应配对刘琰,刘琰以车骑将军之尊,也得找同级,但前车骑将军可是张飞,两个车骑将军相比,刘琰若配对张飞,还是关张顺耳一点。而且孔明还为魏延骂刘琰,因此判断刘琰仅是虚官,就亚于李严来说,李严也可能因此虚领。因为司徒许靖是不可能与丞相孔明同级,也许名称齐名,但是实际却不同,许靖为虚名。因此刘琰及许靖都是虚名,也可凑成一对。
 
  至于蒋琬对费袆、赵云对陈到、王平对句扶官及张翼对廖化等,都是成双入对。
 
  以功封爵更不对,关张怎可能只有小功,光是起兵徐州及荆州患难,没人会认为刘备亏待关张,事实上关张的官爵一直亚于刘备,其它人如赵云、孔明,难望项背,蜀汉无人能比。既得出关张功并不小,更没有仅封亭侯的道理──暂且搁着,回头看蒋琬,也是亭侯级,一个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迁大将军,录尚书事,位极人臣,宛如昔日孔明权倾朝野,怎会只有亭侯呢?
 
  所以结论就是得出没有说出的一句话:“高官未必高爵。”关羽、张飞及蒋琬都是高官(前将军、车骑将军、大将军),但是皆为低爵(亭侯)。
 
  当首帖已经修改完竣,结论为蜀爵虚封可能大于实领,因此没有实领的以地分大小,蜀爵几乎找不到对应的实地乡名或亭名,与其说亭侯低爵,倒不如说其实同级。县侯、乡侯及亭侯的分别在实领土地大小,一但为虚领,三侯皆无地可领,所以也就不分高低。
回复 举报
2005-9-14 16:25:23

主题

好友

1577

积分

持节都督

Post by 凌云雕龙
 
  捉对两两比较是可以,但是要找同级始可。
 
  孔明不与李严同级,请详拙文《孔明与李严两人关系详析》,分析出孔明为李严上司,不是平级,也不是孔明下级,而是确定孔明高于李严:“从史实上孔明命令李严离开永安、率兵前往汉中,以及孔明调动李严运粮、从防守改为督运,从[引用省略......]



是否封了侯,那个地方就属于他的了;还是仅仅是收入而已
回复 举报
2005-9-14 17:16:37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汉朝侯国享有封户,无治民之权,但有征发国人徭役和赋税之权。
 
  换成现在的话,拥有产权,而无所有权,中央政府另行派人管理。
 
  春秋诸侯则是通吃,有地又治地。
回复 举报
2005-9-14 18:16:56

主题

好友

701

积分

县令

Post by 凌云雕龙
  汉朝侯国享有封户,无治民之权,但有征发国人徭役和赋税之权。
 
  换成现在的话,拥有产权,而无所有权,中央政府另行派人管理。
 
  春秋诸侯则是通吃,有地又治地。


遥封的吃不到怎么办? :confused: 不会是皇帝逗你玩吧?
回复 举报
2005-9-14 19:21:22

主题

好友

3365

积分

东山高士

 三国 封爵  租邑
 
  曹魏:增户  所增户数
 
  东吴:不增户 另有指定
 
  蜀汉:不增户 待疑


魏史:均是這樣格式:封xx侯,食xx邑。
而蜀史則不是這樣,那麼蜀侯食邑從何而來呢?
回复 举报
2005-9-14 20:38:30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Post by 凌云雕龙
   怎会马超对张飞,应是关羽对张飞才对,世称关张,向来有名。关张俱为亭侯,以血汗为刘备拼江山,马超只是来降统战,而且还是刘备给兵充面子,马超应该对不起张飞才对。

凌云兄,这就是一家之见了吧?关羽、张飞虽然经常并称,但张飞的声望是明显不如关羽的。一个证据是诸葛亮说的“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当与益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这里明显有张飞马超相当之意,而且都不如关羽;第二个证据是《刘晔传》“蜀,小国耳,名将唯羽”,当时张飞还在,若张飞能跟关羽相提,魏国诸臣不至于说这种话;第三个证据是先主为汉中王时,关羽为前将军,假节钺,马、张都不过假节而已。兄台如此贬低马超,若马超如此不看,刘备何必重用?张飞、马超地位相当的证据,俺已经给的够清楚了,兄台何必强辩? :cool:
Post by 凌云雕龙
  李严也不应配对刘琰,刘琰以车骑将军之尊,也得找同级,但前车骑将军可是张飞,两个车骑将军相比,刘琰若配对张飞,还是关张顺耳一点。而且孔明还为魏延骂刘琰,因此判断刘琰仅是虚官,就亚于李严来说,李严也可能因此虚领。因为司徒许靖是不可能与丞相孔明同级,也许名称齐名,但是实际却不同,许靖为虚名。因此刘琰及许靖都是虚名,也可凑成一对。

刘琰班位每亚李严,见于本传所载,并非俺编的。刘琰为车骑将军时,李严为骠骑将军,怎么个不平级了?至于阁下要说刘琰跟许靖相当,请给出证据。 :em15:
Post by 凌云雕龙
  以功封爵更不对,关张怎可能只有小功,光是起兵徐州及荆州患难,没人会认为刘备亏待关张,事实上关张的官爵一直亚于刘备,其它人如赵云、孔明,难望项背,蜀汉无人能比。既得出关张功并不小,更没有仅封亭侯的道理──暂且搁着,回头看蒋琬,也是亭侯级,一个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迁大将军,录尚书事,位极人臣,宛如昔日孔明权倾朝野,怎会只有亭侯呢?

马超的功劳阁下就不提么?“超至未一旬而成都溃”,这也是绝对大功了。以功封爵怎么不对了?关张马功最大,爵位始终最高。仅封亭侯又怎么了?不要忘了,刘备当时也不过是宜城亭侯。蒋琬贵为大将军,不过封亭侯,不正是应了以功封爵么?兄台难道认为蒋琬有大功?孔明权倾朝野是没错,但并没有大功,至少没有能超过关张马诸位的大功——如果在南征以后,封县侯俺不认为有错。
但阿斗刚即位时,诸葛亮从没有受封,到直接超过张飞、马超食乡的旧例而食一县,恐怕诸葛亮自己也不好意思罢。——诸葛亮很可能就跟俺说的那样说法了:“昔先主在日,马超、张飞皆有大功,不过食乡而已,今陛下御宇,亮无尺寸之功,却得以封县,于心难安”或者“正方在永安宫与臣并受遗诏,为陛下股肱,今正方食乡,亮独以封县,于心难安”
回复 举报
2005-9-14 22:37:52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Post by 凌云雕龙
 
以县侯而论,则为“武乡”县;以乡侯而论,则为“武”乡。因此不是找出“武乡县”就是找出“武乡”。就像张飞的西乡侯,不是在“西乡”县的县侯,就是在“西”乡的乡侯,恰好孔明的故乡琅玡郡有武乡县、张飞的故乡涿郡亦有西乡县。若要咬定张飞及孔明为实领乡侯,那就找出对应乡名,始称实领,否则遥领、虚领的可能很大,只是挂名而不享邑。

凌云兄,阁下不觉得这种说法强词夺理么? :surrender
按《三国志》中封武乡侯者,仅诸葛亮一人,姑且不论。封西乡侯者,除掉张飞,还有数人。
司马懿:河内温人。裴注引《魏略》载诏书云“尚书仆射西乡侯司马懿为抚军大将军”。按司马懿后来进爵为舞阳侯,则此时当为乡侯。
张既:冯翊高陵人。黄初二年封,张既先为都乡侯,后称“徙封西乡侯,增邑二百,并前四百户”,张既为乡侯无疑。
曹玹:曹操之子。建安十六年封。续封者曹赞追谥为西乡哀侯。这个应该是县侯,地方可能是涿郡西乡县。
刘放:涿郡人。明帝即位后,由魏寿亭侯进爵为西乡侯。刘放为涿郡人,领涿郡西乡县的可能很大。
张瑛:张嶷长子。延熙十七年,张嶷战死后所封。这个就可能是在汉中的西乡县了。
上面诸人中,司马懿、张既可以确定为乡侯,但《汉书》、《后汉书》、《晋书》等地方均未有西乡这个乡名。以兄台的意思,是不是一定要找出哪个县的西乡才算数么?或者按照能找到的西乡县,而认为他们是县侯呢?
凌云兄以为西乡之名不见于记载,那也不见得。如走马楼吴简中记载临湘县就有中乡、东乡、西乡、南乡、都乡等乡名。再参照上面两位西乡侯,西乡应该跟中乡、都乡等类似,是县下分乡比较常见的乡名才是。
而武乡县只见于《汉书》,《后汉书》、《晋书》琅玡郡条均不载武乡县,可见后汉时琅玡郡未必有武乡县的建制;涿郡西乡县也是如此,仅见于《汉书》而不见于《后汉书》、《晋书》。 :D
回复 举报
2005-9-15 09:10:58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三答

 
  国人热衷排名,与其关羽与马超,或者关羽与张飞,赞成者理由一堆,反对者也是理由一堆。退一万步,也不是马超与张飞。刘琰于刘禅时“封都乡侯,班位每亚李严,为卫尉中军师后将军,迁车骑将军。”但生平却无带兵作战记录,比起李严曾用兵平叛,的确逊色一点。从刘琰不豫国政,再来探讨与许靖素餐尸位,也是好方向,两位同为虚名高官。但是要说李严为虚名高官,这就有待商确,一个向孔明争权失败的人,总不会一点权力都没有就敢向人争权。
 
  刘备利用马超,欲让刘璋误以为张鲁联军来袭,请详拙文《三国随札》。以功封爵并没有错,但是不一定必封县侯。若说关羽及张飞的爵位最高,只因当初刘备只愿给亭侯,那答案不就出来了,亭侯曾是刘备集团最高的待遇,否则难以解释关张只有亭侯之疑。
 
  最重要的虚封也应参考,曹操不但表关羽为汉寿亭侯,也表刘备为宜城亭侯,一但此二人叛离曹操,刘备与关羽还有可能实领汉寿或宜城吗?再说一次,孔明的武乡侯若是实领,那就找出实地,而且一定是蜀汉辖下的地名,首帖的结论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蜀爵为虚封,根本没有爵等的区别。
 
  请详首帖:“汉中郡有西乡县(《晋书.地理志》及《华阳国志.汉中志》皆以汉中郡辖有西乡县,又《旧唐书.地理志》:“本汉成固县地,蜀立西乡县。”)”再说一次,曹魏被裴公认为虚爵的开始,诸侯更不可能实领,而是东折西扣后的虚封,既是虚封,领地不应爵名,甚至不在本地,皆不足为奇,曹魏的规矩为交代户数,所以才会出现亭侯领千户、乡侯领七百户。若是实领全部,何必画蛇添足交代户数?吴简交代江东,未代表蜀汉,更惶论曹魏,否则吴简怎无“都督中外诸军事”(曹魏专有)或“无当飞军”(蜀汉专有)呢?而且东吴大多是食县,不管是不是县侯。
 
  吴爵也是虚封,引首帖:“东吴各侯皆为虚封(封爵不食领地,增户与爵位无关)”
 
  以下举例:
 
  人名    封爵   食邑
 
  徐盛    都亭侯  临城县(县级)
 
  周瑜    无爵   下隽、汉昌、刘阳、州陵(四县均为县级,只有一县在南郡,三县在长沙郡)
 
  吕范    宛陵侯  溧阳、怀安、宁国(三县均为县级,就是没有宛陵县。)
 
  濮阳兴   外黄侯  应无(因外黄县属曹魏)
 
  吴范、赵达 未详   封千户侯(地名不详)
 
  ───
 
  所以看出,一来东吴不全为县侯级,二来没有封爵也可食县,三来还可以遥领曹魏敌占区最重要的是,食邑与封爵无关,食邑常常在封地以外。换句话说,封什么爵不重要,重要的是实领什么地。
回复 举报
2005-9-15 13:02:3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四答

 
  另外,再退一万步,要把张飞与马超齐名,低于关羽,也是可以。
 
  那个“飞雄壮威猛,亚于关羽。”先不管,反正关羽为汉寿亭侯时,张飞也是新亭侯,俱为亭侯。汉巴作战,张飞以战功击破张合,但马超却因吴兰战败后与张飞撤退,所以刘备拔汉中称王后,张飞进封西乡侯,与马超进为斄乡侯。
 
  西乡县就在汉中,刘备治下;而斄县在扶风郡,曹操手中。
 
  可以确定的是,马超为乡侯,以斄县而命名,而且是遥领,故为虚封。
 
  争议的是张飞为乡侯或县侯,若是虚封,与马超一样,皆非实领。反之,若要铁齿张飞实领乡侯,那请找出对应的乡侯实地,吴简就算了吧!只有对实领大小或户数多寡,互相才有意义,虚封无根,顶多比好听就不错了。
 
  再补一句,关羽从头到尾都是亭侯,未审地位会不会低于马超的乡侯?或是马岱的县侯?关羽的地位若一定比张飞或马超高的话,亭侯不就大于乡侯?
回复 举报
2005-9-15 14:11:17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Post by 凌云雕龙
   另外,再退一万步,要把张飞与马超齐名,低于关羽,也是可以。
 
  那个“飞雄壮威猛,亚于关羽。”先不管,反正关羽为汉寿亭侯时,张飞也是新亭侯,俱为亭侯。汉巴作战,张飞以战功击破张合,但马超却因吴兰战败后与张飞撤退,所以刘备拔汉中称王后,张飞进封西乡侯,与马超进为斄乡侯。
Post by 凌云雕龙
  再补一句,关羽从头到尾都是亭侯,未审地位会不会低于马超的乡侯?或是马岱的县侯?关羽的地位若一定比张飞或马超高的话,亭侯不就大于乡侯?

凌云兄,仔细看过俺的帖子或关张等人的传否?张飞进封西乡侯,与马超进为斄乡侯时在刘备称帝之后,并非如兄台所说的刘备拔汉中称王后。刘备进汉中王后,直到关羽败亡之前日,张飞、马超地位不如关羽,这点无须置疑。 :87:
至于拿关羽跟马超、马岱比,兄台不觉得搞笑么?比如何进生前为大将军,所封不过列侯而已;曹操则位至丞相,裂土为王;难道兄台就可以以此断定何进的地位不如曹操么?很明显,如果何进还继续在世,曹操要在地位上超过何进的机会几乎没有。关羽也是如此,俺可以肯定的说,假如关羽还活到刘备称帝,在张飞、马超均封乡侯的情况下,关羽至少也是乡侯。 :em20:
Post by 凌云雕龙
  争议的是张飞为乡侯或县侯,若是虚封,与马超一样,皆非实领。反之,若要铁齿张飞实领乡侯,那请找出对应的乡侯实地,吴简就算了吧!只有对实领大小或户数多寡,互相才有意义,虚封无根,顶多比好听就不错了。

俺的意见不是写的很明白么?既然马超是虚封乡侯,那张飞也不过是虚封乡侯而已。坚持马超地位不如张飞,因而提出张飞实领汉中郡西乡县的,ms不是在下,而是兄台吧吧?
Post by 凌云雕龙
  国人热衷排名,与其关羽与马超,或者关羽与张飞,赞成者理由一堆,反对者也是理由一堆。退一万步,也不是马超与张飞。刘琰于刘禅时“封都乡侯,班位每亚李严,为卫尉中军师后将军,迁车骑将军。”但生平却无带兵作战记录,比起李严曾用兵平叛,的确逊色一点。从刘琰不豫国政,再来探讨与许靖素餐尸位,也是好方向,两位同为虚名高官。但是要说李严为虚名高官,这就有待商确,一个向孔明争权失败的人,总不会一点权力都没有就敢向人争权。

兄台以为刘琰与许靖素餐尸位,可以相比,这又是转换话题了。 :icon01: 跟俺说的班位每亚李严有关么?现在说的是两人的地位可以相比,而不在于是否称职。刘李两人的班位(也就是官位)一直是相当的。 :71:
Post by 凌云雕龙

[QUOTE=凌云雕龙] [/quote]
Post by 凌云雕龙
  最重要的虚封也应参考,曹操不但表关羽为汉寿亭侯,也表刘备为宜城亭侯,一但此二人叛离曹操,刘备与关羽还有可能实领汉寿或宜城吗?再说一次,孔明的武乡侯若是实领,那就找出实地,而且一定是蜀汉辖下的地名,首帖的结论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蜀爵为虚封,根本没有爵等的区别。

俺从来没有提出过孔明的武乡侯属于实领,兄台攻击的不是地方了。俺的观点是,张飞肯定是虚封乡侯;孔明所封未必是县侯,乡侯的可能很大。对于兄台所说“蜀爵为虚封”,俺是赞同的。至于说“根本没有爵等的区别”,兄台的表达似乎有些问题,如果俺没猜错,应该是说爵等的高低并不决定地位的高低吧?蜀的县、乡、亭侯虽为虚封,但也还是用做一种奖励方式,所以进爵为乡侯或县侯的例子还是不少的。 :surrender
回复 举报
2005-9-15 14:29:14

主题

好友

1027

积分

太守

继续提出新的问题,呵呵。


会让人弄混的是有些县名带有“乡”字,例如南郡就有南乡县,满宠因封南乡侯,在读为“南乡.侯”时,其实就是县侯,除非改读为“南.乡侯”,此则指南乡。
《满宠传》:建安十三年,从太祖征荆州。大军还,留宠行奋威将军,屯当阳。孙权数扰东陲,复召宠还为汝南太守,赐爵关内侯。……会徐晃等救至,宠力战有功,羽遂退。进封安昌亭侯。……夜半,贼果遣十部伏夜来烧,宠掩击破之,进封南乡侯。……明帝即位,进封昌邑侯
满宠的经历是很清楚的,从关内侯、亭侯、乡侯到县侯,三次都称“进封”,南乡侯介于亭侯、县侯之间,南乡肯定是乡而非县。


曹真被封为东乡侯,恰好南阳郡之新野县下辖东乡,指的就是“东.乡侯”之东乡,除非能找到东乡县的所在,“东乡.侯”始为县侯。
兄台仅从地名分析,肯定会有所疏失。县被遗漏的可能比较小,而乡、亭被遗漏的可能就很大,如东海尹湾汉简、长沙走马楼吴简中所记载的乡亭之名众多,在地理志中是不可能一一列出的。如东乡、南乡、都乡之类的应该是很常见的乡名。要判断曹真为东乡候是乡是县也很容易,曹真“封灵寿亭侯……进封东乡侯……进封邵陵侯”,则东乡为乡也是很明显的。至于兄台要将曹真分配在新野县东乡,未免太过武断。 :D
回复 举报
2005-9-16 09:39:5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四答

 
  以何进与曹操作例,用来反证关羽与张飞或马超,不就得出前述之“不同期、不同爵”观念!
 
  在关羽为亭侯、张飞为亭侯、马超为亭侯时,刘备集团当以亭侯为最高,正如何进不过列侯,但是曹操却能称王,要是何进能活到以后,当然时间不同,地位也会不同。这是年鉴派一个很重要的观念,以时间为横轴,而且考虑前后关连。孔明时期若无县侯,以乡侯最尊的话,孔明就是得享最高殊荣。回头看张飞与马超,章武元年当然是称帝后,之前的战功只有汉巴之战,授爵只能端视此时张飞与马超有何表现,因刘备称帝时尚无战事,自然往前视事劳爵;若要提入川围刘璋之战功,此时已授马超为都亭侯,张飞还有降严颜分定郡县,亦得“金五百斤,银千斤,钱五千万,锦千匹及领巴西太守。”此功早就赏过。
 
  整理一下:
 
       张飞    马超 
 
  入川之役 分定郡县  协攻成都
   战功  已为新亭侯 后封都亭侯
  
 汉巴之战 击破张合  被曹洪所破(注:吴兰事件,张飞亦退。)
   战功  西乡侯   斄乡侯
 
  虚封无地,实领数土,在马超虚封遥领下,若以齐名检视:
 
  (一)也许张飞可能为乡侯(有争论),
 
  (二)也许张飞应为虚封(应可确定吧?)
 
  若二人齐名,则待遇一样,(一)、(二)可成立,不管二人皆为乡侯及悉以虚封,二人没什么大小顺序──除非张飞与马超未必齐名,则张飞也始未为乡侯。
 
  否则首帖还有一个蒋琬,也是只有亭侯,时间已在刘备称王称帝之后,刘禅也继位很久,连孔明都死了,时间够晚了,也有多人封过乡侯,如何解释执政当局只有亭侯呢?总不能再说当时亭侯就是最高的爵位,或者蒋琬无功之类。马超就一个入川战功,又是亭侯又升乡侯,刘琰没什么大功,却封最高都乡侯(当时而言)。传统上,执政就是大功,掌权者永远高于其它人,看曹操及孙权就知道,或观诸葛恪及孙綝即知,权倾朝野者,地位极高。
 
  首帖因此提出合理的解释:“官职两两成对,但是爵位却不尽相同,与其说是官近爵异,不如称为官爵皆似,始有齐名并称之说。”换句话说,爵序虽有县侯、乡侯及亭侯,其实各侯地位一样,不同的地方只有收入,但虚封又不视爵名食邑,不同的地方消失,故曰各侯爵等相同(其实本来就是皆为第二十等)。
 
  也许刘琰与李严官位相似,但是刘琰与许靖更同虚设,一个是重号将军(车骑将军),一个是三公(司徒),但是两人一点都没有实权,没有打过仗的军官与不曾视事的政事官,有如花瓶。李严若要配上此二人,不是证明李严虚封高搁,就是认为李严位高权重。但李严应想向孔明夺权吧!最后因办事不力(运粮),下场被弹劾,李严被贬成平民,与刘琰下狱弃市,或许靖无为而终,结局也不一样。若三个人要挑二个成双,也应是刘琰与许靖相近一点,出将入相,二大皆空。
 
  首帖因为是随札,所以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纯属个人看法,观念不一定要求每人接受,也许表达不周,还请见谅。再引首帖:“官与爵之别以简单的比方,职级代表权力及责任,爵位则为身分或收益的保证:一个是大官,一个是地主。高官卑职如三公九卿与士吏干部,彼此会有上下之分,甚至有生杀大权;高爵与低爵如大地主与小地主,谁也管不了谁,比谁多资只是纯排名。曾经有六百石的刺史,却能监督二千石的郡守,重点不在彼此石高收入,而是在互相官职权力,大地主不一定就享有权力,反而是高官常常能左右大地主。”三侯之爵等皆为第二十等,地位本来就一样,爵序有别只有在实领才有意义,一但虚封爵名,只剩口头嘉奖。
 
  顾名思义以爵名定地最直接,难不成淮阴侯还封在河北不成?历代考订及论证,皆由此下手,包括武乡侯为县侯或乡侯之争。至于经历完整也是很好的思考方向,亭侯-乡侯-县侯等,的确有板有眼,但是若有人直接跳升,不经亭乡都直接封县侯,或是自亭侯后直跳县侯等,别人的官途就只能参考。例如曹仁,因战周瑜得封安平亭侯,曹丕时进封陈侯,中间没有乡侯的历练。魏延也是一样,从都亭侯转南郑侯,中间亦无改封乡侯。
 
  由于汉朝爵序深植人心,所以让人误以为爵等不同,若是追溯最早的秦朝,拿出二十等爵作标准,就能得出此三侯皆为同等(皆为第二十等爵),正本清源的话,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只是汉末改成虚封,二个没地的县侯与亭侯,都不知如何相比,也会出现亭侯的户数收入还比乡侯多。
 
  打个比方,若教授可受收入,原本有省级与市级的不同,像收江苏省或收广东省等,但是有时候市级也很惊人,像收上海市就不一定比收甘肃省为差,搞不好整个西北诸省加起来还没有上海市多。就收省级教授与收市级教授,也许省级及市级有地位上的区别,但是收入却不一定有差别。以上是模拟曹魏有封户,若是吴蜀皆虚封,所谓收省级与收市级都一样,收入为零,去比广东省较江苏省富庶,或是上海比甘肃有钱,并没有意义,反正又收不到半毛钱。也许有人一定先深圳市,再广东省,市级再省级;但也有跳过兰州市,直接甘肃省。历练虽有规矩,但总有例外,
 
  而且若能定位蜀爵虚封,那就没有在辖区划取实地的必要,故能遥领故乡而得封古人潘眉在《三国志集解》中,即提出这种看法,缪钺教授亦认同如此,亦为首帖之灵感来源。
 
  (注:虽然首帖提出三国侯爵为虚领的假设:曹魏开虚爵之始,不全领封地;吴爵确定虚领,另有封地以外的奉邑;蜀初虽大多数为虚封,但蜀爵亦有部分可能为实领,像魏延以汉中太守封爵南郑侯,完全有可能实领──此说与蜀汉是否存在世兵制一样,正反两端争议不断,一如武乡侯到底是县侯还是乡侯。)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38 , Processed in 0.0593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