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184|回复: 12

出师表辩诬

[复制链接]
2005-6-22 19:13:5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出师表辩诬

一、“宫中府中”辩

汉制百官,以近密不同,或居宫中——侍中、卫尉、光禄勋、黄门侍郎、中常侍等皆是;或居宫外府衙——三公、廷尉、执金吾、大司农等皆是。孔明表中所言“宫中府中,俱为一体”,无非以宫中之官与府中之官并举,皆天子臣也,何分彼此?

或以为诸葛亮开府,府中之府即丞相府也,孔明以相府与皇宫相提并论,实为不臣。

案:开府者,自置官署,辟招僚属,然不过锦上添花,名誉称号罢了。廷尉司刑有府,执金吾司治有府,大司农司赋亦有府,若蜀汉只丞相府一家,别无分号,恐诸葛当家再有管萧之能,亦难逃门槛踏平,关张大吉之末路。故知,府中者,宫外诸府衙也。

《汉书·五行志》云:中平二年二月己酉,南宫云台灾。庚戌,乐成门灾,延及北阙道西,烧嘉德、和欢殿。案云台之灾自上起,榱题数百,同时并然,若就县华镫,其日烧尽,延及白虎、威兴门、尚书、符节、兰台。

故知,尚书台在宫中,尚书诸官皆宫中之官也。自来因宫官近密,皇帝多亲,遂变法度,夺府官之权以授之,致使两方矛盾激化,屡有斗争。①灌、绛毁贾谊②、何、窦诛常侍,诸事殷鉴不远,岂可殆忘?诸葛亮录尚书事,职无不总,既宫官之首,又为丞相,乃府官之魁,身在之日,自能持平内外,然当远离,表云“宫中府中,俱为一体,咨罚臧否,不宜异同”,无非提醒后主执法至平如水,待内外如一,不可偏私宫官,以致激起党争,重蹈桓灵覆辙而已。后中常侍黄皓得幸,遂与外官大将军姜维争,致使外寇长驱,社稷覆败,孔明之表,不幸言中,其良苦用心可知。

今孔明秉公语,落个大不是,但若孔明云“宫中府中,非为一体,咨罚臧否,最宜异同”,则又不免遭“执掌尚书,偏私亲信,毁法擅权”之讥。有理扁担三,无理三扁担,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①《后汉书·吕强传》:旧典选举委任三府,三府有选,参议掾属,咨其行状,度其器能,受试任用,责以成功。若无可察,然后付之尚书。尚书举劾,请下廷尉,覆案虚实,行其诛罚。今但任尚书,或复敕用。如是,三公得免选举之负,尚书亦复不坐,责赏无归,岂肯空自苦劳乎!

②《汉书·贾谊传》:超迁,岁中至太中大夫。(注:宫官也)谊以为汉兴二十余年,天下和洽,宜当改正朔,易服色制度,定官名,兴礼乐。乃草具其仪法,色上黄,数用五,为官名悉更,奏之。文帝谦让未皇也。然诸法令所更定,及列侯就国,其说皆谊发之。于是天子议以谊任公卿之位。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尽害之,乃毁谊曰:“雒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于是天子后亦疏之。


二、“亲信监视”辩

亮表云:“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或以为费、董皆荆州之士,诸葛亮党徒也,亮当远出,乃推举二人,竟使后主无事不咨,其情可比曹瞒。

案:侍中、黄门侍郎皆天子近臣,费、董尝受刘备命,为太子洗马,太子即位,侧身近密,顺理成章。

《资治通鉴·魏文帝黄初元年》注云:侍中于周为常伯之任,在天子左右,备切问近对,拾遗补阙。应劭《汉官》云:侍中便蕃左右,与帝升降,卒思近对,拾遗补阙,百僚之中,莫密于兹。

故知,侍中近密,常备垂询,斟酌损益,乃其职责所在。孔明所表,无非重申,何来推荐亲信,乃至监视后主?若此,两汉诸君皆受监视者乎?《三国志·杜袭传》载:魏国既建,(杜袭)为侍中,与王粲、和洽并用。粲强识博闻,故太祖游观出入,多得骖乘。至其见敬,不及洽、袭。袭尝独见,至于夜半,粲性躁竞,起坐曰:“不知公对杜袭道何等也。’洽笑答曰:‘天下事岂有尽邪? 卿昼侍可矣,悒悒于此,欲兼之乎。”——三侍中昼夜不离,看来曹操还真是饱受监视之苦,呜呼!


三、“语气非臣”辩

诸葛亮“文采不艳,而过于叮咛周至”,忠贞本色,故云:读出师表不下泪者非忠臣也。然近来颇有学人,独具只眼,竟自二“宜”三“不宜”中品出孔明口气非人臣,严父训子,诚令人叹为观止。

案:吾国虽二千年封建专制,君臣大防,然未可一概而论。自春秋以降,臣之忠君,无非人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诚如孔明所言,鞠躬尽瘁,但因“知己未答”。李太白“天子呼来不上船”,非人臣乎?海青天表斥嘉靖之非,欲为皇帝老子乎?魏明帝奢华无已,太子舍人张华上表有云:“强寇在疆,图危魏室。陛下不兢兢业业,念崇节约,思所以安天下者,而乃奢靡是务,中尚方纯作玩弄之物,炫燿后园,建承露之盘,斯诚快耳目之观,然亦足以骋寇雠之心矣。惜乎,舍尧舜之节俭,而为汉武之侈事,臣窃为陛下不取也。”——张华以严父自居,痛训明帝乎?诸学人清宫戏看多,主子、奴才三日绕耳,心中存了奴才的念头,见孔明斯表,大瞪其眼,即箭步飞上,一把揪住,喝道:“呔!奴才,岂敢与主子言‘不宜’?”——焚琴煮鹤,无以为甚。

四、小结

诸葛亮出师一表真名世,向为忠诚为文之楷模。然眼下纷纷扰扰,躁气攻心,诸学不以严谨考据为务,但以奇谈怪论为能,以惊世沽名为务。自尹韵公首难,朱子彦抄袭,各拉虎皮作大旗,误人子弟,故作文以正之。
回复 举报
2005-6-22 19:36:49

主题

好友

1186

积分

太守

出师一表真名世,

千载谁堪伯仲间。
回复 举报
2005-6-22 22:33:51

主题

好友

1272

积分

太守

关于中国古代大臣的地位问题,多说两句。

有宋之前,大臣的地位是相当高的,首辅更是如此。

宋前,丞相可以坐着和皇帝说话,后宋太祖十分不爽,于是在有一次赵普起身奏事后,悄悄命令侍臣将座位撤走,赵普奏事完毕,才发现座位不见,无奈只好站立——至此该制度废除。

上述史实宋史有载,另初中历史课本亦有介绍。

再联系到五代时,著名的不倒翁冯道,敢当面斥责后周世宗柴荣,尽管最后闹个灰头土脸,但是从此事可知,直到北宋,大臣地位方大大下降。

至明朝发明臭名昭著的‘廷杖“制度,大臣斯文扫地,则为臣之一身傲骨,不复存矣。

清宫戏一律奴才主子,也难怪,满清以少数民族夺取天下,不对汉人高压镇着点,怕是国祚难久。

如上,两汉、三国两晋时,大臣地位还是比较高的,孔明负托孤之重,又权倾朝野,加上大耳临终嘱阿斗以父事之,在奏折中以”宜“、”不宜“向阿斗提出施政建议,有何不可? :rolleyes:

反亮走火入魔者,自是抓住一切机会诽谤孔明,出师表居然有此非议,也在在下预料之中。 :burn:
回复 举报
2005-6-22 22:46:22

主题

好友

184

积分

亭长

要说起来,魏征对太宗说话,那才叫一个不客气。两个人经常吹胡子瞪眼,然而没人说魏征是奸臣。诸葛亮两三个“宜”就搞得那些人津津乐道,所谓捕风捉影,莫过于此。
回复 举报
2005-6-23 09:39:3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追风赤兔
至明朝发明臭名昭著的‘廷杖“制度,大臣斯文扫地,则为臣之一身傲骨,不复存矣。
[引用省略......]

下雪了 :cry:

小兔看看以下这篇较《出师表》口气如何:

臣闻君者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其任至重。欲称其任,亦惟以责寄臣工,使尽言而已。臣请披沥肝胆,为陛下陈之。

昔汉文帝贤主也,贾谊犹痛哭流涕而言。非苛责也,以文帝性仁而近柔,虽有及民之美,将不免于怠废,此谊所大虑也。陛下天资英断,过汉文远甚。然文帝能充其仁恕之性,节用爱人,使天下贯朽粟陈,几致刑措。陛下则锐精未久,妄念牵之而去,反刚明之质而误用之。至谓遐举可得,一意修真,竭民脂膏,滥兴土木,二十余年不视朝,法纪弛矣。数年推广事例,名器滥矣。二王不相见,人以为薄于父子。以猜疑诽谤戮辱臣下,人以为薄于君臣。乐西苑而不返,人以为薄于夫妇。吏贪官横,民不聊生,水旱无时,盗贼滋炽。陛下试思今日天下,为何如乎?

迩者严嵩罢相,世蕃极刑,一时差快人意。然嵩罢之后,犹嵩未相之前而已,世非甚清明也,不及汉文帝远甚。盖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古者人君有过,赖臣工匡弼。今乃修斋建醮,相率进香,仙桃天药,同辞表贺。建宫筑室,则将作竭力经营;购香市宝,则度支差求四出。陛下误举之,而诸臣误顺之,无一人肯为陛下正言者,谀之甚也。然愧心馁气,退有后言,欺君之罪何如!

夫天下者,陛下之家,人未有不顾其家者,内外臣工皆所以奠陛下之家而磐石之者也。一意修真,是陛下之心惑。过于苛断,是陛下之情偏。而谓陛下不顾其家,人情乎?诸臣徇私废公,得一官多以欺败,多以不事事败,实有不足当陛下意者。其不然者,君心臣心偶不相值也,而遂谓陛下厌薄臣工,是以拒谏。执一二之不当,疑千百之皆然,陷陛下于过举,而恬不知怪,诸臣之罪大矣。《记》曰“上人疑则百姓惑,下难知则君长劳”,此之谓也。

且陛下之误多矣,其大端在于斋醮。斋醮所以求长生也。自古圣贤垂训,修身立命曰“顺受其正”矣,未闻有所谓长生之说。尧、舜、禹、汤、文、武,圣之盛也,未能久世,下之亦未见方外士自汉、唐、宋至今存者。陛下受术于陶仲文,以师称之。仲文则既死矣,彼不长生,而陛下何独求之?至于仙桃天药,怪妄尤甚。昔宋真宗得天书于乾祐山,孙奭曰:“天何言哉?岂有书也!”桃必采而后得,药必制而后成。今无故获此二物,是有足而行耶?曰天赐者,有手执而付之耶?此左右奸人,造为妄诞以欺陛下,而陛下误信之,以为实然,过矣。

陛下将谓悬刑赏以督责臣下,则分理有人,天下无不可治,而修真为无害已乎?太甲曰:“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诸道;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用人而必欲其唯言莫违,此陛下之计左也。既观严嵩,有一不顺陛下者乎?昔为同心,今为戮首矣。梁材守道守官,陛下以为逆者也,历任有声,官户部者至今首称之。然诸臣宁为嵩之顺,不为材之逆,得非有以窥陛下之微,而潜为趋避乎?即陛下亦何利于是。斋

陛下诚知斋斋无益,一旦翻然悔悟,日御正朝,与宰相、侍从、言官讲求天下利害,洗数十年之积误,置身于尧、舜、禹、汤、文、武之间,使诸臣亦得自洗数十年阿君之耻,置其身于皋、夔、伊、傅之列,天下何忧不治,万事何忧不理。此在陛下一振作间而已。释此不为,而切切于轻举度世,敝精劳神,以求之于系风捕影、茫然不可知之域,臣见劳苦终身,而终于无所成也。今大臣持禄而好谀,小臣畏罪而结舌,臣不胜愤恨。是以冒死,愿尽区区,惟陛下垂听焉。
回复 举报
2005-6-23 10:06:02

主题

好友

184

积分

亭长

Post by 杨文理
下雪了 :cry:

小兔看看以下这篇较《出师表》口气如何:

臣闻君者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其任至重。欲称其任,亦惟以责寄臣工,使尽言而已。臣请披沥肝胆,为陛下陈之。

昔汉文帝贤諿引用省略......]

那个~~文理兄,话不是这么说的,敢问这世上还有几个海瑞?他上完这篇书,连棺材都买了,已作必死之心,所以才能完全展示作为文人的傲骨。赤兔兄说的只是整体情况,与兄所举的这中特别情况似乎并不矛盾
回复 举报
2005-6-23 12:10:1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Post by 昌邑满伯宁
那个~~文理兄,话不是这么说的,敢问这世上还有几个海瑞?他上完这篇书,连棺材都买了引用省略......]

这个~~伯宁兄,可以看看万历朝众臣谏帝奏章 :sweat: 那可不是一个在骂,而是一群 :sweat:

叶向高奏:“中外离心,辇毂肘腋间怨声愤盈,祸机不测,而陛下务与臣下隔绝。帷幄不得关其忠,六曹不得举其职。举天下无一可信之人,而自以为神明之妙用。臣恐自古圣帝明王,无此法也。”

吏部侍郎冯琦奏:“自矿税使出,民苦更甚。加以水旱蝗灾,流离载道,畿辅近地,盗贼公行,此非细故也。中使衔命,所随奸徒千百……遂今狡猾之徒,操生死之柄……五日之内,搜括公私银已二百万。奸内生奸,例外创例,不至民困财殚,激成大乱不止。伏望急图修弭,无令赤子结怨,青史贻讥。”

给事中王德完奏:“令出柙中之虎兕以吞餍群黎,逸圈内之豺狼以搏噬百姓,怨愤无处得伸,郁结无时可解。”

凤阳巡抚李三才奏:“陛下爱珠玉,民亦慕温饱,陛下爱子孙,民亦恋妻孥。奈何崇聚财贿,而使小民无朝夕之安?”又言:“近日奏章,凡及矿税,悉置不省。此宗社存亡所关,一旦众叛土崩,小民皆为敌国,陛下即黄金盈箱,明珠填屋,谁为守之?”

给事中田大益奏:“内臣务为劫夺以应上求,矿不必穴而税不必商,民间丘陇阡陌皆矿也,官吏农工皆入税之人也,公私骚然,脂膏殚竭,向所谓军国正用,反致缺损。……四海之人方反唇切齿,而冀以计智甘言掩天下耳目,其可得乎?陛下矜奋自贤,沉迷不返,以豪党奸弁为腹心,以金钱珠玉为命脉……即令逢干剖心,皋夔进谏,亦安能解其惑哉?”——这已经在骂皇帝是桀纣了 :sweat:
回复 举报
2005-6-23 12:17:0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看看嘉靖朝不怕死的名单:

时詹事、翰林、给事、御史及六部诸司、大理、行人诸臣各具疏争,并留中不下,群情益汹汹。会朝方罢,孟春倡言于众曰:“宪宗朝,百官哭文华门,争慈懿皇太后葬礼,宪宗从之,此国朝故事也。”修撰杨慎曰:“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编修王元正、给事中张翀等遂遮留群臣于金水桥南,谓今日有不力争者,必共击之。孟春、金献民、徐文华复相号召。于是九卿则尚书献民及秦金、赵鉴、赵璜、俞琳、侍郎孟春及硃希周、刘玉,都御史王时中、张润,寺卿汪举、潘希曾、张九叙、吴祺,通政张瓚、陈霑,少卿徐文华及张缙、苏民、金瓚,府丞张仲贤,通政参议葛禬,寺丞袁宗儒,凡二十有三人;翰林则掌詹事府侍郎贾咏,学士丰熙,侍讲张璧,修撰舒芬、杨维聪、姚涞、张衍庆,编修许成名、刘栋、张潮、崔桐、叶桂章、王三锡、余承勋、陆釴、王相、应良、王思,检讨金皋、林时及慎、元正,凡二十有二人;给事中则张翀、刘济、安磐、张汉卿、张原、谢蕡、毛玉、曹怀、张嵩、王瑄、张<羽廷>、郑一鹏、黄重、李锡、赵汉、陈时明、郑自璧、裴绍宗、韩楷、黄臣、胡纳,凡二十有一人;御史则王时柯、余翱、叶奇、郑本公、杨枢、刘颍、祁杲、杜民表、杨瑞、张英、刘谦亨、许中、陈克宅、谭缵、刘翀、张录、郭希愈、萧一中、张恂、倪宗枿、王璜、沈教、钟卿密、胡琼、张濂、何鰲、张曰韬、蓝田、张鹏翰、林有孚,凡三十人;诸司郎官,吏部则郎中余宽、党承志、刘天民,员外郎马理、徐一鸣、刘勋,主事应大猷、李舜臣、马冕、彭泽、张鹍,司务洪伊,凡十有二人;户部则郎中黄待显、唐昇、贾继之、杨易、杨淮、胡宗明、栗登、党以平、何岩、马朝卿,员外郎申良、郑漳、顾可久、娄志德,主事徐嵩、张庠、高奎、安玺、王尚志、硃藻、黄一道、陈儒、陈腾鸾、高登、程旦、尹嗣忠、郭日休、李录、周诏、戴亢、缪宗周、邱其仁、俎琚、张希尹,司务金中夫,检校丁律,凡三十有六人;礼部则郎中余才、汪必东、张<羽惠>、张怀,员外郎翁磐、李文中、张澯,主事张镗、丰坊、仵瑜、丁汝夔、臧应奎,凡十有二人;兵部则郎中陶滋、贺缙、姚汝皋、刘淑相、万潮。员外郎刘漳、杨仪、王德明,主事汪溱、黄嘉宾、李春芳、卢襄、华钥、郑晓、刘一正、郭持平、余祯、陈赏,司务李可登、刘从学,凡二十人;刑部则郎中相世芳、张峨、詹潮、胡琏、范录、陈力、张大轮、叶应骢、白辙、许路,员外郎戴钦、张俭、刘士奇,主事祁敕、赵廷松、熊宇、何鰲、杨濂、刘仕、萧樟、顾鐸、王国光、汪嘉会、殷承叙、陆铨、钱鐸、方一兰,凡二十有七人;工部则郎中赵儒、叶宽、张子衷、汪登、刘玑、江珊,员外郎金廷瑞、范钅、庞淳,主事伍余福、张凤来、张羽、车纯、蒋珙、郑骝,凡十有五人;大理之属则寺正母德纯、蒋同仁,寺副王、刘道,评事陈大纲、钟云瑞、王光济、张徽、王天民、郑重、杜鸾,凡十有一人。俱跪伏左顺门。帝命司礼中官谕退,众皆曰:“必得俞旨乃敢退。”自辰至午,凡再传谕,犹跪伏不起。

帝大帝大怒,遣锦衣先执为首者。于是丰熙、张翀、余翱、余宽、黄待显、陶滋、相世芳、母德纯八人,并系诏狱。杨慎、王元正乃撼门大哭,众皆哭,声震阙廷。帝益怒,命收系五品以下官若干人,而令孟春等待罪。翼日,编修王相等十八人俱杖死,熙等及慎、元正俱谪戍。


中国人的骨气,都是满清三百年奴才叫没的。
回复 举报
2005-6-23 12:27:43

主题

好友

184

积分

亭长

汗~~还有这么一段 :sweat:
以前就知道有海瑞这么一个愣头青,没想到同一时期会有一群哪~~
谢文理兄指教~~
回复 举报
2005-6-23 12:33:1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加一句

 
  不对,清朝的大臣不如奴才才对,因为奴才属于家人,臣僚则为外人,如果底下有二个人,一个称臣,一个称奴才,地位比较高的人是奴才。
 
  在清朝称奴才是一种抬举,非为贬义。
回复 举报
2005-6-23 12:35:16

主题

好友

1272

积分

太守

先拜文理兄,我倒是知道嘉靖朝群臣劝谏皇帝一事,也知道昏君嘉靖即使廷杖打死18名大臣,到最后也还是没办成事情。

可打死我也没想到不怕死的有这么多人。 :icon19: 而且劝谏万历那次,居然奏章语气如此激烈。 :cry: 上面关于明臣那段评价,我收回。

为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风骨再拜。

:burn:  :burn:  :burn:  :burn:  :burn:

捎带狠踩一脚满清。 :rolleyes:
回复 举报
2005-6-23 17:14:37

主题

好友

632

积分

县令

Post by 追风赤兔
清宫戏一律奴才主子,也难怪,满清以少数民族夺取天下,不对汉人高压镇着点,怕是国祚难久。

这个更正一下,满清是满人自称“奴才”,汉人还是称“臣”的。
回复 举报
2005-6-24 07:40:38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再说

 
  汉人也可以被收为奴才,而满人可能是别家的奴才,因为奴才(不分满汉)只针对自己的主子称谓。旗人优于汉民,家人优于外人,那是当时的规矩。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52 , Processed in 0.05681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