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891|回复: 5

三国荆州江夏太守校考

[复制链接]
2004-7-23 08:28:2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光凭一面之词,总会产生断章取义或以偏盖全。单方面的数据或许无懈可击,若不独偏,引各种数据互相比较,更能在各种归纳中得出结论。
 
  一、建安十五年,一郡三守
 
  曹操南征荆州之役,任命文聘为江夏太守(1);赤壁战时孙权与刘备联盟击退曹操(2),以程普领江夏太守(3);加上原任江夏太守刘琦(4),此时江夏一郡同时存在三位太守。而且此三人同时存在,许多人因此产生疑惑,以下就各种史料来叙说实际状况。
 
  最常见的解释是独尊一说,排斥他说:或云孙权因赤壁胜仗,故得取代曹操,坚持程普独守江夏一郡,其它人为假;或云文聘及刘琦皆驻地屯守,不曾下岗,因此江夏为文聘独倍或刘琦独占,理直气壮;甚至于有人以周瑜曾任江夏太守(5),猜测江夏郡应该隶属孙策所有,旁人为虚──各种说法纷杂,互有矛盾。尤其是以其中一家江夏太守为尊,故意忽略其它江夏太守的存在。
 
  史实是打破臆侧最好的方法,存在事实胜于猜测想法,从一郡三守并存,最直接的诠释就是江夏郡一郡同时被三位江夏太守统治,也就是江夏一地被各位诸侯所瓜分。至少江夏太守程普就任江夏之际,起码对刘琦所统之「江夏战士万人」,难以忽略,无法视而不见;文聘挟其当阳胜仗,破击刘备十万军民后,驻兵江夏,这支在江夏土地上的武装势力,江夏太守程普更无法当作不存在;孙权后来屡次进攻江夏,这更证明江夏郡并不在统治之下,否则孙权不必出兵攻打。
 
  此时江夏该郡,同时同境拥有三位江夏太守:刘琦之江夏太守、程普之江夏太守及文聘之江夏太守,一郡三守。
 
  刘琦之江夏太守,得出于孙权袭杀黄祖后,以荆州兵卒驻军;文聘之江夏太守,来自于曹操任命,以荆州旧部驻军;程普之江夏太守,则为孙权于赤壁战后径行任命,史料未详就任。其中刘琦与文聘皆为兵赴任,也有抵达夏口或驻守江夏之记载,唯独程普之江夏太守缺少相关纪录。
 
  荆州其它各郡皆有用兵取得来源:
 
  (一)南郡:系由孙权与刘备在赤壁胜仗后,围攻南郡(6),周瑜与程普等人因曹仁撤走而攻拔南郡(7)。
 
  (二)武陵、长沙、桂阳及零陵:刘备讨伐荆南四郡,四郡皆降(8)。
 
  但是当年没有孙权攻占江夏郡的记录。
 
  孙权一直到曹丕时,才率兵进攻江夏,围攻文聘(9),但是文聘坚守江夏郡未曾让孙权攻陷。虽然孙权也指派程普为江夏太守,无视于文聘当时也是江夏太守。
 
  归纳而言,赤壁战后曹操退走,但是各郡抵抗还在,包括南郡留下曹仁(10)、江夏郡留下文聘等,荆南四郡则应来不及接受,是以鞭长莫及,但是曹操仍派刘巴招降三郡(11)。所以孙权与刘备必须以战争来攻取此五郡,除了刘备很快收降四郡外,其中孙权围攻南郡还历时一年有余。江夏郡则至少有三支武装势力存在,没人独自占领完整的江夏郡。
 
  综合研判建安十五年时,一方独占江夏郡的情形应不存在,应为各方瓜分江夏,同时并存。
 
  二、建安四年,真假太守
 
  另外最有趣的前任江夏太守双胞案,情况比建安十五年更离谱。
 
  虽然孙策陈表已言周瑜领江夏太守(12),正史也记载周瑜领江夏太守(同5),但是周瑜却非实质江夏太守,情况不如前述一郡三守并存。办证方法不在于用野史来否定正史,或是推测史官下笔用心涵义,以及隐讳避谈等,甚至于以真书伪传来批判史料,绕圈拐弯尽为漫天乱舞,与其数跌不中,不如审发再酌。
 
  追根究底,先看各人雄据江夏的来源:
 
  黄祖早于周瑜:孙策虽任用周瑜为江夏太守,但孙策曾率兵(包括周瑜)却进攻黄祖(13),当年黄祖系由刘表任命驻守夏口(14),最早曾从江夏出兵攻击孙坚(15),该役设伏击杀孙坚,因此黄祖驻兵于江夏早于孙策及周瑜以前并无疑虑。
 
  孙家屡攻江夏:再查孙策渡江攻取江东六郡(16)中:会稽郡、丹杨郡、豫章郡、庐陵郡、吴郡(17)及庐江郡(18),并无江夏郡。又孙权曾四讨黄祖,除建安四年与孙策参战外,分别于建安八年、十二年及十三年大军攻击(19),其中周瑜参战孙权第四次征讨黄祖的角色为「前部大督」(20),孙权对江夏郡屠城及始枭首江夏太守黄祖(21)。
 
  从时间来看,黄祖据江夏可追溯到孙坚,因此在前;孙权破江夏已在建安十三年,已属后来。
 
  再说两家对续任江夏太守的反应:刘表亦因黄祖战死,而改命长子刘琦率兵继任江夏太守(22)。但是孙权却没有因此任命江夏太守,仅以胡综为鄂长(23),这顶多为鄂县一地,而且也可能为遥领,正如孙策以周瑜为江夏太守(同5),孙权以周泰为汉中太守(24),官职纵真,其实难符。
 
  从当时现任江夏太守黄祖的聚兵防守的活耀事迹,孙策及孙权屡攻黄祖,以及周瑜参战攻击的状态,故知周瑜的江夏太守为虚无的空官。赤壁战后,孙权甚至直接新任程普为江夏太守,间接不承认孙策旧任周瑜的江夏太守。
 
  如果周瑜真领江夏太守,孙策就不会只称统有江东六郡,而是江东七郡,因此周瑜当年的江夏太守值得存疑;如果光凭指派就可宣称领有太守,孙权后来还指派周泰为汉中太守(要再算成江东八郡就太离谱?),难以忽略割据汉中的张鲁、击败张鲁的曹操、还有击退曹操的刘备──以上三人皆于汉中用兵,孙权若能染指汉中,想必已经用兵于汉中,但查无孙权进攻汉中的史料,就是孙权无据汉中的最佳明证。否则周瑜既领江夏太守,最好驻兵江夏,何必再「留镇巴丘」或「还备宫亭」呢?愿意到巴丘及宫亭等边疆远地就任,却不到领地江夏郡上冈,莫非江夏郡本不属周瑜?
 
  与前述一郡三守不同的是,周瑜并未前往江夏就任,行使江夏太守的职权。这从周瑜屡被调往他地,以及屡攻江夏的纪录,还有政区只称江东六郡可知。
 
  荆州原统有江夏郡,江夏郡也属荆州,当时货真价实的江夏太守正驻兵江夏夏口,也就是荆州牧刘表任命黄祖为江夏太守,而《三国志.吴书.周瑜传》也记载:「江夏太守黄祖遣将邓龙将兵数千人入柴桑,瑜追讨击。」正牌江夏太守已派兵而来,周瑜甫始「追讨击」。倒底是周瑜入侵江夏还是江夏太守黄祖外侵江东,亦为悬案,有如乞丏赶庙公两造总难厘清,不过既然在周瑜本传不言「江夏太守周瑜击退黄祖」,或许答案已很清楚。若是一郡两守,黄祖与周瑜皆为江夏太守,史料至少会提到「江夏太守周瑜」,起码这场仗也是周瑜胜,黄祖败,没有必要对胜利者有所隐讳。
 
  在《周瑜传》记载另有其人江夏太守黄祖,已是最有力证明当时的真假江夏太守,证明孰是孰非。
 
  三、后势发展及整理
 
  孙权与刘备发生争三郡之事(25),刘备备兵差一点兵戎相交(26),后双方缔和划界(27),正式排除刘琦与刘备的江夏势力。好景不常,孙权发动偷袭,吕蒙与陆逊等人连手袭击荆州(28),南郡及公安等皆不战而降,从此把刘备势力赶出荆州。见于史书之曹魏江夏太守有桓禺(29)、王经(30)、逯式(31),孙吴江夏太守有孙奂(32)、蔡遗(33)、刁嘉(34),基本上为吴魏两国跨江共治江夏。
 
  因此也可归纳总结,从孙坚开始,到孙策及孙权等人,虽对荆州有所野心,但是一直受挫于荆州牧刘表,虽然刘表并未亲出,而是任命黄祖为江夏太守,从此驻兵以为荆州门户,力挡孙氏父子的进攻。虽然江东孙氏善战勇猛,屡次打败黄祖,不过黄祖也能用计射杀孙坚,以一郡的兵力阻挡孙权江东六郡的雄厚攻击,一直到黄祖战败为止,虽然刘表中途曾派从子刘虎及韩晞率领长矛五千支援。黄祖以荆州兵与孙氏父子三人的江东兵大战,这个模式一直延伸到赤壁之战,由于荆州兵不会水土不服,荆州兵也不会不习水战,因此赤壁水战虽挂名曹操北军与孙权江东子弟兵,实则荆州水军与江东水军再度大战。
 
  荆州牧刘表在黄祖死后,另外派其长子刘琦带兵驻守,此为荆州兵第一支江夏兵;后来刘表一死,次子刘琮又举州投降(35),包括大将文聘等人也降归曹操,因之镇守江夏(36),此为荆州兵第二支江夏兵。江夏太守已有新旧太守之争,即刘琦部(刘表指派)及文聘部(曹操指派)。此时孙权却冒出以程普为江夏太守,即第三支江夏兵,三支军队同在江夏一郡,或者之前孙策以周瑜为江夏太守(另外还有桂阳太守吕范、零陵太守程普及周泰之汉中太守),其实皆为遥领的虚官,否则孙策也不必屡击黄祖,孙权更毋庸多次用兵讨伐江夏。赤壁战后,新任江夏太守为程普,可见周瑜一直到死前,从未真正统治过江夏。
 
  最后,黄祖死后,孙权下一步则是对付二支荆州江夏兵(刘琦及文聘),由于刘琦江夏已被刘备捷足先登,孙权开始对付刘备,在互争荆州的纠纷中(争三郡、议和、袭南郡),最后刘备退出荆州,包括对江夏郡的统治。但是江夏还有另一支荆州兵,也就是曹魏的文聘部,孙权在曹丕时以五万兵发动攻击,被文聘抵抗成功,从此孙权再未涉足统一江夏,是以江夏为吴魏共分之势,一直到晋统三国。
 
  断狱常以诘问正反而定谳,交叉互校更能得出正伪所在。
回复 举报
2004-7-23 08:29:30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附注资料:

  (1)《三国志.魏书.武帝纪》:「乃论荆州服从之功,侯者十五人,以刘表大将文聘为江夏太守。」
 
  (2)《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与曹公战于赤壁,大破之,焚其舟船。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时又疾疫,北军多死,曹公引归。」
 
  (3)《三国志.吴书.程普传》:「拜裨将军,领江夏太守,治沙羡,食四县。」
 
  (4)《三国志.魏书.刘表传》:「长子琦为江夏太守。」
 
  (5)《三国志.吴书.周瑜传》:「策欲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
 
  (6)《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
 
  (7)《三国志.吴主.吴主传》:「瑜、仁相守岁余,所杀伤甚众。仁委城走。权以瑜为南郡太守。」
 
  (8)《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先主表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皆降。」
 
  (9)《三国志.魏书.文聘传》:「孙权以五万众自围聘于石阳,甚急,聘坚守不动,权住二十余日乃解去。聘追击破之。」
 
  (10)《三国志.魏书.曹仁传》:「从平荆州,以仁行征南将军,留屯江陵,拒吴将周瑜。」
 
  (11)《三国志.蜀书.刘巴传》:「曹公辟为掾,使招纳长沙、零陵、桂阳。会先主略有三郡,巴不得反使,遂远适交址,先主深以为恨。」
 
  (12)《吴录》:「臣以十一日平旦部所领江夏太守行建威中郎将周瑜、领桂阳太守行征虏中郎将吕范、领零陵太守行荡寇中郎将程普、行奉业校尉孙权、行先登校尉韩当、行武锋校尉黄盖等同时俱进。」
 
  (13)《江表传》:「策收得勋兵二千余人,船千艘,遂前进夏口攻黄祖。」
 
  (14)《典略》:「将军黄祖屯夏口。」
 
  (15)《后汉纪.献帝纪》:「表将黄祖自江夏来救表,坚逆击破祖,乘胜将轻骑追之,为祖伏兵所杀。」
 
  (16)《孙盛异同》:「孙策虽威行江外,略有六郡。」《江表传》:「孙讨虏聪明仁惠,敬贤礼士,江表英豪,咸归附之,已据有六郡,兵精粮多,足以立事。」
 
  (17)《三国志.吴书.孙策传》:「尽更置长吏,策自领会稽太守,复以吴景为丹杨太守,以孙贲为豫章太守;分豫章为庐陵郡,以贲弟辅为庐陵太守,丹杨朱治为吴郡太守。」
 
  (18)《江表传》:「表用汝南李术为庐江太守,给兵三千人以守皖,皆徙所得人东诣吴。」
 
  (19)《三国志.吴主.吴主传》:「建安四年,从策征庐江太守刘勋。勋破,进讨黄祖于沙羡...八年,权西伐黄祖,破其舟军,惟城未克,而山寇复动...十二年,西征黄祖,虏其人民而还...十三年春,权复征黄祖,祖先遣舟兵拒军,都尉吕蒙破其前锋,而凌统、董袭等尽锐攻之,遂屠其城。」
 
  (20)《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十三年春,权讨江夏,瑜为前部大督。」
 
  (21)《三国志.吴主.吴主传》:「...遂屠其城。祖挺身亡走,骑士冯则追枭其首,虏其男女数万口。」
 
  (22)《后汉书.刘表传》:「会表将江夏太守黄祖为孙权所杀,琦遂求代其任。」
 
  (23)《三国志.吴书.胡综传》:「从讨黄祖,拜鄂长。」
 
  (24)《三国志.吴书.周泰传》:「后权破关羽,欲进图蜀,拜泰汉中太守、奋威将军,封陵阳侯。」
 
  (25)《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而备自蜀亲至公安,遣羽争三郡。」
 
  (26)《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
 
  (27)《三国志.吴主.吴主传》:「权令诸葛瑾报,更寻盟好,遂分荆州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备。」
 
  (28)《三国志.吴主.吴主传》:「权令诸葛瑾报,更寻盟好,遂分荆州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备。」
 
  (29)《三国志.魏书.文聘传》:「嘉平中,谯郡桓禺为江夏太守,清俭有威惠,名亚于聘。」
 
  (30)《世语》:「经字彦纬,初为江夏太守。」
 
  (31)《三国志.吴书.陆逊传》:「魏江夏太守逯式,兼领兵马,颇作边害。」
 
  (32)《三国志.吴书.孙奂传》:「孙奂字季明,兄皎既卒,代统其众,以扬武中郎将领江夏太守。」
 
  (33)《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蒙少不修书传,每陈大事,常口占为笺疏。常以部曲事为江夏太守蔡遗所白,蒙无恨意。」
 
  (34)《三国志.吴书.是仪传》:「典校郎吕壹诬白故江夏太守刁嘉谤讪国政。」
 
  (35)《三国志.吴书.周瑜传》:「曹公入荆州,刘琮举众降,曹公得其水军,船步兵数十万,将士闻之皆恐。」
 
  (36)《三国志.魏书.文聘传》:「太祖先定荆州,江夏与吴接,民心不安,乃以聘为江夏太守,使典北兵,委以边事,赐爵关内侯。」
回复 举报
2004-7-23 21:28:25

主题

好友

377

积分

县尉

楼主观点精辟。
有几点意见:
1、“顷之,策欲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导江夏太守,从攻皖,拔之。”(周瑜传),此时这个江夏太守确实应属于遥领,因为孙策还没有开始发动进攻;但是胡综“从讨黄祖,拜鄂长”的情况就不同了,是在征讨黄祖之后,任命的,说是遥领没有根据。
2、权遂西,果禽祖,尽获其士众。遂授宁兵,屯当口。(甘宁传)根据三国志辞典,当口在今湖北武汉附近。由于孙权军主动放弃了攻占的江北夏口城,故不会反而要派甘宁驻扎江北当口,当口应在江南。由此可以推断,在孙权攻占夏口,消灭黄祖之后,虽然放弃了江北的据点,但是一直保留着江南的控制权。
3、因此,在刘琮投降后,江夏郡确实是三分局面:
——曹操任命的江夏太守文聘占据了江夏北部地区;
——孙权军控制着江夏江南部分;
——刘琦、刘备联合控制着夏口附近的江北中部地区。
4、如果只控制江夏一部分不能称为真正统治过,那么后来这三方均没有真正统治江夏是不言自明的。周瑜虽然没有真正统治江夏,但是不能否定,在其领江夏太守后,其基本是负责西线的作战,也就是时刻准备真正统治江夏。
回复 举报
2004-7-26 08:05:3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1.遥领根据在于孙策以周瑜「领江夏太守」与孙权对胡综「鄂长」,两者同样只有上级任命,但实际有无进驻,则是问号,相同的情形还有孙权对周泰「汉中太守」,亦有名义上的任命,实际则不然。
 
  2.孙权蚕食荆州,故占有部分土地,注意到甘宁未被任命为「当口长」或「沙羡长」。
 
  3.江夏一郡三守,诚然如此。
 
  4.与周瑜准备江夏比较,周泰也准备统治汉中,还有临死前马超也准备统治凉州,这些情况,史家通称「遥领」。
回复 举报
2004-7-26 12:21:55

主题

好友

377

积分

县尉

1、这个根据不充分。周瑜遥领江夏,是因为其当时还没有开始展开对江夏的进攻;而胡琮拜鄂长,则在孙权打下夏口,消灭黄祖之后,鄂又在长江以南,夏口以东南,孙权完全可以实际任命鄂长。

2、当口只是一个地名,不为县一级行政单位,故不会有当口长可任命。而且驻扎在某地或占领某地的军官,也不一定就是当地的县长。用这个来否定甘宁驻扎当口是缺乏依据的。

3、这三个遥领,其实前面都有解释:
周瑜遥领江夏是因为准备下一步进攻荆州;——“顷之,策欲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
周泰遥领汉中,也是同样道理后权破关羽,欲进图蜀,拜泰汉中太守”
马超也是同样——“以君信著北土,威武并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飏虓虎,兼董万里,求民之瘼。”
而胡琮没有,所以不能相提并论。
回复 举报
2004-7-26 15:33:05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孙权灭黄祖,完全有能力任命新任江夏太守取而代之,但是孙权的选择为屠城、掠民而走;同理孙权完全有能力任命鄂长,因其在控制势力范围;正如孙权也攻破皖城,俘虏庐江太守朱光而走,孙权完全有能力任命新任庐江太守。但是可以作得到,与实际没有作,两者并不相同。理由不在于有没有能力作得到,或是猜想下一步会如何,而是实际上有无此事。甘宁驻兵当口,代表孙权势力延伸,但是甘宁不需以冠以当口长或是县长郡守等职称。相同意义即是「遥领」名义的人,不一定拥有屯兵当地的事实。关羽为汉寿亭侯,但是汉寿在荆州,不在曹操手上,曹操也未必要关羽下一次征讨汉寿。新攻荆州后,有现成的诸郡太守不给,却用遥领的画饼,怎不见孙权赐予属下诸如合肥太守或淮南太守?而且周瑜得任江夏太守是孙策时,孙权并不承认,反用程普为江夏太守,周瑜一但活到孙权时,连就任的正当性都被剥夺。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1-12 19:12 , Processed in 0.05926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