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045|回复: 93

【精华】孙权、刘备分争荆州(重写)

[复制链接]
2004-6-4 12:26:22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东汉末,中原大乱,刘表治荆州,一时有治象,中原人士纷纷来此。刘表是“八及”之一,文采不错,但武略差些,随着年岁增高,子嗣不才,荆州呈危。

曹操早就盯着荆州,建安六年,曹操欲因袁绍新破,以其间击讨刘表。荀彧曰:“今绍败,其众离心,宜乘其困,遂定之;而背兖、豫,远师江、汉,若绍收其余烬,承虚以出人后,则公事去矣。”曹操遂复次于河上。(注一)后孙权闻曹操欲东,乃遣顾徽北见曹操以探。徽回报曰:“敌国隐情,卒难探察,然徽潜采听,方与袁谭交争,未有他意。”(注二)曹操因碍北面袁氏之患,而迟迟不能南下。

孙策占江东,欲取荆州,以周瑜领江夏太守,吕范领桂阳太守,程普领零陵太守。孙策攻拔皖城、寻阳,破走庐江太守刘勋,遂进夏口攻黄祖,破之于沙羡。(注三)孙权继位,鲁肃献榻上策曰:“鼎足江东,进剿伐黄祖、刘表,竟长江所及,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孙权于建安十二、十三年两次进攻夏口黄祖,最后破城杀之。刘表死,鲁肃说孙权:“荆楚帝王之资也。今表新亡,二子素不辑睦,刘备天下枭雄,与操有隙,寄寓于表,表恶其能而不能用也。今宜抚安备等,与结盟好,共治曹操,备必喜而从命,如其克谐,天下可定也。今不速往,恐为操所先。”(注四)今很多人认为鲁肃所倡孙、刘联盟是平等的盟,显然是对鲁肃的思想缺乏了解。鲁肃的思想是要孙权据荆州以夺天下,刘备有能而刘表不能用,故刘表无所作为,鲁肃希望孙权以与刘备联盟的方式笼络刘备,进而以能为孙权所用,因刘备枭雄,说议连和能走到一起,而谈论依附会话不投机。“如其克谐,天下可定”,说明结盟的目的,就是完成孙权帝业,而不是与他人平分偏安。后孙权不满借地给刘备,使其坐大,希望鲁肃能图关羽,鲁肃仍说:“帝王之起,皆有驱除,羽不足忌。”(注五)鲁肃开个好头,但接着办出棘手的问题,但其思想始终是一致的。

刘备寄寓荆土,建安十二年得遇诸葛亮。诸葛亮说隆中策:“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注六)刘备大喜。说到此,顺便说个想法,我认为鲁肃的榻上策和诸葛亮的隆中策应该有这么回事,但后人改写的成分也似存在。鲁肃说“鼎足江东”,其时鲁肃根据什么判断出鼎足呢?诸葛亮说“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诸葛亮希望刘备能全据荆、益,但怎么计策伊始就安排刘备在益州,一上将在荆州呢?刘备就怎么不会象刘表一样在荆州呢?话归正传,诸葛亮也提出与孙权结好,显然也是权宜,要尽量避免两面作战,宜先全力对付曹操,解决北面难题,剩下东面就好办了。刘表病笃,据说有向刘备托付之意,刘备婉谢了。裴松之认为不可能有这回事,是有道理的,但是刘表是虚假客气,刘备识而推辞,也不是没有可能。(注七)

注一:《三国志·荀彧传》(以下传纪无书名者皆出《三国志》)。
注二:《顾雍传》注引《吴书》。
注三:《孙策传》及注引《江表传》与《吴录》、《周瑜传》、《程普传》。
注四:《鲁肃传》、《吴主传》、《甘宁传》注引《吴书》、《董袭传》。
注五:《吕蒙传》。
注六:《诸葛亮传》。
注七:《先主传》注引《魏书》。《先主传》注引《汉魏春秋》有备言“刘荆州临亡托我以孤遗”语。
回复 举报
2004-6-4 12:28:29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建安十三年,曹操雄师下荆州,刘琮束手就降,刘备携众仓促南走。刘备在当阳被曹操追上,军民四散。刘备愁无出路,可就在这当口,鲁肃走上前来,宣孙权旨,又给刘备带来希望。鲁肃问刘备欲何往,刘备说与苍梧太守吴巨有旧,欲往投之。鲁肃说:“孙将军已据江东六郡,兵精粮多,足以立事。今为君计,莫若遣腹心使自结于东,崇连和之好,共济世业,而云欲投吴巨,巨是凡人,偏在远郡,行将为人所并,岂足托乎?”备大喜,进驻鄂县,即遣诸葛亮随肃诣孙权,结同盟誓。(注一)《陈志》说的都是刘备接受鲁肃建议,进到夏口;裴注《江表传》一说进驻鄂县,一说进驻鄂县之樊口;《鄂州历史纪要》记,建安十三年,曹操南征,关羽驻军樊口。(注二)襄阳以下沔水也称夏水,故沔口也称夏口。(注三)东汉末在今汉水入江口月湖附近筑却月城。形如却月,故名,亦名偃月垒。黄祖为江夏太守时,治石阳,别屯却月城,守沔口。建安十三年,孙权派凌统、董袭破黄祖军,屠却月城,城废。刘琦继任,复在月湖附近择地筑城,作为郡治。吴黄武二年,孙权在蛇山筑城,名夏口城。今梁子湖入江口叫樊口。(注四)靠近柴桑的长江南岸的樊口显然比长江北岸的夏口安全一些,但曹操一时还不会进攻,夏口暂也无虞。刘备也可能由夏口再到樊口,或在两处都有人。

孙权驻在柴桑,密切关注荆州的局势。他知道曹操要是轻取荆州,定将渡江南下,故他希望能纠集各种力量,御敌于外。刘备天无绝人之路,遂东结孙权,建立联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同盟呢?我认为这是一个以孙权为主,刘备副之的同盟。结盟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辞海》解释:盟,誓约也。盟者,杀牲歃血,誓于神也。盟之为法,先凿地为方坎,杀牛于坎上,割牛左耳,盛以珠盘,主盟诸侯执之,又取血盛以玉敦,用血为盟书,成乃歃血而读书。(注五)盟字的写法就是对这种仪式的概括。春秋战国可谓结盟的鼎盛时期,齐桓、晋文称霸,屡次与诸侯会盟,皆以盟主的身份发号施令。宋襄公欲为盟会,公子目夷谏曰:“小国争盟,祸也。”宋襄公不听,会盂,结果为楚成王执辱。晋定公与吴王夫差黄池会盟,为争盟主,不但是杀牛,差点要互杀。(注六)

中平六年,曹操东奔陈留,与陈留太守张邈、卫兹同盟起事。曹操所据己吾县,为陈留郡所属,显然是张邈资助的。张邈为盟主不言而喻。酸枣诸军不进,曹操自引兵向西,张邈遣卫兹将兵随之。张邈虽然不进,但他同意了曹操进兵,并还派遣卫兹相随。假设要是卫兹主张进兵,张邈也可会遣曹操随之。张邈可以遣使同盟,说明其为整领人物。高柔是陈留圉县人,他见曹操据兖州,谓邑中曰:“今者英雄并起,陈留四战之地也。曹将军虽据兖州,本有四方之图,未得安坐也。而张府君先得志于陈留,吾恐变乘间作也,欲与诸君避之。”众人皆以张邈与曹操善,柔又年少,不然其言。张邈先得志于陈留,亦说明其当初之显著。(注七)初平元年,山东义兵俱起,袁绍自号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主盟。《后汉书·袁绍传》说义军“遥推绍为盟主”,但《臧洪传》有“昔张景明亲登坛歃血”语,我认为这次“歃血”应该是义军会盟所为,或者袁绍没有亲临,张景明是其代表。(注八)讨董卓期间,兖州刺史刘岱、豫州刺史孔伷、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广陵太守张超等约会酸枣,乃设坛场,将共盟誓,既而更相辞让,莫敢先登,咸推臧洪,洪乃摄衣升坛,操盘歃血而盟。诸州郡官职、实力相当,表面又亲善,遂推臧洪主盟。臧洪虽有才能,但毕竟不是州郡人物,与其说他主盟,不如说他是代张氏兄弟行事,因为张氏兄弟设计了此次会盟。(注九)兴平元年,曹操征陶谦,兖州遭吕布、张邈袭击,曹操回讨,一时不能下,两军乏食,各引去。袁绍遂使人说曹操连和,欲使曹操迁家居邺。曹操将许之,程昱止之曰:“将军自度能为之下乎?”曹操乃止。(注十)

张邈的盟不了了之,袁绍的盟四分五裂,酸枣盟昙花一现而散。但袁绍与曹操连和的稍久一些。袁绍说是连曹操,实际是视其为部属。袁绍见曹操失兖州,复欲与操连和,实乃迫其真正归附。这个所谓的“连和”,不过是是中国人固有的表面上的含蓄礼遇、委婉客气的文化现象。世上没有绝对相同的两片树叶,上述约盟、连和没有一个等同于孙、刘结盟,但树叶毕竟是相似的,上述约盟、连和也不可能与孙、刘结盟风马牛不相及。

注一:《先主传》注引《江表传》。
注二:《鄂州历史纪要》www.ezbwg.com/1.htm。
注三:缪钺《三国志选注》(中华书局1984年版)六十五页注。
注四:参见《武汉档案》www.whdaj.gov.cn/lantai/lsyg-06. ... 《吴主传》。
注五:《辞海》(1936年版,1981年中华书局重印)。
注六:参见《史记》诸世家。
注七:《武帝纪》、《张邈传》、《卫臻传》注引《先贤行状》、《高柔传》。
注八:梁章钜《三国志旁证》:赵一清曰:“张景明名导。《水经·浊漳水注》:张导字景明。建和三年(建和当作建安),为钜鹿太守。漳津汛滥,土不稼穑,导披案地图,与丞彭参、掾马道嵩等,原其顺逆,揆其表里,修防排通,以正水路,功绩有成,民用嘉赖题云《漳和神坛碑》。即是人也。”我觉得如为一人,“建和”稍早,可“建安”也略晚。如果“建安”不是根据,而是推测,“建和”、“建安”期间还有“建宁”和“光和”。
注九:《臧洪传》、《后汉书·臧洪传》。
注十:《武帝纪》、《程昱传》。
回复 举报
2004-6-4 12:29:57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看来当时人行事,好象有个约定俗成的方式。弱奔强要主动说投依,强招弱要主动说连和。强的一方可以随时下命令,但弱的一方也能始终保持自己的势力。刘备投公孙瓒,依陶谦,归曹操,附袁绍,奔刘表,都是主动去的,被孙权延请结盟还是平生头一回。说不上鲁肃迟来一步,刘备的使节又将东去了呢。鲁肃嘴上说连和,心里可能会想,吴巨都想投,哪如投孙权呢。当然刘备的话也可能是试探鲁肃的。刘备到夏口,诸葛亮说:“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注一)可见,孙、刘结盟,盟主事先就定好了。刘备在危机时刻,得孙权相助,他是求之不得,根本不会争什么长短。然孙权在向刘备保持盟主的同时,时刻在迫其归顺。赤壁战后,刘备亲见孙权,绸缪恩纪,求都督荆州。周瑜谓刘备枭雄,必非久屈为人用者,不但不同意割土相资,而且建议宜趁此机会软禁之。孙权说正用英雄时,不能操之急。这与程昱说刘备终不为人下,不如早图之,而曹操以方今收英雄时也而不可,是何等的相似。周瑜临终还说“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告孙权警惕。(注二)孙权、刘备两家若是平等的两家,周瑜、孙权的往复就是痴人说梦;正是孙权做了盟主,有对刘备发号施令的权力,所以他们的言语,才有自居的口吻。反观刘备,则是卑辞厚币,有求于人。

为抵抗强敌曹操,孙、刘弱势连和,就要拧成一股绳。赤壁之战,孙、刘两家协同作战,打败曹操。孙权势力强于刘备,故在战斗中起主要作用。孙权应握有统一的指挥权,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双方应该是统一作战,统一分配胜利果实。盟约里应该有这样的条款。不可能打起来后,就各自为战,各自争抢利益。小的摩擦冲突不能避免,但大的原则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与孙权谈连和时,诸葛亮强调孙权起兵据江东,刘备亦收众汉南,能合力破曹操,则荆、吴之势强,鼎足之形成矣。(注二)孙权同意与刘备连和,但他是否会同意破曹操后将荆州让给刘备而成鼎足呢?我认为不可能。前面说了,鲁肃投孙权,便献策取荆州,然后称帝以图天下。刘表死,鲁肃说孙权,可安抚刘备等,与结盟好,共治曹操;刘备必喜而从命,如其克谐,天下可定也。鲁肃的意思是让孙权以权宜结刘备,破曹操,然后控制住刘备,夺取天下。孙权只能设想在自己称王或可掌控的情况下,可使刘备经营荆州,而不会同意与刘备平起平坐,形成均势。诸葛亮与刘备的计策是据荆、益图天下。曹操南下,诸葛亮说孙权鼎足,同样也是基于实际考虑的权宜计,争取一块立足之地,然后再作打算。均势是实力的结果,而不是意愿的结果。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是天无二日,地无二王,上下左右,长幼主次分的极为认真仔细,近现代国家平等结盟的思想大概源于中世纪英国的圆桌会议。二战英、法结盟就是为了抗击德国的侵略,英、法不会在胜利后互犯,孙、刘结盟是为了抗击曹操的进攻,但孙、刘只要抗过这一劫,互殴就不可避免。所谓孙、刘结盟不过是各怀心腹事的苟合,将来如何演变,就要看谁玩的好了。

注一:《诸葛亮传》。
注二:《周瑜传》及注引《江表传》。
注三:《诸葛亮传》。
回复 举报
2004-6-4 12:31:06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我认为孙权、刘备分荆州一共有四次:第一次,分江陵地区;第二次,分南四郡;第三次,分南郡;第四次,以湘水为界分诸郡。

周瑜、刘备联军在赤壁打败曹操,乘胜追到江陵。孙权在赤壁战前,消灭黄祖,势力已渗透到江夏郡南部;周瑜胜赤壁,溯江而上,沿途收取长沙郡北部等地。(注一)周瑜攻打江陵等地,刘备南征四郡。人们多被“刘备南征四郡”这“征”字迷惑住了,遂认为刘备自征自占了四郡。其实不尽然,刘备的征不假,但我认为他是按同盟约定的统一部署行动的。统一部署的基本原则应为合理使用双方兵力,以夺取最大利益,然后分配之。孙权是盟主,他操有安排任务、分配利益的大权。故刘备征得四郡后,他没有独占的权利,要交由孙权分配的。荆州问题最困惑的地方大概就在此。孙权若放下合肥,将兵南下不是不可能。吴军已占长沙郡北部,再顺次而下是可行的。黄盖在武陵,此事时间不好确定,可能发生在刘备征四郡时,也可能发生在此后吕蒙争三郡时。但我倾向前者,很可能说明黄盖参与了刘备征四郡的行动。(注二)如果可以乱争,孙权应该放下合肥全力争荆州。正是因为有统一部署,所以我们见到的是周瑜主攻江陵,刘备南下,孙权开辟合肥第二战场。

一种说法,刘备征下四郡,孙权稍畏之,进妹固好。但另一种说法,刘备在公安,北畏曹操之强,东惮孙权之逼,近则惧孙夫人生变于肘腋之下。孙夫人才捷刚猛,有诸兄之风,侍婢百余人,皆亲持刀侍立,刘备每入,常衷心凛凛。结合两种说法,孙权畏而联姻是表面,逼而牵制是实际。(注三)

刘备何时南下的呢?裴松之在《三国志·先主传》曹操败赤壁引归和刘备征四郡之间注引这样一段《江表传》:“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给刘备。备别立营于油江口,改名为公安。刘表吏士见从北军,多叛来投备。备以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安民,复从权借荆州数郡。”周瑜是在拿下江陵后才当为南郡太守的,按裴松之注引的顺序看,裴松之可能认为刘备南下当在周瑜为南郡太守之后。支持这种看法的证据大概有这么几个:1,周瑜、刘备追到江陵,与曹仁隔江相对,兵未交锋,备谓瑜曰:“仁守江陵城,城中粮多,足为疾害,使张益德将千人随卿,卿分二千人追我,相为从夏水入截仁后,仁闻吾入必走。”瑜从之。2,备、瑜围仁于江陵,别遣关羽绝北道。李通率众击之,以迎仁军。3,徐晃与满宠讨关羽于汉津,与仁击瑜于江陵。(注四)这些大致可以说明刘备参与了周瑜围攻江陵的战役。但能批评上述的证据也有:1,《三国志·武帝纪》记:建安十三年十二月,公自江陵征备,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这条说刘备南征的时间很明确,但说备遂有荆州可能还是夸大了。《资治通鉴》采此说,认为刘备是月南下。2,周瑜遣甘宁前据夷陵,宁兵仅满千人,曹仁乃令五六千人围宁。宁遣使请救,诸将以兵少不足分,吕蒙建策留一半兵与凌统坚守,周瑜、程普率余众可急去解围。(注五)我认为此时周瑜、程普至少有二万兵,多兵救宁,余下不堪当曹仁,少兵救宁,无把握解围。若有刘备一二万人在,不当有分兵之忧。刘备兵不在,可能去涉汉津,也可能南下了。3,宋本、殿本《三国志·先主传》“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下注有《江表传》曰:“备立营于油口,改名(为)公安。”殿本脱“为”字。陈浩曰:“‘油口’宜作‘油江口’,然此注已见于‘曹公引归’之下,此处不应重出。”(注六)今陈乃乾校点本、吴金华校点本等都无此注,而赵幼文校笺本仍存此注。看来此注的“备立营于油口,改名(为)公安”,与上一个注中的“备别立营于油江口,改名为公安”,应该是同一句话。是裴松之作的重复解释,还是原本就一个注,本注在“治公安”下,后来前窜了呢?郝经《续后汉书·昭烈帝纪》记:“建安十三年,昭烈与周瑜并力拒操,战于赤壁,大破之。备、瑜并进,追到南郡。昭烈表刘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以诸葛亮为军师中郎将,督零陵、桂阳、长沙郡,以赵云为桂阳太守。十四年冬,昭烈表孙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会刘琦卒,权表昭烈领荆州牧。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昭烈,昭烈立营于油口,改名公安。权稍畏之,以妹妻昭烈。十五年,刘表故吏士多归昭烈,昭烈以周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容众,冬十二月,乃自诣京见权,求都督荆州。”(注七)郝经的说法显然是根据司马光的说法来的,司马光是根据所看的本子改写的呢,还是根据自己的考释判断改写的呢?不管真实情况如何,我认为郝经据之所写的近实,可谓给解开荆州谜团送上一把钥匙。(注八)我倾向于刘备到南郡不久即南下,最迟应在翌年春夏间取得四郡。他返回后,仍可以再助周瑜攻打江陵。

注一:《周瑜传》记,领南郡太守,据江陵,食下隽、汉昌、刘阳、州陵四县奉邑。前三县在长沙郡东北部,后一县在南郡东南部。我认为这些地方应为周瑜顺路所收。
注二:《黄盖传》。
注三:《先主传》、《法正传》。
注四:《周瑜传》及注引《吴录》、《李通传》、《徐晃传》。
注五:《周瑜传》、《甘宁传》、《吕蒙传》。
注六:梁章钜《三国志旁证》。
注七:商务印书馆1936初版(据宜稼堂丛书本排印)。
注八:司马光、郝经认为刘备征四郡后,即拜诸葛亮、赵云官,都守三郡,情况可能不是这样。《关羽传》记:“先主收江南诸郡,乃封拜元勋,以关羽为襄阳太守、荡寇将军”,《张飞传》记:“先主即定江南,以飞为宜都太守、征虏将军”。《晋书·地理志》记:“蜀分南郡,立宜都郡”。《宋书·州郡志》记:“习凿齿云,魏武平荆州,分南郡枝江以西为临江郡;建安十五年,刘备改为宜都。”这都说明刘备是在得到南郡后,分出宜都郡的。以此相推,刘备“封拜元勋”的时间当在得南郡后,诸葛亮、赵云的任职也应该在此时。我认为司马光、郝经对《江表传》“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等事的时间安排是合理的,但没有提刘备“复从权借荆州数郡”不妥。刘备征下四郡,可能在这些地方留有人马,但因主权问题与吴产生纷争,故刘备诣京见孙权“求都督荆州”与“借荆州数郡”实际是一回事,两种说法。
回复 举报
2004-6-4 12:37:31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刘备取得四郡,周瑜破走曹仁,始于赤壁的荆州战役基本结束,双方开始分配利益。周瑜领南郡太守,据江陵。分配方案很可能是周瑜草拟的,孙权批准了。周瑜仅将江陵那一段长江的南岸地分给刘备,周瑜坐北,至少长沙、武陵的要害也在周瑜掌控下。周瑜的用心是显见的,他要把刘备置于瓮中、掌上。刘备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次风险投资,虽说孙权出资三万外加其他,但刘备也出资近两万,双方都并力奋战,但利益分配显然与出力不很相称。孙权一夜暴发,而只给刘备一点辛苦费。孙权长期垂涎这块蛋糕,又认为刘备当初无立锥之地,性命不保,能得如今的生存条件应该满足。刘备颠沛流离,忍辱负重,但矢志不渝。面对曹操虎狼之师,刘琮束手,而刘备宁死不屈,连和孙权,一战而胜,这为他赢来了极高的声誉。既然活着,就要努力争取出头之日。

刘备问庞统曰:“卿为周公瑾功曹,孤到吴,闻此人密有白事,劝仲谋相留,有之乎?在君为君,卿其无隐。”统对曰:“有之。”备叹息曰:“孤时危急,当有所求,故不得不往,殆不免周瑜之手!天下智谋之士,所见略同耳。时孔明谏孤莫行,其意独笃,亦虑此也。孤以仲谋所防在北,当赖孤为援,故决意不疑。此诚出于险涂,非万全之计也。”(注一)刘备若自征自占四郡,周瑜不会再分南岸地给刘备,刘备也不会感到危急,去求孙权。刘备正是因为得地太少,才要求孙权再能多与。刘备表刘琦为荆州刺史,他实际就是要以刘琦为幌子来控制荆州。刘琦死,群下推刘备为荆州牧,但他并未敢就称之。有职无土,又不知孙权的企图,刘备只能寝食不安,不会有什么高兴的。故刘备马上表孙权为车骑将军,领徐州牧,更进一步明确地尊其为盟主,因车骑将军排在左将军前,而抱怨周瑜给地太少,不足以安众。刘备不可能不知分配的方案最后是孙权定夺的,但他要把不满朝向孙权,那结果十有八九要坏菜。所以刘备的策略是躬奉孙权,埋怨周瑜,以期孙权承认他的荆州牧,并让与相应的土地。刘备从孙权那里满载而归,还不失时机向孙权密谮周瑜恐不久为人臣,可见策略的效果了。而周瑜让孙权留刘备,孙权给放了,周瑜不同意割土,孙权借出了。若再写小说,应该写周瑜就是被这气死的。

陈寿写《三国志》,为司马氏曲笔掩饰是难免的;陈寿是蜀国人,在简择史料的时候,是否同情刘备呢?缪钺在《三国志选注·先主传》中说:“‘先主至京见权,绸缪恩纪。’前人谓此处文意与下文不相连属,疑有脱文。”按陈寿的笔法,刘备主动去见孙权求都督荆州,那这事就应该在刘备的传里写的详细明白。我认为如有脱落,脱落的很可能就是这些内容。因为主要的脱漏了,我们现在只能在孙权、周瑜、鲁肃的传里看到只言片语。虽然不排除陈寿有同情刘备的可能,但现在看来主要还可能是遗漏造成疑惑。我们接上面郝经的话,再看看他是怎么往下说的:昭烈“自诣京见权,求都督荆州。周瑜、吕范劝留之,权不从,礼遇甚盛,绸缪恩纪。……周瑜卒,鲁肃代领其众,劝权以荆州借昭烈,与共拒曹操,权从之。权欲与昭烈共取蜀”,昭烈拒之。郝经有时将裴注单列,有时将裴注与陈志揉在一起,用他自己的考释和理解重新复述。郝经是见到没有脱文的本子,还是根据自己研究所得,我不得而知,但仍然认为他说的近实。

曹操占东郡,占兖州,虽属下推其为主,但他皆要征得袁绍的表拜。刘备为陶谦表为豫州刺史,陶谦死,州人推刘备领徐州,刘备向袁绍奔请,袁绍准许。所以郝经说的刘备、孙权互表是合乎情理的,程序应该如此。刘备一进京,就把高帽给孙权戴上,并表示要坚决团结在以孙车骑为中央的周围,反对曹操霸权。孙权晕过去了。周瑜急忙上疏曰:“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愚谓大计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挟与攻战,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资业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场,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周瑜一见到刘备,就象范征一见到刘邦,这又是一次四百载的鸿门宴,周瑜希望孙权可别再放走这条大鳄。吕范也劝留备,鲁肃曰:“不可。将军虽神武命世,然曹公威力实重,初临荆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备,使抚安之。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注二)面对急兼和缓图两种意见,孙权要权衡的。周瑜、刘备在利益分配上发生矛盾,一个是兄的连襟,一个是妹夫,是妹夫刘备能被收伏,还是兄的连襟周瑜将会坐大,孙权的脑海大概跑不掉这些思虑。把刘备装箱容易,但关、张兵变,一时不能解决,曹操乘衅,事情就可能不好收拾。思来想去,孙权还是采纳鲁肃的建议,而回复周瑜道,曹公在北方,当广揽英雄,且备难卒制,宜从长计议。刘备入蜀见刘璋,张松令法正白备,可于会所袭璋。备曰:“此大事也,不可仓促。”(注三)故此,孙权的决定也是有其道理的。但问题是牛羊不会跑的很远,而鹰隼则稍纵即逝。

孙权这次借给刘备的地方是哪些呢?一般认为是南郡,事情果真如此吗?后孙权袭三郡,鲁肃与关羽在益阳单刀相会,鲁肃曰:“国家区区本以土地借卿家者,卿家败军远来,无以为资故也。”将这话与前面刘备因急而求见孙权的事相联系,可见刘备征得四郡而不能独占。若刘备可以自征自占四郡,就没有刘备还无资,孙权借给的说;正是刘备尚不能自征自占四郡,所以刘备仍处于无资状况,而有孙权借给的说。鲁肃说“刘备负国”,即谓借而不还;关羽说左将军乌林之役有功,“岂得徒劳无一块壤”,即在极力找根据。鲁肃善辞令,力陈事件经过,使关羽无以答。说明双方都清楚事情的原委。(注四)这些说法多出自《吴书》,是否是一面之词?然《蜀书》多阙如,又不知何故。《鲁肃传》及注引《汉晋春秋》最能说明这次借地的情况:刘备诣京见孙权,求都督荆州,惟肃劝权借之,共拒曹公,权即从之。曹公闻权以土地业备,方作书,落笔于地。周瑜病笃,卒,鲁肃拜奋武校尉,代瑜领兵,程普领南郡太守。这段话说明两件事:1,孙权已借出地给刘备;2,借出的地方不是南郡,因周瑜还活着,在南郡,而周瑜死后,鲁肃、程普又到南郡上任。刘备所求的地方大概就是他受命所征的地方。这事和前面讨论的《江表传》记的备“复从权借荆州数郡”可以吻合了。郝经《续后汉书·鲁肃传》记:鲁肃、关羽单刀相会,“肃因数责羽以不返三郡”。因有借,才有返。

但我觉得“借荆州数郡”这个说法,很可能是出自孙权的安排。刘备大概不会主动提借,刘备向孙权说一堆好话,可能就是想留住所占之地。刘备以长期寄居荆州的经历及以刘表、刘琦宗亲的身份,求得荆州数郡,有些情理和理论依据。孙权既然不能采取急兼刘备的办法,还要利用他与曹操消耗,但又不能放纵他不受节制,遂和鲁肃搞出来个“借”,即刘备对所征之地有使用权,而孙权对垂涎之地则拥所有权。刘备是老油条,不管孙权写什么条款,立什么字据,权且应之,能真正居之就是达到目的,因日后发展变化都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注一:《庞统传》注引《江表传》。
注二:《周瑜传》、《鲁肃传》注引《汉晋春秋》。
注三:《先主传》。
注四:《鲁肃传》及注引《吴书》。
回复 举报
2004-6-4 12:38:25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刘备穿行于危机,竟然运气亨通,满载而归。曹操闻孙权益地给刘备,丢笔于地。曹操这个举止,除了是惊的,还应该有悔的。曹操多少帮了刘备的忙。赤壁败后,曹操就应该趁势装熊,示弱无力再下,去挑引孙、刘相兼,可他竟然顾及起面子,迅入江淮,以示赤壁创伤不深,仍力有余焉。这让孙权也不得不满足刘备的要求。

《周瑜传》说,刘备返回后,周瑜即进京见孙权,建议与孙瑜取蜀,孙权许之。周瑜还江陵为行装,而半道病卒。《刘备传》说,孙权遣使云欲共取蜀,殷观说但可赞其伐蜀,而自说新据诸郡,未可兴动,吴必不敢越我而独取蜀。裴松之在此注引《献帝春秋》说,孙权欲与刘备共取蜀,刘备拒答不听。孙权但遣孙瑜率水军住夏口,刘备自驻孱陵,分使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以阻之。孙权知刘备意,乃召孙瑜还。“孙权遣使云欲共取蜀”,紧接“先主至京见权,绸缪恩纪”后,如有脱文,就在这两事间。周瑜取蜀与孙瑜取蜀可能是先后发生的两回事。周瑜想以江陵为基取蜀,长江水道多在周瑜控制下,大概不存在越刘备说。周瑜死后,刘备入江陵,孙权又想派孙瑜与刘备共取蜀,刘备据江陵不许其越。脱文可能将周瑜取蜀事脱落了,而裴注则注的是周瑜死后孙瑜取蜀事。一般认为《周瑜传》和《刘备传》说的取蜀事是一回事,当时刘备不有江陵,故裴注不实。若谓两回事,裴注则有参考价值,尽管张飞屯秭归显得太远,诸葛亮据南郡有些不详。

郝经在《孙权传》中叙述此事说:“建安十五年,昭烈诣京见权,求都督荆州。周瑜上疏请留昭烈,权以曹操在北,当广揽英雄,不从。遂以荆州借昭烈。周瑜请进取蜀,未行而卒。分长沙为汉昌郡,以鲁肃为太守,屯陆口,代瑜。权欲遂取蜀,遣使告昭烈,昭烈不从。权令孙瑜率水军住夏口,昭烈不听军过,使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昭烈自住孱陵。权不得已,召瑜还。”郝经在《昭烈帝纪》中说的更详细,基本就是把陈志和裴注的内容拆开,然后又融在一起,但《孙权传》说的言简意赅,周瑜、孙瑜是为两次。

周瑜死,鲁肃和程普进驻南郡。刘备与孙权对南郡的交易应该是这时达成的。郝经已经说的明确:“周瑜卒,鲁肃代领其众,劝权以荆州借昭烈,与共拒曹操,权从之。”郝经两次借,都言借“荆州”,以我的观点看,周瑜在时借出的“荆州”是指南四郡,周瑜卒后借出的“荆州”是指南郡。周瑜的死,对孙权的力量是一个很大的削弱。周瑜在江陵,程普在江夏,孙权在建业,沿江布置紧凑。周瑜死,曹操江淮力量不减,孙权鉴于这种形势,收缩防线,将南郡再借与刘备,让程普复还江夏,并将长沙郡北部地区置为汉昌郡,以鲁肃为太守。我认为这次交易很可能涉及交州的归属。初,交州刺史张津、苍梧太守史璜相继死,刘表遣赖恭代张津,吴巨代史璜。后赖恭、吴巨失和,吴巨举兵逐赖恭,赖恭走还零陵,归刘备。刘备出兵交州可谓一步之遥,探囊取物,刘表都惦记这块地方,可刘备却毫无反应,任由吴军夺取,这应该说明吴、蜀是有交易的。这个交易的结果,就是刘备进驻江陵,鲁肃守汉昌,步骘南取交州。孙权形成一个壁垒,有进可攻、退可守的回旋余地;刘备占荆州大部及要害,舍交州,但可取益州。我认为孙、刘联盟期间,对势力范围是有划分的,就象国共二次合作对势力范围有所划分差不多。

刘备入蜀,刘璋推刘备行大司马,领司隶校尉;刘备亦推璋行镇西大将军,领益州牧。刘备当上朝廷重官,刘璋则为地方要员,这样的安排就是刘备为盟主。曹操、孙权都已获悉刘备入蜀的情报。曹操臣赵戬说刘备拙于用兵,每战则败,奔亡不暇,何以图人?傅干则认为刘备宽仁有度,能得人死力,何为不济?孙权臣吕岱从蜀还,遇刘备军于白帝,观其无斗志,谓事必不克,而吴范则说刘备当得之。(注一)刘备终得蜀,实力大增;关羽镇荆州,与吴有所不睦。孙权采用鲁肃策落空,方感周瑜虑深,遂遣诸葛瑾向刘备求荆州诸郡。刘备言:“吾方图凉州,凉州定,乃尽以荆州与吴耳。”权曰:“此假而不反,而欲以虚辞引岁。”(注二)这说明刘备知情,他不能拒绝,又不能答应,遂敷衍说等取下凉州,当以荆州相与。如果没有借荆州数郡这么回事,只有借南郡这么回事,那么刘备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尽以荆州与吴耳”这样的话的,没全借怎么要全还呢?难道当时还签有这样高的高利贷条款不成?孙权知备滑头,没有诚意,遂攻取三郡。刘备下兵争之。这回又是曹操进占汉中的行动影响了孙、刘两家的行动。刘备向孙权讲和,两家以湘水为界,中分荆州。后来就是纯争荆州了,孙权巧借曹操父子,袭取刘备的荆州,并把刘备的报复也彻底粉碎。

注一:《先主传》注引《傅子》、《吴范传》。
注二:《孙权传》、《刘备传》。
回复 举报
2004-6-4 13:36:32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好久没来三国区了,一来就读老林大文,心怀大畅  :p  :p
回复 举报
2004-6-4 18:22:23

主题

好友

333

积分

县尉

那么林老大:我想问一下。在赤壁之战之后曹仁江陵撤军之前这段时间荆州诸郡的分配情况是怎样的呢?望赐教。
回复 举报
2004-6-4 20:04:29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Post by 白马银枪
那么林老大:我想问一下。在赤壁之战之后曹仁江陵撤军之前这段时间荆州诸郡的分配情况是怎样的呢?望赐教。


白马兄,南郡没有搞定前,大家都沉浸在劳动、创收之中,还不到分红的时候。
回复 举报
2004-6-5 00:59:02

主题

好友

377

积分

县尉

林兄好文。
有一点:其实刘备担心迎战曹操胜率不大,故根本没有带部队参战,只是其个人(带少量卫队)跟随周瑜参加了赤壁之战。因此,当孙权军胜利进军收复荆州时,刘备取任何地盘都已经不能理直气壮。而正如兄所言是要借的。
很赞同兄说刘备南取四郡是孙权统一安排的。虽然刘备取后就安排人员管理,但是可能是得到孙权的临时同意的。因此后面还需要争取正式的同意。
回复 举报
2004-6-5 01:50:22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是燕京晓林兄吗?《江表传》的那一段说法我还没敢引,我怕确实有吴人专美的成分。陈志多处提到的是两军并力,但知道周瑜的水军起主要作用,刘备协同作战我想就可以了。我觉得只要能证明吴军始终起主导作用,吴军控制荆州就应该成立。当然,要是《江表传》的那一段也可以用来证明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刘备是否消极怠工暂不论,我想刘备、周瑜两人见面都没能产生好印象。
回复 举报
2004-6-7 00:50:0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燕京兄,

如果刘备在赤壁之战要真只带少量部队出战,那么那么多史书上也不会写什么孙刘两家共破曹操的了,《武帝纪》注引《山阳公载记》记载曹操从华容道撤退,后面追的就是刘备,可见关羽所言“乌林之役,左将军身在行间,寝不脱介,戮力破魏,岂得徒劳”并非虚言。
回复 举报
2004-6-7 01:01:4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借荆州数郡”之语出于《江表传》,此书于东吴之处夸张也不是一次了,当时刘备先借得周瑜南岸之地,后得南郡,就算把宜都算上,亦不过两郡罢了。而南取四郡时,孙权自己眼睛盯着合肥,周瑜望着南郡,东吴根本没余力兼顾四郡。刘备自然不会客气到等孙权,周瑜他们取得南郡,合肥后再谦让一番。问题出在孙权本来必得的合肥泡汤了,结果东吴白失去取得淮南之地的机会,再看刘备轻易下四郡,自然不顺眼了。

《鲁肃传》里也只言“求”三郡,而非“还”三郡,可见东吴是以三郡来抵南郡、宜都要求刘备。

刘备后于孙权会面,刘备的荆州牧得由孙权承认, 但同时孙权也因为自己官位太小,也让刘备表自己行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

刘备表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备领荆州牧,屯公安。(《吴主传》)
回复 举报
2004-6-7 18:42:43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借荆州数郡”之语出于《江表传》,此书于东吴之处夸张也不是一次了,当时刘备先借得周瑜南岸之地,后得南郡,就算把宜都算上,亦不过两郡罢了。而南取四郡时,孙权自己眼睛盯着合肥,周瑜望着南郡,东吴根本没余力兼顾四郡。刘备自然不会客气到等孙权,周瑜他们取得南郡,合肥后再谦让一番。问题出在孙权本来必得的合肥泡汤了,结果东吴白失去取得淮南之地的机会,再看刘备轻易下四郡,自然不顺眼了。

----《江表传》为吴专美是难免的,但我认为“借荆州数郡”与刘备“求都督荆州”大体是一回事。刘备向孙权求都督荆州,是要得名实相符,荆州牧应该有相应的荆土。这块“荆土”应该就是刘备所征之地,但双方在主权问题上发生争执,最后孙权采取鲁肃建议,把这块地方以借的方式让与刘备。周瑜死后才发生借南郡的事。

赤壁战前,周瑜向孙权要五万兵。孙权说“五万兵难卒合,已选三万,孤当续发人众为后援”。孙权没有想到周瑜打的那样轻松,所以他的续发人众就停了。图荆州是孙权的立国之策,合肥要次之的。孙权是对荆州问题安排好了,所以才把本来援荆州的兵改向合肥了。如果是乱争了,孙权合肥没拿下,看刘备取了四捃眼红,可眼红有什么用呢,刘备有了自己取来的四郡,那可是吃饱了撑的,还跑去向孙权求都督荆州,差点没让人给质在那里。

《鲁肃传》里也只言“求”三郡,而非“还”三郡,可见东吴是以三郡来抵南郡、宜都要求刘备。刘备后于孙权会面,刘备的荆州牧得由孙权承认, 但同时孙权也因为自己官位太小,也让刘备表自己行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刘备表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备领荆州牧,屯公安。(《吴主传》)

----《孙权传》说,孙权让诸葛瑾向刘备从求荆州诸郡,刘备敷衍,孙权说“此假而不反”。《资治通鉴》说“十四年冬,刘备表孙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会刘琦卒,权以备为荆州牧。十五年刘备去见孙权”。郝经也采取此说,只是将“权以备为荆州牧”改为“权表昭烈领荆州牧”。
回复 举报
2004-6-7 21:56:2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借荆州和都督荆州的确可以说为一事情,但南四郡为刘备所略后,刘备已经自立为荆州牧,其去见孙权为巩固两家关系,当然这是在孙权把妹子送去后,刘备才有了这胆量。

孙权在借南郡之后,才开始设置汉昌,任命程普为江夏太守,可见也是双方互相承认对方手中土地的所有权。

关于孙权是否增兵之事,陆机《辩亡论》有一句:“执鞭鞠躬,以重陆公之威;悉委武卫,以济周瑜之师。”可见孙权还是续发人众为后援的。

孙权传虽然说“假而不反”,但其派遣诸葛瑾也是从“求”荆州诸郡,《先主传》云“使使报欲得荆州”。刘备和孙权互封在下弄错时间了,多谢林兄指正。《后汉纪》:十四年,刘备以孙权行车骑将军,备自领荆州,屯公安。 七月,曹操征孙权。 那么看来在周瑜攻打南郡的同时,孙权已经承认了刘备的荆州牧。
回复 举报
2004-6-8 21:36:02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管兄,

通过《资治通鉴》来看,《江表传》“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就应该放在“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或“绸缪恩纪”下为妥。周瑜不得江陵,还不知道能不能赶走曹仁,故他不大会把南岸地分给刘备,当周瑜做了南郡太守,见刘备已占有四郡,也不大会再分地给刘备。刘备有了四郡,又得周瑜分的地,又做了荆州牧,他还急着去求孙权都督荆州就不可理解,而且孙权答应了他的要求益了地,可这地又不是南郡。

黄祖就基本屯在夏口,没有能力统治南岸地了,周瑜也是江夏太守,他可以出入这一地带。曹操占荆州,以文聘为江夏太守。在那个讲实力的时候,你说南北江夏都为谁有?双方是怎么互相承认对方手中土地的所有权的呢?没有交换土地的记载,只有借地的说法。孙权对江夏、汉昌拥有所有权,可刘备对大多地方只有使用权。

陆机《辩亡论》上篇说“曹操率百万之师”,那有这么多呢?说周瑜以偏师战胜曹操。若真有”悉委武卫,以济周瑜之师”的事,那么周瑜分兵救甘宁就不应成问题,而且南下也不是没有力量了。这武卫是谁呢,能和陆公并列?似乎在写法上,武卫应在陆公前才对。

孙权说“假而不反”,是他认为的实际,派遣诸葛瑾说“求”荆州诸郡,是他认为应该客气的口气。就像今天借到钱的是爷,催还的是孙子。我要是负了债,债主多半会说他手头最近有些紧,需要用钱,而不会说让我还钱。我会考虑他的客气,而还给他的。他要是说我借了好几年了,怎么还不还呀!那我就会告诉他继续耐心等着吧。

《资治通鉴》说,建安十四年十二月,周瑜走曹仁,为南郡太守,刘备、孙权互表,《孙权传》没说互表,但时间顺序基本同《资治通鉴》。看来这与《后汉纪》的说法有出入,不审孰是。
回复 举报
2004-6-9 22:02:1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不知道《资治通鉴》又是考何史料?也有可能是: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

公安城为新造,又是武陵地界,周瑜在攻打南郡的同时,刘备建造公安不无可能。

江夏南部在赤壁之战为刘琦所有,其后被东吴凭“实力”占据,算拥有所有权,那么刘备的南郡等地何尝不是凭”实力“得来,要是刘备没点力量,孙权又怎么肯承认其有所谓“使用权”。

孙权说“假而不反”是从他角度认为,而在刘备眼里可未必认为是借了,同样在《程普传》里却说权分荆州与刘备,是为两家分荆州。
回复 举报
2004-6-10 21:35:40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管兄,

司马光可能看到更早的本子,与我们现在看到的不同;他还可能看到一些裴注的原著;就算他看到的与我们看到的基本相同,他也可能根据《江表传》“周瑜为南郡太守”这句话将裴注的事的时间向后挪。

既然周瑜是在为南郡太守时分地给刘备,此前也就没有分地这回事了。

赤壁之战时,江夏南部哪些地方为刘琦所有呢?刘备的南郡是凭“实力”得来?兄下面不是说是孙权分的吗?刘备当然不可能一点力量没有,要是废物一个,孙权还要与他连和,那指定是脑子进水了。但刘备的力量显然次于孙权,只好暂委曲求全,忍受接受孙权分给的“使用权”,等待来日方长。

孙权认为的“借”,刘备当初是默认的。刘备的荆州地都是他凭实力弄来的,没有求过孙权什么,孙权要知好歹,也就没理由去向刘备求什么,人家没求过你,你求人家什么呢?刘备很轻松就会回答,我辛苦所得,还要用来统一中原,干嘛给你呢?郝经《续后汉书·鲁肃传》记,“鲁肃、关羽单刀俱会,肃数责羽以不返三郡”。

《程普传》里说权分荆州与刘备,这说明孙权为盟主,操分配大权,但分的是所有权还是使用权,我不清楚。但综合来看,我觉得孙权分给刘备的应该是使用权。
回复 举报
2004-6-10 21:52:2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要论时间《后汉纪》比裴注都早,而《资治通鉴》是宋代,《续汉书》是元代,要是无佐证就采信,那么在下上次讨论刘备南征四郡的时间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拉《资治通鉴》得了。 :p

以《后汉纪》时间记载,刘备在周瑜攻打南郡前就以孙权行车骑将军,备自领荆州,屯公安。当时曹操又正好到合肥一线,想必孙权也忙于应付,又加东面江陵尚在苦战,于是只好和刘备一个领荆州,一个行车骑。

又《刘巴传》云:曹公辟为掾,使招纳长沙、零陵、桂阳。注引《零陵先贤传》曰:曹公败於乌林,还北时,欲遣桓阶,阶辞不如巴。巴谓曹公曰:“刘备据荆州,不可也。”公曰:“备如相图,孤以六军继之也。”

这时候刘巴嘴里刘备据有的荆州是那里那??怎么不说孙权据有,可见当时刘备的军队早就南下渗透三郡了。

孙权见到刘备取得益州,自然眼红,当然想分一杯羹,于是又拿荆州问题来。刘备当时远在成都,也不想和孙权翻脸,只好许个凉州诺言来搪塞,毕竟说辛苦所得,还要用来统一中原的话要出人命的。 :icon11:

既然是“分”,那就不是“借”了,要不《程普传》大可说孙权借荆州于刘备。此话兄于在下理解不同,无法强求共识。
回复 举报
2004-6-10 23:50:01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管兄,

袁宏的《后汉纪》,裴松之也注引过,怎么这事没有注引呢?如果相信《后汉纪》的说法,《三国志》的就得改。《资治通鉴》、《续后汉书》在时间上都与《三国志》一致,没有采纳《后汉纪》的说法。在无法证明的情况下,我暂只能相信多数史家的看法,尽管有时真理在少数人手里。

“以《后汉纪》时间记载,刘备在周瑜攻打南郡前就以孙权行车骑将军,备自领荆州,屯公安。”《后汉纪》上还有这样的记载?

讨论问题的基本原则就是非常简单的理论联系实际。刘巴说的“刘备据荆州,不可也”,就真是他说的,也可能说的是错话,否则就是写的人写错了,因为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相信刘巴的,就得改陈寿等的。

“孙权见到刘备取得益州,自然眼红,当然想分一杯羹,于是又拿荆州问题来。”兄既然认为荆州都分完了,两家都明确了归属,还有什么荆州问题这时又拿出来呢?刘备没有从孙权那里求得什么,说上“辛苦所得,还要用来统一中原”有何不妥?说这话要出人命的,可不说这话,不也出人命了吗?

如果“分”了荆州的所有权,双方很多人就都知道这事,那孙权后来又对吕蒙提鲁肃借地的事,那不是自相矛盾吗?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29 , Processed in 0.06908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