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431|回复: 8

【文章】三国国格法理地位

[复制链接]
2004-5-12 08:48:2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曹丕以魏代汉,刘备自号继汉,孙权称尊偏安,三国的立场各有不同。
 
  牛顿提过,如果要说能比笛卡儿等人看得远些,那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上。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目光短浅,只能看到眼前的沙砾,有的人却能看得比较远,还能前瞻流离的贝壳,这完全是因为所站的角度或是所持的观点有所不同而有不同。
 
  汉末皇位动荡不安,引起群雄逐鹿,其中的奥秘,就涵意很深。有的人主张继承说,像是用血统来入继大统;有人强调能力说,以贤能来取而代之;或有人提倡功劳说,凭贡献来论天下;至于说什么五德说,靠所谓的生克之勉强,大有人在。
 
  把范围局限集中亮点,以古代的逐鹿说为例,更能突显出特点。有一大夫自称已经耗时三刻不停地追杀此鹿,在最后眼看即将捕捉时,却发现此鹿早已被一士所射杀。于是此时便有争议,大夫主张的那是他所追逐的鹿,没有三刻的时间的及中伤在先,捕捉的机会岂轮到该士,而令其轻易下手?但士的说法颇不以万然,野生的鹿又无署名,怎能说是本属该大夫,只不过在意外的偶然中,巧遇负伤之鹿而已。
 
  解决此争议的方法有很多种,像是基本的以阶级高低,硬要士归还鹿给大夫,或是强调士无补捉权等,大夫与士虽同为贵族,但是其中之间还是有上下之分,尤其是在古代封建世界。或是走后门、讲关系,不管是士向大夫的上级关说,抑大夫向士的上级关切,由上而下的施压,也是其中之一的方法。
 
  由不是士或大夫的以外的第三者行仲裁之实,判断是非曲直,亦是可行。最基本的就是采用举证,在士大夫各说各话之下,由大夫及士各举其支持的证据,以确定所言是否属于道地正直之实或有虚伪隐匿之暪。不过这点不容易,有七分证据,胆敢说出十分满话的人大有人在,甚至于空口说白话,信口开河,并不少见。
 
  话说回来,大夫究竟追鹿只花一刻,还是用了三刻?人证可靠吗?还有士的获取方法是捡死尸或击毙而取,这也有想象空间。大夫有没有造成鹿的受创,士所取之鹿当真在疲惫之下受死,大夫只用追逐就可称据有所有权吗?士算侵权还是名正言顺?最重要的是,第三者有无能力去鉴别士大夫的证据?
 
  在适当的调查及研究,第三者也许可轻立规则,而命令士大夫遵守,但要双方都能信服,这就牵扯到智慧与公正。这无关独裁或严厉,而是背后寓含诚意正心的意义。比方说秉持「无主物先取先赢」原则,一方面厘清大夫未因追逐而获取此鹿之所有权、处置权,二方面确保所有权的不溯即往,保护士不因前手的干涉而丧失拥有此鹿,三方面又建立起尔后同类事件的恪守方针,不但争一时也争千秋。
 
  正因桓灵腐败后已失其鹿,所以英雄辈出,莫不以先取先赢为己任。若还在梦想坐等入继大位,或是标榜过去的努力,只要是久缺临门一脚,为山千仞,犹功亏一篑。上帝不但站在大炮多的一边,还会把开门的机会保留给坚持到最后的人。
 
  因此刘备号称皇室血统,并不足以合理当然继承,起码汉献帝也有后代,山阳公的四个儿子,血统都比刘备更具正统,但是汉室倾圮,桓灵以来而失天下,血统虽是荣耀也是蒙羞。可惜的是,还有人迷信这种贵族血统,比方伪托周瑜四世三公,或是小资高人一等云云,把封建时代时地主的儿子一定是地主的观念,正是这种正统的迷思。周瑜若是贵族,刘备还是皇族,但这不过只是代表过去,大夫所宣称逐鹿三刻也是过去。
 
  汉失天下,曹丕所篡之天下几乎都是曹操血汗所立江山,正是最后拾鹿之士,虽然力出不比士大夫,但确为最终对鹿持有权人。至于孙权,倒不是说无权争利,就法理来说,也有资格逐鹿,但是有能者居之,若不是屡败合肥或受阻于荆州,孙权亦能逐鹿中原。偏安绝非孙权所望,只不过打不赢,无力进军中原,野望就只剩偏安。
 
  「研阅以穷照,驯致以绎辞」如此而已。
 
回复 举报
2004-5-12 12:45:21

主题

好友

92

积分

布衣

我的看法

我也认为曹丕啥也不是,往后就更不用提了,刘蝉也一样,都是上一代打下的江山。像这2种人是垃级
回复 举报
2004-5-12 19:13:45

主题

好友

1226

积分

太守

我觉得讨论魏蜀吴的正统合法性是没有意义的,历史只有一种标准:成王败寇
仅就凌云兄的看法来说,魏代汉究竟算不算“篡”?如果跳出今人的标准,而以古代的道德宣传看,我觉得依然不能逃脱“篡”的嫌疑。
如果真要象凌云兄所说,汉已经彻底丧失了其正统性,那么朝代的更替应当是以劝进的形式进行,比如说万民上书、无人再以汉民自居。而实际上是以禅让的形式实现,而以普通观点看,这种形式的潜台词是前任君主的合法性和正统性,也就是说曹丕政权对其正统地位的承认,对其普遍代表性的承认,这种政权更替方式显示了曹丕对自己代汉的合法性是有疑问的,所以必须通过这种合法的形式进行,以点缀自己。
“汉失天下,曹丕所篡之天下几乎都是曹操血汗所立江山”,这是不能成为合法理由的。首先必须明确,曹操是不是汉的臣子;其次,他的攻城略地是不是以汉朝的名义进行。如果答案是确定的,那他的行为就是职务行为。如果以古代观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他依然承认皇帝的合法性下,这是汉朝的土地,他的功劳并不能改变其所有权,从而据为己有;按现在的官念,更是如此,最简单的就是商务活动中,一个公司的职员不论你贴了多少私房钱,费了多大心血,只要你是公司的名义进行,任何法官的判决都是一样的,一切收益只有公司有合法的拥有权,而永远不会是个人。
也就是说,不论再怎么开脱,在曹丕的强迫下,汉献帝被迫退位,曹丕无法逃脱“篡位”的评价。
回复 举报
2004-5-12 21:39:1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如果认为汉魏不是篡位,那么魏晋也可视作合法了,曹丕所找到的禅让之策,只是为其后代丢掉江山找个榜样罢了。
回复 举报
2004-5-13 09:00:1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依法办理

 
  曹操高举汉旗,正是以汉官平叛,曹丕以汉臣篡汉,着无庸议。
 
  因此对应于现在,这种职务行为,可视为法人授权的机关代行,效力视同本人。若以前述公司为例,个人的任何商务活动,不管贴多少私房钱,所造成的权利、义务、利益或损失,全部视为归于公司而不归于个人。针对何者为有权行为,法律观念正确。
 
  至于首帖之例,大夫逐鹿,士拾鹿,曹操打天下,而曹丕称帝得天下,即以大夫比曹操,士比曹丕。就法理而言,倒不是因为江山来自于曹操而曹丕当然继承,因为这并不足以构成合法理由,前面以大夫逐鹿,就是旨在说明此一道理,也就是曹操虽以汗血所立江山,正如大夫费时三刻而逐鹿,并不构成「所有权」的凭据。
 
  话说回来,汉献帝虽为董卓所立,但是后为曹操承认,一个被权臣所扶木偶,基本上就是汉失天下,换成现在的话,有点类似「借壳上市」。
 
  秦失其鹿而天下群雄共逐,此为汉初,但是汉末也是,失其天下,而群雄并起,故以最终持有者而宣示主权。
 
  虽是现在的想法,但是也适用于古代。
回复 举报
2005-9-28 18:05:24

主题

好友

44

积分

布衣

楼上所言极是。汉末的腐败和黑暗,好像有人视而不见啊。恐怕是害的心病吧 :icon14:
回复 举报
2005-9-28 18:17:38
风萧萧易水寒 该用户已被删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5-9-28 18:42:00

主题

好友

101

积分

布衣

其实汉朝已经没有正统之言了,汉朝末天下之乱,民不聊生,我想百姓应该没有多少支持汉朝皇帝了吧。
对于魏蜀吴,这三国的领导人都是割据军阀,如果谁能一统天下,那么正统就属谁。就三国中实力而言,魏定强于蜀和吴,而蜀又最弱小,因此在军事和经济上都逊于其它两国的蜀国要维持其三国鼎立的势头,就必然要寻求政治上的优势,于是就利用其领导人汉氏宗亲的身份继承汉氏血统,但究其正统而言,汉氏已不能作为天下之正统矣。
回复 举报
2005-9-29 12:19:51

主题

好友

44

积分

布衣

Post by 风萧萧易水寒
愚者以为凌云所言甚当

现今公司清理,原挂名公司或挂靠政府机关公司多为原创立者所有,以示公允之意,正所谓曹操血战之江山,不能因为其原名义上挂靠政府机关,就能剥夺其所有权

故以魏代汉与以晋代魏,相差甚远,不可同日而语


有何不同?依你的意思,我看刘邦也是贼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52 , Processed in 0.06068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