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799|回复: 8

【史料】 蜀汉帝国反击战之三──话说东吴盗匪帝国

[复制链接]
2004-4-30 10:08:4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前言
 
  生平的作风与实际的行为可由真正的事实来判断,夸大的自称或是巧言令色的遮掩,终究会被揭露虚伪面具下的真面目。
 
  江东孙权对蜀汉帝国予取予求,争夺三郡、袭杀关羽的行为,其来有自。就以孙坚、孙策及孙权等三人细说从头,彻底探讨江东的盗匪传统。
 
  一
 
  孙坚是个受汉朝俸禄的地方官员,曾扫平地方叛贼有功。《三国志.吴书.孙坚传》:「会稽妖贼许昌起于句章,自称阳明皇帝,与其子诏扇动诸县,众以万数。坚以郡司马募召精勇,得千余人,与州郡合讨破之。是岁,熹平元年也。刺史臧旻列上功状,诏书除坚盐渎丞,数岁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时长沙贼区星自称将军,众万余人,攻围城邑,乃以坚为长沙太守。到郡亲率将士,施设方略,旬月之闲,克破星等。周朝、郭石亦帅徒众起于零、桂,与星相应。遂越境寻讨,三郡肃然。汉朝录前后功,封坚乌程侯。」
 
  不论是镇压黄巾贼及敉平地方叛逆,孙坚身为汉吏,严格打击地方称王称孤势力,确实相当称职。如果孙坚此时就不幸死去,归纳其前半生的事绩,可谓忠臣爱国。可惜孙坚的后半生,肇端江东盗匪集团,也为后代孙氏子孙开创偷蒙拐骗的传统。
 
  《后汉书.献帝纪》:「孙坚杀荆州刺史王叡,又杀南阳太守张咨。」孙坚此时的官位也不过是长沙太守,却擅杀长官及同僚,不但以下犯上,而且罪状形同叛乱。刺史本来是中央政府设置用来监督地方官员,代表皇帝对州郡的统治。《汉旧仪》:「诏书旧典,刺史班宣,周行郡国,省察治政,黜陟能否,断理冤狱,以六条问事,非条所问,即不省。一条,强宗豪右田宅踰制,以强陵弱,以众暴寡。二条,二千石不奉诏书、遵承典制,倍公向私,旁诏牟利,侵渔百姓,聚敛为奸。三条,二千石不恤疑狱,风厉杀人,怒则任刑,喜则任赏,烦扰苛暴,剥戮黎元,为百姓所疾;山崩石裂,妖祥讹言。四条,二千石选置不平,苟阿所爱,蔽贤宠顽。」后来刺史还发展到掌握一州的政治、军事、行政及司法等大权,曹操公开驱逐中央官员,为的就是争夺兖州刺史一职。
 
  郡县制的地方组织则是州辖各郡,以荆州而论,《资治通鉴》引《后汉书郡国志》:「荆州部南阳、南郡、江夏、零陵、桂阳、长沙、武陵七郡。《汉官仪》以章陵足为八郡。」也就是荆州刺史可辖长沙及南阳等八郡,但是孙坚却以长沙太守身分,枉杀荆州刺史,残杀南阳太守。
 
  先看孙坚偷杀荆州刺史王叡的过程,罪名是无知罪。《吴录》:「叡先与坚共击零、桂贼,以坚武官,言颇轻之。及叡举兵欲讨卓,素与武陵太守曹寅不相能,杨言当先杀寅。寅惧,诈作案行使者光禄大夫温毅檄,移坚,说叡罪过,令收行刑讫,以状上。坚即承檄勒兵袭叡。叡闻兵至,登楼望之,遣问欲何为,坚前部答曰:『兵久战劳苦,所得赏,不足以为衣服,诣使君更乞资直耳。』叡曰:『刺史岂有所吝?』便开库藏,使自入视之,知有所遗不。兵进及楼下,叡见坚,惊曰:『兵自求赏,孙府君何以在其中?』坚曰:『「被使者檄诛君。』叡曰:『我何罪?』坚曰:『坐无所知。』叡穷迫,刮金饮之而死。」再看孙坚无礼跋扈斩张咨,罪名是讨贼不力。《三国志.吴书.孙坚传》:「南阳太守张咨闻军至,晏然自若。坚以牛酒礼咨,咨明日亦答诣坚。酒酣,长沙主簿入白坚:『前移南阳,而道路不治,军资不具,请收主簿推问意故。』咨大惧欲去,兵陈四周不得出。有顷,主簿复入白坚:『南阳太守稽停义兵,使贼不时讨,请收出案军法从事。』便牵咨于军门斩之。郡中震栗,无求不获。」
 
  虽然杀牛请酒,非常礼遇,等到酣酒饱食时,使用武力收押禁锢,然后牵出门外斩杀。堂堂的南阳太守,就这样被同僚长沙太守捉起来杀掉,好像是强盗闯空门后,缚绑无辜人质,然后托罪杀死。后来袁术接任张咨之缺,才当南阳太守,并表孙坚领豫州刺史。
 
  照说汉末黄巾大乱,被派兵平定后,应该就万事太平;后来虽有地方势力拥兵称王称孤,但也差不多被汉朝军队派兵镇压,所以也不应该再有战事。但是汉朝后来却因战乱连连,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原因可追究起这些逆臣贼子的发动战争,因为民变及内乱都已平定,却再有战争,野心家难辞其咎。
 
  孙坚击黄巾米贼、镇许昌及区星、讨董卓乱臣,都是忠于国家;但是杀荆州刺史王叡、斩南阳太守张咨、攻击荆州刘表,已形同盗贼。
 
  二
 
  孙策听命袁术,攻击庐江太守陆康,起冲突的原因之一也很离奇,《三国志.吴书.孙策传》:「策昔曾诣康,康不见,使主簿接之,策尝衔恨。」不被接见,于是就可构怨,就好像刘备求见督邮不成,就缚绑督邮,吊起来棒打二百下,可见《三国志.蜀书.先主传》:「督邮以公事到县,先主求谒,不通,直入缚督邮,杖二百,解绶系其颈着马。弃官亡命。」孙策带兵侵略庐江太守陆康,又渡江攻击扬州刺史刘繇,悉数得逞。《江表传》:「策渡江攻繇牛渚营,尽得邸阁粮谷、战具,是岁兴平二年也。时彭城相薛礼、下邳相笮融依繇为盟主,礼据秣陵城,融屯县南。策先攻融,融出兵交战,斩首五百余级,融即闭门不敢动。因渡江攻礼,礼突走,而樊能、于麋等复合众袭夺牛渚屯。策闻之,还攻破能等。」
 
  这几场孙策发动战争的性质,彷佛是有组织的盗贼,聚众起兵攻打朝廷命官。而孙策战争的收获,包括「粮谷、战具」、「获男女万余人」,这等于是杀人越货。黄巾叛贼起兵攻打汉朝保护的城市,劫杀人民,掳掠男女,抢夺财货。孙策的行为呢?率领武装士兵,攻打汉朝保护的城市,劫杀人民,掳掠男女,抢夺财货。发动战争的行为及目的,孙策与黄巾贼比较起来,差异似乎很小。
 
  从孙策攻打严白虎一事,更可看见孙策的残忍。《吴录》:「策自讨虎,虎高垒坚守,使其弟舆请和。许之。舆请独与策会面约。既会,策引白刃斫席,舆体动,策笑曰:『闻卿能坐跃,剿捷不常,聊戏卿耳!』舆曰:『我见刃乃然。』策知其无能也,乃以手戟投之,立死。舆有勇力,虎众以其死也,甚惧。进攻破之。虎奔余杭,投许昭于虏中。」严白虎派其弟严白舆停战请和,孙策答应,但是在面会时,先用白刃砍席来吓人,孙策最后却用手戟射杀严白舆。孙策不仅违反不斩来使的原则,而且还当场翻脸杀人,行事要多光明磊落也不尽然,孙策根本就不打算停战讲和。
 
  而偷袭刘勋的阴谋更是卑鄙的污点,先骗后打,说的一套与作的一套名实不符,典型的虚伪诈佞。孙策派使者携带珠宝厚币,并且假意劝刘勋出兵,《三国志.魏书.刘晔传》:「孙策恶之,遣使卑辞厚币,以书说勋曰:『上缭宗民,数欺下国,忿之有年矣。击之,路不便,愿因大国伐之。上缭甚实,得之可以富国,请出兵为外援。』勋信之,又得策珠宝、葛越,喜悦。」具体的细节如下,《江表传》:「时策西讨黄祖,行及石城,闻勋轻身诣海昏,便分遣从兄贲、辅率八千人于彭泽待勋,自与周瑜率二万人步袭皖城,即克之,得术百工及鼓吹部曲三万余人,并术、勋妻子。表用汝南李术为庐江太守,给兵三千人以守皖,皆徙所得人东诣吴。贲、辅又于彭泽破勋。勋走入楚江,从寻阳步上到置马亭,闻策等已克皖,乃投西塞。至沂,筑垒自守,告急于刘表,求救于黄祖。祖遣太子射船军五千人助勋。策复就攻,大破勋。勋与偕北归曹公,射亦遁走。策收得勋兵二千余人,船千艘,遂前进夏口攻黄祖。时刘表遣从子虎、南阳韩晞将长矛五千,来为黄祖前锋。策与战,大破之。」
 
  《吴录》载策表:「臣讨黄祖,以十二月八日到祖所屯沙羡县。刘表遣将助祖,并来趣臣。臣以十一日平旦部所领江夏太守行建威中郎将周瑜、领桂阳太守行征虏中郎将吕范、领零陵太守行荡寇中郎将程普、行奉业校尉孙权、行先登校尉韩当、行武锋校尉黄盖等同时俱进。身跨马栎陈,手击急鼓,以齐战势。吏士奋激,踊跃百倍,心精意果,各竞用命。越渡重堑,迅疾若飞。火放上风,兵激烟下,弓弩并发,流矢雨集,日加辰时,祖乃溃烂。锋刃所截,猋火所焚,前无生寇,惟祖迸走。获其妻息男女七人,斩虎、(狼)韩晞已下二万余级,其赴水溺者一万余口,船六千余艘,财物山积。虽表未禽,祖宿狡猾,为表腹心,出作爪牙,表之鸱张,以祖气息,而祖家属部曲,扫地无余,表孤特之虏,成鬼行尸。诚皆圣朝神武远振,臣讨有罪,得效微勤。」
 
  用计骗开刘勋的主力,然后趁皖城武力空虚时,孙策与周瑜联合使用重兵二万人,偷袭皖城得手。这根本不叫打仗,而是强盗,孙策与周瑜并未与原本的皖城的武装部队相交战,而是像狼虎入羊群一样,使用军队用暴力来对付没有武装的人民,此种强盗行为,恰如盗贼大肆侵掠,虽用调虎离山后,乘虚而入,但本质形同抢夺。后来刘勋部卒离散,最后投降曹操。孙策还扬扬得意,如同盗匪自诩战果丰收,计有捕获袁术的孤儿寡妇共七人,斩杀二万余首级,淹溺一万余人,掠夺部曲三万余人,得到船只六千余艘,财物堆积如山。
 
  就好像强盗把猎物家中的男丁骗出后,不但恁杀剩下的抵抗,还捕捉其妻儿,掠夺家中财货。孙策及周瑜等所谓江东英雄,净干些盗贼勾当。至于滥杀官吏方面,果然孙策有孙坚的遗传,《江表传》:「初,吴郡太守许贡上表于汉帝曰:『孙策骁雄,与项籍相似,宜加贵宠,召还京邑。若被诏不得不还,若放于外必作世患。』策候吏得贡表,以示策。策请贡相见,以责让贡。贡辞无表,策即令武士绞杀之。贡奴客潜民间,欲为贡报雠。」堂堂的吴郡太守,就这样被绞杀,孙策连罪名都懒得假托,气焰凌人,难怪后来被许贡门人复仇。
 
  三
 
  孙权为拥兵自重,展开大规模的剥削。
 
  或胁取,《三国志.吴书.陆逊传》:「遂部伍东三郡,强者为兵,羸者补户,得精卒数万人,宿恶荡除,所过肃清,还屯芜湖。」或诱降,《三国志.吴书.全琮传》:「招诱降附,数年中,得万余人。」或强夺,《三国志.吴书.朱然传》:「使部伍吴、会二郡,鸠合遗散,期年之闲,得万余人。」或俘虏,《三国志.吴书.孙权传》:「逊随轻重以兵应拒,自正月至闰月,大破之,临陈所斩及投兵降首数万人。」或招募,《三国志.吴书.潘璋传》:「权奇爱之,因使召募,得百余人,遂以为将。」或料取,《三国志.吴书.胡综传》:「使综料诸县,得六千人,立解烦两部。」
 
  对人民征役入伍,巧取豪夺的下场,造成社动荡不安。《三国志.吴书.骆统传》:「三军有无已之役,江境有不释之备,征赋调数,由来积纪,加以殃疫死丧之灾,郡县荒虚,田畴芜旷,听闻属城,民户浸寡,又多残老,少有丁夫,闻此之日,心若焚燎。思寻所由,小民无知,既有安土重迁之性,且又前后出为兵者,生则困苦,无有温饱,死则委弃,骸骨不反,是以尤用恋本畏远,同之于死。每有征发,羸谨居家重累者先见输送。小有财货,倾居行赂,不顾穷尽。轻剽者则迸入险阻,党就群恶。百姓虚竭,嗷然愁扰,愁扰则不营业,不营业则致穷困,致穷困则不乐生,故口腹急,则奸心动而携叛多也。又闻民闲,非居处小能自供,生产儿子,多不起养;屯田贫兵,亦多弃子。天则生之,而父母杀之,既惧干逆和气,感动阴阳。」东吴之所以比曹魏及蜀汉还辛苦的原因,正在其强夺人民的暴行,苛刻而不留余地的处分,物极则必反。
 
  比方「终身为兵,不得退伍」的特色,规定人民必需从军而战死,不得从事为己的生产事业。司马懿征辽东,归师后还有解甲还兵,计有一千多名六十岁以上的人,《晋书.宣帝纪》:「乃奏军人年六十已上者罢遣千余人,将吏从军死亡者致丧还家。」《三国志‧蜀书‧宗预传》:「卿七十不还兵,我六十何为不受邪?」表示蜀汉亦有还兵制度,所以宗预才有此言。但是东吴却没有松绑的宽宥,逼迫之残,比盗匪还狠,《三国志.吴书.骆统传》:「且又前后出为兵者,生则困苦,无有温饱,死则委弃,骸骨不反,是以尤用,恋本畏远,同之于死。」
 
  不但终身当兵,而且世代为兵,孙权逼百姓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惜妻离子散。《三国志.吴书.陈表传》:「空枉此劲锐以为僮仆,非表志也。皆辄料取以充部伍。所在以闻,权甚嘉之。下郡县,料正户羸民以补其处。表在官三年,广开降纳,得兵万余人。」《三国志.吴书.贺邵传》:「百姓罹杼轴之困,黎民罢无已之求,老幼饥寒,家户菜色,而所在长吏,迫畏罪负,严法峻刑,苦民求办。是以人力不堪,家户离散,呼嗟之声,感伤和气。又江边戍兵,远当以拓土广境,近当以守界备难,宜特优育,以待有事,而征发赋调,烟至云集,衣不全裋褐,食不赡朝夕,出当锋镝之难,入抱无聊之戚。是以父子相弃,叛者成行。」
 
  《三国志.吴书.孙权传》:「十二年,西征黄祖,虏其人民而还。十三年春,权复征黄祖,祖先遣舟兵拒军,都尉吕蒙破其前锋,而凌统、董袭等尽锐攻之,遂屠其城。」像打草谷一样,去外地掳掠人民,又屠城杀戮,孙权没有辜负孙坚及孙策的盗贼传统。
 
  赤壁战后,刘备以武力取得荆南四郡,但是孙权不顾与刘备之间的联盟关系,突发其想开始争三郡。《三国志.吴书.孙权传》:「遂置南三郡长吏,关羽尽逐之。权大怒,乃遣吕蒙督鲜于丹、徐忠、孙规等兵二万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使鲁肃以万人屯巴丘以御关羽。权住陆口,为诸军节度。蒙到,二郡皆服,惟零陵太守郝普未下。会备到公安,使关羽将三万兵至益阳,权乃召蒙等使还助肃。」这代表孙权看上眼后,就直接派长吏接管三郡,也不管那三郡本来是属于刘备;好比没有所有权的贼匪,随便指着一块别人的土地或房舍,就认为是贼匪应有的权利。结果刘备不肯时,孙权就派吕蒙率二万人来攻打,再派鲁肃领一万人支援;正如土地或房舍拒绝奉送给贼匪时,贼匪却以武力想来抢偷。
 
  袭杀关羽一事,更是把过错推给被害人。孙权趁关羽北伐襄樊时,派吕蒙偷袭荆州南郡,正如乘大人不在家,欺凌童叟老弱,不但霸占土城、夺占荆州、抢劫财物及掠取人民,然后再放话是「关羽大意失荆州」。所以故意替说失荆州是关羽大意的原故,而孙权偷袭只不过是不得已,因为有借口关羽骄傲,又不嫁女儿,所以应该杀死关羽,抢劫荆州,掠夺人民、土地、城池及财货等,歹徒满载而归乃因被害人太骄傲。盗匪就是盗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要说千错万错,都是草包关羽的错,孙权只不过是成功的侵略。
 
  《三国志.吴书.孙权传》:「遣将军卫温、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亶洲在海中,长老传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将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山及仙药,止此洲不还。世相承有数万家,其上人民,时有至会稽货布,会稽东县人海行,亦有遭风流移至亶洲者。所在绝远,卒不可得至,但得夷洲数千人还。三年春二月...卫温、诸葛直皆以违诏无功,下狱诛。」去海外掳掠人民,宛如打猎攫掠,把百姓当成猎物一样,强迫离乡背井,从别人窃夺而来。孙权对数千人还不满意,结果还杀死卫温及诸葛直,莫非成果要成千上万人以上才能满意?
 
  至于广设校事控制群臣,滥杀刑求以恐布治国,残酷不在话下,普通的盗贼匪徒,不过是一时,身为君主而大行盗贼匪徒,却是影响人民一辈子。
回复 举报
2004-4-30 13:37:01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刘备:咱汉家遭四百厄,被董贼、曹贼、孙贼等横加蹂躏。孤不度德量力,遂用猖獗,东奔西走,一心一意想把景升仁兄和季玉贤弟还保持的基业联合起来,再造辉煌。俺们兄弟亲如手足,共产共妻,烟酒不分家,我的就是他们的,他们的也就是我的,我们兄弟之间不分彼此,根本不存在谁偷盗谁的说。季玉贤弟,你说对吧!

刘璋:大耳兄,错了,说走嘴了,掌嘴两下(啪啪)。玄德大兄,你说的千真万确,一点不错。你是咱汉家二百年又王者兴,你是人民的大救星!你领导我们重整河山再翻身,小弟这回跟定你,把一棵红心和所有一切都无私献给你,粉身碎骨也心甘。小弟有半点假话,天打五雷轰,自操祖宗!

刘备:你祖宗也是孤祖宗,你操你祖宗,也是操孤祖宗,这不行,我们的祖宗,还得供着,谁也不能操!(大耳心里说,你操你妈可以。)

刘璋:愚弟失言,请求鞭笞五百。

刘备:鞭笞免了,孤以仁德信义行天下,不能乱用这等重刑,但你可再自掌嘴二十下,一定要轻点,意思意思就行了。

刘璋:谢长兄仁慈关照,自罚决不从轻,以示诚意,下不为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十、二十一、二十二……

刘备:住手,贤弟!都三十了,你看鼻子嘴都出血了……
回复 举报
2004-5-6 08:35:27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又见顾左右而言他,这倒是屡试不爽。
回复 举报
2004-5-6 09:48:21

主题

好友

2365

积分

持节都督

兄台过于偏激了......
回复 举报
2004-5-6 11:19:42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原作者 凌云雕龙
又见顾左右而言他,这倒是屡试不爽。


这不是顾左右而言他,这是纠偏,以毒攻毒。兵不厌诈,政治不讲道德,尤其在乱世里。这是这门行业性质所决定的,已经成为起码的常识。谁赢谁就是本事,谁被玩死,谁就是活该倒霉。书生做事要讲仁义道德,但书生以自己的行为标准去要求枭雄一类,那就迂腐到家了。三国群雄说白了,谁不在偷盗?只见孙氏父子偷盗邻居,怎就不见曹氏父子偷盗汉室,刘备偷盗宗亲?在这个行当,用仁义道德去衡量,没一个好货;若讲仁义道德,脑袋早成别人的祭祀品。
回复 举报
2004-5-6 14:22:19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黑白分明

 
  陈寿在《三国志》不乏「蜀大将诸葛亮寇边」、「蜀贼」、「吴贼」、「吴狗」,包括首帖的盗贼,理同陈志,也带有立场观念。不过举世皆贼,并非天下无贼。即使兵不厌诈,诈仍是诈,而难贴金粉饰。白起在长平坑赵卒四十余万,不管后人如何称赞或批评,但是白起本人自觉是用兵使「诈」、而且罪「该」万「死」,倒不是白起讲仁义道理,突然仁慈起来,而是白起深知「是非黑白」的观念及立场,绝不会为了嗜杀而为屠宰找借口。
 
  首帖虽云孙坚形同盗贼,但是也没少写孙坚忠于国家的事迹,向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非把一个人的优点贬得一塌糊涂,然后又把一个人的缺点高捧得天花乱坠。英雄可以马上得天下,但不能用刀剑收伏人心。这也是为什么曹操广招降将,使昔日的敌将变成卖命的手下;孙皓用法家严刑峻法,却收不到法治的效果。倒不是曹操讲道德而孙皓用法家不对,而是立场的判断不对,试想,曹操不懂残忍吗?法家严打政策有效又比无效多,但是曹操懂得适时收放,而孙皓却以为乱世必用重典,结果曹操为曹魏的开国奠基者,孙皓却是东吴亡国的凿墓人。
 
  这就是黑白不分的结果。
回复 举报
2004-5-6 15:01:10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兵不厌诈是指交战的双方,人家都降了,你屠杀人家,这还叫什么用诈。你连怎么用都不知道,这不是胡抡吗。曹操和孙皓那是两个脑袋,曹操虽也残忍,你见过他锯人头、剜人眼吗?所谓政治不讲道德,是指心里不讲,但嘴上还是要讲的。
回复 举报
2004-5-6 21:01:04

主题

好友

57

积分

布衣

:) 军师可否把盗匪改成军阀!因为曹刘孙三家皆是军阀或盗匪,不过军阀好听些!乱世奈何!
回复 举报
2004-5-10 01:37:43

主题

好友

120

积分

亭长

兵者,诡道也!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2:09 , Processed in 0.05545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