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186|回复: 22

【文章】 论曹操欲复肉刑之心态

[复制链接]
2004-4-30 09:54:3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对于满手血腥的人,称之个性残忍并不为过,纵使时代背景有所变更,但是人性善恶,古今皆然。
 
  在旧帖《蜀汉帝国反击战之三──话说东吴盗匪帝国》中,不少人颇不以为然,以为情有可原。其中不乏盛行「以污扯污」的乖谬观点,强辩在「举世皆贼」的氛围中,因为大家都作贼,所以世上就没有贼。就算左邻抢拐偷骗,右舍也抢拐偷骗,所以自己也动手抢拐偷骗,然后声称「抢拐无罪」、「偷骗有理」等,大有人在。好像狡辩成抢拐偷骗是合法行为,安分守己不犯抢拐偷骗反而变成违法犯罪。不过纵使人人都抢拐偷骗,但是抢拐偷骗还是坏事,不能因为「天下皆浊」而没有「自行独清」的打算。
 
  曹操是个生性残忍的人,从曹操屡次主动屠城就看得出来。屠城并非打仗的必要条件,战争也可以不屠城,蜀汉诸将如刘备、关羽、张飞、赵云及孔明等人用兵,就不标榜屠城。而且屠城多带贬义,受害者更多针对没有抵抗能力的老弱妇孺。虽然屠城不是曹操第一个发明,曹操也非屠城最狠的人,而且曹操采用屠城也带有宣传「不放弃以武力威胁」的恫吓,就军事用兵而言,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屠城还是不能因此贴金美化,粉饰得神圣不可侵犯。毕竟血流漂杵的颜色,永远是怵目惊心的鲜红色,人民是否牺牲性命,仍然取决于屠刀霍霍的砍杀。
 
  肉刑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效果仅次于死刑:主要有黥刑(刺面刻肤,或插眼叉颅)、劓刑(割鼻)、刖刑(砍足)及宫刑(割势);其它还有钳舌(断舌)、髡刑(拔光头发)及烙刑(烫灼身体)等,总之肉刑不是对囚犯切断肢体,就是割裂肌肤或五官的刑罚。
 
  但是曹操打算恢复肉刑,却遭到部属的反对,曹操最后不了了之。
 
  从乱世走向太平,本来曹操对社会的大方向有功,但是屠城与采用肉刑的手段残酷,却是曹操为人不仁。
 
  细看所有赞成肉刑的理由,几乎都是强词夺理,由此可见主张肉刑的人心险恶:
 
  狡辩一、肉刑是传统古法,今人应遵祖宗之法;
 
  狡辩二、不行肉刑,无以阻止歹徒犯罪,否则刑微罚轻而民恐不惧;
 
  狡辩三、肉刑可以增加劳动力,避免处罚死刑太多,而杀死太多人;
 
  狡辩四、如果废除肉刑会产生量刑空档,即判死刑则太重,判笞刑则太轻,有中间量刑的需要。
 
  简答如下:古法不须全盘接受,应该有选择的择善去恶;若欲采刑罚预防原则,与其恢复肉刑来缩小死刑范围,不如扩大死刑范围以取代肉刑的镇慑;事实上教化又比恐吓为佳,孔文举云:「且被刑之人,虑不念生,志在思死,类多趋恶,莫复归正。」;再说有徒刑、流刑、易科罚金或延长刑期等变化,毋须为了执法的动脑量刑困难,而增加囚犯的身体伤残可能;若从宽宥而言,肉刑虽比死刑为佳,但是不行肉刑岂不更比肉刑为佳?王景兴云:「仁者不忍刑之惨酷,是以废而不用。」酷刑会失人心,着无庸议。
 
  主张肉刑的人残不残忍呢?意图断人脚、割鼻断舌、炮烙刺身等行为,纵使在古代都被视为不仁。这不能推责给时代背景,因为早在古代,即把肉刑认为酷刑残暴,商纣被认为暴君的行为,除了嗜杀取人性命外,还有大量使用肉刑,像是断肢、刖足、拔牙、剜眼、割舌、去耳、纹面、凿齿及炮烙等,至于脯刑(把活人作成肉干)、醢刑(把活人剁成肉酱)、「焚炙忠良」、「刳剔孕妇」及以对忠臣比干「剖心观窍」等更是惨绝人寰。商纣使用肉刑而被称为残暴,发生于商朝,曹操所处时代为汉朝,商朝是个比汉朝还要古老的年代,因此时代背景并不能作为酷刑的借口。
 
  或许曹操在拨乱反正有功,应该赞扬其优点,但是曹操重新欲使肉刑合法化,却是大开历史倒车,针对曹操的善行与恶为,优劣应该区别。万一被曹操得逞,天下普遍实施肉刑,其结果不外乎:
 
  到处可见断手断脚,或者公共场所能发现竹竿上高挂尸块示众,人民不是缺眼就是缺鼻,常常可听见被烧红铁钳烫炙的凄凉哀嚎,不时还有烤肉的焦味。因缺手少脚,行动就不便;而缺耳少舌后,学习就有困难。伤残人士谋生不易,连繁衍后代都乏人问津,仇恨的心理,不幸福的下场,悲哀的一生,饱受痛苦纒身,生不如死,只是逼迫刑余之人再度犯罪。
 
  短视者只见肉刑威阻犯罪之成效,却忘记暴政同时也丧失人心的归附,魏玄成曾以:「竭泽而渔,非不得鱼,明年无鱼;焚林而畋,非不获兽,明年无兽。」说明赶尽杀绝虽收一时之功,但是长期后患无穷。乱世可以有非常手段,但是太平则应用正当方法。或许曹操以为使用屠城利以逼降,运用肉刑可收严法,但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短暂的回复肉刑酷法,还不如长期的教化德治。
 
  社会总在进步,奴隶社会总是落后的时代,迈向文明才能进步。把人当畜牲的时代已经过去。《老子》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曹操主政左右天下大事,可以使人民安居乐业,也可以逼人民男盗女娼,关系系于曹操一念之间。究竟是为国为民,还是残暴不仁,全掌握在善恶心态。仁者不把自已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曹操欲使肉刑合法,打算野蛮兽行重现江湖,或许曹操已经忘了自己的身分与地位,曹操并不是动用私刑黑社会老大,曹操应该是政府官员领导,负有经世济民的重责。
 
  纵使曹操最后没有实行肉刑,但是仍然应该斟酌曹操欲复肉刑的打算。《韩非子》云:「齐王好衣紫,齐人皆好也。齐国五素不得一紫。齐王患紫贵,傅说王曰:『《诗》云:“不躬不亲,庶民不信。”今王欲民无衣紫者,王请自解紫衣而朝,群臣有紫衣进者,曰:“益远!寡人恶臭。”』是日也,郎中莫衣紫;是月也,国中莫衣紫;是岁也,境内莫衣紫。」曹操若好肉刑,就会影响其它人赞同肉刑,曹操若不好肉刑,亦能影响他人反对肉刑。上有所好,下必追随,曹操身为意见领袖,身教言教更应如履薄冰地战战兢兢。否则就会产生有人为求逢迎曹操,不惜巧言令色。当曹操只不过放风声「屠城可行」或「议行肉刑」,就开始会有人为「屠城应合理」脱辞、甚至高谈「肉刑为时代必须」等似是而非的反动,来由正因曹操所造成的风行草偃效应。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正因有高尚的人性,牧民者更应重视人的尊严,否则其行何有异于禽兽?曹操在欲复行肉刑此事,或有缺失。
 
回复 举报
2004-4-30 12:27:19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细看所有赞成肉刑的理由,几乎都是强词夺理,由此可见主张肉刑的人心险恶:

我可以提供一个“强词夺理,用心险恶”的嫌疑人名单(只列举比较有名的)

班固,仲长统,郑玄(汉朝) 王导 庾亮(东晋) 魏征(唐)朱熹(宋)
回复 举报
2004-4-30 12:47:1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活活

  随便抓一个,朱熹,就是曾经讨论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圣人,因此主张肉刑可挽救性命,也不足为奇。

  但首帖已云:「若从宽宥而言,肉刑虽比死刑为佳,但是不行肉刑岂不更比肉刑为佳?」
回复 举报
2004-4-30 12:57:23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若从宽宥而言,有期徒刑比死刑为佳,但是不是不实行有期徒刑就更佳了呢 :D :D

论述肉刑本不是单从宽一个方向来的,而是认为废除后不过宽则过严,不过严则过宽,建议去读读《后汉书》里面仲长统那段论述。
回复 举报
2004-4-30 13:34:00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早就看过了

  仲公理虽以:「肉刑之废,轻重无品,下死则得髡钳,下髡钳则得鞭笞…」
 
  但也建议参考首帖:「再说有徒刑、流刑、易科罚金或延长刑期等变化,毋须为了执法的动脑量刑困难,而增加囚犯的身体伤残可能。」
回复 举报
2004-4-30 14:17:21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徒刑是附加刑,最高是五年,流刑则根本没有入律,至于罚金,恐怕没有参考任何意义。
回复 举报
2004-5-1 17:08:48

主题

好友

24

积分

布衣

不错,曹操是一个非常残暴的人,但我觉得残暴并不表示不好,有时残暴对于曹操来说是好的
回复 举报
2004-5-1 22:07:15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曹操恢复肉刑,是针对汉文帝、景帝废弃肉刑后,改为打板子,结果不是太轻,就是太重。

肉刑虽然看似残忍,但有一大好处,就是执行的标准非常统一,剁脚就是剁脚,行刑的人总不敢连手一块剁。而打板子就不一样了,打100板子可以打死,也可以打得下半身瘫痪,也可以打成挠痒痒。同样判处杖责100,花钱了就打得轻,没钱花就可能赔上命,这对于刑罚的严肃性就有毁灭性的影响。

一种刑法,残忍不残忍是一方面,操作起来是否能够保证公正也是极端重要的,要不都成了滥刑。

因此用杖责取代肉刑,从司法角度看,是一种退步,因为其操作起来随意性太大,基本没有执法公正性可言。

到处可见断手断脚,或者公共场所能发现竹竿上高挂尸块示众,人民不是缺眼就是缺鼻,常常可听见被烧红铁钳烫炙的凄凉哀嚎,不时还有烤肉的焦味。因缺手少脚,行动就不便;而缺耳少舌后,学习就有困难。伤残人士谋生不易,连繁衍后代都乏人问津,仇恨的心理,不幸福的下场,悲哀的一生,饱受痛苦纒身,生不如死,只是逼迫刑余之人再度犯罪。

如果把肉刑改为杖责,那么有钱人、有权人就可以随意犯罪,因为杖责100不过是挠挠痒痒,而没钱的穷人,即使偷了邻居两个鸡蛋,也可能会被打成生活不能自理。
回复 举报
2004-5-3 11:34:0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单

 
  如果因为徒刑是附加刑,改为本刑即可;
 
  如果因为刑期限于五年,改增减刑期即可;
 
  如果因为流刑没有入律,改为入律即可;
 
  如果罚金没有意义,改为有意义即可。
 
  先别忙找徒刑的限制或流刑的入律,其实诏令大于律法,翻成白话就是「特别法优于本法」,这也是为何孔明等五子要共造「蜀科」,而不制「蜀律」,汉文帝的公布「讲话」,可以废除入律的肉刑,还有汉官判案「以儒代法」等,以上三例都是「特别法优于本法」之例,而毋须按律索罪。另外《秦律》与《汉律》皆有明文流刑,还有《汉律》罚金范围颇广,下至包括三人无故饮酒,上至「坐酎金」可失侯,翻成话就是三个人喝酒要罚钱,万一缴不出罚金,最高可剥夺爵位,刘备的祖先就是例子,没有刑期上下很难决定的问题。
 
回复 举报
2004-5-3 11:35:4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曹操欲复肉刑,正患无辞始止

 
  废除肉刑,不一定要用答刑。首帖已明:「再说有徒刑、流刑、易科罚金或延长刑期等变化…」
 
  没有人规定除了肉刑就是答刑,或者答刑一定可以易科罚金。    
回复 举报
2004-5-3 13:33:33

主题

好友

625

积分

县令

曹操的确以刑法重闻名诸侯,可是我赞成复议肉刑,它是想把肉刑代替笞刑。大家都知道,汉代以前的刑法都是惨不忍睹的。在文景之治时,汉景帝因为一个小女孩儿下决心废除了先前的刑法,其中有一条就是笞刑,俗称打板子。但是在三国时期,其实笞刑严酷性毫不比死刑差多少,通常人们被打板子打死,所以笞刑已经非改不可,在这件事上,曹操还是对的。
回复 举报
2004-5-4 10:09:06

主题

好友

397

积分

县尉

商纣之肉刑乃为后宫娱戏调嬉.岂可与操之意同日而语!残暴当然不好,但严正律法有何不可.断手,断脚,缺眼,缺鼻,缺耳,少舌又如何,操也想天下太平,鬼哭狼嚎岂是操想要的?所以,偶赞同操.
回复 举报
2004-5-4 11:23:18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回复: 简单

原作者 凌云雕龙
 
  如果因为徒刑是附加刑,改为本刑即可;
 
  如果因为刑期限于五年,改增减刑期即可;
 
  如果因为流刑没有入律,改为入律即可;
 
  如果罚金没有意义,改为有意义即可。
 
  先别忙找徒刑的限制或流刑的入律,其实诏令大于律法,翻成白话就是「特别法优于本法」,这也是为何孔明等五子要共造「蜀科」,而不制「蜀律」,汉文帝的公布「讲话」,可以废除入律的肉刑,还有汉官判案「以儒代法」等,以上三例都是「特别法优于本法」之例,而毋须按律索罪。另外《秦律》与《汉律》皆有明文流刑,还有《汉律》罚金范围颇广,下至包括三人无故饮酒,上至「坐酎金」可失侯,翻成话就是三个人喝酒要罚钱,万一缴不出罚金,最高可剥夺爵位,刘备的祖先就是例子,没有刑期上下很难决定的问题。
 



凌云JJ是不是对曹操要求太高?感觉就象批评曹操不用科举不懂民主一般。

几百年后的唐太宗贞观年间,上述条件已经完全满足,魏征建议下唐太宗还恢复了一次肉刑,废除时还遭到了萧禹陈叔达的反对。一个“英明神武”的皇帝和他的大臣尚且如此,几百年前的曹操以及同时代的人看不到这么远有什么奇怪,毕竟,真正做事和做事后诸葛亮不是一回事。
回复 举报
2004-5-4 12:08:4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哈哈

 
  若要问凌云雕龙对曹操的评价,当然是褒多于贬,习惯上是对好事说好话,见不善而批评,特别是针对曹操作战、用人及治国等,各篇多所著墨,旧帖甚多,比方《曹操的忠奸评价》就以曹操为忠、《曹操年表纪要》就以曹操功多于过云云、《外披法家的儒家曹操》就对曹操的以法治国多所赞扬。至于科举与民主,都不应是曹操可用的东东。
 
  唐太宗的「英明神武」灌了太多水分,寒萧公子曾有《贞观不如开皇》的描述,也就是唐太宗还不如隋炀帝,因此唐朝复用肉刑,也不足为奇,肉刑如果这么好用,当今各国盛世,更该广用肉刑,而非纷纷禁用肉刑。
 
  
 
  以下为寒萧公子对隋炀帝与唐太宗的比较。
 
  隋炀帝
 
  一、夺嫡
 
  二、疑命人杀隋文帝(无事证)
 
  三、对作乱的四弟、五弟礼遇未杀,甚至允其父子相聚,或带在身边,泽及三弟杨俊之子。
 
  四、出征出征吐蕃、吐谷浑、高昌、薛延陀、南诏、琉求等国
 
  五、被突厥尊为圣人克汗
 
  六、杀高颎
 
  七、三征高丽,无功而还
 
  八、奢侈但不荒淫
 
  九、信方士之言诛李浑一家
 
  十、信任道士潘诞配制长生不死药,但潘诞一提出要以童子髓入药之后,立即被杨广处死。
 
  十一、孙子被拥立为恭帝,不久被篡,亡国
 
  十二、篡他的是他的表弟李渊,李渊起义的口号是为杨广复仇,而非讨伐他。
 
  评价:千古暴君
 
  
 
  
 
  李世民
 
  一、夺嫡
 
  二、幽禁唐高祖李渊至死
 
  三、杀元吉,并娶其妃妾,杀其子嗣,包括襁褓婴儿。
 
  四、出征吐蕃、吐谷浑、高昌、薛延陀等国
 
  五、被突厥尊为天克汗
 
  六、毁魏征墓碑,赐刘洎自杀。(刘洎以忠直敢言闻名)
 
  七、亲征高丽,无功而还,再第三度出征筹备中身亡
 
  八、宫中多用金玉装饰,还大量挑选民女入宫,荒淫而兼奢侈
 
  九、信方士之言欲尽诛武氏,而且也因为张亮名字合了谶纬,杀死张亮、籍没其家。
 
  十、自称不信道教长生不死传说,结果却吃延年药而死。
 
  十一、死后儿子继位为高宗,不久被篡,亡国
 
  十二、被小老婆之一武媚所篡。
 
  评价:千古明君
回复 举报
2004-5-4 15:32:12

主题

好友

625

积分

县令

那和当时情况有关,肉刑比答刑从一定程度上轻得多了。
回复 举报
2004-5-4 18:03:16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凌云兄,

黥、劓、刖、宫、杀,是谓奴隶制五刑。
笞、杖、流、徙、杀,是谓封建制五刑。
现代仍然是五刑,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拘留、罚金。

纵观刑罚的发展,是一个愚昧到文明的进步过程。逐渐废除人身伤害的刑罚,逐渐向限制人身自由,改造犯人的方向发展。(死刑是一样的)

不过除了愚昧到文明,刑罚的发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处以刑罚的方式,由省钱,到费钱。把人脚砍了,一把刀,几秒种的事,一天处理一百个这样的犯人,也花不了多少人力物力。而同样的罪行,比如今天判处10年有期徒刑,那国家要在一个犯人身上花多少人力物力?

在人口锐减,经济萧条的三国时期,要是采用徒刑制,恐怕曹操手里还真没那么多粮食和狱警。

迁徙或者流放,同样要有押送的人员,而且送到地方后,地方官还要严加看管,费用同样不菲。流放一般到偏远地区,三国时期常年征战,如果把犯人流放到边境地区,说不定战事一起,就会被敌人掠走,武装起来反而杀本国的百姓。

其实流、徒两类刑罚,在当时的经济条件和政治形势下,根本不可能使用。

曹操所能选择的,只有肉刑和笞杖两类,两相比较,倒还是肉刑比较好操作,而且也更公平。
回复 举报
2004-5-4 19:04:45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回复: 哈哈

原作者 凌云雕龙
 
  若要问凌云雕龙对曹操的评价,当然是褒多于贬,习惯上是对好事说好话,见不善而批评,特别是针对曹操作战、用人及治国等,各篇多所著墨,旧帖甚多,比方《曹操的忠奸评价》就以曹操为忠、《曹操年表纪要》就以曹操功多于过云云、《外披法家的儒家曹操》就对曹操的以法治国多所赞扬。至于科举与民主,都不应是曹操可用的东东。
 
  唐太宗的「英明神武」灌了太多水分,寒萧公子曾有《贞观不如开皇》的描述,也就是唐太宗还不如隋炀帝,因此唐朝复用肉刑,也不足为奇,肉刑如果这么好用,当今各国盛世,更该广用肉刑,而非纷纷禁用肉刑。
 


得,先牵连进朱熹,再牵连进唐太宗,偶也不敢再说谁谁主张复过肉刑了,不然受这个连累的也未免太多了。:icon04: :icon04:

关于唐太宗,偶也懒得多说,说实话,翻案作到这个份上也过火了点……这也不是这个问题的主题所在,不妨把这个问题帖到历史区去讨论。

这个问题说得太多,扯累了,不说了。

最后给句偶的总看法,恢复肉刑是魏晋南北朝的一个大题目,自有其生长和消亡的土壤,JJ一味归结为某个人人品问题恐怕勉强得很。
回复 举报
2004-5-5 09:04:5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徒刑、屯田及笞刑

 
  秦朝及汉朝都有大量的流刑及徒刑,举其大者,建筑阿房宫其中「隐宫、徒刑者七十余万人」,也就是被处宫刑与徒刑的罪犯有七十余万人。李严也是因罪被徙放到边疆,没有赦免,不准回来,这种流刑,相当于没有时间限制的无期徒期。
 
  执法的终极目的在「为民」、纲举目张则树立法律的尊严,使民伏法、令法治国,而不在经济、省钱等小因素。如果因为费用太贵,而舍不得用刑,那么更改费用的负担,不就可行,像是国家不给粮,由罪犯耕田渔猎谋生,而且还要上缴收获给政府,不但地方干部要拿,而且还要上缴中央,这不就解决用刑的费用问题。这不是异想天开,著名的曹氏屯田,好听一点是开垦荒地,难听一点,则为变相的流刑或徒刑,按《三国志.魏书.卢毓传》:「帝以谯旧乡,故大徙民充之,以为屯田 。而谯土地硗瘠,百姓穷困。毓愍,上表徙民于梁国就沃衍,失帝意,虽听毓所表,心犹恨之,遂左迁毓,使将徙民为睢阳典农校尉。」
 
  曹操在收容流民而屯田,应当称赏,但是曹操也有逼迫原来地主,放弃原有土地,而达到徙民实边,包括汉中、淮南等地,无论如何,这种失去土地的人,状况只比流民好一点。曹操若愿给田,地主只是以地易地,要是曹操下令屯田,这些地主就变成无土的屯田客。
 
  不过话扯远了,回头来说,肉刑虽有其奴隶背景,但是当时就有很大的反弹,足见其时代倒退,而曹操也从善如流,不再坚持,毕竟曹操的目的在治国,不在用刑多费口水。曹操及孔明皆喜欢用棒杖(曹操设五色棒、孔明罚二十以上皆亲揽),但是用刑不公,就失曹操及孔明之意,因为用棒可以把脸打烂(黥刑)、用棒也可以敲掉鼻子(劓刑)、用棒也可以打断手脚(刖刑)、还有用棒也可以去势(宫刑),但是上级指示废肉刑,手下却复行肉刑,这就是手下邈视领导、暴行犯上、违反命令、动刑过当,因此这是执法的纪律问题,而非肉刑与笞刑孰佳的问题。
 
  否则用棒岂不更省钱,一棒执六刑(笞、黥、劓、刖、宫、死),经济又实惠。
回复 举报
2004-5-5 09:22:01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秦朝有徙刑,但那根本不是刑罚,而是暴政。70万人获刑,并非都是罪犯,而是暴政使然。曹操屯田迁徙人口,这些人也不是罪犯,也是暴政(当然屯田有积极的一面)。

抛开其他因素,当然杖、流、徙要优于肉刑,因为这些可以恢复,允许犯人改过。

但具体到某一时期,实行哪种刑罚,要根据经济、文明程度、治安等具体情况而定。所谓乱世用重典,不仅要惩戒犯人,还要惩戒世人,刑重一点也是为了治。

如果抛开具体情况,非要把笞杖和肉刑分出高下,就失去历史意义了。要不现代执行的五刑最文明,为什么中国历史上无任何一个朝代采用,跟罚金和拘留比,笞、杖也是暴行,那历史上任何一个统治者都是暴君了?
回复 举报
2004-5-5 10:42:22

主题

好友

625

积分

县令

刑法的比较基础在于社会的发展。可不能拿笞杖、肉刑拿到现在来比,社会层次不同,背景不一样,所以肉刑和笞杖也不是不能比较,只是在社会的同一个大背景下比较就可以知道孰优孰劣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58 , Processed in 0.0629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