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107|回复: 4

【史料】 赤壁以前东吴对荆州的蚕食状况

[复制链接]
2004-4-2 21:09:05

主题

好友

316

积分

县尉

“十一年,督孙瑜等讨麻、保二屯,枭其渠帅,囚俘万馀口,还备宫亭。江夏太守黄祖遣将邓龙将兵数千人入柴桑,瑜追讨击,生虏龙送吴。十三年春,权讨江夏,瑜为前部大督”

麻屯在南郡之东南,隔长江与陆水的长江入水口相望。而长沙郡最北的蒲圻、陆口就夹陆水的长江入水口而立。也就是说,麻屯-蒲圻-陆口的位置关系就如同汉水的长江入水口处的武昌-汉阳-汉口一样。

保屯在麻屯东,沿长江下行,在南郡最东面边界的州陵县之西南,隔长江与江夏郡西南边界的嘉鱼相望。

因此,在赤壁之前,东吴方在荆州所控制的地盘应是:从柴桑溯江而上,过广济后折入富水经下雉、阳新沿富水支流折向咸宁、沙阳,然后沿长江向西南行经嘉鱼、蒲圻,在陆口折入陆水南行,经崇阳至于下隽、通城,这样的路线所勾画出的折线与东南面东北-西南走向的幕埠山的直线所围成的不规则多边形。即荆州的江夏郡南部至长沙郡北部一带。

“以辽为荡寇将军,复别击荆州,定江夏诸县”

张辽所攻取的是江夏郡最北的诸县,自西向东分别是:平春侯国、信阳县、鄳县、轪侯国、西阳县。此数县皆在大别山-桐柏山一线以北,是刘表势力鞭长莫及之处。但张辽虽得此数县也无法越大别山来攻黄祖,正是因为大别山-桐柏山乃是荆州和豫州的自然地理分界线。

黄祖所控制的是江夏郡中部,以沙羡为其本城。因此当他“遣将邓龙将兵数千人入柴桑”时,是自西向东进攻。而周瑜并未“逆之”、“拒之”、“破之”的过程,就直接“追讨击”,就是因为周瑜部的驻地恐怕在柴桑西面。当周瑜得知“邓龙将兵数千人”去偷袭柴桑时,就引兵东行尾追邓龙部,于是从背后“追讨击”破邓龙部。如果周瑜部在柴桑以东的话,肯定得先迎头痛击邓龙部,迫使其撤退,才能转入追击。之后孙权西上进攻黄祖时,以周瑜为前部督,也正是因为周瑜的部队久在江夏,熟悉当地的地理环境的缘故。

赤壁之前,曹操入襄阳,刘备逃到刘琦的夏口。江夏郡西部比较靠近襄阳的安陆、云杜、竟陵、南新市、钟祥、应城、汉阳等县,纷纷降曹,曹操“乃以(文)聘为江夏太守,使典北兵,委以边事,赐爵关内侯”。而刘备-刘琦所能控制的地盘,不过是西陵-沙羡-鄂县所围成的小三角形而已。

赤壁之战后,曹操从乌林西走华容,退至江陵,而孙刘联军在后紧追不舍。不久,曹操退回北方,周瑜开始南郡攻略。而刘备则引兵南渡江,走江安-孱陵-临澧一线,攻打武陵郡的治所临沅。攻克后,即循临沅-汉寿-益阳一线,攻打长沙郡的治所临湘。攻克后分兵略定零陵、桂阳两郡。

而东吴方在荆州的地盘,趁着赤壁大捷的声势,当然不会缩小,只会扩大。在江夏郡南部地盘的北界到达了梁子湖-保安湖一线,在江夏郡西部,吴军先后攻取了汉阳、竟陵等靠南的县。到周瑜打下江陵之后,才陆续攻下云杜、钟祥等靠北的县。但石阳-应城-南新市一线以北,一直牢牢控制在文聘的手中。

长沙北部地盘的西界扩展到了扼守洞庭湖口的军事要冲巴丘(巴陵)。等刘备取长沙之时,双方的实际控制线应是以汨罗江北那条东西走向、汇入洞庭湖的小河(实在是不记得名字了)为界。而刘备取长沙后,孙权为了标明自己对这块地盘的所有权,就在建安十五年把它从长沙郡分了出来,立为汉昌郡,以鲁肃为太守治于陆口。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刘备分长沙立汉昌郡,而与孙权交换南郡的事。否则“分长沙为汉昌郡”就应出现在《先主传》里,而不是《吴主传》里了。而长沙郡的经济、政治重心在临湘以南,巴丘虽然重要,但对水军不强的刘备军来说,远不如对吴军重要。又兼这一小块地盘是从刘表时代起就属于东吴的,刘备本无借口收回。此时刘备实力还弱,于是就默认了孙权的行为。

佐证:“(周)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於巴丘病卒”。这次取蜀,刘备明令各部不让吴军过境,则在周瑜死前,巴丘就已在东吴的控制下。而巴丘已是汉昌西界,位于东吴西面的刘备不可能还控制着巴丘以东的地盘。刘备是在周瑜死后获得南郡的,就算如巴西马忠所说的拿汉昌换南郡,他也不会“预付货款”吧?只要周瑜还在一天,他就断不会同意把南郡交给(无论是借还是送)刘备。而周瑜正值壮年,刘备怎么可能知道他就要死呢,除非……!即使这样,他又怎么能肯定周瑜一死,孙权就一定会和他换呢(即使是汉昌换南郡,孙权也明显吃亏嘛)?所以他只可能“货到付款”。但周瑜一直控制着巴丘已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说,所谓“汉昌郡”这块地盘,一直就在东吴手里。历史上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什么“刘备以汉昌郡与孙权换南郡”的事。
回复 举报
2004-4-2 21:13:27

主题

好友

316

积分

县尉

这是俺很久以前的一封老回帖。本来不敢拿出来献丑,不过看到现在还有些人说什么周瑜的四县奉邑是遥领的刘备的长沙郡属县,得出东吴的奉邑也可以遥领的诡异结论。未免不少后学者被这种对奉邑制一知半解的言论误导,也只好出来贴一下,自己讨砖了。兄弟们尽管砸啊!
回复 举报
2004-4-2 21:22:30

主题

好友

316

积分

县尉

主要是解释汉昌郡的由来,以及东吴对于长沙北部、江夏南部的蚕食。还有一点就是,东吴诸臣的奉邑是决不可能封在可控领土以外的。
回复 举报
2004-4-2 21:55:30

主题

好友

316

积分

县尉

吴於诸将之有功者,间赐奉邑,

案 潘眉三国志考证:“奉邑见史记河渠书,谓官所食,与封邑异。”其说良是;惟吴之奉邑与汉略异,盖据史记河渠书所载,汉丞相田玢仅食奉邑一县,而吴之奉邑,则常施及小官,且每人所食多至数县也。

或为一县,

例一 徐盛传传:“赐临城县为奉邑。”

例二 周泰传:“补春长,后从攻皖,及讨江夏还过豫章,复补宜春长,所在(指春或宜春)皆食其征赋。”

或为二县,

例一 吕蒙传:“以寻阳,阳新为奉邑。”

例二 孙韶传:“食曲阿,丹徒二县”

或为三县,

例 吕范传:“以彭泽,柴桑,历阳为奉邑。”

或为四县,

例一 周瑜传:“以下隽,汉昌,刘阳,州陵为奉邑。”

例二 孙皎传:“赐沙羡,云杜,南新市,竟陵为奉邑。”

最多当不过四县也。

食奉邑者不必居高位;

案 如孙韶初仅一校尉,亦食奉邑二县。(孙韶传)

移镇他处者或转食他县,县数亦间有增加;

例一 吕范传:“曹公至赤壁(范)与周瑜等俱破之,拜裨将军,领彭泽太守,以彭泽,柴桑,历阳为奉邑。……(孙)权破(关)羽还都武昌,拜范建威将军,封宛陵侯,领丹阳太守,治建业,督扶州以下至海,转以寻阳,怀安,宁国为奉邑。”

例二 吕蒙传:“以寻阳,阳新为蒙奉邑。……鲁肃卒,肃军人马万馀尽以属蒙,又拜汉昌太守,食下隽,刘阳,汉昌,州陵。”

案 吕蒙初食二县,转食四县,是增二县也。

又诸将於其奉邑得自置长吏,

案 如朱治传谓:“割娄,由拳,无锡,毗陵为奉邑,置长吏。” 又孙皎传谓:“赐沙羡,云杜,南新市,竟陵为奉邑,自置长吏。”

又孙韶传谓韶:“食曲阿,丹徒二县,自置长吏,一如河旧。”

又吾粲传谓:“孙河……得自选长吏,表粲为曲阿丞。”均足证。

惟不得以奉邑传后云。

案 孙韶食曲阿,丹徒二县,一如其伯父河之旧,乃由代河屯京城之故,非袭食也。

——陶元珍虽说定量的考证不大精准,定性的功底还是有的,看看这奉邑的性质。不过也许某人自认为远在老陶之上也是有的。
回复 举报
2004-4-2 23:00:37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这个问题,我和你的看法基本相同,只要把历史看活一些,事情就应该大致如此。周瑜“督孙瑜等讨麻、保二屯,枭其渠帅,囚俘万馀口,还备宫亭。江夏太守黄祖遣将邓龙将兵数千人入柴桑,瑜追讨击,生虏龙送吴”。宫亭,缪钺注释为湖名,宫亭湖包括今江西鄱阳湖的北部,安徽的泊湖、大官湖、龙湖以及湖北的源湖等湖泊。周瑜要是先回到这一带,邓龙随后而来,周瑜怎么个追讨邓龙可能有点难辨,但我不反对你的说法。再就是周瑜这四县,南面的两个县从谭其骧的地图上看,汉昌在今平江县、汨罗江南,刘阳在今浏阳市东北、浏阳河的源头。故孙刘双方的实际控制线可能要在你说还要往南一些。原则没有不同,只是提一点我个人的小看法,仅供参考。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38 , Processed in 0.06733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