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438|回复: 148

马超督临沮

[复制链接]
2004-3-21 21:09:50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不才对马超督临沮事始终未求得正解,近日见马忠兄有文章言及此事,遂向讨教,继之与马忠、朱佑棠等兄热烈讨论一番。讨论中因辞不达意,疾言不恭,还望二贤兄海涵原宥。愚沉理思绪,略有微言。献拙前,摘录几段大家之言,自为警勉,以匍匐灼见之下,虔而习之。

吴金华《三国志丛考·〈三国志〉管窥》言:今天研读陈寿《三国志》及裴松之注文(中华书局校点本,下同),我们仍然会遇到许多疑问。究其原因,无非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文本在流传过程中发生的讹误,有些误文隐藏的很深,至今未克校正;二是历史文化与语言文字的演变,演变的结果是古今的隔阂层出不穷,给去古日远的读者造成了理解上的障碍。就前者而言,易培基《三国志补注》、张元济《三国志校勘记》为传世文本的深入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就后者而言,卢弼《三国志集解》及近四十多年来发表的一些著论已经做了大量的考释工作。当然,上述辨误考疑的工作远远没有完结。本文管窥所及,未敢自必,仅供读者参考,并向方家请益。

吴金华在《管窥》一文共考释四十条问题,现摘其中一条:《蜀志·先主传》:身长七尺五寸,垂手下膝。

卢弼《集解》说:“《华阳国志》‘手’作‘臂’。《通鉴》胡三省曰:‘言其有异相也。’”胡氏异相之说,当与佛教有关。佛教有三十二相之说,又称大人相,指不同凡俗的特征;具有此相的人,在俗界可统治人间,出家则可得无上觉。刘备的“垂手下膝”,正是佛家大圣人三十二相之一。旧题后汉康孟祥等译《修行本起经·菩萨降身品》有云:“今生大圣人……平住手过膝,是故一切礼。”陈寿叙刘备出身、形象及为人行事,无不堂堂正正,笔高处不让《史记·项羽本纪》及《高祖本纪》;此处特写异相,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此后史书写开国帝王多仿此传。《华阳国志》叙此作“垂臂下膝”,“臂”字必误无疑。史家记载晋武帝、陈武帝、陈宣帝、后周太祖等,都是“垂手下膝”,“手”指手掌部分;如果臂过了膝,那就不是奇表,而是魔相了。

吴金华《三国志丛考·〈三国志〉待质录》言:古往今来,时过境迁,故书雅记中难以确解的内容真是太多了,《三国志》也不例外。这篇待质录,是笔者在阅读中华书局校点本过程中记录的一些疑问。语云“多闻阙疑”,自愧寡闻,只能献疑以俟达者。

吴金华在《待质录》一文共考释一百二十六条问题,现摘其中一条:《魏志·武帝纪》注引《魏武故事》:舍骐骥而弗乘,焉遑遑而更求哉?

颇疑“求”原作“索”。《楚辞·九辨》:“国有骥而不知乘兮,焉皇皇而更索?”曹操令文本此。本志《杜袭传》载太祖令曰:“释骐骥而不乘,焉皇皇而更索?”也用“索”字。“求”与“索”形近,传写容易相混。

吴金华《三国志丛考·〈三国志校诂〉》一文共考释六十九条问题,现摘其中一条:《魏志·许晃传》:会汉水暴隘,于禁等没。

“隘”应作“溢”。《校诂》以为是校点本印刷错误,经过核实,知此字实沿金陵活字本之误。
回复 举报
2004-3-21 21:15:34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愚荒郊庶民,野路习史,聊以自慰;不晓训诂释义,不拥经史子集,赤贫不敢究诘。今因有因,故先临阵抱脚名哲,然后斗胆效颦,作笑网上兄弟。

校勘是一门精微的学问,但外行也能幸遇偶抓鳞片。《先主传》记:建安二十三年,先主率诸将进兵汉中,分遣将军吴兰、雷铜等入武都,皆为曹公军所没。《武帝记》记:二十二年冬十月,刘备遣张飞、马超、吴兰等屯下辩;遣曹洪拒之。二十三年春正月,曹洪破吴兰,斩其将任夔等。三月,张飞、马超走汉中,阴平氐强端斩吴兰,传其首。但吴金华以百衲本为底本、参校众本校订而成的岳麓本《三国志》,初版及修订版均写为“二十三年,先主率诸将进兵汉中,分遣将军吴兰、雷铜等入成都,皆为曹公军所没。”初版《周群传》记:遣将军吴兰、雷铜等入成都,皆没不还。而修订版《周群传》则记:遣将军吴兰、雷铜等入武都,皆没不还。我想无须许多资料,我们便可以判断出“成都”乃“武都”之误。张元济百衲本《三国志校勘记》记:宋本等本为“武都”,殿本为“成都”,“成”字疑有误。陈乃乾以金陵活字本、百衲本、殿本、局本等相互校勘而成的中华书局本《三国志》,前后诸版均写为“武都”。岳麓本显然是在哪方面出了疏忽。赵幼文以殿本为底本、以冯本、毛本和百衲本等对校的巴蜀本《三国志校笺》也写为“武都”,显然是以辅本校改了底本。赵幼文对时间问题注引道:卢弼曰:“《法正传》二十三年‘正说先主曰:曹操定汉中,身遂北还,必有内忧,今策渊、郃才略,举众往讨,必可克之。’”徐绍桢曰:“案《魏武记》:‘二十二年刘备遣张飞、马超、吴兰等屯下辩,遣曹洪拒之。’则此役不始于二十三年矣。《法正传》亦以先主进兵汉中,系之二十二年也。”卢君引《法正传》“二”字作“三”,盖误。赵幼文对成都等问题注引道:毛本“铜”作“同”。《华阳国志》、萧书同。卢弼曰:“宋本‘同’作‘铜’。官本‘武’作‘成’,误。钱大昕曰:‘《周群传》作雷铜。’钱大昭曰:‘《魏武记》有任夔而无雷同。’”钱仪吉曰:“赵氏曰:‘成都字有误。’仪吉案:《华阳国志》作‘武都’是也。”经专家注释,我们一目了然。

学到一点辨别字型的方法,愚自谓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对此曾写过帖子,今再简述于此。《曹真传》记:太和四年八月,曹真伐蜀。曹真发长安,从子午道南入。司马懿溯汉水,当会南郑。诸军或从斜谷道,或从武威入。《后主传》记:建兴八年秋,魏使司马懿由西城,张郃由子午,曹真由斜谷,欲攻汉中。两相对照,魏军由西城、子午、斜谷进攻汉中是可以肯定的,曹真是由子午还是斜谷入不确定,但问题无关紧要。有问题的是“从武威入”不好理解。武威郡属凉州,在雍州南安、天水二郡北。时徐邈为凉州刺史,郭淮为雍州刺史。让凉州兵穿过雍州伐蜀的可能性不大。武威很可能是武都之误。曹真欲数道并入,大伐蜀,召郭淮从武都入较合乎情理。从武都入,直接入汉中,从武威入,得经南安或天水入武都,然后才能入汉中。建安二十年,曹操征汉中张鲁,便是从武都而入的。建兴七年和八年,诸葛亮、魏延分别在武都、南安一带与郭淮有过接触。对“武威”是否是“武都”(抑或武功)之误,在下只能从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所标注的地理位置上加以推测,因不拥善本,不知本末。
回复 举报
2004-3-21 21:21:00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只因才疏学浅,才如此罗嗦,目的是想尽量为转入下述正题作好铺陈。《三国志》记:建安十九年夏秋之际,刘备平益州,以马超为平西将军,督临沮,因前为都亭侯。刘备为汉中王,拜超为左将军,假节。章武元年,超迁骠骑将军,领凉州牧,进封斄乡侯。《华阳国志》记:刘备平益州,以马超为平西将军。刘备为汉中王,拜超为左将军,假节钺。章武元年,迁超骠骑将军,领凉州刺史,封斄乡侯,北督临沮。我目前只知有陈、常两说,对陈、常两说歧异,我不能辨别,只能暂相分开,略陈姑而信之之短见。

按《三国志》说,马超为平西将军,行事当往西北。故督临沮,也当在西北妥当。但赵云曾以镇东将军随诸葛亮北驻汉中,并参加过北伐,未见更任。故因局势需要,马超以平西将军而东督,似也不悖。如此,因北、东两方皆有相象之地,故马超“督临沮”似有二地之嫌。若其在北,雍、凉地区与“临沮”相似的地名有西平郡“临羌”、安定郡“临泾”、陇西郡“临洮”、上邽东“临渭”、武都郡“沮县”及汉中郡、武都郡交界处“临远”。“临羌”、“临泾”去益州较远,不大可能为马超所督;“临洮”、“临渭”、“沮县”、“临远”离益州相对较近,有可能为马超所督,故“临沮”可能为其中之一传误。“临洮”、“沮县”其时存在,“临渭”、“临远”我尚不知其时是否存在。“临远”是《姜维传》里提到的姜维在汉中变换部署时的围守之一。缪钺《三国志选注》注:有些围守位置知道,而临远等围守未详,大概在汉中、武都交界一带。“临远”一个围守,若其时存在的话,马超能否督小呢?我觉得不能轻易排除督小的可能性。乐乡、公安、武兴从谭其骧的地图上看,都是小于县的聚落,可分别为陆抗、刘备、蒋舒督治过。若战略地位重要,马超未必不能督小。若“临远”不能被轻易否定,那么其时真有个“临沮”这么个小地方也说不上。这些地方其时均不为蜀有,马超能否遥督呢?我觉得不能轻易排除遥督的可能性。《三国志》和《华阳国志》均记,章武元年,吴懿为关中都督。这应该是遥督。若说汉中、关中交界,双方互争,界线难以泾渭分明,吴懿一时骑在线上,可以督关中,那么马超骑在益州和武都的线上也就未必不可以了。不管这些情况如何,有一点不能不考虑,刘备虽想用马超略北,但刘备想起自己的经历,是否会对其有所戒备呢?若其在东,荆州有“临沮”,它长期存在,其时应在刘备手里。《乐进传》说,乐进于建安十四年打败过刘备的临沮长和旌阳长。其时“临沮”位于刘备、曹操、张鲁三股势力间,有一定的攻守价值,刘备出于某种考虑,遣将于此,不是不可能。《马超传》注引《山阳公载记》:马超与刘备言,常呼备字,关羽、张飞不满。裴松之认为关羽从未西去益土,不当有此事。我认为此事可能就发生在荆土。刘备下兵五万与孙权争荆州三郡,可能会使张飞、马超等会荆州。裴松之除对此事地点提出疑义外,还对其它进行了批评。不才不读全文,遑论是非,仅对地点加以揣测,以期能为参考。刘备战将不如曹操,而其时其领域陡增,多事之秋,故用人之时,不会闲养。孙权袭三郡是功,故吕蒙、鲁肃、潘璋、徐忠、孙皎、孙规等皆榜上有名;刘备失三郡是过,再加未战而和,故参战将领不显。当观刘备争夺益州、汉中,战将云集,便可以想到,刘备下公安,不会只他与关羽。刘备只身东下,留张飞、马超、黄忠、赵云、法正、魏延等都在成都大烟土、垒麻将、迪厅温泉、三陪伺候,那不是当时军人的干活,而可能是现在有些网民的干活。刘备若是动了手,我们就会看到将军们是怎么步出营帐,跨跃上战马,扬鞭驰去的。不到关键时刻,刘备把一些名将雪藏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大牌教练常把大牌运动员雪藏起来,我想这应该有历史的渊源。马超即使未督临沮,随刘备东征也是可能的。这应该是不证自明的事情,而不是什么生硬的孤证不取。从陈志《赵云传》,我们会见赵云很长时间无声无息,但因裴注,我们可知他可能参加过汉中战役。从上引《马超传》的裴注,如果有些许价值的话,我们应该判断事发在荆土,然这条可利用的信息,被注者注完否定,遂为众轻信,不再细想。陈寿师从于谯周,师徒经历战祸,忧国忧民,对战争没有什么好感。陈寿对杜恕、谯周、陆凯等人的政论、文章、谏疏不惜笔墨大段抄录,甚至对不能断定是否为陆凯所写的谏文都收附其传尾。这虚实难明之文约一千五百字,比关张马黄赵任意一人的传都长。陈寿对战事则记述简约。我们理解陈寿写史的心机,就会明白其取舍的问题。选上的自不待言,舍弃的是需要一些想象力的。战乱年代,人们异常活跃。若见一人自建安五年至十年间不闻其事,便断定其仍处于五年的状况,这很能可过于简单了。我顶礼膜拜东汉末不寻章摘句的大儒,故想努力在严谨与旷达之间寻求一种自如。我觉得学习历史,应该争取做到能从故纸堆里客观地再现远景,从方寸移情于大千,从虚静探测机变,而不是一味伏趴在故纸堆上,死抠字眼儿,成为书虫。

按《华阳国志》说,其时荆州已为吴有,马超督荆州临沮已无可能。然汉中、武都已为蜀有,马超可以督北,也只能督北。关于此时蜀有武都之事,我写帖子说过:东汉末,武都郡属雍州。曹操、刘备、曹真、张既、杨阜等纪传记:刘备向汉中,遣张飞、马超等入武都。曹操遣曹洪等救武都,自将兵至长安。曹洪退张飞、马超。刘备杀汉中守将夏侯渊。曹操入汉中,寻撤兵,使曹真至武都迎曹洪还屯陈仓,使张既、杨阜徙武都民氐,使居京兆、扶风、天水,徙郡至扶风小槐里。刘备占汉中即逼武都。这些情况说明曹操全面撤出汉中、武都二郡,刘备遂有之。武都东邻汉中,北与扶风、天水、南安、陇西接壤,西南连阴平,是汉中出陇右所经之地。刘备为北取雍凉,先取汉中、武都。故后诸葛亮从汉中出陇右,武都若不是坦途,则难以越过而惊降天水、南安、安定三郡。是故,蜀有武都,马超得督其地。

最后还有一说,即《三国志》与《华阳国志》统一说。上二说为分说,即陈说是,则常说误;常说是,则陈说误。而此统一说谓马超拜将领牧、两督某地、继封为侯都是前后事实。马超前后督的地可能为一地,即都在北;也可能为二地,由东转北。
回复 举报
2004-3-21 21:32:58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以愚井蛙之见,今《三国志》传本,最早的为晚近出土的几种晋写本残卷,字数总共不足三千字,只涉魏、吴;其次是宋、元、明、清旧刻本,有百衲本、元本、吴本、殿本、局本及金陵活字本等;最后是今印刷标点本,有中华书局本、岳麓本及巴蜀本等。《华阳国志》传本,主要是明、清刻本,今印刷标点本,有任乃强校注的上海古籍本。校勘专家能够看到所有的本子,我只能看到一些今印刷标点本。就我目前所知,未见专家校注马超督临沮,这可能有这么两个原因:一、专家疏忽;二、专家尚不能解决。我认为专家疏忽的可能性不大,专家不可能不知道《三国志》与《华阳国志》的歧异,很可能是所见《三国志》刻本等无异,《华阳国志》几为孤证,故不能解释。

《三国志》有不少地方据《华阳国志》而改,同样,《华阳国志》有不少地方据《三国志》而改。何改何不能改,都要本着依据和道理。本帖所讨论的歧异,恐怕是不知怎改。《华阳国志》记:先主即帝位,改元章武。以诸葛亮为丞相,假节,录尚书;许靖为右司徒;张飞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马超骠骑将军,领涼州刺史,封斄乡侯,北督临沮;吳懿为关中都督。进魏延鎮北将军,李严辅汉将军,马良为侍中,杨仪为尚书,何宗为鸿胪。《三国志》记:先主即帝位,改元章武。以诸葛亮为丞相,录尚书事,假节;许靖为司徒;张飞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马超骠骑将军,领涼州牧,进封斄乡侯;吴懿关中都督;魏延鎮北将军;马良侍中;何宗大鸿胪。可见,陈、常这两说歧异之处很多。任乃强据《诸葛亮传》对可能有遗漏的“录尚书”补为“录尚书事”,据《许靖传》注“许靖为司徒”,无“右”字。常说马超“领涼州刺史”,陈说“领涼州牧”;常说“杨仪为尚书”,陈说杨仪在刘备为汉中王时已为尚书;常说“何宗为鸿胪”,陈说“何宗为大鸿胪”。取谁舍谁,有的我们基本可以做出恰当的选择,有的尚做不出来。专家不可能没有看见这些问题,之所以不作结论(结论可能已有,井蛙不见而已),应该是尚无力证。

对马超督临沮,我已经反复说过,因不具先手资料,我只能把在一些后手资料中所见并加上所想表现出来,无能为力下断然的结论。我只能说点皮毛,也可能是说了一堆什么也没有说出的废话,但我絮絮叨叨这些皮毛和废话的意思,一是想提供一种思路,二是想说考释校雠不是件易事。最后,对上述问题,我诚希望网上感兴趣的朋友能提供有价值的资料,更期冀网上高手能鉴别出真伪。
回复 举报
2004-3-22 16:00:32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林兄:
前面看到你们的争论,水平不够,未敢加入。
兄这篇长文,因鄙人文言较差,也是只能看个大致意思。
简单说几点个人观点,

1、如果“督临沮”是一个职务名称,那《华阳国志》在其前面加一个“北”字就不正确了。因为“督临沮”就是“临沮督”,也就是什么夏口督、汉中督之类的。加上“北”字,这个“督”就变成动词了。

2、当时刘备任命马超此职务时,是“城中震怖,璋即稽首,以超为平西将军,督临沮,因为前都亭侯。”——也就是刘备刚占领成都及蜀地之后,这个时候,汉中以及其西面的武都等地均不在刘备的控制之下。即使最近的武都临远也不是刘备控制的。因此马超只能是遥督。可是在当时刘备的重心并不在北面,北面也有张飞为巴西太守,因此马超遥督的可能性很小。

3、当时战事比较多的应是关羽的荆州,由于刘备、诸葛亮入川,两次大批抽调荆州的人马,荆州的兵力实际上是比较薄弱的。在这种情况下,派一位大将去负责临沮一带的军事(当然还有配属的兵力),配合关羽的行动是很合理的。

4、正如林兄文中所言,如果马超是督荆州的临沮,而张飞等又跟随刘备带兵5万来与孙权争夺荆州,那么山阳公载记所讲的事情就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了。裴松之只考虑到关羽没有去过四川,而没有考虑到马超是可以到荆州来的,而且,刘备和张飞也可以来。

5、张飞跟随刘备下荆州的可能性。张飞在刘备定蜀后为巴西太守,负责北面的防务(当时是对张鲁)。由于张鲁并没有什么扩张野心,所以这个时期北面是没有什么威胁的。因此,当荆州发生孙权抢夺三郡时,刘备调集其主力东进,是很有可能抽调张飞军主力的。我们知道,刘备前后带进四川的不过4万多兵,其余多是刘璋新投降部队。因此这次刘备带5万精锐来荆州,包括张飞是比较合理的。(不过没有记载,因为刘备、张飞军根本未作战)

6、为什么刘备听到曹操占领汉中而马上与孙权言和回蜀呢?北线兵力空虚的缘故。由于刘备等不在四川,而防守兵力又不足,因此才造成“蜀中一日数十惊”的情况。否则即使依靠剑阁天险,蜀中也不至于如此惊慌呀。

总之,比较同意马超是督临沮(荆州的那个)。除非有新的证据表明成都北面蜀地范围内还有一个临沮。
回复 举报
2004-3-22 17:29:3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燕京兄,

有一点错误。

蜀既平,以朗为巴西太守,顷之转任牂牁,又徙房陵。(《向朗传》)

平蜀后的巴西太守不是张飞,张飞至少是在张颌南下后才担任巴西太守的。
回复 举报
2004-3-22 17:44:56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晓林兄,

比较同意你的看法。现在有一些今释今译的本子,我基本都没看过,不知那上面是怎么解释翻译“马超督临沮”的。
回复 举报
2004-3-22 17:55:1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当时武都也不在曹操的控制之下,

又鲁将杨白等欲害其能,超遂从武都逃入氐中,转奔往蜀。是岁建安十九年也。(《典略》)

马超为避张鲁追杀,能从武都如蜀,那是因为其与武都羌胡的关系,所以刘备利用这一层叫他去此招募羌胡也是正常。
回复 举报
2004-3-22 18:01:04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管宁兄;

你说的有理。这个我也看到了,不过我认为这个时间不好确定,因为向朗是“顷之转任”的,时间很短。
而刘备大致是19年6月定蜀,20年5月东进争夺荆州,11月张飞才回来反击。
如果向朗在任1年以上,兄是正确的,反之则张飞走之前或许已经领巴西太守了。
回复 举报
2004-3-22 18:05:4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燕京兄,

老马早就说明了:

“顷之”是指短时期内,但比“未几”要长得多,如《诸葛亮传》云“建兴元年,封亮武乡侯,开府治事。顷之,又领益州牧。”,而《杜微传》云“建兴二年,丞相亮领益州牧”,则“顷之”所指时间当为一年左右。

http://www.langya.com/forum/showthread.php?s=&threadid=3867
回复 举报
2004-3-22 18:06:41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林兄:
我这里的现代文版三国志(红旗出版社)是译做“任命马超为平西将军,督管临沮”。
回复 举报
2004-3-22 18:14:48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管宁兄:

是否这个时期刘备就有这样的企图呢?不好说呀。因为实际上刘备这个企图是在——章武元年,迁骠骑将军,领凉州牧,进封斄乡侯,策曰:“朕以不德,获继至尊,奉承宗庙。曹操父子,世载其罪,朕用惨怛,疢如疾首。海内怨愤,归正反本,暨于氐、羌率服,獯鬻慕义。以君信著北土,威武并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飏虓虎,兼董万里,求民之瘼。其明宣朝化,怀保远迩,肃慎赏罚,以笃汉祜,以对于天下。”(马超传)——时才有的,这个有记载的,否则就有些重复,如果前面已经有此企图的话。
回复 举报
2004-3-22 18:23:59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管宁兄:
看来向朗应在巴西干了一年左右的太守。
这样一来,证明张飞这时无地方职务,属于刘备机动兵团,故跟随刘备东进争夺荆州是完全合理的了。
本来我一直为张飞在巴西问题而困扰呢。
回复 举报
2004-3-22 18:53:15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原作者 燕京晓林
林兄:
我这里的现代文版三国志(红旗出版社)是译做“任命马超为平西将军,督管临沮”。



晓林兄,你的这个本子看来对此只有翻译,没有注释,即注释“临沮”为今某地等,以便看看是否可信。
回复 举报
2004-3-22 19:59:2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三国志集解》有说明,记忆里说在武都的,问题是那位有空到图书馆去一次,我这儿太远,也没这时间。
回复 举报
2004-3-22 20:57:33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关于“顷之”。以诸葛亮顷之领益州牧,说“顷之”为一年左右的时间,因有杜微作证,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以亮“顷之”比量向朗“顷之”,倒也不无不可。但朱建平传说:文帝黄初七年,年四十,病困,谓左右曰:“建平所言八十,谓昼夜也,吾其决矣。”顷之,果崩。文帝纪说:七年五月丙辰,帝疾笃,丁巳,崩,时年四十。文帝疾笃,第二天就死了。蜀魏两国有些制度不同,有时历法也不同,“顷之”的长短标准是否也不同,偶累死也查不清楚。
回复 举报
2004-3-22 21:29:07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管兄,

赵幼文《三国志校笺》是据众本校订的,卢弼是其一。赵在“马超为平西将军,督临沮,因为前都亭侯”一句中注引了卢说,只说了“前为二字讹倒”。卢若注解了“督临沮”,我想赵不应在如此近距离略之不提。当然,偶未见卢文,不敢大说。偶这里小地方,图书馆也小,因盛不下卢作,故就省了。
回复 举报
2004-3-22 22:07:3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要这么算,那《韩非子》里:

鲁人有与曾参同姓名者杀人,人告其母曰‘曾参杀人’,其母织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又一人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投杼下机,逾墙而走。

看来向宠只当了几分钟太守了。

还有:

阜内有报超之志,而未得其便。顷之,阜以丧妻求葬假。(《杨阜传》)

杨阜在八月投降马超的,后起兵日期在明年(各传月份不同),这顷之也有几个月的。
回复 举报
2004-3-22 23:20:42

主题

好友

730

积分

东山高士

管兄,

三国志外的例子就不要举了吧,万一时代不一样,标准不一样呢?三国志里的“顷之”就不胜枚举,少说一两天,中说数月,长说经年,也就说没有固定的标准,都要视具体情况定。见甲顷之一年,便说乙顷之也一年,或见丙顷之一天,便说丁顷之也一天,这都不妥吧。程昱长八尺三寸,许褚长八尺余,我们知道其时尺的标准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也就能判断两人的个头差不多。而顷之没有很固定的标准,就不好相比的呀。
回复 举报
2004-3-23 22:26:32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两位老兄:
看来这个“顷之”是可长可短的,目前实在难以确定向朗到底是适合哪种啦!

但是有一点可以比较肯定的是,刘备表面上对马超很重视,其实根本不信任他。由于马超的做人名声不佳,刘备根本不会给其人马去原来熟悉的地方。
——《彭漾传》:“超羁旅归国,常怀危惧,”——就是马超在蜀国的处境之真实写照。
——《许靖传》注引《益州耆旧传》曰:“超勇而不仁,见得不思义,不可以为脣齿。”
——《杨阜传》:“马超背父叛君,……强而无义,”
可见当时马超不仁无义是众所共知的,因此刘备自然不会让其单独负责武都这样其很有号召力的地面。
再看以马超的平西将军,竟然仅督一个县,很明显是名义高而实际权利小。

最后真去攻打武都了,还是跟在张飞后面,也无有什么作为。因此可以说马超在蜀国是郁闷而死呀!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11-18 15:18 , Processed in 0.1144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