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412|回复: 10

陶谦领徐州(完全版)

[复制链接]
2004-2-16 10:23:4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一、

陶谦,丹阳人也。少年时以不羁闻、敖戏无度,后好学,为诸生,仕州郡,举茂才,拜尚书郎,先后出任舒县令、卢县令。其后迁幽州剌史,徵拜议郎。其“在官清白,无以纠举”,在那汉末“豺狼当道”的年头实属难得。

中平二年三月(公元185年),北宫伯玉等率领羌胡进犯三辅,灵帝忙派遣皇甫嵩讨伐,皇甫嵩表请武将,召拜陶谦为扬武都尉一同出征。七月,皇甫嵩因为先前得罪了中常侍赵忠、张让二人,终于难逃毒手,被贬官消爵。

同年,朝廷另委派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讨北宫伯玉,张温也请陶谦为参军事,接遇甚厚,但陶谦却不领情,毕竟和皇甫嵩比起来张温的确显得无能多了,因此陶谦对张温的态度是“轻其行事,心怀不服”。终于,在回军途中火山爆发,陶谦公然羞辱张温。张温本想处置陶谦,却被和事佬劝说,张温也看重陶谦的材略想一笑眠恩仇。可结果却是换来一句:“谦自谢朝廷,岂为公邪?”张温倒是大度,不愧是连董卓都能放过的“宰相肚”,仅笑说一句:“恭祖痴病尚未除邪?”两人和好如初。

时年陶谦五十四岁,已算一个老官僚了,可少年时那狂放不羁的习气依然不改,却也能在仕途一路高升,可见陶谦无论在政绩和军事均有其真才实料,方能在汉末乱世立定脚跟而不倒。

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冬十月,青、徐两州黄巾复起,攻打郡县。朝廷以陶谦为徐州剌史,镇压黄巾军。这是陶谦为官生涯第一次作为主帅出征,但陶谦却也不负圣命,一到徐州就任用亡命东海的泰山人藏霸,及其同乡孙观等为将。结果一战便大破黄巾军,剩下的黄巾军也被逃出徐州境内,北上青兗两州。一直到初平二年(公元191年)被公孙瓒大破于东光,余部进入兗州为曹操打败收编为青州军。在初平四年(公元193年)和兴平元年(公元194年)跟随曹操又打回了徐州,这恐怕是陶谦始料未及的。

二、

黄巾破走,境内晏然。陶谦上表拜藏霸、孙观为骑都尉,令其屯琅琊郡治开阳,驻守徐州北面。是时徐州两遭黄巾之乱,战火过后“世荒民饥”。如果不好好处理,饥民再来一次黄巾之乱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要解决百姓举义的问题,就先得解决吃饭问题。陶谦此刻体现出了其优秀的政治能力,他想到了一个好法子——屯田。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陶谦表下邳人陈登为典农校尉,在徐州境内实行屯田。陈登时年二十五岁,年纪虽轻,能力却强,一上任便“巡土田之宜,尽凿溉之利”,在陶谦、陈登的努力下,徐州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收获“粳稻丰积”。徐州屯田比起公孙瓒在易京、曹操在兗州的屯田早六年,可称汉末第一个想到屯田解决粮荒之人。

黄巾起义另一重要因素是宗教问题,桓灵之世“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底层民众对政府早已丧失信心,两汉神学化了的纲常名教,即独尊的儒术地位,亦受到了严重的冲击。故此一经煽动,立成燎原之火,“太平道”的宗教号召力实是不容小窥。

徐州更为太平道起源之地,早于顺帝年间琅琊郡就有干吉、宫崇师徒传播太平道教义。《后汉书,襄楷传》云:“初,顺帝时,琅邪宫崇诣阙,上其师干吉于曲阳泉水上所得神书百七十卷,皆缥白素朱介青首朱目,号太平清领书。其言以阴阳五行为家,而多巫觋杂语。有司奏崇所上妖妄不经,乃收臧之。后张角颇有其书焉。”故此陶谦命藏霸屯琅琊开阳,亦有预防死灰复燃之举。

佛教自西汉末传入中国,在上层社会颇为流行,可于汉明帝时代,发生了楚王英谋反一案,而楚王英偏偏又是个佛教信徒,结果因此案“坐死徙者以千数”。 自此以后近百年中,史籍不再有关佛教在中土传播的记载,显然,也是这次株连的结果。但由于中国佛教“贵尚无为,好生恶杀,省欲去奢”。比起“太平道”的“苍天已死”自然是大大好。陶谦也深知此点,于是开始在徐州推广佛教。

当时陶谦同郡人下邳相笮融督管广陵、下邳、彭城运粮,其利用手中掌握的粮食,起大浮屠寺,可容三千余人,悉课读佛经;又以信佛免役作号召,招致人户五千余,“每浴佛,多设酒饭,布席于路,经数十里,民人来观及就食者且万人”。 笮融此为虽是侵吞三郡粮食,但观其之行事排场之大,不可能不为陶谦所知,可见这是出于陶谦的默许,笮融才有如此胆量。

又《三藏记集录,五慧睿喻疑论》云:“汉末魏初,广陵、彭城二相出家,并能任持大照,寻昧之贤,始有讲次。”广陵、彭城均是徐州肥的流油的大郡,而下邳更是徐州郡治所在,可见当时在徐州佛教之兴盛,一时上至守相,下至黎民,个个口念佛号,“太平道”自然在徐州就没了市场。

陶谦担任徐州刺史年间,北面的青州、兗州黄巾之乱此起彼伏,徐州却是太平无事,“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此皆陶谦大行屯田,推广佛教之功。

三,

陶谦虽然为徐州地方最高官员,可他并非徐州土著。在徐州为官,必须先和当地豪门名士搞好关系。《三国志,魏书》称:“谦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琊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照如此徐州政局是一片乌黑,陶谦俨然是一独裁者压制着徐州的士人。

可事实未必如此,称为“以忠直”为陶谦“见疏”的赵昱,确实被陶谦硬请出来为官的,先任“州之股肱”地位的别驾,后举茂才,迁广陵太守,广陵当时可是徐州数一数二的膏腴之地啊!而另一徐州名士东海王郎,自其师太尉杨赐死后,弃官行服。“举孝廉,辟公府”,几次都不应。可是陶谦一来徐州,举其为茂才。他却马上受命而来,担任 “治中”一职务。 鲁肃曾于刘备书:“庞士元非百里才也,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当展其骥足耳。”可见陶谦对徐州名士不是见疏,倒是真的“亲任之”。

再看徐州豪强士人中另几位重要人物。

东海麋竺,“祖世货殖,僮客万人,赀产钜亿”的豪强,被陶谦“辟为别驾从事”;下邳陈登,公族子孙,时年二十五,为东阳长,陶谦表其为典农校尉,将屯田重任交与其手;还有那有名的张昭,《张昭传》称“刺史陶谦举茂才,不应,谦以为轻己,遂见拘执。昱倾身营救,方以得免”。可是在陶谦死后,张昭为其哀辞曰:“猗欤使君,君侯将军,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张子布可是出名的倔脾气,连孙权横刀于面都不妥协,都毫不记恨,反而如此大吹陶谦一番。只能说陶谦和张昭其后相处的还是很好的。

四,

随着时间的流逝,徐州虽然是一片乐土,可中原大地的局势却是一天比一天凶险。初平元年春正月,关东牧守拥立袁绍为盟主,矛头直指在洛阳的董卓。徐州所在广陵太守张超更是为促成同盟不遗余力。

当时天下郡县响应,大兴义兵,名豪大侠,富室强族,飘扬云会,万里相赴。可是陶谦却没有加入关东声讨董卓的军事行动之中。事后证明不加入是明智的,在关东同盟不到一年之中,长沙太守孙坚杀荆州刺史王叡、南阳太守张咨;兗州刺史刘岱杀东郡太守桥瑁;曹操杀河内太守王匡;袁绍要挟韩馥,吞并冀州。是时关东诸郡在曹丕《典论》中所言:

山东大者连郡国,中者婴城邑,小者聚阡陌,以还相吞灭。会黄巾盛於海、岱,山寇暴於并、冀,乘胜转攻,席卷而南,乡邑望烟而奔,城郭睹尘而溃,百姓死亡,暴骨如莽。

陶谦若是霍然加入,难保下场不和王叡、张咨、、桥瑁、王匡、韩馥一般。但陶谦虽然不看好那“关东诸公”,但却并不是躲在一旁看戏。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四月,董卓入关,留朱儁守洛阳,而儁与山东诸将通谋为内应。既而惧为卓所袭,乃奔荆州。卓以弘农杨懿为河南尹,守洛阳。儁闻,复进兵还洛,击懿走。儁以河南残破无所资,乃东屯中牟,移书州郡,请师讨卓。陶谦一接到这为平定黄巾之乱的名将之书,就遣精兵三千相助,并上表推荐朱儁代理车骑将军。而其余州郡只是“稍有所给”。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四月,王允、吕布杀董卓,其后李傕、郭汜等反,六月初一,长安沦陷。当时陶谦以朱儁名臣,数有战功,可委以大事,联合了前杨州刺史周干、琅邪相阴德、东海相刘馗、彭城相汲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应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郑玄等人共朱儁为太师,移檄牧伯,同讨李傕等,奉迎天子,一时声势浩大。

十二月,李傕用太尉周忠、尚书贾诩的计谋,以献帝名义征召朱儁入朝。朱儁部下都知入关不妙,欲响应陶谦起兵。可惜朱儁本人认为傕、汜小竖,樊稠庸儿,可乘间而灭。于是辞谢陶谦的提议,应召入朝,又被任命为太仆。结果事于愿违,后李郭虽然相争,但朱儁为郭汜所劫持,秉性刚烈的他即日发病而死…….
回复 举报
2004-2-16 10:25:4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五,

初平元年至三年,由于董卓,李郭之乱,再加关东诸侯战乱不休,黄巾黑山烽火四起。关中、荆州、冀州、并州、青州、幽州、兗州、豫州都是战火连绵。徐州却是太平无事,因此四方流民移依徐州日益增多。对那些自相兼并的诸侯来说,“百姓殷盛,谷米封赡”的徐州无疑是一块大肥肉。为了自保,陶谦必须在乱世寻求盟友。

当时关东诸侯分成两派,一派为公孙瓒、袁术、孙坚,一派是袁绍、曹操。陶谦只有加入这两大势力的一方,才能自保。最后陶谦选择了公孙瓒一方,陶谦自所以做出这个抉择,应是出于以下三个考量:

1、徐州北接青、兗两州,自袁绍吞并冀州后,陶谦也意识到徐州正处于袁曹势力的威胁范围。而当时势力范围于幽州的公孙瓒、荆州南阳的袁术来说,其于徐州间州隔郡,并不构成威胁,且与袁绍等又正好敌对。

2,、而陶谦曾任幽州刺史,其时公孙瓒为幽州辽西小吏,辽东属国长史,两人在幽州或许已经相识。而在中平二年跟随张温讨伐边章之战中,陶谦、孙坚两人均为张温参军事,公孙瓒当时又正好督乌桓突骑从征,三人同为张温部下,属于故交。在初平二年孙坚破董卓於阳人,入洛阳。于此百忙之中还派遣朱治,特将步骑,东助陶谦讨黄巾。可见孙坚和陶谦的友谊之深。

3,公孙瓒本人当时北败乌桓、南破黄巾,孙坚驱逐董卓、进军洛阳,两人都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名将。相对无实战功绩的袁绍集团,公孙瓒集团显得更为强大。

陶谦的选择不可谓不当,但事与愿违,在初平三年,两大势力先后数次火并。意想不到的是江东猛虎孙坚横死于刘表军士箭下,这对陶谦一方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其后袁绍界桥先胜公孙瓒一场,接着在巨马水又被公孙瓒大破,公孙瓒乘胜而南,攻下郡县,遂至平原,乃遣其青州刺史田揩据有齐地。

是年,公孙瓒南攻袁绍;同时命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出兵己屯发干(今山东旧堂邑县西南)自东方迫之;袁术亦从南阳出兵。这样同时从东南北三面逼近袁绍、曹操。结果袁曹会击,刘备、单经、陶谦、袁术次第被破。公孙瓒亦被袁绍破之于龙凑,遂还幽州,不敢复出。

初平四年春,袁术联合黑山、匈奴引军入陈留,屯封丘,和曹操争夺兗州,袁术虽气势汹汹,又怎经袁曹联手,三战俱北,流离迸走,几至灭亡。袁术只得南逃九江,至此,公孙瓒一方可称彻底失败。

此等结果对陶谦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所幸与公孙、袁、孙相比,陶谦损失实乃微不足道,可意料不到的事发生了。

由于这次军事行动的失败,另一方面孙坚死后,其子孙策还葬其父曲阿,乃渡江居徐州广陵之江都,结交起徐州士人起来。连昔日大将军何进、朱儁硃俊、司空荀爽三府辟为掾,皆称疾不就的广陵名士张纮都为其所用。孙策虽为故人之子,可在陶谦的地盘上收罗人才,陶谦当然不满。于是施加压力把孙策赶回曲阿。孙策遂投袁术于寿春。而袁术惨败兗州,南走扬州,竟然自称起比“徐州刺史”更大的“徐州伯”来了,摆明了占据徐州之意。

对付袁术可没对付孙坚那么容易,陶谦于是听从赵昱、王郎的建议,遣使闲行,奉贡长安,当时四方诸侯都不买李傕、郭汜的账,陶谦如此,两人自然是大喜,再加有朱儁在朝,长安迁陶谦为“徐州牧”,加安东将军,封溧阳侯。

孙策虽归袁术,但其母尚在江都,孙策遣吕范迎之。陶谦却说吕范为袁术侦伺,命令江都县掠考吕范,幸好吕范亲客健兒篡取其以归。陶谦谓吕范为袁氏觇候,讽县掠考范,可见袁陶两家已经是明和暗不合,甚至处于决裂状态。

六,

初曹操之父曹嵩,因操起兵,不肯相随,乃与少子疾避乱琅邪,初平四年为陶谦所杀。

对于此事,《三国志》,《后汉书》,《世语》,《韦曜吴书》诸书记载不一,众说纷纭。在下认为当是从《吴书》所云为合理。

因为当时公孙瓒遁入幽州,闭门不出,袁术又南下扬州,图谋徐州,陶谦和其联盟等于名存实亡,为保护徐州,陶谦只有交好袁曹。而曹嵩当时正好避乱于琅邪,琅琊为徐州势力范围,曹嵩之一举一动必难逃陶谦之手。试想陶谦在和曹操处于敌对状态时,也未为难过居于琅琊的曹嵩,那么更不可能在想交好的时候杀害曹嵩。曹操派遣迎其父的人是泰山太守应劭,应劭为初平三年陶谦联合豪杰,同讨李傕时一员,和陶谦关系非浅。基于以上原因,陶谦只有派兵沿途护送曹嵩以向曹操示好更符合历史情况,可问题就出在护送的人身上。

曹嵩自琅琊赴兗州,必经泰山郡华、费两县。初平四年,下邳阙宣聚众数千人,自称天子;下邳为当时徐州州治,陶谦,始虚以委蛇、与其合从,与共举兵,取泰山华、费,略任城,后遂杀之,而并其众。曹嵩曾货赂中官及输西园钱一亿万,故位至太尉,家财可称亿万,在去兗州途中光家财就装了百馀辆车招摇过市。而华、费一地的陶谦军正多是阙宣余党,看见这大宗钱财怎能不心动,更且招安不久贼性未泯。于是利字当头,磨刀霍霍,曹嵩一家顿时身首两分,魂归黄泉。可叹曹嵩当初要是不吝惜家财,尽予曹操起兵所用,也不会今日人为财死。

七,

曹嵩一死,护送之应劭,弃官北逃袁绍,杀人之贼党,夺财南遁淮南。天南地北让曹操去那抓他们回来问罪?自然归咎于陶谦。初平四年秋,曹操起兵讨伐陶谦,袁绍使朱灵督三营助之,而曹军之 “青州军”, 正是由昔日被陶谦赶出徐州的青徐黄巾,倒是名副其实的“还乡团”。

一时之间,上报新仇,下记旧恨,势不可当。曹军先后攻拔十余城,又破彭城、傅阳,大败陶谦军。面对上下眼珠子都快冒血的曹军,陶谦逃离彭城,只得退保东海郯城据守,一面飞书遣使告急於青州刺史田楷。所幸城池坚固,曹操攻之不下。曹操转而过拔取虑、雎陵、夏丘三县,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夡。初三辅遭李傕乱,百姓流移依谦者皆歼。是时青州刺史田楷与平原相刘备带兵救援陶谦,兴平元年(公元194年)二月,曹操亦因兵粮告尽,终得退兵。陶谦以丹杨兵四千益刘备,表其为豫州刺史,屯小沛。

经此大难,徐州顿有乐土化为地狱,陶谦同乡下邳相笮融带领男女万人,马三千匹,南走广陵,广陵太守赵昱待以宾礼。怎料笮融垂涎广陵资货,酒酣耳热之际,一到杀了赵昱,放兵大掠,广陵为之一空。

四月,曹操再度率领大军南攻徐州,先拔五城,遂略地至琅邪、东海。回军经过郯城,徐州将领曹豹与刘备屯兵郯城,邀击曹操,被其击破,接着攻拔襄贲,所过多所残戮。陶谦眼见日暮途穷,打算逃回老家丹阳,那知平地一声惊雷。正在这时,陈留太守张邈背叛曹操,与其弟原广陵太守张超迎吕布入兖州,徐州又一次免于曹军屠刀。

是年陶谦因忧而病,临终谓别驾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年六十三。张昭等为之哀辞曰:

“猗欤使君,君侯将军,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赖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宁。唯帝念绩,爵命以章,既牧且侯,启土溧阳。遂升上将,受号安东,将平世难,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丧覆失恃,民知困穷。曾不旬日,五郡溃崩,哀我人斯,将谁仰凭?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呜呼哀哉!”

谦二子:商、应,皆不仕。


参考书籍:

《三国志》

《后汉书》

《华阳国志》

《中国佛教史》
回复 举报
2004-2-16 13:32:29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陶谦还是有些本事的,但在乱世里要想有所作为,除了能力,还最好年轻,身子骨好,再加运气,可经得起长时间的折腾。花甲之年不占天时,实在是难办。
回复 举报
2004-2-17 19:21:2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有时就算能力、身体都强,但运气不好一样完蛋。看看孙坚,就知道刘表运气多好了,再看看孙策、袁绍、刘表的死,就想到曹操大运亨通了。

曾不旬日,五郡溃崩,哀我人斯,将谁仰凭?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呜呼哀哉!

张昭所言非虚,陶谦死后,徐州也进入了黑暗时代。
回复 举报
2004-2-18 11:19:03

主题

好友

1337

积分

太守

不过感觉把陶谦说的太好了,不能否认的是,在大家都认为董卓、李催、郭汜为逆贼的时候,毕竟陶谦还是大量向中央输送钱粮,而且换来了自己的乌纱顶戴。说穿了,不过是个投机政客罢了。
另外,称为“以忠直”为陶谦“见疏”的赵昱,最后好象也是死在陶谦刀下吧?
回复 举报
2004-2-18 15:09:0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动辄言曹丞相一统北方,功高华岳,就算宰几十万小毛百姓,坑几万卸甲降卒,那也叫瑕不掩瑜。

瞧瞧沦陷区人民的日子,从王道乐土直跌入血海深渊,徐州百姓还算运气,血肉横飞,一了白了;荆北和汉中的住民才叫前世不修,背井离乡去当千人踩万人踏农奴,去享受誉满中国史的官六民四税率。

与其曹丞相式的统一,还不如继续让陶谦、刘表、张鲁们画地分裂,要让徐州、荆州、汉中百姓投票,必然如此。
回复 举报
2004-2-18 17:09:0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原作者 越后之龙
不过感觉把陶谦说的太好了,不能否认的是,在大家都认为董卓、李催、郭汜为逆贼的时候,毕竟陶谦还是大量向中央输送钱粮,而且换来了自己的乌纱顶戴。说穿了,不过是个投机政客罢了。
另外,称为“以忠直”为陶谦“见疏”的赵昱,最后好象也是死在陶谦刀下吧?


越后兄,

麻烦先细看全文,在下早有说明。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四月,王允、吕布杀董卓,其后李傕、郭汜等反,六月初一,长安沦陷。当时陶谦以朱儁名臣,数有战功,可委以大事,联合了前杨州刺史周干、琅邪相阴德、东海相刘馗、彭城相汲廉、北海相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应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郑玄等人共朱儁为太师,移檄牧伯,同讨李傕等,奉迎天子,一时声势浩大。

十二月,李傕用太尉周忠、尚书贾诩的计谋,以献帝名义征召朱儁入朝。朱儁部下都知入关不妙,欲响应陶谦起兵。可惜朱儁本人认为傕、汜小竖,樊稠庸儿,可乘间而灭。于是辞谢陶谦的提议,应召入朝,又被任命为太仆。

由于朱儁的态度,陶谦只好和他同一步调,派遣使者,西入长安,承认献帝为合法皇帝。而这主意正是那位“忠直”的赵昱出的

时汉帝在长安,关东兵起,朗为谦治中,与别驾赵昱等说谦曰:“春秋之义,求诸侯莫如勤王。今天子越在西京,宜遣使奉承王命。”谦乃遣昱奉章至长安。天子嘉其意,拜谦安东将军。(《王朗传》)

可事实未必如此,称为“以忠直”为陶谦“见疏”的赵昱,确实被陶谦硬请出来为官的,先任“州之股肱”地位的别驾,后举茂才,迁广陵太守,广陵当时可是徐州数一数二的膏腴之地啊!而另一徐州名士东海王郎,自其师太尉杨赐死后,弃官行服。“举孝廉,辟公府”,几次都不应。可是陶谦一来徐州,举其为茂才。他却马上受命而来,担任 “治中”一职务。 鲁肃曾于刘备书:“庞士元非百里才也,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当展其骥足耳。”可见陶谦对徐州名士不是见疏,倒是真的“亲任之”。

陶谦同乡下邳相笮融带领男女万人,马三千匹,南走广陵,广陵太守赵昱待以宾礼。怎料笮融垂涎广陵资货,酒酣耳热之际,一到杀了赵昱,放兵大掠,广陵为之一空。

赵昱非陶谦所杀啊!
回复 举报
2007-7-31 03:01:42

主题

好友

0

积分

布衣

佛教自西汉末传入中国,在上层社会颇为流行,可于汉明帝时代,发生了楚王英谋反一案,而楚王英偏偏又是个佛教信徒,结果因此案“坐死徙者以千数”。


明帝夜梦金人,遂遣人迎佛,并在首都洛阳建白马寺。佛教由是起兴。
照这样说,是兴也明帝,败也明帝?
回复 举报
2007-7-31 19:21:2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西汉皇帝多好黄老之说,故此文成五利之徒横行无阻,可是一旦发现不对,也的大杀特杀。欺君尚且如此,何况楚王是更大的谋逆。:icon04:
回复 举报
2012-4-2 21:39:29

主题

好友

205

积分

县尉

看来,楼主是支持陶谦在曹嵩之死中并无主动责任。
回复 举报
2012-4-17 04:27:53

主题

好友

186

积分

亭长

杨文理 发表于 2004-2-18 15:09
动辄言曹丞相一统北方,功高华岳,就算宰几十万小毛百姓,坑几万卸甲降卒,那也叫瑕不掩瑜。

瞧瞧沦陷区人 ...

杨督,你不是不知道,在这个神奇的神州,老百姓一向命如草芥的。历朝历代史料所载,你见过最长一次多少年得到真正的大治?可怜的百姓投票权,奢望了吧,想想就算,难道你敢去争?百姓们能填得饱肚子已经是来之不易的ZF用来宣扬的功绩工程了。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13:17 , Processed in 0.06101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