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110|回复: 16

识时务者为俊杰

[复制链接]
2004-2-3 17:36:17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前言
 
  建安二十四年,正逢关羽征伐襄樊,吕蒙展开偷袭荆州,趁虚而入。
 
  二、战前局势
 
  (一)荆州守备:
 
  1军队:关羽北伐樊城时,没有全数出兵,特意布署部分守卫士兵留驻,主要防范吕蒙抄杀后路,这点连吕蒙自己都意识到关羽的防人之心:「(关)羽讨樊而多留备兵,必恐(吕)蒙图其后故也。」(1)
 
  2情报网络:关羽设置江边屯候,以便通知关羽知悉荆州的一举一动,万一南郡遭受袭击,关羽就回军协防。
 
  (二)守将及城池:
 
  1南郡:由麋芳任职之南郡太守所留守。麋芳为麋竺之弟,祖先擅于货殖买卖,家财可达巨亿,在吕布击破刘备时,还曾大力鼎助刘备「奴客二千、金银货币以助军资」等(2),麋竺之妹也成为刘备的麋夫人,就此政治婚姻关系而言,麋家兄妹不但是刘备的赞助金主,也沾得上刘备的外戚或国舅,足见麋芳的政治地位稳固,而且个人武艺「皆便弓马,善射御云」(3),算得上作战武将。
 
  2公安:由士仁将军守卫。最初,周瑜曾分长江南岸地给刘备,刘备特地于油江口树立营寨,改名为公安,招揽不少刘表吏士(4)。建安二十年,吕蒙袭夺长沙、零陵及桂阳三郡时,刘备曾引兵五万于公安,与关羽屯兵三万于益阳(5),互为犄角,准备向孙权开战,这是公安的战略地位。中间隔着长江,南公安而北江陵,若是公安有任何动静,南郡江陵城正可蓄势以待。
 
  (三)孙权组织:
 
  1吕蒙:自攻拔皖城,因功封为庐江太守,先接收鲁肃一万余人部卒,又领汉昌太守,虎视眈眈屯兵陆口拥兵相望(6)。当时吕蒙自称疾病缠身,但是若从「兼知医术,请以自随」的虞翻随军照护(7),加上后来「封爵未下,会(吕)蒙疾发」(8),打胜仗后就立刻病死,从病发骤死之征兆,推测吕蒙之病果为真病也不为过。
 
  2其它各将:包括陆逊、朱然、潘璋、诸葛瑾、孙皎、孙桓、蒋钦、全琮及虞翻等皆参予偷袭关羽的计划。
 
  三、战术推演

 
  (一)托病以诱撤兵
 
  吕蒙「遂称病笃」(9),打算身还建业治病,暪天过海骗过关羽,误使关羽放松对荆州的守备。若是关羽能把守军调往前线,南郡可因军备空虚而有机可趁。万一不能和平逼降而起冲突,吕蒙所要面对的荆州兵卒也比较少。
 
  (二)遮其耳目
 
  关羽沿江设置警哨,正是为了监视敌情以及通报来袭,若欲偷袭得逞,必须以不打草惊蛇的方式使卫兵失其效用。吕蒙打算「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10),原先孙权与刘备友好联盟,不比与曹魏之间的敌对,吕蒙可籍着平常往来通商的便利,利用商人的身分而欺身擒绑卫兵。
 
  (三)遣使说降
 
  先文攻,后武吓,晓以利害,逼用强权。建安五年,孙权屠城皖城;建安十三年,荆州东方重镇江夏先被孙权屠城(11),赤壁之战又多死荆州水军,建安十四年围攻荆州南郡,城内军民不乏死伤惨重,厌战求和的荆州军民未必坚持意志死战到底。况且吕蒙使用精兵掩进,万一双方翻脸就动手开打,用兵偷袭不只靠说得调略,更有破城屠城的实力。
 
  (四)猎捕关羽
 
  占据关羽撤退可能路线而追杀,孙权除了派吕蒙直攻公安与南郡江陵城两城,另外布下天罗地网而务求包围(12),目的在围堵关羽回师南郡。吕蒙招安计谋奏效,顺利诱降来归,荆州兵卒虽被一时巧骗,若是被关羽逃脱,又以大军卷土重来时,这些荆州兵的忠诚度未必仍效忠吕蒙,最好迅速斩杀关羽,避免夜长梦多。
 
  四、实战经过
 
  (一)调兵行军与情报虚实
 
  由于吕蒙是真病,因此不用托病也能表现得疾伤不振,而此一情报导致关羽守备掉以轻心。而樊城前线又面临于禁及庞德的援军(13),与樊城城内的曹仁互为夹击,关羽进退两难,故不得不调动南郡的守军,赶赴樊城驰援(14)。吕蒙得知南郡兵力空虚后,开始进行长征计划。顺利防堵斥候、浇熄烽火,关羽仍不知吕蒙偷袭,而公安及南郡已被夺根。
 
  不过关羽的作战速度迅速,俘虏于禁及斩杀庞德后(15),还收得战俘三万余人(16),连同看守护军队,关羽命此胜战军团立刻护送俘虏回诣江陵(17),因此也填补先前因听信吕蒙有病而调兵前往樊城的兵卒,等于是南郡江陵城仍有大军守备在城,回补先前的空虚。
 
  吕蒙的白衣渡江战术虽然成功,但是关羽也迅速调动部队回防,因此吕蒙偷袭战术的意图落空。
 
  (二)说降求和
 
  1守城条件:
 
  南郡江陵城是有名的坚城,昔日周瑜(18)、程普(19)、吕蒙(20)、甘宁(21)、凌统(22)、周泰(23)及韩当(24)等人挟赤壁之战之余威,以江东数万联军展开包围南郡,历时一年多都才能逼迫守城魏将曹仁撤退(25)。十年后吕蒙再次攻击南郡,阵容已不比当年与周瑜、程普、甘宁、凌统及韩当等联军,只有吕蒙单将攻击。陆逊、朱然、潘璋及诸葛瑾等人则是展开包围猎捕关羽,并不参与攻城。
 
  兵力方面,南郡至少有于禁战俘三万人,押送护航的荆州兵以及原先的守城兵,麋芳本人也善武艺,比起纸上谈兵的书生更有资格守城。张辽都能在合肥守城抵抗孙权十万大军围城(26),郝昭后来以一千余人在陈仓抵抗孔明数万士兵急攻(27),连孙子兵法都认定有可能牺牲攻城军队高达三分之一,城池仍未能攻下(28),足见冷兵器时代的围城攻城,困难度很大。
 
  可以守城而不愿守城,守城者必然审慎考虑而另有所图。
 
  2投降的抉择:
 
  虞翻首先劝降在公安拒守的将军士仁,把吕蒙大军兵进神速的行为暗示成「此非天命,必有内应」,而且万一作战,可能会「死战则毁宗灭祀,为天下讥笑」,若是吕蒙先不攻击公安,而兵行南郡,此时公安对外的路线也断绝生路,若无援来救,也是死路一条(29)。每点说词皆以不确定性的「有人背叛」,而使士仁不得不为自己盘算:内应若能出卖烽火台,也能出卖公安城门,或是士仁的人头;士仁守城而吕蒙攻城,士仁不一定守得住;就算士仁坚持守城,万一无援来救,就算不战死,也会饿死渴死,刘备人在汉中,关羽人在樊城,孔明人在益州,远水能救得了近火吗?
 
  后来士仁投降,为了展现投降的诚意,为新主效忠,士仁以马前卒的姿态,前往南郡说降南郡太守麋芳。
 
  3卖命或卖城
 
  依照孙家拥有荆州的合理说法,荆州迟早必为江东所有。从孙坚开始对荆州用兵,孙坚本人也被刘表手下埋伏射杀,孙策及孙权多年来用兵荆州不余遗力,如果荆州迟早属于孙权,历史的必然性无法抵抗,那又何必太坚持?将来回视这一段守城的过程,也不过像是同为一家人的兄弟吵架,不如化干戈为玉帛,不流血而保全人身安全与身家财产,这是顺着朝代潮流的思考,毋须食古不化,荆州本非刘备所有。况且赤壁之战孙权方面还认为出借荆州给刘备,还多次责怪刘备借荆州不还(30),荆州像是孙权的领土,神圣而不可分裂。
 
  而且关羽的态度不佳,只不过意外发生失火焚烧军器(31),又不一定是麋芳派人放火,居然反被责备,对照起吕蒙使者的好言相劝,谁会愿意忍受叫骂而不投向笑脸呢?再说关羽包围襄樊时,只不过是麋芳来不及补给供应,关羽竟敢扬言对付(32),面对关羽回军后可能的惩罚,麋芳与士仁都不希望关羽归来。北伐若成,功劳全归关羽,北伐若败,关羽一定指责后勤补给不及,麋芳及士仁可不愿面对军法的处置。不管麋芳的行为如何,关羽不能用这种的态度待人,麋芳身为南郡一郡太守,怎么说也是国舅之尊,关羽动不动就出言不逊,麋芳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不必多说什么卖国勾结外人,是关羽对人不仁在先,就别怪麋芳对人不义在后,最后看看倒霉的人是谁,麋芳打算把关羽的家属,成千上万出征樊城将士的家属等人全部放弃,为了作为和谈的奉献(33),交给吕蒙任意处置,以表投降诚意。麋芳若不出卖南郡,可能要出卖麋芳性命,因此守城与身家之间,必须作出决定。
 
  最后,麋芳亳不抵抗就开门投降,南郡重新回归孙权,吕蒙兵不血刃而巧夺荆州。
 
  五、后事发展

 
  (一)虞翻料事如神
 
  虽然麋芳投降,但是其它人未必可信,当时就有部分不肖反逆分子埋伏,设赚吕蒙,还好吕蒙急速入城接收江陵城的管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立刻平息恐怖分子的阴谋。(34)
 
  有一次麋芳将军的船与虞翻骑都尉的船相遇,麋芳船上的人叫虞翻「回避将军之船」,但虞翻却厉声反吼:「不忠不信的人,丢失二城,还有脸自称将军吗?」麋芳只好闭门而避船。又有一次虞翻乘车经过虞翻营门,营门闭门而使虞翻的车不得通行,虞翻发怒得说:「该闭门而反开,该开门而反闭,倒底怎样才合适呢?」麋芳知道后,面有惭色。其它没有见诸史书的冷嘲热讽,就不得而知,看来识时务的俊杰不好当。(35)
 
  (二)麋芳下场
 
  孙权并未杀降或囚禁麋芳,后来麋芳接受贺齐指挥作战(36),孙权仍让麋芳带兵参战。
 
  六、战术分析
 
  (一)进攻面
 
  孙权袭夺公安及南郡,最大的关键功臣在于虞翻的说降,其次才是吕蒙的偷袭。
 
  吕蒙的主动致人成功,包括称病调动关羽留守部队等,成功骗过关羽的情报。对沿岸守候的白衣渡江,成功遮掩关羽的耳目,使得关羽无法得知消息。
 
  外交劝降公安及南郡,使之不战而降,不但避免吕蒙攻城作战,也争取时间在关羽未回军前可布置擒杀。
 
  (二)防守面
 
  关羽对吕蒙有病难行职权的判断失当,吕蒙就算真的快要病死,也能临死一博。不过这倒不是吕蒙假病演戏,而是真的有病在身。而且关羽因为吕蒙染病而调军的部队,也因完成围点打援而回军南郡江陵,因此当吕蒙兵临南郡江陵城时,关羽并未被吕蒙称病调兵,南郡江陵城已迅速回防,前赴樊城的荆州兵卒已就定位驻守。
 
  至于沿江斥候虽一时阻断关羽得知荆州军情,不过哨兵功用主要在通知关羽回军防卫南郡,但是麋芳与士仁即然献城出降,南郡与公安已经失陷,此时关羽的任何军事行动都无法保国卫家,援军要在守城军抵抗时才有用,麋芳既已出卖弃守,有没有通知关羽回防,已经于事无补。
 
  盛传关羽大意失荆州,实则麋芳有意卖南郡。
 
  七、结论
 
  南郡太守才是决定南郡存亡的人,麋芳若抵抗吕蒙,却可能战死,虽然对刘备来说丢亡南郡,但是对麋芳来说,出卖献城却可能保存性命。麋芳若不识时务,可能赔上自己的生命。
 
  所引附注:
 
  (1)《三国志.吴书.吕蒙传》:「(关)羽讨樊而多留备兵,必恐(吕)蒙图其后故也。」
 
  (2)《三国志.蜀书.麋竺传》:「祖世货殖,僮客万人,赀产巨亿...建安元年,吕布乘先主之出拒袁术,袭下邳,虏先主妻子。先主转军广陵海西,(麋)竺于是进妹于先主为夫人,奴客二千,金银货币以助军资。」
 
  (3)《三国志.蜀书.麋竺传》:「自竺至照,皆便弓马,善射御云。」
 
  (4)《江表传》:「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刘)备。(刘)备别立营于油江口,改名为公安。刘表吏士见从北军,多叛来投(刘)备。」
 
  (5)《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孙)權忿之,乃遣呂蒙襲奪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先主引兵五萬下公安,令關羽入益陽。」
 
  (6)《三国志.吴书.吕蒙传》:「(孙)权亲征皖,引见诸将,问以计策。(吕)蒙乃荐甘宁为升城督,督攻在前,(吕)蒙以精锐继之权嘉其功,即拜庐江太守。...鲁肃卒,(吕)蒙西屯陆口,(鲁)肃军人马万余尽以属(吕)蒙。又拜汉昌太守,食下隽、刘阳、汉昌、州陵,与关羽分土接境。」
 
  (7)《三国志.吴书.虞翻传》:「吕蒙图取关羽,称疾还建业,以(虞)翻兼知医术,请以自随。」
 
  (8)《三国志.吴书.吕蒙传》:「封爵未下,会(吕)蒙疾发...年四十二,遂卒于内殿。」
 
  (9)《三国志.吴书.吕蒙传》:「遂称病笃,(孙)权乃露檄召(吕)蒙还,阴与图计。」
 
  (10)《三国志.吴书.吕蒙传》:「(吕)蒙至寻阳,尽伏其精兵舳舻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至(关)羽所置江边屯候,尽收缚之,是故(关)羽不闻知。」
 
  (11)《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建安)十三年春,(孙)权复征黄祖,(黄)祖先遣舟兵拒军,都尉吕蒙破其前锋,而凌统、董袭等尽锐攻之,遂屠其城。」
 
  (12)《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关羽还当阳,西保麦城。(孙)权使诱之。(关)羽伪降,立幡旗为象人于城上,因遁走,兵皆解散,尚十余骑。(孙)权先使朱然、潘璋断其径路。十二月,(潘)璋司马马忠获(关)羽及其子(关)平、都督赵累等于章乡,遂定荆州。」
 
  (13)《三国志.魏书.于禁传》:「建安二十四年,太祖在长安,使曹仁讨关羽于樊,又遣(于)禁助仁。秋,大霖雨,汉水溢,平地水数丈,(于)禁等七军皆没。(于)禁与诸将登高望水,无所回避,(关)羽乘大船就攻(于)禁等,(于)禁遂降,惟庞德不屈节而死。」
 
  (14)《三国志.吴书.吕蒙传》:「(关)羽果信之,稍撤兵以赴樊(城)。」
 
  (15)《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大霖雨,汉水泛溢,(于)禁所督七军皆没。(于)禁降(关)羽,(关)羽又斩将军庞德。」
 
  (16)《三国志.吴书.吕蒙传》:「魏使于禁救樊,(关)羽尽禽(于)禁等,人马数万。」
 
  (17)《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围曹仁于襄阳,曹公遣左将军于禁救之。会汉水暴起,(关)羽以舟兵尽虏(于)禁等步骑三万送江陵。」
 
  (18)《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周)瑜与程普又进南郡,与(曹)仁相对,各隔大江。」
 
  (19)《三国志.吴书.程普传》:「与周瑜为左右督,破曹公于乌林,又进攻南郡,走曹仁。」
 
  (20)《三国志.吴书.吕蒙传》:「是岁,又与周瑜、程普等西破曹公于乌林,围曹仁于南郡。」
 
  (21)《三国志.吴书.甘宁传》:「攻曹仁于南郡,未拔,(甘)宁建计先径进取夷陵,往即得其城,因入守之。」
 
  (22)《三国志.吴书.凌统传》:「(孙)权以(凌)统为承烈都尉,与周瑜等拒破曹公于乌林,遂攻曹仁,迁为校尉。」
 
  (23)《三国志.吴书.周泰传》:「後與周瑜、程普拒曹公於赤壁,攻曹仁於南郡。」
 
  (24)《三国志.吴书.韩当传》:「后以中郎将与周瑜等拒破曹公,又与吕蒙袭取南郡,迁偏将军,领永昌太守。」
 
  (25)《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周)瑜、(曹)仁相守岁余,所杀伤甚众,(曹)仁委城走。(孙)权以(周)瑜为南郡太守。」
 
  (26)《三国志.魏书.张辽传》:「俄而(孙)权率十万众围合肥...(张)辽叱(孙)权下战,(孙)权不敢动,望见(张)辽所将众少,乃聚围(张)辽数重。(张)辽左右麾围,直前急击,围开...(张)辽复还突围,拔出余众。(孙)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还修守备,众心乃安,诸将咸服。(孙)权守合肥十余日,城不可拔,乃引退。(张)辽率诸军追击,几复获(孙)权。太祖大壮辽,拜征东将军。」
 
  (27)《魏略》:「(诸葛)亮自以有众数万,而(郝)昭兵纔千余人,又度东救未能便到,乃进兵攻(郝)昭...昼夜相攻拒二十余日,(诸葛)亮无计,救至,引退。」
 
  (28)《孙子兵法.谋攻篇》:「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城之灾也。」
 
  (29)《吴书》:「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知得知失,可与为人,知存知亡,足别吉凶。大军之行,斥候不及施,烽火不及举,此非天命,必有内应。将军不先见时,时至又不应之,独守萦带之城而不降,死战则毁宗灭祀,为天下讥笑。吕虎威欲径到南郡,断绝陆道,生路一塞,案其地形,将军为在箕舌上耳,奔走不得免,降则失义,窃为将军不安,幸熟思焉。」
 
  (30)《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建安)二十年,孙权以先主已得益州,使使报欲得荆州。先主言:『须得凉州,当以荆州相与。』(孙)权忿之,乃遣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
 
  (31)《吴录》:「初,南郡城中失火,颇焚烧军器。(关)羽以责(麋)芳,(麋)芳内畏惧,(孙)权闻而诱之,(麋)芳潜相和。及(吕)蒙攻之,乃以牛酒出降。」
 
  (32)《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自(关)羽之出军,(麋)芳、(士)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关)羽言『还当治之』,(麋)芳、(士)咸怀惧不安。」
 
  (33)《三国志.吴书.吕蒙传》:「遂到南郡,士仁、麋芳皆降。(吕)蒙入据城,尽得(关)羽及将士家属。」
 
  (34)《三国志.吴书.虞翻传》:「(虞)翻谓(吕)蒙曰:『今区区一心者麋将军也,城中之人岂可尽信,何不急入城持其管钥乎?』(吕)蒙即从之。时城中有伏计,赖翻谋不行。」
 
  (35)《三国志.吴书.虞翻传》:「(虞)翻尝乘船行,与麋芳相逢,(虞)芳船上人多欲令(虞)翻自避,先驱曰:『避将军船!』(虞)翻厉声曰:『失忠与信,何以事君?倾人二城,而称将军,可乎?』(麋)芳阖户不应而遽避之。后(虞)翻乘车行,又经(麋)芳营门,吏闭门,车不得过。(虞)翻复怒曰:『当闭反开,当开反闭,岂得事宜邪?』(麋)芳闻之,有惭色。」
 
  (36)《三国志.吴书.贺齐传》:「六月盛夏,出其不意,诏(贺)齐督麋芳、鲜于丹等袭蕲春,遂生虏宗。」
回复 举报
2004-2-4 13:05:49
指缝间的皂香 该用户已被删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举报
2004-2-13 16:13:27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麋芳原为麋竺之弟”,“原”字我觉得似衍,省之为好。“公安位于江陵东南,长江沿岸下游处,孙权若派兵欲袭南郡,必先经由公安”。好像在燕京晓林的一文里,晓林和管宁讨论公安的位置,管宁好象认为公安在江陵的南面。我倾向管宁的看法。如果说孙权派水军直取江陵,那是必先经由公安。否则,不一定非此。

说到吕蒙白衣渡江的帖子,你的观点是吕蒙白衣渡江,欲袭江陵之空虚,然关羽有军回防,故偷袭计落空。不知我概括的准不。那个帖子里的很多情况在此帖都有述,很抱歉我没有观此。既然关羽将于禁军送回江陵,可作城防(于禁被囚不算,其兵总可多少利用,我同意这点,尽管败军战斗力不会很高),止此一点就可以作为因为的理由,然后得出所以的结论就行了。此帖我没看着,那个白衣渡江的帖我也没看清,直觉得把关羽数万人马好象当成了擅取湘关米的主语,并且认为取米的人回防了江陵,遂我觉得不大能成立。跟着你又假设于禁可能处的几种位置,更让我糊涂,怎能不知于禁的位置呢?这主要是我看的不够,其次我还是觉得你绕了个弯。
 
  
回复 举报
2004-2-13 17:16:47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诚如遵命
 
  一、「原」字可删:最初写成「麋芳原来是麋竺的弟弟」,用词「原来」旨在叙述因由,以交代关系,不过如此反成划蛇添足,酙酌再三,应该「省之为好」。
 
  二、公安古城确实位于江陵城以西,而且临江,有码头船坞,不过公安县的范围就增广涵括,统治辖区延伸超过江陵城以东,这本是伏笔,但原帖并未说错。公安原意为「左公安营之地」,刘备为左将军,故称左公。由于公安城小,而公安县大,甚至作为武陵郡的政治及军事中枢,若只强调公安城,则显不出公安县的影响力,故仍保持原意,最后仍以公安城能影响江陵城以东。但可舍去位置地略,单就相互关系而语。
 
  三、白衣渡江的原意为袭空取虚,或者调虎离山,在不讨论孙权大军压境之前,单就吕蒙的战术而言,本来以为很简单得出偷袭难以拔城,结果反而愈描愈黑。或许史书语焉不详,得证困难(比方江陵兵力与吕蒙兵力未知,故不能判断众寡),但是基本上,「麻痹哨兵烽火的作用,只有阻止外来援军的作用,对攻城而言并无帮助。」这是确定。
 
  另外:
 
  但是历来有人高捧「白衣渡江」的谋略,因此略作此帖,逐句分析吕蒙战术。至于所谓有点回帖绕弯,基于来文云云,回帖艾艾,这是原则,请勿见怪,总不能人家言东而自顾言西吧!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讨论到关羽取米有可能不回江陵,那就顺着于禁若不回江陵情况,并作可能分析。虽然个人关羽越界取米的可能很低,但是史书已言,不得不采。关羽不断提防吕蒙,出发前还设哨兵烽火,就是防范江东偷袭,关羽前有曹操难攻,后又越界取米向孙权开战,这才是主动造成的两面作战,但苦于无法证明,也只能将就。
 
  「没有针锋相对,就没有攻错砥砺,因为切磋琢磨总要一针见血,太顾及颜面,有如隔靴搔痒,反而找不到重点。」此为旧言,这里也应适用,多谢批评与指教。
回复 举报
2004-2-13 19:43:32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互相切磋学习

公安名字的来历诚如君所说,但公安为县,我尚不知,请告出处为盼。公安可作为武陵郡的政治及军事中枢是没有问题的,刘备初做荆州牧,便把荆州治移到了公安。东吴亦常把公安作为重镇。我知道江陵是县,我们知道江陵城在长江北岸,长江流过江陵城后,便转南,而公安城便在这段长江的西岸。公安若为县,县治当在公安城,县辖当绕其城,如君所说辖区延伸超过江陵城以东。如此,江陵县的辖区也应该有部分延伸超过江陵城以东。当然,公安县东边的辖区可能比江陵县东边的辖区还东。但是,刘备借得南郡,江陵城作为江陵县治,作为南郡郡治,又作为荆州州治,我觉得其影响力应该越过公安。实际情况,蜀军在江陵县、公安县这两地的部署主要在二城里,关羽北上后,糜芳守江陵城,士仁守公安城,东吴对南郡用兵主要是先取这二城。蜀军在两县境内大概只有若干侦察员,没有屯兵。吴军西上主要就是收拾这些侦察员,然后兵临城下。
回复 举报
2004-2-16 08:52:55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汉制地名为郡县,故《公安县志》、《湖北通志》等后人追述地方史料,可详周全。又公安县的前身为孱陵县,虽《太平寰宇记》与《元丰九域志》对县治的说法各异,但从油江口以注长江,大致范围不离此区。公安除了是刘备重镇,也是孙权曾经定都(此有争议《三国志.吴书.吴主传》:「(孙)权自公安都鄂,改名武昌。」)的地方,在刘备没有江陵前,公安就是刘备辖区的军政中枢。这从刘备赋予江陵之守将为「太守」,但公安之守将却为「将军」,两者当有区别。公安与江陵,也是刘备防吴及关羽预备队(《三国志.吴书.鲁肃传》:「后(关)羽讨樊,留兵将备公安、南郡(江陵)。」)的所在,当刘备及关羽人在时,东吴不敢妄动(吕蒙争三郡时,刘备驻公安,孙权在开战前议和;吕蒙亦等关羽征伐襄樊后,才能偷袭荆州),纵使是曹仁,也能坚守一年有余,故知若非弃守,山河不会易色。
回复 举报
2004-2-16 12:13:54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谭其骧认为汉制地名在郡县下还有聚邑,他认为公安此时相当聚邑。汉、三国、晋时都有孱陵县,在公安西南十几公里处,油江南岸。《公安县志》、《湖北通志》我现查看不到,姑且信之。我上面的帖子也权把公安作为县了。我的观点主要是,即使公安是县,仍是很重要的县,当刘备把重心移到江陵县后,江陵县的影响力要大于公安县。要确定两地的方位,也是要看公安县治和江陵县治在何处,公安县辖区和江陵县辖区在何处,而不宜用公安县辖区同江陵县治相比。
回复 举报
2004-2-16 15:50:5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江陵与公安关系

  
 
  「先主表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皆降。」, 时间最早在建安十三年,即赤壁战后,纵使攻城说降耗日废时,时间大抵在建安十四年。然后一直到建安二十年,始有吕蒙争三郡,前后相差七年,刘备的大本营定都在公安。至于孙权割南郡后,到建安二十四年吕蒙偷袭荆州止,中间不到四年,而且江陵前经曹仁作战破败,后经周瑜及程普短暂入主,再轮到刘备接手时,仍保留有多少,值得疑问。至少对一个战后重建的江陵,与新建成立的公安,两者不相上下。至于谭其骧提到西晋以后聚邑等,这也可以把两汉时的乡、亭、侯、里、国、道等行政名称也拉进来考虑,不过综观史记、陈志、前后汉书而言,大抵以县为单位。不过也不必扯远,大致上此二城如下图:
 
     江陵城
  ──────
  ────   \
       \ 长\
  ==油江===  \
   公安城   \ 江\
 
  就介于长江南北两岸的重镇,偷袭其一,只会打草惊蛇,否则就会兵分两路同时围城。类似双子城互为犄角,有助于被偷袭的风险。孙权若不是先阴诱内应在先,对于吕蒙若想白衣渡江而同时逼降江陵与公安,恐怕有点疑问。因此公安县辖区到底有无影响到江陵以东,实在无关紧要。关羽包围樊城,又围援打点杀庞德、擒于禁,足见樊城形势危急,但是樊城对岸的襄阳也未因此而自动献降。公安不管重不重要、或易攻难攻,这与江陵的防守,完全独立,曹仁守江陵时没有公安,还不是防守一年有余。
回复 举报
2004-2-17 12:53:42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雕龙兄,

说公安与江陵的防守完全独立,这似乎太武断了吧.

周瑜攻曹仁的江陵,和吕蒙袭关羽的江陵,大大的不同.

曹仁守江陵,北面的襄阳\樊城都为曹氏所有,曹仁想撤退,随时可以向北撤退(虽然有关羽捣乱,但三千兵不足为虑).因此,公安(当时还没有公安)对于曹仁来讲,实在是没有用处的.曹仁没有公安,但有襄樊,有援军有补给,当然可以防守一年.

但刘备的地盘就到江陵为止,然后就是荆南零陵\武陵,西面经夷陵而入川.吕蒙夺了公安,已然切断关羽向南的退路,又迅速派陆逊攻取夷陵一线,切断关羽向西的退路.北面襄樊又有曹军的重兵,江陵即使不降,关羽也不过是困守一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如何解围而去?


对于曹仁,公安只是江陵的前哨;对于关羽,公安实在比江陵还要重要,乃是咽喉之所.
回复 举报
2004-2-17 16:26:02

主题

好友

1201

积分

太守

公安古城确实位于江陵城以西,而且临江,有码头船坞,不过公安县的范围就增广涵括,统治辖区延伸超过江陵城以东,这本是伏笔,但原帖并未说错。公安原意为「左公安营之地」,刘备为左将军,故称左公。


公安名字的来历诚如君所说,但公安为县,我尚不知,请告出处为盼。


公安名字的来历,我到是听见过一个说法:

刘备为左将军时,有人前去拜谒,曰:“左公安否?”
是以,公安出自此。

但我以为颇似附会之说,唯一可以肯定刘备所驻公安,确是公安城,而非县。
回复 举报
2004-2-17 19:36:0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原作者 杜莱
雕龙兄,

说公安与江陵的防守完全独立,这似乎太武断了吧.

周瑜攻曹仁的江陵,和吕蒙袭关羽的江陵,大大的不同.

曹仁守江陵,北面的襄阳\樊城都为曹氏所有,曹仁想撤退,随时可以向北撤退(虽然有关羽捣乱,但三千兵不足为虑).因此,公安(当时还没有公安)对于曹仁来讲,实在是没有用处的.曹仁没有公安,但有襄樊,有援军有补给,当然可以防守一年.

但刘备的地盘就到江陵为止,然后就是荆南零陵\武陵,西面经夷陵而入川.吕蒙夺了公安,已然切断关羽向南的退路,又迅速派陆逊攻取夷陵一线,切断关羽向西的退路.北面襄樊又有曹军的重兵,江陵即使不降,关羽也不过是困守一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如何解围而去?


对于曹仁,公安只是江陵的前哨;对于关羽,公安实在比江陵还要重要,乃是咽喉之所.


杜兄,

东吴是在拿下南郡江陵之后才去占据夷陵所在宜都的。建安二十四年闰十月孙权出兵,十一月陆逊到宜都招降纳叛乱,其后击破蜀将詹晏、陈凤,才正式断绝川口。

闰月,权征羽,先遣吕蒙袭公安,获将军士仁。蒙到南郡,南郡太守麋芳以城降。蒙据江陵,抚其老弱,释于禁之囚。陆逊别取宜都,获秭归、枝江、夷道,还屯夷陵,守峡口以备蜀。(《吴主传》)

权乃潜军而上,使逊与吕蒙为前部,至即克公安、南郡。逊径进,领宜都太守,拜抚边将军,封华亭侯。备宜都太守樊友委郡走,诸城长吏及蛮夷君长皆降。逊请金银铜印,以假授初附。是岁建安二十四年十一月也。
回复 举报
2004-2-17 21:55:28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原作者 辽东管宁
杜兄,

东吴是在拿下南郡江陵之后才去占据夷陵所在宜都的。建安二十四年闰十月孙权出兵,十一月陆逊到宜都招降纳叛乱,其后击破蜀将詹晏、陈凤,才正式断绝川口。

闰月,权征羽,先遣吕蒙袭公安,获将军士仁。蒙到南郡,南郡太守麋芳以城降。蒙据江陵,抚其老弱,释于禁之囚。陆逊别取宜都,获秭归、枝江、夷道,还屯夷陵,守峡口以备蜀。(《吴主传》)

权乃潜军而上,使逊与吕蒙为前部,至即克公安、南郡。逊径进,领宜都太守,拜抚边将军,封华亭侯。备宜都太守樊友委郡走,诸城长吏及蛮夷君长皆降。逊请金银铜印,以假授初附。是岁建安二十四年十一月也。


老管,

闰十月孙权才出兵(说的更武断一点,说不定闰十月底孙权才出兵),等到吕蒙白衣渡江,然后再说降士仁,想必也到了十一月了。

而且糜芳是投降的,速度当然快了,一天工夫就可以投降。因此自然是先收江陵,再夺夷陵。既然取夷陵一线,是为了防备刘备增援和关羽逃跑,那即使糜芳不投降,一样可以派陆逊取夷陵一线,并不矛盾。
回复 举报
2004-2-17 23:22:2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对不起。

诸书记载,陆逊都是在江陵得手后才去打宜都的。陆逊是吕蒙的先锋,受命进军江陵,怎么会任务没完成就飞宜都去?:icon14:

冬十月,军还洛阳。孙权遣使上书,以讨关羽自效。王自洛阳南征羽,未至,晃攻羽,破之,羽走,仁围解。王军摩陂。(《武帝纪》)

就算曹操从十月走到闰十月底,才到摩陂。孙权也不可能“闰十月底才出兵”,因为曹操没到摩陂,南郡、江陵就丢了。
回复 举报
2004-2-18 08:28:0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荆州的门户

原作者 杜莱
曹仁守江陵,北面的襄阳\樊城都为曹氏所有,曹仁想撤退,随时可以向北撤退

吕蒙夺了公安,已然切断关羽向南的退路,又迅速派陆逊攻取夷陵一线,切断关羽向西的退路.北面襄樊又有曹军的重兵,江陵即使不降,关羽也不过是困守一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如何解围而去?
.


荆州的门户
 
  这对周瑜的围城能力是项污辱!
 
  周瑜率数万包围江陵,结果「曹仁想撤退,随时可以向北撤退」 ,难不成周瑜还夹道恭送曹仁?事实上曹仁就是在孤立无援而撤退,若真有襄樊援军及补给,曹仁何必退走?
 
  再说荆州北部也有路可退,人称「东三郡」,这也是为何关羽最后从当阳「向北」逃亡的主因。
 
  另外孙权偷袭荆州的手顺:吕蒙先伏公安、再劝降江陵、陆逊攻取夷陵、朱然及潘璋断漳乡。如果江陵及公安未能先拔,孙权根本无法越界攻拔夷陵及漳乡,这点可见公安及江陵的战略地位。
 
  图示如下
 
   
 
  上庸  
 
          樊城
 
          襄阳  
 
      漳乡
 
       当阳
 
          江陵   
 
  夷陵      公安
 
  
 
  因此江陵与公安,确实是关羽在荆州的门户。
回复 举报
2004-2-18 10:37:04

主题

好友

1903

积分

太守

回复雕龙兄,

第一,周瑜攻江陵,没有史料显示周瑜围江陵.

既然只攻不围,可见周瑜目的在江陵城,而不在擒斩曹仁,曹仁自然可以退却.

曹仁退走,是因为被攻一年余,伤亡太大.

第二,公安已下,未克江陵,未必不能攻取夷陵.

瑜与程普又进南郡,与仁相对,各隔大江。兵未交锋,瑜即遣甘宁前据夷陵。

江陵在长江北岸,公安在长江南岸,可以不过江,绕过江陵,直接攻取夷陵。

吕蒙按照公安-江陵-夷陵-章乡的顺序攻取,是因为江陵一说而降,毫不费力。如果江陵不降,吕蒙定会派人先攻夷陵,断绝归路。这是军事常识,因此周瑜当时也是这个思路,先夺夷陵,成合围之势,再攻坚城,吕蒙那时就在阵中,这次岂有不依样画葫芦之理?

而夷陵一失,关羽向北逃亡,不过苟延残喘,实际已无可能回蜀。难道从麦城跨过荆山,直奔上庸不成?如果这条路可行,何必困守麦城?
回复 举报
2004-2-18 12:58:13

主题

好友

1201

积分

太守

为公安出处的补充:

公安古称孱陵,东汉三国时属荆州武陵郡。赤壁大战后,“周瑜为南郡太守,分(长江)南岸地以给(刘)备。备别立营于油江口,改名为公安”(《三国志·周瑜传》注引《江表传》)。

油江口,即古油江汇入长江之处。
据说,当时刘备官拜左将军,人称“左公”,时人常以“左公安否”以问候,因此油江口得名公安。

关于公安是县是城:

1、公元209年,刘备任荆州牧,设治所于公安。荆州治所当为县。

2、另,《元和郡县志》记载“孙夫人城在孱陵县东五里,汉昭烈夫人(孙权妹)与昭烈相疑,别筑此城居之。”孱陵县,就是公安县。

3、吕蒙白衣渡江夺取荆州后,孙权封他为南郡太守,以公安为郡治。

4、公元768年,诗人杜甫过公安,留《公安县 怀古》。

所以,先前我说的发现错了:icon20:

公安是县。
回复 举报
2004-2-23 08:44:2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公安的地位

 
  刘备集团的任何成员,都无法凌越刘备。
 
  当刘备人在公安时,即使是小小的公安城、公安乡也好,按一般行政层级的公安县、或公安郡及公安州(如果有的话),也不能对刘备管辖。换句话说,刘备以左将军位尊于公安,就算是当地县长、郡守,也不能指挥刘备,除了这些县长及郡守皆为刘备所指派外,另外还有上级对下级的指挥。
 
  因此话应该反过来说,也就是刘备所在的公安城,可以指挥公安城所在的公安县,甚至公安县所属的武陵郡。因此吕蒙争三郡不争武陵郡,刘备征讨荆南四郡后广设三郡太守,惟独不设武陵太守,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刘备人在公安直辖武陵。
 
  此帖可参考拙作《三国荆州武陵太守校考》。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14 , Processed in 0.0653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