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534|回复: 8

赤壁战前谈宛城归属

[复制链接]
2004-1-12 14:07:33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前言
 
  在刘表与曹操之间谈宛城属地,情况有点类似孙权与曹操互争庐江皖城,虽然孙权二次攻破皖城,又任命吕蒙为庐江太守,但是皖城只能视为短期被孙权所攻击,大部分占领时间仍应属曹操。
 
  二、真假庐江太守
 
  因为从当地的芍陂、吴陂、舒城七门三堰及戾陵渠大堨等水利设施,均为曹操魏将刘馥(扬州太守)及刘馥之子刘靖(庐江太守)所修建,有时间在地方建设的人,应拥有统治的实权。
 
  当然有人会提孙权封为庐江太守的人有孙邵、孙韶、吕蒙及徐盛等人(均无庐江相关治水事迹),吕蒙及甘宁皆有攻占记录,不过曹魏所拜庐江太守为朱光(有屯田事)、文钦(淮南三叛之一)、刘靖(曾长期建陂),就算吴魏两方均同设庐江太守,但从对地方建设的余暇(吴将毫无建树,大多为魏将所立功),长期治权恐怕得判给曹魏。枉费庐江郡为孙策所治江东六郡之一,到了孙权时却得二次攻破,当然还包括一次屠城皖城,守城妇孺得吞食泥丸等,这就是孙权对周瑜故乡庐江的统治。
 
  是以孙权有短期攻占,曹操却有长期治权。
 
  三、用兵与占领
 
  用兵不代表占领,常称孔明兵出祁山,但是从来没占领过祁山。
 
  博望一役,刘备「自烧屯伪遁」,设伏兵破之,刘备用火所烧自家营阵,真正破敌用埋伏。因此不能证明所烧博望屯地原为刘表所统治,就算原属刘表,也因火烧尽,而且李典援兵至,刘备撤退,所以博望仍不属刘表。至于刘备「北侵至叶」,并不代表叶城以南之宛城归属。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孔明第一次北伐,攻击祁山及以马谡屯兵街亭,行军经过祁山以南的武都及阴平两郡,但是此二郡仍属曹魏,纵使孔明第二次北伐,仍未攻拔二郡,但是蜀兵却早已越武都、阴平而再向北行军,驻守街亭。因此就算刘备攻到宛城以北的叶城,也不代宛城已被刘备所控制。
 
  逍遥津就在合肥附近,距离不到三十里,孙权十万大军曾经往返,但是合肥仍在张辽、李典及乐进等守将。孙权能到逍遥津,合肥不会因附近有战事就必然属于孙权。
 
  建安二年,「曹操公自南征,至宛。表将邓济据湖阳。攻拔之,生擒济,湖阳降。攻舞阴,下之。」建安三年「太祖自宛征吕布」,曹操从宛城出兵。建安四年「冬十一月,张绣率众降」,故曹操已占有宛城。刘表除了联合张绣时,别无攻夺宛城的纪录,即使刘表攻夺鄂西,不代表从此鄂西以南皆属刘表。街亭位于祁山以北,蜀兵虽能到街亭,不代表街亭以南的祁山已经必然被占领。恰如曹操曾打败袁绍于白马(斩颜良)及延津(杀文丑),但是袁绍却能大军南下至白马以南的官渡与曹操火并,所以曹操在白马及延津的胜利不代表控制官渡而袁绍无法南下。同理,刘表虽攻到宛城以北,不能因此推论认定宛城必陷。
 
  《典论》:「建安初,上南征荆州,至宛,张绣降。」已知张绣以宛降曹,刘表若要占领宛城,也得考虑张绣的存在。
 
  四、史书用字
 
  至于曹操「出宛叶」或「直趋宛叶」,按「出」字有「掌握任职」或「兵行」之意,如诸葛诞「为御史中丞尚书,出为扬州刺史」及「秋七月,自涡入淮,出肥水,军合肥。」汉语「趋」字只有「朝向」的意思,没有「攻」的含义,故「先主斜趋汉津,适与(关)羽船会」,只是单纯的描述刘备「朝向」汉津,刚好与关羽船队会合。而非刘备要「攻打」汉津,才与关羽相聚,要打也是关羽先打汉津。因此「出」及「趋」皆无统治或攻击之意,只有单纯「兵行」或「朝向」之意。
 
  「出」为扬州刺史不代表不能到扬州当刺史,「出」肥水也不代表肥水不在控制范围,「趋」汉津更不代表一定得攻打汉津。
 
  五、结论
 
  宛城是南阳重镇,又滨临中原,刘表以黄祖镇守江夏,又以本身镇守襄阳,若是曾攻拔宛城,势必派遣重要大员镇守,若无人统治,或是虚有其名。像是孙权对庐江的统治,放任曹魏派人动众在庐江建设水库、拦水坝等,恐怕真正的统治者为具有控制能力的人。刘表曾让刘备屯新野、或屯樊城,但是却不让刘备屯宛城,此亦一疑;张绣在张济死后「领其众,屯宛」以降曹操,如果刘表真能占领宛城,势必与张绣有所冲突。
 
  因为史书有据代表事实,此即正面记载有理;若未记载并不能反推肯定结论,此即反面记载存疑。孙策与周瑜连手未能攻破笮融,着实代表守城坚壁力强,抵抗侵略成功;但夏侯楙没有被魏延击败的记载,不代表这位长安守将的用兵必高于汉中太守,或者史书没有夏侯楙打赢魏延的胜仗,夏侯楙就必被魏延吓到乘船逃亡。
 
  曹操自建安初年起曾拥有宛城(在没有新史料出土下,无法支持宛城曾被刘表攻拔),一直到官渡战后,曹操再大举南侵,军至宛城(未有攻城及围城等战斗)刘备逃亡。「先主屯樊,不知曹公卒至,至宛乃闻之,遂将其众去。」指的是曹操至宛城,并非刘备至宛城。否则魏方起码也会记载攻拔宛城的胜利纪录,或是擒杀刘表大将等,再论功行赏,又不是隐诲刘表攻陷宛城的失败,没有必要为曹魏的胜利隐善。
 
  史书先载张绣屯宛,又记其归降曹操,曹操占领宛城名正言顺。反观史书未记刘表攻拔宛城,仅有宛城附近舞阳、阴叶、堵阳及博望等地皆有刘表别将被曹操遣将击破,形同以宛城为中心的周遭各地均属曹操势力所笼罩。故曹操据有宛城,不属刘表。
回复 举报
2004-1-12 16:49:33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雕龙兄:

一、宛城。同意雕龙兄的意见。刘表出为荆州刺史,没有有效控制过宛城。袁术时在南阳。当时荆州治所在武陵郡的汉寿县,刘表用蒯越等,安顿荆州大部,挺上襄阳,欲争南阳,进而逐鹿中原。刘表将荆州治所迁至襄阳,襄阳处在前线,孙坚攻打过襄阳。袁术撤出南阳而到九江,刘表可能在短时间内拥有过南阳。但是张济很快率兵而入,他在攻打穰县时阵亡,兵归侄子张绣率领。刘表使权宜计,让张绣屯宛,以敌曹操。后张绣降曹操,南阳自然归曹操。刘表、刘备虽对南阳地区出过兵,但不能证明控制了该地。宛城、襄樊之间应该是争夺激烈的地区。

二、庐江。东汉时,庐江郡治所在舒县。三国时,庐江郡一分为二,天柱山、舒县以北(含天柱山、舒县)为魏庐江郡,治六安;天柱山、舒县以南为吴庐江郡,治皖县。这类一分为二的州郡还有。

三、武都和阴平。东汉末,武都郡属雍州。《三国志》中的《武帝纪》、《刘备传》、《曹真传》、《张既传》、《杨阜传》等传纪曰:刘备向汉中,遣张飞、马超等入武都。曹操遣曹洪等救武都,自将兵至长安。曹洪退张飞、马超。刘备杀汉中守将夏侯渊。曹操入汉中,寻撤兵,使曹真至武都迎曹洪还屯陈仓,使张既、杨阜徙武都民氐,使居京兆、扶风、天水,徙郡至扶风小槐里。刘备占汉中即逼武都。这说明曹操全面撤出汉中、武都二郡,刘备遂有之。东汉时,益州广汉郡北部置有广汉属国。《晋书·地理志》曰:刘禅建兴二年(224),改广汉属国为阴平郡。说明阴平为蜀所有。刘备取益州时,曹操平定雍凉,并从武都入汉中,似未尝进阴平。就算曹操有阴平,刘备克汉中,占武都,也势必要取之。武都东邻汉中,北与扶风、天水、南安、陇西接壤,西南连阴平,是汉中出陇右所经之地。诸葛亮出陇右,只说天水、南安、安定叛,陇西未叛,未提武都如何,说明武都不在魏,而在蜀。武都若在魏,蜀军要从汉中向祁山,显然就得先取之。实际上,诸葛亮第一次是出武都而入祁山的,第二次亦是经武都而围陈仓的。因武都所处的位置,曹操撤出兵民后,刘备也不可能大力投入,主要还是经营汉中。或者退一步说,武都基本是双方的缓冲地带。事实很可能是,诸葛亮因两次北伐无获而反失武都、阴平。建兴七年(229),诸葛亮出兵武都、阴平,退走魏雍州刺史郭淮。诸葛亮平定武都、阴平,应该看做是收复故地,而不是北伐胜利的成果。蜀军可能在这段同魏军争夺武都、阴平的时间里,使阴平向北扩展了。
回复 举报
2004-1-12 22:30:33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武都郡,本廣漢西部都尉治也。元鼎六年,別為郡。..........建安二十二年,先主遣將軍雷同、吳蘭平之。為魏將曹洪所破殺。魏益州刺史、天水楊阜治此郡。阜以濱蜀境,移其氐於汧、雍及天水、略陽。建興七年,丞相諸葛亮遣護軍陳式伐之,遂平武都、陰平二郡。還屬益州。

 陰平郡,本廣漢北部都尉治。永平後,羌虜數反,遂置為郡。...........元初五年,巴郡板楯軍救漢中。漢中大破羌。羌乃退。郡復治。置助郡都尉。 .................劉先主之入漢中也,爭二郡不得。建興七年,諸葛亮始命陳戒平之。魏亦遙置其郡,屬雍州。(《华阳国志,汉中》

因此看来,刘备夺战汉中,于沔阳称王,其后修缮驿站,筹备北伐。但武都、阴平却并未占领,其后荆州失守,上庸覆灭。更是无闲打理二郡。故此诸葛亮建兴七年定武都、阴平应为蜀汉首次拥有二郡。

太祖征汉中,以阜为益州刺史。还,拜金城太守,未发,转武都太守。......... 及刘备取汉中以逼下辩,太祖以武都孤远,欲移之,恐吏民恋土。阜威信素著,前后徙民、氐,使居京兆、扶风、天水界者万馀户,徙郡小槐里,百姓襁负而随之。为政举大纲而已,下不忍欺也。文帝问侍中刘晔等:“武都太守何如人也?”皆称阜有公辅之节。未及用,会帝崩。在郡十馀年,徵拜城门校尉。(《杨阜传》)

另按上所叙,杨阜任武都太守,在郡十馀年。那么此刻武都应为魏国之土。
回复 举报
2004-1-13 09:20:16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真假庐江太守
 
  东汉末年末任庐江太守陆康,被孙策围城二年而攻破;另一次为孙策与周瑜联攻,趁庐江太守刘勋不在时,偷袭庐江皖城;孙权嗣位后,立即对庐江皖城先围后屠,「粮食乏尽,妇女或丸泥而吞之。」就是发生在此时;「(建安)十九年五月,(孙)权征皖城。闰月,克之,获庐江太守朱光及参军董和,男女数万口。」朱光为曹操所派之庐江太守,后来吕蒙改为汉昌太守,从孙策及孙权四攻庐江而屡掳数万男女而走,明显意不在占领。
 
  从曹操所派庐江太守朱光屯守皖城而被掳,吕蒙虽以攻破皖城而得庐江太守,但从吕蒙转向荆南争三郡后,孙权势力已经式微。或许魏吴各称庐江而立郡,但皖城又位于长江以北,因此吴属庐江成天担心曹魏铁骑,不若魏属庐江闲暇建设水利。正如黄盖曾称武陵太守,虽然极可能只拥有武陵一带的几个小县,绝大部分的武陵仍被刘备所统治,要称武陵一分为二固然可以,但是武陵公安等地更名符其实。
 
  二、用兵与占领
 
  暗示武都与阴平为刘备先夺,实不亚于明讲武都与阴平为无人之区。
 
  (一)武都得失
 
  先谈刘备取武都,《华阳国志》:「建安二十二年,先主遣将军雷同、吴兰平之,为魏将曹洪所破杀。」陈志:「曹洪破吴兰,斩其将任夔等。三月,张飞、马超走汉中,阴平氐强端斩吴兰,传其首。」因此刘备并无攻拔武都。
 
  至于曹操迁民,按陈志:「太祖征汉中,以(杨)阜为益州刺史。还,拜金城太守,未发,转武都太守。...(杨)阜威信素着,前后徙民、氐,使居京兆、扶风、天水界者万余户,徙郡小槐里,百姓襁负而随之。」也就是民也迁,郡也搬。所以才会有「(魏)文帝问侍中刘晔等:『武都太守何如人也?』皆称(杨)阜有公辅之节。未及用,会帝崩。在郡十余年,征拜城门校尉。」表示曹魏仍拥武都十余年。
 
  孔明首伐虽无寸土之获,亦无数郡之亡。按箕谷为赵云疑军、街亭为马谡率大众、祁山则为围城之战,曹真、张合分别有收复安定、天水及南安三郡及破击高详、马谡等,甚至还有陇西郡抵抗蜀兵,唯独没有曹魏顺便进攻武都之举。
 
  讳败常不多提,胜仗不好意思多谈,就觉奇怪。
 
  既然刘备没有得二郡的记载,曹魏没有得二郡的描述,何以决定刘备及曹魏的得失呢?
 
  (二)二郡功过
 
  假设武都、阴平二郡确实有失,所要责怪,应不至丞相,就算是罪归丞相,也是指丞相曹操,而非孔明。因为理论上曹操统治汉中,实际上却以部下守郡,「太祖还邺,留(夏侯)渊守汉中,即拜(夏侯)渊征西将军。」夏侯渊才是失汉中的将领,后人少以曹操用兵「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来点评曹操失汉中一事,失汉中一事最主要在夏侯渊的轻敌。
 
  如果检讨曹操真失汉中,也应是守汉中的夏侯渊有失,而非丞相曹操用兵有误。
 
  同理就算孔明曾失二郡,也应是二郡太守的防卫有失,而非丞相孔明用兵不善。
 
  但是事实上曹操未失二郡,曹操仅失汉中一郡,对于武都郡,曹魏作出迁郡移民的指示,根本未失。再按《晋书.地理志》:「魏武定霸,三方鼎立,生灵版荡,关洛荒芜,所置者十二,新兴、乐平、西平、新平、略阳、阴平、带方、谯、乐陵、章武、南乡、襄阳。」即有阴平郡的设置。
 
  立论必基理由,论罪取决证据。
 
  曹操失二郡的理由若在移民,但陈志已述移郡,仍设郡立太守。孔明失二郡为何大胆假设于第一次北伐,而不是第二次北伐,找不到支持的论调,在「疑罪从无」的原则下,假设可驳回。
 
  三、宛城归属
 
  要举证刘表占领南阳,不能以张绣归降曹操,就认定张绣必弃宛城而走,所以刘表简单占领宛城。张绣或许曾与刘表联盟,但是张绣从未成为刘表的手下,刘表的荆州将兵也从未统治过宛城,这是基于目前史料最大限度的推论。
 
  首帖一再强调,周围有战事不代表占领。宛城以东、东北及西北皆有战事,但刘表不会因此而取得宛城;正如孙权以十万大军包围合肥(不会漏了合肥以北),但是张辽仍以八百壮士追杀孙权(差一点捕获孙权),但合肥不属孙权。曹操在白马延津斩颜良、文丑,但是袁绍仍能南下白马延津以南的官渡,与曹操决战,以曹操在白马延津的胜战,还能武断袁绍一定无法到官渡吗?
 
  诚然武都阴平是北伐的中途之路,但不代表被占。
 
  孔明第一次北伐先经祁山,再遣兵远到街亭,但是孔明始终未占祁山。
 
  孔明第四次北伐先经祁山,再分兵上邽割麦,但是孔明仍然未占祁山。
 
  因此行军「经过」,并不能构成「占领」的事实。孔明极可能绕道武都而北伐,不一定因经过武都而有占领武都之实,否则孔明经过祁山二次,是不是也能声称占领祁山?
回复 举报
2004-1-13 16:35:30

主题

好友

732

积分

东山高士

管宁、雕龙二兄,

后汉书记,武都属凉州,献帝兴平元年,分凉州河西四郡为雍州,我想武都于此时属雍州。《三国志·刘备传》记:“建安二十三年,刘备率诸将进兵汉中,分遣将军吴兰、雷同等人入武都,皆为曹公军所没。” 《华阳国志·汉中》记:“建安二十二年,先主遣將軍雷同、吳蘭平武都,為魏將曹洪所破殺。”《三国志·曹操纪》记:“建安二十二年,刘备遣张飞、马超、吴兰等屯下辩;遣曹洪拒之。二十三年,曹洪破吴兰,张飞、马超走汉中。”说明刘备对汉中、武都是同时出兵的。但结果是,刘备在武都失利,在汉中获胜。我们从《杨阜传》和《张既传》可看到,刘备得汉中后,又向武都用兵。曹操见汉中不保,便遣雍州刺史张既、武都太守杨阜去武都迁民徙郡。武都郡治在下辩,刘备逼下辩,杨阜徙郡治至小槐里。小槐里在扶风郡,杨阜很可能主要是在小槐里为太守十余年了。

我不解的问题是,武都、阴平在魏,诸葛亮北伐当先取这二郡,然后再取这二郡北面的天水、南安等郡。我觉得这样才合乎情理。武都、阴平有魏官、魏军、魏民,诸葛亮怎么能绕过它向祁山?天水、南安、安定郡吏民闻蜀军至,惊慌失措,纷纷以降,怎么武都、阴平悄然无声?故我推测,武都、阴平时已在蜀,要么这地是无人区,为魏蜀缓冲地带。因蜀北伐,魏又介入进来。这二郡为蜀所有,诸葛亮出祁山合乎道理;为魏所有,诸葛亮理当先取之;为冲地带,诸葛亮没有必要绕之。

庐江郡南的皖县,先为孙权攻克,即使还未达到占领的程度,后来陆逊引曹休入皖,在石亭大败之,从此魏吴攻守逆转,吴可以说已经占领该地了。但从“曹休入皖”这话看,庐江郡的南部在石亭之战前就属吴不属魏了。
回复 举报
2004-1-13 23:58:3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林兄,

《华阳国志》云“劉先主之入漢中也,爭二郡不得。建興七年,諸葛亮始命陳戒平之”。可见武都,阴平于建兴七年方才易手。

孔明北伐本以箕谷之疑兵诱敌,若是再于二郡山险之地耗费时日,则安能先发而取陇右三郡,且武都阴平虽为魏有,然其地之民已尽迁,所剩之官兵亦不足为虑,若陇右得手,则三郡亦为蜀有。此正袁绍程昱故事也。
回复 举报
2004-1-14 08:18:0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撇开猜测不提,地理位置可说明一切。
 
  孔明北伐二度经过祁山,第一次分兵到街亭,第二次分兵到上邽,但是祁山有没有夺取,无关痛痒。同理可证,武都及阴平二郡,虽在北伐中道,但是形势如同祁山,有没有占领,仍能继续前进。在探讨武都及阴平二郡之前,可参照祁山的主权,如果说孔明出兵街亭就一定代表占领街亭以南的祁山,或者孔明分兵上邽就是代表一定占领上邽以西的祁山,孔明早就夺下祁山。
 
  祁山攻守同理可证武都及阴平二郡
 
  汉语「入」字,只有「进到」之意,没有攻打(敌对)或通行(友好)之意。因为进入敌对区固然可用「入」,按陈志:「先主入蜀,自葭萌还攻刘璋。」但进入友好或已占区可用「入」,按陈志:「(夏侯霸)闻(曹)爽诛,自疑,亡入蜀。」《晋书》:「(周处)乃入吴寻二陆。」可见「入蜀」「入吴」只有单纯「由外向内」,并无敌对友好之别。
 
  在吕蒙离开皖城后,按陈志:「张辽之讨陈兰,(臧)霸别遣至皖,讨吴将韩当,使(孙)权不得救(吴)兰。」、「明帝即位,(曹休)进封长平侯。吴将审德屯皖,(曹)休击破之,斩(审)德首,吴将韩综(韩当之子)、翟丹等前后率众诣(曹)休降。」庐江以南的皖城,虽然属孙权,但是屡被曹魏攻破。
 
  以下图示,曹魏铁骑可从陆地攻皖,但是孙权却得渡江援军。
 
        六安(庐江太守文钦)   合肥(张辽、乐进、李典镇守)
           舒城(周瑜家乡)
           皖城 (魏将庐江太守朱光,吴将庐江太守吕蒙曾驻守)
           
           
  ========================================
        长   江   
  ========================================
                                  建业(孙权定都)
回复 举报
2004-2-27 14:41:21

主题

好友

3811

积分

刺史

好象华阳国志说,魏蜀用兵好从此道出入,武都一带才荒废的。
以前可不是无人区啊。
回复 举报
2004-3-1 19:15:40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宛城、江夏、庐江及徐州被屠城,但是仍然不是无人区。
 
  庐江被孙家四攻破,每次掳掠数万男女而走,但是庐江从来不是无人区。
 
  惨遭屠城及强迁,都不是无人区的最好解释。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38 , Processed in 0.05492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