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657|回复: 7

检讨东吴败亡三部曲

[复制链接]
2003-12-26 08:17:57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前言
 
  三国江东全盛时期在孙坚、孙策及孙权等精英领导,衰退则在孙亮、孙休及孙皓治国不力。
 
  影响东吴命运的关键,最主要在于世代交替的继承,一但不能顺利接棒,上下就会动乱不安。东汉败亡于外戚与权臣的互斗,中央皇室软弱无力,被地方强臣所欺凌,前有董卓入京乱政,后有曹操挟持天子,汉朝从此名存实亡;东吴同样步入后尘,除了早期有英雄强人统治外,后继则因无人难以支持,存在宗室干预政治,兵变与政乱不断,士族门阀成为最大的既得利益操控者,从后来西晋伐吴,东吴无法全国组织动兵相抗,仅在少数抵抗中被灭国,东吴早已名存实亡。
 
  以下从二宫之争、权臣乱政及暴君残虐,分别详析东吴之所以败亡的三个阶段。
 
  二、由盛转衰的转捩点──二宫之争
 
  影响孙权的继承关键在于二宫之争,也就是孙权三子孙和与孙权四子孙霸之间的宫庭斗争,即太子与鲁王之间的争嗣,双方各有党羽结派:太子派有丞相陆逊、大将军诸葛恪、太常顾谭、骠骑将军朱据、会稽太守滕胤、大都督施绩及尚书丁密等,鲁王派有骠骑将军步骘、镇南将军吕岱、大司马全琮、左将军吕据及中书令孙弘,其它人也泾渭分明分别逢迎太子或鲁王。
 
  太子派与鲁王派明争暗斗:鲁王派孙弘多次陷害太子派顾承与张休等人,除了顾谭、顾承及姚信被流放交州的处罚外,也有逼死张休等重击;太子派则有吾粲要求调离鲁王派杨竺,及陆逊要求孙权不能太宠鲁王等。总之太子派与鲁王派皆笃信认定,自己应当掌握一切,其它人则应离开、被贬、流放等。
 
  其中全公主占了极重要的角色,其实全公主并不姓全,而是姓孙,全公主本是孙权与步夫人所生之长女,姓孙,名鲁班,字大虎,原嫁周瑜的长子周循,本称周公主,后来改嫁卫将军全琮,于是改称全公主。另外全公主有个亲妹妹,姓孙,名鲁育,字小虎,先嫁骠骑将军朱据,再嫁车骑将军刘纂;刚好一个叫孙大虎,一个叫孙小虎,江东大小二虎皆各二嫁二位不同的丈夫。全公主正因在二宫之争中可在孙权眼前搬弄是非,全公主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后来见不到孙权一面的陆逊。
 
  全公主未直接对太子孙和下手,由于太子生母为王夫人,全公主先谮毁王夫人,向孙权巧言:「太子(孙和)不在庙中,专就妃家计议;又言王夫人见上寝疾,有喜色。(孙)权由是发怒,(王)夫人忧死,而(孙)和宠稍损,惧于废黜。」全公主既害王夫人,又坏太子行为举止,加上其它鲁王派「谮愬日兴」,孙权在二宫之争中,对太子派印象严重损减,最后还幽闭孙和,而且废去太子之位,下放孙和到故鄣,太子派已群龙无首。
 
  加上许多太子派成员被鲁王派成功斗垮,除了前述顾谭、顾承(皆为丞相顾雍之孙)、姚信(太常)被下放、张休(孙策托孤重臣张昭之子)被赐死、太傅吾粲被下狱诛杀、丞相陆逊被孙权派人骂死(遣中使责让(陆)逊,(陆)逊愤恚致卒。),后来骠骑将军朱据、尚书仆射屈晃率领诸将吏向孙权要求释放太子孙和,孙权下令派人抓牵进殿,杖打一百;无难督陈正、五营督陈象也上书进谏,但于事无补,孙权下令满族抄斩。在朱据被贬谪新都郡丞时,孙弘又假传圣旨矫诏「赐死」朱据,于是权高如骠骑将军的朱据,不死于外患而死于内乱。太子一派遭受鲁王派大虎等人咬伤,大量失血殆死,滨临垂危。
 
  但是孙权也没立鲁王为太子,对鲁王派下痛下毒手不亚于当初重创太子派,孙权赐死鲁王孙霸及诛杀其党羽全寄、吴安、孙奇及杨竺等人,除了漏掉鲁王派全公主外,鲁王派上从鲁王、下至党羽,死伤惨重、哀鸿遍野。二宫之争太子派与鲁王派两败俱伤,但是东吴的帝位却反落到年仅十岁的孙亮手中。
 
  在二宫之争中占极影响角色的全公主,正在虎视耽眈。
 
  三、权臣轮番上阵
 
  (一)诸葛恪
 
  孙亮为孙权幼子,正如幼君即位,大权必然旁落权臣之手,「主少国疑、大臣未附、国人未信」,此时的权臣为诸葛恪。
 
  诸葛恪为诸葛瑾之子,少年即以捷才闻名,虽在用兵讨伐山越成功展现平叛镇压的本事,内政亦为可观:「罢视听,息校官,原逋责,除关税,事崇恩泽,众莫不悦。(诸葛)恪每出入,百姓延颈,思见其状。」但是诸葛恪北伐战争中失利,出兵「大发州郡二十万众」攻击曹魏合肥新城,守城将领子产等凭「三千人」坚守,虽被东吴猛攻而死伤过半,但独守「九十余日」而城不拔,东吴攻城受挫,撤退。东吴兵卒「士卒伤病,流曳道路,或顿仆坑壑,或见略获,存亡忿痛,大小呼嗟。」以失败作收。
 
  对外战争失利,往往是引起杀机的理由,战争不利本因政治不良而来,诸葛恪须臾见杀。
 
  (二)孙峻
 
  力足以铲除权臣,通常也具有担任权臣的资格。
 
  诸葛恪被政变所诛,起事之人为孙峻,即孙坚弟弟孙静之曾孙,曾「奸乱宫人,与公主鲁班私通」,也就是孙峻与全公主狼狈为奸。或许早在二宫之争时,孙峻已在幕后扮演重要决策角色也说不定,全公主可能为实际执行者罢了,主谋教唆与行凶执行通常为主从共犯。孙峻既完成「清君侧」而铲除诸葛恪,加上皇帝年幼,东吴帝位仍然名存实亡,虽名有孙亮称帝,实权则取决于「丞相大将军」孙峻之手。东吴大权不在君王手中,而尽沦权臣诸葛恪及孙峻之手,去掉旧的权臣,换来新的权臣,等于仍有权臣不变,相反的,此时东吴可视为已无君王。
 
  在一次谋杀孙峻失败的政变中,主谋孙仪等人自杀,但全公主意外多参一笔,波及其妹朱公主,以同谋为借口,因此孙峻听信全公主谗言枉杀朱公主。孙大虎有意杀害孙小虎,妹妹受姊姊所害不得不死,手足姊妹残害,不亚于兄弟阋墙。
 
  但孙峻在召军北伐曹魏前夕,夜梦诸葛恪索命,恐惧发病致死,大权改落孙綝之手。
 
  (三)孙綝
 
  孙氏宗室内乱,如同汉之七国之乱、晋之八王之乱。
 
  孙綝与孙峻同祖父,本可如孙峻专权,挟吴主以令诸侯,不幸的是,此时幼君渐渐长大,吴主孙亮开始有个人意见。最初孙亮本无机会入主,但在全公主建议孙权为孙亮娶全尚之女为妃,后来孙亮「遂为嗣」,当起东吴皇帝。全尚为全公主的从孙,此为孙家内部的近亲婚姻。后来孙亮知悉朱公主原被全公主所害,质问全公主时,反让全公主再次诬陷朱公主,反咬朱公主二子朱熊及朱损参与,下场是孙亮「乃令丁奉杀(朱)熊于虎林,杀(朱)损于建业」,朱公主全家(孙鲁育本人、其子朱熊、朱损,除其夫朱据在二宫之争丧生外)皆被其姊全公主所害。孙亮先前即知朱公主被全公主所害,后来却反杀朱公主二子,为朱公主平反而却倒杀朱公主二子,可见政治谋杀完全不需要合理理由。
 
  就在孙綝入谏孙亮时,孙亮不但不同意,而且还起杀机想对付孙綝。虽然是全公主杀朱公主及其二子的余波,但是也能构成孙亮欲杀孙綝的原因,全公主要对朱公主赶尽杀绝本事不关孙綝,但也构成欲杀孙綝的借口,政治谋杀还真的不需要合理理由。但是孙綝不是省油的灯,夜袭全尚等人,废孙亮为会稽王、怒杀桓彝、刘承等人。全公主被迫下放豫章,终老一生,在边土等死,曾经几度兴风作浪的虎女,就到此为止。
 
  继孙亮被废黜后,琅邪王孙休被孙綝改立为帝,此时孙綝「一门五侯,皆典禁兵,权倾人主,自吴国朝臣未尝有也。」君不君乃因臣不臣,君臣内耗斗争,自然无暇他顾。
 
  孙休后来下令张布与丁奉围杀孙綝,夷杀三族,平定孙綝乱政。孙休在位六年而死,最后由孙皓继位。
 
  (四)濮阳兴、张布、丁奉
 
  此三人来不及成为权臣独揽军政,严格地说,并不列入权臣,但因有废帝立帝之嫌,勉强并入权臣之列。
 
  挟其斗垮权臣孙綝,江表虎臣丁奉与张布等人开始崛起,影响到决定下任帝位由谁嗣位,以臣选君的行为,正如以往江东权臣干预帝位的继承。要不是孙皓先动手消灭诸臣,当丞相濮阳兴与骠骑将军张布开始后悔策立孙皓时,恐怕就是强臣准备废帝立帝之时,此时存在「君灭臣、臣废君」的决定。但孙皓此时已非幼君,不再任人摆布,无法容忍臣属废立君王的行为,因此下令诛杀濮阳兴、张布。丁奉有迎立孙皓之功,不过早卒,后来孙皓亦以军事不力而在丁奉死后将丁奉家人徙放于临川,孙皓从此摆脱权臣的影响。
 
  正因东吴多有诸臣掌权的野望,所以权臣屡出屡现,多有废君立君之事,孙皓称帝当然志在对付权臣。
 
  四、暴君残虐
 
  孙皓以二十三岁之长君即位,在位统治东吴十六年,在前朝权臣肆虐余威荡漾之际,孙皓开始独裁大用卑贱小人,不再相信重臣名将,虽然优点是没有权臣乱政,但是缺点也是江东从此没有人才可以发挥。陆机在《辨亡论》中提出:「元首虽病,股肱犹良。爰及末叶,群公既丧,然后黔首有瓦解之志,皇家有土崩之衅。」正是最早指出三国之中「因为国内晚期没有人才而导致国破家亡」。
 
  当君王对臣民恁意屠杀时,已成为名符其实的暴君。虽然出发点可能是为了防范权臣犯君,但是不分清红皂白乱枪打鸟的同时,也在等同于横扫消灭可能治国用兵的人材。
 
  孙皓暴虐施政残酷,略举受害者如下:
 
  (一)李勖
 
  孙皓任用何定为「楼下都尉」,本想迎娶少府李勖的女儿,但遭拒绝,于是何定就谮言报复。李勖因此被孙皓诛杀,而且焚尸。就因为一个臣子的随口进言,君王因此对另一个臣子痛下毒手,孙皓手段极为残忍。
 
  (二)徐粲及贺惠
 
  中书郎奚熙上告宛陵令贺惠,孙皓派徐粲调查,就因迟迟未有结果,奚熙又上告徐粲「不即决断」,于是孙皓斩杀徐粲,收捕贺惠入狱。打小报告的奚熙并不怎样,倒是孙皓又斩又关的作风,令人为之侧目。
 
  (三)陈声
 
  孙皓爱妾派人到市场抢劫,当地官吏(司市中郎将陈声)坚守岗位责无旁贷、绳之以法,但是孙皓因此大怒,随便找理由,对陈声「烧锯断头」、「投其身于四望之下」。只要孙皓高兴,手段酷刑残忍而以恐怖统治臣属。
 
  (四)韦曜
 
  所谓东吴「国有设史、注记有官」正是指韦曜官修东吴官修史书《吴书》,相对于讥笑「国不设史、注记无官」的蜀汉没有史官记史云云。孙皓以韦曜拒绝为先父孙和作纪入史等问罪,「不承用诏命,意不忠尽,遂积前后嫌忿,收(韦)曜付狱」,最后还是诛杀韦曜,将其家人徙放零陵等地。世人多以蜀史有缺而遣憾,但少对吴史遭害而怜惜。
 
  (五)王蕃
 
  喝酒可致命,特别是孙皓宴筵,为臣饮酒面临生死。
 
  孙皓每次飨宴,时间长达整天,不管能不能胜任喝尽,每人皆必须喝饮七升酒。「时有愆过,或误犯皓讳,辄见收缚,至于诛戮。」孙皓特地「置黄门郎十人」、「为司过之吏,宴罢之后,各奏其阙失,迕视之咎,谬言之愆,罔有不举。大者即加威刑,小者辄以为罪。」以醉言治罪,果真伴君如伴虎,臣属在酒食之余也能因此招死,江东酒后失言当可问罪。
 
  常侍王蕃曾因赴宴「沈醉顿伏」,孙皓常「疑而不悦」,就在有一次王蕃喝醉求免时,孙皓下令用车载出,但是刚走召回时,王蕃强行走回,孙皓因此大怒,以为王蕃装醉,立刻「呵左右于殿下斩之」。因喝酒不醉而迁怒欺君,果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喝醉错言要死,喝不醉没事要斩,孙皓赐酒,为臣饮酒不管醉不醉,下场都能致死。
 
  (六)葛奚
 
  鸿胪葛奚在三爵之后,酒后乱言,孙皓「猥发雷霆,谓之轻慢」,派人加添毒酒,葛奚中毒身亡。除非千杯不醉或酒后不失态,否则君王赐宴等同于判刑受罪,难怪周瑜「虽三爵之后」,仍能「曲有误,周郎顾」而被称为酒后清醒能辨音律,孙权「三爵之后」而欲持剑亲杀虞翻而被云不能容贤等。江东论才若以饮酒评比,未免失之偏颇;江东丧才若因酒量不成,更是草菅枉杀。
 
  酒国论英雄,用人器小又量窄;因酒而死,问罪更胜莫须有。
 
  (七)车浚、熊睦、张咏
 
  会稽太守车浚在守郡遭荒旱时,「表求振贷」,孙皓认为车浚想自树私恩,于是派人就地枭首。尚书熊睦忠言陈谏,但是孙皓觉得逆耳,于是派人「以刀环撞杀之,身无完肌。」湘东太守张咏无法达成征收算缗,孙皓派人就地斩杀。未审而判罪,无异于罗织陷害:以赈粮见杀,将断绝后人济民救灾;残杀谏臣,将无人再敢陈言;征税不利而受死,将令酷吏急于剥削。
 
  (八)宫人
 
  孙皓在后宫庭院引入河水,凡有不合孙皓心意的宫人,往往立刻斩杀、飘流死尸出宫,「或剥人之面」、「或凿人之眼」。而且时人不以为意,「盖此事也,若信有之,亦不足怪...视人君相迕,是乃礼所谓傲慢;傲慢则无礼,无礼则不臣,不臣则犯罪,犯罪则陷不测矣。正使有之,将有何失?」把「臣看君」认为傲慢无礼,然后再引申为不臣犯罪,所以孙皓「凿人眼」都是为了惩罚「臣看君」的罪行。如果见面都可构罪,东吴暴政可称无人能及。
 
  五、结论
 
  很明显的三个阶段,从二宫之争、权臣乱政与暴君残虐,正逐步削弱东吴国势。
 
  正如西晋发生永嘉之祸乃前因八王之乱,故无力抵抗匈奴入侵,反观东吴末世无法阻止晋军入侵,本可追究暴君残虐的统治,但暴君孙皓可追究之前权臣乱政,而权臣辈出又系由二宫之争的政治斗争,骨肉相残以来,掏空东吴而迈向灭亡的命运。
 
  东吴对外军事无力仍因对内政斗争而来,故云东吴先败于内乱,后始亡于外敌。
回复 举报
2003-12-26 09:04:01

主题

好友

345

积分

县尉

还是阿斗好啊 :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5:08:27

主题

好友

126

积分

亭长

骠骑将军朱据、会稽太守滕胤、大都督施绩及尚书丁密等,鲁王派有骠骑将军步骘

2 骠骑将军?
骠骑将军朱据?
骠骑将军步骘?

為何? :icon33:

步骘传:
"权称尊号,拜骠骑将军,领冀州牧。是岁,都督西陵"
"赤乌九年,代陆逊为丞相,犹诲育门生,手不释书。"
吴主传:
"九年春二月,车骑将军朱然征魏柤中,斩获千余。夏四月,武昌言甘露降。秋九月,以骠骑步骘为丞相..."
"十二年春三月,左大司马朱然卒。四月,有两乌衔鹊堕东馆。丙寅,骠骑将军朱据..."

赤乌九年,步骘已为丞相了,而朱据 "赤乌九年,迁骠骑将军。"<吴书十二 朱据传> :icon22: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5:27:21

主题

好友

126

积分

亭长

后来孙皓亦以军事不力而斩杀丁奉,孙皓从此摆脱权臣的影响。
斩杀丁奉??? :icon33:

<吴书十 丁奉传>:
"建衡元年,奉复帅众治徐塘,因攻晋榖阳。榖阳民知之,引去,奉无所获。皓怒,斩奉导军。三年,卒。"

孙皓建衡元年斩奉导军,而丁奉建衡三年卒,

<吴书十 丁奉传>:
"奉贵而有功,渐以骄矜。或有毁之者,皓追以前出军事,徙奉家于临川。"

后"或有毁之者,皓追以前出军事",孙皓于丁奉卒后才下手报复.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7:02:36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简答
 
 按《殷基通语》曰:「骠骑将军步骘、镇南将军吕岱、大司马全琮、左将军吕据、中书令孙弘等附鲁王。」故得首帖引论。

  但依陈志,骠骑将军步骘在前丞相陆逊死后而迁任丞相(赤乌九年),骠骑将军朱据又在前丞相步骘死后而迁任丞相(赤乌十二年),虽然传统习惯向以最高官职称呼,但是若论二宫之争时(陆逊之死前后)鼎盛之炙热,故推敲再三,始仍舍丞相而保持骠骑将军。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7:04:3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Originally posted by 凌雲游子@2003-12-26 15:27
[<吴书十 丁奉传>:
"奉贵而有功,渐以骄矜。或有毁之者,皓追以前出军事,徙奉家于临川。"

后"或有毁之者,皓追以前出军事",孙皓于丁奉卒后才下手报复.
  应为对其家人下手,诚如所言,丁奉早卒,已修改首帖,感激谢谢。
回复 举报
2003-12-28 14:11:08

主题

好友

37

积分

布衣

吴之忠臣良将,在二宫之争因站错风向,或因内斗而被杀或羞愤而亡者,其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比曹操之赤壁,刘备之夷陵,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二宫之争后,江左俊杰,所剩无几。原来人才鼎盛的吴国从此人才凋零。陆抗之于吴,犹如姜维之于蜀,外有强敌,内忧不断,且苦无帮手。不过魏蜀相征,幸免早亡。
回复 举报
2004-1-3 21:13:0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当时东吴的豪门大姓,坐拥强兵,孙权时代早已经是:

然公族子弟及吴四姓多出仕郡,郡吏常以千数,治率数年一遣诣王府,所遣数百人,每岁时献御,权答报过厚。(《朱治传》)

到了孙皓时代,那些豪强更是如日中天,隐匿户口,违法乱律,根本不是孙皓所能控制的:

其居则高门鼎贵,魁岸豪杰。虞魏之昆,顾陆之裔。歧嶷继体,老成弈世。跃马叠迹,朱轮累辙。陈兵而归,兰锜内设。冠盖云荫,闾阎阗噎。其邻则有任侠之靡,轻訬之客。(左思《吴都赋》)

势力倾于邦君,储积富于公室……僮仆成军,闭门为市,牛羊掩掩原隰,田池布千里……金玉满堂,妓妾溢房,商贩千艘,腐谷万庾……粱肉余于犬马,积珍陷于弩藏。(葛洪《抱朴子,外篇,吴失篇》)

孙皓虽然作威作福,可也拿这些顾、陆、朱、张、虞、魏、周、盛没辄。陆凯曾上表责孙皓有言:“先帝外仗顾、陆、硃、张,内近胡综、薛综,是以庶绩雍熙,邦内清肃。今者外非其任,内非其人,陈声、曹辅,斗筲小吏,先帝之所弃,而陛下幸之,是不遵先帝八也。”而陆门一门二相、五侯、将军十余人。一族横行乡里,贺为吴郡太守,检校诸顾、陆役使官兵及藏逋亡,悉以事言上,罪者甚众。结果被时为江陵都督的陆抗,请见孙皓,结果全部释放。孙皓杀来杀去还是没敢拿他们动刀。

孙皓最多的也是在陆抗死后把他的军队分成五份,让他五个儿子晏、景、玄、机、云、分领其兵,或者派人去“料实户口”,“科出亡叛”。光这就已经得罪了一大堆,结果晋伐吴时,豪门大兴拒不出兵,金陵王气黯然消!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28 , Processed in 0.05681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