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181|回复: 36

魏蜀的国力对比和蜀攻魏守的形成

[复制链接]
2003-12-24 20:28:54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诸葛亮以一州之地,与曹魏九州相抗,看起来实在是众寡悬殊。然而蜀军在祁山上自来自去,始终采取战斗攻势。对此现象,历来争论很多,本文将阐述曹魏和蜀汉的国力对比,并就此对蜀攻魏守的现象作出解释。

曹魏的国力,并没有一眼看去那么强大。汉末战乱频繁,人口锐减,甚至百不余一,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地广民稀的情况。比较而言,中国北方战乱最为频繁,人口死亡也最为严重;而南部(吴国),西南部(蜀汉),东北部(公孙渊)受战乱之害较轻。同时,大量逃避战乱的人口自北方南迁或者避入辽东,也加剧了三国人口分布密度的不均衡。北方地广民稀的恐慌,到三国结束也没有缓解,司马懿平辽东,“中国人欲还旧乡恣听之”;司马昭灭蜀,“劝募蜀人能内移者,给廪二年,复除二十岁”,司马炎灭吴,“将吏渡江复十年,百姓及百工复二十年”都是很好的证据。而孙权屡次出兵,都以掳掠人口为重要目标;诸葛亮从祁山撤退,也拔西县千家以实汉中。足证在人口耗减相对较轻的蜀和吴,同样存在地广民稀,劳动力不足的情况,以致于要通过强行迁徙来掠夺敌国劳动力。

因此,汉末至于三国的割据势力真正缺乏的,不是土地,而是人口。国力的大小,既不在割据了几州,也不在占领的土地广狭。关键在于各自占有多少劳动力。曹操初得冀州,即翻录户口簿查人口数量,正是为此。

蜀汉景耀六年(263年),有户二十八万,口九十四万。同年,曹魏有户六十六万,口四百四十万。以户计,曹魏户数仅为蜀汉两点三倍。鉴于诸葛亮死后蜀汉政治不如前时清明,而曹魏则在司马父子当政后节用兴利,民众负担较前代为轻,因此推定诸葛亮当政期间魏蜀的户比例不会高于这里的二点三倍。(取户数而不取口数对比的原因:蜀汉263年上交的户口簿,平均每户只有三点三人,律以东汉以来的大家族很不合理,只能解释为农民隐瞒人口,逃避赋役。诸葛亮执政时,事必躬亲,脱漏户籍尚不容易,后期宦官弄权,这种现象就严重了。但隐瞒人丁容易,隐瞒户口难。所以取户数对比更能得其真实)如果认为蜀汉百姓的平均生产能力与曹魏相若,则曹魏总国力当在蜀汉二点三倍左右。更何况蜀汉民众本比中原富庶,益州本天府之国,所经战乱,又远较北方为轻,刘璋时,益州丰实,时俗奢侈,富户至侯服玉食。刘备取蜀,还能取民间金银财物赏赐功臣,足见其富实。诸葛亮将蜀锦收归国家经营,也大大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收入。

曹魏以蜀汉两倍多的国力,要守卫数倍于蜀汉的边境线。要在襄阳,合肥和吴对峙,此外还得防卫乌桓,鲜卑,匈奴等少数民族和辽东的公孙渊,这都要求有数量庞大的军队。曹魏全国的兵力,较曹操时期大大增加了,极盛时不下六十余万(司马昭上书:“今诸军可五十万,以众击寡,蔑不克矣”,合内外居留,不下六十万)

为了保证国防,这支数量强大的军队不能不维持下去,但国力不够,全国劳动力太少,只有蜀汉两倍多(军队却接近四倍)军费就成了问题,怎么解决?一个办法是开源,大兴军屯,让这支军队自己解决部分粮食问题,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兵户负担加重,经济地位日益低于郡县编户民,战斗力随之下降,这也导致了从曹魏到东晋世兵制度的逐渐瓦解。

另一个办法是节流,从各方面削减财政的支出,曹魏的大臣除了极力谏阻皇帝奢侈浪费外,在对外政策上也一再强调慎重用兵。曹魏几乎每次主动出击,都遭到多人反对。这种景象,在蜀汉和吴国是见不到的。他们要求偃武务农,要求削减军队数量,主张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这种说法,看起来迂腐得可笑,实际上是与曹魏在国力上的困境是相适应的。杜恕在明帝太和年间的上言反对使用掌管军事,因此无法专心农事的镇北将军吕昭领冀州,对曹魏现状的议论颇具代表性,录在后面:

帝王之道,莫尚乎安民;安民之术,在於丰财。丰财者,务本而节用也。方今二贼未灭。戎车亟驾,此自熊虎之士展力之秋也。然搢绅之儒,横加荣慕,搤腕抗论,以孙、吴为首,州郡牧守,咸共忽恤民之术,脩将率之事。农桑之民,竞干戈之业,不可谓务本。帑藏岁虚而制度岁广,民力岁衰而赋役岁兴,不可谓节用。今大魏奄有十州之地,而承丧乱之弊,计其户口不如往昔一州之民,然而二方僭逆,北虏未宾,三边遘难,绕天略匝;所以统一州之民,经营九州之地,其为艰难,譬策羸马以取道里,岂可不加意爱惜其力哉?以武皇帝之节俭,府藏充实,犹不能十州拥兵;郡且二十也。今荆、扬、青、徐、幽、并、雍、凉缘边诸州皆有兵矣,其所恃内充府库外制四夷者,惟兗、豫、司、冀而已。臣前以州郡典兵,则专心军功,不勤民事,宜别置将守,以尽治理之务;而陛下复以冀州宠秩吕昭。冀州户口最多,田多垦辟,又有桑枣之饶,国家徵求之府,诚不当复任以兵事也……往年牛死,通率天下十能损二;麦不半收,秋种未下。若二贼游魂於疆埸,飞刍輓粟,千里不及。究此之术,岂在强兵乎?武士劲卒愈多,愈多愈病耳。夫天下犹人之体,腹心充实,四支虽病,终无大患;今兗、豫、司、冀亦天下之腹心也……

曹魏的兵民比例最高的时候,接近蜀汉的两倍,虽然采取了开源节流的手段,如此高的兵民比例还是不可避免的给民众带来沉重的负担。所以尽管统治者一再通过巡行各地,问民疾苦,赈济贫民来收买民心,各地的农民起义还是先后发生了十多次。而镇压起义,又构成了新的军费开支。

不难理解,为何司马懿伐辽东,发卒四万人,而大臣却以“役费难供”不赞同;为何稍后的曹爽伐蜀,也仅仅调发了六七万军队。一言以弊之,穷!可以相互对比的,诸葛亮北伐,却往往能出动十余万。

经过司马父子修养生息,节用兴利数十年,然后兴伐蜀之役,可谓志在必得,然而军队总数,还是只有二十万。据此推究,终曹魏一代,用于西线的兵力最高也不可能超过二十万了。

为何诸葛亮能以一州之众以抗曹魏九州,而屡次出师不已。为何诸葛亮屡出汉中,都尽力寻找和魏军主力的决战。并非诸葛亮穷兵黩武,也并非是以攻为守。只是因为此时曹魏国力非但没有很多人认为的那么强大,反而因为战线过长显得国力不足。诸葛亮之意,不过也是因其困弊而伐之。而曹魏君臣坚壁避战,以致于演出千里请战,执节入营把戏也不过是出于同样的原因罢了。
回复 举报
2003-12-24 21:58:2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仲德兄,

说一下,要比两国人力,千万别拿那“有户二十八万,口九十四万。同年,曹魏有户六十六万,口四百四十万”来当资料。那要骗死人不陪命的/。 :icon39:

因为那只是户簿,还没包括士、吏、屯田、部曲、异族等人口,而曹魏在士户、屯田户、异族户上远远超过蜀汉。

士家:别的不说,曹丕刚称帝时候,曹魏在冀州的士家就有十万户以上。

文帝践阼,欲徙冀州士家十万户实河南。时连蝗民饥,群司以为不可,而帝意甚盛。

屯田:屯田部当时是和郡国并列的机构,其有专署的城邑地盘,人口也是独立造册,一屯田中郎将所属屯田户口未必比一郡国少。

异族:曹魏先后迁徙几十万户异族于关中,还有乌桓那几十万,外加原来就已经居住在国内的羌胡,又是一个大数目。
回复 举报
2003-12-25 09:46:00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老管:

部曲不是什么杂户,而是豪强私人控制的人口,根本不必对国家担负责任。豪强势力,最盛的是吴,其次蜀,最弱的是魏。好象也没有专门的异族户,迁徙的异族也往往是做郡县民(巴夷内附和迁徙陇右的氐都是)。迁入关中的异族有几十万户之多么?那简直成了多数民族了 :blink:

士家,屯田户同样记录于户薄,只是跟普通郡县民分为不同册子而已。吴也同样有大量兵户(有个数据说是十三万,实际不止此数),而灭吴时统计是:“ 戶五十三萬,吏三萬二千,兵二十三萬,男女口二百三十萬,後宮五千餘人。”这里把兵,吏,后宫都统计了,如果另有数量庞大的兵户没有记入这个“五十三万”,为何不另行列举数据。

另:曹操在平定河北后有计划的把士家迁徙到邺城附近,这就是所谓的“保质”思想(人质)。所以曹操时期士家集中在冀州,到曹丕时一下就可以迁出十万,其他州不存在类推

三国初期各地户口减耗程度之不同,使固有之人口分布状况大为变更。景元四年魏蜀通计有九十四万馀户,而蜀有二十八万户,其年吴之户数,史无记载,至少当有三十馀万户。吴蜀户数之和竟约略与魏之户数相等,或竟超过之,换言之,即当时南部之户数与北部之户数几不相上下,诚所谓空前之状况矣。案:景元四年魏平均每户六口强,蜀平均每户不满四口,蜀之口数比较不近情理,故专以户数作比较之标准,户难隐藏,口易逃匿,户数或反较口数为确实也。北部诸地以冀州之户口为最多,魏志崔琰传:……魏志辛毗传:「(文)帝欲徙冀州士家十万户实河南……」
——陶元珍《三国食货志〉

则当三国鼎峙之时,天下通计户百四十七万三千四百三十三,口七百六十七万二千八百八十一(前面数字相加),以奉三主,斯以勤矣。——杜佑《通典〉
回复 举报
2003-12-25 10:19:42

主题

好友

224

积分

布衣

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好像三国末年的时候蜀国的经济已经远远落后于魏国了。不知道实际的情况如何?
回复 举报
2003-12-25 16:26:17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论农业,蜀汉农田开垦率肯定比北方高;论手工业,蜀锦也很有名,直到亡国时国库里面还有几十万匹;三国时代商品交换基本停滞,商业是不用说了;论人口密度,益州也比北方高。总的来说,益州经济要比北方发达
回复 举报
2003-12-25 16:54:02

主题

好友

224

积分

布衣

天府之国名不虚传啊。
这样的文章让人受益良多,谢谢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3:49:28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仲德兄采用户数比较两国实力的方法比较新,比起直接用户口簿上的人口对比出9比1来可能更接近实际。
其实这样比较,证明吴+蜀人口与魏接近,经济实力也接近,这也就是三国鼎立多年的一个重要原因那。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4:32:43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用口数比较得出9:1来形容魏蜀后期的力量对比没有问题,因为只有登记在薄的人口才为国家担负义务。

考虑到诸葛亮经常亲自校对案牍,以至流汗终日,下面的人想舞弊很不容易,所以诸葛亮时期的人口不可能如此严重脱漏,户数更接近事实。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5:31:13

主题

好友

1232

积分

太守

不过还是不解:如果20万户时期,户均人口较多,后来28万户时只有3.4人,不是太明显了吗?难道后期蜀国政治真到了这种地步?
回复 举报
2003-12-26 15:50:03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这样的事也不算希奇,明史(或者是宋史,不太清楚了)上面也有两个统计数据,后面一个户数比前面一个多许多,人口反而比前面一个少。

对于这种情况,一般都作人丁脱漏解释,拿户数来计算人口增殖率。
回复 举报
2003-12-27 01:11:4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Originally posted by 曹仲德@2003-12-25 09:46
老管:

部曲不是什么杂户,而是豪强私人控制的人口,根本不必对国家担负责任。豪强势力,最盛的是吴,其次蜀,最弱的是魏。好象也没有专门的异族户,迁徙的异族也往往是做郡县民(巴夷内附和迁徙陇右的氐都是)。迁入关中的异族有几十万户之多么?那简直成了多数民族了 :blink:

士家,屯田户同样记录于户薄,只是跟普通郡县民分为不同册子而已。吴也同样有大量兵户(有个数据说是十三万,实际不止此数),而灭吴时统计是:“ 戶五十三萬,吏三萬二千,兵二十三萬,男女口二百三十萬,後宮五千餘人。”这里把兵,吏,后宫都统计了,如果另有数量庞大的兵户没有记入这个“五十三万”,为何不另行列举数据。

另:曹操在平定河北后有计划的把士家迁徙到邺城附近,这就是所谓的“保质”思想(人质)。所以曹操时期士家集中在冀州,到曹丕时一下就可以迁出十万,其他州不存在类推

三国初期各地户口减耗程度之不同,使固有之人口分布状况大为变更。景元四年魏蜀通计有九十四万馀户,而蜀有二十八万户,其年吴之户数,史无记载,至少当有三十馀万户。吴蜀户数之和竟约略与魏之户数相等,或竟超过之,换言之,即当时南部之户数与北部之户数几不相上下,诚所谓空前之状况矣。案:景元四年魏平均每户六口强,蜀平均每户不满四口,蜀之口数比较不近情理,故专以户数作比较之标准,户难隐藏,口易逃匿,户数或反较口数为确实也。北部诸地以冀州之户口为最多,魏志崔琰传:……魏志辛毗传:「(文)帝欲徙冀州士家十万户实河南……」
——陶元珍《三国食货志〉

则当三国鼎峙之时,天下通计户百四十七万三千四百三十三,口七百六十七万二千八百八十一(前面数字相加),以奉三主,斯以勤矣。——杜佑《通典〉
仲德兄,

部曲曹魏的比蜀国多,因为他们的豪强大户本就多于蜀国,光李典就宗族部曲三千余家。虽然他们不缴纳赋税,可在战争期间对国家的作用还是巨大的,曹魏早期兵力来源之一就是靠部曲,蜀汉的将领部曲也是战场上不少的。

士家当时并不属于州县的管辖,东吴灭亡之时,其已经经过五十余年的繁衍生息,却只有二百三十万人口,还不及汉末一个大郡,那也未必太那个了! 那本帐册其实还是没把士家家属的数目算进去。

异族内迁后,依旧保留原有的部落形式,并不归州郡管辖,有专门的护鲜卑校尉、任护乌丸校尉、护匈奴中郎将之类的管理,并不和郡县挂钩。羌人更是“强则分种为酋豪,弱则为人附落,更相抄暴。”而迁徙到关中的羌胡数目几十万,光氐就不少,羌族的数目就更不必说了。

前后徙民、氐,使居京兆、扶风、天水界者万余户。

征张鲁,别从散关入讨叛氐,收其麦以给军食。鲁降,既说太祖拔汉中民数万户以实长安及三辅。

太祖从其策,乃自到汉中引出诸军,令既之武都,徙氐五万馀落出居扶风、天水界。

江统在他那《徙戎论》里自己说“且关中之人百余万口,率其少多,戎狄居半,处之与迁,必须口实。”本来在关中那班家伙就不是什么少数。

另大学教材《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中《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人口的剧烈变动》曾言“杜佑《通典》对三国人口的统计,仅限于州县编户,而不及“兵家”与“吏家”,其本身就是不全面的”。
回复 举报
2003-12-27 10:26:03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老管:

李典捐献的人口已经转化为士家了,所以把家属都迁徙到邺去当人质。孙吴当时的实际人口当然也不止这个数,脱漏户籍,豪强强占的不在少数,但我们只用考虑国家控制的人口。

晋江统的时候关中有百万口,他估计异族有一半,即五十万口,大约在十万户左右。三国的时候怎么可能就有数十万户了?那些保持原有部落形势的,比如匈奴,国家防他们造反都来不及,哪能像郡县收赋税,每年有点进贡就不错了。总的来说,是对国家贡献少,添乱多,所以邓艾才会提出把他们迁出去。另:蜀汉少数民族区域几乎占全国一半,比例不会小吧。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中《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人口的剧烈变动》上面的分析我看了,但其分析和其他书有相当抵触,比如,对于兵户,认为三国均为世兵制,并且军队中全是世兵(把司马昭那五十万全部折算)。对吏户,按照口比例而不是户比例折算。对屯田户,将太康元年增加的人口归结于免屯田为郡县。三国时的人也往往有全国人口不如汉时大郡(裴松之认为夸大),或者十州之地人口不如昔一州的说法,夸张是有的,但也应距离事实不远。而此书算出当时人口还有汉时60%。比较起来,我觉得其说服力不足
回复 举报
2003-12-28 18:29:4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仲德兄,

部曲虽然不是国家控制人口,但在战争方面作用很大,于两国兵员多寡有大作用。因此还是要考虑进去。

江统那关中是指长安那一带,并没包括天水等地,在下所说的关中是指整个雍州。因此数目就不止五十万了。当时对少数民族可不客气,曹爽那家伙征蜀国就是从羌胡那里征收马匹,军粮的。邓艾灭蜀的主力部队也是招募羌胡。匈奴虽然有异心,那也是到司马家掌权的时候,离孔明死都几十年了。异族在魏国是要交纳租调的。

又制户调之式:丁男之户,岁输绢三匹,绵三斤,女及次丁男为户者半输。其诸边郡或三分之二,远者三分之一。夷人输賨布,户一匹,远者或一丈。男子一人占田七十亩,女子三十亩。其外丁男课田五十亩,丁女二十亩,次丁男半之,女则不课。男女年十六已上至六十为正丁,十五已下至十三、六十一已上至六十五为次丁,十二已下六十六已上为老小,不事。远夷不课田者输义米,户三斛,远者五斗,极远者输算钱,人二十八文。(《晋书,食贷志》)

蜀国的少数民族当然不少,而且作用比魏国的大。但魏国在屯田民户上又比蜀国占了优势。对于两国实力对比在下是赞同仲德兄的看法的。只是在人口数字上在下认为不能光看《通典》的统计。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中《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人口的剧烈变动》一文,在下认为分析的很有道理,至少在晋朝以前屯田户,和郡国户口是完全分开的,曹丕自己诏书里也有“经郡县,历屯田”的语句。其最后分析出的人口数字,在下认为可以接受。因为他所统计的是“三国末期”的人口,并不是“三国初立”那年头的人口,经过这么多年修养生息。以及开拓土地,加上山越、五胡的数目。这数字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东汉那数字里也没把异族算进去。
回复 举报
2003-12-28 21:08:30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老管

部曲和平时对国家全无贡献,战争时也局限在拥有部曲的豪强随军时,作用有,但嫌小

但还必须排除三国末和西晋初少数民族的人口增殖,特别是太康年间。

从田制为占田制来看,《晋书〉上的赋税制度是西晋的。匈奴原先是完全不交税的,曹操改为每年进贡。乌桓和鲜卑时降时叛,实际是国家的祸害,更别说收税。乌丸好控制一点,但原先也免租调的,牵招时才恢复了五百户的租调(无役)。关中的羌胡,司马懿曾以铁券约定不调役(《北堂书抄〉),总的来说,少数民族是没有役的,租调可能有规定,但通常不能执行。

“只是在人口数字上在下认为不能光看《通典》的统计。”这我同意,按照《通典〉只是个简化的模型。你的模型更为全面。

三国末期的人口比初期应该没增加多少,按蜀汉的模式,则只增加了40%(二十万户到二十八万),比该书的计算相差较大。除非认为蜀汉增加的人口大多被豪强侵占(蜀汉屯田少,无兵户,吏户四万)。它的计算里面,异族为人口五分之一,除去异族,还是在东汉50%---60%。
回复 举报
2003-12-29 21:26:10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仲德兄,

在三国初期部曲作用还是明显的,蜀汉的南蛮各族组成的精锐“飞军”就是部曲。。《华阳国志》记载“乃移其豪徐、藺、謝、范五千家於蜀,為獵射官。分羸弱配督將韓、蔣等,名為助郡軍;遂世掌部曲,為大姓”,可见蜀汉各大姓豪强的部曲在战争驻守中也派用场,后期诸葛亮死后就慢慢不起作用了,东吴灭亡的一大原因就是好强坐拥部曲私兵而不出战,坐视东吴完蛋。

《三国食贷志》所述并不全面

曹操时代匈奴在并州为主,看看曹魏梁习是怎么对付匈奴的。最后是把他们同于编户齐民一样榨取了:

并土新附,习以别部司马领并州刺史。时承高幹荒乱之馀,胡狄在界,张雄跋扈,吏民亡叛,入其部落;兵家拥众,作为寇害,更相扇动,往往釭跱。习到官,诱谕招纳,皆礼召其豪右,稍稍荐举,使诣幕府;豪右已尽,乃次发诸丁强以为义从;又因大军出征,分请以为勇力。吏兵已去之后,稍移其家,前后送鄴,凡数万口;其不从命者,兴兵致讨,斩首千数,降附者万计。单于恭顺,名王稽颡,部曲服事供职,同於编户。(《三国志,梁习传》)

正始五年,爽乃西至长安,大发卒六七万人,从骆谷入。是时,关中及氐、羌转输不能供,牛马骡驴多死,民夷号泣道路。而梁习传注引《魏略》更有乌丸王鲁昔为魏国屯守池阳之事,而且是夫妻分居,和士家一无两样,结果是被梁习马上临时招募鲜卑骑兵做掉:

二十二年,太祖拔汉中,诸军还到长安,因留骑督太原乌丸王鲁昔,使屯池阳,以备卢水。昔有爱妻,住在晋阳。昔既思之,又恐遂不得归,乃以其部五百骑叛还并州,留其馀骑置山谷间,而单骑独入晋阳,盗取其妻。已出城,州郡乃觉;吏民又畏昔善射,不敢追。习乃令从事张景,募鲜卑使逐昔。昔马负其妻,重骑行迟,未及与其众合,而为鲜卑所射死。始太祖闻昔叛,恐其为乱於北边;会闻已杀之,大喜,以习前后有策略,封为关内侯。(《梁习传》注引《魏略》)

北堂书钞一百四引晋中兴书:“初宣王在关中,与氐羌破铁券,约不役使。”但在司马懿给铁券前呢?可见曹魏对羌胡是“常常役使”而且此事情应该在诸葛亮四次北伐前(四次后司马懿才到关中)。在四次北伐中,还有郭淮临时征调羌胡的谷子,并许诺以抵明年“输调”,可见其一直在交纳。“而诸葛亮死后,曹爽伐蜀更是压榨羌胡,命令其以“输调”供应军需物资,根本是在狠狠“役使”,那铁券作用早就飞了。可见魏国对关中羌胡是毫不客气。

正始五年,爽乃西至长安,大发卒六七万人,从骆谷入。是时,关中及氐、羌转输不能供,牛马骡驴多死,民夷号泣道路。(《曹爽传》)

五年,蜀出卤城。是时,陇右无谷,议欲关中大运,淮以威恩抚循羌、胡,家使出谷,平其输调,军食用足(《郭淮传》)

而蜀国最后人口为豪强侵占的情况不小,更有隐匿人口的:

蜀郡一都之会,户口众多,又亮卒之后,士伍亡命,更相重冒,奸巧非一。乂到官,为之防禁,开喻劝导,数年之中,漏脱自出者万馀口。(《吕乂传》)

在诸葛亮刚死的时候还有吕乂等能员把脱漏户籍的捞回来,可到黄皓专权的时代那就难说了。因为蜀国交税是按人头缴纳,自然是逃口,魏国缴纳是按户出调,就不会产生一户不到三人的怪事了。吴国晚期孙皓也几次派遣专人去查户口,也是一样原因。

毕竟在近半个世纪的休养生息下,人口恢复到汉末的60%也是正常的。
回复 举报
2003-12-30 11:00:58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贬低曹魏人口或兵力,这是在这个论坛感觉到与众不同的地方。
 
  一、户均的迷思
 
  以「蜀汉景耀六年(263年),有户二十八万,口九十四万。同年,曹魏有户六十六万,口四百四十万。」为例,户数及口数的比较并不确实,因为只有相同的基础之前,才有相同的发展比较。否则一公斤的米与一升的麦,谁比谁大?不同意义的数值相比,没有肯定的结论。
 
  若以户均数来比,蜀均三人(九十四万人除以二十八万户),魏均七人(四百四十万人除以六十六万户),表面上是魏均大于蜀均(扣除隐暪人口等)。就马尔萨斯分析人口时,把小家庭的生产力与大家庭的生产力曾作区别,因为所谓小家庭户均四人,指得是父母两人及子女二人,实际生产力只有男丁一人,即男丁强健时,其妻子女二人不事生产,后来其子力足生产时,其父已力衰不能生产。若是举特例有一户四丁,四人可从事生产,但是同样有一户四女,四人皆无生产能力。按常态分配的话,特例应剔除。马寅初亦有相同的看法,户均愈多,得出生产力愈低的结论
 
  因此每户均以夫妻两二人为基础,蜀均三人(实际生产力只有一丁,养妻一人,子或女一人。),魏均七人(实际生产力仍只有一丁,养妻一人,子女共四人)。其中蜀人稍少,按马氏人口模型,夫妻二人及子女两人是人口零成长的代表,因为父母双亡后,新生子女两人取代,若是死二人而生一人,人口必然递减,蜀户一丁养三人。而魏人则生产力负担沉重,因为每户只有一丁生产,即使子女成长,也结婚另立新户,又是每户七人,魏户一人养七人。
 
  从蜀一养三与魏一养七,户均数反而是是魏不利于蜀。
 
  二、魏兵众多
 
  别以为魏蜀相当,魏兵从来没有少于蜀兵过。
 
  或以伐蜀之魏兵只有二十来万,比蜀兵十余万相差有限,但这不能认为曹魏国势力薄,光是淮南三叛,动员起码出现中军四十一万,若再加各州外军,屯田及部曲,实力更当不止。冀州这种大州都能出兵三十万,小州也能发兵取数,黄河流域经过中原向来人多势众。若为了贬低所需,而认为中原各州还不如益州一州,似乎轻视中原,但益州本不为当时第一大州(不论人口及土地)。
 
  再说部曲及屯田客,数量虽不加入兵户,但仍能作战打仗。率族人及子弟兵作战,将兵相习,有时候比中军更为有力。再说曹操大规模屯田以来,屯田客就是很可观的战力,邓艾即是「典农纲纪、」「上计吏」出身,「令淮北屯二万人,淮南三万人,十二分休,常有四万人,且田且守。」在补给军资非常熟悉,而且屯田客之「且田且守」不会是只有耕田与守水防雀等,而是「农忙耕作,农闲作战」的兵农合一。光是一地屯田客就有五万人(淮北屯二万人及淮南三万人),其它各地屯田合计,不知又有多少?
 
  相同的情形也发生在东吴,世兵制的特点是世世代为兵,父亲当兵,儿子当兵,孙子当兵,当兵当到死。中央政府常不过问将帅领兵,而且无法直接指挥门阀世兵。因此东吴私人拥兵情形严重,特别是征伐山越而纳为己用,这种将领世兵,中央也无法抽兵调卒。
 
  只有完全中央集权下,才有征兵召集,地方割据及门阀势族(特别是世兵制)则无法被国家征兵所用。
 
  三、产量收获
 
  不独中原久经战乱,江东益州亦经战乱,但是生产力上曹魏仍大于吴蜀合计。
 
  或云单位生产量蜀高而魏低,但是总体产量上,仍为魏大而蜀少。用粗耕与精耕模型比较即可得知,若以粗耕一亩三斛,而精耕一亩十斛,但粗耕九州,精耕一州,合计产量为粗耕二十七斛,精耕十斛,田地数量也是总体产量的变数。这也是现今为何美国麦田单位生产量极低,但是总量却超过日本精致生产的原因。
 
  历史上,中原向为富饶之地,因此多有北征南。除了先天因人口而使兵力众多外,农产丰富也是粮秣充足的表现。南伐北屡屡因供粮不继、或是兵少难援而屡屡败北,这其实就已说明南人不能轻视中原的人力及农产。
 
  四、国势对比
 
  以最大极限比较,假设蜀对魏若为均势(已扣防吴、匈奴等边防)。
 
  土地上,这代表益州等于中原诸州的总合。
 
  兵力上,这代表益州十余万兵,中原不过出兵十余万。
 
  人口上,这代表益州人口等于中原诸州人口。
 
  农作上,这代表益州收获与中原诸州相当。
 
  但是悉数经不起考验,因此假设可以拒绝,故得结论,蜀弱于魏
 
回复 举报
2003-12-31 09:30:04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一。蜀和魏的社会结构没有分别,蜀汉并没有实行计划生育以致:“实际生产力只有一丁,养妻一人,子或女一人”

景元四年魏蜀通计有九十四万馀户,而蜀有二十八万户,其年吴之户数,史无记载,至少当有三十馀万户。吴蜀户数之和竟约略与魏之户数相等,或竟超过之,换言之,即当时南部之户数与北部之户数几不相上下,诚所谓空前之状况矣。案:景元四年魏平均每户六口强,蜀平均每户不满四口,蜀之口数比较不近情理,故专以户数作比较之标准,户难隐藏,口易逃匿,户数或反较口数为确实也。——《三国食货志〉

二。魏兵众多这点观点是一致的。但对国力没有达到相应水平的国家来说,实际是沉重的负担。“武士劲卒愈多,愈多愈病耳。”——杜恕于明帝太和年间

另:要说私人部曲,蜀同样不少,至于“令淮北屯二万人,淮南三万人,十二分休,常有四万人,且田且守”系军队,不是你说的“屯田客”……

三。别拿单位产量来套这个,因为北方大片土地还荒着哪,这些土地产量是多少?零!还是计算每个农丁能生产多少粮食更明了

四。首贴的观点不是“蜀对魏若为均势”,二是对于魏国力的估计大致为蜀的2-3倍,蜀吴合计则大致与魏相当甚至超过。
回复 举报
2003-12-31 17:50:35

主题

好友

1318

积分

太守

老管:

梁习那是打击少数民族豪强,先礼召豪右,再发其私属为兵并送家属为人质,所谓“单于恭顺,名王稽颡,部曲服事供职,同於编户”也是形容少数民族豪强畏惧梁习,服从其管束,就如同编户一样。并非说少数民族真要担负编户一样的赋税。实际是“与编户大同,而不输贡赋”,后来为了加强控制,曹操在梁习离职后的建安二十一年定下进贡之制。

乌丸最好控制,军中最多,称为“天下名骑”。士兵与家属分离也是当时制度,并非对少数民族士兵的歧视措施,但乌丸却因此背叛,正足以说明少数民族较汉族难于掌握。另:姜维也曾对羌人做过同样的事。

陇右无谷,政府辄议欲从关中大运,这正是难以调集羌胡粮食的表现吧。郭淮软硬兼施(以威恩抚循羌胡),从羌胡那里弄来粮食,于是作为光辉事迹在史书上大书特书。“平其输调”,是指政府以一定价格购买,即“平淮”“均输”之类。不是说郭淮许诺用今年的粮食抵明年的“输调”。也不存在由此衍生的每年有“输调”问题。曹爽调发少数民族只是违背制度的极少例子,不宜视为常理

豪强侵占的当然不少,但也应该和国家控制人口增长的大致相当,而按那个算出来的绝大多数都到豪强那了,总户数增加四五倍(人口由不到东汉一州到东汉的50%),国家户数却只增加了40%。至于隐瞒人丁的问题,由于是按户计增长,实际上基本排除掉了。
回复 举报
2003-12-31 18:09:48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蜀有逃口,魏有逃户,因此蜀户多而口少,魏户少而口多,这本来就不能因此申论。户没什么不好藏,魏的逃户比比皆是,中原之大,竟才六十六万户,吴亡却已有五十三万户,江东一地可与中原相当,因此申论魏多逃户。如果要当真的话,户均愈多反而是是落后的表现,即使在现今的联合国资料,也以户均多寡作为开发指标之一。八大已发开发国家(美、英、法、德、意、日、加及俄)的户均,远远低于第三世界未开发国家。这代表魏以户均六人而负担沉重,产量不及消耗,蜀以户均三人而生产力发达,盖因消耗少,如果要把史书户口数字比较的话。非洲多有一户十余口,身为佃农而自叹生活困苦,不知还有谁会认为户均多代表生产量过人?
 
  蜀汉正因有少数民族的部曲,因此多有以世兵论之,同于江东世兵,但是数量不多,蜀兵主力咸认以益州兵为主,至于荆州兵入川、刘备徐州旧部及南中新附等,并不认为是多数。淮南之叛,地方屯田客就能聚兵「十余万官兵」,因此中央以「二十六万众」讨伐;反观蜀汉,有没有可能永安一地就出兵十余万,或是南中部曲十余万,因此部曲少于中央正规军的说法,不独蜀汉,曹魏同样。
 
  蜀不能当魏,吴蜀合计更无法超过一魏,理由在于土地、人口甚至兵力大小皆可比较。
回复 举报
2003-12-31 18:13:22

主题

好友

45

积分

布衣

应该说当时蜀弱而魏强, 蜀攻魏守只是战略问题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2 11:37 , Processed in 0.06298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