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242|回复: 140

街亭在孔明北伐中的战略地位

[复制链接]
2003-11-28 13:31:10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若以街亭为陇右门户,抑孔明北伐祁山的阻援要道,兹就此讨论。
 
  一、街亭的攻防
 
  陇山以右若「只有」街亭算要点,但有以下六点理由,应遭质疑:
 
  (一)兵家必争之地:为此曹魏应派兵驻守,或者孔明北伐应先占领;如果曹魏平时不占(未有著名列将或常态驻兵),孔明战时不攻(第四次北伐始终未向),街亭的战略价值则应打折扣。
 
  (二)易攻难守:马谡一下子就能侵占,张合一下子轻松反击,甚至司马懿一下子很快就能兵行略阳(街亭附近),易攻而难守这对街亭的重要性评价应该降低。
 
  (三)坚守备战:山地作战容易被断汲道而缺水,马谡就是因此被孤立而无援。而且街亭当地并无关隘等天险,或是坚城高寨等建筑,无法依地利而防守,无险可守对街亭当地是个打击。
 
  (四)进退狼狈:街亭以东自出陇山后就展开平原,一马平川的地形,正好被擅长骑兵的曹魏可冲锋拦截,蜀兵前进有限;街亭以南又离渭水太远,蜀兵来不及渡河逃回祁山,蜀兵归途太长──因此前进无路、后退无门,将使占领街亭位居下风。
 
  (五)孤立无援:距离祁山太远是街亭最大的缺点,街亭蜀兵如居败势时,祁山蜀兵无法前往支持解围;街亭蜀兵若为胜势时,祁山蜀兵无法协助扩大战果,孤军奋斗将使蜀兵占领街亭形成落单。
 
  (六)另有他途:汉中通往关中的主要路线除了街亭、陇城此路外,尚有有五路(1褒水、斜水河谷及栈道2故道通往陈仓及散关3傥谷、骆谷4子谷、午谷5渭水河道及栈道)以上各路除了可供蜀袭魏的各种选择,同时也是魏伐蜀的多样挑取,仅占街亭一路则疏漏其它五路的逆袭。
 
  因此街亭不为迎战好点,蜀兵无法藉此完全阻止曹魏大军来袭。
 
  二、渭水的重要性
 
  (一)地势距离
 
  祁山、箕谷与街亭三地,几乎成为被渭水拦腰所隔开的三角形(参见附图一),曹魏若要突袭蜀兵在祁山大本营,不一定要先攻街亭,甚至于可取道渭水河运(魏延就是断定长安守将夏侯楙一定会坐船逃亡,可见在关中的曹魏有水利之便。)或者沿着渭水河岸来袭(虽然险峻,但非绝路。),马谡占据街亭完全没有必要,街亭的败仗更不影响祁山或箕谷,否则箕谷之失也可称之带衰祁山,或者推说街亭因为箕谷不利而败,籍口勉强的三角关系。
 
  (二)双方战报
 
  事实上张合只破街亭及收复三郡,所谓箕谷及祁山之作战不利,全由蜀方自行称败,而非曹魏扬言夸胜,这才是奇怪的地方。就箕谷及祁山二地,曹魏若讳败不谈可以理解,若是胜仗却不愿多提,就有失常理。若是因此而认为蜀汉在祁山及箕谷并未严重损伤,并不为过,虽然有孔明自贬及赵云降级等,但是缺少曹魏胜仗对照,蜀汉的败绩就值得研究其中水分。因此街亭之败与祁山或箕谷的失利,并没有直接关系。
 
  (三)附图一
 
        街亭
 
         
 
     ────────渭河
 
        
 
     祁山      箕谷
 
              
 
  (四)分析双方可能的应对:(参见附图二)
 
  (1)蜀汉攻击祁山而言,若欲派出阻截掩护,可布阵在祁山与渭水之间(甲),或是渡河后攻占街亭(乙),形势消长布署如下:
 
   (甲)蜀兵未渡河前战略优点:大可以逸待劳、俟敌半济。
 
   (乙)蜀兵攻占街亭战势缺点:万一魏军从渭水反击,将被断归路;万一街亭当地有驻兵的话,蜀攻魏之街亭未有把握,不一定必拔。
 
  (2)就曹魏援救祁山而论,可选择先击街亭,或是从渭水而来:
 
   (甲)魏卒从渭水而来,纵使蜀兵已占街亭,街亭也被分断而无归路;另外魏卒可在渭水以南登陆,渡口选择地点多样,甚至可在上邽以东上岸,令蜀兵难以沿岸一一防备。
 
   (乙)魏卒取道街亭,若无蜀兵可顺势南下;若蜀兵已在街亭,魏卒可先攻街亭后,再南渡渭水前往祁山。
 
  (3)附图二
 
          街亭
 
         (乙)
 
     ────────────渭水
 
         (甲)
 
          祁山
 
  (4)条条大道通陇右
 
  点与点之间,集中讨论街亭对祁山的双方关系则为上述。
 
  点对面之间,即加入考虑陇右的地区范围,街亭更不可能作为陇右的唯一门户前线,因为条条大路通陇右,曹魏甚至于可以跳过街亭不攻,而直扑陇右各郡,因此街亭根本不应为重兵争夺之点,或者是陇右各郡的生死之地,孔明不应分配太多兵卒给街亭。故马谡在街亭就算全灭,也不影响大局,这也是人数死伤多寡,牵扯到孔明是否因被击大败而退,或孔明因小败而主动撤退的选择。陇西各郡岂因街亭一地的攻弃就决定生死?第一次北伐,南安、天水、安定郡三郡降蜀,不能简单因为蜀兵占领街亭就认定三郡的咽喉在街亭,当年赤壁大战,就算占领赤壁也不能视为必拔荆州八郡的保证,刘备还不是得亲征荆南四郡,南阳及襄樊等地仍在曹操掌握。
 
  陇山以右不尽然全走街亭单行道,陇西存在诸多郡县,条条大道四通八达。
 
  三、通往陇右的门户
 
  (一)前言
 
  陇右就是陇山以右的泛称,当地有陇山及渭水等地形,故或以天险难过,误为只有街亭为唯一要道。
 
  (二)质疑天险断绝交通
 
  但谁会想要防备阴平?那可是天险,不可能有人通过云云,所以蜀兵无备;这些话用在从渭水到祁山仍然适用,陇山险峻难越、渭水急湍暗滩,根本不可能通行等等,蜀兵也不会有备。所以邓艾才能出人意料暗渡阴平,奇袭成功,若是司马懿「明走街亭,暗渡渭水」,正好能奇袭正在围攻祁山的孔明。李德哈特曾在名著《战略论》中提出「间接路线」的观念,两点之间的直接路线,往往不是最有可能成功的路线。李德哈特早就批评过克劳塞维兹的歼敌论,单次会战中的人数的伤亡多寡并非重点,而在于完成战争目的成功与否。曹操绕路白狼山(破乌丸)及邓艾巧渡阴平(灭蜀)的「间接路线」,比起周瑜及程普围攻南郡(城拔)或孙策围攻笮融(城未破)时计较「人数死伤」,前者的路线优劣,比后者的死伤多寡更有意义。
 
  渭水水深就行船,水浅就踏过,逆流就纤曳,挡路就开道,下有水流,上有栈道,何愁难行。面水待击,才是所谓阻援的好点,敌人被迫背水半济,登陆抢滩而令死伤过半,正是防守用兵迎击好形。陇山以右应为「面积」的二维构成,至少有四郡的大小,不为单点或多线,更不局限于单一方向。除非陇山以右,就只有一条单行道,否则「条条大道通陇右」,陇右很难只有单点而控制全面。
 
  (三)陇右前后战事
 
  进出陇右可以攻街亭,也可以取陈仓(孔明第二次北伐即用兵于此),不如再举黄河上游,还有个叫狄道的地方,也是出入陇右的好点,邓艾攻击沓中,就是从狄道等地攻击姜维。而且还是三路分兵出击,陇右被三路夹击,结果还是被姜维另行找路逃脱,可见陇右向来不只一条单行道。
 
  孔明及姜维屡次出兵陇右,屡次出兵,没一次相同,但是仍有陇右骚动之实,姜维甚至有「屠陇右」之称,曹魏遭受「数以万计」的战果,那可是陇右军民几万人的伤亡。魏明帝为了蜀兵发动洮西之战重创陇右,二度下诏慰恤及特赦陇右四郡及金城。是以「邓艾亦自陇右,皆军于长城」(不是街亭),以应付姜维的攻击;还有「邓艾大破蜀大将姜维于上邽」,魏明帝下诏嘉奖:「兵未极武,丑虏摧破,斩首获生,动以万计。」后来邓艾经陇右出兵,参加灭蜀之役。
 
  可见魏蜀在陇右虽互有万计的伤亡,但街亭并不为姜维及邓艾的争夺要点。
 
  四、阻援的迷思
 
  (一)距离过长
 
  马谡如果在街亭执行阻援,因为距离祁山太远,下场必败,张合可玩的花样可多:
 
  (1)比方「围点打援」,魏卒迅速穿插街亭与祁山之间,要不要包围祁山蜀军已为其次,街亭这个马谡援军,可以被张合关门打狗,猛攻而无忌惮;
 
  (2)或者「缓攻打援」,张合可以围街亭而不打,慢慢包围街亭,困死马谡孤力无援。
 
  ──以上缺点皆在于街亭离祁山太远。
 
  阻援要能形成前方保障才有益于后方主力攻城,街亭与祁山前后中间洞开渭水这么大的空间,孤军深入的下场,必遭围剿而无援。马谡在街亭有如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还要阻援保护祁山攻击作战,恐怕难上加难。
 
  比方赤壁之战,要阻援也不必派兵跑到江陵,因为赤壁与江陵之间不是只有一条路,事实上曹操从长江而来,走华容道而回,就是很鲜明的例子。再说官渡之战若要阻援,曹操可选乌巢或白马,除非强行渡过黄河攻占黎阳而阻援,黎阳与官渡之间有太多空间可被袁绍穿插,包括还有河水的经过。水运或栈道的花样可多,对祁山若欲形成阻援的话,不是卤城就是上邽等祁山「附近」,除非千里迢迢去攻占「遥远」的街亭,但远水救不了近火。
 
  (二)战例比较
 
  既然街亭不对祁山产生影响,孔明当然是主动撤退,想退就退,而非伤亡过重造成无力再战的撤退,同年孔明出兵陈仓,还有后来的屡次北伐,证明蜀军一点儿也没有无力再战的象征。
 
  关于「阻援」这是个好问题:
 
  (1)与其责难孔明屡次攻击「祁山」而失以「街亭」为阻援;
 
  (2)不如看看曹操战袁绍于「官渡」而不以「黎阳」为阻援;
 
  (3)或是反观刘备与孙权在「赤壁」却不在「江陵」为阻援。
 
  就地形而言,距离遥远是上述所谓阻援最大的致命伤(参见附图三):
 
  (4)附图三:
 
   (甲)   街亭  (乙)   黎阳 (丙)   江陵
 
                           \   华容
 
                            \  乌林
 
   ───渭水───     ───黄河───      ───长江───  
 
                      白马           赤壁
 
      卤城  上邽      乌巢          
 
    祁山         官渡             
 
                                 
 
  因为正如前帖所述两点距离「附近」才是作战攸关性所在,没人会绕道「遥远」而执行没必要的任务。
 
  (5)轻重衡量:
 
  祁山的战略要点不是「卤城」就是「上邽」,而非渡河后的「街亭」;
 
  官渡的战略要点不是「乌巢」就是「白马」,而非渡河后的「黎阳」;
 
  赤壁的战略要点不是「乌林」就是「华容」,而非渡河后的「江陵」。
 
  「附近」与「遥远」,这就是用兵阻不阻援的重点所在,「附近」尚可阻援,「遥远」鞭长莫及。阻援的距离过长为被敌军穿插的关键,能够从中分割本队与阻援,也就破除阻援的用意。
 
  (三)评估阻援的必要性
 
  (1)以寡击众、自身难保
 
  官渡之战本为曹操与袁绍之缠斗以寡击众;
 
  赤壁之战为刘备与孙权联合作战以寡击众;
 
  祁山之战亦为孔明以蜀征魏北伐以寡击众。
 
  三者皆为弱方向强方作殊死战,弱方集中兵力都来不及,焉有自散兵力执行阻援,此举无异于自减兵力及势均力薄。一来分兵也无法阻援,二来使大本营兵力削弱,自废手脚将造成敌优己劣。
 
  曹操为什么一定要阻援?万一在官渡被打败,根本就不用多想打击袁绍援军,所以曹操不如把兵力集中在官渡或在官渡「附近」运作奇袭,没有必要分兵「遥远」的黎阳;赤壁之战刘备与孙权完全没有阻援的必要,赤壁就是场硬仗,顶多在「附近」乌林激战,那能分兵绕路「遥远」的江陵而阻截曹操的援军;同理孔明北伐祁山,就算要动作也是在「附近」的卤城或上邽,没事分兵到「遥远」的街亭,明为阻援合攻,实则分兵力散。
 
  曹操在官渡没有阻援的打算,正如刘备与孙权在赤壁没有阻援的计划,他们为何不采用阻援的战术呢?同理点评孔明出祁山之街亭阻援,如果说用马谡占据街亭若是为了阻援,可见孔明用兵眼光不如曹操、刘备与孙权,难怪北伐会失利。
 
  (2)交战攻杀、分合利害
 
  为何赤壁与官渡不需要阻援呢?噢,原来是两军对垒互杀,敢情祁山之役不算两军对垒互杀?孔明第四次北伐时,又为何不在街亭分兵呢?据说那可是阻援,原来孔明北伐就败在没有阻援,特别是第四次北伐。这点疑问,常常用来与第一次北伐参照比较,因为首攻祁山而损失街亭部众的孔明,就等同后来攻围祁山的孔明,用以证明街亭没有阻援的战略必要。在祁山两军对垒尚且不拔,焉有余力分兵「遥远」的街亭,不如去「附近」的上邽割割麦,继续再战祁山。第四次北伐,孔明先攻祁山又有余暇在「附近」上邽割麦,就是没空不取「遥远」的街亭。
 
  推说司马懿已到略阳而近街亭也不是理由,按孔明先出祁山及分兵上邽击破郭淮、费曜,孔明最初用兵有机会占领街亭,正如第一次北伐时马谡的进军。但第四次孔明北伐先围祁山,魏明帝下诏司马懿领军来援,再加计魏卒行军时间,孔明应有充分的时间派兵到街亭,但是孔明却不愿分兵阻援。再说万一孔明真派兵到街亭,也阻止不了上邽曹魏守兵对祁山的觊觎,从街亭到祁山还要渡过渭水,但是从上邽到祁山走陆地可行,而且祁山到上邽比祁山到街亭距离更短,魏卒若从上邽而来,街亭在前线阻援的效果,正好因后门洞开,阻援所破。
 
  (3)阻援所需兵力、达成效果
 
  司马懿援军背后代表曹魏大军,任何小蜀的少量阻援部队都抵挡不了,孔明何必从祁山派人到街亭送死?
 
  赤壁重在交战,而不在所谓阻援;正如官渡重在交战,也不在所谓阻援──再看孔明在祁山,也应重在交战,而不在所谓阻援,赤壁及官渡此二事已为祁山作下最好左证。马谡没事去街亭阻什么援?难怪孔明第四次北伐没派人去街亭,否则孔明为何不每次皆伐街亭呢?
 
  曹魏是个拥有数州(司隶、豫州、冀州、兖州、徐州、青州、凉州、雍州、并州、幽州及部分荆州)的大国,蜀汉则只有益州一州,论兵力比较,纵使扣掉曹魏还有防吴、防乌丸及防匈奴等,曹魏仍比蜀汉更具有优势,孔明北伐确为以少击多之势。曹魏以数州的资源所能动用的援兵不能轻视太少,小蜀不应低估大魏的兵力。
 
  为了掩护孔明第四次北伐时围攻祁山,蜀汉在街亭需要布署多少兵力,才能阻挡曹魏司马懿率领四位将军(张合、郭淮、费曜及戴陵)的大量援军呢?
 
  五、结论
 
  评估地点的战略价值,不必高估街亭的重要性,曹魏没有重兵常驻,即为明证。再论及马谡失败及张合轻取,或者孔明北伐与姜维出兵,皆在陇右对曹魏造成影响,再说姜维曾屠陇右,邓艾在陇右反击以及由陇右出兵灭蜀,可知陇右用兵重点所在、人口聚集及交战焦点──其实在于「陇右各郡」,而非单点街亭一地。再延伸引用赤壁之战及官渡之战互相比较,悉不采用分兵遥远的战术,是以街亭不应责以祁山阻援任务的上佳地点。
 
  以寡击众的数量之比,小蜀面临大魏援军,纵使孔明在街亭集中所有兵力,全力抵挡尚且不一定成功,何况以蜀兵部分兵力而企图阻援呢?昔日赵国虽有四十余万大军,仍被秦国分割,而在长平惨败,赤壁及官渡之战,都是联合集中用兵而以寡击众的好形,若执意远赴街亭阻援而造成蜀汉分兵力散,更难抵抗曹魏浩浩援军。
 
  地点遥远易被分割,还有分兵而军力以少击多,将造成街亭阻援的最大败笔。
 
  
回复 举报
2003-11-28 19:15:05

主题

好友

73

积分

布衣

这帖的战例比较较为奇怪

阻援阻援,顾名思义就是狙击(敌军的)增援,
增援增援,也要有我军或友军才可增可援

看战例中的黎阳之于官渡,江陵之于赤壁,袁绍与曹操在这两处皆无己军,怎么谈得上增援?
既说不上增援,又怎么扯得上阻援??
不解!万分不解!!
:blink:
回复 举报
2003-11-29 01:36:53

主题

好友

36

积分

布衣

还有,感觉提的六点理由不光全没道理,还自相矛盾。举个例子,第三点说“街亭当地并无关隘等天险,或是坚城高寨等建筑”,何来第一点的“为此曹魏应派兵驻守”,要是有兵还会没有寨吗?没寨驻守又要驻守在哪里呢?而且,街亭是个战略要地指的是当时的战场态势而言,战前街亭可在魏国腹地啊,天下要点数不胜数,一个山谷谁也不会傻乎乎的派兵把守,何来这些理由?
回复 举报
2003-11-29 09:10:33

主题

好友

36

积分

布衣

前次匆匆,继续补充几句:
1、关于魏无兵驻守道理很浅显,晓林兄尚认为潼关这等雄关由于处于内地而驻军极少呢;同样,蜀军在没有有效控制陇右局面,即派兵攻占、围攻或牵制住陇右各郡驻军的情况下,又怎能派兵前出二三百里,深入敌腹地呢?这也是孔明四次北伐不能前出街亭的原因。

2、马谡当然可以轻松占领一个无人之地了,至于张合击败马谡,更大的原因在于马谡部署失误。曹操也在三数天内侥幸攻占阳平呢,能因此推断阳平关就是攻易守难吗?

3、关于街亭的地理形势,萨苏先生有篇文章详细介绍了,而且,战场的选择并不是样样都如人意,必须根据战役的需要,不在瓶颈地带堵住张合,分散攻击陇右各地的诸军将被魏军拦腰截断,结局比失街亭更糟。

4、诸葛亮的目的首先是攻占陇右,战区内务没处理好根本无力继续攻击关中,何来进之说;至于退,那是谁也不愿意的,但也没想象的那么狼狈,张合为何不敢追击痛打落水狗呢,难道真因王平的千把人的迷惑吗?

5、这点就可看出对战场态势的理解有些偏差,诸葛亮为何选择剑走偏锋,就是希望一举攻占陇右,其大军怎会聚集在祁山不前呢?马谡又怎能侧敌行军数百里到达街亭呢?大致情况应是蜀军主力分散开来,兵锋遍及陇右各地,这从前往陇右郡的蜀军是南安郡引去的就可知一二(游楚传)。在闻知张合快速增援,是故诸葛亮将手头上的总预备队交予马谡前去阻击,以保护攻城各部的侧背安全,不被张合拦腰截断,各个击破。至于是攻城打援还是阻援攻城,另作他论。

6、正因为另有他途,所以蜀军不可能光顾街亭一点,马谡部队应是先前出至机动位置,得到准确情报后再赶往街亭,是故马谡并无多长时间准备,此战更象一场遭遇战。至于出陈仓断武都阴平,路途遥远,并不是蜀军要害之处,稍假时日,陇右平定,蜀军下陇反包围,张合只能束手就擒了。不过这点和主题无关,张合走哪里诸葛亮是无法决定。
回复 举报
2003-11-29 15:24:35

主题

好友

496

积分

县尉

大致情况应是蜀军主力分散开来,兵锋遍及陇右各地,这从前往陇右郡的蜀军是南安郡引去的就可知一二(游楚传)。在闻知张合快速增援,是故诸葛亮将手头上的总预备队交予马谡前去阻击,以保护攻城各部的侧背安全,不被张合拦腰截断,各个击破。至于是攻城打援还是阻援攻城,另作他论。

这似乎与当时情况不符,按《三国志》涉及此事各传的记载,诸葛亮身出祁山,三郡望风而降,诸葛亮并未将主力留滞于陇右诸郡,相反,而是将其交与他“违众拔出”的先锋马谡,令其“统大众”(《马谡传》)、“督诸军”(《诸葛亮传》)在前,从这些词句看,马谡所领并非阻援部队,而应是其主力所在,其任务亦为在进攻方向上继续推进,说是“总预备队”恐怕不妥。



正因为另有他途,所以蜀军不可能光顾街亭一点,马谡部队应是先前出至机动位置,得到准确情报后再赶往街亭,是故马谡并无多长时间准备,此战更象一场遭遇战。至于出陈仓断武都阴平,路途遥远,并不是蜀军要害之处,稍假时日,陇右平定,蜀军下陇反包围,张合只能束手就擒了。不过这点和主题无关,张合走哪里诸葛亮是无法决定。

从街亭之战看,并非象《三国演义》中所记,诸葛亮直接命令马谡去守街亭,现在看来,当是马谡进军过程中与张郃战于街亭,且是马谡先抵达战场(这从张郃取攻势,马谡取守势即可看出),这个战场的选择并非在马谡出兵前就选好的。马谡败后,“亮进无所据,退军还汉中”也证明:马谡统率的是主力部队且其任务为进攻而非仅仅在街亭阻援,否则,阻援失败后就不存在“进无所据”的问题,诸葛亮即便无法继续推进,亦可控制业已得到的三郡,用自己尚存的“主力”部队与敌人抗衡,断不致仅因街亭之失就放弃三郡,主动退回汉中。他的撤退,正是由于其真正的主力部队——马谡所督诸军——已经被敌人击败,自己已无力再与敌对抗了。
回复 举报
2003-11-29 23:19:5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街亭一失,三郡于蜀军联系危矣,首先在街亭北面的安定等于断绝联系。而当时诸葛亮在上卦西南的西城,而上卦还在魏军手里,也就是说在天水西面的南安和天水中间还有一座重镇卡在那里,诸葛亮所得三郡根本连不成一片。怎么个亦可控制业已得到的三郡,用自己尚存的“主力”部队与敌人抗衡

这时候只有撤退一途,总不见得还在西县和魏军主力部队来个决战。
回复 举报
2003-11-29 23:33:46

主题

好友

738

积分

县令

我同意万壑松风兄的“进攻”说。

对于凌云前辈的开宗明义“若以街亭为陇右门户,抑孔明北伐祁山的阻援要道”,我认为,街亭的确是陇右门户,但是并非最佳阻援战场。

入陇右道路多,不等于就没有“门户”,每条道路的行军速度不一,在特定的时间内,在特定的方针下,有些道路其实是不可行的:例如文中提到的魏军从渭水一线偷袭,路途要耗费比街亭道路多很多的时间,马匹、粮车也难以通过,在三郡失陷的情形下,可能还未到达,诸葛亮就已经站稳脚跟了,等于白白把三郡送人。所以,街亭的确是门户。

不过,街亭只是第一扇门,后面还有一扇门---------渭水。
比起街亭,渭水才是最好的门户。
第四次北伐,司马懿为诸葛亮不依渭水阻击而感到庆幸:
于是卷甲晨夜赴之。亮望尘而遁。帝曰:“吾倍道疲劳,此晓兵者之所贪也。亮不敢据渭水,此易与耳。”

两扇门的区别,在于是否舍得渭水北岸到街亭的农业区。如果不舍得,就选择街亭;舍得,就选择渭水。诸葛亮大概是不舍得,才叫马谡带领主力到街亭驻扎,在阻援角度,这是防守;在掠夺土地和资源的角度,这是进攻。联系总体战局,这是夺取三郡后的继续进攻。
但是如果是主旨在于阻援,渭水才是最佳选择。选街亭,除去“贪”字之过,三郡到手太容易引起麻痹轻敌,也是原因。

小小推断,供参考。
回复 举报
2003-11-29 23:37:48

主题

好友

738

积分

县令

Originally posted by 辽东管宁@2003-11-29 15:19
街亭一失,三郡于蜀军联系危矣,首先在街亭北面的安定等于断绝联系。而当时诸葛亮在上卦西南的西城,而上卦还在魏军手里,也就是说在天水西面的南安和天水中间还有一座重镇卡在那里,诸葛亮所得三郡根本连不成一片。怎么个亦可控制业已得到的三郡,用自己尚存的“主力”部队与敌人抗衡

这时候只有撤退一途,总不见得还在西县和魏军主力部队来个决战。
不懂:
我对第一次北伐研究还不深。
请拿出上邽还在魏军手里的证据。
回复 举报
2003-11-29 23:46:28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建兴六年,丞相诸葛亮军向祁山,时天水太守適出案行,维及功曹梁绪、主簿尹赏、主记梁虔等从行。太守闻蜀军垂至,而诸县响应,疑维等皆有异心,於是夜亡保上邽。(《姜维传》)

天水太守马遵将维及诸官属随雍州刺史郭淮偶自西至洛门案行,会闻亮已到祁山,淮顾遵曰:“是欲不善!”遂驱东还上邽。(《魏略》)

伯言,虽然两书对姜维为何投蜀各有不同,但上卦却都在魏军手里确是相同。
回复 举报
2003-11-30 00:13:31

主题

好友

73

积分

布衣

Originally posted by 陆逊少年时@2003-11-29 23:33
两扇门的区别,在于是否舍得渭水北岸到街亭的农业区。如果不舍得,就选择街亭;舍得,就选择渭水。诸葛亮大概是不舍得,才叫马谡带领主力到街亭驻扎,在阻援角度,这是防守;在掠夺土地和资源的角度,这是进攻。联系总体战局,这是夺取三郡后的继续进攻。
但是如果是主旨在于阻援,渭水才是最佳选择。选街亭,除去“贪”字之过,三郡到手太容易引起麻痹轻敌,也是原因。

小小推断,供参考。
陆兄
我认为区别并不在于舍不舍得农业区
诸葛的战略本来就是平陇右,能把魏军当在陇山之左当然是最好的啦
此时已有三郡响应,如能狙击魏军于街亭,甚至运气好一点,击败魏军的增援的话,陇右真的能传檄而定也不可知.

至于街亭是否合适阻援,如果确指是在小城街亭进行狙击的话,确实是不合适的,因为没有地利.
而且魏军甚至可以用一部分人马牵制马谡军,其他人则绕过街亭,直扑诸葛本营或解陇右郡之急.可以选择的做法实在太多了,而且都是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想诸葛还不至于这么蠢吧??

所以诸葛选择的阻援之地应该是街亭之东的陇山谷道,此处离街亭不到三公里,而且好象没有什么专用的地名.根据萨苏先生一文中对此地的描述,应该是很适合蜀军阻援的.这也是诸葛为何选择此地的原因吧!!
回复 举报
2003-11-30 00:52:07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东北百里曰高妙山,曰丹麻峪、故丹麻驿也。曰断山,其山当略阳南北之衡,截然中起,不与众山连属,其下为连合川,即马谡覆军处。(《秦安县志》)

就因为这座宝山“当略阳南北之衡,截然中起”,才被马谡同志看中。马谡当时并不见得是全军上山《三国志》言其“依阻南山,不下拒城”,其军队应该是一半驻扎山头,一般驻扎山边连合川,因此才言“依阻”,不言“上据”。结果是“连合川”被张颌卡断,水源一绝,一败涂地。

而当时马谡军队和魏军比并不算什么强弱悬殊,只要乖乖的占据那古街泉县城,此城位于关中,陇右联系大路咽喉,秦陇古道就街亭经过。有他这么根钉子在那里,魏军是不会视而不见,绕道直扑陇右的。
回复 举报
2003-11-30 01:00:37

主题

好友

36

积分

布衣

Originally posted by 辽东管宁@2003-11-29 23:19
街亭一失,三郡于蜀军联系危矣,首先在街亭北面的安定等于断绝联系。
管宁兄这个看法我同意。我还看过一本书说是魏延的前锋部队接近安定,后来由于街亭失守,后路被断而绕道长城外而归。不过由于时间太旧,该书又找不到,记不得有无史料根据,不知管宁兄有否相关资料。
回复 举报
2003-11-30 01:08:01

主题

好友

73

积分

布衣

管兄

街亭虽是钉子,但也不见得非拔掉不可.
马谡军与张合军兵力虽不至悬殊,但也应该有一定差距,魏军分兵牵制马谡,其他则可做机动,也是可行之计,不见得非要先拔掉马谡吧.过了陇山后,地形还是比较适合魏军骑兵的战术机动的.

当然,先拔掉马谡对魏军来说是最安全的,但张合不一定会和诸葛一样'安全第一'的.正如魏延也会提出子午谷那样的险计一样,但用不用就看主帅的想法了.
回复 举报
2003-11-30 01:21:02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赵兄,

除非张颌同志不走街亭,走别的路线,要不凭街亭点前山后水的地形,放你过去是容易(那也要马谡想放),可到时候你的后路就危险了。张颌如果分兵牵制,他也就那五万兵,分得少,马谡大可出击歼灭,分得多,拿什么去和在祁山的蜀军拼?那边可是诸葛亮,魏延等都在的地方。

而张颌以前在巴西突进,就因为地形关系,给张飞抄了后路,再者凭他那脾气和走陈仓狭道的夏侯渊不同,应该不会绕开街亭直接去找诸葛亮殴打的。

另张颌如果不拔马谡而前行,马谡万一领大军直扑长安,而关中魏军已经倾巢而出,万一曹睿在路上和马谡碰个正着(或者在长安给围困),那就惨了。
回复 举报
2003-11-30 01:28:42

主题

好友

36

积分

布衣

松风兄的看法有些自相矛盾,诸葛亮如果不是投入大部分兵力攻击陇右,短短时日怎能做到您所说的“业已得到三郡”呢?出祁山的目的是全取陇右,而不是要等着与张合决战,怎会把兵力捏在手里而贻误战机呢?如果是主力部队,按诸葛亮的一贯作法,怎都会亲自前往的。

关于马谡的角色。按《魏延传》“五年,诸葛亮督汉中,更以延为督前部,领丞相司马、凉州刺史”,含义是不言而喻的,北伐时的先锋部队肯定是魏延,任务就是击溃敌阻拦部队,并追歼之,围攻坚城是后续部队的事。而此时马谡尚以参军身份随中军行动,“统大众在前”只能说明是抵挡张郃的先头部队,诸葛亮自己收拢余部跟进,并非整个战役的先锋。
回复 举报
2003-11-30 01:47:25

主题

好友

73

积分

布衣

管兄所言有理

街亭虽是通陇右的咽喉,但不见得张合就过不了了,怎么说也是魏军兵多啊,就算分和马谡一样多的兵,张合还是有实力入陇右与蜀军一战的,因为陇右蜀军是分散的,至少祁山要围,上圭(不好意思,打不出来 )未落,而且凭借骑兵的机动力,不见得就要和蜀军硬碰硬的,拣软的捏还不行?

何况牵制的话,不一定要一样多的兵力吧!当然,马谡如果击溃了魏军的牵制兵力的话,张合就真是危险了,但就看张合敢不敢弄这个险了,至于张合肯不肯这样做,我不敢说,但至少可以有这种选择.

再说了,马谡应该不敢直扑长安的,补给怎么办??陇右可还不是蜀地啊,而且还有张合的骑兵在那里流窜,怎么保证士兵不饿肚子?? :
回复 举报
2003-11-30 10:24:14

主题

好友

496

积分

县尉

松风兄的看法有些自相矛盾,诸葛亮如果不是投入大部分兵力攻击陇右,短短时日怎能做到您所说的“业已得到三郡”呢?出祁山的目的是全取陇右,而不是要等着与张合决战,怎会把兵力捏在手里而贻误战机呢?如果是主力部队,按诸葛亮的一贯作法,怎都会亲自前往的。

从记载上看,诸葛亮身出祁山后,三郡并不是经过艰苦的对攻拿下的,由于魏军在此一带防御薄弱,所以三郡闻风归降,并未牵制蜀军兵力。诸葛亮“有吞魏之志”,取陇右只不过是他进取计划的第一步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会乘胜进军,一鼓作气,夺取更大的胜利呢,还是裹足不前,仅满足于对几个郡控制呢?

此次为诸葛亮首次北伐,尚缺乏经验,此役之后,诸葛亮“明罚思过,校变通之道于将来”积极总结经验教训,才使后面的北伐逐渐走上正轨。毛泽东在读《三国志》失街亭的相关记载时,曾写下如此旁批:“观人观大节,略小故,亮初战,宜亲届街亭。致败,后战亮必在军中”(《当代思潮》1990年1期第64页)可见,所谓诸葛亮的一贯做法,实际上正是其对以前教训的订正罢了。


关于马谡的角色。按《魏延传》“五年,诸葛亮督汉中,更以延为督前部,领丞相司马、凉州刺史”,含义是不言而喻的,北伐时的先锋部队肯定是魏延,任务就是击溃敌阻拦部队,并追歼之,围攻坚城是后续部队的事。而此时马谡尚以参军身份随中军行动,“统大众在前”只能说明是抵挡张郃的先头部队,诸葛亮自己收拢余部跟进,并非整个战役的先锋。

谁是先锋的问题,《魏延传》记只不过建兴五年诸葛亮刚至汉中时的安排,且“督前部”亦不可理解为与北伐时的先锋部队等同。《三国志·马谡传》中明示“建兴六年,亮出军向祁山,时有宿将魏延、吴壹等,论者皆言以为宜令为先锋,而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可知马谡为首役先锋无疑了,又何言魏延为先锋呢?

且从《马谡传》与《诸葛亮传》均言马谡所统“在前”看,马谡部队所指分明是首役蜀军主力进攻方向,否则,若蜀军主力确“分散开来,兵锋遍及陇右各地”,那么相对主力而言,马谡所谓的“阻援”部队与其“主力”进军方向不同,相对位置应为侧翼,怎么会用“”字呢?
回复 举报
2003-11-30 13:41:01

主题

好友

738

积分

县令

街亭古战场
   街亭,自从马谡失守,诸葛亮兵败,泪斩马谡,自贬3级以后,便名播四海。

  街亭究竟在什么地方?历来是人们争论不休的问题。经洪亮吉、范文澜等史地学家和研究《三国演义》的专家考证,确认街亭即在今天水秦安县东北部。具体处所,如《秦安县志》所述,即今日之龙山——“断山,其山当略阳之街,截然中处,不与众山联属,其下为联合川,即马谡覆军之处。乾隆十四年,秦安知县蒋允嫌其名不祥,改称龙山。”

  现今龙山脚下的陇城镇即为当年的街亭。陇城镇位宁距秦安县城东北40公里的一条宽约2公里、长达5公里左右的川道北段开阔处。由于镇西河谷中雄峙八方的龙山,山高谷深,形势险要,又有清水河挡道,关陇往来只有通过固关峡,翻越陇板;沿马鹿一龙山——陇城镇一线行走,是由长安到天水唯一较但荡的路径。汉时就是著名的丝绸之路南大道。历代兵家均视为进可攻,退能守的军事要冲,成为群雄角遂的古战场。

  今日陇城镇,古街亭的遗迹已难找寻,昔日当街的泉亭,泉在亭毁。只有西北2.5公里的薛李川中,发现的一张铸有“蜀”字的弩机,现存甘肃省博物馆内。当年马谡驻扎的拔地2侧多米,方圆数千平方米,顶部能容万人,形似农家麦草堆的麦积崖;仍郁郁葱葱地屹立在陇城镇南面,成为当年战事的见证。

   陇城镇街道棋布、房舍参差、绿树掩映、交通发达,是今日秦安县较大的山货皮毛、农副产品、药材爪果市场,这个昔日“全戈挥日返,银镝逐星飞”的古战场,如今已成为四方经济贸易的要地。
回复 举报
2003-12-1 08:48:19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阻援阻援,顾名思义就是狙击(敌军的)增援,
  增援增援,也要有我军或友军才可增可援
  看战例中的黎阳之于官渡,江陵之于赤壁,袁绍与曹操在这两处皆无己军,怎么谈得上增援?
  既说不上增援,又怎么扯得上阻援??
  不解!万分不解!!
 

  街亭亦无敌己两军,没有增援、也没有阻援的必要,首帖正是论街亭是否为祁山阻援的要点。
 
  还有,感觉提的六点理由不光全没道理,还自相矛盾。举个例子,第三点说“街亭当地并无关隘等天险,或是坚城高寨等建筑”,何来第一点的“为此曹魏应派兵驻守”,要是有兵还会没有寨吗?没寨驻守又要驻守在哪里呢?而且,街亭是个战略要地指的是当时的战场态势而言,战前街亭可在魏国腹地啊,天下要点数不胜数,一个山谷谁也不会傻乎乎的派兵把守,何来这些理由? 

  双方不认定街亭为兵家必争之地,就全部迎刃而解,故不派兵驻守。另外五丈原也无险可守,但孔明驻兵,长达百日以上。
 
  1、关于魏无兵驻守道理很浅显,晓林兄尚认为潼关这等雄关由于处于内地而驻军极少呢;同样,蜀军在没有有效控制陇右局面,即派兵攻占、围攻或牵制住陇右各郡驻军的情况下,又怎能派兵前出二三百里,深入敌腹地呢?这也是孔明四次北伐不能前出街亭的原因。
 
  距离太远,正是街亭执行阻援的硬伤。
 
  2、马谡当然可以轻松占领一个无人之地了,至于张合击败马谡,更大的原因在于马谡部署失误。曹操也在三数天内侥幸攻占阳平呢,能因此推断阳平关就是攻易守难吗?
 
  因为阳平关另有难攻史例,故知曹操易攻为特例;街亭轻易被取有马谡、张合及司马懿等例(见首帖),除非另有街亭能持久抗战抵挡大军(特别是司马懿率领四位将军的曹魏大军),否则街亭仍难断定易守难攻。
 
  3、关于街亭的地理形势,萨苏先生有篇文章详细介绍了,而且,战场的选择并不是样样都如人意,必须根据战役的需要,不在瓶颈地带堵住张合,分散攻击陇右各地的诸军将被魏军拦腰截断,结局比失街亭更糟。
 
  或以为马谡即堵住张合的瓶颈即为街亭,但首帖提出的疑问正在于街亭有何地利可以阻止曹魏来援?特别是是防守街亭没有地利,出了街亭以东又一马平川,进退狼狈。
 
  4、诸葛亮的目的首先是攻占陇右,战区内务没处理好根本无力继续攻击关中,何来进之说;至于退,那是谁也不愿意的,但也没想象的那么狼狈,张合为何不敢追击痛打落水狗呢,难道真因王平的千把人的迷惑吗?
 
  没有人可以主观认定孔明北伐皆意在攻占陇右。张合后来有追,还在追击中壮烈牺牲。
 
  5、这点就可看出对战场态势的理解有些偏差,诸葛亮为何选择剑走偏锋,就是希望一举攻占陇右,其大军怎会聚集在祁山不前呢?马谡又怎能侧敌行军数百里到达街亭呢?大致情况应是蜀军主力分散开来,兵锋遍及陇右各地,这从前往陇右郡的蜀军是南安郡引去的就可知一二(游楚传)。在闻知张合快速增援,是故诸葛亮将手头上的总预备队交予马谡前去阻击,以保护攻城各部的侧背安全,不被张合拦腰截断,各个击破。至于是攻城打援还是阻援攻城,另作他论。
 
  别以为姜维屡出陇右,就把孔明北伐认定主要目标为陇右,请考虑孔明屡次北伐的地点,从街亭、陈仓、武都、阴平、上邽、祁山及五丈原,何者在陇山以右?何者又不在陇山以右?另外蜀兵主力在街亭或在祁山,尚有疑问,在《败战的诸葛亮》一文中,即以孔明主力在街亭,而祁山并无战事。
 
  6、正因为另有他途,所以蜀军不可能光顾街亭一点,马谡部队应是先前出至机动位置,得到准确情报后再赶往街亭,是故马谡并无多长时间准备,此战更象一场遭遇战。至于出陈仓断武都阴平,路途遥远,并不是蜀军要害之处,稍假时日,陇右平定,蜀军下陇反包围,张合只能束手就擒了。不过这点和主题无关,张合走哪里诸葛亮是无法决定。
 
  马谡若为遭遇战,更符首帖所述,街亭本不为祁山作阻援。
 
  
回复 举报
2003-12-1 09:06:09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关于张合被抄后路的问题,曹魏是个大国,关中诸军就算倾巢而出,马谡孤军就算兵临长安或潼关,了不起顶多形成马超、韩遂之势,曹魏仍有兵可出。而魏将张合在魏地补给行军作战,与蜀将马谡在魏地补给行军作战,首先发生无粮的一方,应该是深入魏境的马谡吧!魏延万人奇袭,五千运粮,已经一半,尚且只能支持二十多天,马谡若欲袭关中,支持天数与行动兵力,又该如何呢?
 
  固守街亭一来无法阻止魏卒来援,二来又有后路洞开,街亭被切断而形成孤军,自身难保,更难「得街亭而望关中」。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33 , Processed in 0.05973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