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214|回复: 9

曹魏屯田始末

[复制链接]
2003-9-10 08:35:02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屯田,顾名思义为垦殖田地,曹魏时专指运用官方力量藉以耕作蓄粮。
 
  一、起源
 
  陶谦屯田一说尚不足成立,虽然任用陈登为典农校尉,又有巡田、凿溉等兴农之事,但还不至于延展至屯田程度。否则李冰父子在益州始建都江堰,兴水利以灌良田,但没人称之李冰在益州屯田。兴平二年,公孙瓒在易京垦地蓄粮,从敌将曲义粮尽退走,还有后来围堑筑京「积谷三百万斛」,故知公孙瓒屯田有成。另外兴平二年曹操收割取麦也不算屯田,与吕布互战正亡当然无暇耕种,否则孔明北伐广芟上邽小麦,不知是否也能称之孔明屯田上邽,虽然也不出蜀军耕作。夏侯惇断水作陂,又「率将士劝种稻」,结果「民赖其利」,可见此事为兴陂益民,并非收获归官,虽有助于农业,但失屯田蓄粮原意。
 
  兖州举州几乎全叛,枣祗据东阿城而继粮,虽然可能是屯田新粮,但更有可能是陈年积粮,当时粮作顶多一年一熟,多年积粮的效果比一年新粮好。再从后来枣祗「兴立屯田」与异议者相研斟酌,故知当时原无屯田,所以才须新制另起,曹操一时「不知所从」,只好让枣祗与荀彧讨论,后来才设官行事,以枣祗为屯田都尉,用任峻为典农中郎将。
 
  因此建安元年起,曹操开始屯田事,此为目前定论。
 
  二、农夫
 
  成员组织:基本上为募集流民、降众及贫民等,皆为无土之人;或者是强迁之民,必须放弃原有土地。典型的征召命令,当然会发生「民不乐,多逃亡」的抗拒。袁涣谏言「乐之者乃取,不欲者勿强」后,才改变强迫农民屯田的高压态度。至于曹丕欲徒冀州十万士家以实河南、司马懿表徙冀州五千人佃上邽,冀州百姓都得离乡背井。另外则是由兵卒务农,以「出战入耕」的姿态,「于征伐之中,分带甲之士,随宜开垦,故下不甚劳。」是为兵农合一。
 
  通常把屯田客称之「民屯」,佃兵称为「军屯」。
 
  三、收获
 
  屯田以积军粮,这从枣祗陈言及邓艾估算等,皆能知其效用皆为「战争补给」。
 
  但实际上屯田客没有自己的土地,一年到头的辛苦皆为官田而忙,又受行动限制及迁徒自由,收割所获全部归官,所有劳力付出全部付出,这种特征具有「集中强制」、「计划性组织」、「限制行动」及「高压剥削」等,实际上就是欧西庄园经济下的「农奴」。
 
  从「常有四万人,且田且守。水丰常收三倍于西,计除众费,岁完五百万斛以为军资。」看到佃兵沉重的产量预算,再从「夫农民之事田,自正月耕种,耘锄条桑,耕熯种麦,获刈筑场,十月乃毕。治廪系桥,运输租赋,除道理梁,墐涂室屋,以是终岁,无日不为农事也。」又得到屯田客的工作时间终年无休。
 
  屯田客就像忙碌的蜂蚁,勤劳地辛苦奔波。
 
  四、功过
 
  虽然传统上对曹魏屯田给予极高的评价,举凡解决军粮供应(增加粮秣及运送)、提供温饱的耕种环境(受官兵保护)、使流民耕作荒田(增加产量)及促进农业发展(修水利及治农具)。但是新的典农屯田诸官,却形成另类的特权。
 
  新兴的阶级不但开始经营副业,也开始贪污豪夺:曹操时屯田「专以农桑为业」,但是司马芝却奏言:「自黄初以来,听诸典农治生,各为部下之计...臣愚以为不宜复以商事杂乱。」屯田长官不满足于务农而开始经商,举如石苞贩铁谋利,抽调屯田客而走,可耕作之人于是变少。又「百顷及坏汤沐邑以为产业,承势窃取官物」及「魏氏给公卿以下租牛客户数各有差,自后小人惮役,多乐为之,贵势之门,动有百数。」公然把官田、租牛及屯田客占为己用。但是应缴粮食却未因此而缩减,以至于发生「至亩收数斛以还,或不足以偿种」,到期缴不出数量,最后的下场当然是起兵抗争,有「屯田客吕并自称将军,聚党据陈仓」及「襄贲校尉杜松部民炅毌等作乱」等。
 
  事实屯田也就是聚众耕田而已,对军粮的供给,也得等年终收获而用,官渡战时,曹操已经屯田五年,但是袁绍谋士沮授就提出:「南谷虚少而货财不及北。」意指曹操兵粮不足,但是袁绍兵粮充足。甚至曹操还得火烧乌巢,还有后来许攸询问曹操积粮等事,可见曹操多年屯田的功效,远不如没有屯田的袁绍。
 
  屯田客及佃兵后来起兵抗争,包括淮南三叛之一也来利用,「敛淮南及淮北郡县屯田口十余万官兵」,屯田制度已经动摇国本,而失去原来供给军粮的本意。于是浮现出屯田的弊害,压榨人民不用多提,又造成地方拥兵挟粮自重,淮南三叛的起兵规模,更因有屯田佃兵而得以成长。
 
  五、结论
 
  咸熙元年宣布:「罢屯田官,以均政役,诸典农皆为太守,都尉皆为令长。」距离启用的建安元年,屯田制度实行前后头尾,共七十年。从强征迁徒、限期产出、超时压榨等特征,屯田根本就不是所谓恢复生产力,或提供养民孳息的机会。从屯田客及佃兵的叛变或逃亡,及典农或屯田校尉的贪污或占田,再真正评估屯田对军粮的供给,屯田效果功过参杂各半。
 
  屯田可源自战国赵将首开幕府,为应匈奴来袭而就地粮食自给自足,边将几乎盛传此风,包括魏晋后来的都督及唐朝各都护府,皆因粮于当地,而不复从后方载粮,是以后方不兴屯田。此效果在交战边界最为有效,内地及后方则鲜有聚众耕种强逼务农等事。
 
  屯田本为供应军粮而起,乃兴因战争,而终于和平。
 
回复 举报
2003-9-10 20:24:16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凌云兄,

曹魏先有韩浩“大议损益,以为当急田”;后有毛玠言“脩耕植,畜军资”。后在许都有云:黄巾定许,得贼资业,当兴立屯田。而前及兗州破黄巾,亦收其男女,得其耕具。因此即使在兗州时,屯田所需三个要素,土地、人力、耕具都已具备。

那张屯田表上所述前三项颇有争议,在下认为那可能疑是屯田,,只是尚为雏形制度未曾完善。

一款,於是兵皆出取麦,在者不能千人,屯营不固。太祖乃令妇人守陴,悉兵拒之。

是时为兴平二年闰四月后,而此年前兴平一年,四月到七月大旱,饥荒,九月两家罢兵,曹操还甄城,吕布就食山阳。曹操应该是在秋季播种一批冬麦,据《晋书,食贷志》记载:“徐、扬二州土宜三麦,可督令地,投秋下种,至夏而熟,继新故之交,于以周济,所益甚大。昔汉遣轻车使者氾胜之督三辅种麦,而关中遂穰。勿令后晚。”那么“投秋下种,至夏而熟”,闰四月后正好麦子成熟,曹操军去收割,吕布来了。

另书中所提“屯营”在《三国志》中出现几无,按当时汉朝军队编制是军,部,曲,屯,并没有营。后《晋书》中出现了:

北临淮水,自钟离而南横石以西,尽沘水四百余里,五里置一营,营六十人,且佃且守。

可见“营”是军屯的基本单位,屯在营之上,所以有“屯营”之语,因此曹操此次取粮疑为屯田。

二款, 吕布之乱,兗州皆叛,惟范、东阿完在,由祗以兵据城之力也。后大军粮乏,得东阿以继,祗之功也。

试想曹操于兴平二年征徐州,本势如破竹,却因“军食尽”而退兵,可见曹操大本营粮草之紧张,枣祗之东阿亦然。《世语》有云:“初,太祖乏食,昱略其本县,供三日粮,颇杂以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其时略尽东阿,方得三日之粮,尚以人肉杂之。枣祗亦不可能有陈年积粮。其供应大军以继之粮应为后收获。

三款,时大旱,蝗虫起,惇乃断太寿水作陂,身自负土,率将士劝种稻,民赖其利。

是年蝗虫四起,大军乏粮,如有收获,恐怕是“率将士劝种稻,军赖其利,民亦得利”,曹操军不会慷慨到先解民之饥荒,后饱自家肚皮。收获自然有一部分上缴官库的。

此但条疑问颇多,在下也难以断定其是否当算屯田。 :
回复 举报
2003-9-11 16:24:54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曹操正忙

  兴平二年,曹操与吕布正值互战年余,战争多于休养,这从杀戮徐州及重夺兖州,双方互破,可见战况激烈。如果丰田收获的务农不由曹操兵卒所为,不排除曹操军的收割是为抢劫掠夺,恰如孔明北伐对上邽芟麦。万一曹操的军民很闲,有空一面耕作,一面与吕布作战,所以曹操屯田自耕自收,非常合理,但若曹操只割不种,就得对曹操屯田开始怀疑。

  另外营就是军营,包括官渡时袁绍「连营稍前」,曹操「分营与相当」;赤壁时曹操被「诸船同时发火,时风盛猛,悉延烧岸上营落。」;刘备东征时「连营七百余里」,三大战役的诸营皆不含兼农。

  二、东阿县令

  枣祗供粮若为新粮,顶多为当年收获所得,若是陈年积粮则为数年所得。事实上东阿县令为枣祗、范县令勒允、程昱原守寿张县令,后与荀彧共守鄄城,因此程昱无法当着枣祗面前而掠夺东阿索粮。事实上若东阿丰收,范、鄄亦能丰收,但是寄望于屯田当年丰收,还不如从陈年积粮供食。

  三、治水益农

  断水作陂有助于兴农,但不代表屯田有成。都江堰造就天府之国,但是没人认同李冰屯田。

  四、枣祗陈言

  屯田即「用官方的力量聚众耕作」,曹魏屯田则起于枣祗而成于任峻。枣祗陈言屯田时,犹有异议,曹操裁定讨论商议,因此枣祗与荀彧相研,后来曹操设立专官,执行屯田。可见枣祗陈言后始有屯田,否则就不会有有这一段曹操不决、相议而后设官的过程。
回复 举报
2003-9-12 01:00:01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凌云兄,

1,曹操虽然忙碌,可当时吃饭已经成为大问题,再忙亦要设法解决。吕布亦同,吕布可南移山阳就食,曹操却只得困守一偶。九月罢兵之后虽争斗不断,但均非大规模战斗。然书中有“妇人守陴”,则证明当时无战斗力之妇女亦在营中,那么耕作之务大可利用无战斗力之人员。未必一直是军队负责。

而此中所说之“营”于“屯”相连,此“营”或为军事单位,或者为“屯田之营”,与其他所述之营未必相同。

2,曹操命程昱与荀彧共守鄄城,吕布起兵,荀彧言程昱归范,东阿,程昱先至范,后至东阿。故此曹操回师时候,程昱已经不在甄城。《世语》言其“略其本县”,程昱本为东阿人,自然此县为东阿。

又东阿并无隔年存粮,《毛玠传》云曹操当时情况“生民废业,饥馑流亡,公家无经岁之储”,曹操一伐徐州亦是粮尽退兵,如有存粮,就不会出现“无经岁之储”和“军粮尽”现象。可见陈年积粮是不存在的。

3,还有率“率将士劝种稻”,在下只是说明其为屯田迹象,无成绩并不代表无屯田。

枣祗陈言前已经有施行“计牛输谷,佃科以定”之法,其陈言后是奠定曹魏屯田制度,并不代表此前所为就非屯田。曹魏屯田非朝夕之功,而是在一和漫漫探索实验过程中建立的,而屯田的正式确立和推广则枣祗陈言后。
回复 举报
2003-9-12 14:36:27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一、曹操正忙
 
  兴平元年,曹操九月军屯鄄,十月还东阿。兴平二年,曹操春天袭定陶,夏天攻巨野,秋天围雍丘。与其说兴平二年曹操有空耕田收割,不如让曹操专心消灭吕布平定兖州。
 
  二、东阿县令
 
  程昱供粮不足:「初,太祖乏食,昱略其本县,供三日粮,颇杂以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
 
  枣祗供粮充足:「后大军粮乏,得东阿以继,祗之功也。」
 
  如果程昱所掠为东阿之粮,那就与枣祗供粮互为矛盾。
 
  虽然程昱是东阿人,但是先为寿张令在先,后与荀今君留守鄄城,事实上程昱先后对三城备兵屯守,曹操「乃表(程)昱为东平相,屯范。」因此简表如下:
 
  兖州三县  鄄城    范  东阿
 
  县令或屯兵 程昱及荀彧 靳允 枣祗
 
  故知东阿县令为枣祗。因此程昱略本县以供县,恐怕不在东阿,而在寿张或鄄城,因为东阿县令枣祗供粮充足,曹操大军不愁乏食。毛玠事亦可视为毛玠所在本县,不必然兖州各县(曹操领)或冀州各县(袁绍领)全部适用。
 
  三、治水益农
 
  既然夏侯惇「率将士劝种稻」,而非强制军民耕田收稻,故知其中含有被拒绝之事。屯田应该不能打折扣,或者商量意愿与否,至少不是曹操正式的屯田。
 
  四、枣祗陈言
 
  「计牛输谷,佃科以定」换成现在的话就是租赁贷款,以借牛收成或租田课赋,是有分田意味。再说毛玠谏言:「宜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军资。」亦有屯田精神。再结合其它治水、取麦、置民及实边等政治及经济因素,曹操屯田应事起多人之手。
 
  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曹魏屯田亦非忽然促成,《曹魏屯田表》已将诸事纳入,非常有参考价值。正如严格的三国鼎立应在称帝建国之后,但是若要谈及来龙去脉,通常会谈及东汉末年赤壁之战,因为此战已有三足鼎立的雏型。曹魏屯田虽然正式开始于枣祗陈言后,但是之前的各项事迹,亦有助于形成曹操屯田。
回复 举报
2003-9-16 10:55:24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凌云兄,

1,是时饥荒,大军无粮不行,如不收割冬麦,又怎能做好战备。且收割之事无需数日,并不防碍军事部署。只是方斩薛兰、李封,吕布败退。曹操未料到其会马上杀个回马枪。

2,曹操因饥荒罢兵之后,程昱曾来见曹操,并劝说曹操莫迁家居鄴,那么此时程昱亦不在范,其后曹操还东阿。两者虽然均供粮,但规模、时间应该不同。当然也不排除〈世语〉矛盾。

毛玠所言的“生民废业,饥馑流亡,公家无经岁之储”是系对当时曹操现况所言,证明当时曹操治下是无“经岁之储”,谈天下之策怎么可能为一县之事?

3,同意,非正式法制下屯田,但也属于先行试验。

4,此数事为屯田雏形,故此《曹魏屯田表》宁滥毋缺,一一收入,与兄共识。 :
回复 举报
2003-9-16 11:28:41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所谓曹操正忙的寓意在于曹操转战各地,居无定所,甚至土地所有权丧失,当然没有安土耕耘的时间。其次毛玠认为无经岁之储,程昱也只能出杂以人肉三日之粮,但是枣祗却能充分供军粮秣,还有袁绍亦有坐粮及行粮,除非枣祗及袁绍皆不属公家。看看益州吧!刘璋尚能储粮三年;还有董卓建坞及公孙瓒建京备粮,在在证明诸侯也能有经岁之粮,除非就单挑曹操内治特别差,所以称之无法储粮。
回复 举报
2003-9-16 11:54:49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凌云兄,

三城得保,吕布远走山阳就食,自然有土地得以耕耘。正因为在毛玠言无经岁之储的情况下,唯枣祗能供应军粮,于此困难条件下有如此粮食,是为屯田有成。

董卓坐守关中,刘璋之事又是十年之后,公孙靠屯田得粮,袁绍就因为缺梁,曲义才被公孙拖垮。情况、时间各有不同,怎能一一等同。

毛玠所言“为无经岁之储”,曹操一伐徐州因无粮而退,早已证明兗州并无存粮。
回复 举报
2003-9-16 13:25:48

主题

好友

2119

积分

东山高士

  若非陈粮而为新粮,只能说明当年有收成。因为在没有屯田制度的年度中,耕作也能收粮。至于曹操为何治国无积粮,甚至连屯田多年以后的官渡之战仍然缺粮,正暴露出屯田无益增粮,此为矛盾。
 
  一、若屯田有助供粮,官渡不应缺粮(又不是「蜀道难」运输有困难,而是后方拿不出来,无粮可供)。
 
  二、如果官渡能充分供粮,表示屯田积粮有成。
 
  可惜历史上曹操在官渡少粮欲退,证明屯田无益于供粮。
 
  枣祗对曹操供粮屯田有成与否己成疑问,甚至屯田制度是否有益供粮,官渡之战更是挑战屯田成效。
回复 举报
2003-9-16 15:54:55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大司马录尚书事

凌云兄,

当年是有收成,可为何甄城、范县之粮不能供应大军,唯东阿一县得以供全军粮秣?因此东阿为实行屯田方有此充足粮草。

曹操管渡之粮仰仗颖川,潼关之粮得之河东,曹魏初期的粮草供应主要还是靠自耕农为多。 :
回复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Langya.Org ( 浙ICP备05062527号-1 )

GMT+8, 2019-9-20 22:45 , Processed in 0.06008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 Design by 360cd.cn

返回顶部